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84章 :怎么这么会粘人?

第284章 :怎么这么会粘人?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26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0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再忙,出来陪你检查身体的时间还是有的!”  厉祁深凉凉的说着话,口吻虽然温漠,却带着不易察觉的chong溺。  虽然自己抱着的这个男人说话总是动不动就呛自己,甚至不给自己好脸色,但是他刚刚的话的意思让乔慕晚能感受的到,自己比他的工作重要!  小脑袋重新往厉祁深的肩胛骨上服帖,她轻动朱唇。  “你对我真好!”  “这会儿知道我的好了啊?”  听着耳边尽是温软的声音,厉祁深反问乔慕晚一句,声调带着质疑。  红着脸,乔慕晚更深的往厉祁深的颈窝中钻了钻。  “我一直都知道!”  她两个软软的小手把他的脖颈抱住,就好像是无尾熊一样的依附于他。  感受怀中尽是这个小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女儿香,厉祁深柔和下目光,轻笑了下,然后抬手抚了抚了她的小脑袋。  “还难受么?”  “还有点儿,不过好多了!”  说着话,乔慕晚的小脑袋,往厉祁深的耳边贴了贴,撒娇的低喃——  “我有点儿困了,你抱紧我,让我靠你睡一会!”  “怎么这么会粘人?”  厉祁深抬手点着乔慕晚的小鼻头儿。  从他知道这个小女人有妊娠反应开始,似乎她对自己的依赖与日俱增。  “我哪有?我真的困了!”  乔慕晚呜呜囔囔着唇,反驳一句。  “你到底要不要让我靠你?”  连自己想靠在他肩膀上休息一会儿,这个男人都还要给自己不情不愿,她有些小女人的抬眼,瞋视了一眼五官冷峻的男人。  看乔慕晚拿怨怼的眼神儿看着自己,厉祁深不耐烦的掀动薄唇。  “真麻烦!”  嘴上说着不情不愿的话,可厉祁深两只遒劲的手,却把乔慕晚在自己的怀中,紧紧的圈住。  被厉祁深紧锁在他的臂弯中,乔慕晚莞尔一笑,继而抱着他的腰身,安心的闭上了睫毛纤长的眼。  ——————————————————————————————————————————————————  “我真的觉得你的招数,低劣又可笑!”  杜欢对于邵昕然的主意,完全是当笑话一样来听。  乔慕晚至始至终都没有和年南辰在一起过,她要证明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厉祁深的,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并不觉得我的办法儿低劣又好笑!”  邵昕然笑着,漂亮的桃花眼,一眨一眨的泛出意兴阑珊的笑意。  “反正我又不是要更多的人之前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是年南辰的,我只想让厉家的两位长辈对乔慕晚有意见就好!”  对于杜欢的话,邵昕然不以为意,她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证明她的主意会成功,但也不代表就能就此失败。  她本来也没想闹到满城风雨的地步,只需要让厉家长辈对乔慕晚有意见就好。  再说了,如果她把事情闹大,让厉家在盐城失了面子,她不是招厉家人、招厉祁深对她反感么!  她不傻,自然不会做这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  “呵……”  杜欢冷冷的抽动着嘴角,“就怕你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你和我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偷鸡不成,你同样也吃不到肉、喝不到汤!”  邵昕然依旧保持着最开始的笑,狡黠而张扬……  其实,她选择和年南辰共度一-夜,再把这件事儿让她知道,明显就是在告诉她,愿意和她共用一个男人,用此,来表现她吃肉、给杜欢喝汤的诚意。  见杜欢因为自己的话,脸色有些不好,邵昕然敛了敛自己脸上的笑。  将手搭在杜欢的肩上,她换了一种说话的口吻。  “既然我们两个站在了一条线上,就是同伴了,你为我办事儿,我自然是不会让你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说完话,邵昕然将手放到腰际,解开浴袍的带子,递给杜欢。  “你把浴袍穿上吧!”  说着话,邵昕然往卧室那里看了一眼,“我估计他醒来,应该不想见到我!”  杜欢手里拿着邵昕然递给自己的浴袍,见她把她的衣服都穿上,她看了一眼手里的浴袍,又看了一眼卧室里的年南辰,笑了。  “既然你不想让他知道你们两个昨晚睡了,又搞出来这一出算什么?”  闻言,邵昕然不着痕迹的一笑。  “不算什么,不过是拿出来我的诚意给你看罢了,我睡了你的男人,等同于我欠你睡厉祁深一次!”  