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6章 :先进去了再说

第276章 :先进去了再说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99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在你眼里,难道我厉祁深是个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处理不好的人?”  “……”  乔慕晚不语,她倒不是不相信他不会处理好这件事儿,只不过,她是想给她父母提及一声,省得到时候涂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会让她的父母措手不及。  不想,这会让这个男人误以为自己否定他的能力!  把这一系列事儿都串联起来,厉祁深为什么会五个小时不理会自己,乔慕晚也就明白了。  这个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被人否定他的能力,她清楚的记得,因为有一次自己因为质疑他会早衰,可是没少被他折腾!  想想,她心里也就释然了!  “我想要把这件事儿说给你父母听,并不是想让他们给我想对策,我只是不想在他们毫不知情下,听了一些流言蜚语!”  之前自己已婚的事情,就是因为没有及时说给厉老夫人听,才造成了今天这样被厉家长辈反对自己和厉祁深的局面。  她不过是不想自己父母也这样不知情,才想着提前给自己的父母说这件事儿,省得到时候出现了怎么状况,让自己难以说清、解释明白!  “你确定你能把这件事儿给你父母说清楚?”  当初乔家的父母能因为乔氏面临财政危机而不惜把乔慕晚嫁给年南辰,厉祁深不敢确定,如果说乔家父母知道他的父母反对他和乔慕晚在一起,他们会不会知难而退,在乔慕晚和自己在一起的事情上,投出反对的一票!  他倒不是说觉得乔家的两位长辈怯弱或许怎样,只是乔家的父母总是想要保全,保不齐他们知道自己父母对乔慕晚的意见很大,他们两个人会退而求其次,让乔慕晚再和年南辰好!  乔慕晚觉得她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连这件事儿都给她的父母说清楚?  她刚想出口反驳,那边厉祁深抬起手,掬起她的小下巴,捏住!  深邃如海一般烁亮的星眸,熠熠生辉的湛黑而锋锐,对视上乔慕晚,专注而认真……  “乔慕晚我告诉你,从我打算要你的那一天起,我厉祁深就想过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  乔慕晚:“……”  “我敢要你乔慕晚,就能给你冠上我妻子的名儿!”  厉祁深的话,声音依旧又低又沉,明明没有什么强大的杀伤力和震慑力,却让乔慕晚听了这些话以后,心如擂鼓。  尤其是对视他的黑眸,乔慕晚莫名的就被他漩涡一样的眼神儿,给吸引了进去。  就好像自己初次在鼎扬那边见到他,她就记住他这双让自己心脏像是小鹿一样莫名乱跳的鹰眸。  ——————————————————————————————————————————————————  两个人对视良久,乔慕晚拿小手去抓他的手腕。  “我相信你,我也愿意毫无保留的听你的话,但是……”  她咬了咬唇瓣,有些难以启齿。  酝酿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地动了动嘴角,拿似乎有星光流溢而出的璀璨乌眸,凝视眼前男人深邃似鹰的眸。  “但是,厉老夫人那边,我欠她一句‘对不起’!”  乔慕晚清楚的记得当初厉老太太不止一次问过自己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结婚!  当时的她对年南辰实在是没有好感,别说是承认他是她的丈夫,就算是提及到他的名字,她都心里起疙瘩!  所以,被厉老太太问到自己关于这样的问题的事情,乔慕晚都是以“没有”回话。  那时的她真的没有想过太多,但是自己和厉祁深好上了以后,每每回想起来之前的事情,她真的很心虚。  她欺骗了一个待自己真心好的妇人,这让她真的内疚极了。  再加上厉潇扬在厉家老宅那边给自己告状,厉老太太都有想尽办法儿替自己澄清,这更是要乔慕晚这几天都在想要给老太太道歉的事情!  对于乔慕晚想要主动找自家那尊大佛说对不起的事情,厉祁深不甚在意。  他搁置在乔慕晚下颌处的长指,略带薄茧的指腹,摩挲着她光洁的肌肤。  半晌,沉声道——  “不用你找她,她也会主动来找你!”  ——————————————————————————————————————————————————  年永明今天与厉锦弘见了面以后,觉得他今天说给自己听的话,明显有一番其他的意思,而且不出意外,应该是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想到这里,年永明当即想也没有想就给往上面火上浇油。  本来,他对乔慕晚这个儿媳妇就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会儿厉家这边不懂得珍惜,他自然是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再也不能犯之前那样让人见缝插针的失误了!  年永明心情不错的回了家里,却在看到家里的赵雅兰,顿时变了脸色。  打从邵萍出现以后,自己的妻子没少给自己甩脸子,年永明难得看,更懒得理。  没有和坐在沙发里,用一双眼死死盯着自己的妻子打招呼,年永明换了拖鞋,直接上楼。  把自己丈夫对自己的不予理睬全部都纳入眼底,赵雅兰这段时间一直都憋着的一股子火,再也难以压制。  “年永明,你给我站住!”  年永明本不想理赵雅兰,但还是顿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儿。  “我不想和你吵架,南辰很少回来这边,慕晚也和南辰离了婚,你也应该知道这里面是怎么一回事儿!事情已经都达到了你想要的结果,你就给我做你本本分分的年夫人!你惹出幺蛾子,惹我心烦,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年永明说话没怎么提高语调,甚至是平淡,却还是让赵雅兰红了脸。  本来她就因为邵萍的事儿让她足够窝火的了,现在可好,他又把乔慕晚给搬出来。  “呦呵,听你这话的意思,敢情乔慕晚那个jian人和南辰离婚,是我的原因了?”  乔慕晚和自己儿子离婚的具体原因,赵雅兰不是很清楚,不过她就算是用脚丫子想,也知道是乔慕晚那个不知道安分守己的女人,指不定就是想攀高枝,飞上枝头从麻雀变凤凰!  她还清楚的记得上次厉家的老太太,带她去逛展销会!  听赵雅兰对乔慕晚张口闭口都是jian人,年永明不满意的皱眉。  “慕晚从来没有顶撞过你的时候,当你儿媳的期间,也没有忤逆过你的意思,你就算是在不喜欢她,也不应该把jian人、jian人这样的词汇挂在嘴边!”  他的语气,明显没了最初的和善。  每次面对乔慕晚的事情,他都无法冷静,这好像成了一个怪圈。  年永明对乔慕晚护着的话语,让赵雅兰的嘴角,勾的很冷。  “呵呵,当我儿媳?年永明,你摆清楚,我从来没有拿她当过儿媳,倒是你,你是把她当做儿媳,还是想借南辰的名儿,做一些不要脸的事情,你心知肚明!”  “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  赵雅兰的话一说完,年永明就气得脸红脖子粗。  邵萍的事情,他否定不了,但是乔慕晚,也让自己的妻子诬蔑自己和儿媳有一腿,荒谬不说,压根也不可能,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是我不可理喻还是怎么回事儿,你自己不清楚么?怎么,你还想让我赵雅兰把话说明白吗?”  “……”  “别人不知道你那点儿丑事儿,我还能不知道怎么的!从你张罗把她娶进年家的门,我就知道她是谁了!年永明,我告诉你,我是顾念我们夫妻感情,我给你留面子,没有拆穿你的小心思!”  赵雅兰字字如针,让本就脸色不好的年永明,听了她的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所以,你别给我蹬鼻子上脸,我给你留着面子,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不然我把你的丑事儿揭发了,对你才是没有好处!”  赵雅兰对自己威胁的话,让年永明抿了抿唇。  “我告诉你年永明,你别再给我整出来要乔慕晚和南辰复婚的事情!”  虽然年永明自认为很聪明的在暗中找上乔慕晚不会让赵雅兰知道,但是赵雅兰对自己丈夫从头到尾安得是什么心,她再清楚不过了!  “年永明,我再提醒你一遍,南辰是我自己的儿子,你犯浑,我不能让我儿子也跟着犯浑!你别再想乔慕晚了,我不可能让南辰再和那个女人好上!”  赵雅兰尖锐声音的话,刚刚说出口,门口那里,帮佣战战兢兢的唤了一声“少爷!”  闻言,背对着门那边的赵雅兰,身型一顿。  年永明和赵雅兰往门口那里去看时,只见自己的儿子,脸部轮廓极度紧绷的站在门口那里。  