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1章 :我厉祁深的女人,你惹不起(八千字,为月票加更)

第271章 :我厉祁深的女人,你惹不起(八千字,为月票加更)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4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生什么气?”  厉祁深把手头儿上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抬起头,沉声问着,眼底不着一丝情绪。  “就是昨天在大伯父那边的事情,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厉潇扬猜不到厉祁深是怎样的心思,只得乖顺的软下脾气。  “在那边的事情?”  他明知故问起来,一副毫不知情的痞气样子。  被厉祁深三缄其口,咬着事情不放的神情搞得心里七上八下,厉潇扬根本就猜测不到自己这个堂哥给自己打马虎眼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是我昨天在大伯父那边揭发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  她向来跋扈的性格,让她根本就承受不住厉祁深考究的目光,最后,只得硬着头皮,把昨天的事情再重复一遍。  厉祁深依旧目光深邃的盯着厉潇扬,直到把她看得心里发憷,他才掀动了薄唇。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生气?”  如果说厉祁深和自己大发雷霆或者默不作声不理会自己都好,他这样脸上看不出任何波澜样子的看着自己,真的让厉潇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话。  似乎自己今天来不是缓和他们堂兄妹之间的感情,反而是过来接受自己堂哥对自己的审判一样。  “你现在这么喜欢乔慕晚,但是乔慕晚之前的事情被我爆出来,让我大伯父和大伯母都对乔慕晚有了看法儿,你现在和她好的形影不离,所以……我会觉得你生气!”  “你说的都是事实,就算是你不说,我也打算告诉我父母!”  厉祁深的回答,让厉潇扬觉得厉祁深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件事儿。  “那这么说,哥,你没生我的气了?”  “我实在是不懂你觉得我生气的原由是什么?”  厉祁深抬起长指,抵在额心处,点了点。  厉潇扬说不出口自己的告密,会让他们两个人断了关系,就尴尬的赔笑了两声。  “呵呵,没有,你没有生我的气就好,我觉得是我想多了!”  “遇事儿多想想没有错,毕竟你也不小了,有点儿脑子都要考虑到自己做的事情,会出现怎么样的后果,自己又要为可能出现的事情负怎样的责任!”  厉祁深不着痕迹的说话,让厉潇扬原本还在含笑的嘴角,有些僵硬的顿住。  她不是傻子,当然能听得出来厉祁深分明是在警告自己,自己没有动脑子的考虑事情的后果就莽撞的办事儿,就要为自己的事情负责。  “哥,我……我知道你虽然表面上没有怨我,但是……”  厉祁深已经否认了他没有生她的气,她自然是不能在出口说他在生自己的气的话。  一时间大脑空白一片,让她有些不知道用怎样的词汇,继续接下来的话题。  一再纠结,她捏了捏手指,道:“但是,我真的很内疚,我知道我闯了大祸,不该给你造成麻烦,我真的很内疚,也过来这里诚心给你道歉,所以哥,你能不能不要因为这件事儿,伤了我们兄妹的感情?”  “你闯了大祸指的是告诉我父母关于慕晚之前结过婚的事情?”  厉潇扬点头儿,“我真的很抱歉,就是觉得大伯父和大伯母不知道乔慕晚是怎样的人就要娶进门,做他们两个人的儿媳妇,对他们两位来说,实在是不公平!”  “公不公平,需要你来评判?”  厉祁深的嗓音里依旧透着好听的磁性,沉稳而平静,听不出来一丝的情绪,可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话,听到厉潇扬的耳朵里,都好像是刀子一般凌迟的逼问。  厉祁深的鹰眸,眼底渐渐变得暗沉,他再去看厉潇扬局促不安的脸,眼仁冷漠异常。  “至于你说你内疚……如果你真的觉得内疚,让你寝食难安,我觉得相比较给我道歉,你去给慕晚道歉,更能体现你诚心心存愧疚,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厉祁深让厉潇扬去给乔慕晚道歉,厉潇扬的脸色当即就白的不行。  