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59章 :“照顾”好我

第259章 :“照顾”好我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输了棋,和祁深慕晚有什么关系啊?是你自己脑子不行,智商不够,怨的了谁啊?”  厉老太太上前去握着乔慕晚的手,白了一眼厉锦弘。  “我说你一个老太太跟着掺合什么?”  厉锦弘不愿意自己老伴儿跟着乱搅,回了她一句,跟着坐在了对面的沙发里。  他拿起水,带着怨气的润了润喉,然后抬头看向乔慕晚,问:“今天回来这边又干什么?”  厉锦弘的语气不是很友善,让人能很清楚的感受到他对厉祁深和乔慕晚的回来,表现出来的不耐烦。  “我说你这个老-犊-子,是不是脑袋让门板给夹了啊?今天怎么净说些屁话呢?”  厉老太太不满意自家老头子对乔慕晚的态度,她上前拧了一把厉锦弘的手臂。  “我给你说厉锦弘,这个家,你要是不待就滚蛋,哪有你这样对儿媳妇的公公啊?你是不是脑子少了根筋啊?”  “是你脑子才少了根筋才对,没什么事儿,让他们两个人回来这边干啥啊?”  “怎么就不能让他们两个人回来这边了啊?我儿子和我儿媳回来这边吃饭,有什么不对的吗?”  厉老太太气得脸腮圆鼓鼓的,她实在是搞不懂自家的这个老头子今天怎么和吃了枪药了似的针对乔慕晚。  就算是他自己因为输了棋,那也不能这样将不顺的气,撒在乔慕晚的身上啊!  “对什么对?他们两个人又不是吃不上饭了!”  “……”  “就你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老太太总往家找他们两个人,不耽误他们两个人的私人空间吗?抱不上孙子,算你的啊?”  厉锦江的一点,厉老太太反应过了味儿,敢情自家的老头子这是不愿意耽误了他们两个人私人空间的交流啊!  厉老太太没了话,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家一世聪明的老伴儿。  把厉家两尊大佛的谈话都纳入了耳底,乔慕晚清秀面颊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厉锦弘把厉老太太拉去了他身边,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厉老太太一张秋后霜打茄子的脸,挤出笑。  “你个老-犊-子!”  厉老太太和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因为厉锦弘的话,娇笑的打了他一拳。  “别整没用的!”  厉锦弘扳正一张脸,拿出威仪的气势。  跟着,他又去看乔慕晚,端着架子,“我说,你和我家那个犊-子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既然都决定结婚了,该办的事儿,差不多都该办了嗷!”  虽然厉锦弘没有挑明在指哪件事儿,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儿!  “我说你一个老头子,说话就不能委婉点儿吗?你这么说,慕晚都被你吓到了!”  厉老太太不满的给厉锦弘递了一个眼神儿,跟着喜笑盈盈的去看乔慕晚。  “慕晚啊,祁深他爸不会说话,你别在意啊!他其实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就是想和你说,既然你都打算和我家祁深结婚了,那要小孩的事情,你们两个人抓点紧啊!”  一听厉老太太的话,乔慕晚更加的难为情。  她一个头两个大,厉老太太这里哪里是说话委婉了啊?她明明比厉老先生说得还直接啊!  “是你把这丫头吓到了才是,女人到底是鼠目寸光,说话都不过脑!”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还在争辩,让坐在一旁的乔慕晚插不上去一句话。  自己今天过来这边本来是打算说自己之前有过婚姻史的事情,不想,竟然变成了被两个老人“胁迫”生子的闹剧。  好在厉祁深打完了电话,从外面回来,家里的气氛才得到了缓和,让心弦紧绷状态的乔慕晚,情绪稍稍得到了一些缓和。  “给老二和小-三打电话了吗?”  “老二说他今晚在医院值班,赶不回来了。晓诺那边有个案子还没有处理好,她说案子要是处理完了,就回来,她让我们先吃!”厉老太太给厉锦弘回了话。  闻言,厉锦弘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儿。  自家的老二和小-三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合适的交往对-象往家领,回不回来对厉家的老尊大佛来说,可有可无。  指不定看到他们两个人都光杆司令的回来,还可能气得吃不下去饭。  “就知道丢我这张老脸,他们两个不回来就不回来吧!”  厉锦弘摆了摆手,跟着让厉老太太张罗着去开饭。  厉老太太去了厨房,厉锦弘也起身,准备去楼上换身轻便的衣服。  走过厉祁深身边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手往自己儿子的肩上搭了搭。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趁着你还年轻,身体不差,该办的事儿差不多该着手了!”  厉锦弘意有所指的说完话,目光又带着深长意味的看了一眼乔慕晚,跟着往楼上走去。  ————————————————————————————————————————————————  “我爸妈又给你说什么了?”  厉祁深问着乔慕晚,雅致骨骼的长指,在她的发丝间穿cha。  “没说什么!”  乔慕晚难以启齿厉家两位大佛对自己说出口的话,她颤抖了几下细长的睫毛,胡诌出口。  “……就是说你平时工作很忙,让我好好照顾你!”  “嗯!”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儿,“他们两个说得对,你是该好好的‘照顾’我了!”  “……”  “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尽心了,动不动就罢工!”  越听厉祁深的话,越是觉得他的话里有玄机,下意识的,乔慕晚蹙眉。  把乔慕晚不解的神情纳入眼底,厉祁深不甚在意的勾着薄凉的唇瓣。  指尖儿依旧在她如瀑的发丝间穿过,用略带薄茧的指腹,摩挲了几下她的头皮,沉声道——  “今晚再不好好‘照顾’我,这一-夜,你别想睡!”  这下,乔慕晚算是听懂了他说的话有多混蛋,红着脸颊,抬手就去打下他搁在自己发丝间的手。  “你怎么总是曲解我的话,往歪的方向想?”  厉祁深轻笑着,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的又去揉她的发丝。  “我爸刚才让我该着手办该办的事情了,你也说了他们两个人让你好好‘照顾’我,我有曲解你的话?”  他的声音带着好听的磁性,一如既往的那样迷人深邃。  可乔慕晚怎么听,都觉得他痞气的很。  “曲没有曲解我的话,你自己心知肚明!”  说着话,乔慕晚拿细白的手指,戳了戳厉祁深的心口。  把乔慕晚佯装和自己生气的娇俏样子全部都纳入了眼底,厉祁深伸手去搂她,把她的小身子在自己的怀里抱了个严严实实。  “厉祁深,你就是个连说话都要给添堵的混蛋!”  乔慕晚用小脑袋钻着他的怀,不断的蹭着他的高档西装。  “嗯,我是混蛋,要不要和我一起造一群小混蛋出来?”  听着厉祁深让自己耳红心跳的话,乔慕晚埋低着小脑袋,在他的怀中蹭的更厉害。  看不出乔慕晚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不过厉祁深敢肯定的就是这个小女人和自己害羞就是了。  两个人浓情蜜意了好一会儿,乔慕晚忽的抬起了头,顺着厉祁深深邃线条的下颌,往他冷峻的脸上看去。  “……一会儿,要怎么和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说我之前有婚姻史的事情啊?我刚刚试探了一下厉老夫人,怎么样看待离异女子,不过……她回答的模棱两可,我心里有些没底!”  乔慕晚坦诚的对厉祁深摊牌,她实在是拿捏不准厉家的两个长辈对自己有过婚姻史的事情抱有怎样的态度。  