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61章:小妖精,又打哪学得这一套?

第261章:小妖精,又打哪学得这一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3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爸对我还好,和之前一样,每天都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  厉潇扬手托着腮,说到自己的父亲与母亲的时候,脸上明显表现出来不同的表情。  虽然自己的父亲当时有让自己和藤少延好上那件事儿在中间影响着,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  而且在她母亲不理她的这几天里,厉锦江帮厉潇扬和尹慧娴说软话,更是让她觉得自己的这个父亲是个慈父。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厉锦江告诉自己说自己是他亲生女儿一事儿的影响,邵昕然在听到厉潇扬说厉锦江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的时候,竟然竟然萌生出来了一种名为“嫉妒”的莫名情绪。  暗自捏紧手指,她脸上表现出来和心里所想不符合的两个极端去看厉潇扬。  “我最开始见到干爹的第一眼,就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现在你也这样说,可想而知啊,干爹的为人,真就印证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是,我爸人还不错,但是我妈……”  说到自己的母亲,厉潇扬就不愿意多谈。  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她都能不理自己,这要是哪天自己再做什么不顺她心的事儿,指不定连她这个女儿都不要认了。  “嗳,不说了,说到他们那些大人,就心烦!”  “嗯,那好,我们不说他们了!”  邵昕然看得出厉潇扬不想再去提及她家人的事情,就岔开了话题。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厉潇扬起身去卫生间。  “昕然,你等我下,我去下洗手间!”  “嗯,去吧!”  厉潇扬再回来卡座这边的时候,一副若有所思样子的邵昕然,双手搭成塔状的撑在下颌处,侧眸,对她开了口。  “潇扬,刚刚你去洗手间的时候,我……想了很多!”  她把厉潇扬的双手包入自己的手掌心里,握住。  “你母亲和你生气不理你,说到底都是因为我,既然事情是因我而起,我觉得……我应该去你家,和你妈妈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明一下,一来呢,我不想你们母女二人因为我变得矛盾激化,二来,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认她做干妈,如果你母亲不喜欢我,不想让我做你的干姐姐,我也就不强求了,你看怎么样?潇扬。”  邵昕然皱着眉,眸底一片无神的黯淡。  “昕然,事情又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  厉潇扬不想怨邵昕然,当初为了帮邵昕然搞定厉祁深,自己才想了这个让她做自己干姐姐的借口。  说到底,这件事儿都是自己一手策划操纵的,她不觉得自己应该迁怒到邵昕然的身上,她也没有必要自责。  “但是你母亲确确实实是因为这件事儿,才和你激化了母女的矛盾!”  邵昕然说着话,把厉潇扬的手,在自己的掌心里握地更紧。  “潇扬,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事情前因后果的发生,和我有脱不了的干系,就算是你不怨我,告诉我不用自责,但是我自己心里承受不住这样的内疚啊!”  “……”  “你带我回去见见伯母吧,我去和伯母把事情说透了,如果伯母她不肯见我,不肯原谅我,我也就不再多做什么无用功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听邵昕然的说辞,厉潇扬心里有些动摇。  自己的母亲不理自己这个女儿,对谁来说,都承受不住这样的对待,更何况她这个向来都在父母呵护下生活的小公主。  虽然她不想邵昕然去自己家里,接受自己母亲对她不友好的对待,但看邵昕然诚恳的目光,加上自己的一再权衡,她点头儿答应了下来。  ————————————————————————————————————————————————  邵昕然随厉潇扬去了她家的时候,厉锦江去了公司处理业务,尹慧娴也被家里的帮佣告知,说“夫人外出有事儿,要下午才会回来!”  一看自己的母亲不在家,厉潇扬摆开两个手,对邵昕然摆出来无奈状。  “没关系,我在这边等会儿好了!”  她笑着,温婉可人的样子,很是乖巧。  “那你先去我房间里等吧,我去厨房那边拿点茶点什么的!”  说着,厉潇扬转身去了厨房那里。  听到厨房那边有厉潇扬和帮佣乒乒乓乓、忙里忙外的声音,她嘴角的笑意敛住,眼底的眸光有些暗沉的上了楼。  邵昕然没有先去厉潇扬的房间,而是进了厉锦江和尹慧娴的房间。  她今天在咖啡馆那里本来想取证厉潇扬的血液做DNA检测的样本,后来想想自己要是把她的手划破,可能会惹厉潇扬对自己的猜疑,索性,她当机立断的决定来这边采集厉锦江和厉潇扬的落发做取证的样本。  脱下拖鞋,她赤着脚,感受脚下的毛毯,有抓心的搔-痒感,磨蹭自己的脚心,小心翼翼的去了梳妆镜那里。  在木梳上面一再找了厉锦江的落发,不想每一根头发丝是厉锦江的都没有找到。  眉心有些浮躁的拧紧,她又去了chuang铺那里找。  只是chuang铺那边,有家里的帮佣打扫的纤尘不染,她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做DNA血样采集的标本。  不死心的把地毯、地板的每一个角落也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厉锦弘的一根头发丝。  眼见着无果,她也就不再浪费时间,转身出了房间。  邵昕然重新穿上拖鞋去了厉潇扬的卧室,在厉潇扬的梳妆台前,同样眉心紧拧的去找厉潇扬掉落的头发。  不想这个家实在是太干净了,让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一根头发儿。  一再凝眉,捏了捏手指的邵昕然,果断进了厉潇扬的洗漱间。  不做多余思考,她把厉潇扬的牙刷,装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拎包里。  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既然血液样本和头发样本取不到,在牙刷上面取样,还是可行了。  “昕然!”  厉潇扬端着茶点进来的时候,把正在神神秘秘往拎包里塞牙刷的邵昕然惊了一下。  “怎么了啊,昕然?”  见邵昕然的表情实在是不对劲儿,厉潇扬皱了下眉。  “没、没什么,我就是刚才来了月经,在包里找卫生棉,没有找到!”  “我洗漱间有啊,你别找了,用我的吧!”  厉潇扬没做多想,放下手里的茶点,去了洗漱间。  见厉潇扬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对劲儿和端倪,邵昕然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把厉潇扬的牙刷,用保鲜膜包裹上以后,放到了拎包的暗格里。  厉潇扬拿了卫生棉给邵昕然,她像模像样的拿去卫生间那里去换,顺带着,连同她的手机也一并拿了进去。  等到她换了卫生棉再出来的时候,她捏着手机,对厉潇扬抱歉的说家里临时有点儿急事儿,自己的母亲找她回家。  虽然厉潇扬和邵昕然之间关系好的和一个人似的,但是她实在是太过奇怪的行为,厉潇扬还是忍不住起疑。  “昕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说来这边的是她,突然有事儿离开的还是她,虽然这些事儿都可能是偶然,但是她连去卫生间换卫生棉都要拿着手机,这点儿的做法儿实在是匪夷所思,不管厉潇扬怎样想,都想不到她为什么去卫生间还要带着手机。  她厉潇扬虽然跋扈,但是心思实在是不缜密,她不知,邵昕然一开始来这边说要见尹慧娴就是一个幌子。  一个把她排斥在外、拒之于千里之外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想着和她见面,还要低声下气去做一个调节人。  她来这边不过是为了拿到能做DNA鉴定的样本罢了,现在样本已经拿到了手,自然是要离开。  被厉潇扬的话问的莫名的心虚,但邵昕然还是努力让自己的脸上表情出来不加掩饰的淡然。  “没啊,我没有事情瞒着你啊,我哪里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啊?”  她漂亮的桃花眼,泛起层层水漾明灿的微光。  把厉潇扬的手包裹在掌心里,邵昕然对她笑着,“潇扬,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是不是觉得我自己承受了很多负担,没有和你说,所以你担心我?”  邵昕然都这么说了,厉潇扬还能说些什么。  两个人虽然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但终究是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不便向外人说。  “昕然,既然你知道我会担心里,那么你就不要做让我担心你的事儿!”  “我怎么会呢?”  邵昕然依旧笑着,嘴角甜美,不时还皱了皱小鼻子。  “潇扬,我和你好,是毫无保留的好,所以,我有什么事情的话,是一定会和你说的!”  “我倒是不希望你把这样的事儿告诉我,毕竟我不想你有事儿!”  听厉潇扬的话,邵昕然对她浅笑的嘴角,弧度更加的甜美起来,和弦月一样的美。  两个人又说了一些话,邵昕然的手机里再度进来了电话的时候,她没有再做耽搁。  “你看,我妈妈又给我来了电话!”  其实不然,打电话给邵昕然的根本就不是邵萍。  “好了啦,你快走吧,既然阿姨这么着急找你,你快点回去吧!”  “嗯,那我先走了!”  说着,邵昕然拎着拎包,出了厉潇扬的房间。  她下楼,不等她把楼梯台阶下完,门口那里传来了帮佣唤尹慧娴的声音。  闻声,邵昕然当即顿住了身型。  ————————————————————————————————————————————————  厉祁深和乔慕晚到了水榭那边,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乔慕晚进了浴室,把水阀拧开,放水。  把水温调到合适,乔慕晚招呼厉祁深去洗澡后,就回了卧室。  换好了睡裙,看自己的拎包丢在一边,她走了过去。  实在是好奇舒蔓神秘兮兮的给自己送了什么礼物,她拉开拉链,把精致包装的盒子,从里面取出来。  拆开最外层的粉色包装,她去解封的严严实实的胶带。  把胶带都撕开以后,礼盒的外包装展现了出来。  上面印着乔慕晚不认识的日文,不过包装上面女性惹火的身材上面穿着一件极薄、极性-感的情-趣内-衣,还是让她忍不住瞠舌。  下意识的蹙眉,她一下子明白了舒蔓给自己的是什么。  怪不得她把这个东西塞-进自己的包里时,她脸上的笑,会那么的诡异,会那么的古怪,原来,她是拿了日-本那边生产的情-趣内-衣给了自己。  一时间觉得自己掌心里拿着的是一块滚烫的烙铁,好像能把自己掌心的肌肤给烤化一样的让她心神不宁。  出于本能的反应,她不做思考,就把外包装袋和没有打开的盒子,一并重新的塞-入了拎包里。  “划——”  浴室的移门被厉祁深修长骨节的手指从里面拉开,跟着,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将重点部位给包裹住的男人,出了浴室。  浴室那边传来移门被拉开的声音,乔慕晚想到厉祁深,整个人更加心虚厉害的往拎包里去藏这些羞人的东西。  只是,她越是着急去藏这些东西,她的手越是不停使唤,还不停的发颤。  咬紧唇瓣,乔慕晚红着脸,极度难为情的让自己沉稳心态的去藏这件情-趣内-衣。  微微拧着自己细秀的眉头儿,她给自己暗自做心理辅导,不断的自我说服。  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又没有打开里面的包装,厉祁深也不知道自己手上有这样的东西,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可害羞的了。  “你在干什么?”  厉祁深丢下手里擦头发的毛巾扔在地板上,赤着脚,迈着平稳的步履,去了乔慕晚身边。  刚刚沐浴过的男人,周身上下被好闻的薄荷清气包裹着,连带着空气里都浮动着沁人心脾的凉气。  本就磁性声线的声音,好听而低沉,让心里发虚的乔慕晚,听了他的声音,一个心惊,手上的东西,从手里滑落,掉在了地毯上,发出闷重的一声。  乔慕晚手上的东西掉在了地上,开了包装的盒子,立刻就有黑色蕾-丝布料的丝-袜,顺着打开的一角掉了出来。  看着那样能活跃男女关系的“东西”,如此大刺刺的出现在自己的眼里,她脸颊倏地一下子爆红。  “……没、没什么!”  顾不上去想其他,乔慕晚快速的用两个小手去掖出来了一角的黑-丝-袜,把这样羞于见人的东西臧到盒子里。  厉祁深看乔慕晚慌慌张张的在自己的面前藏东西,他锋朗的眉心微蹙。  在看见乔慕晚藏着的盒子上,用醒目的英文写着“Glory-Quest”,他本就暗沉一片的寡淡鹰眸,眸底泛起了一层微不可见的深邃。  快步走上前,他长臂一伸,把乔慕晚在自己面前极度想要掩饰的东西,夺了过来。  自己想要藏起来的东西就这样被厉祁深给夺走,乔慕晚羞得不行。  “厉祁深,你把东西给我!”  乔慕晚站起身去厉祁深那里抢,可在身高上面不占据优势的她,根本就抢不到厉祁深手里的东西。  “厉祁深,你别再和我闹了,时候不早了,明天还上班呢,你快点儿休息吧!”  这一刻,乔慕晚打从心底里埋怨舒蔓。  自己不就是拿厉祎铭的事儿逗了她嘛,不想,她竟然拿这种情-趣的用品,反过来恶搞自己。  厉祁深稳如山一样纹丝不动,任由乔慕晚像是个跳梁的小丑一样和自己抢手里的东西。  “Glory-Quest!”  他特有的甘醇声音,低沉而浑厚,好听要命的念着这两个单词。  “日-本最大的情-趣用品生产公司!”  说着话,他垂眸,将迫人的目光,视线深邃如墨的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小妖精,这又是你打哪里学来的一套,嗯?”  上次她捏自己gao-wan的事情,他到现在还记得呢。  