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4章 :她就是为了钱为了权势才和那个浑犊子在一起的

第274章 :她就是为了钱为了权势才和那个浑犊子在一起的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慕晚挑选卫生棉期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儿,她的脸蛋,瞬间一阵失血的白。  如果没有记错,她似乎……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月经了!  乍想到这里,她的脑仁有些发懵,她现在和厉祁深之间的婚事儿本就被厉家人不待见,如果自己真的不是月经失调,而是怀上了厉祁深的孩子,那岂不是添乱吗?  “又不舒服?”  厉祁深从旁边的用品区捡了两盒安-全-套扔进购物车里,过来这边时,见挑选卫生棉的乔慕晚,脸上不是很好,他问着。  “……没!”  乔慕晚摇了摇头,“我……好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那个了,我是不是内分泌失调了?”  闻言,厉祁深没有什么表现,打从两个人在一起以后,在那方面事情上的需求较多,她月经推迟几天或者早了几天,在他看来都正常  “找时间,我让老二开点药给你。你最近太累,推迟几天也正常!”  关于生理期的事情,乔慕晚也知道会受到情绪的影响,听厉祁深这么说,再加上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在她危险期,他们都有避孕,她也就释然了!  或许,真的就是内分泌出现了问题,才造成月经会推迟几天也未尝不可能!  没有再去想自己没有来月经的事情,乔慕晚又在食品区那边,选了蜂蜜和燕麦片。  结账时,当厉祁深将两盒避-孕-套交给收银员时,乔慕晚小脸一红。  ——————————————————————————————————————————————————  到了水榭那边,乔慕晚准备去洗菜做晚饭,厉祁深叫住她,然后把她拉回客厅那边,没让她动手去洗菜。  有些诧异的去看半挽起袖口到手肘处的厉祁深将从超市买回来的菜放到箩筐里,她心头儿暖暖的。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想自己今天被厉潇扬高跟鞋划伤的手背的那处伤口沾水,以免会感染伤口,所以没有让自己碰水。  在客厅那里坐了一会儿,实在是好奇一个大男人在厨房忙里忙外是什么样子,乔慕晚起了身,去了厨房那里。  厉祁深在剔鱼,修长的手指,手法熟练的在流理台上处理鱼鳞。  “我帮你吧!”  乔慕晚用手勾了勾鬓角的发丝,走过去,把他之前洗好的菜拿去炒了。  厉祁深抬眸,睨看了眼乔慕晚,没有做声,默许了她和自己一起做菜。  做好了菜,摆桌的时候,乔慕晚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乔慕晚回到客厅那里拿手机,是乔家打来的电话。  电话被接通,里面梁惠珍的声音,温婉的传来。  “慕晚,你在做什么呢?”  打从乔慕晚和厉祁深走在一起以后,乔氏的事业蒸蒸日上,再加上这周末两家家长要见面,梁惠珍和乔正天两个人,每天都总是喜笑盈盈的样子。  “我刚做好晚饭,准备吃饭!”  乔慕晚看了眼还在厨房里的身影,拿着手机,去了阳台那里。  “准备吃饭了啊,呵呵,其实妈打电话给你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这周末不是和祁深的父母见面嘛,妈想问问你厉家的两位长辈有什么喜欢的吗?”  梁惠珍笑着,这离周末两家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和乔正天说,打算给厉家两位长辈买点礼品,但是实在是不知道拿些什么东西好,就打电话问了乔慕晚!  梁惠珍提及到这周末双方家长见面的事情,乔慕晚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来茫然的不自然。  