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2章 :刚刚好,我也离不开你

第272章 :刚刚好,我也离不开你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8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没有还让人弄伤了手背,还险些被甩了一个耳光?乔慕晚,你知不知道给你撑腰的人是我厉祁深,下次谁再找你麻烦,直接给我一耳光甩过去,出了事儿,我担着!”  厉祁深霸道的话落在的乔慕晚的耳朵里,语气虽然气急败坏,却让她心里暖暖的,嘴角下意识温柔的勾起一抹淡笑。  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向霸道惯了,本以为他只是对自己霸道,原来,别人找自己麻烦,你也同样霸道的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甚至就算是他叔叔家的堂妹,他也会教自己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更加犀利的方式予以还击!  虽然乔慕晚不觉得自己有搭理厉潇扬的必要,但是厉祁深的话也并不是不受用。  抬起手,她把自己白-皙肌肤的小手,附上厉祁深雅致骨节的手指上。  “你就这样和厉潇扬结下怨,伤了你们堂兄妹的感情,你就不考虑后果的吗?”  乔慕晚明灿的眉眼去看厉祁深,凝视他眼底的深邃,她有些担忧。  毕竟厉潇扬是那样任性又跋扈的大小姐,她要是把厉祁深借自己手甩了她一个耳光的事情告诉了厉家的二老爷,到时候牵连的可是厉家老大和老二之间的兄弟情义。  尽管厉祁深做法儿没有错,但是欠妥当,出于全方面考虑,她实在是怕他就此因为自己,和他的二叔之间也搞得关系紧张起来。  “考虑什么后果?我在意的后果只有你挨没挨欺负,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管!”  厉祁深不以为意,厉潇扬这个堂妹对他来说,之前还算好,不算喜欢,但还不算是厌倦,但是现在,他对这个没脑子的堂妹,除了冰冷的不在意,再无其他!  厉祁深的口吻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强势,让乔慕晚对他有些不近人情的埋怨,但更多的是对他这样霸道的喜欢!  把贴好了创口贴的小手一起附上厉祁深的手,然后沿着他露出一小节精瘦小臂的衬衫往上,最后圈住他的肩胛骨,把小脑袋埋入他的颈窝里。  “你这么纵容我,我真的很难做!”  他越是对她这么好,越是让她离不开他,甚至会到了一种依赖的地步。  就他今天纵容她甩了厉潇扬一个耳光的事情,乔慕晚真的觉得他把自己纵容到了上天的地步。  有时候乔慕晚真的好想问他,问他知不知道,他这么chong着她、纵容着她,会让她眼里真的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我,让你和你的亲人把关系搞得僵化!”  她说着话,小手下意识的把他抱紧。  好一会儿,乔慕晚缓缓地支起小脑袋,口吻带着商量的说话。  “我会找厉老夫人把事情说明白的,我不想什么事情都由你来处理,我被你保护的太好,我会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存在压力,所以,这件事儿,要我去找厉老夫人,好不好?”  “跟着我,我从没打算让你有什么压力!”  作为男人,就是要有担当,不管是什么事情,他都没想过要让乔慕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在感情的世界里,他想得很简单,有他在,她只需要站在他身后,对他不离不弃就好!  厉祁深不让乔慕晚什么都不用做,让她呶了呶嘴巴。  “那你这么惯着我,chong着我,不让我有任何压力,你就不怕我的脾气会变得更差?”  “那样更好,你脾气差到没有人会受得了你,就不会再有谁和我争你!”  把厉祁深看自己时的眉眼高深,全部纳入眼底。  乔慕晚对视他湛黑的眸,好半晌,她心底不自觉的有些缥缈。  就好像是一团散不开的雾气一样,缠绕着她。  把小脑袋重新钻进去厉祁深的怀中,乔慕晚再去说话的时候,声音发闷异常。  “你越是对我这样,你知不知道,我真的会离不开你?”  他们现在的关系在长辈的面前那么敏-感,再加上厉潇扬今天的事情,乔慕晚越发的觉得,他们两个人的结合,会被更多的人给予反对票!  她对他,现在已经到了一种陷入泥沼中的境地,如果他再继续这样对她好,等到他们两个人不得不被迫分开的时候,她真的会泥足深陷,没有他,就像是脱水的鱼儿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死掉!  “离不开就不要离开!”  说着话,厉祁深低头,吻了吻乔慕晚的脸侧,跟着,把削薄的唇瓣,印在她的唇上。  他薄刃的唇,带着淡淡的温热包裹住她,把她在自己的唇舌间,亲吻的密不透风。  一再的辗转嘶磨,好半晌,厉祁深才放开气息微微凌乱的小女人。  他遒劲力道的长臂,拥着她瘦小的肩膀,凝视臂弯中面颊绯红的小女人,他嘴角轻动——  “刚刚好,我也离不开你了!”  ————————————————————————————————————————————————  之前乔慕晚之前结过婚的厉老太太,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同样是精神状态不加的厉锦弘,也因为乔慕晚的事情气得不轻,早早起来和隔壁老王头儿去郊外钓鱼,以此来舒缓下昨天浮躁的心情。  厉锦弘一离开,厉老太太就张罗着让家里的帮佣给自己挑衣服打扮。  老太太今天算是铁定了心要去找乔慕晚,她实在是不敢相信,乔慕晚那么好的女孩子,怎么就能之前结过婚?还和自己的儿子在她结婚期间乱-搞在一起?  这真的是太违背天理了,她记忆中的乔慕晚,不是个这么随便的女孩子,所以,不管如何,不管乔慕晚是肯见自己还是不肯见自己,亦或者说是逃避自己,她都一定要见到她一面,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问清楚!  厉老太太收拾好了自己,刚准备出门,在医院那边的藤嘉闻打来了电话给她。  ——————————————————————————————————————————————————  一听说藤嘉闻告诉自己说藤老太太醒了过来,厉老太太暂且放下了去厉氏找乔慕晚的事情,临时让司机改了道,去医院那边。  “姑妈现在怎么样了?”  “老人今天的情况还算好,昨晚就醒了,但状况不甚很好,休息了一晚上,今天状况还不错,我就打了电话给你!”  厉老太太点了点头儿,跟着藤嘉闻去了藤老太太的病房。  在加护病房那里,厉老太太看到了藤肖兰芬,看着削瘦身子骨的老太太,厉老太太眼眶隐隐有些湿润。  “姑妈!”  她走了过去,唤着藤肖兰芬。  肖兰芬只涨了厉老太太十岁,在厉老太太小的时候,肖兰芬没少带她玩,带她去游乐场。  只不过是碍于肖家老爷子的关系,肖兰芬和肖家的感情有些淡,厉老太太和她的来往也少了。  “百惠来了啊!”  看自己的侄女来了,站在同为老太太的立场上,肖兰芬一时间与她惺惺相惜。  “嗯,姑妈,你身体怎么样?我看今天你的气色还不错!”  “就那么回事儿吧,上了年纪,时不时的就有个小病小灾,人老了不中用了!”  藤肖兰芬自怨自艾着。  这些年来,她和肖家的来往少,随着人上了年纪,感怀的也就多了。  如果能有一次选择后悔的机会,藤肖兰芬或许不会选择当年那么任性,年纪轻轻就嫁了上了年纪的藤父,还做了藤嘉闻的后妈。  但事已至此,她除了对这些年生活的感怀之外,也怨恨她自己没有珍惜和亲人之间那么真挚的亲情!  听得出来藤老太太的唉声叹气是那么无力,厉老太太用两个手,握了握她的手。  这些年来,肖家那边也就厉老太太总给藤老太太来往,这让她多多少少能感受到亲人的温情。  “姑妈,你这不是人还好好地,身体很硬朗嘛,说什么自己不中用的话啊?”  “……”  “豪宇前天晚上来看你了,最近他忙,等他忙完这阵,就能来看你,所以,你赶紧把身体养好!”  一听说在自己突发心梗的时候,肖家那边也来人看了自己,藤老太太心里欣然。  “嗯,我会把自己的身体给养好的!”  姑侄两个人又闲聊了些,藤老太太把话题转到了厉老太太那边。  “锦泓现在在干什么?他身体怎么样?”  “我家的那个老头子现在没什么事儿,,身体挺好的,自从他公司交给祁深打理后,现在整天无所事事的迷上了钓鱼,今早隔壁老王找他去钓鱼,他就去钓鱼了,没能来这边和我一起看你!”  “没事儿,我这也没有什么大事儿,没能来也没关系!对了百惠,你家那几个孩子都怎么样?我上次好像听说祁深有未婚妻了!”  藤老太太上次会突然发作了心梗,就是因为藤雪那个任性的孙女听说了厉祁深有了未婚妻,和家里人闹情绪,自己去劝阻她的时候,她和自己耍性子,说了不中听的话,以至于自己犯病中了住。  藤老太太问着厉老太太的时候,藤少延从外面买了午餐过来。  “姑妈,您来了啊?正好,我在外面买了午餐回来,您陪我奶奶一起吃吧!”  说着,藤少延就给他们两个人摆了桌,把买好的便当盒,一一摆好。  藤嘉闻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藤少延又让自己的父亲和两个人一起吃饭。  “我再去拿一副碗筷过来!”  三个长辈围在一个桌前,厉老太太看藤少延这个孩子这么稳重,不由得叹了口气。  当初,她不知道自己儿子和乔慕晚之间的事情,张罗着把乔慕晚介绍给藤少延。  