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68章: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脸?

第268章: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脸?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但是吧,这些小事儿可能关乎到——您和大伯父的名誉,所以我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们一声比较好!”  厉潇扬越说越迷离,脸上的笑也越发的狡黠、暗意不明,让厉老太太一头雾水的蹙了蹙眉头儿。  “呵呵,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还耸人听闻了起来呢,潇扬,你先给我老太太说说,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关乎我和我家老头子的名誉?”  厉老太太虽然此刻表明和善的笑着,但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抽丝剥茧的蚕食她的思绪。  “呵呵,还是等大伯父下楼的时候,我再说好了!”  自己的这个大伯母喜欢乔慕晚喜欢到了一种偏袒的地步,厉潇扬可不敢确定自己这个大伯母会不会暗中偏帮那个jian人,为了以防万一,她觉得自己还是告诉自己的大伯父好一些。  毕竟男人不会像女人那样感情用事,而且厉潇扬觉得,自己大伯父在盐城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最要面子,所以,在乔慕晚的问题上,他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嫁到厉家来。  一看厉潇扬变了法儿的要等自家老头子下来才说,厉老太太干笑了两下,也就不再强求。  “那行吧,你要是等你大伯父下来再说,就等他吧!我先给你哥打个电话!”  厉老太太转身,准备给厉祁深打电话的时候,厉锦弘刚刚训斥完厉祎铭,脸色不是很好的下了楼。  “大伯父!”  厉潇扬看到厉锦弘下楼,甜甜的唤着他。  “潇扬,你来了啊?”  一看家里来了客人,厉锦弘敛住情绪,把刚刚训斥完厉祎铭的不快压制了下来,威严的脸上稍稍放松下来的下楼。  “嗯,我来您家是有件事儿和你说!”  说着,厉潇扬就上前抱住厉锦弘的手臂,拉着他往客厅那边走。  本就好奇于厉潇扬怎么会突然来了家这边,一看她把自家老头子带去了客厅那里,厉老太太哪里还顾得上给厉祁深打电话啊。  不做任何思考,她跟了上去。  “大伯父啊,我今天是打算给您说一件关乎您和大伯母名誉的事情!本来,事情并不是很紧要,但是我总觉得,要是不告诉您,我这心里不踏实!”  不解厉潇扬说这故弄玄虚的话是什么意思,厉锦弘不似厉老太太那样会迂回的一点儿、一点儿的往深了去问,他直接问到切点。  “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厉锦弘问着厉潇扬的时候,厉老太太也进了客厅这边。  原本厉潇扬打算顺嘴就把话给说了出去,可是厉老太太的赶来,让她着实难为情的咽下了原本打算说出口的话。  “到底什么事儿?”  厉锦弘没耐心去听厉潇扬和自己磨磨蹭蹭的故弄玄虚,又问了一遍。  见自己没办法儿避开自己的大伯母,厉潇扬也就不再兜圈子。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今天碰到了一个高中同学,和她谈了一些话,知道她大学时候和祁深堂哥家的准嫂子乔慕晚是同校校友,然后我就和我同学谈了些关于准嫂子的事情,不想……她居然告诉我,说慕晚嫂子,之前结过婚!”  “胡闹!”  厉潇扬的话一说完,厉锦弘当即就否决一句。  “胡闹,这简直是胡闹,那个慕晚在祁深之前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哪里会结婚!”  见厉锦弘的脸色不是很好,厉潇扬赶忙顺着他的话吱声。  “是啊,我也不信啊,但是我那个同学可是信誓旦旦的给我说,说准嫂子在大学的时候,关于她的桃色新闻可是不少呢啊!”  厉潇扬拿出来的那些所谓桃色新闻,无非是乔茉含当时不喜欢乔慕晚,故意闹出来的闹剧。  不想,乔茉含当时只是为了让乔慕晚名声不好的闹剧,在厉潇扬的嘴巴里,被曲解成了另一番含义。  “而且啊,听说准嫂子在大学的时候,还给男人堕过胎,在歌厅当过坐-台!”  听厉潇扬越说越不着调,厉锦弘脸色难看的厉害。  “真是荒谬,这样荒唐的事情,到底是怎样传出来的?”  他不信乔慕晚是那样不干净的女人,虽然说他不像自家老伴儿对乔慕晚的接触来得深,但是对于那个对自己和自己老伴儿不厌其烦的姑娘,他的印象还不错。  “我也不知道是怎样传出来这样的事情,但是大伯父,无风不起浪啊,既然能传出来准嫂子这样不堪的事情,可想而知啊,准嫂子在大学时候的作风,确确实实存在问题啊!”  “潇扬!”  听不进去厉潇扬哪里是在给自家老头子陈述事实,反而是落井下石的说话口吻,厉老太太不悦的呵斥她一声。  “潇扬,如果你今天来这边是说这些荒唐的事儿给我和你大伯父听,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  “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儿,根本就不是无风不起浪,而且无稽之谈,慕晚是什么样的姑娘,我这个老太太心知肚明,我虽然上了年纪,不免会糊涂,但还不至于看错人,我老太太活这么大岁数,吃的盐比你们吃得饭都多,看人,比你们准!”  厉老太太根本就不相信厉潇扬这样信口雌黄的话,自己认准的儿媳妇,如果真就是那样不干不净的女人,她老太太也打脸。  打从心底里,她就不信厉潇扬这样落井下石的话。  一看厉老太太护短,厉潇扬心里不悦的厉害,那个乔慕晚名声都那么臭名昭著了,不想自己这个上了年纪的大伯母还当宝贝儿一样的捧在手心里。  这还真就是应了那句“老糊涂了!”  “大伯母,我没有说您糊涂了啊!当然,我也没有说准嫂子不好啊。我只是在告诉您和大伯父一个事实的真相,如果您实在是不愿意听,我不说就是了!”  “……”  “但是我真的不愿意看您和大伯父被蒙在鼓里,然后后被盐城人知道厉家娶了一个不贞不洁的女人做儿媳以后,用轻蔑的眼光看你们两位啊!”  看厉潇扬这样口齿伶俐的说着话,厉老太太虽然不愿意听,心里却不自觉的没了底。  她能这么信誓旦旦的来厉家,把这样的事情告诉自己,她这必然是有了十足的证据来证明乔慕晚之前确实有不干不净的事情,不然她怎么可能这么有底气来找自己。  暗自紧了紧手指,厉老太太稳定情绪的问道——  “口说无凭不行,潇扬,既然你说你准嫂子之前怎样怎样,就拿出来证据给我和你大伯父看看!”  楼下客厅这边,悉悉索索的声音中,还掺杂着自己父母微微来了脾气的声音,让准备下楼的厉祎铭,抓了抓头发,在缓步台那里顿住了脚步。  他虽然没有近距离的挺清楚三个人在说些什么,但是断断续续的谈话内容传来,让他不假思索,快速的折回到了卧室里。  ——————————————————————————————————————————————————  骨节依旧隐隐泛白的厉祁深,加快车速的往厉家驶去。  快要到厉家的时候,厉祎铭打了电话给他。  厉祁深没有心思去接,直接把电话切断。  见厉祁深没有接电话,厉祎铭又一次打电话过来。  厉祁深依旧不想接电话,又一次挂断了电话。  就在他准备把手机关机的时候,乔慕晚抱住了他的手。  “还是接吧,他找你可能有什么事儿!”  乔慕晚知道,虽然自己的事情刻不容缓,但是厉祎铭毕竟是他的亲弟弟,万一有他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他同样也是不应该懈怠。  “他能有什么事儿?”  厉祁深自然不会是把厉祎铭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当做事儿来看。  在厉祎铭又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乔慕晚替他按下了接通键。  她刚想劝厉祁深去接电话,电话里面,传来了厉祎铭的声音。  “哥,你在哪里?你快点儿回老宅这边来,潇扬那个不知道死活的丫头,她在给爸妈说准嫂子之前已婚的事情,好像,还把准嫂子在大学时候的事情也扒了出来!”  