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89章 :能惹我生气的人,除了你厉祁深,还有其他人吗?

第289章 :能惹我生气的人,除了你厉祁深,还有其他人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35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下午小腹还痛了么?”  厉祁深一面把在公司没处理好的文件放到矮几上,一面看向乔慕晚这边,问着。  “没再痛了!”  只不过是昨晚自己最近吐得虚脱,再加上没怎么吃饭,乔慕晚才因为动了胎气而昏倒。  “一会儿办理出院手续吧,我没有什么事儿的!”  对于厉祁深的大题小做,乔慕晚有些时候真的很不理解,明明他不惹她生气就好,偏偏要折腾一大圈。  闻言,厉祁深抬眸,看了眼秀发温柔披散在肩头儿、脸颊还有些许苍白的小女人。  他垂眸再去料理手上的文件时,嗓音温漠的说道——  “再待两天!”  “在这儿待着,和回家养着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了,我真的没有关系,你就不用小题大做了!”  其实说到底,乔慕晚也心疼厉祁深在公司和医院两头儿跑,甚至为了时时刻刻照看自己,把文件都拿来医院这里处理!  “都动了胎气还是小事儿?”  厉祁深挑眉问着,他觉得他父母可能还不知道乔慕晚会动了胎气,是自己和她拌嘴造成的。  否则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自己的那个母亲,能一张嘴把自己骂的狗血喷头。  乔慕晚也知道自己动了胎气不是小事儿,但是现在她已经没事儿了,真的认为乔慕晚没必要这么大费周折。  “虽然不是小事儿,但是我也没有那么弱不禁风啊?”  她打小就在福利院生活,虽然儿时的记忆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之前的生活,再到后来在乔家自己“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深知,自己根本就不能够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做自己父母的小公主,手心里的宝贝儿。  所以,一般不是很重大的挫折,她几乎都不当回事儿,咬咬牙就过去了。  “我真的很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乔慕晚口吻略带娇嗔的说道。  虽然她很想依赖厉祁深,让他把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想到他每天处理厉氏那么多的工作,她还是选择做一个不给他增添负担的伴侣。  乔慕晚一再要求着不再医院这里继续待下去,厉祁深听得有些不耐烦,抬头看她。  “你不弱不禁风,怎么还动了胎气?”  “你也不想想,这个世界上有惹我生气本事儿的人,除了你厉祁深,还有其他人吗?”  乔慕晚小声抱怨的说到。  要知道,其他与她毫不相干,让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的人,别说是让她生气,让她说一句话,她都嫌浪费她的唇舌。  听乔慕晚抱怨中带着小女人的那股子傲娇劲儿,厉祁深不自觉的轻笑了下。  确实,他只允许自己能牵动着这个小女人的情绪,其他的人,他一概不管。  看厉祁深难得笑了,乔慕晚借机,继续给他说要出院的事儿。  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拒绝乔慕晚的要求,厉祁深答应了下来。  “我一会儿去办出院手续!”  ——————————————————————————————————————————————————  杜欢被乔慕晚的话呛得胸口盘踞着一口气,窝火的厉害。  在她印象里,乔慕晚向来都是那种恬淡、不喜与人争辩是非的人,不想有了厉祁深撑腰,她今时今日竟然变得牙尖嘴利起来。  越想越气,她真就搞不明白了,一个新婚当天失了身的女人,还是福利院抱养来的孽-种,怎么就那么有张狂的资本?  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她蜷缩手指的时候,邵昕然打了电话过来。  “怎么样?搞到照片了吗?”  杜欢之前有给邵昕然说过,年南辰手上有乔慕晚的艳-照的底片,虽然是厉祁深的,但依照现在ps合成技术的先进,邵昕然觉得,要是把年南辰的照片和乔慕晚的照片合到一起,做成以假乱真的假象,用来去骗厉家的两位老人还是绰绰有余。  说到那些被撕的粉碎的照片,杜欢就不顺气的很。  