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6章 :我现在很难受,你抱抱我嘛

第276章 :我现在很难受,你抱抱我嘛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5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邵昕然原本还在含笑的嘴角,因为杜欢的话,顿时僵住。  “你不要脸!”  她腾地一下子从座椅中站起身,气得怒不可遏的扭曲了一张精致容颜的脸,伸手指着杜欢。  她邵昕然从来都不是大度的女人,在关于感情方面的问题上,她自私的想要独占厉祁深,而杜欢的话,对她来说,无疑是挑衅。  一个在自己面前这样毫不保留说要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上chuang的话的女人,她真的恨不得一个耳光甩过去,让杜欢清楚的认识到,到底什么叫脸!  对于邵昕然对自己阴狠目光的对视,杜欢不以为意的浅弯着嘴角。  “你先别激动,我都说了我知道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能帮助到你!我都已经打算和你站在统一的战线上了,也承诺你了不会和你争厉祁深!”  “……”  “我不过是想和他上chuang而已,再说了,我帮了你,让你从我表姐的手里重新得到了厉祁深,你出于感谢我,就算是不分肉给我,至少也应该让我喝口汤吧!”  听得出杜欢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什么,邵昕然整个人气得眼仁都冒火!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对于杜欢这样不要脸的女人,除了“不可理喻”四个字,她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样的词汇能准确的形容她病态的心理!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杜欢是年南辰的诸多情-人之一,这样一个已经有了男人的女人,还惦记着其他男人,可见,身体里某些下作的东西,真的已经深入到了她的骨子里。  实在是一分一秒也不想再继续和杜欢交谈下去,似乎,再多看她一眼,邵昕然觉得自己都会成为她那样病态的女人!  二话不说,她拿起拎包,就往外面走!  “怎么这么着急离开?真就不好奇我会带给你多重要的信息吗?”  杜欢放下手里端着咖啡杯的动作,抬头问。  “不好奇,我对你要给我的信息,我一丁点儿也不好奇!”  最初的好奇,早就已经被滔天的怒意所取代,邵昕然不想去理会杜欢这个心理病态的女人,脚下不停,高跟鞋与地面间的摩擦声掷地有声,可见她真的是被杜欢的话,气到了!  “好吧!”  杜欢依旧不以为意的答了一句。  “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会找上我的!”  “不会,我绝对不会找上你这样心理畸形的女人!”  “别急着这么肯定的回答我!”  邵昕然:“……”  “你就算是现在不想找过,不代表你以后不会有求于我!这样,我随时恭候你来找我,只要你拿我表姐没辙了,你来找我,我保证让你扳回局势!”  “呵……”  杜欢满满自信的样子,让邵昕然冷漠的勾了勾嘴角。  “既然你要是这么牛掰,你还借助我睡厉祁深干什么?你自己直接和乔慕晚撕得鱼死网破,不是更好?”  真就不是她邵昕然瞧不上她杜欢,依照厉祁深的眼光,这样没有档次、没有涵养的女人,他瞧都不稀罕瞧她一眼。  听得出来邵昕然的意思是让自己和乔慕晚两个人做对,以达到两个人撕破脸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只不过,她要是有见到厉祁深的本事儿,她何苦还用得着借助她邵昕然?  “我杜欢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你一定会来找上我的,而且……也会答应让我和你共用厉祁深的要求!”  杜欢依旧是中了邪一样病态的话,让邵昕然轻蔑她的同时,眸间愠怒,愈演愈烈……  “疯子!”  嘴角不屑的轻动着,邵昕然丢下这两个字,头也不再回,离开咖啡馆。  ————————————————————————————————————————————————  厉锦弘让厉老太太给乔家打电话,把周末见面的事情给推了,她真的难做极了。  她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这万一,乔慕晚和自己儿子之间的事情不是像他们知道那样,她要是草率的打了电话给乔家,把两家的婚事儿给催了,这以后,她要是再想弥补,那可是难上加难啊!  