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60章:你不要我,我会疯掉的

第260章:你不要我,我会疯掉的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17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赶去医院那会儿,抢救室的走廊外面,藤家人都神色凝重的坐在座椅里。  于巧眉挨着藤嘉闻坐着,自己的父母也围坐在座椅那里。  那边,藤雪披着藤少延的外衣,站着身窝在藤少延的怀中哭噎着。  藤雪两个肩头耸动的哭着,想到自己的祖母是因为自己才突发了心梗,她自责极了,虽然自己平常是个众星捧月的小公主,自己说一不二,但是自己今天不懂事儿的冲撞了藤肖兰芬,还是让她蔫了下来。  藤雪从藤少延的嘴巴里知道厉祁深已经有了未婚妻不说,还是那个样样不如自己的乔慕晚,她气不过,就和自己父母碎碎叨叨的说着乔慕晚的不好。  藤嘉闻一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厉祁深,但是他之前和厉锦弘之间说要两家联姻,完全是说了玩笑话,不想自己的女儿竟然当了真。  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对厉祁深死心,藤嘉闻和于巧眉两个人都说了一些过重的话,让自己的女儿别再去想和厉祁深在一起的事情。  被自己的父母不安慰自己不说,还一味的说自己,藤雪心里窝着的火气更大,就和藤嘉闻还有于巧眉闹了脾气。  听到楼下这边有乒乒乓乓的声音,藤肖兰芬就从楼上下来,走过来安慰自己的孙女。  她不安慰还好,她这一安慰,藤雪当即就把自己的火气,往自己的奶奶身上撒。  “我不用你管我,要不是你是祁深哥的姑奶奶,我们藤家至于和厉家扯上关系吗?要不是有你这层关系的存在,我用得着现在连喜欢祁深哥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她对藤肖兰芬吼着,然后又把肖兰芬之前那些为了和藤嘉闻父亲在一起,不惜和肖家人闹得不可开交的事情搬了出来,让上了年纪的藤肖兰芬当即气得浑身发颤。  本以为藤雪这么闹就此算了,不想,小孩子心性的她,因为厉祁深和自己这个奶奶之间有牵扯不断的血缘关系,她接下来说的话更加的过分。  “你又不是我的亲奶奶,谁不知道你是我爷爷后娶的女人啊,知不知道,我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你是我的奶奶,哪怕是名义上的,我也不希望!”  藤雪不知轻重的话,直接就刺激到了肖兰芬,让冠上了夫家姓氏的她,当即承受不住,突发了心梗。  藤嘉闻抬头,看到身着纯黑色手工西装的厉祁深,长身而立的立在灯光下,留下笔挺颀长的身影。  “祁深,你来了啊!”  闻声,单手抄袋的厉祁深,温漠的点了下头。  “祁深哥!”  一听这边有人在唤厉祁深,藤雪直觉性的抬起头去看。  看到挺括的身影,身躯完美倨傲的呈现在自己泪眼婆娑的视线里,她几乎是不假思索,把自己肩膀上面的西装拿下来递给藤少延,就冲厉祁深跑了过去。  一头撞进厉祁深的怀中,藤雪两个小手,抓着他西装的前襟,在他怀中继续气若游丝的哭着。  她真的真的好喜欢这个男人,只是,上天偏偏和她开玩笑,让她和他之间有这样一层不曾被公开、却实实在在存在的可笑的关系。  藤雪从来都不愿意承认厉祁深是她的表哥,她虽然嘴上唤着他是自己的哥哥,但是这层关系,让她想要突破,不想让这层成为阻碍他们两个走在一起的阻碍、屏障。  她觉得两个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是喜欢了厉祁深也没有什么。  厉祁深的怀中撞进来藤雪的身体,很软,他却没有动,任由她把流下的泪水,把自己的衣襟沾湿一大片。  一边的藤嘉闻和于巧眉把自己女儿对厉祁深的依赖和喜欢全部都纳入眼底,夫妻二人都紧蹙眉头。  藤嘉闻给于巧眉使了一个眼色儿,于巧眉会意,对藤嘉闻点了点头儿后,上前去拉开藤雪。  