厉家在盐城这样名门望族,不知道有多少的企业在盯着、看着,她实在是不敢想象,一个有过离婚史的女人嫁到厉家,会让那些外人怎样看待厉祁深,又怎样看待厉家的两位老人。  “有没有底都得摊牌,你难不成还打算还瞒着他们两个人一辈子,嗯?”  乔慕晚也知道自己不能把这件事儿再继续瞒下去了,如果自己再不找机会和他们两个人说明白情况,等到他们两个人发现了端倪,自己面子这边,铁定是要挂不住了的!  指不定还会让两位老人改观了对自己的看法儿,到时候,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我不打算再继续瞒下去,毕竟,一开始就是我的错!”  从她进鼎扬上班那会儿,她就在隐瞒自己已婚的事情,隐瞒到今天,她比任何人都难以承受心理上的内疚。  她不想让自己在这样内疚下去,既然自己已经决定坦白了,就没有必要再拖泥带水的一再犹豫不决。  厉祁深握着乔慕晚的小手,感受到她指尖儿处的凉意,他的指,沿着她的指尖儿,温暖着。  “娶你的人是我,我都不在意,他们有什么可在意的!”  知道厉祁深是在安抚自己,可是乔慕晚心里就是隐隐的不安。  而这种不安感,她未知……  ——————————————————————————————————————————————————  家里的帮佣准备好了盘盘碟碟,几个人,有序的落座。  落座前,厉祁深绅士的主动给乔慕晚拉开了椅子,举手投足间,尽是对乔慕晚的无尽的温柔。  把两个小年轻之间又是对视、又是十指紧扣的温情蜜意纳入眼底,厉老太太笑着。  “老头子,你看他们两个人啊,这叫一个腻歪!”  听自己老伴儿在自己耳边贼兮兮的笑,厉锦弘白了她一眼。  他收回目光去看厉祁深和乔慕晚的时候,清了清嗓子。  “吃饭呢,差不多得了,腻歪不够回去腻歪,我岁数大了,别在我眼前臭显摆!”  厉锦弘不咸不淡的口吻,让厉祁深不甚在意的轻动嘴角。  “我小时候那会儿,可见您没少和我妈亲热!”  那会儿厉祁深还小,只有四、五岁的样子,那会儿的他还什么都不懂,却见自己父亲每次下班回家,给自己的母亲吻的热火朝天,他一个小屁孩那会儿就知道跟着羞羞。  被自己的儿子揭了老底,厉锦弘顿时脸成绛紫色。  “哪来的那么多话?吃你的饭得了!”  没有再去呛自己的父亲,厉祁深优雅的坐了下去。  饭吃了有十几分钟,气氛很好,厉老太太不断的给乔慕晚夹菜,还催着厉祁深给她夹菜。  在厉老太太又一次催着厉祁深给乔慕晚夹菜的时候,厉祁深忽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一看自己的儿子放下了筷子,还拿餐巾擦了擦嘴角,看得云里雾里的厉老太太皱眉。  “咋了啊,儿啊,吃完了啊?”  厉祁深无视厉老太太的话,向来寡淡表情的脸上,严肃起来。  “爸妈,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见自己儿子这会儿的表情像是例行公事一样的严峻,厉老太太脸上的神情不是很好。  “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呗,这慕晚还没有吃完饭呢!”  被厉老太太一强调,脸色同样不是很好的乔慕晚,轻皱了下眉,也放下了碗筷。  厉锦弘一看自己的儿子先是放下了碗筷,这会儿乔慕晚也跟着放下了碗筷,他隐约间察觉到自己的儿子,确实好像有重要的事情对我说。  而且事情,似乎还不简单!  “要说,痛快说!”  厉锦弘也放下了碗筷,脸上威严的去看自己的儿子。  看餐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微妙起来,乔慕晚莫名的掌心冒汗。  气氛突兀的变化,让本就心里没有底的她,细眉皱的更紧。  察觉身边的乔慕晚脸色渐渐的沁出来白,厉祁深伸手,把她泛凉指尖儿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手指处一暖,乔慕晚抬头去看厉祁深,彼此间,有无声的柔情,在两个人之间涤荡。  “我来说!”  厉祁深给了乔慕晚一个坚定的眼神儿,让她稳定下心来,跟着,他目光很沉,平面去正视自己的父母。  “爸、妈,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们说,其实慕晚……”  “老爷,藤少爷来家里了!”  