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52章 :你都把我儿子领你家去了,啥时候让你父母和我见面?

第252章 :你都把我儿子领你家去了,啥时候让你父母和我见面?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91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保安室的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的乔慕晚和准备出去的邵昕然,打了一个碰面。  当即,碰面两个人都怔忡住了。  不期而遇,谁也没有料想到能遇到对方,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站在邵昕然身后的厉潇扬,一看保安室这边来了乔慕晚,立刻扬着不屑的嘴脸走上前。  “呦呵,我当是谁呢?这是哪股子邪风没吹对,把你吹来了这边!”  自己和邵昕然先是碰到姓乔的乔茉含,这会儿又碰到乔慕晚,她们这两个好闺蜜还当真是撞了邪,和姓乔的杠上了,不知道的,以为她们两个今天出门没有看日历!  她刚轻嗤完乔慕晚,乔慕晚的身后,站出来了一抹白衣黑裤的笔挺鹰躯。  厉潇扬这边轻蔑的眼神儿,带着冷风般薄刃的犀利,瞧见厉祁深出现,一双沟壑般冷沉的眸,凌厉且危险的看着自己,她一张花容玉貌,当即变了色,连带着原本傲慢的嘴脸,也僵住了冷嗤的笑。  被自己的堂哥用近乎可以凝固周遭空气一样冷冽的目光震慑到心尖儿发颤,厉潇扬敛了敛眸,识趣的将自己退去一边。  “姐!”  乔茉含见乔慕晚来了这边,她拨开横在自己面前的邵昕然到一旁,赶忙上前握住自己姐姐的手。  刚刚一直都怔忪的看着厉祁深的邵昕然,脚下一个不稳,被乔茉含一拨,她险些跌了一个趔趄,还好厉潇扬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发软的身体。  “姐,你来了,你总算来了,你知不知道这里的保安有多过分,他们居然让她们两个人走,却要扣留我!”  乔茉含窝在乔慕晚的怀中,和她打着小报告,撅着小嘴巴的她,满是委屈。  闻言,乔慕晚抬手回抱住她。  “没事儿,他们不会扣留你,我带你回家!”  一旁,一听乔茉含叫乔慕晚“姐”,两个人表情错愕。  原来这个乔茉含是乔慕晚的亲妹妹啊,怪不得都一个jian样儿,敢情犯jian这种东西是天生的,还会遗传!  想着,邵昕然和厉潇扬两个人也就释然了,这乔慕晚是什么货色,她们两个都一清二楚,至于这个乔茉含是乔慕晚的妹妹,那就等于两个人一路货色。  想到这里,厉潇扬的嘴角又不屑的勾起,倒是邵昕然,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了厉潇扬那般不羁的嘴脸,不过,她本来就惨白的脸色,这会儿白得更加的厉害……  乔慕晚无视邵昕然和厉潇扬对自己傲慢的样子,她抬起下颌,拉着乔茉含,去了保安那里。  小沫瞧见乔慕晚来了这边,一个劲儿的说着“谢天谢地,慕晚姐,你总算来了!”  乔慕晚对小沫给自己打电话的事儿,回以感谢的微笑,然后她坐在保安对面的座椅上,与保安交涉乔茉含的事情。  厉祁深不担心乔慕晚和那两个保安谈不明白关于乔茉含的事情,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待久了,自己身上的凌厉,她怎么也能学去了些,应付两个保安对她来说,迎刃有余。  “昕然,你怎么了啊?脸色怎么这么差?是哪里不舒服吗?”  那边,厉潇扬见邵昕然面色骇人的苍白,她着急的询问着。  “没……我没事儿!”  邵昕然泛白的唇角,无力的倾吐虚弱的字眼。  垂了垂眼帘,她不想让厉潇扬,更不想让站在一旁长身而立的厉祁深看到自己的异样,她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只是……一联想到厉祁深与乔慕晚、年南辰与乔茉含、乔慕晚与乔茉含之间的关系,她的心里,乱的就好像是被层层丝线紧紧的包裹住了一样,让自己无法呼吸。  她不知道厉祁深知不知道她曾经和年南辰在一起的事情,她害怕她那些不堪的过往被扒出来,以至于她忌惮着乔茉含随时都会把自己曾经和年南辰在医院那里接过吻的事情告诉厉祁深。  那样,本就对她不会表现出来一星半点儿喜欢的厉祁深,会更加的不屑看自己一眼。  她现在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了,如果自己那些最想剜割的记忆再被翻出来,她会连她的自尊都丢得一塌糊涂。  