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83章 :谁让你是我孩子的妈(六千字,附送小剧场)

第283章 :谁让你是我孩子的妈(六千字,附送小剧场)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7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看,祁深这个姑妈啊,和我这个老太太一样一样的,就喜欢掺合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儿,这不,我猜啊,小敏这一定是给我打听你肚子里孩子的事情!”  厉老太太边说着话,边把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敏啊!”  厉敏在电话那边应了一声,有些难为情的问厉老太太在干什么。  “我这也没干什么,我刚从祁深公司那边出来,这正准备着带慕晚去老二那边做个彩超检查,慕晚这孩子知道自己怀孕到现在,还没有做过身体检查呢!”  厉老太太话语里流露着对乔慕晚的喜欢,让厉敏在电话那边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是好的捏了捏手指。  “大嫂,你什么时候回家?我要去你家那边看看你和我哥!”  “我啊?下午两三点钟吧,还可能再晚点儿,我寻思让慕晚做个全身检查,可能会耽搁些时间!”  厉敏知道自己的大嫂喜欢乔慕晚,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说一些有的没的,只是……  “那我晚点儿去你家吧!”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小敏。”  厉老太太还是头一次见自己的这个小姑,会这么坚持的要去老宅那边看自己和自家的老头子。  “嗯,有点儿小事儿!”  厉敏说得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自己的大嫂正在陪乔慕晚去医院做检查,她自然是不能在电话里说一些不该说的。  “既然是小事儿,你就在电话里说吧!”  “不了,我还是晚上去你家的时候,再给你和我大哥说吧!”  不出意外,依照自己大嫂现在对乔慕晚的喜欢和喜爱,应该还不知道她之前结过婚的事情,不然,又怎么能把她看成是儿媳这般对待!  实在是不想自己的大哥和大嫂蒙在鼓里,但电话里的片面之词,她还觉得自己说不清楚!  “小敏,你瞅瞅你,这和我怎么还忸怩上了呢?”  厉敏:“……”  “那既然你想晚上去我家那边,你和妹夫就来我家吃饭吧,正好,祁深和慕晚今天也回老宅这边!”  有厉祁深和乔慕晚在,厉敏哪里好开诚布公的给自己的大哥大嫂说乔慕晚的事情。  “祁深今天会带他未婚妻也回去吗?”  “嗯,回去一起吃个饭!”  厉老太太不知道厉敏是想给她和厉锦弘说关于乔慕晚之前结过婚的事情,就又问了问她。  “小敏啊,你要给我和你大哥说得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没有,也没有什么事儿,真的就是小事儿!”  不好再继续和自己的大嫂说下去,厉敏本就是直来直去的性子,她真的怕自己一个没看住自己的嘴,就把自己从厉潇扬那里之前乔慕晚之前事情的事儿,给说了出去。  厉老太太还真就是头一次见自己的小姑,说个话也再三别扭。  “小敏,你这到底要给我说什么啊?你不是这样有话藏着掖着的人啊,你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给我说,现在不方便啊?”  厉老太太这边刚问完,坐在她身边的乔慕晚,蓦地一阵胃部不舒服的难受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唔……”  “慕晚!”  厉老太太顾不上给厉敏说话,赶紧让司机在路边停了车。  车一停下,乔慕晚就下车,找了就近的垃圾桶,胃部阵阵抽搐的往外呕吐着污秽物。  “慕晚呐,你这孩子什么体制啊?怎么害喜这么严重啊?”  厉老太太当年生了三个孩子,可三个孩子累计加在一起的反应,都没有她一次害喜来得严重、来得反应剧烈。  之前自己是闻到腥味会受不了,这会儿,自己因为喝了鸡汤,又一次难受,她自己都难以控制这种想要不断往外呕吐的感觉。  厉老太太让司机买了水给乔慕晚,乔慕晚好了一些就拿水漱口。  好一阵过去,她才微微敛住了自己难受的感觉。  “慕晚啊,你这怎么吐的这么严重啊?我当年怀我家那三个犊-子的时候,都没有过你这样剧烈的反应啊!”  不是厉老太太耸人听闻还是怎样,乔慕晚吐的真就叫一个夸张,但是很明显,并不是她做作,而是她确实害喜状况十分严重。  “我也不知道,刚刚,车子过减速带的时候,我就特别难受!”  其实,她从很早之前就一直再忍受,只不过她这次忍不住了,才会表现了出来。  “哎,这可怎么是好啊,我还是先带你去医院吧!”  