被自己的母亲拉开,藤雪不情不愿。  “我不要,我要抱着祁深哥!”  藤雪抱住厉祁深的力道加重,两个放在他衬衫前襟处的手,把他干净的白衬衫,抓出了层层褶皱。  “小雪,你别再任性了,你奶奶现在还在抢救室里躺着,你闹什么闹啊?”  于巧眉一提及到藤肖兰芬,藤雪当即就不再做声。  她知道自己的奶奶是因为自己的任性才突发了心梗,虽然她不舍得放开厉祁深,但自己现在还是内疚的心理,让她最后还是不情愿的放开了手。  于巧眉把藤雪扯到一边去,交给藤少延照顾。  “少延,你照顾你妹妹一会儿,你要是照顾不过来,就给姚芊芊打电话,她和小雪好,她的话,小雪能听!”  那边还有厉家人等着她招待,一会儿肖家那边还会过来人,于巧眉自知一会儿自己会忙,照顾不过来藤雪。  “嗯!妈,您放心,我来照顾小雪。”  藤少延对自己的母亲点了点头儿,让她不用担心。  得到自己儿子的肯首,于巧眉又折了回去。  “藤老先生,姑奶奶情况怎么样?”  厉祁深沉声问着,礼貌,却带着寡淡的疏离。  对于厉祁深一直不肯唤自己一声舅舅,叫自己“藤老先生”,藤嘉闻虽然知道他可能是为了避嫌才这么唤自己,但是不如叫舅舅来的亲近,终究是让他心里起疙瘩。  “你姑奶奶上了年纪,平时身体就不大好,这次犯病太突然,她的情况不是很好!不过,你爸爸让祎铭跟着那些老专家进抢救室去抢救了,应该能让你姑奶奶渡过这关!”  厉祁深点了头,跟着,坐在了自己母亲旁边的座椅那里,跟着藤家人一起等待藤家老太太从抢救室里出来。  中途,肖家那边,厉老太太的弟弟肖豪宇来了医院这边。  当初肖兰芬执意要嫁给藤嘉闻父亲一事儿,闹得她和肖家老爷子断了父女关系,使得当时肖家人都不和肖兰芬来往,后来肖家老爷子去了,肖家的后辈人,才渐渐恢复了和肖兰芬之间的来往。  不过感情一直不深,要不是老太太这次突发心梗,估计肖家那边不会来人探望。  抢救室的红灯暗了下来,穿着白大褂的专家医师,从手术室里鱼贯而出。  “让一下,麻烦都让一下!”  医护人员推着脸上罩着氧气罩的藤肖兰芬去加护病房,于巧眉跟了上去。  藤嘉闻留下,上前去迎出来的老专家。  “藤老夫人的已经抢救过来,不过身体还很虚弱,现在已经推去加护病房,由专业医护人员照顾,藤先生不用担心!”  “那谢谢你们了,辛苦了!”  客套的送老专家们离开以后,厉祎铭又把藤家老太太的情况,更加细致的给藤嘉闻说了一下。  ————————————————————————————————————————————————  因为藤肖兰芬还没有脱离二十四小时危险,加护病房外,围着藤家人,厉家人和肖家人。  “既然姑妈没有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肖豪宇最先提出来离开,本来肖家这边就不愿意再承认肖兰芬,既然她已经冠了夫家姓,现在也脱离了生命危险,他避嫌的离开,再合适不过。  藤嘉闻没有过多的挽留肖豪宇,藤家、肖家、厉家三家在盐城这边都是名门大户,一直以来都在避嫌三家的亲属关系,在商场上,低头不见抬头见,三家人不能由着亲属的往来,就避开这种关系的存在。  肖豪宇离开以后,藤嘉闻也让厉锦弘和肖百惠离开。  肖家那边避嫌了,厉家这边的影响力比肖家在盐城的影响力还大,自然也要避嫌。  “嗯,那嘉闻,我就和我家老头子先回去了,等姑妈醒了,你打电话给我,我过来看看姑妈!”  “好!”  藤嘉闻送厉锦弘和肖百惠下了楼,“祁深啊,你把你爸妈安全送到家,然后给我来了电话!”  “嗯!”  厉祁深点了头儿,坐进了车里。  看厉祁深离开,站在通透玻璃窗那里的藤雪,把手在体侧紧紧的捏住。  她知道自己见上厉祁深一次有多难,自己就这样看他离开,心里不免难受。  她不知道,自己再看见他,会是多久以后的事情了。  “小雪!”  姚芊芊走过来,拿了一杯咖啡给藤雪。  医院的半夜时分,走廊里人少的可怜,散发着清冷光芒的灯光,更是让空气中好像浮动一层小冰晶似的透着寒气。  身披着藤少延西装外套的藤雪,感觉自己周身上下都很冷,姚芊芊拿了热咖啡给她,她才觉得自己的掌心稍稍暖了起来。  