厉祁深听到邵昕然那边有厉潇扬惊呼的声音,他向邵昕然那边神情温漠的瞥了一眼,向来一派从容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  邵昕然不自觉的抬眼,与一双黑曜石般湛黑深邃的眉眼对视上。  自己撞进厉祁深冰冷的眸,一瞬间,就好像是坠入到了万丈深渊一般,难以自拔。  厉祁深高深的眉眼,睨看到邵昕然看自己时流露出来的感情,他不动声色,仅仅是刹那的光景,就自然的收回眼神儿,将放柔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乔慕晚那里。  乔慕晚在那边还在与保安交谈,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但是保安的脸色不是很好。  乍想到她言辞凿凿的呛保安,厉祁深向来锋朗的眉心处,荡漾出一抹风情万种的涟漪。  把厉祁深对自己与对乔慕晚天壤之别的神情全部都纳入眼底,那一瞬,邵昕然的心,就好像是被一道刀子,扎入了心脏里,然后绞着她的心脏,直到鲜血淋漓,再残忍的抽出来刀子……  乔慕晚和保安交涉了有几分钟,等得不耐烦的厉祁深,随意的将手抄袋,没有再去看邵昕然一眼,迈出长腿,步履平稳的去了乔慕晚那里。  到了保安面前,他很自然的将手搭在乔慕晚的肩膀上,只留下一句话。  “我只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不放人,我会交由我的私人律师前来处理!”  一看要摊上事儿,保安哪里还敢怠慢,也不让乔慕晚签什么保证协议,也不说乔茉含有什么精神病,直接答应放人。  ————————————————————————————————————————————————  出了保安室,乔茉含还没有从厉潇扬和邵昕然刚刚说自己是精神病的恼火中敛住怒气,再加上有了乔慕晚和厉祁深这个准姐夫给自己撑腰,她挣开乔慕晚的手,速度极快的跑去了一脸无神的邵昕然那里。  然后伸手,猛地一推,将邵昕然孱弱的身体,推了一个趔趄。  厉潇扬眼疾手快的捞住邵昕然的身体,勉强支撑住她险些要跌倒的身体。  “你干什么女疯子?没完了吗?”  厉潇扬气得不轻,对乔茉含大声的咆哮着,自己的好闺蜜这会儿的脸色这么难看,保安也已经放了她,她却还要过来恣意挑事儿,真是当她们两个人是软柿子,好捏吗?  “jian货,你自己明明是最不要脸的那一个,还好意思贼喊捉贼,说别人不要脸,你真是jian到骨子了!”  乔茉含怒瞪着邵昕然,说着刻薄带针的话。  然后抬头,她又不友善的看向厉潇扬。  “别对我吵,你有这精力就看好你的好朋友,省得她当sao狐狸当成了狐-狸-精!”  “你……”  厉潇扬跋扈的指着乔茉含,她想狠狠的甩她几个耳光,却又碍于厉祁深的关系,她原本是成掌、准备挥出去的手,只好握紧成了拳头。  赶巧这会儿乔慕晚走了过来拉住乔茉含。  “好了,茉含,我们回去吧!”  她不想再让乔茉含惹事儿,虽然她对邵昕然和厉潇扬也没有好感,但是,她再怎样也得顾及厉家人的面子,不能让厉老二家对自己、对厉祁深有什么看法儿。  打从乔茉含觉得乔慕晚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以后,她的每一句话,她都会乖乖去听。  这会儿,乔慕晚不让她惹事儿,她就安分的闭上了嘴巴,只不过高扬的下巴,还是显示出来了她对邵昕然和厉潇扬的不屑。  ————————————————————————————————————————————————  “姐,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不要脸,她居然和年南辰在医院那里接吻,看样子,两个人的关系匪浅呢!”  坐在车子上,乔茉含叽里呱啦,碎碎念个没完没了。  坐在副驾驶那里,听自己妹妹的话,她知道她其实并没有犯抑郁症,只不过是碰到了邵昕然,然后让她想到了年南辰,她才会因此情绪那般激动,以至于抓住邵昕然不放,甚至是闹到了保安室那里。  就算是不用想,她也看得出来,自己的这个妹妹还喜欢年南辰。  只是,说到邵昕然和年南辰之间有关系,她真就是诧异异常。  在她眼里,邵昕然喜欢的男人是厉祁深啊,她又怎么会和年南辰纠缠在一起,还接吻呢?  这明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啊,她能感觉出来邵昕然对厉祁深的喜欢是那种发自内心,很正切、很真切的喜欢。  就她看自己那种眼神儿,以及对自己的针对,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会身体出-轨的女人啊!  一个真正爱一个男人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做身体不忠于这个男人的事情呢?  