帮佣的声音传来,把厉祁深想要说出口的话打断。  磁性声线的声音,在餐厅里戛然而止。  厉祁深侧过脸向门口那里去看。  入眼,他看到了藤少延焦急又难看面色的一张脸,慌慌张张的往餐厅这边走来。  本来还在专心致志听自己儿子要和自己说些什么的厉锦弘,一看藤少延过来了这边,还这样着急,他没有再去管自己儿子要和自己说事儿的事情,起身,迎了上去。  “怎么了,少延?怎么这会儿过来了这边?”  藤少延脸色很差的走上前,看到厉家来了客人,他一时间面露囧色。  知道自己打扰到了厉家一家人的晚餐,只是没有办法儿。  他抿了抿唇,嗫嚅唇,出声——  “姑父、姑妈,我奶奶……突然心梗,住院了!”  一听说藤肖兰芬突发心梗住了医院,厉老太太和厉锦弘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祁深啊,你把慕晚安全送回家去,然后一会儿去医院!”  厉老太太对厉祁深嘱咐完,转身,和厉锦弘两个急急忙忙的上了楼。  ——————————————————————————————————————————————————  乔慕晚坐在厉祁深载自己回水榭路上的车子里,安安静静的坐正自己的身体,一声不吭。  她捏紧自己的手指,一再想了好久,她在静谧的空间里,出声——  “……你把我在前面的路口那里放下吧,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的,你去医院那边吧!”  厉祁深是藤少延的表哥,两家人的关系,其实挺近的,就算是他和藤少延之间没有血缘的联系,但是那个住院的藤肖兰芬可是他的姑奶奶,这是有血缘联系的很亲近的关系,他应该在藤少延来厉家报告消息的时候,就应该和他父母去医院的,而不是开车送自己回水榭。  厉祁深没有做声,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路况,将车子往水榭那边驶去。  车子在路上平稳的行驶着,厉祁深却忽然在前方的一个路口那里,将车子掉了头。  看厉祁深将车往舒蔓的公寓那边驶去,乔慕晚抱了抱自己的双臂,没有出声。  “张婶今天不回水榭那边,没有照顾你,你先去舒蔓那里!”  厉祁深虽然不说,但是乔慕晚能察觉出来,他给自己讯息的意思是,他今晚可能不回去水榭那边。  很自然的,他是怕乔慕晚一个人在水榭那边住会害怕,再加上也没有人照顾她,他直接就想到了把乔慕晚送去舒蔓那边。  “嗯嗯!”  乔慕晚点了点头儿,答应了下来。  “回去让舒蔓给你煮点吃的,你刚才没吃东西!”  厉祁深边开着车,边嘱咐乔慕晚睡觉要盖被子等一系列平常的事宜。  听这个男人这样面面俱到的替自己着想,乔慕晚心里暖融融的。  “我知道了!”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舒蔓楼下那里。  乔慕晚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夜幕降临了下来,小区的路灯那里,已经有晕黄的灯光照耀行走的小路。  乔慕晚下了车,她本就娇俏的小身影,被路灯的灯光拉长。  厉祁深没有下车,伸过手,把乔慕晚的小手在自己掌心里裹紧。  感受到男人掌心的干热,沉稳有力的温暖了自己,乔慕晚浅笑了下,把鬓角垂落的发丝,往耳后别了别。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乔慕晚知道厉祁深是在担心自己可能照顾不好自己,她对他莞尔,示意他不用担心自己。  厉祁深紧了紧握着她小手的力道,深邃的目光盯着她被灯光镀化上了一层薄薄莹黄色的玉白面颊,沉着嗓音出声——  “你的事儿,我和我父母说,你不用操心!”  乔慕晚知道厉祁深的能力,也信任他说不让自己操心,自己就没有什么可操心的。  “嗯!”  她点了点头儿,然后学着他握住自己小手的样子,把他的手也握紧在自己的掌心里。  “你自己路上开车小心!”  “嗯!”  厉祁深应了声,有些不舍,他又握着乔慕晚的小手好一会儿,才放开了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