一再的拿不定主意,厉老太太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背着自家的老头子,去找乔慕晚。  接到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的第一瞬间,她听到老太太还是一如往昔那样唤自己“慕晚!”,她本就内疚的心,翻腾着无垠苦涩的苦水……  厉老夫人真的是对她太好了,好到让她越发的无地自容!  午休的时间,乔慕晚去了厉氏附近的一家中式菜馆,在那里见到了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瞧见了乔慕晚过来,就赶忙招呼着她。  心理实在是愧疚,乔慕晚颤了颤睫毛,脚下如同踩在刀刃上一样,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涩的走到厉老太太面前。  厉老太太随意的问了两句她最近工作的事情,就张罗着点菜。  服务生离开,厉老太太继续着刚才关于乔慕晚工作的话题,没有任何提及到关于之前厉潇扬告密自己和自家老头子儿的事情。  如果说厉老太太直接切中重点那件事儿还好,不至于让她心里忐忑,可是她不提,就是一味的关心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让乔慕晚如坐针毡一样难受!  相比较厉老太太对她一如既往的关心,她情愿她骂自己一顿,这样,自己就不至于心里这么难受!  “厉老夫人!”  承受不住心理上面的煎熬,乔慕晚硬着头皮打断厉老太太。  “怎么了啊?”  厉老太太目光诧异的看着打断自己的乔慕晚。  乔慕晚有些难以启齿,她皱眉绞着手指。  一再做着心理暗示,她才艰涩的出声——  “我……厉老夫人,您真的就不问问关于我和祁深之间的事情吗?”  闻言,厉老太太笑了笑。  “慕晚啊,我老太太今天找你出来,只是想和你吃顿午饭!”  说着,厉老太太把手包裹住乔慕晚放在桌面上的小手。  “好好和我老太太吃顿饭,别多想!”  厉老太太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她活了这么大的数岁,做人做事都有一定的章程。  该吃饭的时候就该吃饭,到了该提及之前事情的时间,她自然会问。  见厉老太太确确实实只是想给自己好好吃一顿饭,乔慕晚皱了皱细眉,暂且压下心里的不适。  服务生给两个人上了菜。  “慕晚,你多吃一些,你看你最近都瘦了!”  厉老太太给乔慕晚夹着虾仁西兰花,脸上的笑,虽然不似之前那般乐呵呵,却还似母亲那般温暖心田。  “嗯!”  乔慕晚点了点头,用筷子夹着西兰花送进嘴巴里。  “来,慕晚,这个是武昌鱼鱼汤,你尝一尝!”  服务生上来了鱼汤,厉老太太就张罗着舀汤给她。  “谢谢您厉老夫人!”  不好麻烦一个长辈,乔慕晚要自己来舀汤,厉老太太却不依。  不得已,她只好礼貌的站起身去接汤碗。  只是,当她接过汤碗,阵阵鱼腥的味道传到她的鼻息间,她顿时间一阵反胃的难受!  “嗯……”  乔慕晚快速把汤碗放在桌案上,然后用手,快速掩住口。  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她第二次闻到鱼腥味,自己会胃里犯难受。  厉老太太一看乔慕晚突然难受,大惊的站起身。  “慕晚啊,你这是怎么了啊?”  说着,厉老太太就拿清水给她。  乔慕晚接过清水刚想喝一口,胃部难受的感觉,又一次传来。  她赶忙把水杯放在桌面上,抽了两张纸巾,快速掩鼻。  “慕晚啊,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可别吓我老太太啊,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看乔慕晚的小脸,隐隐泛出苍白的迹象,厉老太太跟着着急起来。  乔慕晚不想让厉老太太担心自己,就摇着头儿。  “没有,厉老夫人,我没有不舒服,就是……就是我最近胃肠不适,闻到这个鱼腥味,我……会胃里很难受!”  说来也怪,她之前从来没有因为吃鱼、喝鱼汤有不适的反应,不想最近,她接连对鱼、对有腥味的东西产生了排斥的反应!  一听说乔慕晚对鱼汤有排斥反应,厉老太太的直觉反应,根本就不是乔慕晚的胃肠不好,而是这个鱼汤有问题。  “服务生,你去把你们经理找来!”  厉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就是雷厉风行的性格,这会儿自己的准儿媳因为在这边吃饭造成了身体不适,她自然是要找餐馆的经理理论一番。  服务员不敢怠慢,秉性着顾客是上帝的营销理念,赶紧把经理找来。  经理一来到厉老太太这边,厉老太太就威风凛凛的指着鱼汤。  “我说,你们饭馆这个鱼汤有问题,我儿媳妇喝了以后身体不适,你们说怎么办吧?”  闻言,经理看了看脸上隐隐惨白的乔慕晚。  一看她确实是不舒服,脸上立刻浮现出来惊颤。  赶忙,经理不做任何的猜想,直接就推卸责任。  “不好意思老夫人,我们这个鱼汤不会存在任何的问题的!鱼,都是鲜鱼,汤里的配料更是有层层工序严格监控,不存在任何的问题,我想,您的儿媳,可能是其他的原因造成身体不舒服!”  “什么其他的原因?你们这是想推卸责任吗?”  厉老太太不服不忿,和经理理论着。  见经理还在解释,厉老太太根本不听,说着就要给厉祁深打电话。  乔慕晚在一旁看厉老太太为了自己的事儿和餐馆经理据理力争,她隐忍胃部实在是难受的感觉,拉住厉老太太。  “厉老夫人,不是这个汤的问题,和餐馆这边没有关系……我、我前两天,也有因为闻了鱼腥味,胃部不舒服、想要呕吐的时候!”  一听说乔慕晚之前就有过胃部不舒服、想要呕吐的时候,厉老太太当即神情一怔。  “是是是,老夫人,您的儿媳不舒服确确实实不是我们餐馆的原因!”  厉老太太还没有从乔慕晚说她想要呕吐的话中反应过来,她哪里还顾得上在一旁不断给自己解释的经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了,你走吧!”  经理和服务生走了以后,厉老太太用手拉住乔慕晚的手,用不敢确定自己心中所想的眼神儿去看她。  “慕晚,你是一直对鱼腥味过敏还是怎样?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能对鱼过敏呢?再说了,我刚刚有闻这个鱼汤,不腥啊!”  “我对鱼不过敏!”  乔慕晚隐忍住胃部还在真真翻滚的难受感,摇了摇头儿。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感官最近太敏-感了,我已经有两次因为味道鱼腥味,胃部不舒服的时候了!”  昨天她和厉祁深就有做鱼,只不过他和她闹了脾气,没有吃饭,以至于乔慕晚把前天晚上在餐馆里因为对那个紫菜蛋花汤犯恶心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过现在想想,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说着话,她的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感袭来。  “厉老夫人,我……我去一趟洗手间!”  乔慕晚拿着纸巾掩住口,去了洗手间。  看乔慕晚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晃走,厉老太太抿了抿唇,喃喃自语道——  “这是真怀上了吧?”  ——————————————————————————————————————————————————  乔慕晚在洗手间那里折腾到虚脱,也没有如期吐出来污秽物。  等了好一阵,她不舒服的感觉,才好了一些。  将身体发虚的倚在瓷砖壁上,她贝齿咬住唇瓣,隐忍着还是有些难受的感觉,将手机拿出来,在百度搜索那里,输入一串文字。  眼睫毛上面隐隐挂着惊觉晶莹的水雾,乔慕晚看着手机屏幕,手指有些发虚的去点页面。  不等她点开第一个浏览页面,厉老太太从外面进来。  “慕晚,你怎么样了啊?”  见厉老夫人进来,乔慕晚赶忙退出百度页面。  “我还好,让您担心了,厉老夫人!”  “你说说你这个孩子,身体怎么这么虚啊?”  刚刚乔慕晚进洗手间的时候,厉老太太给厉祎铭打了电话。  厉老太太年轻怀孩子那会儿,也会害喜,不过她并不排斥鱼腥的味道,周围几个好友那边,她也没有注意她们的儿媳会对什么东西害喜。  不得已,见乔慕晚对鱼腥味这么排斥,她只得问问自家的老二,让他给自己确定一下,这乔慕晚是不是怀了孕!  电话那边,厉祎铭听自己母亲的描述,他皱了皱眉。  “妈,按照您说的,您打听我的这种现象,确实是怀孕的表现,至于你说害喜的时间,正常来说,会在女性怀孕两周到十六周有所表现,不过这种事情因人而异,有些女性身体状况的原因,可能从怀上孩子开始,就有害喜的现象!”  一听说自己的儿子这么说,厉老太太确定了乔慕晚怀孕这件事儿。  至于说到害喜,她记得她害喜的时候,孩子都有一个月大了。  不出意外,这乔慕晚差不多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妈,您给我打听这件事儿,是给谁打听的啊?”  能让自己母亲这么慌慌张张的打听,厉祎铭能猜测的到,不是乔慕晚,就应该是自己的妹妹,或者是其他几个近亲!  “没有谁,就是我刚才碰到一个姑娘,看到她在呕吐,我就在想我怀你那会儿也是这么吐的,然后我就好奇,想问问你,这个姑娘是不是怀孕了!”  虽然厉老太太搪塞了一个蹩脚的理由,看起来还有几分可信度,但是厉祎铭没想拆穿她。  