视线没有从楼下那里收回,她失神的看着远去的车灯尾翼,眼底有些泛红。  把藤雪表情全部都纳入眼底的姚芊芊,看她失神,瘪了瘪嘴。  “小雪,你还不死心是吗?厉祁深都要结婚了,你就算是不死心也该死心了,都成定局了!”  姚芊芊也大致知道了藤雪今天惹她奶奶突发心梗是怎样的一个前因后果。  “凭什么要我死心?那个乔慕晚有什么好的啊,她样样不如我,败给那样的一个女人,我怎么可能死心?”  如果厉祁深打算娶得是一个比自己优秀百倍的人,她会服输,但是自己输给乔慕晚,她不服。  姚芊芊其实打从心底里也替藤雪不服,如果她也喜欢厉祁深,当然也不会甘心输给乔慕晚那样一个没有家世、没有修养的女人。  看藤雪把手里的咖啡杯握紧,姚芊芊抬手,把她手里的咖啡杯拿出来,放到一边,然后把她的手,在自己的掌心里握紧。  “小雪,既然你不甘心,那你就再出手搏一把!”  “……”  “之前不是有那个茱莉也喜欢厉祁深吗?既然你和那个茱莉都干不死乔慕晚,你们两个人联合起来,还会干不死她吗?”  姚芊芊真就是好奇那个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乔慕晚,怎么就那么会手段高明的笼络厉祁深的心,而且会那么的牢固、坚不可摧?就连同那个茱莉都不如她,成为她的手下败将。  藤雪蹙眉,用诧异的眼光去看姚芊芊。  虽然她骄纵跋扈,但是在论心机上,她始终不敌姚芊芊,有多少事儿的点子,都是姚芊芊给她出的。  “小雪,你是在犹豫吗?”  看出藤雪眼底划过的一抹迟疑,姚芊芊抬手按住她的肩膀。  藤雪怎么会不犹豫呢,如果她和那个茱莉联手针对乔慕晚,把乔慕晚击垮了以后呢,那她不是还需要面对茱莉那个劲敌么?  她是想把乔慕晚从厉祁深未婚妻的位置上拉下来,但还不至于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对手。  这样偷鸡不成,反倒是蚀把米的事儿,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不会做。  “小雪,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现在的情况,你有得选择吗?厉祁深马上要娶乔慕晚了,你要是在这之前不把乔慕晚拉下位,你觉得你还能像现在这样轻轻松松的对付成了厉家儿媳的乔慕晚吗?”  被姚芊芊的话一再在自己的耳边灌着**汤,心里实在是乱的藤雪,一再捏紧手指,应允了下来  “好,我就先联手那个茱莉,把乔慕晚从祁深未婚妻的位置上拉下来,至于后续对付那个茱莉的事儿,芊芊,你一定要帮我!”  藤雪拉着姚芊芊的手,目光很严肃的看着她。  “放心吧,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看我什么时候放着你不管了啊!”  姚芊芊的话,让藤雪的心底里越发的有底了。  “那你先帮我约那个邵昕然,把她约出来后,我们再进一步计划!”  “嗯!”  ——————————————————————————————————————————————————  乔慕晚上了楼,她有舒蔓家的门钥匙,没有让舒蔓开门,她自己开了门。  开了灯,她一进屋,当即就察觉出来了舒蔓家里,有了一种非比寻常的气息,是有男人入住过的气息。  乔慕晚换了拖鞋,她趿拉着拖鞋走过客厅,就看到阳台晒衣挂那里,挂着男士的衬衫和休闲裤。  果然自己一开始就没有怀疑错,舒蔓果然是带了男人回来这边。  想到厉祎铭,她不自觉的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和厉家的老大好上了,自己的好闺蜜和厉家的老二好上了,两个好闺蜜把兄弟两个都据为己有,这样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的赶巧事情,竟然就这么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死华佗,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慕小晚?”  