她今天来这边,不过是想给厉祁深说软话,不想他对自己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儿,不想自己已经妥协,绕来绕去,最后还是被他绕到了给乔慕晚道歉的事情上。  厉潇扬暗自捏紧着手指,唇瓣委屈又怨怼的抿着。  她怎么可能去给乔慕晚那个jian人道歉,如果她去给乔慕晚道歉,不就是等同于她承认了她,也承认了自己昨天的做法儿,确实错了嘛!  不等她把不甘心的表情写在脸上,那边,厉祁深已经重新拿起办公桌上面的文件和签字笔。  “出门左手边15室是设计部!”  “……”  ——————————————————————————————————————————————————  厉潇扬脸色极差的出了厉祁深的办公室,脸不是脸的她,真的厌恶死了乔慕晚那个女人。  她还真就是想知道那个女人是给自己的堂哥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能让自己的堂哥给她出气。  她可是没有忘刚刚厉祁深说“出门左手边15室是设计部”的话,是怎样的一个不容反抗命令的口吻。  在她看来,自己的堂哥,现在已经中了那个乔慕晚的毒,整个人都病入膏肓了。  受了气,厉潇扬一丁点儿也不想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气呼呼的就往电梯口那里走。  走了有一段路,气急败坏的厉潇扬在拐过一个拐角的时候,与从拐角那边抱着文件走过来的乔慕晚撞了个正着。  文件被撞散到了地面上,从昨天开始就一副心事重重样子的乔慕晚,被撞了一个趔趄,身子直接往旁边的墙壁上撞去。  “你走路都不知道长眼睛的吗?”  气得不行的厉潇扬,不管不顾,直接就不友善的开口训斥出声。  待她抬起头去看自己撞到了谁,当即眼底就腾起一片冰冷。  “呵,还真就冤家路窄啊!”  厉潇扬勾着唇,嘴角冷冷的抽-动。  本就因为厉祁深让自己给乔慕晚道歉的事情,她就气得不行,这会儿,自己与乔慕晚两个人不是冤家不聚首,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给了她一个反扑乔慕晚的机会。  因为昨天的事情,乔慕晚不想理厉潇扬。  无视厉潇扬趾高气扬的样子,她蹲下身子,去拾掉落在地上的文件。  待乔慕晚去捡最后一个散落在地面上的文件时,厉潇扬眼疾手快,直接用脚踩到了文件的封面上。  厉潇扬突然落下的高跟鞋让乔慕晚一个闪躲不及,嫩白的小手,就那样被她的高跟鞋鞋跟,生生的划开了一道血痕,顺着长长的蜿蜒伤痕,隐隐有血珠,一颗一颗的往外冒着……  “嗯……”  手背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乔慕晚疼得当即嘤咛一声。  不去理睬乔慕晚受了伤的手背,厉潇扬勾着唇,凉凉的扯开嘴角。  “呵,还真是娇-弱啊?不知道你手背被我刮伤了,会不会在我哥面前告我一状?”  她说着风凉话,脚下的高跟鞋一用劲儿,就把那个文件夹,甩到了一旁。  “你……”  自己的手背被厉潇扬有意划伤就已经足够过分了,她这会儿又把文件夹往一旁丢去,让乔慕晚当即也怒火染上了明眸。  她捏了捏手指,努力隐忍自己心里的不甘心,站起身,不卑不亢的站在厉潇扬的面前。  “不过是手背被划破了点儿皮外伤,我还不至于小题大做,毕竟不是所有说人话、办人事儿的人都是人!”  “乔慕晚,你敢说我不是人?”  听得出来乔慕晚话语里对自己的嘲讽,厉潇扬当即就不依的瞪她。  “我什么也没有说,是你自己对号入座!”  乔慕晚不想理会厉潇扬,没有再去看她,转身走到一旁,把最后一个文件拾起。  “厉潇扬,你闹够了吧?”  当厉潇扬又一次不怀好意的把文件夹踩在脚下,乔慕晚不再隐忍,直起身,对她怒眼相对。  “呵呵,你这算是斥责我?”  “……”  “我能还真就是好奇,一个不要脸,在形形色-色-男人之间周-旋的一个女人,凭什么有资格在我面前斥责我?”  厉潇扬讥诮的扬着嘴角,把自己对乔慕晚的不屑,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  “啧啧,真是不知道摆正自己的身份,一个结过婚的女人,也好意思嫁入厉家,我还真就是想知道,你乔慕晚到底是哪里来得勇气?”  在关于自己结过婚的事情上,乔慕晚自知自己站不住脚,就算是她没有做过什么和年南辰不堪的事情,但是有曾经的一纸的婚约作为卡在她面前的障碍,她真的冲不破。  