都说知儿莫若母,他又何尝不了解他的母亲!  既然自己母亲要给自己瞒着,他就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  不过……  “啧啧,是这样啊!妈,您要是实在是不敢确定这姑娘到底有没有怀孕,您可以带她来医院,我免费给她做彩超!”  厉老太太:“……”  ————————————  见乔慕晚难受,还在给自己莞尔,厉老太太这会儿哪里还有精力去想她之前有过什么样的经历、是个怎样的人,一心想到的都是她可不能因为害喜搞得身体垮掉了。  要知道,自己这个准儿媳的的肚子里,怀的可是自己货真价实的孙子。  “我没事儿了,厉老夫人!”  不想让厉老太太这个长辈在自己面前忙来忙去,乔慕晚对她笑了笑。  出了餐馆,厉老太太要给厉祁深打电话,告诉他说乔慕晚身体不舒服,要回家去休息。  乔慕晚没有让厉老太太这么做,就与厉老太太告别以后,回了厉氏。  让随行的司机,把乔慕晚安全的送回公司以后,厉老太太再也按捺不住要把乔慕晚怀孕的消息告诉自家的老头子儿,她连今天来找乔慕晚的初衷都给忘了,笑吟吟的回了家。  一进门,厉老太太就挪着小碎步子,一边往楼上走着,一边唤着。  “老头子啊老头子,大喜了啊!我有好事儿要告诉你啊!”  ——————————————————————————————————————————————————  乔慕晚回了厉氏,厉祁深一知道她被他母亲叫走,就把她叫去了办公室。  乔慕晚进门,厉祁深见她脸色不好,他蹙眉。  “怎么了?”  他长指掬起,被乔慕晚圆润弧度的下颌,收入到掌心里。  “没怎么,我就是有点儿不舒服!”  刚刚要应付厉老太太,她没有来得急在手机里查怀孕的表象,回来又被厉祁深叫来了这里。  她一方面是真的胃部不舒服,再者,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心里着实忐忑。  听乔慕晚说她不舒服,厉祁深眯了眯眸子。  “我妈找你麻烦了?”  他问着,声音足足压低了好几个调。  “没有!”  乔慕晚摇头否定,“我就是单纯的身体不舒服!”  “平白无故的会身体不舒服?”  两个人早上还搞了,哪里能有不舒服的迹象,不过是被他母亲找出去了,再回来,她就不舒服了,这难免不让厉祁深怀疑乔慕晚对他说了谎。  “真的没有其他的原因,我就是不舒服而已!”  乔慕晚回答厉祁深的声音闷闷的,明显在抑制情绪。  看乔慕晚不肯给自己说实话,厉祁深薄唇抿紧成一字型。  “做我厉祁深的女人,不是让你受了欺负也要做窝囊废的!”  他捏住她下颌的力道加重,多了几分阴骘的意味。  他厉祁深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她乔慕晚唯唯诺诺的样子,他都说了有他给她撑腰,不想她还是这样一副受了委屈,也憋在心里的样子!  听得出来厉祁深的话,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愠怒,乔慕晚没有生气,用两个小手,下意识的抱住了他。  小脑袋拱进厉祁深的怀中,乔慕晚的额头贴着他的肩胛骨上,把他的腰身,在自己的藕臂间,抱紧。  “我没有受欺负,我是真的难受!”  因为刚刚呕吐闹腾的她虚脱,这会儿说话,她真的很无力。  “我刚刚和厉老夫人去饭馆吃饭,我闻到鱼汤的鱼腥味,胃里又犯恶心了!”  厉祁深:“……”  “我现在很难受,你抱抱我!”  她的身体实在是虚弱无力的很,以至于,她刚刚连饭都没有吃下,生怕要是吃了,会让胃里更不舒服。  厉祁深刚刚紧锁的剑眉,因为乔慕晚温软的声音,渐渐的放柔下来。  “怎么又难受了?”  他用长臂拥着她,把她虚软的身体,想要抱紧,还害怕太紧,会让她不舒服。  “不知道,可能……是我肠胃有问题了!”  乔慕晚没有怀过宝宝,她周围的生活圈子里也没有谁怀过宝宝,这让她不大确定自己是不是怀孕了,只得说她肠胃有问题。  她的话音刚落下,厉祁深就抓着她的手腕,往外走,张罗着带她去看医生。  “不用,我没事儿的,不用看医生!”  她现在和厉祁深的关系本就紧张,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真的闹出来了怀孕的事情,她觉得事情的发展方向,将会更加激化的往恶劣的方向发展!  见乔慕晚不肯和自己走,厉祁深用一双锋锐的眸子,眉目湛黑的看着她。  被厉祁深锐利的眼神儿看得心弦发颤,她两个小手抱住他的小臂,摇晃着。  “我不想去看医生,我本来就胃里难受,还讨厌消毒水的味道,你是想让我胃里更难受吗?”  说着,乔慕晚就把自己的小脑袋,往厉祁深的怀里钻。  “不要去看医生,你抱抱我嘛,抱抱我,我就好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