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3章 :我不允许你伤害乔慕晚,懂?

第273章 :我不允许你伤害乔慕晚,懂?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1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邵昕然乍听到这句话的事情,心里隐隐不快。  能让厉祁深那样放话去保护的女人,可见那个女人在他的心底的地位有多重要!  暗自捏了捏手指,她再去看厉潇扬的时候,敛住眉心间的妒恨。  “潇扬,你也别在意了,既然你哥都保护那个女人,那她猖狂也没有办法儿,毕竟,给她撑腰的人是厉祁深!”  “怎么就没办法儿啊?我还不信了,我要是把我今天因为他的纵容,而让乔慕晚给甩了耳光的事情告诉我爸妈,我就不信我爸妈能不管我!”  她厉潇扬从来都不是那种能吃哑巴亏的人,乔慕晚敢依仗厉祁深,这么对自己,她也不怕让她的父母知道,就此让自己的父母也知道乔慕晚是什么人。  “别,潇扬,这件事儿,你不能告诉你父母!”  邵昕然伸手包裹住厉潇扬的手,眼底有些细微的波澜荡漾。  “潇扬,这件事儿,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告诉你都不能告诉你的父母!”  一开始,扒乔慕晚之前事情的人是她,厉潇扬和自己好,可能没发觉出来自己有唆-使她去告密的嫌疑。  但是她父母不同,尤其是尹慧娴,对自己本就有看法儿、意见,厉潇扬要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她的父母,事情一再牵连以后,一定会找到自己的身上。  如果她父母能把事情找到自己的身上,自然而然,厉祁深那边,也不可能掩人耳目。  这样下去,她想要扳倒乔慕晚,更加的难上加难!  本来她已经把乔慕晚的事情曝光了出去,离她成功,重新夺回厉祁深已经很近了,所以,不管如何,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绝对不能让自己之前的成功功亏一篑。  所以,不能让厉潇扬把在厉祁深那边受了委屈的事情告诉她的父母。  坚决不能!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告诉我爸妈?”  厉潇扬不解,她是她父母的孩子,她就不信了她父母能弃她不顾,包庇乔慕晚那个jian人!  “我不告诉我爸妈,不让我爸妈给我大伯父大伯母递话,乔慕晚岂不是要更狂吗?我是我父母的孩子,我告诉了他们,我就不信他们能不帮我,偏袒乔慕晚那个jian人!”  “是,你父母是不会偏袒乔慕晚!”  邵昕然按住厉潇扬的手,让她克制情绪。  “但是潇扬,你想,你要是把这件事儿告诉了你父母,不是等于僵化你和你堂哥之间的关系吗?”  “你哥现在本来就喜欢乔慕晚,你就算是告诉了你父母说乔慕晚甩了你耳光又能怎么样?顶多是你大伯父和大伯母也同情你。潇扬,你要知道,纵容她乔慕晚猖狂的人是厉祁深,你就算是让你父母和你大伯父、大伯母对乔慕晚有了意见,能影响她在你哥心里的地位吗?”  “……”  “很显然不能,你就算是让其他的厉家人都知道了乔慕晚所作所为有多过分,都撼动不了乔慕晚在你哥心里的地位,你哥是什么性格,你不知道吗?你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做让他反感的事情,你让你堂兄妹的关系以后都一直恶化下去吗?”  邵昕然循规蹈矩的规劝着,让刚刚那个还犟着性子的厉潇扬沉默了下来。  “潇扬,我不是不知道你的心里苦,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准许你任性,所以潇扬,忍,你只能暂时忍耐!”  她把厉潇扬的手握紧,已经失了策的她,很清楚让厉潇扬去给厉祁深道歉,自己走了一步错棋!  “可是我不想忍,凭什么让我忍受那个jian人?”  “我也不想忍她,但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儿?在你哥没有厌烦她之前,我们做任何事儿,都不过是与他树敌罢了!”  “……”  “识时务者为俊杰,潇扬,我们现在只是暂时的忍耐罢了!等到你哥厌恶了她,你还怕没有报仇的机会吗?”  