抿了抿菱唇,乔慕晚再去看厉潇扬的时候,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明媚的浅笑。  “结过婚又如何?有谁规定离过婚的女人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  “再者,要娶我的人是厉祁深,他都没有嫌弃我,你这个外人,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算什么?”  乔慕晚不卑不亢,打从她小时候懂事儿起,她就知道自己身份不如乔茉含来得尊贵,但就是这样,也不代表她没有尊严,可以任凭自己的尊严被别人恣意的践踏。  “既然你口口声声声称厉家怎样怎样,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既然你是厉家的大小-姐,你的言行举止就要符合一个有修养女子的水准,不要让人觉得你这个大小-姐的头衔儿是徒有虚名!”  “你……”  被乔慕晚说自己没有修养,厉潇扬的脸气得一阵红、一阵白。  没有把厉潇扬脸上气愤的样子纳入眼底,乔慕晚自知厉潇扬脚下踩着的那份文件不能再要了,就与她错身而过,离开……  “去哪?”  厉潇扬折回来,直接抓住乔慕晚的手腕,按住她。  不去管乔慕晚的手背刚刚被自己的高跟鞋刮伤,厉潇扬死死的按住她的伤口,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的,她长长的指甲,就那样在乔慕晚的手背上又划了几下,让她本来被血液凝固的伤口那里,又往外冒了血珠。  “你放开!”  乔慕晚被厉潇扬抓得生疼,皱眉出声。  “放开?呵呵,怎么,训斥完我厉潇扬,你就想离开吗?真是有意思,我还真就是想知道,你到底以什么身份来训斥我?一个大学就给男人堕-胎的女人,也好意思来和我谈修养?你质疑我修养之前是不是该想一想,你的修养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厉潇扬死死的抓着乔慕晚的手腕,眼底赤红一片。  ——————————————————————————————————————————————————  “文件还没送来?”  厉祁深出门去问陆临川,剑眉微微皱着。  “乔工说马上送来,我也不知道怎么还没有送来?”  陆临川回着厉祁深,跟着,他起身就要去设计部那边看看情况。  “我去设计部那边看看!”  “不用了,我过去吧!”  没有让陆临川过去,厉祁深单手抄袋往设计部那边走去。  ——————————————————————————————————————————————————  “乔慕晚,你不要脸,你是不是觉得我哥现在喜欢你,你就高枕无忧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哪里配得上我哥,你知不知,你和昕然比,你简直就是一只丑小鸭!”  “……”  “呵,你还好意思让我因为昨天的事情给你道歉,我有说错什么吗?你就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大学就冒出来那么多桃色新闻,指不定和我哥好上那会儿,你都已经学会骑在男人身上自己动了吧?”  厉潇扬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说着无比难听的话,似乎这样说话,能消除她心里长久以来积压的怒火。  “你疯子吧你!”  乔慕晚被厉潇扬这样说着,也来了脾气,用两个手,牟足劲儿去推她。  实在是懒得去理这样一个身份和修养完全不符合的女人,乔慕晚顾不上去管自己血流成了一条蜿蜒小溪一样的手背,步子又快又急的走开。  “谁准许你走了?”  厉潇扬缠住乔慕晚不放,又一次拉住她,把她的身体用力的往墙上一甩。  “我告诉你,识点相儿就离我哥远点儿,你一个做biao子的货,凭什么和我哥在一起?别说你嫁到厉家,你就是去酒店当坐-台,人家都不稀罕要你!”  “啪!”  忍无可忍厉潇扬的跋扈和不可理喻,乔慕晚气急,直觉性的冲动,让她甩手就给了厉潇扬一个耳光。  厉潇扬的脸被乔慕晚不重却也不轻的力道甩了一个耳光,她当即就歪过去一张脸,脸颊上隐约间有五个手指印浮现。  待厉潇扬反应过来,她抬手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甩了一耳光给自己的乔慕晚。