厉祎铭一口气把话说完,让突然如同五雷轰顶的乔慕晚,手机“吧嗒”一下的掉在了地上。  她在给爸妈说准嫂子之前已婚的事情,好像,还把准嫂子在大学时候的事情也扒了出来!  乔慕晚懵了,原来,厉潇扬真的赶在自己前面,把事情告诉了厉家的两位长辈。  “喂,哥,怎么了?你那边怎么了啊?”  厉祎铭不知道接电话的是乔慕晚,他只听到了手机掉下的闷重一声,在电话那端问到。  厉祁深侧过头,看到乔慕晚本就玉白的小脸上,此刻不着一丝血色,他削薄的唇瓣,紧抿成一字型。  “喂,哥,你在听吗?”  厉祎铭又重复一遍,大约过了三秒,才听到电话那端有回应。  “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厉祁深把手机拿起,口吻平淡到听不出来任何情绪的说了句,就挂了电话。  他把手机丢在一边,掌心抓过乔慕晚的小手,握住。  整个人的身体重心就好像是漂浮在云端一样的乔慕晚,侧过眸,眼底的骇然,显而易见的看向厉祁深。  “……你爸妈知道了,在我想要给他们坦白之前,他们终究还是没有听到我亲口承认的知道了我的事儿!”  乔慕晚的声音,带着嘶哑的颤抖着。  自己没有及时给厉家两位长辈坦白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  这是欺骗,是自己对两位待自己极好的长辈的欺骗。  “没关系!”  厉祁深扯了扯嘴角,而后伸手,把乔慕晚的小脑袋往自己的肩胛上按。  乔慕晚的小脑袋贴合到厉祁深的肩膀上面,她终究没有忍住心里极大重的负担,无声的流下了泪水。  “又没有打算瞒着他们,他们早晚都会知道的,这会儿他们会知道,不过是别人张嘴告诉他们罢了!”  乔慕晚听厉祁深温润的声音,她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只是,她真的就安稳不下来心。  感受到乔慕晚的两个肩头一耸一耸的颤抖着,厉祁深手揉着她的发丝。  “该来的,终究会来。记住我对你说的话,不管面对的是什么,你只要站在我身后就好!”  ——————————————————————————————————————————————————  厉潇扬还在不断的抹黑乔慕晚,可因为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厉老太太根本就不买账。  “大伯母,既然你不愿意相信这些,那我也就不再给你说这些!”  厉潇扬今天敢找上来这边,就做足了十足把握的要把乔慕晚从厉祁深未婚妻的头衔儿上拉下来的准备。  “大伯母,您不愿意相信我告诉您的这些事儿,我也没有办法儿,但是准嫂子有过婚姻史、并且在婚内出-轨祁深堂哥这件事儿,我一丁点儿没有冤枉她!”  说着,厉潇扬就有鼻子有眼儿的给厉家的两位长辈说乔慕晚的事情。  连带着乔慕晚的前夫是年氏少总,叫年南辰的事情,都说的一清二楚。  虽然厉锦弘的厉氏和年永明的年氏,涉及的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行业,但是两个人没少在慈善晚会上面碰见过,厉潇扬能这么清楚的说出来乔慕晚之前嫁的是年南辰,厉锦弘渐渐的有印象起来。  “我说潇扬,你应该是搞错了,慕晚入鼎扬的时候,我看过她的简历,上面写的是未婚,我估计,你说的那个嫁给年家少总的乔慕晚,应该是和我家慕晚,同名同姓罢了!”  厉老太太可是打心底里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女,打得是什么花花肠子。  她的那个什么好闺蜜不是也喜欢她家祁深,厉老太太能想象的到,自己的这个侄女,极大的可能就是为了那个什么邵昕然,有意抹黑乔慕晚。  见厉老太太还是一副向着乔慕晚的样儿,厉潇扬气得不行,直接拿出来了两个人婚礼上面的照片。  这些照片,都是她花高价买来的。  一沓子的照片放在了茶几上,完全没有合成迹象的照片,让至始至终都不愿意相信乔慕晚之前有过婚姻史的厉老太太,大吃了一惊。  她想说这些照片是合成的,那边厉潇扬先她一步开了口。  “这些照片,是乔慕晚和年南辰婚礼上面的照片,没有任何弄虚作假的成分,是我花重金买来的,大伯母您要是不信,您可以找人做鉴定,看看我有没有糊弄您?”  