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5章 :做不做?

第275章 :做不做?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隐忍住想要去砸门的冲动,乔慕晚捏了捏手指,敛住情绪,回去房间那边。  简单的洗了个澡,乔慕晚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也不见把自己憋在书房里足足有四个小时的男人出来,她心里委屈的感觉更加的强烈起来。  承受着上午他还在为了自己不惜和厉潇扬撕破脸的巨大落差感,乔慕晚扯着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小蚕蛹一样的闷闷滑进被子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乔慕晚恹恹不欢的要睡着,卧室的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  门板被推开,光线顺着门缝照射进来,厉祁深站在门口那里,看到背对着自己的小女人,此刻把自己裹成一小团,窝窝囊囊的就像是被冷落了的小媳妇,样子委屈极了。  没有从这个该死的女人对自己的不信任中郁结开,厉祁深依旧沉着脸。  一边往浴室那边走去,他一边解着衬衫上面的纽扣。  厉祁深再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乔慕晚已经不再是他进去浴室之前的睡觉姿势了。  此刻睡在软-软chuang铺上面的小女人,小脸正迎着淡淡的黄色光线,面容清秀的轻合双眼。  本来姣好面容的乔慕晚,睡相甘甜而可人,可她好看的黛眉,却微微蹙着,似乎睡得不安稳。  发丝还在隐约滴着水滴的厉祁深,看见乔慕晚连睡觉都隐约蹙眉的样子,他下意识的也蹙了下剑眉。  随手丢下手里的毛巾,他有些心烦的赤着脚走上前。  睡得不是很深的乔慕晚,隐隐约约间感觉耳边似乎有声音,她下意识的眨了眨睫毛,要睁开眼。  厉祁深居高俯下的盯着乔慕晚妍丽的五官,看她黛眉蹙得更紧,有要睡醒的样子,他没有动,将双手撑在chuang边,眸子湛黑如墨,静静的等她醒来。  乔慕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感觉眼前有黑影笼罩在自己的眼前,她游-离的神志,清醒了过来。  厉祁深烁亮的眸,实在是深邃的落在乔慕晚澄澈的眼中,她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弦颤抖,下意识的缩了下小身子。  “嗯……”  把乔慕晚对看到自己的惊颤纳入眼底,厉祁深扣住了她的手腕。  跟着,俊脸近距离的欺近她。  本就在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被这个男人过分冷沉的眸光吓到,厉祁深此刻近距离的接近乔慕晚,让乔慕晚更加惊颤的看他实在是幽深的眸。  厉祁深见乔慕晚微微瞪大的眼,眼仁干净澄澈,就像是不曾被世俗沁染过的清莲一般无暇,他抿了抿唇瓣。  “做不做?”  他有些冷的气息喷洒在乔慕晚的小脸上,好半晌,从薄唇间悠悠的吐出话。  乔慕晚被厉祁深喷洒下的气息,惹得小脸上有些发凉。  再加上耳边听他说着字字清晰的三个字,她拧了下漂亮的眉。  “……太晚了!”  在厉祁深冷冷目光的注视下,乔慕晚的嗓音,有些艰涩的出声。  这个男人默不作声的给自己生了快五个小时的气,见了面后说得第一句话是问自己“做不做!”,乔慕晚本能的反应是不想做!  她也不是没有脾气,虽然她能迁就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性子,但不是代表她会纵容他连一个生气的理由也不给她,就冷着脸,对她不理不睬!  乔慕晚的回答,让厉祁深抓住她手腕的力道大了几分,连带着眼神儿也又冷了几分。  “就问你要不要做?”  乔慕晚不懂厉祁深为什么要给自己坚持这件事儿,她很想知道他刚刚为什么和她生了那么大的气,饭没吃不说,还足足有五个小时没有理她!  