说完话,穿戴好的邵昕然去门口换鞋。  临出门时,她对杜欢笑了笑。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  乔慕晚进去检查的时候,厉祁深让厉老太太回老宅那边等消息去了。  虽然厉老太太不想离开,但厉祁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盯了厉老太太一会儿,厉老太太在自己儿子不冷不热的目光注视下,悻悻地回去了。  等到乔慕晚做完检查,再出来的时候,她没有看到厉老太太在,就问厉祁深——  “厉老夫人呢?”  “我爸找她,先回去了!晚上想吃什么?”  厉祁深拉过她的书握在掌心里,问着。  乔慕晚的身体太虚,再加上她害喜太严重的缘故,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  虽然医生建议在孕妇妊娠期间,要注意饮食上面的合理搭配,但厉祁深不想听,他的女人脸色那么苍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他哪里还顾得上饮食上面搭配的合理不合理,一门心思的就想让她吃她想吃的东西!  乔慕晚回望厉祁深深邃的眉眼,摇了摇头。  “我不想吃什么,最近吐得太严重了,我没有什么胃口!”  她如实的回答,最近害喜闹得她都快要虚脱了,整个人提不上来任何的力气,好像她吃点什么,都会照吐无误的吐出来。  听乔慕晚声音虚软无力的说她不想吃东西,厉祁深垂眸,将冷沉的视线,专注而刻板,还带着几分炯烁的深意,晦暗不明的落在她的脸上。  每次被厉祁深用这样的眼神儿注视着,乔慕晚都知道他传递给自己的讯息就是他现在不悦。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怪啊?我不想吃东西,你怎么还生气啊?”  她嘟着唇,有些埋怨。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东西!”  “你以为你还是一个人?”  厉祁深不咸不淡的丢过来一句声音冷硬的话。  乔慕晚也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再怎么说,她也知道她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只是,她真的吃不下去。  承受不住厉祁深这样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眸注视,乔慕晚妥协。  “那就按照厉老夫人请的营养师的搭配吃吧!”  ——————————————————————————————————————————————————  年南辰再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他在宿醉的迷迷糊糊中睁开眼,入眼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杜欢,他蹙眉。  不知道他是不是神志还有些不清的原因还是怎样,他总觉得邵昕然昨晚有来找过自己,似乎,还发生了些本不该发生的事情。  只不过,这样感觉充溢在他的脑海中,他却找不到任何的记忆片段。  “你醒了?”  杜欢在羽被的半遮半掩下,luo-lu着她一对娇小的ru-房,勾了勾鬓角的碎发,对年南辰说话。  “你怎么在这里?”  完全是质疑的口吻,刻板而生硬。  年南辰不记得自己有找过杜欢,他虽然喝醉了,但还没喝死。  被年南辰咄咄逼人的眼神儿看着,杜欢有些心虚,毕竟,最晚躺在他身下的女人并不是自己。  有些闪烁的眨了眨睫毛,她故作镇定。  “你忘了吗?你昨晚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这里陪你!”  年南辰:“……”  “你看,我身上还有你昨晚的杰作呢!”  说着,杜欢掀开薄被,大刺刺的把自己紫红色一片的大腿和私-密处,毫无遮掩的袒-露出来。  年南辰视线有些猩红的落在她对自己敞开的地方,看确实是乱糟糟的一旁,隐约间还有没有干涸的白-zhuo,他蹙了下眉。  再抬起头的时候,他看向别处,冷冷的动了动嘴角。  “谁知道你夹着的jing-ye是哪个男人的?”  他下面那里都已经是干涸状态的挂着白-zhuo,而杜欢那么,明显是刚she过的。  这能是他年南辰的?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  杜欢还想说些什么做个解释,那边,年南辰已经不理她,兀自下了chuang,去了浴室。  见年南辰不听自己的任何解释进了浴室,杜欢抿了抿唇,也跟了进去。  ——————————————————————————————————————————————————  “出去!”  站在花洒下的年南辰,见杜欢进来,对她冷声吐出两个字。  杜欢被年南辰呵斥着,在门口那里顿住了脚步。  “……我、我有话对你说!”  