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79章 :你说的,我吻了你,你就什么事儿都依我

第279章 :你说的,我吻了你,你就什么事儿都依我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4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邵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还是怎样,她看刚才那个出门,仅仅给了自己回眸一眼的女孩子,她竟然感觉自己看到了佳雅当年的影子……  几乎是不做任何的思考,她也顾不上去买药,拔腿就去追出了药店的乔慕晚。  “我说,你因为一个药和我叫什么劲儿啊?我回去再给你看了!”  被来来往往的人注视着,乔慕晚红着脸去牵厉祁深的手腕。  奈何,和她较上劲儿的男人,好说歹说,就算是乔慕晚依旧答应了给他看自己买的药,他也不肯依!  “就在这看!”  他摆明立场,没有思考商量的余地。  乔慕晚被厉祁深搞得没辙,其实想想,让他知道自己买了验孕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在这样的公开场合就给他看,她还是抹不开这个面子。  “嘁,你干脆让我在这里亲你好了!”  她凉凉的说着话,好看唇形的嘴角撇了撇。  “我不介意,你想怎样,我都依你!”  厉祁深摆开手,一脸的不以为意。  他的话一说出口,乔慕晚就找到他话里的漏洞呛他。  “既然你说我想怎样,你都依我,那我现在不让你看我的药袋,让你离开,你怎么不依我?”  “我依你是有限制条件的,不包括这个!”  说着,厉祁深倨傲线条的冷峻脸颊,向乔慕晚欺近,继而,贴合到她的耳边。  “关于你亲我、摸我、咬我、骑我,这几点才是你在我的限制条件之内!”  邪痞的怪气,喷洒在自己的耳蜗边,让乔慕晚红了耳根子的同时,脸蛋也是火烧火燎的发烫。  “你个臭-流-氓!”  抡起小粉拳,乔慕晚有些恼火的去打他。  不想向来都有健身习惯的男人,身体硬的和铜头铁臂似的,自己非但没有如期的打疼他,还反过来疼了自己的小手。  “懒得理你!”  乔慕晚气着,拎着个药袋,就往外面走。  见眼前的小女人离开,厉祁深悻悻的挑了下眉。  没了乔慕晚在,他也自知没趣,就抬起修长的腿,迈着平稳的步履,出了药店。  ——————————————————————————————————————————————————  乔慕晚有些恼,她就纳了闷,在公众场合,那个男人怎么就那么能堂而皇之的给自己说那样的话?  脸颊依旧滚烫滚烫的红着,她不想给厉祁深坐同一辆车离开,顿了下脚步,扭头就往旁边的地铁站走去。  刚走两步,一只横过来的大手,就扣住了她的腰身。  厉祁深单臂捞着乔慕晚的柳腰,在她猝不及防下,对她拦腰抱起。  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托住腰身,乔慕晚有了反应以后,看到了厉祁深一张俊逸的脸颊落在自己的清眸里。  “你个混蛋!”  还沉溺在厉祁深刚刚对自己说的话语里,她口气恶劣的斥责他一声。  “我怎么你了,你就说我混蛋?”  厉祁深搁置在乔慕晚腿弯处的手,不自觉的上移,落在了她俏丽的tun-ban上,然后冷不丁的一下子,在她裙装布料的外面,狠捏了一把!  “嗯……”  翘尖儿上面的痛,让乔慕晚下意识的嘤咛一声。  “你干什么?”  因为厉祁深这样不顾及场合的捏一下子,她天鹅般漂亮的美颈,都沁染上了一层胭脂般的绯红。  “你凭什么说我混蛋?我做了什么混蛋事儿了么?”  “你说呢?”  乔慕晚反问一句,就算他刚刚在药店里,对自己只是言语上的流-氓,但是刚刚,他捏自己那里,可是实打实的流-氓行为。  “你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你说的这么模糊,我怎么能清楚?”  说着,他没有离开位置的手指,故意似的,又抓了一把!  “你……”  一脸被这个男人拦腰抱在怀中,捏了两下tun-ban,她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就没有哪里是不发烫、不红润的!  “说不出来?”  厉祁深挑眉问着,深邃的眉眼间,涤荡着微不可见的笑意。  乔慕晚:“……”  “乖,既然说不出来,就不要说了!”  把乔慕晚的腰身在自己的臂弯中,锁得更紧,厉祁深抱着她,回了车里。  “等一下!”  邵萍追出来药店的时候,她看到的,只有轿车尾翼,在自己眼前划过的一幕。  ——————————————————————————————————————————————————  车厢里,厉祁深把乔慕晚抱了进去,给她扣上了安全带。  看坐在副驾驶舱里的小女人把手里的药袋抱得紧紧的,厉祁深声音不咸不淡的出声。  “不就是几盒药,用得着你把它当宝贝一样的护着么?”  对于厉祁深的话,乔慕晚呶着唇,把小脑往车窗那边撇去。  “你别和我说话,我不想和你说话!”  “不想和我说话还给我说话?”  厉祁深找她话里的漏洞,在乔慕晚刚说完,就回呛了过去。  “刚才的不作数!”  “刚才那句话不作数,那这句又该怎么算?”  乔慕晚:“……”  被厉祁深接连呛了两次,还这样诡变莫测,乔慕晚的面子架不住,瘪了瘪嘴巴。  她没再搭话,把自己的小脸往外面看去。  迟迟没有等到乔慕晚再应声给自己,厉祁深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然后一挑眉。  “你把药袋给我看看!”  他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了过去。  “不给你看!”  乔慕晚把药袋扯到一边去,让厉祁深的手,抓了空。  眼神儿在一瞬间染上了幽深,厉祁深僵着他的手,搁置在半空中没有动。  “拿过来!”  把扑了空的手,变成了捏住乔慕晚的手腕。  乔慕晚回头去看厉祁深的时候,迎上了他湛黑的眼仁。  “我不想拿!”  她可是没有忘了他捏着自己tun-ban不放,自己要是乖乖就范的给他看了药袋,那多没有骨气啊!  “你、确、定?”  厉祁深凝视乔慕晚,口气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被厉祁深实在变化太快的性子,把自己搞的一时间应接不暇,乔慕晚很想有骨气的告诉他,“确定以及肯定!”。  可话到了嘴边,她终究是挫败的说不出口。  硬着头皮点头儿,她闷闷的“嗯”了一声。  乔慕晚刚刚回答出声,那边,厉祁深蓦地将车开到一边,拉下了手闸!  突然的刹车,让乔慕晚一个应接不暇,原本还在隐隐约约难受的胃,顿时间翻江倒海一样的翻滚着让她想要作呕的感觉。  只是还不等将这种感觉传递到脑部,她的唇瓣上,又流窜过来了有电流一样流淌而过的吻。  几乎是在被厉祁深猝不及防吻下的一瞬间,乔慕晚就顿时头脑混沌起来。  来不及去感受厉祁深亲吻赋予她的缠绵,乔慕晚胃里往上翻涌的感觉,强烈的让她喉管都是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唔……”  忍受不住,乔慕晚两个羸弱的小手,牟足劲儿去推厉祁深。  然后扯开安全带,拉开车门,直接往垃圾桶那里奔去。  被蓦地推开身体的厉祁深,看到此刻正伏在垃圾桶边呕吐的乔慕晚,他顾不上其他。  扯下安全带,下了车。  走到乔慕晚那里,看脸色煞白的小女人,几乎是要脱水了一样的呕吐,却还吐不出去恼人烦的污秽物,他皱紧着剑眉。  “去医院吧,你病得太严重了!”  他就知道,自己当初不应该一意孤行的听这个小女人给自己见鬼的说什么买药吃就好的话。  她这个样子,吐得让他心疼!  “……不用!”  乔慕晚摆手抽离开厉祁深拉着自己手腕的小手,拒绝着。  说着话,她的胃里,又是一阵抽-搐的难受,让她的小脑袋又重新埋回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那里。  看乔慕晚撑不住还给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厉祁深气得不行。  “蠢女人,你都吐得这么严重了,还不去医院,你想死吗?”  他厉祁深本就不是那种脾气很好的男人,乔慕晚的不肯乖乖就范,让他气急败坏的捏住她的肩膀,把她的两个小肩头,在自己的掌心里,死死的捏紧着。  