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你嘴巴这么jian,我不该打你吗?”  乔慕晚不卑不亢的反驳她一句,眼底是一片黯淡的清冷。  “身上既然贴着厉家人的名号,就要表现出来你的身份和涵养,不要把自己和社会上那些小太-妹混为一谈!”  本就受了乔慕晚的一耳光,厉潇扬心里就委屈极了,这会儿还要听她对自己的呵斥,厉潇扬更是气得心口处挤压的怒火,燃烧的一发不可收拾。  “jian人!”  厉潇扬怒不可遏的从嘴巴里吐出来这两个字,跟着扬手,近乎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掌风携带着阵阵犀利,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冲着乔慕晚的脸刮来。  乔慕晚有些怔忡,感受到腮边刮过一阵掌风,她几乎僵硬住了身子。  直感觉厉潇扬的耳光要甩在自己的脸上,她下意识的闭眼,准备接受这个让自己避而不及的耳光。  只是等了好几秒,乔慕晚也没有感受到脸上落下绵实的冲击力,甚至连痛得感觉都没有,她颤了颤睫毛,小心翼翼的睁开眼。  入眼,是厉祁深倨傲线条的脸部轮廓。  乔慕晚只看到他侧脸的面容,凌厉且深刻的映着他鹰隼般炯烁的眸,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  “嗯……”  厉潇扬手腕被厉祁深过分遒劲的力道钳住,她疼得直皱眉。  “你要打她?”  厉祁深咬牙出声,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中蹦出来。  被厉祁深周身上下散发的戾气震慑着,厉潇扬直感觉自己的双肩冷得直打哆嗦。  乔慕晚在一旁把厉祁深阴骘的神情全部纳入眼底,她不由得暗自为厉潇扬捏了一把冷汗。  她从来没有见过厉祁深脸色会这么吓人,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一样。  “嗯……”  厉潇扬不回答,手腕就给厉祁深控制的更加用力,惹得她,不住的呼痛。  “没……我没有要打她!”  承受不住手腕上面要被拧碎一样的疼痛感,厉潇扬心口不一,一边眼底有泪花打着旋,一边出了声。  刚刚自己就已经甩了厉潇扬一个耳光,给了她教训,这会儿乔慕晚见她被厉祁深冷冽的对待,她心软,自然不好再继续教训厉潇扬。  乔慕晚抬手抱住厉祁深的另一只手,眼底带着绵密的温柔。  “还有文件要你处理!”  闻声,厉祁深去看乔慕晚。  见厉祁深的眼底还是一片阴骘的黯淡,乔慕晚下意识的用两个软软的小手,摇了摇他的手腕。  厉祁深的目光由她的小脸落到她的两个小手上,发觉到乔慕晚的右手手背那里受了伤,而且还是一条长长的血痕,他眼底的光芒,更加暗沉、寡淡……  “怎么弄的?”  他抓起她的手,声音冷硬的问着。  不好在这个时候煽风点火,让厉祁深对厉潇扬大动肝火,乔慕晚垂下眸,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扯着慌。  “……我刚刚不小心儿刮伤的!”  一旁的厉潇扬,冷眼看着乔慕晚给厉祁深唯唯诺诺的怯弱样儿,心窝子里,就那样憋着一口气。  “不要脸!”  出于发-泄的心理,厉潇扬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让厉祁深的视线,直接转移到了她的脸上。  “你弄的?”  他问着,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厉潇扬去看厉祁深,瞧见他眼里的幽深,暗沉的可怕,整个人的心弦绷得紧紧的。  等不到厉潇扬的回答,厉祁深看到的完全是她的闪烁其词。  抿了抿削薄的冷唇,他不做思考,抓起乔慕晚那只受了伤的手,对着厉潇扬的脸,就甩下去一耳光。  又是一耳光落下,让接连受了两个耳光的厉潇扬都懵了,当然,错愕不已的还有乔慕晚。  自己掌心里酥-麻的感觉,真真切切的存在,乔慕晚知道,厉祁深就那样抓着自己的手,甩了厉潇扬一个耳光。  目光怔怔的去看眼前这个五官冷峻的男人,乔慕晚有些难以置信,他……竟然纵容自己甩了他堂妹一耳光。  “你们……”  厉潇扬满眼委屈的去看一脸平静的厉祁深,和他身边以胜利姿态站着的乔慕晚,心里抽丝剥茧的产生了一种恨不得给乔慕晚扒皮的冲动。  厉祁深不以为意的扫了一眼厉潇扬,跟着放开她。  