这会儿,这个小女人,又拿了情-趣用品来挑衅自己,他还真就是想知道,她在自己身上到底是花费了多少精力。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话问得无从辩解。  她根本就没去有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手上会有这些羞见于人的东西,还不是舒蔓那个小痞-子“陷害”自己。  看乔慕晚不语,埋低着小脑袋,一副犯了错误小孩子的怯怯样儿,厉祁深眼神儿有些变了色。  他抬起手,拿干净漂亮的手指去打开上面的一层包装盒。  “你别……”  乔慕晚出声制止厉祁深,可她终究是晚了一步,就那样看着厉祁深修长的指上面,勾着极度单薄的布料。  黑色丝织的蕾-丝布料,薄而轻盈,从上到底,是深V领款,搭配着黑-丝-袜和就一小块布料的丁-字-裤,怎么看了去,都让人莫名的口干舌燥、耳红心跳。  “想和我玩情-趣?”  厉祁深挑眉问着,声音因为这样极具挑-逗性的情-趣用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一时间嗓音黯哑低沉,透着明显的隐忍。  “……我没!”  乔慕晚心虚的反驳,如果她一早知道舒蔓给自己的是这样羞人的东西,她知道以后,直接就会扔掉的,省得自己还哪至于现在这样窘迫不堪的在厉祁深的面前出丑啊。  厉祁深不语,一双淬染上了墨一样幽深的眸,带着某种qing-yu被燃烧起来的炙热,看着眼前面颊素雅的小女人。  拿捏手指中衣料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他脑海中,竟然不自觉的浮现乔慕晚在自己面前,把这件情-趣内-衣穿在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察觉到了厉祁深的眸变了色,乔慕晚无话可辩的抿紧唇瓣。  “你把东西还我吧!”  好半晌,她才从喉咙里憋出来这样一句话。  不想,眉心间染上了邪痞气息的厉祁深,不以为意。  “把它换上,穿给我看看!”  被厉祁深这样要求着,乔慕晚脸红的不行。  “你别闹了行不行,已经很晚了,你快点儿休息吧!”  她不想让这个男人看自己穿这样的内-衣,火急火燎的催促他去休息。  “不急!”  厉祁深不紧不慢的说着话,跟着拿过chuang头柜上面的烟盒,从里面抽出来一支烟,一边饶有兴致的抽烟,一边眸色暗沉如海的盯着乔慕晚的脸上表情变化。  青白色的烟雾缠绕开,将厉祁深一张本就深刻凌厉的五官,被映衬的格外坚毅。  “反正你买回来这件内-衣也是穿给我看的!”  厉祁深理所当然的话,让乔慕晚舌头打着结儿的反驳,“不是,不是我买的,这是舒蔓给我的,我……不知道是内-衣!”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好了,不管自己怎样试图辩解,估计在这个男人的眼里,自己都在给自己找借口开脱。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用长指揉了下太阳xue,然后原本含着烟的xing-感薄唇间,悠悠轻吐甘醇声音的话。  “弟妹知道讨好我这个大哥了,老二的眼光还算不错!”  乔慕晚:“……”  厉祁深吐了一口烟圈,用倨傲的下颌点着乔慕晚,让她过来自己这边。  乔慕晚不动,在身后绞着手指,绷直着身板,纹丝不动。  “你别想让我穿那件内-衣!”  实在是太羞人了,她不敢想象自己如果真的是穿上了那件内-衣,自己会是怎样一个迷-luan的样子。  虽然她和厉祁深在一起了,也不少玩花样儿,但是骨子里保守的性格,让她怎样也接受不了这样实在是咋舌的内-衣穿在自己的身上。  厉祁深没有做声,一双眸,依旧迫人、深邃的落在乔慕晚的身上,和以往一样,无声无息地侵蚀她的心骨。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到自己心弦有些发颤,最后,乔慕晚承受不住,硬着头皮上前。  乔慕晚蹑手蹑脚的刚走到chuang边,厉祁深长臂一伸,就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她分-开两腿,跨在自己的劲腰上。  乔慕晚被厉祁深拉了一个趔趄,重心有些不稳的她,直接往男人的胸膛上倒去。  等到她抬起头,入眼看到的是男人鬼斧神工的刚毅俊脸,线条刀削般料峭。  不等她动下身体,舒适自己的体-位,厉祁深便用长腿,挤开了乔慕晚的睡裙。  与之而来,他的长指,把她的裙子撂高,让她盈白的双腿,出现在自己的眼中。  感觉到厉祁深要做什么,乔慕晚有些羞。  还没有从刚刚的内-衣事件中回过味儿来,这会又要做这样的事儿,她下意识的就把手搁在了厉祁深的手腕上,阻止他的动作。  “太晚了,别了吧……”  她不是不想给他,只是两个人一折腾就要耽搁好一阵,而且这个男人的体力实在是好得不行,想到明天自己还要上班,她有些怯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