她搞不清楚、想不明白,唯一可以得到印证的可能,那就是邵昕然之前可能和年南辰认识,两个人之间有些什么,两个人才会闹出来在医院接吻的事情。  不过,事情是怎样的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年南辰只是一个前夫,至于邵昕然,她更是不愿多提及,两个之于自己不存在任何意义的人,自己不理也罢。  乔茉含还在碎碎叨叨的骂着邵昕然,一脸的不屑。  乔慕晚不好接话,只得皱眉去看厉祁深,只要他没有表现出来不耐烦,就那样任何自己妹妹发-泄好了。  厉祁深面容寡淡,不着一丝异样的平稳开车。  见厉祁深不甚在意,乔慕晚也就没有去制止自己的妹妹。  “诶,姐,你说那个女人,和年南辰之间会是什么关系呢?”  乔茉含从车后座那里去拍乔慕晚的肩膀,她没心眼儿的一问,却让乔慕晚不免面露囧色。  厉祁深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妹妹却问关于自己前夫的事情,知道的会认为是自己的妹妹在意年南辰、没有忘记年南辰,不知道的,指不定就认为是自己和年南辰的关系没有断清楚呢!  果然,乔茉含的发问,让一直都是平淡、冷沉面容的厉祁深,侧过了头,将目光落锁到了乔慕晚的脸上。  收到他目光里对自己的考量,乔慕晚不由得在心底里把自己的妹妹埋怨了不下十遍。  这个男人是什么性格,她再清楚不过了,如果你不触及什么让他心里起疙瘩的话题还好,但是你一旦触及了让他心里犯膈应的人或事儿,他铁定是要用冷沉似冰刀般的目光看你。  而此刻,他目光传递给自己的意思,就是乔茉含提及的这个人,让他心里起疙瘩了。  不好不回答自己的妹妹,乔慕晚梗着脖子,用眼梢余光一边看着厉祁深的神情变化,一边硬着头皮出声。  “……我哪里能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呢?”  她想说她不认识邵昕然,可是自己越是这样说,在厉祁深的面前越是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意思,索性,她反问自己妹妹一句好了。  “是啊,我也想不通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但是那个女人……我肯定就是那天我在医院看的和年南辰接吻的女人啊!”  乔茉含在一边自言自语着,然后在一旁一直都是默不作声状态的小沫忽的出了声。  “你们……不觉得那个女人看起来很眼熟吗?我总觉得在杂志上,还有电视上看到过那个女人呢!”  说着,她就开始回想,自己是在哪里见到过那个女人。  “是吗?我好久没看杂志了,没见过那个女人的!”  “我想起来了!”  乔茉含刚接了自己的话,小沫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女人是谁。  “我想起来了,我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叫茱莉,是舞蹈界新星,中文名好像……好像是叫邵昕然!”  “邵昕然?没听过!”  车后座,乔茉含和小沫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完全不知道她们两个人谈及的邵昕然,是乔慕晚最强劲的一个情敌,也不知道她是一个爱厉祁深爱到死去活来的女人。  ————————————————————————————————————————————————  吃了瘪的邵昕然,脸色极差的往家里回。  她没有让厉潇扬陪着自己,她现在急需一个人静一静。  站在自家公寓楼楼下,但是她没有想要上楼的意思,转身,往小区旁边的公园走去。  接近黄昏的下午,公园里没有什么人,平时锻炼身体、溜溜达达的老年人都回家去准备晚饭了,林荫小路上,只有邵昕然形单影只的身影。  今天的事情,着实让她为难。  她并不知道乔茉含会不会把自己曾经和年南辰好过的事情告诉厉祁深,一想到厉祁深可能会因为自己曾经的事情彻彻底底的嫌弃自己,她心里就烦的不行。  只是,她并不知道,她和年南辰之间的拉拉扯扯,在她回来盐城倒在厉祁深和乔慕晚回水榭的车前那会儿,厉祁深就已经知道把她和年南辰全部都认了出来。  坐在少有人经过的长椅上,邵昕然抬手抓着头发,心绪乱成一团乱麻的她,现在只求厉祁深不会知道她之前的事儿,更不会去调查她之前的事儿,让她以完整无缺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  在长椅这边坐了好一会儿,直到听到耳边有细细碎碎的声音,她才头昏脑涨的支起头。  瞧见不远处的小树林那里,隐隐约约的晃着两道身影,她下意识的目光一凛。  不远处那梁饶晃动的人影是自己的母亲和年永明。  