她小心翼翼的开了口,见年南辰没有再说让她离开的话,杜欢硬着头皮,把邵昕然交代自己的话,说了出去。  “我表姐,她怀孕了!”  杜欢的话,一经说出口,年南辰原本还在揉头发的动作一滞。  杜欢的表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那是乔慕晚,他日-日想、夜-夜想的乔慕晚!  只是她怀孕了,她居然怀孕了?孩子是厉祁深的吗?  显然年南辰把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忘了,就包括邵昕然有把乔慕晚怀孕的事情告诉过他,他也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年南辰怔忡的样子,达到了预期的设想,杜欢试探性的上前一步。  “南辰,我知道你喜欢我表姐,也不甘心和她离婚,既然这样,我觉得你应该试一把,试着看看能不能把她追回来!”  这是杜欢第一次这样对年南辰说话,之前,她恨不得他们两个人可以离婚,但是时势不同了,她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的让我和她重归于好?我和她还有婚姻在身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不应该不知廉耻的爬山我的chuang?”  虽然一开始杜欢是乔茉含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为了防止年南辰和其他的女人来往,可事怨人为,她自己主动勾-引年南辰,成了年南辰又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  不想理会杜欢,年南辰径直迈开腿,出了浴室。  ——————————————————————————————————————————————————  厉祁深结果厉祎铭递给他的乔慕晚检验报告单,在洋洋洒洒的报告单中,浏览着。  “准嫂子现在怀孕不到三周,胎还算稳定,不过准嫂子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有些营养不良,还贫血!”  其实自己母亲昨天打电话给自己,他就有想过可能是乔慕晚,或者是自己的妹妹厉晓诺搞出来了事儿。  不过后来自己的大哥打电话给自己说乔慕晚胃疼,他也就没再去深究。  但是今天他全家都要总动员的来医院这边给乔慕晚检查,他根本就不可能再想昨天那样单纯的认为是自己想多了。  而事情的结果,也没有让他失望,正巧和最初的猜想吻合,乔慕晚怀孕了,怀了自己大哥的孩子。  “怎么会营养不良,还贫血?”  厉祁深皱眉,抬头问着厉祎铭。  “不知道!”  厉祎铭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可能是你对准嫂子压-榨太狠,她没有好好休息,所以就营养不良了!”  闻言,厉祁深当即就丢过来一计凌厉的眼神儿落在厉祎铭的脸上。  “那我估计你家那位可能已经脱水了!”  在反呛声这样的事情上,厉祁深向来都是一张嘴和剪刀一样锋利,不回击一句,他浑身难受那种。  被自己大哥呛着,厉祎铭立刻双手摆出来投降状。  “OK,我嘴-贱,不该和你耍嘴皮子上面的功夫!”  厉祁深不屑于再看厉祎铭一眼,手捏着报告单,去找乔慕晚。  ——————————————————————————————————————————————————  厉祁深刚进病房要接乔慕晚离开,乔慕晚的手机里,就进来了电话,是乔家那边打来的。  电话刚被接通,电话那端,梁惠珍的声音传来。  “慕晚,妈听杜欢说,你怀孕了啊?怎么样,孩子多大了啊?”  听自己母亲的话,乔慕晚怔了怔。  她知道自己怀孕就已经足够让她诧异的了,怎么还会是杜欢告诉她的?杜欢是怎么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的?  实在是想不通杜欢是打哪里得到的消息,乔慕晚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儿。  梁惠珍没有听到乔慕晚给自己回话,又问着,“慕晚,你怎么了啊?有在听电话吗?”  “……我在听!”  “嗯,你在听就行,妈在想,你这是怀孕初期,和祁深在一起住不大方便吧?要不这样吧,等这周末我和你爸爸与祁深父母见了面以后,你就搬回家里来住吧,妈平时没有什么事儿,我照顾着你,我这还不用担心!”  见自己母亲提议要把自己接回去乔家那边,乔慕晚抬头看了眼正在看自己的厉祁深。  澄澈如水的目光撞到男人深邃的鹰眸,瞬间就被他暗藏力量的眸,给深深的吸引了过去。  “……不用了妈,厉老夫人找了看护还有营养师给我!”  “看护和营养师哪里能有我照顾的周全啊?你还是回来乔家吧,妈照顾着你的饮食起居!”  听自己母亲的说辞,乔慕晚实在是不知道怎样拒绝。  说到底,她其实是不想和厉祁深分开,要知道,在她怀孕这样的特殊敏-感时期,离开了厉祁深,她真的觉得她会患得患失,连一天都生活不下去。  见乔慕晚脸上浮现难为情的表情,厉祁深皱了下剑眉,从她的手里,把她的手机夺了过去。  