身型也相当完美的年南辰,虽然在身高上矮了厉祁深一些,但他同样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还是让赵雅兰感觉到了不妙。  年南辰默不作声的站在门口那里,只穿着暗蓝色条纹衫、黑色西裤的他,薄唇抿紧成一字型。  说来也巧,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来过这边了,今天和邵昕然碰了面以后,自己就开车回来了这边。  不想,居然碰到了这样的场面!  紧了紧放在裤兜里的手指,年南辰堪堪的扯了扯嘴角。  “妈,我的事情就不劳烦您费心了,我想要和谁在一起,那是我的事情!我已经成年了,有选择自己婚姻、自己配偶的权利!”  虽然年南辰没有提及乔慕晚,但是他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  闻言,赵雅兰有那么一瞬间的怔忪,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儿子的意思是他要和乔慕晚重归于好,年南辰已经转身,甩门离开!  ——————————————————————————————————————————————————  “不可能,慕晚不可能给年家生孩子,更不能为了和祁深好,去医院堕胎!”  厉老太太打从认识乔慕晚那天起,都没有见过她有身体不适的时候。  再怎样说,她要是堕过胎,自己见到她的时候,她应该是在做月子,小产哪里是说和没怀孕一模一样。  她生过三个孩子,在这种事情上,在清楚不过,那个年永明明显就是在杜撰,蓄意诬陷乔慕晚!  厉老太太把自己的见解给厉锦弘说了一遍,可厉锦弘现在只认准了一个乔慕晚给年家怀过孩子的死理,哪里肯听厉老太太的话。  “你别给我扯没有用的那一套,就算是她没给年家怀孩子,她结过婚,在婚内出-轨我家那个浑-犊-子的事情,是事实,改变不了!”  “……”  “你找时间给乔家那边打个电话,告诉那边,这周末的见面推了!”  说完话,厉锦弘气呼呼的上了楼,不在理自家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老婆子!  ——————————————————————————————————————————————————  厉祁深手机里进来电话的时候,正值他和乔慕晚纠缠着。  “嗯……你先接电话去!”  乔慕晚闪躲着厉祁深对自己的亲吻,把小脑袋往一边撇去。  昨晚两个谈开了以后,乔慕晚睡得很安心。  但是这早上,她就被身边不安分的男人给叨扰醒,说什么都要再弄一下子。  乔慕晚本来不想依,但是她对这个男人实在是没有免疫力,他撩-拨几下,她就缴械投降了。  电话响起的时候,厉祁深正好把自己置于乔慕晚的中间。  “先进-去再说!”  他咬牙说着话,在这个节骨眼上,来电话,对他来说,就是不识趣。  “你先接电话吧!这么早有人打电话给你,一定是重要的事情!”  被电话的振动打扰着,乔慕晚就算是想投入到和这个男人的水-ru交融中,她也不免会分心。  而且,电话响着,对她来说,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让她实在是害羞,不想让他进-去。  见厉祁深没有就此要放弃的意思,乔慕晚主动抬手,吊在他的脖颈上,吻了吻他削薄的唇瓣。  “我又不是不给你了,你先接电话,嗯?”  厉祁深盯着乔慕晚实在是粲然的明眸,虽然他不想就此作罢,但还是在身下小女人楚楚可人的目光中,隐忍了下来。  “一会儿再办你!”  说完话,厉祁深没有就此离开乔慕晚,而是顿住了动作,从chuang头柜上面,拿了手机过来。  看了眼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他下意识的将唇抿成一道削薄的弧线。  见厉祁深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乔慕晚蹙了下黛眉。  “怎么了?”  下意识的,她的目光,有些游离的往厉祁深的手机那里瞥了一眼。  “没什么!”  厉祁深沉声答了一句,跟着,把乔慕晚拦腰抱起,让她在上。  突然被调换了位置,乔慕晚没有摸清楚是怎么个情况,就坐在了厉祁深的劲腰上。  “我要进-去!”  四个字,从厉祁深的薄唇中溢出,再理所应当不过。  可这四个字,却让乔慕晚脸蛋红了起来。  “你先接电话,然后再说!”  “不耽误!”  厉祁深无视耳边手机振动声没完没了的传来。  “可是,嗯……”  乔慕晚刚想说些什么拒绝厉祁深,他却措不及防的扣住了她的柳腰,然后在她惊觉下,挤-了进去。  突然的动作,让乔慕晚没有应接过来,顿时下面涩涩的疼着。  