听邵昕然一再条理清晰的说着话,厉潇扬默许了下来。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忍、等!”  ——————————————————————————————————————————————————  厉祁深对乔慕晚的好、对乔慕晚的chong溺、对乔慕晚的纵容让邵昕然羡慕的发疯,也嫉妒的发疯!  她认识厉祁深五年,五年的时间,她不曾见过他对任何女人这个样子!  该死!她真是搞不懂乔慕晚有什么好的,竟然能让男人都为她那么痴情入迷!  厉祁深、年南辰……在她之外,她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把乔慕晚当成宝贝一样的捧着!  躺在家里的chuang上,捏了捏手指,邵昕然对自己自言自语着——  她不能在坐以待毙了!她必须得出击了,不然,厉祁深将会被乔慕晚迷得更加神魂颠倒,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一再计划着接下来该怎么,她转了转脑筋,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  年南辰接到邵昕然打来的电话,他刚开完早会。  许是没有想到邵昕然能打电话给自己,他怔忡了好久,等到他收回意识回话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秒!  “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儿?”  “今天下午五点半,印枫咖啡馆,我等你!”  邵昕然没说什么事儿,只留下了一个地址给他。  “有什么事儿你在电话里说就行,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见面的必要!”  一个对自己来说,在八年前就已经死了的女人,虽然有曾经难舍的感情存在,但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他懂得了克制自己的感情,也懂得了克制自己的冲动!  闻言,邵昕然在电话那端冷笑。  “呵呵,是吗?可是我觉得我们之间有见面的必要呢!”  “……”  “如果我说我要和你谈得人是乔慕晚,你还会觉得我们两个在电话里也能把话谈明白吗?”  邵昕然一提乔慕晚,年南辰就莫名的不能淡定了。  他本来坐在转椅里的身体,腾地一下子站起来,“你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他不记得自己醉酒的时候把邵昕然当成了乔慕晚,以至于邵昕然知道乔慕晚的时候,他真的很诧异!  “呵……”  从电话的另一端那里感受到了年南辰的不淡定,邵昕然心凉的同时,自嘲的笑了笑。  果然,一提到乔慕晚,是个男人都会因为她不淡定!  “邵昕然,你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年南辰情绪不受控制的对电话吼了一声。  只要触及乔慕晚那个简直就是他雷区的女人,他真的做不到冷静。  自己的全部不在意、冷漠,都会因为那个女人的存在,变得似火一样热烈……  “年少爷,记住我告诉你的地址和时间了吗?”  “……”  “我只在咖啡馆等你十分钟,下午五点四十没有看到你来,你也就不用来了!”  ——————————————————————————————————————————————————  年南辰不知道邵昕然找自己有什么事儿,但是关于乔慕晚,他心里的冷静就被瓦解的粉碎。  没到下班时间,他就出了公司,径直开车去了咖啡馆。  他到了咖啡馆的时候,邵昕然还没有来。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邵昕然才蹁跹而来。  “你今天还真是准时啊?”  邵昕然出口的声音,冷冷的带着嘲讽。  要知道,她和他在一起交往那会儿,他可是经常迟到,就算是不迟到,差不多也都是压点儿来,她还真就没见过他年南辰能因为一个女人这么守时。  “别给我说没用的,你今天找我出来到底要给我说什么?”  从今天上午接到邵昕然的电话,他整整一天,脑子里想着的都是乔慕晚这个名字。  他不知道邵昕然到底是怎样知道乔慕晚的存在,一是好奇,二是他真的想知道邵昕然会有什么关于乔慕晚的话对自己说!  “着什么急,我之前怎么不见得你因为什么事儿这么上心?”  邵昕然的口吻依旧是冷嘲热讽,再怎样说,女人都是那样敏-感的动物,就算是年南辰不是自己的男朋友了,她和他的事情也已经是曾经了,她也会莫名的自私。  更何况她当年离开年南辰时的情况那么复杂,多多少少也有当年的不甘心!  “呵……”  年南辰忽的冷笑一声,带着彻骨的寒意。  “不是我着急,也不是我对什么事儿上心,是我实在是不想见到你这个人尽可夫的jian人!”  “……”  “知不知道?多看见你一眼,我都会恶心的厉害!”  年南辰眯了眯眼,把自己对邵昕然的不屑,每一个字都刀锋一般凌厉的从齿缝间挤出。  年南辰的话,像是疾风一样席卷邵昕然,让她闻言后,整个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过了好一阵,她才敛住脸上的不自然,嘴角冷冷的抽-动着。  “你说我人尽可夫,年南辰,我倒是想问问你,相比较我人尽可夫,你又好到哪里去了?”  “……”  “新婚妻子婚内出-轨,给你头上戴绿-帽-子,你有没有想过,相比较我,你的脸,让厉祁深打得更疼吧?唔……”  年南辰腾地一下子站起身,大手擒住邵昕然的脖颈。  “呵……你今天找我年南辰出来,就是要给我说我怎样做活-王-八的吗?”  他双眼赤红着,脸上的每一处线条,都死死的紧绷着。  说到乔慕晚当初婚内出-轨厉祁深,给自己头上戴绿-帽-子,他就气得发指!  乔慕晚的事情,对他来说,就是男性尊严的挑战。  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从那个漩涡中抽-离出来,直到好久好久,久到他都不记得有长时间,他才认清楚,乔慕晚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他的错。  是他当初一味的在外面花天酒地,把家里还养着个娇-妻的事情给忘了,才给了她和厉祁深两个人搞在一起的机会!  邵昕然被年南辰手上过大的力道,掐的上不来气。  脸颊被憋红着,她不断的皱眉。  年南辰无视邵昕然脸上是怎样一个痛苦的表情,对她不仅仅有刚刚她对自己激化的愤怒,还有她八年前对自己的抛弃,以至于他带着心底最真切的恨,掐着她的脖颈。  感觉越来越重的力道禁锢自己,邵昕然快要上不来气。  眼角隐隐有泪,在往下晶莹的流淌,可她却感觉不到,只有溺水一样的无力感,似麻绳一样,死死的勒紧她,让她无法喘息……  年南辰不管不顾,一味的用力掐着邵昕然,直到惊厥的发现她眼角有泪,沿着眼角下滑,他才猛地一下子抽离开自己的手!  邵昕然的身体倒向一边,她下意识的用两个小手按住桌边,使得自己的身体没有倒下去。  年南辰转过身不去看邵昕然,把自己的手在裤兜里死死的捏紧。  刚刚他看到邵昕然眼角流下的泪水时,他承认,他心软了!  曾经两个人在一起七年,七年的时间,他们两个躲过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  他们有在一起七年的时光,是他们两个最美好的那段青春时光,根本就不是说忘就能我忘的。  纵然他对她有恨、有怨……但不可否认,也有很多无法忘怀的记忆!  年南辰紧绷着自己的下颌,他滑动了几下喉结以后,才敛住情绪。  “我很忙,你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  他没有转过身,没有去看邵昕然,生怕自己再去看她一眼,会记起曾经那些事情,让自己好不容易冰封的冷静,会瓦解。  被年南辰掐着脖子、赤红着眼对待着,邵昕然心里委屈。  再怎样说,他们两个人也在一起七年,七年的时间,就算是没有了感情的存在,但还不至于仇人一样对峙的掐着自己的脖颈。  她心凉了,在曾经很久的一段岁月里,她爱过这个男人,付出她的青春年少去爱这个男人!  只是……  邵昕然起身,抓起拎包,她没有说话,踉跄的步子,就往外面走去!  见邵昕然把自己找了出来又要走,年南辰一把抓住她。  “你话还没有说完,不能走!”  他心心念念都要知道邵昕然要和自己说关于乔慕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她要是走了,自己今天来这边,不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么!  “说什么?