只是邵昕然不解,自己的母亲有必要把年永明鬼鬼祟祟的找来这边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儿,她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坦诚不公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也没有什么的,有必要这样背着人吗?  想来,估计只会是见不得光的事情,不然他们两个人也不至于这样掩人耳目!  实在是好奇会是什么事儿让两个人这样鬼鬼祟祟,邵昕然暂时敛住情绪不去想厉祁深会不会调查自己过去的事儿,蹑手蹑脚的移着步子,蹙眉接近自己母亲和年永明。  ————————————————————————————————————————————————  “永明,我……今天找你过来,是有一件事儿想要问你,就是佳雅的孩子……你知道孩子的去向吗?”  邵萍绞着手指问着年永明,之前她有调查过佳雅的孩子的去向,只是福利院那边的情况太过糟糕,经过一次孩子食物中毒事情以后,福利院孩子是生是死,是被领养,还是去了其他的福利院都不知去向,这让她已然不知道佳雅的孩子是怎样的情况。  直到昨晚厉锦江来找自己,问了自己,她才想着要再好好调查一番,毕竟当年的事儿,她很自责。  唯一能让自己不活得那么内疚,就是找到佳雅的孩子,知道她是生是死,活得是好是坏!  邵萍突然向自己问了佳雅孩子的事情,年永明眼底不自觉的划过一抹矍铄的精芒。  “你应该知道,我也在找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毕竟是我大哥唯一的骨肉!只是……”  很自然,他给邵萍的意思是自己不知道孩子的去向。  “这些年,我也在找那个孩子,不过……没有任何线索!”  年永明也是有私心的,纵然他知道乔慕晚就是佳雅的孩子,他也自私的不想要其他任何人知道乔慕晚的存在。  当年的事儿,不提也罢,他现在只求,自己可以将这件事儿,隐瞒的时间再长久一点儿。  他不想当年的林林种种都被重新扒出来,那样,不仅是他承受不住,有极大的可能,牵连的会是几个家族。  他觉得乔慕晚那孩子的命已经够苦的了,他不想再让乔慕晚以后的生活在活得不开心,所以,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存在,也不想任何人去打扰她。  一听说,连年永明这样有金钱有势力的人也找不到佳雅孩子的存在,邵萍顿时泄了气。  看来……那个孩子有百分之九十,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去天堂找佳雅了!  “当年都是我不好!”  说到当年的事儿,邵萍就开始自责起来,她脆弱又敏-感的眼睑上,有泪水要滑落的趋势。  听邵萍的声音里带着沙哑的泪腔,年永明上前抱住了她。  “不怨你的,事情不怨你的,你没有必要自责!”  年永明抱住邵萍到臂弯中,越看她这张多年整容,和佳雅有几分神似的面容,他的心,越是一抽一抽的难受。  “怎么不怨我啊,要是我,佳雅也不至于……”  说到后面,邵萍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剩下无尽的哭噎声,如诉如泣,不绝如缕的传来……  正当两个人都陷入到不堪回首的往事中时,邵昕然站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  等到两个人意识到邵昕然站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两个人赶忙分开,然后邵萍擦了擦眼睛,掩住情绪。  “妈,您怎么了?您为什么哭?”  邵昕然没有听到两个人说什么,只是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哭着趴进了年永明的怀中。  “没……没什么,妈没哭,就是被迷了眼睛!”  邵萍故作淡然,可她不自然的脸上,还是掩盖不住她的情绪。  看自己母亲明明是哭了,却还要和自己继续伪装的样子,邵昕然又气又心疼。  “妈,您都这个样子了,还和我隐瞒什么?您是觉得我不能安慰您,还是您觉得我会把您想要隐瞒的事儿说出去,所以宁愿对我百般隐瞒,也不愿意对我说关于您的事儿?”  邵昕然越发的觉得自己母亲的过往,自己母亲的故事越来越多了,多的让自己始料未及,多的让自己对她的事儿越来越好奇。  见邵昕然情绪有些激动,年永明赶忙插话。  “昕然,你妈妈没有事儿,她真的是迷了眼睛,然后和叔叔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情绪不好,你妈妈没有什么事儿,她哪里需要对你隐瞒什么啊,你是她女儿,你妈妈最亲近的人,哪里会对你隐瞒啊!”  