厉祁深眉头紧锁的盯着两个人已经完美契合在了一起,他吻着乔慕晚嘴角。  在放开乔慕晚的唇瓣以后,他随着身下的动作,将震动已久的电话,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刚被接通,里面,厉锦弘咆哮的声音就传来。  “在磨蹭什么?怎么这么晚才接电话?”  厉锦弘的声音,苍老却不失力量,让意乱-情-迷下的乔慕晚,听了个清楚。  不管如何,她也没有想到,打来电话的人居然是厉老先生。  一时间,她看到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羞耻的姿势,她羞得恨不得去撞墙。  厉祁深黑得发亮的眸,迎上乔慕晚的小脸,看着她绯红着脸颊,贝齿咬紧唇瓣的隐忍样子,他克制住想要脱口而出“在给你造孙子”的话,堪堪的应了一声。  “没干什么?您有事儿?”  很公式化的口吻,虽然还用了“您”这样的尊敬词,却让厉锦弘听不出来自己儿子对自己有任何尊重的意思。  “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你是不是觉得你小子现在翅膀硬了,可以有不把我这个老-子放在眼里的资本了?”  从乔慕晚的事情被厉潇扬爆出来以后,厉锦弘整个人就气急败坏的很。  他真是恨不得把自己这个乱-搞的儿子,像小时候一样,打他的屁股。  连做小-三这样的事情他都能做出来,厉锦弘真的觉得他这张老脸,都被自家这个浑-犊-子给丢没了。  厉祁深没有应声回答自己父亲的话,他现在虽然还谈不上翅膀硬了,但是至少,他现在下面在硬!  他虽然没有回答厉锦弘的话,可下面却没有不忘跋涉。  “嗯……”  厉祁深突然提腹,冷不丁的一下子,让乔慕晚猝不及防的往他胸脯上倒下身体。  “什么声音?你到底在干什么?”  厉锦弘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他的视力和听力却好的很。  虽然刚刚只是有很细微的一声传来,但是他还是耳尖儿的扑捉到了。  今天他大清早的这么着急给厉祁深打电话,就是因为他现在不想承认自己儿子和乔慕晚之间的婚事儿,但是还害怕两个人乱-搞在一起。  毕竟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成年了,处在熟男熟女的年纪,在那种事情上能克制的住,根本就不可能。  他也是从当年走过来,所以,出于怕两个在本就难以控制的局面上,再添什么乱子,他急急忙忙的就想着给自己的儿子打电话。  提醒他一句,别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他添乱。  哪曾想,自己这边刚想到这件事儿,自家的那个浑-犊-子,就给自己搞出来这一套。  厉锦弘现在只希望刚刚是自己耳鸣了,出现了幻听,把刚才的声音,给误会成了是在做那种事儿的声音。  厉祁深知道自己的父亲听到了乔慕晚的声音,但他并没有因此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有声音?我怎么没听到?”  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口吻平淡的问着。  可就是这样被厉锦弘发现了端倪,厉祁深依旧在故意挑-逗乔慕晚一样的导入。  “嗯……”  乔慕晚不可控制的出声,她不想让自己难堪,赶紧把手指伸-进自己的小嘴巴里,以此克制那些羞耻的声音发出。  等到她稍稍平复了一些,她眼神儿带着哀怨的去看厉祁深。  她就知道,这个臭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只是,他这样在他父亲的电话面前做这样的事情,这不是在让本就恶化的关系,往更坏的方向发展嘛!  她实在是搞不懂厉祁深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厉祁深深邃的眉眼,染上了黑墨一样的暗漠在盯着乔慕晚嘴巴里咬着她手指的娇俏样子,紧了紧瞳仁。  如果说厉祁深刚才的搪塞,厉锦弘还能自欺欺人的认为是自己听错了,那么又是那样一声,他可以肯定,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浑-犊-子,我给你说,你别给我乱-扯!”  自己这个惯会给自己唱反调的儿子,要是真的给自己搞出来孩子,他真的会气到持-枪-毙了他。  “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你要是给我扯出来烂摊子的破事儿,让我老脸丢尽,我就不认你这个犊-子!”  “……”  “趁着事情还没有酿成大错,你赶紧给我收手!”  “收不住了!”  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回答着自己父亲气急败坏的呵斥。  “逆子!”  厉锦弘被厉祁深不孝的话,气得大发雷霆,一张老脸,眼底渲染上了刺目的猩红。  厉老太太在一旁看着急忙慌打电话的老伴儿,此刻雷霆万钧的咆哮,她吓得不轻。  “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  自家的老头子本就上了年纪,厉老太太可不想自己的老伴儿在这样最容易犯心脏病的时候,真的被气出来了心脏病。  厉老太太快步走上前去安抚自己的老伴儿。  “给你,你和那个浑-犊-子说!”  厉锦弘不想在和惯会忤逆自己意思的儿子对话,就把电话递给了厉老太太,自己一个人气呼呼的去药箱那里翻找管心脏病的药。  厉老太太不知道厉锦弘一大早在给厉祁深打电话,但听他气得火爆的脾气,她能猜想到,铁定是自己那个臭屁的儿子,又激了他老-子!  接过来电话,厉老太太皱着眉,出声——  “喂,祁深啊!”  厉老太太刚接过来电话,那边,厉祁深冷冷的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  “等你们考虑好是接纳慕晚,还是让我背负耍-流-氓的罪名,再打电话给我!”  厉祁深在简明不过的字面意思,就是在告诉厉家的两尊大佛,不接纳乔慕晚做厉家的儿媳,他就和乔慕晚继续luan-搞下去,就算是做一个被人唾弃的流-氓,他也无所谓!  厉老太太听了厉祁深的话,急得直跺脚。  暂且不说乔慕晚之前怎样,自己儿子这完全是威胁的口吻,就是在告诉自己,不让我娶乔慕晚,我做流-氓,也照样给你丢脸!  “逆子,当初真就不应该把他生出去!”  厉锦弘把刚找到的药,都来不及吞下,就砸碎了药瓶。  自家那个浑-犊-子的意思,就是厉家的脸,他是丢定了!  娶了乔慕晚,厉家会因为娶了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进门而蒙羞;不娶乔慕晚进门,他就不计后果的乱-搞,同样也是在给厉家丢脸!  这是在威胁,一个逆子对老-子,赤-裸-裸的威胁!  “还背负流-氓罪,他还威胁上我了!”  厉锦弘气得理智都没了,只知道一味的抽-动嘴角。  “呵……好啊!他就给我背负这个流-氓-罪!我倒是要看看他能神气到什么时候!”  ——————————————————————————————————————————————————  乔慕晚听厉祁深这样毫不遮掩说威胁的话给他的父母听,她蹙紧着眉。  虽然她能感觉出来厉祁深在故意作秀,逼迫他父母妥协的接受自己。  只是……他的方法,真的是太欠妥当了。  再者,她可以解释着,就算是他不想解释,不想说话,也不应该用这样硬碰硬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你这么说话,一定让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生了很大的气!”  “他们有什么可生气的?”  “……”  “他们不问青红皂白的不肯相信你,我都没和他们生气,他们生我什么气?”  厉祁深回答的话不甚在意,让乔慕晚怀疑,这个男人指不定酝酿了多久,可以这样泰然处之。  “你不该说那样话的,他们上了年纪!”  虽然两位老人耳根子软,听了厉潇扬的话,但是厉祁深说这样的话,这对上了年纪的两位老人来说,他们哪里能受得了呢?  “你虽然是为了维护我,但是祁深……我不想看到你因为,伤了你和厉老先生、厉老夫人的亲情!”  乔慕晚看着厉祁深,声音细柔的说着话。  厉祁深不动声色的盯着乔慕晚好像能折射出来水光的明眸,然后,他抓过她的小手,包裹进掌心里。  “既然你也知道我是因为你,那你就去给我安抚、安抚那两尊大佛!”  乔慕晚:“……”  乔慕晚有些没有想明白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后知后觉她才恍然大悟。  敢情这个男人是在欲擒故纵,用他的桀骜,来衬托自己的温婉、有耐心……  这一刻,乔慕晚对厉祁深到底有多臭屁,又有了一个新高度的认识!  ——————————————————————————————————————————————————  年南辰对自己不买账的话,让邵昕然不禁想笑。  我可以允许你把我年南辰当枪使,但是我不会允许你伤害乔慕晚!  这个乔慕晚的手腕,还真就是让她邵昕然拜服!  连年南辰这样和她离了婚的男人,还会这样念念不忘!看来自己当初就不应该低估这个对手的实力!  