你不是觉得我今天出来就是要说你年南辰是怎样做活-王-八的吗?既然这样,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邵昕然的话,让年南辰的眼底集聚寒意。  但就是这样,邵昕然也没有任何畏惧的迎上他。  好久,年南辰直到盯着邵昕然盯到眼底的寒气消散,他才放开她,压制声音,问——  “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厉祁深、乔慕晚之间的事情的?”  要知道事情始末的人是他,他想要从邵昕然的嘴巴里得知某些真相,他只得妥协。  见年南辰的眉眼也不再那么冷了,邵昕然也暂且压下自己心里的怒气。  毕竟,她要制造乔慕晚的丑事儿,还得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忙!  “你不用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我现在只想告诉你,如果你还没有放弃乔慕晚的话,现在是重新把她追回来的最好时机!”  厉祁深和乔慕晚现在的感情好的形影不相离,年南辰不解邵昕然为什么会这么说,眉眼间透着疑惑的去看她。  “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邵昕然笑了笑,眼底透着微不可见的精芒。  “呵呵,乔慕晚之前和你有过婚姻的事情被厉家人知道了,厉家人很介意乔慕晚之前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所以现在极力反对她和厉祁深在一起!我觉得,这对你来说,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闻言,年南辰蹙了蹙眉。  当时乔慕晚和自己离婚,年南辰觉得丢人,不曾给任何外人提及。  至于厉祁深那边,他记得厉祁深好像是极力压制这件事儿,为的就是不能让其他人之前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  他还真就是好奇,到底是谁把这个消息卖了出来,连邵昕然都知道这件事儿的存在!  “所以,你今天找我出来,就是想暗示我,让我从厉祁深的手里把乔慕晚抢回来?”  邵昕然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年南辰的猜测。  见邵昕然不语,年南辰嘴角微勾,笑了。  “该不是你喜欢厉祁深吧?在我年南辰看来,能让你这么心思缜密的去谋划某件事儿,应该是为了你自己获利吧?”  闻言,邵昕然身型一怔、脸色立刻浮现出来不自然的白。  把邵昕然的每一个变化都纳入眼底,年南辰嘴角笑着,轻声唤着她,用两个人交往时的爱称唤她。  “然儿,别忘了,你和我在一起七年,你本性是什么样儿的人,我一清二楚!”  邵昕然:“……”  说着,年南辰的眉眼,幽深了几分的欺近她,气息慵懒、随意的落在她的脸颊上——  “所以,我可以允许你把我年南辰当枪使,但是我不会允许你伤害乔慕晚,懂?”  ————————————————————————————————————————————————  “今天你想吃些什么?我一会儿去超市买菜!”  “随意吧,你最近肠胃不太好,别做油腻的!”  厉祁深开着车,所以说着。  “嗯,好,那我就做点儿清淡的!”  “要去哪家超市?”  厉祁深问着,在前方的路口拐了弯。  乔慕晚本来是想自己买菜去,不过看厉祁深的样子,应该是要陪自己去。  “就前面的那家超市吧!”  没有让厉祁深再去找其他的超市,她指了指前面的超市。  进了超市,厉祁深推着购物车,乔慕晚在蔬菜区拾菜。  选了一些家常菜的食材,两个人离开的时候,乔慕晚看到日常用品区那边卖卫生棉,想到家里没了卫生棉,她去了那边挑选卫生棉。  乔慕晚不习惯于用同一款卫生棉,在几款卫生棉间做着对比。  她挑选期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儿,她的脸蛋,瞬间一阵失血的白。  如果没有记错,她似乎……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月经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