乔慕晚有些怔忡的看着已经没有了手机的手,那边,厉祁深已经在简而言之的对梁惠珍做概述性的回应。  乔慕晚怔怔的看厉祁深与自己母亲之间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她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想回去乔家那边,你可以直接拒绝,没必要半天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厉祁深目光寡淡的看了眼乔慕晚,继而把手机递给她。  “你不懂,我不好拒绝我母亲!”  厉祁深:“……”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我父母从福利院抱养来的,他们让我回去乔家那边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去拒绝他们对我的好!”  她真的是从小到大都很少感受到真真切切的亲情,以至于乔家父母对她稍稍好一点儿,她就会心里有阵阵暖流划过。  厉祁深眉目薄凉的看着这点儿小恩小惠都会感动个稀里哗啦的小女人,嘴角满条不紊的轻掀。  “没出息!”  三个字,不咸不淡的溢出,让闻言的乔慕晚,嘟了嘟唇。  “今晚过去你父母那边,让你妈看看,有我厉祁深照顾你,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乔慕晚有些怔愣,等到她回过神儿,小手已经被厉祁深抓紧。  跟着,他把她牵出了病房。  ——————————————————————————————————————————————————  厉老太太回去家里,就坐不住凳子了。  虽然说她从医院回来,算是被自己那个浑-犊-子的儿子给半威胁半迁就着,但是她打从心底里,是想回来这边的。  毕竟,厉敏给她打得那出电话,真的是太模棱两可了,让她越想越觉得蹊跷,越想越觉得难以解释。  会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她那样难以启齿呢?  而且很明显的一点儿就是她在刻意规避着谁,而这个谁就是乔慕晚。  这让她不由得想到了乔慕晚之前的事情,可能是被厉敏给知道了!  本来,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两个人都抱着既然乔慕晚已经怀了孕,她在厉祁深之前和年南辰也没有发生过xing关系,就对让乔慕晚嫁到厉家这件事儿,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毕竟,只有极少数的一些人之前乔慕晚之前有过结婚史的事情,这不会影响到厉家在盐城的声誉和名望。  但是现在,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所以,厉老太太从医院出来,她在车上给厉敏打了电话。  厉敏到厉家老宅那边的时候,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都在客厅沙发那边等着呢。  厉老太太向来都是那种招待周全的人,厉敏到屋,她就张罗着让帮佣煮了一壶马蹄露上来。  “大嫂,你别忙了,我来这边,和你还有大哥说几句话就走!”  刚刚厉老太太在电话里说厉祁深和乔慕晚回水榭那边,不回来老宅这边,她才得以宽心的来这边,免于碰到厉祁深和乔慕晚时,会出现尴尬的情况。  “小敏啊,你到底是要说什么啊?你瞅瞅你,你这给我老太太拿乔好长一段时间了,都要把我精力磨没了啊!”  厉敏一直都是模棱两可的状态,让厉老太太只能猜忌,而却不能从猜忌中得到证实。  被厉老太太一再的问着,厉敏也不好再继续欲言又止。  “大哥、大嫂,我想问问你们,就是慕晚,你们是不是不知道她之前有过结婚史的事情?”  厉敏的话一问出去,厉老太太最初的猜想就得到了证实。  果然,厉敏之前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一直不肯给自己如实的说话,就是在忌讳着乔慕晚在自己的生病。  只不过,乔慕晚之前结过婚的事情,只有一小部分的人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姑是怎么知道的呢?  想了想,厉老太太瞬间就明白了,厉敏会知道乔慕晚之前有过婚姻史的事情,八-九不离十,就是厉潇扬那个好侄女告密着!  当初她和自己的老伴儿知道乔慕晚之前结过婚的事情,就是她告诉自己的,可想而知,厉敏知道这件事儿,也是她告知的。  “呵呵,这件事儿啊,我和你大哥都知道!”  厉老太太没有任何的隐瞒,很坦诚不公的回答了厉敏。  “啊?”  厉老太太的回答,让厉敏吃惊的“啊”了一声。  “大嫂,你和我大哥都知道这件事儿,那你们两个人……”  厉敏没好意思说,既然你们两个人都知道乔慕晚的过去,怎么还让厉祁深和她来往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