如果说没有出来厉家两位长辈知道自己之前已婚的事情,两家人还可以见面把她和厉祁深的事情,深入的谈一谈。  但是现在……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的母亲说自己已婚的事情被厉家父母所不容,乔慕晚捏紧手机,难做极了。  “慕晚,你有在听吗?”  迟迟没有等到乔慕晚的回答,梁惠珍在电话那边,问着。  “……我在听!”  “嗯,那你觉得我和你爸,给厉家两位长辈送什么样的见面礼比较好?”  婚事都要泡汤了,乔慕晚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想给厉家长辈送什么见面礼好。  “……妈,我有事儿要和您、还有爸说!”  乔慕晚好半晌才出声。  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见还不算晚,柔声道:“我一会儿吃完晚饭回去一趟!”  见乔慕晚要回来这边,梁惠珍当即就说:“慕晚,既然你要回来,就别在家吃饭了,回来家这边吃吧!”  不好把厉祁深一个人留下吃饭,她拒绝了她母亲。  梁惠珍本来只是想打电话问问给厉锦弘和肖百惠买些什么比较合适,不想自己的女儿突然要回家。  出于好奇诧异的心理,她问了句:“慕晚,这么突然的要回家,是有什么事儿吗?”  “……嗯!”  她的事情不好隐瞒,告诉他们,自己也不至于会一个人毫无对策。  “是什么事啊?”  她问了问,不管是什么事情,她先知道一星半点儿的消息,不至于听到以后会诧异。  “我……回去和你们说!”  在电话里真的说不明白,很多事儿都来的太过突然了。  乔慕晚刚说完话,手机就被一只修长骨节的手,给夺走。  厉祁深手里拿着乔慕晚的手机送到耳边。  乔慕晚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到她意识到厉祁深夺走了她的手机,那边,厉祁深已经和梁惠珍交谈上了。  厉祁深没有过多的说什么话,只是随意的说了几句,让本还在担忧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的梁惠珍,当即就吃了定心丸一样,让她原本漂浮状态的心脏,稳定了下来。  厉祁深再把手机还给乔慕晚的时候,梁惠珍在里面笑了笑。  “慕晚,你说说你这个孩子,不就是想我和你爸了嘛,那你这么着急回来做什么?”  本来,梁惠珍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所以乔慕晚才会这么着急的回来。  闻言,乔慕晚眼光中带着迷惘的去看厉祁深。  “好了,你这工作还忙,今天就别回来了,等这周末两家人见了面就好了!”  自己母亲都这么说了,再加上厉祁深这边明显是不想让乔家那边知道她出现了状况,乔慕晚也就没有再说些别的,点了点头儿。  乔慕晚挂断电话,再去看长身而立站在不远处的厉祁深,正在用一双锋锐的眸子盯着自己,她心尖儿下意识的一颤。  “你就这么想让你父母也跟着着急?”  厉祁深的眼神儿很沉,很深邃,还很冷冽,落在乔慕晚的脸上,有几分阴骘的意味。  乔慕晚被他注视的直蹙眉,脸色也跟着不好起来。  她把事情想得很简单,她现在和厉祁深的关系被厉家的长辈不容,直觉性的想要得到自己父母的安抚。  只不过……  “你父母对我有意见,而且这周末有安排要见面,我父母早晚都会知道,与其会尴尬,我觉得还是提前告诉他们好一些!”  听乔慕晚看似能站住脚的理由,厉祁深眼底的阴冷,更是毁天灭地。  要知道,乔慕晚选择把事情要告诉乔家的父母,就是在质疑他处理不好这件事儿的能力!  被厉祁深看得后脊梁骨都有些发凉,乔慕晚撞着胆子走上前。  “你不是和我生气了吧?”  她抬手要去抓他的手,却在前一刹那,落空……  乔慕晚没有抓到厉祁深的手,眼神儿定定的看他连一个多余的眼神儿都没有留给自己,就那样抿着唇,在自己的视线里淡出……  ——————————————————————————————————————————————————  厉锦弘因为昨天的事情不顺气的很,就和隔壁的老王去了郊外钓鱼。  平时在郊外这边钓鱼的人很多,今天却出奇的少。  