舒蔓不等把“接”字说出来,看到出现在客厅那里的乔慕晚,顿住话,微微瞪大眼,神情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乔慕晚目光扫了一眼向来穿着火爆的舒蔓,看她深V领的红色蕾-丝吊-带睡裙,把衣料下根本就藏匿不住的诱-人身材曲线,那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她有些头皮发麻。  舒蔓看乔慕晚打量自己的目光变得不对劲儿,她也惊觉自己的穿着实在是太过暴-露了。  被同性看到这样性-感的自己,舒蔓脸颊有些发烫,微拧了下细眉,回到卧室里,捞了一件外套披上。  再出来时,舒蔓上身吸睛的沟壑被掩饰住了一些,但丝毫不影响她坚-挺的玲珑,依旧诱-人的呈现在自己的眼中。  “慕小晚,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啊?”  舒蔓拢了拢自己头发,脸颊还是有些红的坐在了沙发那里。  本来她以为是厉祎铭回来了这边,不想居然是乔慕晚来自己这边。  还把自己今天本来要穿给厉祎铭的睡裙,被她给瞧了去。  看舒蔓不自然的神情,透着红润,乔慕晚没有回她的话,换了一副眉毛翘起的顽皮样儿,忍不住想要打趣她。  “我说蔓蔓,你交了男朋友以后,变化也太大了吧?且不说你的穿着,你居然给男人洗衣服,还把男人领回来家里,你……”  乔慕晚一时间想不到哪个词去形容舒蔓,在大脑里搜索了一圈也没有想到后,她索性坐直了身体。  “你说吧,你到底交往了谁?怎么这么神秘?”  其实乔慕晚知道舒蔓交往的对象就是厉祎铭,而且听她刚刚那一句“死华佗”,她也能听得出舒蔓交往的男人,是一个济世救人的医生。  “……哪有啊?”  舒蔓在乔慕晚面前虚晃一枪,然后站起身,去阳台那里把厉祎铭的衣裤都摘下来。  “我没有给男人洗衣裤,这是我外甥的衣服,我帮我外甥洗的而已!”  舒蔓闪烁其词着,她并不想让乔慕晚知道,自己把她未婚夫的弟弟给泡了,不然按照辈分,她还得唤她一声“嫂子”。  “现在都管自己的男朋友叫外甥了?你的华佗知道你这样吗?”  舒蔓的脸红的更甚,忍不住回嘴乔慕晚。  “我说慕小晚,你和你家的深哥在一起好好的,平白无故来我这边做什么,专门想挖苦我吗?”  “嗯,算是吧!”  “……”  “我是过来这边和你讨个辈分,让你叫我一声‘嫂子’的!”  乔慕晚的话一说,舒蔓蓦地明白了她对乔慕晚的隐瞒显然不再起作用,原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厉祎铭在一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岔开话题就可以的。  “他说的?”  “是你自己暴-露的!”  乔慕晚将手搭成塔状的垫在下颌处,拿下巴指了指茶几那里。  舒蔓顺着乔慕晚下巴所指那里看去,一时间懊悔的拍脑门。  “那些都是医院的病例,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主治医师厉祎铭,我说蔓蔓,你自己都不知道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还反过来怪你的华佗把你们的事情告诉我了!”  被乔慕晚揶揄着,舒蔓的脖颈和耳根子都跟着发烫起来。  乔慕晚还在打趣舒蔓,舒蔓却别扭的不想给她说一句话。  本以为自己把自己和厉祎铭的关系掩藏的很好,不想还是暴-露了。  ————————————————————————————————————————————————  “你可别再笑我了!”  洗完澡,舒蔓看着抱着一大桶冰激凌在吃的乔慕晚打趣自己,她撅着嘴,脸上火急火燎的红。  之前都是她打趣她和厉祁深,现在可好,风水轮流转,轮到她打趣自己。  乔慕晚没有说话,一边舀着冰激凌看泡沫剧,一边笑。  “好了,你别笑了,你还没有说,你今天怎么回来这边了呢?怎么,你家深哥不要你了?”  “没,他今天有事儿,不回水榭那边,然后张婶今天也不在水榭那边,就把我送这边来和你住一晚!”  