只是这个男人一连给自己说得两句话都是那种事儿,让她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委屈和埋怨,又一次破涛汹涌的从心底里翻涌起来。  女人本来就是敏-感的动物,再加上现在的特殊时期,她最需要的就是他对自己的陪伴,而不是他莫名其妙的给她生气,对她说不理就不理!  心里的酸水翻滚着,乔慕晚澄澈如水的明眸,盯了厉祁深好一会儿,见他的眸,还是那般深邃、悠长……她负气的咕哝——  “不要……我不要做!”  乔慕晚没有顺厉祁深的意,让厉祁深一双本就黑得能沁出墨汁的鹰眸,当即阴骘的布满阴暗……  乔慕晚呶着唇看厉祁深漩涡一样能把自己吞噬的黑眸,眼圈不自觉的有些泛酸。  把乔慕晚眼中的坚持全部都纳入眼底,厉祁深抿紧着唇瓣,成了削薄的一道弧线,倨傲的脸部轮廓,线条也冷硬异常。  忽的,乔慕晚手腕上面的力道消失不见,然后,厉祁深颀长笔挺的身躯,全身上下只着了一条浴巾的往门口那里走。  步履平稳的男人,明显带着某种压抑的滔天怒气离开。  乔慕晚怔怔的看步伐极快的男人和自己说了莫名其妙的两句话就要离开,她心中积压的心酸,就好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厉祁深修长骨节的手指搭在门把手儿上的时候,乔慕晚慌乱的从他的身后拉住他的小臂。  “你到底在给我生什么气?”  她拔高了声音,就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小孩子,在控诉他对她的不理不睬。  “厉祁深,你怎么这么混蛋?说和我生气,连一个理由都没有,你就把我丢在一旁不管,你把我当什么了?”  乔慕晚尖锐的对厉祁深喊着,她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儿发火,就算是发了火,也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说过话。  或许是最近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压抑她的情绪,让她在厉祁深对她不予理睬这个敏-感的时期,爆发了她一再竭力隐忍的情感。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看着乔慕晚,把她眼眶中有泪花在打旋的委屈样子全部都纳入眼底。  “你别不说话,你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她现在的情况有多么孤立无援,她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说这个男人对自己也这样一副不冷不热的漠然态度,这对她来说,和她当初嫁给年南辰有什么区别!  乔慕晚不认为是自己今天非得要给厉祁深发火,或者不可理喻的和他讨个说法儿。  只是在现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他怎么能没有理由的对她不理不睬那么久,这让她根本就不确定这个男人的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  心里实在是酸涩,乔慕晚的两个小手,更加用力的抱住厉祁深的小臂。  还是得不到厉祁深对自己说一句话,乔慕晚本来看他澄澈如水的眉眼,附上一层灰蒙蒙的惨淡……  同样的问题,问两遍都没有回答,乔慕晚觉得没有再去问第三遍的必要。  因为依照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他要是一开始就不想回答你,你就算是扯破了喉咙去问他,得到的结果也是一样。  心里的落差,让她实在是想念今天为了她不惜和厉潇扬闹翻了脸的厉祁深。  又是足足十秒钟过去,乔慕晚眼底一片死寂、不带有任何希望的放开了厉祁深的手。  连脸上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流下的泪水都来不及去擦,乔慕晚伸手就去拉门把手。  她心里苦水泛滥的刚拉开门,小身子就被一只遒劲的手臂圈住,跟着,被挺括身躯的男人,以绝对的优势压在了墙壁上。  “嗯,你放开……嗯……”  在乔慕晚颤抖的挣扎声音中,她蔷薇色的菱唇,被男人薄刃般冷涔的薄唇,直接吞没……  厉祁深双唇包裹乔慕晚,用力的shun-xi。  似乎不满意对她唇瓣的反复舔舐,他改为用坚硬的牙齿,臻狂的啃-咬。  乔慕晚的唇瓣,被厉祁深的强势,攻击的阵阵发麻的疼。  唇瓣上好像要被扯开伤口一样的难受感觉,让她感觉到的根本就不是接吻,而是唇瓣在不断变化的碾压。  厉祁深气息凌乱,却霸道又强势的让人心悸。  他放开乔慕晚唇瓣的时候,向来都不安分的长舌直接长驱直入,侵入到她的口腔中。  在乔慕晚的唇颚上扫了一圈,他直接卷起她的香丁,放肆的shun-xi。  不是那种旖旎的亲吻,他宽阔的掌心托住乔慕晚的后脑,固定着亲吻她的姿态,让被逼迫的仰高下颌,承受他狷狂气息的灌-入……  乔慕晚被厉祁深太过狂执的气息,亲吻到大脑昏昏沉沉,连带着呼吸都凌乱而粗细不均。  厉祁深还在亲吻乔慕晚,乔慕晚却已经是大脑一片空白,两个手就像是两个小棉花一样使不上来任何的力气。  就在乔慕晚浑浑噩噩的承受着厉祁深强势气息的侵袭间,她完全没有了意识,以至于厉祁深掀开她的睡裙,然后掀开一角,把自己蓄势待发的物什,挤-ru到她的双腿间,她都浑然没有感觉。  直到强势的入驻,一如既往那样狂野,她难以抑制的从喉咙间发出一声细碎的吟哦。  乔慕晚意识到厉祁深此刻在干什么,她就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眼神中布满了诚惶诚恐。  “你出去!”  她还没有从他对自己不予理睬的恼火中顺下气来,他就这样不征求她意见的jin-ru她,真心让她本就恼火的气焰,更加炙热的燃烧起来。  厉祁深不听乔慕晚厉声的和他喊,隐忍着腰眼发麻的感觉,他抿紧着削薄的唇瓣成了一字型,把自己的物什在gan-se的甬道间,臻狂的shen-ru……  “唔……”  她本就不想做这样的事情,自然是gan的不行,被厉祁深这样不尊重自己意愿的一再捅着,她都要疯了!  “怎么这么gan?”  厉祁深咬牙问着,要知道,她把他勒的太jin了,简直要绞了他。  厉祁深从进来到现在只和乔慕晚说了三句话,可三句话对于乔慕晚来说,没有一句话中听。  “你出去,厉祁深,我让你出去!你给我出去!”  乔慕晚急得眼底有泪花在打旋的说着话。  委屈、心酸……各种让她想要哭的词汇,充溢在她的脑海中。  厉祁深迎面看乔慕晚眼眶泛红,他紧了紧眉峰。  “哭什么?与其有泪水哭,反倒不如run-hua下面!”  他声音黯哑异常,很显然,他被她折磨的也不好受。  厉祁深对她不理不睬就足够的过分的了,这会儿他的话,更是让乔慕晚气得去咬他。  “嗯……”  肩膀上落下乔慕晚咬他的痛,厉祁深闷痛一声。  乔慕晚贝齿死死的咬住厉祁深,她真的是被他气得恨不得咬断他的喉管。  厉祁深本就被乔慕晚绞的不能扩张一分一毫,再加上被她咬着肩胛骨,他周身上下的血液,更是贲张的涌到他的那处……  “嗯……”  这次发出难耐一声的人是乔慕晚。  被厉祁深托住翘尖儿,提高她体位的wei-ru,她难以承受的放开他的肩胛骨,整个人的腿,被他架起,被迫圈住他精瘦的腰身。  斜着角度的shen-ru,让乔慕晚绷紧小腿的一阵僵硬。  “你滚,别碰我,你滚出去!”  乔慕晚气急败坏,不肯依了厉祁深意思的去反击他,只不过厉祁深根本就不在意。  像他这样自大的男人,向来都是jin-qu了,就没有出来的到底!  “怎么还不shi?”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小女人一向都shi的很快,不想今天去这么久了,还没有shi!  厉祁深有些挫败,他想要进-去,却被排斥着,而且四面八方的ruan-rou,聚集到一起吸附着他,让他想出来都没有那么容易能出来!  见不肯配合自己的小女人这么不配合自己,厉祁深伸手探到两个人的镶嵌连接处……  “你……嗯……”  乔慕晚真的是要疯了,她觉得自己的双颊这会儿都在往外面滴血。  ………………………………………………………………………………  两个人在滚到chuang铺上的时候,乔慕晚在厉祁深的一再撩-拨下,终究是没有抵抗住身体的本真反应。  在一阵急速而艰难的活塞运动下,厉祁深餍足的喷-薄-出了他积蓄已久的白-zhuo。  