把乔慕晚还在有些发麻的小手握在掌心里,他眉眼高深的去看踉跄着步子往后跌,脸上已经流下泪痕的厉潇扬。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看到你找她的麻烦,再让我看到你找她麻烦,别说我厉祁深翻脸不认人!”  说着话,他眼底的冷冽,又阴骘了几分——  “要知道,我厉祁深的女人,你惹不起!”  ——————————————————————————————————————————————————  邵昕然从洗手间里失魂落魄的出来,脸上隐隐挂着泪痕,虽然她在里面已经给自己处理了一番,但是眼圈还是泛着潮红。  “昕然,你怎么了啊?”  邵萍胆战心惊的迎上去。  从昨晚邵昕然被送来医院这边,她就担心的不行。  平时自己女儿的身体并没有出现过什么症状,至于突然间昏迷,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但是她昨晚的突然昏倒,让她这个母亲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  还好来了医院这边,医生说没有什么事儿,说是患者最近的生活压力大,至使神经受到了压迫,才会出现了暂时精神紊乱,以至于昏迷的状况。  “我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我看了惊悚片,吓到了!”  自己当年被强-暴的事情,和惊悚片真的无异,她想到过往的那些不堪,自然而然的就把事情归咎到了其他事情上。  “哎呀,你这孩子啊,你说说你大半夜的看什么惊悚片啊?你知不知道,真的是给妈妈吓坏了,我昨天听到你大喊,我还以为是家里进来了歹徒呢!”  “没有!”  邵昕然摇头否定,然后惨白着一张脸,抱歉的出声——  “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你这个傻孩子啊,和妈说什么抱歉的话啊,你没有事儿,妈妈就再放心不过了!”  说着,邵萍扶着邵昕然去病chuang上休息。  邵昕然刚躺到病chuang上,就拉住了邵萍的手。  隐忍着有些沙哑的嗓音,她说:“妈,我想出院,您帮我去办理出院手续吧!”  ——————————————————————————————————————————————————  邵昕然出了院,没有在家休息,她到家换了身衣服,就出了门。  她去了医院那边,她的DNA检测报告也快出来了,就准备去那边核实一下,自己和厉家的二老爷之间,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  找到了医生那里,她拿到检测报告,看着洋洋洒洒的几页纸,终究在结尾落款那里,看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自己和厉潇扬的DNA双螺旋结构没有任何吻合的地方,可见,自己并不是厉锦江的孩子。  厉锦江是自己生身父亲的事情被推翻,邵昕然心里高兴的不行。  还好,自己喜欢厉祁深的权利,并没有被剥夺。  没有将那份检验报告留下,邵昕然处理掉那份文件以后,心里欣然的回了家。  中途,她乘坐计程车的时候,收到了厉潇扬打来给自己的电话。  ——————————————————————————————————————————————————  厉祁深把乔慕晚带去了他的办公室,让陆临川去附近的药房买消毒水和创口贴回来。  被厉祁深要给自己处理伤口的样子搞得自己脸红,乔慕晚拒绝的收回自己的小手。  “你去忙你的工作吧,我自己处理一下就好!”  乔慕晚擅作主张,厉祁深抬头,眼神儿不动声色的盯着她。  感受男人阴厉的眸,黑的发亮的盯着自己,乔慕晚有些不自在,只得妥协。  拿蘸着消毒水的棉棒给乔慕晚处理手臂上面的血迹,看着白嫩的手背上,印着触目惊心的血痕,厉祁深蹙眉。  “她找你麻烦,你就不知道回击?是不是被人欺负惯了,连怎么反击都忘了?”  在他厉祁深的眼里,她乔慕晚,只有他能欺负。  他自己的女人,他怎么折腾,怎么欺负都行,但是其他人碰她,动她,坚决不行!  “没有!”  乔慕晚摇着头否定,她哪里是被人欺负惯了啊,刚才厉潇扬针对她的时候,她不是也甩了她一个耳光作为反击么!  “没有还让人弄伤了手背,还险些被甩了一个耳光!乔慕晚,你知不知道给你撑腰的人是我厉祁深,下次谁再找你麻烦,直接给我一耳光甩过去,出了事儿,我担着!”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