本就足够心里烦乱,还一个劲儿的钓不上了鱼,让厉锦弘气急败坏的恨不得折断鱼竿。  “年先生也来这边钓鱼啊!”  王老先生抬头看到同样来这边钓鱼的年永明,熟稔热情的给他打着招呼。  “嗯,今天没什么事儿,得了空,就来这边转转!这里没有人吧?”  “没有没有,今天来这边钓鱼的人少,你就坐这边吧!”  “好!”  看王老先生对自己这么热情,年永明就在他的身边坐下了。  而恰恰赶巧,年永明右手边就是厉锦弘。  厉锦弘抬了眼,看到年永明的时候,眉毛下意识的一皱。  他认识年永明,之前在几次慈善晚会上面碰到过他,只不过两家之间没有商业往来,关系也就不深,只能算得上认识罢了。  不过现如今,他倒是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有些牵连。  乔慕晚之前是他年永明的儿媳妇,阴差阳错下,差点就成了他厉锦弘的儿媳妇。  年永明同样也去看厉锦弘,一看是厉祁深的父亲,有乔慕晚的关系存在于其中,他的眉头儿也不着痕迹的皱了起来。  见两个人对视,王老先生以为两个互不认识,就上前去给介绍。  “年老弟,这位是厉氏的前任CEO厉锦弘老先生,大哥,这位是年氏的董事长年永明。永明,你随我叫厉老先生大哥就好!”  王老先生给两个人做了介绍,年永明出于年龄小厉锦弘的原因,先唤了他。  “你好,厉老先生,如果不介意,我就叫你大哥吧!”  厉锦弘不着痕迹挑了下眉,敢情年永明是觉得自己比他老了!  “反正我年龄摆在那呢,你叫什么都行,别差了规矩就行!”  厉锦弘莫名的心头来了一股子的醋意,直接以年纪为由,生生的压了年永明一大截子。  能感觉出来厉锦弘对自己不是很友善,尤其是他说那一句“别差了规矩”,年永明怎么听,都觉得他这是在给自己拿架子!  “我觉得这边也没有什么鱼可钓的,你们两个在这边钓吧,我去别处看看!”  说着,厉老头子就收起鱼竿,摇头晃尾的移了位置。  ——————————————————————————————————————————————————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老王头儿张罗着把他们几个钓上来的鱼拿去做了,做午饭吃。  年永明没有疑议,厉锦弘也没有臭屁的不答应。  服务生在厨房那边把做好的鱼端上来,老王头儿让服务生拿了白酒过来。  “难得咱们几个老骨头儿能聚在一起,咱们喝喝小酒什么的!”  年永明知道乔慕晚要成了厉锦弘的儿媳妇,在明面上有些尴尬,他倒是觉得厉锦弘不知道乔慕晚之前是他的儿媳妇,对自己虽然拿了架子,但并没有对自己的存在表现出来尴尬,他也就卸下心防,端起酒杯。  “厉大哥,我们今天算是第一次在一起吃饭,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说着,年永明就把酒一饮而尽。  厉锦弘看年永明对自己还算尊敬,就漫不经心的拿起了酒杯,饮了口。  一顿饭吃的还算和谐,虽然厉锦弘总是臭屁的拿乔,但年永明也就当他是财大气粗,就没有当回事儿。  中途,老王头儿去了卫生间。  没有了老王头儿这个外人在,厉锦弘散漫的摇了摇头。  “我听说你儿子之前结了婚,还离了婚,现在咋样了?”  不会有人能第一次谈话就用这样的口吻说话,年永明下意识的眼底划过异样。  但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他干笑了两下,话中有些影射意味的说话。  “呵呵,都离婚了,还能怎么样,孩子对前妻念念不忘,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没辙,想尽力挽回一下,不过也不能让人家姑娘回心转意!”  “这怎么还念念不忘的呢?那姑娘就那么好?”  厉锦弘的发问,让年永明越发的肯定,这厉锦弘就是在给自己明知故问。  这乔慕晚都要成了他的儿媳妇,他这会儿还在自己说这样的话,明摆着,自己一开始理解错了,不光光是自己这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厉家那边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  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想从自己这边,打探到关于乔慕晚的信息。  “呵呵,是好,如果不好,我们也不能娶进门!不过就是一点儿,这孩子做了一件糊涂事儿!”  一听年永明说乔慕晚做了糊涂事,厉锦弘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她婚内出-轨自己儿子的事情。  “做了什么糊涂事儿啊?”  厉锦弘故作淡定,心里单纯的认为年永明并不知道乔慕晚有和自己的儿子好上。  “呵呵,这糊涂事儿,我还是别说了吧,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对我们年家声誉不好,我还是不说为好!”  年永明敛着眸,尽力把眼底的不自然敛住,然后拿起酒杯,小口抿着酒。  见年永明欲言又止,对于乔慕晚做的那件糊涂事儿实在是难以启齿,厉锦弘当即就肯定了下来。  这乔慕晚果然是做了在婚内出-轨自己儿子的事情!  脸色瞬间就不好,厉锦弘端起桌子上面的酒杯,猛地给自己灌了一口。  ——————————————————————————————————————————————————  回去厉家,厉老太太张罗着要去水榭那边找自己的儿子和准儿媳,把事情再好好地问一问,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不管怎样,她实在是不愿意相信乔慕晚会是一个不干不净的姑娘,还做了婚内出-轨自己儿子的事情。  厉老太太收拾好,刚想走,厉锦弘横着一张脸回来了。  “老头子你回来了啊?”  本来,厉老太太以为自己的老伴儿出去溜达了一天,心情会好,不想他这会儿脸色比昨天更是难看。  “你要干什么去?”  见自家的老婆子要出去,他口气不好的问。  “我去祁深那边看看!不管怎样,我还是不愿意相信慕晚能做了那样的事情!”  厉老太太说着,就去玄关那里换鞋。  “去什么去?你到底还相信什么呢?我今天碰到年永明了,人家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的给我说,说你看上的那个好儿媳在婚内出-轨了我家的那个浑-犊-子!”  厉锦弘气急败坏的说着话,他这张老脸的脸皮都被自己的儿子给丢尽了。  中午吃饭那会儿,年永明还算好,没怎么说让自己接受不了的话,下午再钓鱼的时候,他竟然五迷三道的说他儿子的那个前妻,其实是打算给年家生个孩子的,后来因为做了糊涂事儿,就和他的儿子离了婚,然后好像是怀上了孩子。因为不想有负担,就没有告诉年家,她自己去医院那边把孩子打掉了。  一听这话,厉锦弘哪里能受得了,敢情自己的儿子成了穿小鞋的,娶了一个给别人生孩子的女人入门。  再怎样说,他厉家在盐城也是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户,自己找了个这样没有水准的儿媳,这不是让他老头子丢尽颜面嘛!  “事情不可能这样,祁深那孩子虽然你拿捏不准他性子,但是他还不至于这么乱来,再说了慕晚也不是那样的人,我觉得那孩子不错!”  厉老太太还在给乔慕晚说好话,厉锦弘听了,恼火的雷霆大怒。  “我说你是不是也被那个女人灌了迷魂汤啊?她之前怀过年家的孩子,后来就是为了和你那个浑-犊-子的儿子在一起,把孩子给打掉了,我说你怎么还不明白,她和我们家那个浑-犊-子在一起,就是为了钱,为了权势!”  ——————————————————————————————————————————————————  厉祁深没有吃饭,去了书房,给自己锁在里面,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  厉祁深没有吃饭,乔慕晚也没有吃饭的心情。  她实在是想不通厉祁深和自己生那么大的气是因为什么,她没有回去乔家那边,有好几次去了厉祁深的书房那里想要找他谈谈,只不过书房的门,一直是上锁的状态,让她委屈异常。  隐忍住想要去砸门的冲动,她捏了捏手指,眼圈隐约有水华在打旋的回去了房间那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