一时间,邵昕然觉得她自己真的很蠢,从她知道乔慕晚把厉祁深给俘获那一刻开始,她就应该提高警惕,而不是这样,随意轻敌!  邵昕然在年南辰离开一会儿,她也准备从咖啡馆离开。  不等她走出去咖啡馆,杜欢忽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们谈谈吧!”  ————————————————————————————————————————————————  刚刚杜欢经过咖啡馆的时候,她在窗外,看到了橱窗里的年南辰和邵昕然。  本来她就有怀疑两个人的关系,虽然她一直觉得年南辰喜欢的是乔慕晚,但是邵昕然的出现太奇怪了。  再加上她那天能和李南那样交谈,可想而知,邵昕然一定是年南辰的故人。  出于这样想要知道两个人之间是怎么样关系的心理,杜欢就进了咖啡馆这里。  她躲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盯着两个人之间的交流。  从年南辰气急败坏的掐紧邵昕然的脖颈,再到他眼底浮现出的不忍,以至于后面那一句过分亲昵的“然儿”,都让杜欢觉得,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可能比自己假想的还要复杂!  不出意外,邵昕然应该是年南辰曾经的恋人!  没有过多的在这个猜想上耽误时间,她继续观察两个人之间的谈话。  邵昕然给年南辰提及到了乔慕晚和厉祁深的事情。  一想到曾经那个让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厉祁深,还有乔慕晚的事情,她直觉性的竖起耳朵多听。  把厉祁深、乔慕晚、年南辰和邵昕然的关系搞清楚以后,杜欢真的是震惊极了。  原来这个邵昕然曾经是年南辰的恋人,后来阴差阳错又恋上了厉祁深。  这样的关系,复杂归复杂,却实在是能激起她的兴趣。  邵昕然坐在杜欢的对面,她漂亮的桃花眼,眼中折射出微茫的看着杜欢,“你要和我谈些什么?”  一直在漫不经心绞着咖啡的杜欢,听邵昕然对自己主动发问,她抬眼,看了眼她。  跟着,她笑了……  “我觉得我好像知道太多的事情了!”  邵昕然对杜欢知道多少事儿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因为她是年南辰的情-人,还是乔慕晚的表妹,她卖了她一个面子。  “说一说你都知道了些什么事儿?我听听,看看对我有没有价值!”  “呵……我要是告诉你,就一定会告诉你有利用价值的信息!”  说着,杜欢探了探身体,往邵昕然的耳边凑了凑,小声道——  “你曾经是南辰的恋人,现在喜欢厉祁深对吗?”  邵昕然不好奇杜欢是怎么知道她曾经是年南辰的恋人,毕竟上次在酒吧的事儿,她也在场,能猜测到也正常。  只不过,她喜欢厉祁深这件事儿,她不曾对谁提起,杜欢能知道,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诧异!  “不用给我否定,也不用给我辩解,我说过,我知道很多的事情!”  杜欢先邵昕然说了话,让邵昕然的话,就那样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杜欢再坐回到座位的时候,笑了,很明灿,还带着狡黠的深意。  邵昕然怔怔的看着杜欢,之前,她不曾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不过看情况,自己忽视了她的存在,这个女人,貌似是那种很有心计的人!  “厉祁深现在喜欢的女人是我表姐,按理说,我本来是应该站在我表姐那边,来针对你,不过……”  杜欢勾着唇,带着几分妖娆的意味,“我并不想帮她,相反,我很想帮你!”  杜欢的说辞,让邵昕然有些诧异。  她笑着,“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要胳臂肘往外拐,不帮乔慕晚,帮我?”  “可以这么说!”  杜欢依旧在笑,没有否认,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呵……”  闻言,邵昕然笑了,很惊艳的笑了,“是你自己本身也喜欢厉祁深才对吧!”  “呵呵,算是吧,不过我并不想得到他,我从来都不是那种想要拴住人心的女人,我只想和他上chuang!”  杜欢口无遮拦,直接把她心中所想,毫无保留的bao-露了出来。  邵昕然原本还在含笑的嘴角,因为杜欢的话,顿时僵住。  “你不要脸!”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