虽然事情闹了乌龙,是自己乱点了鸳鸯谱,但是厉老太太真是幸亏自己乱点了鸳鸯谱。  不然如果说这乔慕晚真的是想厉潇扬那边夸大其词的说法儿,她老太太这不是作孽了么?  “百惠啊,你这怎么还叹气啊?”  藤肖兰芬虽然上了年纪,但人很精明,眼不花、耳不聋。  “没什么!”  厉老太太尴尬的笑了两声,跟着,张罗藤老太太和藤嘉闻吃饭。  “对了百惠,祁深是有未婚妻了吗?”  藤老太太是好奇的打听,当然也是给藤雪那个孙女问的。  她老太太知道自己那个孙女喜欢厉祁深,只不过是存在的关系有些尴尬。  但是如果说,厉祁深没有未婚妻,他和藤雪之间也有发展的可能,她也不是那种冥顽不灵的老太太,不会允许两个人交往。  一听到乔慕晚,厉老太太就不像之前那般喜欢多谈。  如果是之前没有知道乔慕晚结过婚的事情,她可能会给藤老太太侃侃而谈的夸赞自己的那个准儿媳有多好。  但是现在事情出现了这么大的篓子,她自然是不好评价,她感性上是希望乔慕晚不是那样的姑娘,一切都是厉潇扬杜撰出来。  但是她就怕事情的真相,与自己的期盼会相悖,到时候让自己在别人的面前打脸。  “呵呵,还不算是未婚妻,就是有了个来往的对象!”  刻意用含糊其辞的态度回答,厉老太太生怕自己回答的太肯定,到时候自己的面子挂不住。  不想厉老太太刚说完话,那边的藤嘉闻插了话。  “姐,我见过祁深的未婚妻,姑娘人不错,一看就是那种温柔、体贴,也会懂得孝顺长辈的孩子!”  藤嘉闻对乔慕晚的印象并不是很深,仅仅是昨晚在餐馆那里碰到的一面之缘罢了。  可就是这样,他觉得乔慕晚给他的感觉,和自己今天所说的话,毫无违和感。  “哦?那这么说,百惠,你可是有了一个好儿媳啊!”  连自己儿子这个外人都会觉得厉祁深的未婚妻人好,藤老太太莫名所以的,打从心底里替厉老太太高兴。  听藤嘉闻对乔慕晚赞不绝口的夸赞,厉老太太实在是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在这之前,她老太太也是觉得乔慕晚那个姑娘真的符合自己的心意,只不过,突然闹出来的事情,落差太大,她没有搞清楚事情是怎样之前,这心呐,还真就是稳定不下来。  “是啊,姑妈,我觉得慕晚人真的很好,昨天我和爸,都看到她和表哥来餐馆吃饭,爸都说您的这个儿媳妇人好,那就不会有错的!”  被自己身边的几个人都夸赞着,厉老太太也不好推脱,笑着点了点头儿。  然后把厉潇扬说得那些话,尽数的抛到而后,脸上重拾喜笑盈盈的给藤老太太说乔慕晚怎么怎么的!  对于乔慕晚这个让她实在是满意的准儿媳,厉老太太真的是恨不得夸上天去。  这给藤老太太五迷三道的说了乔慕晚的好以后,藤老太太就张罗着要见一见乔慕晚。  厉老太太不好说不给两个人见面,就答应了下来,说果断时间把乔慕晚领过来给藤老太太看看。  ——————————————————————————————————————————————————  厉老太太离开病房的时候,藤嘉闻跟了出来。  “嘉闻,你回去照顾姑妈吧,我不用你送,你也甭给我客套了,我自己走就行!”  藤嘉闻没有听厉老太太的话,坚持要送她出来。  也知道藤嘉闻可能是真心感谢自己,再加上他说了藤老太太让藤少延暂时照顾,厉老太太也就没再给他拿乔,同意他送自己下楼。  到了楼下,厉老太太刚想道别,藤嘉闻突然开口挽留,让她等会儿。  “姐,你等下,我……有点事儿要问你!”  绕来绕去,厉老太太算是明白了,原来藤嘉闻是有事儿要给自己说,出来送送自己,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嗯,有什么事儿你说吧嘉闻!”  厉老太太不喜欢兜圈子,也就没有让藤嘉闻兜圈子,让她给自己直切重点就好。  虽然直接问厉老太太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不好,但是一再皱了皱眉,他还是问了——  “姐,我就是想问你,你的那个准儿媳慕晚,她……是本地人吗?哪家的女儿?”  有些不解藤嘉闻怎么就突然给自己打听乔慕晚的事情,厉老太太问。  “怎么突然问关于慕晚的事情?她怎么了吗?”  “没,没怎么。就是我昨天在餐馆那边,见到她一面,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产生错觉的原因,我觉得她……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藤嘉闻尽可能的把话说的周密而滴水不漏,很多事情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而且他看到乔慕晚不过是一面之缘,很有可能是他出现了视线恍惚,或者那会儿产生了错觉等可能因素。  所以,再没有把事情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之前,他尽可能用模棱两可的口吻说话。  “呵呵,那估计是你认错了人,慕晚那个孩子生活圈很窄,她父母不过是个做小企业的,估计你是认错认了!”  听厉老太太这么说,藤嘉闻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毕竟只是一眼,极大可能是自己上了年纪,认错了人。  “呵呵,那可能吧,我这也是上了年纪了,眼神儿不太好使了!”  ——————————————————————————————————————————————————  厉潇扬给邵昕然打电话的时候,她整个人那会儿都还在因为她和厉潇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庆幸。  想到可能是厉潇扬打电话给自己报喜,她笑着,按下了接听键。  “喂,潇扬!”  “呜……昕然,我……我被乔慕晚那个jian人甩了耳光!”  厉潇扬在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强烈的哭噎声,在听筒那里显得尤为清楚。  一听说厉潇扬被打了,邵昕然蹙眉,刚刚的好心情消弭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力的紧绷感。  “怎么回事儿?”  她问着,声线不似刚刚那么雀跃。  厉潇扬不语,只是一味的哭,好像自己这样撕心裂肺的哭,能缓和自己心里的委屈。  得不到厉潇扬的回答,只听她不绝如缕的啜泣声,让邵昕然听得实在是烦躁。  “潇扬,你先别哭,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邵昕然尽可能的耐着心思给厉潇扬说话,可是厉潇扬的哭声,真的让她烦的脑袋都疼。  “好了,你先别哭了,你先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  邵昕然赶到咖啡馆那里的时候,看到哭得气若游丝的厉潇扬,面前摆着一大堆的纸巾,都是她抹完眼泪的结果。  她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一看到邵昕然来了这边,厉潇扬赶紧起身,跑过去,不顾及形象的一把抱住了她。  “呜……昕然,你来了,你总算是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心里真的好苦,好难受……呜呜……”  厉潇扬抱着邵昕然,和电话里一样如出一辙的哭泣,让邵昕然厌烦的直皱眉。  不好就在合约推开厉潇扬,邵昕然竭力隐忍的用手去抱住她,尽可能软下声音安慰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厉潇扬才恢复了情绪。  邵昕然把恢复了情绪的厉潇扬放在自己身边,拉着她的手,蹙眉问着。  “潇扬,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说你被乔慕晚甩了耳光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她记得厉潇扬今天是去厉氏那边找厉祁深,怎么可能被乔慕晚甩了耳光?事情发生在厉氏,厉潇扬还是厉祁深的堂妹,难道厉祁深都不知道管这件事儿吗?  “还能怎么回事儿啊,就是乔慕晚那个jian人,因为我昨天去我大伯父和大伯母那边告状,她对我心存不满,就故意找我茬儿!”  “……”  “昕然,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她真的是太过分了,她说我没教养,没涵养,不配做厉家的大小姐不说,居然还动手打我,你说那个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她自己本身就不是个干净的东西,居然还那样训斥我,打我,真的是气死我了!”  听厉潇扬的说辞,邵昕然都感受到了她的委屈。  只不过……  “乔慕晚甩你耳光,那么不客气的对你,你没有告诉厉祁深吗?你哥没有管你的事情吗?”  邵昕然不说还好,她一说厉祁深,厉潇扬更是气得不行。  她的那个堂哥,哪里有做哥哥的样子啊?  让自己去给乔慕晚道歉不说,还纵容乔慕晚甩自己耳光。  她这个妹妹在他的眼底,都不如他那个未婚妻的一根头发儿。  “你别给我提他,提他我就来气,你知不知道,他竟然纵容乔慕晚甩我耳光,还说,他厉祁深的女人,我惹不起!”  说着,厉潇扬就不屑的“呸!”着。  我厉祁深的女人,你惹不起!  邵昕然乍听到这句话的事情,心里隐隐不快。、  能让厉祁深那样放话去保护的女人,可见那个女人在他的心底的地位有多重要!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