他没有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存在于乔慕晚的身体里。  同样得到了释放的乔慕晚,红唇间气若游丝的吐着不均匀的呼吸。  “滚开!”  虽然自己也得到了满足,但是她始终没有从他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愠怒中解开郁结的火焰。  乔慕晚踢动着自己的小腿,用自己的四肢,情绪化的去推虚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厉祁深被乔慕晚的一个猝不及防推到了chuang下,在他掉下chuang的前一秒,他长臂一伸,把乔慕晚一并拉下了chuang。  两个人还纠缠在一起,让突然一个身形不稳往下倒的乔慕晚,身体落在厉祁深的腰身上时,内里被强势的灌ru……  刚刚涩涩的疼痛感还在,这会儿又一次被撑开,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  难以抑制的发声,乔慕晚已经竭力的用牙齿咬住自己的唇了,可是不可避免的,她还是从喉咙里发出来了娇柔的一声。  “厉祁深,你个王-八-蛋!”  乔慕晚真的是被厉祁深给气坏了,她气急败坏的难以控制情感的怒骂着。  听乔慕晚对自己的怒骂,厉祁深不以为是的动了动腰身。  “嗯,你还动?”  乔慕晚控诉一声,赶忙用两个小手去推他的腰,让他保持不能乱动的样子。  厉祁深向来都是那种不会因为谁改变自己的人,一向说一不二习惯了,乔慕晚对他的阻拦,显然不奏效。  乔慕晚的两个小手要被厉祁深拿走的时候,她无法忍受的对他大喊。  “厉祁深,你别再过分了!我问你,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他说对自己不搭理就可以不搭理,说做就可以不问自己意愿的做,她真的想知道,他到底心里有没有她,懂不懂得尊重她?知不知道她也是有尊严的!  乔慕晚突然拔高了声音的一声,让厉祁深原本还打算作怪的身型,蓦地一顿。  然后一双淬染上了墨色的眸,带着深邃,一瞬不瞬的盯着乔慕晚浮现恼怒的脸颊。  见厉祁深不再动,乔慕晚眼神中带着埋怨和怒火的瞪着她。  跟着,她俯下身体欺近厉祁深,学他平时挑高自己下颌的样子,用小手抓住他湛清的下巴。  “你说不理我就不理我,说做就做,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她实在是太气愤、太委屈了,自己本就除了他,没有谁可以依靠了,他却还要给自己莫名其妙的生气,这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失去了避风港湾的孩子。  把乔慕晚小豹子一样对自己控诉的样子纳入眼底,厉祁深抿了抿唇。  她不说还好,她一说,他眼底也瞬间弥漫了一层阴骘。  厉祁深长臂伸手,她用手压住乔慕晚的后颈,对着他自己的脸,压去。  乔慕晚的后颈被控制着,不得已,她也只得低下头,向厉祁深的脸那里靠近。  看厉祁深倨傲五官的脸,棱角分明而立体感十足的在自己眼中呈现,她挣扎着小脑袋要避开,却被他遒劲的力道,压制着,没有办法儿避开,只能与他距离一点儿、一点儿拉近的贴上……  乔慕晚梗着脖子,不想离厉祁深再近了,厉祁深也在乔慕晚要接近自己的一厘米处,顿住了手上的力道。  “那我问你,你又把我当什么了?”  他的声音很低、很沉,没有之前那样带着情绪的阴冷……  本来是乔慕晚问厉祁深的话,却被他反问了一句,乔慕晚直觉性的抿紧唇瓣。  “如果我今天没有抢过来你的电话,你是不是预备回去乔家那边,给你父母说我父母介意你之前结过婚的事儿?”  他问着,声音一如既往的深邃,好像有大提琴被拨动一样!  被厉祁深问着,乔慕晚没有吱声。  确实,她今天回去乔家那边,的确是想把厉家两位长辈对自己有意见的事情告诉她父母。  见乔慕晚不语,原本直视的眼睛,此刻颤了颤睫毛,用眼皮敛住瞳仁,厉祁深本就涔薄的唇瓣,抿的更紧。  “在你眼里,难道我厉祁深是个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处理不好的人?”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