乔慕晚轻描淡写的说着,没有厉祁深,她觉得她自己就像是没有了主心骨一样,虽然她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没有这个男人抱着自己入睡,她始终心里不踏实。  “哦,对了,不出意外,你的华佗今晚也回不来了!”  她知道肖百惠是藤家老夫人的亲侄女,藤家老夫人突发心梗住院,厉祁深都去了那边,厉祎铭自然也会去的,再加上厉祎铭还是医生,指不定更需要厉祎铭的帮忙。  见舒蔓不解,乔慕晚对她也没有隐瞒,就说了厉祁深的姑奶奶突发了心梗,厉家人都在医院那边陪着,不过没有说厉祁深的姑奶奶就是藤家的老夫人。  一听说厉祎铭今晚不会回来这边,舒蔓不免心里有些小失落。  但大大咧咧性格的她,同样没有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岔开了话题,两个人换了别的话题聊。  之前两个人就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现在姐妹俩把厉家的兄弟俩都收入了囊中,更是有话可聊。  “我听说厉老夫人人很好啊?你觉得她会喜欢我吗?”  “嗯,厉老夫人很好,你放心吧,你一定会讨她的欢心的!”  两个人谈话间,乔慕晚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是厉祁深打来的。  看了眼屏幕上面跳动着“阿深”两个字,她接了电话。  “睡了吗?”  厉祁深好听的声音,含着深邃的磁性,带着些许的疲倦,从电话那端传来。  “没呢,我还没睡!”  不知是不是夜晚的原因,乔慕晚的声音格外的细柔,听的另一端的厉祁深,眉心间的疲倦,不自觉的消弭了开。  “五分钟后,我到舒蔓家楼下接你!”  “……你、忙完了吗?”  本以为厉祁深今晚不会回来,他都已经把自己扔在舒蔓这边了,不想,这个时间了,都快零点了,竟然又过来这边接自己。  “嗯!”厉祁深答了一声。  “那我去穿衣服!”  挂断电话,乔慕晚就找自己的衣服套上。  “又要走了?”  “嗯,他过来接我来了!”  “这还真就一天都分不开了啊,这都十二点了,还过来接你!”  乔慕晚不语,只是笑了笑。  “本来还打算今晚和你一起睡,看来啊,哎,我这个好姐妹始终不如你的深哥啊!”  舒蔓嘴里说着风凉话,一个人倚在沙发那里,把自己孤苦无依的孤零零样子,无限放大。  “蔓蔓,你没必要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一会儿你的华佗就会回来,和他睡,你会更开心!”  乔慕晚笑着,拿着自己的拎包,去了玄关那里换鞋。  看乔慕晚准备离开,舒蔓突然招呼住了她。  “慕小晚,你等下,我有东西给你!”  不知道舒蔓要拿什么东西给自己,乔慕晚站在玄关那里等她。  舒蔓没有让乔慕晚看自己给她的是什么,把一个很精致的包装盒塞进她的包里,对她轻描淡写的说着,“我朋友从日本给我带回来的礼物,给我带了两份,我送给你一份!”  “什么礼物啊?这么神秘?”  乔慕晚去翻拎包,想要看,舒蔓拦住了她的手。  “你快别看了,你深哥还等你呢,你快下楼吧,想看,你回去再看!”  乔慕晚没过多的和舒蔓争,把东西收好后,下了楼。  ——————————————————————————————————————————————————  乔慕晚下了楼,在绰绰约约的路灯灯光下,看到了厉祁深挺括的身躯,倚在车门边,墨发被夜风吹乱,凌厉了他本就俊朗的五官。  看到乔慕晚走过来,厉祁深动了动眉波,把燃在指间的烟捻灭。  车子掉头,出了小区,往水榭那边行驶。  已经过了午夜时分,道路上面少有车辆行驶。  晕黄的灯光,忽明忽暗,将厉祁深大半张脸都陷入到一旁暗影中。  乔慕晚微微侧目,瞧见他单手撑在眉心间,有些倦怠,关心的出了声。  “……你姑奶奶怎么样了?”  “还好,抢救的及时,已经送去病房那里留院观察了!”  “嗯,那就好!”  夜色,墨一样的漆黑,看不见星子的夜空,晦暗一片。  