乔慕晚知道厉祁深是为了她好,只不过……去医院找厉祎铭做检查,自己要是真的怀了孕,事情被查出来,那就糟糕了!  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让厉家的两位长辈对自己改变看法儿,自己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怀了孕,他们为了厉家的面子,一定不会让自己把肚子里的孩子留下的。  出于这样的考虑,乔慕晚隐忍着胃都要吐出来的感觉,反握住厉祁深的手。  “我真的没事儿,还不是你刚刚吻我,烟味儿让我犯恶心!”  找着这样蹩脚的理由,乔慕晚眼神儿哀怨又可怜的看着五官冷峻惑人的男人。  被乔慕晚说着,厉祁深将薄唇紧抿成了一道线。  “不管什么原因,你——立刻马上给我去医院!”  她不拿她的身体当回事儿,但是他不等同于她,不会任由这个蠢脑子的女人拿她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你怎么总喜欢让我去医院?哪里是什么好地方吗?”  厉祁深:“……”  “说到底,还不是怨你,你刚刚要是不吻我,让我闻了不想闻的烟味儿,我至于这样吗?”  说着,乔慕晚扬起苍白,却傲娇劲儿的小脸。  “你去车里给我拿水,我要漱口!”  把话说得理所应当,让俊脸紧绷的厉祁深,一再看了她好久,才默不作声的转身。  厉祁深把手拿来给乔慕晚,看着漱口的女人,他沉着声——  “漱完口,我带你去医院!”  没有任何可商榷的口吻,冷硬而刻板。  厉祁深似不容反抗的命令的话,让乔慕晚漱口的动作一滞。  “你一定要让我去医院吗?”  乔慕晚自知,如果说她真的怀了宝宝,对他,她定是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你要是不想吐死,就马上给我去医院!”  他的口吻染上了恶劣,冷冷的,还有几分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意思。  拗不过犟着脾气的厉祁深,尤其是自己要是做了什么让他不满意的事儿,他看自己的眼神儿,让乔慕晚真的会莫名的心虚。  咬了咬唇瓣,她一再做着心理斗争,才去抱着厉祁深的手臂,妥协出声——  “今天太晚了,医院那边都是值班的医生,明天去吧!”  “我找老二,不耽误!”  “你弟弟又不是胃肠科的医师,找他不专业了!”  厉祁深不悦的递过来一个幽深的眼神儿落在乔慕晚的脸上,让她心虚的感觉更加强烈。  “我明天去了!”  她小手抱着他的手臂,圈在自己的两个小手里,贴着他,温柔软语着——  “你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我答应你,我明天一定去医院,今天,我先拿买回来的药应付一晚上,嗯?”  乔慕晚给他商量着,见厉祁深的眼,依旧湛黑,不得已,她硬着头皮,亲了他的脸颊。  “你说的,只要我亲了你,你什么事儿都依我!”  头一次,乔慕晚觉得厉祁深说那么让自己耳红心跳的话,能让自己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变得圆滑的借口。  有之前的话在,向来毒舌犀利的厉祁深,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回呛乔慕晚的话。  “再亲我一下,这次要亲这里!”  厉祁深耍起来无赖,用修长的指,点了点他xing感的薄唇。  知道厉祁深这是借机耍无赖,可是乔慕晚没有办法儿,一再不屑的呶唇,她还是妥协下来的去吻了他。  但乔慕晚软糯的菱唇,贴合到厉祁深的唇瓣时,瞬间头脑一热的厉祁深,就立刻反客为主。  只是想到乔慕晚刚刚因为自己亲了她,她胃里不舒服,厉祁深浅尝辄止了几下,强压下自己渴望把她唇舌在自己嘴巴里吞噬掉的火热,抽离了自己。  垂下深邃的黑眸,他盯着眼前气息微喘的小女人,有丝丝缕缕丝线一样细匀的呼吸溢出,他按捺下心里的火焰,咬牙出声——  “先放了你!”  ——————————————————————————————————————————————————  邵萍恹恹不欢,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的回到家里。  