说着,厉老太太让乔慕晚上了车。  准婆媳二人刚上车,厉老太太才发现被自己丢在后车座上面的手机没有挂断,此刻和厉敏还在通着话。  厉老太太安抚好乔慕晚,拿起电话。  “小敏,你还在啊?”  “嗯,刚刚……慕晚害喜了么?”  “嗯,去吐了,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这孩子害喜的情况太严重了!”  “哦,大嫂,那你在她饮食方面把把关,孕妇在妊娠期间,最忌讳饮食上出了乱子!”  说到底,不管乔慕晚之前如何,她现在肚子里怀的是厉家的骨血,厉敏对此,终究是不忍心!  再怎样说,乔慕晚之前的事情不堪,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权当她是在关心孩子好了,所以间接也关心了乔慕晚。  “嗯,我知道,我请了营养师,让营养师照顾慕晚的三餐!”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可厉敏呢至始至终都没有再提及要去厉家老宅的事儿。  “那大嫂,你先带慕晚去检查吧,我过两天再去看你和大哥!”  虽然厉老太太还想对厉敏刨根问底儿,但是想想乔慕晚的情况,她也就作罢了。  挂断电话,不似最开始接到厉敏电话时的喜悦,厉老太太皱了皱眉。  厉敏明显是欲言又止,很明显是在忌讳些什么!  一时间厉老太太想不到厉敏会因为忌讳什么而说话这么模棱两可,看了眼身旁的乔慕晚,她瞬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难道说……  ——————————————————————————————————————————————————  杜欢接到邵昕然的电话后,按照邵昕然说的,她找了富丽酒店3028号房间。  天边有了淡淡的霞光普照,将原本鱼肚白的天际,渲染了红润的色泽。  邵昕然穿了酒店的浴袍,拿捏着手机,一副若有所思样子的站在窗边。  没办法了,乔慕晚现在肚子里有了厉家的孩子,厉家的两位长辈,再怎么样说,也得顾及那是厉家的血脉,就算是对乔慕晚有颇见,也得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保持一种就算是知道,也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扳不倒乔慕晚,她邵昕然实在是不甘心。  不得以,她不想主动找上杜欢,让杜欢给自己出谋献策,只得用年南辰做诱饵,把杜欢找来这里。  杜欢到了3028号房间时,邵昕然刚开门,她就嗅到了房间里,有过分腥甜的释放味道,如丝如缕的缠绕在套房的每一处。  其实打从一开始邵昕然给自己打电话,她就有想到,她能把自己约在酒店的套房这边,指定是要给自己证明些什么,或者,想让自己看到些什么!  而事情也和她最开始的预期一样,邵昕然把自己找来这边,确确实实是想给自己证明些什么,而不出意外,她就是想给自己证明,她……和厉祁深共度了值千金的春宵一刻!  只不过,她这次的猜测,并没有得到印证,因为在卧室里、chuang铺上,chi-luo着身体的男人并不是厉祁深,而是年南辰!  本以为邵昕然是想让自己知道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以达到让自己死心的目的,不过,事情似乎并不是自己想得那样,她竟然要给自己看她和年南辰在一起的情景。  “很好奇我把你叫来这里是不是?”  邵昕然笑着,嘴角勾着明灿的笑意。  见邵昕然明艳的笑着,杜欢也笑了。  “我以为你找我来,是因为你想通了,要分一口汤给我呢!”  杜欢不轻不重的口吻,让邵昕然当即僵硬住了笑。  “呵……你就这么想和厉祁深上chuang?”  她问着,语调带着不屑。  “难道你不想吗?”  杜欢反问一句,并没有因为邵昕然的身高高出自己而表现出来任何的退缩和怯懦,相反,她在笑,很刺眼的笑。  被杜欢呛着自己,邵昕然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抿了抿唇,她明显不似刚开始那样对杜欢的态度。  “你没必要非得通过我这边睡厉祁深,乔慕晚是你表姐,你和她说一声,她绝对会答应,再说了,你表姐现在怀孕了,你现在借机接近厉祁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邵昕然并不介意把乔慕晚已经怀孕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  刚刚,她想了好久,乔慕晚之前结过婚的事情,就足够让她乔慕晚喝一壶的了,现在她又有了孩子。  如果,她证明她肚里的孩子并不是厉祁深的种,那么她乔慕晚就可以彻彻底底的滚出她的视线,再也没有办法儿接近厉祁深了。  “乔慕晚怀孕了?”  一听到邵昕然的消息,杜欢顿时大惊了一下。  虽然她一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了xing关系,但是乔慕晚现在怀孕了,还是让她惊讶了一下。  “很惊讶?呵……你应该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有xing关系了啊?”  “我是知道,但是……”  杜欢想说自己还是很吃惊,可话到嘴边,她还是觉得自己这么说不妥当。  毕竟,从她知道厉祁深的存在,就已经知道他和乔慕晚之间有了xing关系,由此说来,乔慕晚会怀孕,完全再情理之中。  “你今天把我找来这里到底想说些什么?”  杜欢搞不懂邵昕然让自己看到她和年南辰在一起、又把乔慕晚的事情引出来给自己说是什么意思,就没有按捺住心里的猜想,问了出去。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说你想喝口汤,我觉得,这样一个小小愿望,我应该满足你!”  听出来了邵昕然给自己的讯息是她愿意和自己合作,杜欢勾了勾嘴角。  “你是在忌惮我表姐怀了孕,你没有扳倒她的实力,所以才找上我的吧?”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要变了法儿的利用自己,只不过,她杜欢不傻,还没有愚蠢到给她邵昕然当枪使!  “不算是,我不过是想给你一个可以接近厉祁深的机会!”  说着,邵昕然坐到了沙发里,将双手环胸,悠悠的吐道——  “其实说到底,你也不希望厉祁深和乔慕晚好上,不是吗?”  杜欢能说出来要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面的话,邵昕然就有想到她和乔慕晚之间关系不和,虽然她没兴趣知道两个表姐妹之间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关系不和,但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儿!  杜欢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邵昕然的猜测。  “呵呵,既然这样,我觉得我们应该联手!”  闻言,杜欢冷笑着,“说到底,你不还是忌惮我表姐吗?不然你找我联手做什么?”  “我倒不是忌惮她,找你联手不过是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有互相来往的利益!就像,年南辰是你的男人,你睡了他,我也可以睡他!当然,厉祁深也是如此!”  邵昕然虽然再否认她对自己的利用,但是杜欢觉得她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想和厉祁深上chuang,自己接触不到他,邵昕然倒是可以成为自己一块很好的跳板,既然这样,她们两人之间,还真的就算得上是互相帮助!  “你说吧,你到底想怎样做,我又该怎样帮你?”  “很简单!”  邵昕然轻描淡写的说了三个字,跟着她俯身,将脸探到杜欢耳边,低语着——  “我只想制造出乔慕晚肚子里怀的种不是厉祁深的,而是……卧室里那位的!”  ——————————————————————————————————————————————————  厉老太太前脚刚带乔慕晚到医院,后脚,厉祁深就坐不住凳子的来了医院这里。  乔慕晚刚下车,厉祁深从后面,迈着劲腿,步伐快而不乱的走来。  在乔慕晚猝不及防下,他将她拦腰抱起,直接搂在怀中,往医院走去。  本来厉祁深就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男人,就算是把一个女人捧在手心里,chong入骨子,他也不会表现的特别明显。  就像刚刚,厉老太太带乔慕晚出门,他就跟了出来。  从后面尾随她们的车子一路,就包括乔慕晚又一次吐了,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只不过是没等他下车,她就上了车。  乔慕晚突兀的被厉祁深抱在怀中,感受他身上让自己熟悉的烟草味道,她顺着他的下颌弧度线条,看了看俊脸绷紧的男人。  “你怎么来了?”  她问着,胃里因为他的突然抱起,又有些不好受了。  “你还问我,我要是不来,你现在的身体,能走进医院吗?”  他看着她一张惨白脸色的脸蛋,又气又心疼的说着咬牙切齿的话。  他真是搞不懂这个蠢女人是怎么想的,和自己母亲那个快七十岁的老太太来医院做检查,他母亲连她自己都照顾不好,哪有什么精力再照顾她?  就算是要来医院这边做检查,她都不知道要找自己来么?  厉老太太在身后跟着两个人,她刚刚还在想,乔慕晚吐得那么严重,再加上她身体那么羸弱,自己一个老太太要怎么给她整进医院里。  刚想着找厉祎铭,自己的大儿子就来了这里,她顿时间就没了负担。  看着自己的儿子给乔慕晚抱在怀里,老太太在后面,脸上堆着笑,跟了过去。  “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乔慕晚被厉祁深抱着,隐忍着胃里还是难受的感觉,轻声问着。  “你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吗?”  他垂眸睨了她一眼,透着海洋一般的深邃。  “……我没想麻烦你的!”  乔慕晚觉得自己连做个身体检查都要让这个男人陪着,自己还真就是废物。  “你不想麻烦我也已经麻烦我了!”  他依旧语调凉凉的说着话,可接下来的话,却不似刚刚那般严肃,反而带着几分chong溺。  “算了,谁让你是我孩子的妈!”  言外之意,他把乔慕晚带给自己的麻烦,归结为理所应当。  感受厉祁深沉稳的心跳,有力而强劲的贴合自己,乔慕晚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小脑袋,往他的肩胛骨那么埋了埋。  厉祁深把乔慕晚抱进了医院,取好了要准备检查的单子,在等待检查的时候,他看了眼手里的各种单子,又看了眼贴在自己肩头儿,像是一只小猫咪一样温顺的乔慕晚。  “我说你是怎么想的?她一个老太太要出来带你做身体检查,你也放心让她陪你!”  厉祁深冷不丁的呵斥一声,让原本还舒心贴在他肩膀上面的乔慕晚,支起了小脑袋。  “厉老夫人是个值得相信、值得信任的长辈!”  其实厉老太太来带自己检查,乔慕晚或多或少是因为她有生过三个孩子的经历,所以对她带自己来检查,才会这么的放心。  “你也不看看我妈多大岁数了,就她那年纪,她连她自己都管不好,能管好你吗?”  乔慕晚看厉祁深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很真切的生气,她一时间耷拉下了小脑袋。  其实不然,厉祁深只是在变相问乔慕晚,你来检查,为什么不让我和你来,偏偏找了我妈?  看不出厉祁深这是在吃他母亲的醋,乔慕晚瘪了瘪小嘴巴,用两个小手,抱住了他的手臂。  “其实,我是想找你陪我来医院了,只是,你那么忙,我怕你没有时间!”  乔慕晚如实的说着话,她刚刚在他办公室那会儿,他都没顾得上和自己说几句话,就一直在埋首料理公司上面的事情。  可想而知,这个男人是真的很忙!  “我再忙,出来陪你检查身体的时间还是有的!”  ——————————————————————————————————————————————————  (小剧场1:尿尿风波)  厉祁深在卫生间方便的时候,厉淘淘也要尿尿,不知道卫生间里有人,他一手捂着裤裆的中间,拉开移门就走了进去。  “爸爸!”  许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子也在卫生间,看到站在小便感应器前、回头看着自己的黑着脸的男人,他立刻站直了身体,像模像样的大叫了一声。  突然窜出来一个小不点儿的东西,厉祁深剑眉蹙紧着,连带着薄唇也抿紧成了一字型。  “出去!”  他强压自己要拎起这个小不点儿脖领、给他一脚踹出去的冲动,咬牙出声。  被自己老爸冷声呵斥着,厉淘淘委屈极了。  带着没有退去的奶声奶气的泪腔,他呜呜囔囔的咕哝——  “可是爸爸……我要尿尿,我快憋不住了!”  厉祁深薄唇掀动,刚想冷冷的丢过去“忍着”两个字,那边,厉淘淘已经扒下自己的裤子,笨拙的像是个小鸭子一样挪着步子,挤到了和他共用的小便感应器前。  哗啦啦的水流声,舒服的浇到白瓷上,厉淘淘畅快的眯着眼、憨憨的笑了下。  不等他从意犹未尽的舒心中睁开眼,耳边,厉祁深不悦的声音,带着恼怒,灌入他的耳朵——  “尿完了,就给我滚蛋!”  霸占他老子尿尿的地方不说,还给他发出那么舒服的喟叹声,当他厉祁深在一边是死人么?  厉祁深突然雷霆大作的声音充溢到厉淘淘的耳朵里,他当即就委屈的瘪了瘪嘴,连带着乌黑溜圆的眼睛里,都不自觉的有泪花在打旋。  不敢去看厉祁深带着滔天怒意的脸,厉淘淘刚准备离开,视线一下子就被他老子探出头的紫红色柱状物给吸引住了!  下意识的,他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他爸爸的物什,又低头儿看了眼自己蔫吧蔫吧的小鸟。  等到他用圆溜溜的眼睛再去看厉祁深的时候,挠着小脑袋,不解的问——  “爸爸,我们两个人都用两条腿间的小鸟尿尿,可是你的小鸟为什么那么大、那么粗、还长了那么多的毛啊?”  厉祁深:“……”  “爸爸,你那个东西是不是坏掉了啊?怎么不尿尿了呢?”  说着话,厉淘淘小手托着腮,离厉祁深那里近了近。  “爸爸,你的小鸟都红了,是不是生病了啊?”  “闭嘴,混小子!”  受不了自己儿子这张聒噪嘴巴的呜哝,他眯了眯狭长的黑眸,从齿缝间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话——  “混小子,你懂什么,你那是小鸟,我这叫雄鹰,能带你妈上天的雄鹰!”  “哦……”  厉淘淘像是听懂了似的,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  “那我也让我的小鸟快快长大,这样我也能带妈咪上天了!”  某人,顿时额上冒着层层黑线……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