降下车窗的车厢了,有冷风灌入,让厉祁深稍稍缓和了一些疲惫。  他侧眸去打量乔慕晚,发现她两个柔白的小手,不断的捏住拎包,挑了下眉。  “把抱捏的那么紧做什么?里面有什么?”  “……没啊,没有什么,只不过是蔓蔓送我的东西!”  乔慕晚不知道舒蔓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自己临走时,她对自己笑的有些诡异的样子,让乔慕晚心里有些没底。  厉祁深没有再做声,把视线,漫不经心的落在前方的路况上。  “对了,今天没有和厉老先生、厉老夫人说我的事儿,你还打算哪天说啊?”  “最近估计不行,再找机会吧!”  厉祁深说着话,把手伸过来,握住了乔慕晚的小手。  “这件事儿不用你担心,我处理就好,碰到事儿,你只需要站在我身后就可以!”  乔慕晚知道厉祁深不是那种会说情话的人,但是每次他对自己说一些撩-拨自己心弦的话,都会让她悸动好一阵。  把自己的小脑袋往厉祁深的肩膀上靠去,乔慕晚贴合他的肩,感受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充溢在自己的鼻息间,她舒心的轻合明眸。  “我没有担心,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担心!”  厉祁深抬手,把指腹搭在乔慕晚的脸颊上,摩挲着指下滑腻的肌肤。  “我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别离开我就行!”  “不会,我都赖上你了,就算你不要我,让我离开都不行!”  乔慕晚的两个小手,把厉祁深抱紧,小脑袋贴合在他的耳边,细声软语。  “我只喜欢你厉祁深,你要是让我离开你,我会疯掉的!”  她本就是不是那种会长袖善舞的女人,她没有八面玲珑的心思,她喜欢这个男人,很单纯、很纯粹的喜欢,任何人、任何事儿的介入,都不会影响到她对他的喜欢。  听乔慕晚说这样的话给自己听,厉祁深疏朗眉心,嘴角轻笑着。  “没有你,我会比你先疯掉的!”  ——————————————————————————————————————————————————  邵昕然拿着拎包下了楼,把厉潇扬约了出来的她,直接去了一家咖啡馆等厉潇扬。  厉潇扬来到咖啡馆找邵昕然的时候,邵昕然正手托着腮,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象,一个人若有所思着。  “昕然!”  厉潇扬甜甜的呼唤,把邵昕然飞脱的思绪拉了回来。  “潇扬,你来了啊!”  两个人说着话,招呼服务生点了两杯卡布奇诺咖啡。  “今天怎么把我给约出来了呢?”  “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对了,干爸干妈怎么样了?打从上次在你家认了他们两个人,有几天没联系他们两个人了!”  “还能怎样,我妈还是一副对我爱搭不理的样子!”  说到那天认了邵昕然做自己干姐姐的事情,厉潇扬就心里气得不行,明明没有什么的,不知道自己母亲为什么要摆那样一副对自己恨得牙痒痒的样子给自己。  这让一直以来都被当做是小公主的厉潇扬,心里不爽的厉害。  “我爸对我还好,和之前一样,每天都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  虽然自己的父亲当时有让自己和藤少延好上那件事儿在中间影响着,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父女之间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厉锦江告诉自己说自己是他亲生女儿一事儿的影响,邵昕然在听到厉潇扬说厉锦江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的时候,竟然竟然萌生出来了一种嫉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