邵昕然哪里肯信年永明的话,两个人现在串通一气,明摆着是要隐瞒自己,她就像是个傻子被他们两个耍得团团转。  她不想和两个把自己看成是小孩子的人聊天,她吸着鼻子,不去看他们两个人。  好一会儿,她平复下了情绪。  反正这种事情,除了自己去调查,他们两个人,还有厉锦江,都注定是要对自己百般隐瞒了,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和两个人抬杠,把关系搞得尴尬。  想了想,她也就没有刚刚那么气了。  看邵昕然没有刚刚来的那么情绪激动,年永明当即就张罗的要去邵萍家吃饭,他想借此吃饭,改善一下母女二人之间因为自己产生的隔阂。  邵昕然没有做声,邵萍感觉出来年永明的用意,就点头儿应了下来。  说着,三个人就一起往公寓楼那边走去。  刚刚走到楼下那里,三个人始料未及的与站在邵萍公寓楼下的厉锦江,面对面的撞了个正着……  ————————————————————————————————————————————————  厉祁深开车把乔茉含送去了乔家,乔正天和梁惠珍一知道厉祁深和乔慕晚来了家里这边,赶忙就张罗着做饭,留两个人在这边吃饭。  看兴致正高的父母,乔慕晚也不好驳了两位老人的热情,就看了眼厉祁深,征求他的意思。  厉祁深没有去看乔慕晚向自己这边看来的目光,直接答了话。  “那就打扰了!”  厉祁深一答应下来,梁惠珍赶忙就去厨房那边吩咐。  乒乒乓乓的忙了好一阵后,简单的八菜一汤,整整齐齐,有规有矩的摆在餐桌上。  有了上一次厉祁深在这边吃饭的事儿,这次吃饭,几个人明显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拘谨。  餐桌上,梁惠珍怼着乔慕晚,一个劲儿的要她给厉祁深夹菜。  虽然两个人之间夹菜没有什么,但是在自己父母的面前,始终没有两个人私下来往时来那样放得开。  乔慕晚给厉祁深夹了两次菜,就不再给他夹菜了。  她拿着筷子扒拉着自己饭碗里的米粒,一颗一颗的咀嚼着。  看自己这个不知道照顾男人的女儿这么木讷,梁惠珍自己起身给厉祁深舀了一碗汤。  中间,乔正天看着自己登对的女儿和准女婿,他拿了烟递给乔慕晚,让她给厉祁深点烟。  “他不能抽烟!”  想到厉祁深早上还发着烧呢,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自己的父亲。  男人在生意场上活跃,哪里有不抽烟,不应酬的道理,见自己的女儿不让厉祁深抽烟,乔正天挑了下眉。  “不碍事,递我吧!”  厉祁深知道乔慕晚在因为他高烧的事情不让自己抽烟,只不过,长辈让自己抽一支烟,他哪里有拒绝的理由。  “不行!”  乔慕晚严词拒绝了厉祁深,然后把烟放回到自己父亲的烟盒了。  “爸,祁深生病呢,他不能抽烟!”  一看自己女儿是在关系准女婿的身体,乔正天也就不再勉强。  一旁,把这一切看着眼中的梁惠珍笑了笑,“这还没结婚呢就开始管祁深了!”  自己母亲的话说的乔慕晚脸红,“我是为了他好!”  说着话,她又低下头,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去扒拉饭碗里的米粒。  大家伙吃着饭,中途,厉祁深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厉家老宅那边打来的电话。  “我去接个电话!”  说着,厉祁深退开椅子,捏着手机,出了餐厅。  没有了厉祁深在,梁惠珍忍不住说了自己女儿几句:“慕晚啊,这祁深本就在生意场上活动,平时抽根烟什么的,你睁一眼闭一眼就好,没必要管得那么严!做女人,要圆润些,对男人别约束的那么紧!”  乔慕晚并不觉得自己对厉祁深的约束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但不好就这样驳了自己母亲的话,她闷闷的点头儿,算是默认了她的话。  ——————————————————————————————————————————————————  厉祁深去了外面刚接电话,里面,厉老太太喜笑盈盈的话,便通过听筒传来。  “儿啊,你干啥呢啊?”  厉祁深并不觉得昨天才见了面的母亲这会儿是想自己了,他抬手揉了揉还有些发涨的额角,直接切中正题。  “您没有必要绕弯子,说吧,今天打电话又有什么事儿?”  明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自己的儿子看破,厉老太太还是讪讪的虎了脸。  “你个浑-犊-子,没有事儿就不能打电话给你了啊?”  “那要是没有事儿,我就挂电话了!”  说着,厉祁深就要挂电话。  “嗳,别挂,我有事儿!”  