其实她也想用那些照片,合成乔慕晚和年南辰的艳-照,只是,那些照片被年南辰撕得粉碎,她找了技术人员,也添补不了。  “照片都被年南辰撕得粉碎,技术人员说,就算是重新整合,也有裂痕!”  再明显不过的意思就是这些照片,根本就做不到与年南辰luo-zhao的整合。  “你再想想其他办法儿吧!”  如果是之前,杜欢只是想尝尝肉的新鲜,不过现在,她根本就不是想不想尝肉那么简单,她现在之前把乔慕晚搞得身败名裂,然后再等她被厉祁深,像是丢垃圾一样的嫌弃,弃之如履!  杜欢的告知,让邵昕然抿了抿唇。  如果说有了那些照片,糊弄糊弄厉家那两位老眼昏花的老头儿和老太太还是可以一试的,只不过这个她费劲心思都在想的办法儿都泡空成了幻影,她一时间哪里还能在这样厉家和乔家即将见面、乔慕晚还怀孕这样迫在眉睫的节骨眼儿上,想到针对乔慕晚的办法儿呢!  “那我想想吧!”  实在是不甘心,邵昕然说了句“自己再想想办法儿!”的话以后,挂断了电话。  ——————————————————————————————————————————————————  乔慕晚随厉祁深回了水榭那边。  “对了,你弟弟那边怎么样了?是不是蔓蔓?”  今天厉老太太急匆匆的离开,说是处理厉祎铭女朋友的事情,让乔慕晚觉得事情和舒蔓牵扯在一起的可能太大了。  “不知道!”  自己家这个磨人精,他都管不过来,对于自己二弟和舒蔓的事情,他哪里有时间去管。  “我听说是你弟弟给他女朋友搞大了肚子,你觉得是不是蔓蔓?”  想想,乔慕晚就替舒蔓觉得头皮发麻,要之前,舒蔓和自己不同,自己有见过厉家的两位长辈,他们两位对自己的印象还不错。  但是舒蔓和厉家的两位长辈没有见过面,她要是就这样堂而皇之了有了厉祎铭的孩子,她估计厉家人不见得会待见她!  “你怎么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儿?”  显然,厉祁深在不满她连她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还去管别人的事情。  “蔓蔓不是别人,厉祎铭也不是别人,一个是我的好闺蜜,一个是你的弟弟,我关心他们两个人,不算是管别人的事情!”  听乔慕晚条条是道儿的说着话,反过来看,倒是显得他厉祁深不近人情了。  “吃饱了撑的!”  不悦的黑下脸,厉祁深没再管连自己破事儿都处理不好、还去管其他人破事儿的乔慕晚,兀自解开衬衫的纽扣,去了浴室。  乔慕晚还想从厉祁深那边打听打听情况,但看他对自己爱搭不理的样子,她也就悻悻地呶了呶唇瓣。  有些按捺不住要了解舒蔓那边情况是怎样的心理,乔慕晚刚找到舒蔓的手机号码,准备拨过去,她听张婶喊她说,家里有快递要签收一下。  乔慕晚不记得自己有网购什么东西,想想可能是厉祁深的东西,她就从快递员那里,签收了单子。  从快递员那里接过包裹的方方正正的一个快递,有些沉,她隐忍着小臂有些酸麻的感觉,好奇的盯了又盯被放在吧台上面的快递。  “是快递到了么?”  淋浴好的厉祁深,穿着浴袍,沉声说话的同时,走了过来。  “嗯!”  乔慕晚看墨发还在滴着水滴的男人,点了点头儿。  厉祁深走了过来,拿过一旁的美工刀,解开快递的包装。  “是什么啊?”  乔慕晚在一旁看厉祁深拆着快递的动作,好奇的发声询问着。  厉祁深垂眸,看了一双眼仁和稚儿一般澄澈而又黑白分明的小女人,漫不经心的回了一个字——  “书!”  等到厉祁深把快递的外包装除去,乔慕晚看到了厉祁深所说的“书”是什么了!  育儿经、育儿百科、怀孕圣-经、关于怀孕期心理教辅……  乱七八糟关于婴幼儿早教,还有准妈妈准则的书,玲琅满目的足足有二十本之多。  在这中间,最好笑的还有两本关于准爸爸该做什么的书!  厉祁深把关于准爸爸应该做什么的书挑了出去。  “剩下这些书是给你的,你从今天开始就可以不用去上班了,平时没事儿,你少碰手机和电脑这些有辐射作用的电子设备,多看看书!”  乔慕晚:“……”  “对了,这里面,还有一本书是关于该如何处理夫妻关系的书,就是最厚那本,你好好看看,最好是一个字一个字给我认真的看!”  乔慕晚看这些在自己面前堆得像是一个小山包一样的书,好看的黛眉,蹙紧着。  厉祁深拿着那两本买给他自己的书上楼的时候,口吻不咸不淡的背对着乔慕晚,出了声。  “你好好学习学习那本书里,关于做妻子的应该怎样给丈夫做到三从四德,你用点儿心学习,以后别没事儿就惹我不开心!”  乔慕晚:“……”  ——————————————————————————————————————————————————  乔慕晚几乎是一脸懵-bi状儿的把那些书排到书架上。  她真就是厉祁深到底是在以什么样的态度对自己呢?还要自己好好陶冶陶冶情操,没事儿别做惹他不开心的事情!  她真的觉得这个男人拎不清事情的孰是孰非,喜欢故弄玄虚的搞出来一些名堂,要知道,最该陶冶情操的人,是他厉祁深才对!  