刚刚她追了出去,却没有先一步拦下那辆车子,一种挫败到让她再度幻灭的感觉,充溢着她的神经。  她不知道是不是她最近都在想着之前的事情,以至于刚刚看到那个姑娘的时候,把佳雅一瞬间就与那个女孩子重合在了一起。  抬手揉了揉自己发胀的眉心,邵萍觉得她一定是自己最近太累了,才会胡思乱想起来。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找当初那个被送去福利院的孩子,只不过自己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那个孩子想下落,在这样大海里捞针一样的寻找下,自己怎么可能逛了一趟药店,就奇迹般的碰上那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想想,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那边,从杜欢那里回来的邵昕然,脸色气得一阵白、一阵红的回来家里。  她真的是被杜欢气得不行,怎么会有那样的女人,竟然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那样的话。  自己吃肉,让自己分汤给她?  呵……她邵昕然相中的东西,别说是汤不可能给她喝,就算是汤碗,她都不可能给她碰!  “妈,您怎么了?”  邵昕然一进门,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正倚在门边那里,脸色十分难看的扬着头。  思绪飞脱状态的邵萍,听到自己女儿对自己的轻唤,她下意识的收回了思绪。  “……昕然回来了啊?”  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两声,“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饭去!”  邵萍敛住自己刚刚的不自然,往厨房走去。  本来有些饿了的邵昕然,因为杜欢让自己作呕的话,她现在一丁点儿的胃口都没有。  “妈,我不饿!”  邵昕然拉住邵萍的手,没让她去厨房。  把自己的母亲带去了沙发那里,邵昕然握住她的手,问:“妈,您这是怎么了?脸色为什么这么不好?”  自己母亲神神秘秘的样子,让邵昕然对于自己的母亲,实在是不知道该以一种怎样的态度去对待。  她想要知道她的事情,对她予以分担,但是……  “没事儿,我脸色有不好吗?”  邵萍闪烁其词着,下意识的还去摸了摸自己的脸。  邵昕然有些气自己的母亲都这个样子了,还给自己拿出来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自知自己问什么也得不到一句有价值的信息,她索性也不再自讨没趣。  “没有,我今天太累了,眼神儿不太好,看错了!”  她凉凉的说着话,跟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  回去了水榭那边,厉祁深亲自给乔慕晚接了水。  “吃药!”  命令的两个字,很生硬的溢出男人削薄的唇瓣。  乔慕晚点了点头,把水杯接过来。  厉祁深去拿药,刚准备给乔慕晚看用药说明,他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儿,但看是公司业务上面的电话,他还是拿起了放在矮几上面的电话。  “我先去接个电话,等我回来再吃药!”  “嗯!”  乔慕晚规规矩矩的点了头儿,然后在厉祁深转身离开的时候,赶忙把放在药袋最底下那里的验孕棒拿出来,藏到沙发后面的靠垫里。  厉祁深打完电话回来的时候,乔慕晚正一脸迷蒙样子的喝着水。  没有了刚刚让自己心惊胆战的验孕棒在,她心情舒适了很多。  厉祁深看了眼悠哉悠哉喝水的乔慕晚,然后把视线转移到她买回来的药上面。  看了半天都不是厉祎铭推荐给自己的药的牌子,他蹙眉。  他就知道,他不应该任由这个小女人自己去给她自己买药。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