拗不过自己这个臭屁的儿子,厉老太太妥协下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儿了,我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看慕晚的父母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两家人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  难得厉老太太说得委婉,没有说要找乔家人,把婚事儿给定下来。  厉祁深略带薄茧的指腹压在额心处,他沉默半晌,出声。  “我现在就在乔家!”  一听说自己的儿子现在就登门造访老丈人,厉老太太在电话另一端笑了。  自己的儿子还真是开了窍啊,自己这昨天说要两家人见个面,自己儿子这边,今天就火急火燎的赶去了自己准岳父的家,自己还真就是小瞧了自己这个儿子的情商。  “现在就在乔家啊?那你一会儿赶紧和慕晚的父母说一下,咱们两家约个时间,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  厉老太太是个急性子,她可是着急着娶乔慕晚进门,自己抱孙子呢!  能感觉出来自己母亲现在是怎样一副合不拢嘴的嘴脸,他堪堪的扯开薄唇。  “没空,要约出来吃饭,您自己给乔家父母打电话!”  “你个浑-犊-子!”  自己这好不容易高兴一回儿,还觉得自己的儿子开了窍,哪成想,他竟然这样给自己添堵。  “我告诉你厉祁深,你别给我这个老太太拿乔,我让你把慕晚父母约出来,你就给我约出来!”  厉老太太死皮赖脸的那一套一拿出来,厉祁深俊脸依旧从容。  “没什么事儿,我就先挂电话了!”  “嗳,你别挂,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别挂!”  自己儿子这边不给自己定下来准信,她还得拉下老脸去给乔家父母打电话。  想了想,厉老太太当机立断,直接急中生智的把乔慕晚搬出来。  “我告诉你浑-犊-子,你不用给我扯没用的,你要是和慕晚父母定下来吃饭时间,我就打电话给慕晚,我就不信了,你不搭理我老太太,慕晚还能不搭理我这个老太太!”  “您不用另打电话给她,她现在就在我旁边,需要我把电话给她吗?”  厉祁深在外打电话的时间有些长,乔家父母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就让乔慕晚出来看看。  虽然她不想出来,但是也不好反驳自己的父母,再加上厉祁深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抽烟。  想想,乔慕晚就出来了。  不想自己刚出来,厉祁深就拉过她,把手机递到她的手里,然后自己一派悠然自得样子的倚着身体到一旁去。  厉老太太本来只是想拿乔慕晚吓唬吓唬厉祁深的,哪成想,他真就把电话递给了乔慕晚。  “嗳,你别……”  不等厉老太太叫住自己的儿子,那边,一脸茫然状儿的乔慕晚,已经拿着电话,听到了听筒里传来厉老太太的声音。  “……厉老夫人!”  她轻唤着,声音细柔、温婉,好听的像是溪流一样,直接就流进了厉老太太的心坎儿里。  “啊?慕晚啊!”  厉老太太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就恢复了以往那样喜笑盈盈的样子。  “慕晚啊,我听说你和祁深在你父母那边呢啊?”  知道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乔慕晚看了眼一旁双手抄袋,一脸不以为意的厉祁深,点了点头儿。  “嗯,我和他在我父母这边!”  “哦……”厉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答了一声,然后沉吟了下,继续笑着。  “那慕晚,你能不能把电话递给你父母一下,我家老头子有话要和你父母说!”  厉老太太身边,一直都在偷-听的厉锦弘,本来是想听自己老伴儿是如何和乔慕晚父母交涉的,哪成想,自己的老伴儿突然把这个邀请乔家人吃饭的烫手山芋,丢给了自己。  厉锦弘怒瞪了自己老伴儿一眼,显示他的不满。  厉老太太倒是不以为意,用手捂着通话键,用脚蹬了一脚身边的老伴儿。  “你一个一家之主不支声,让我一个贤内助怎么说!”  说着,厉老太太死乞白赖的把手机塞-进厉锦弘的手里。  被逼无奈,厉锦弘斜瞪了一眼厉老太太,拿着手机,气势威严的出声。  “你都把我儿子领回去了,说吧,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和你父母见面!”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