有些忿忿不平,乔慕晚排好了书以后,刚准备歇歇,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有之前年南辰不断给自己拿陌生号码打电话的事情影响,乔慕晚有些不想接这个电话。  生怕打电话给自己的人是年南辰。  思索了几秒钟,她果断的把电话按下了拒听键。  可没一会儿,电话有一次进来了电话,还是刚刚那个号码!  乔慕晚定定的盯着自己手机屏幕上面的手机号码,有些诧异。  要知道,如果是年南辰打来的电话,自己挂断以后,他会再换另一个号码继续打电话过来。  可是这次却不同,只有这一个电话号码!  贝齿磨了几下唇瓣,乔慕晚虽然不敢肯定这通电话到底是不是年南辰打来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现在怀了孕,有极大的可能,年南辰变了膈应自己的办法儿,为的就是引自己上钩去接他的电话。  又权衡了一下,乔慕晚又一次挂断了这个电话。  但这个电话号码又一次不死心的打来,她算是肯定了,这个电话就是年南辰打来的。  要知道,在她印象中,能这么锲而不舍的死缠烂打,除了他年南辰,她真就想不到还有谁了!  没有多余的思考,她就准备把这个号码给加入黑名单。  只是不等她把这个号码拉黑,过来了一条短信!  ——————————————————————————————————————————————————  乔慕晚看了短信才知道打电话给自己的人不是年南辰。  只不过,会打这个电话给自己的人,还是让他诧异了一下。  当电话又一次打来的时候,乔慕晚没有再挂掉。  “hi,慕晚,还记得我吗?我是靖辉!”  乔慕晚怎么会不记得这个人,这是她大学时期的一个学长,同时,康靖辉也是一个差点儿就拨动了她平静心弦的男人。  犹记得,大学时期的康靖辉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仅仅是校队的篮球队队长,还是院系的学生会主席。  但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不喜欢和他同届那些女孩子,偏偏眼光剑走偏锋的看上了小他一个年级的乔慕晚。  那会儿正处在青春期,任何一个优秀又有特长还迷人的男人,都架不住女孩子的喜欢。  乔慕晚也是如此,就是在康靖辉对她强势猛攻的追求下,三个月的时间,她的心弦就有些瓦解了。  只不过事情有些可笑,乔茉含知道乔慕晚在大学里有一位传奇型的男生喜欢乔慕晚,当即就又是轻蔑又是不屑,自然而然的,在她有一阵和年南辰正好闹着脾气的时候,她就故意找茬儿似的去学校找自己这个姐姐的麻烦。  赶巧,她碰上了康靖辉,几乎可以说是一眼,她就被康靖辉俊朗的外表,阳光的外形,再加上出类拔萃的身高给吸-引住了。  那会儿她和年南辰在冷战的对峙状态,而自己的姐姐却碰上了这样的一个优秀男人,她不服不忿,就找了各种散布谣言的方式,说乔慕晚又是给男人堕胎,又是和男人出去开-房,用这样刻意抹黑乔慕晚的事情,使得乔慕晚至于一个如履薄冰的境地。  而康靖辉虽然喜欢乔慕晚,但是乔茉含是乔慕晚的妹妹,她能这样信誓旦旦的说出来乔慕晚的事情,康靖辉那时儿没有去质问乔慕晚,就相信了乔茉含的话。  由此,康靖辉不再联系被人不待见、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乔慕晚。  也正是如此,乔慕晚也就看尽了人性的薄凉,在大学的四年里,以及接下来大学毕业的两年里,她都没有再给异性怎么来往!  今天康靖辉会给自己打电话,乔慕晚实在是惊愕极了。  且不说当年两个人怎样,她对于这样一个连问都不问自己事情始末就选择青红皂白不相信自己的男人,真的没有了什么好感!  而且说实在是的话,她真的感谢这个男人当年对自己的放弃,才让自己看清楚了很多人、认清了很多事儿,也因此有幸和厉祁深走在了一起。  只不过,她还是想不通,已经有差不多六年都没有和自己联系的男人,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自己?  “……我记得!”  乔慕晚波动菱唇,声音莫名有些干涩的说着话。  “呵呵,我是从你室友那里要到你的手机号!”  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和乔慕晚打开谈话下去的话题,他尴尬的笑了两声。  “嗯!”  不仅是康靖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乔慕晚同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两个人之间也是那种没有什么交集的人,说一些有的没的话,无非就是在浪费彼此的口舌,根本就不可能增进两个人之间早就有了裂痕的友谊。  “你现在在做什么?听说……你要嫁到豪门了啊?”  其实康靖辉这次打电话是有求于乔慕晚,只不过,他实在是不好意思上来就直接说找乔慕晚帮忙的话,只得变了法儿的兜圈子,尽可能把话题绕到向她寻求帮助的话题上。  