厉老太太懵了,这么多实打实的照片,哪里可能是弄虚作假来的啊?  难道说,乔慕晚在这之前,真的有结过婚,然后婚内出-轨了自己的儿子?  一想到乔慕晚可能是脚踩两艘船,婚内出-轨了自己的儿子,让自己的儿子成了“小-三”,厉老太太眼神儿错愕又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老伴儿。  “……老头子,这……”  知道这些事儿的厉锦弘,嘴唇紧紧的抿着。  乔慕晚在和自己儿子好上之前这么不干不净,他哪里还能沉得住气。  要是真的把这样的女人娶进门做了自己的儿媳妇,自己这往后,铁定是要成为盐城的笑柄了。  在商场上纵横了这么多年,厉锦弘一向把自己的脸面看得很重要,他自然是不会允许这样侮辱厉家名声的事情发生。  不解思索,厉锦弘拿起一旁的座机,去拨号。  “不用查了,有什么想问的,问我就行了!”  不等电话被拨通,厉祁深深邃磁性的声音,从门口那里传来。  闻声,厉锦弘看到了自己儿子,穿着白衣黑裤,身姿笔挺的出现在门口那里。  一看自己的儿子回来了,厉老太太当即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的上前。  “祁深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慕晚她之前,真的……”  “是,在我之前,她确实结过婚!”  “混账!”  厉祁深的坦白,让厉锦弘气得不轻,手里握着的电话听筒,当即就被他“啪”的一声,甩在了矮几上。  “祁深,这……不是,慕晚之前不是未婚吗?她怎么会结过婚呢?”  厉老太太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样突然而至的事实。  厉祁深没有去回答自己母亲的话,迈着修长的腿,踏着平稳的步履,走到沙发那边。  他豹子般危险的眸,扫了眼坐在沙发中的厉潇扬。  厉潇扬收到自己堂哥看向自己的冷沉眸光,她下意识一个激灵。  她知道,自己的出现和告密,百分之百是惹到了他。  怯怯的敛下眸,厉潇扬不敢去看厉祁深,把小脑袋埋低。  厉祁深不愿意多看厉潇扬一眼,黑眸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后,便别看眸。  他再去看厉锦弘的时候,迎上了他父亲怒火中烧的眸。  “混账东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没有怎么回事儿,事情的前因后果,您不是都清楚了吗?”  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回着话,既然在这之前厉潇扬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他也就懒得再去重复一遍。  “混账!”  “啪!”  一耳光,响亮又干脆的落在厉祁深的脸上,直接把他刚毅线条的俊颜,打偏了方向。  “我说你个混账东西,你还真就是本性难改啊,连人家已婚女性你都能扯,你的脑子是怎么想的啊?是不是在国外待得时间长了,你连什么叫脸都不知道了啊?”  厉锦弘气得浑身上下都在哆嗦,他也顾不上厉潇扬还在,也顾不上家里还有帮佣在看着,伸手,就想再去甩厉祁深耳光。  只不过他刚伸出手,手被下了楼的厉祎铭,快速的给拦住了。  “爸,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哥和准嫂子之间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你个小崽子,我刚才训你没够是不是,你给我去一边去!”  厉锦弘来了脾气,力道大得很,厉祎铭不敢太过用力,就迁就着,尽量拦住他,不让他再打自己的大哥。  乔慕晚怯弱的尾随厉祁深进门,她还没有摸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正巧看到厉锦弘伸手甩了厉祁深一个耳光。  突然在自己眼前呈现的一幕,让乔慕晚的一颗心脏都要弹出来嗓子眼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