能察觉的出来康靖辉是有事儿找自己,却还不好意思很直接的和自己说。  “学长,你不用和我绕弯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儿,你直说吧!”  听他一顿绕话儿也绕不到点子上,索性,她先开这个口好了。  不想,乔慕晚已经变得和六年前不一样了,康靖辉有些难为情。  要知道,当年乔慕晚碰到被人指责说她堕-胎,又出去开-房的事情,作为喜欢她、歆慕她的对象,自己没能出来替她说话,他现在想来,心里其实是有愧疚的。  再加上乔慕晚刚刚那一句“学长”,真的把他勾回到了六年前那段大学青葱韶华的时光里。  “……慕晚,既然你都问了,我……也就不再给你兜圈子了!”  伸出舌头舔了舔唇,康靖辉清了清嗓子,道——  “其实慕晚,我今天打电话是有事儿求你,我希望你看到我们当年相识一场的份儿上,你能不能和厉总说一声,把关于宏远的一个合同给签了?”  康靖辉是宏远近期提拔上去的一个副经理,负责宏远目前正在棘手解决的一个合同。  而这个要处理的合同,找的合作对象是厉氏。  不过事情似乎有些难办儿,厉祁深根本就没有意向去签这个合同。  没有别的办法儿,这个合同耗资大,需要的合作商要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而在盐城,能做到兼备这三样儿的公司只有一家,那就是厉氏。  所以,宏远那边就想,要拿下这个合同案,要想一想办法儿。  而在机缘巧合下,康靖辉听说了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没做过多的思考,他当即就想到了照乔慕晚做说客,让她和厉祁深说,把这个合同给签下来。  要知道,这个合同如果他能拿下来,宏远会给他一笔很丰富的提成,而这笔足足有小山一样大的提成,可以让他与他的家人后半辈子都衣食无忧了。  想想,这样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他何不试一试!  所以就找了乔慕晚大学和她同寝室,偶尔还有些联系的室友,问了乔慕晚的手机号。  一听说康靖辉打电话给自己是让自己做说客,让厉祁深签下一份合同。  她拧了拧细眉,脸色不是很好。  “不好意思,学长,这个忙,我可能帮不到你!”  乔慕晚没说笑,她虽然现在是厉祁深名义上面的未婚妻,但不代表她可以插手他的工作,插手厉氏的公事儿。  做女人,就要做一个贤内助,而不是说枕边风的人。  对于康靖辉给自己说得事情,乔慕晚本能性的反应,就是不答应。  听乔慕晚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话,把每一个字都说的那样笃定而决绝,康靖辉在电话那端皱了皱眉。  他本以为乔慕晚会念及旧情,答应自己这个要求,不想,结果会这样让自己失望……  “慕晚,你帮帮我吧,我……我现在的生活情况真的很糟糕!”  见行不通,康靖辉想打亲情牌试一试。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乔慕晚是那种心地善良,内心柔软的人,所以,他觉得自己对她软磨硬泡一段时间,或许奏效。  “慕晚,你可能不知道,我母亲现在重病住院,她患的是癌症,每天要靠化疗来维持生命!我虽然在大企业上班,职位也不错,薪水在同龄人中也算高的了,但是我家里有重病的母亲,有嗜赌如命的父亲,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妹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办好了!”  乔慕晚:“……”  “所以慕晚,你能不能帮我?如果厉总肯把这份和宏远公司的合同签约下来,我就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这样,我就可以拿钱给我患病的母亲治病了,也能帮我父亲偿还赌债,还能让我的妹妹,无虞的上学了!所以慕晚,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合同被签约下来!”  听了康靖辉给自己说他的处境,说真的,乔慕晚在这一刻,心是软的。  她本就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再加上康靖辉都已经把他家人的状况说了出来。  他没必要杜撰他母亲患癌这样的事情来骗自己。  只不过……  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不应该掺合男人事情的女人!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