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91章 :你总板着个脸,你知不知道很影响我这个孕妇的心情?(1.2万字)

第291章 :你总板着个脸,你知不知道很影响我这个孕妇的心情?(1.2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1083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只是不等他追上乔慕晚,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横在了他的面前。  突然出现的轿车,流线型车身在日光下,泛着王者般冷硬的光泽,让康靖辉倏地一下顿住了脚步。  厉祁深停稳了车,乔慕晚从侧面降下的车窗那里,看向车里。  “这么快就来了?”  她笑着,明灿的嘴角,弯着上翘的弧度,绝美而惊艳……  厉祁深看向乔慕晚,本来柔和的目光,因为看到乔慕晚身后站着的男人,几乎在刹那间,就染上了幽长的深邃……  “我不这么快的来,还得等你给我戴了绿-帽-子再来?”  他黑着脸,挑着眉梢,不屑的勾唇,说着森冷语调的话。  乔慕晚察觉出厉祁深莫名来了情绪,怔愣了一下,等到她意识到厉祁深是因为什么来了情绪,她不禁莞尔一笑。  “你这气生的也太没有道理了吧?”  她什么也没有做,最重要的是,她昨天给这个男人坦诚说是之前的一个大学学长给自己打电话借钱,他当时可是欣然的告诉自己,可以借钱给康靖辉的。  “你都来接我来了,不打算绅士的下车,然后开车门,让我上车吗?”  迟迟等不到厉祁深给自己一个回应,乔慕晚看向他,问着。  “你又不是没长手!”  厉祁深的语调冷冷,显然是在不满乔慕晚给他到处拈花惹草。  “我是长手了,但是我自己开车门和你给我开车门不一样!”  见厉祁深冷酷的俊脸上,线条还是冷硬的和棱角一般,乔慕晚没办法儿,只得给这个男人服软,撒着娇的说话。  “你到底要不要给我开车门?我肚子又有些疼了!”  听乔慕晚说她又肚子疼了,厉祁深纵然对她不想予以理睬,还是侧过眸去看她。  对视上她一双如水般明艳的秋眸,翦羽间有淡淡的潮气覆盖上她纤长的眼睫,他抿了抿唇,不屑的扯动了下涔薄的嘴角——  “磨人!”  下了车,厉祁深迈开长腿走到乔慕晚身边。  站在与乔慕晚正视的位置上,厉祁深看到了乔慕晚身后的康靖辉是怎样一个男人。  黑色的眼镜框佩戴上一张斯文的脸上,铁灰色的西装衣裤包裹着他略微抽高的身体,标准的一个小公司的小干-部的形象。  没有过于能吸引人的地方,而且他此刻不自然的脸部表情,让厉祁深觉得他的存在,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没有将过多的目光落在能给自己带来任何压迫性的康靖辉的脸上,厉祁深冷睨了他一眼,就看向乔慕晚。  乔慕晚从厉祁深站在自己对面,越过自己看向康靖辉,她就有注意厉祁深脸上和眼底的每一个神情反应。  见他再收回目光看自己时没有了最初那样绵延眼光的幽深,她嫣然的红唇,微呶着的同时,拿小手,没有力道的打了下眼前的男人。  “哪里是我给你添堵?分明是你自己和你自己过不去!”  乔慕晚从来没有觉得任何男人的出现和存在,能撼动厉祁深在自己心里的地位,但看他总是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人黑了脸、皱了眉,她就会觉得这个男人在这个年纪,再怎样成熟而有魅力,也终究有孩子气的一面。  厉祁深没有说话,抿紧着唇瓣成了一字型,拿目光,森冷的看了乔慕晚一眼,似乎在表示他对乔慕晚的不满。  “你瞪我干嘛?给我开门!”  乔慕晚一脸的傲娇劲儿,一点儿不理会厉祁深的脸色有多沉、有多黑……  厉祁深盯着乔慕晚,好一会儿,开了车门。  车门被打开,乔慕晚没有急着坐进去,而后伸出两个藕臂,递上前,圈住了厉祁深的脖颈。  “你总板着个脸,你知不知道很影响我这个孕妇的心情?”  呶着桃红色的唇瓣,她带着淡淡埋怨的去看他。  被乔慕晚的话说得自己不自然,厉祁深刻意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脸部机理。  只不过,他越是这样刻意的改变自己的脸部表情,越让乔慕晚莫名的觉得好笑。  轻轻地一吻,带着柔柔的涟漪,在厉祁深没有意识下,落在了他菲薄的唇瓣上……  等到他感觉到薄唇上有淡淡的女儿香,撩-拨而过时,乔慕晚已经放开她两个吊在他脖颈上面的藕臂,红着小脸,坐进了车里。  薄唇上似乎还有没有散去的温软,似巧克力甜丝儿一样的缠绕着他……  一时间,原本乌云密布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笑,很轻、纹路却很深邃。  被乔慕晚一个吻就哄得眉开眼笑,厉祁深说到底也有些挫败。  但他还压制不住心底里涤荡出来的悸动,从齿缝间,漫不经心的挤出来三个字——  “小妖精!”  将车门关闭上,厉祁深没有急着回到主驾驶舱那里。  而是转身,脸上重拾高深莫测的看向康靖辉。  刚刚有乔慕晚在中间做阻隔,康靖辉没能好好的打量厉祁深一番,这会儿没有了乔慕晚夹在两个人中间,他近距离的看到了这个近在眼前,在盐城只手遮天的男人,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没有穿西装外套,厉祁深只是简洁的穿着白衬衫、黑色的西裤。  衬衫袖口处半挽着,露出他一小节精瘦的手臂。  白衬衫的下摆扎在裤腰里,合身的剪裁,勾勒着他笔挺而又倨傲的身型。  在大学的时候,身高有185公分的康靖辉是校队的篮球队队长,身高对于他来说,向来都是最引以为傲的,只不过他在厉祁深,不可否认的,他挫败极了。  明显厉祁深的身高在他之上,被厉祁深注视着,他回望他,有一种对他仰望的感觉。  而关于五官长相,和自身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场,康靖辉更是觉得自己在厉祁深的面前,根本就抬不起头儿。  如果说自己算是被女生追捧的对象,那么厉祁深就是天上的太阳,是人中极品,是男神,自己于他,只有可望而不可即的份儿!  脸上的表情,较之前更加的不自然起来,康靖辉觉得他当时就不应该抱有一探究竟厉祁深是何许人物的心理留下来,更不应该有乔慕晚是为了钱、为了权势而找了一个肥-猪-男的心理留下来准备看笑话!  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康靖辉虽然忌惮着自己样样不如厉祁深,在他面前明显矮了一截。  但是想要宏远公司要和厉氏的合作案,他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借助一下自己和乔慕晚曾经是大学校友的关系,和厉祁深提及一下合同的事情。  毕竟,自己能有幸和厉祁深面对面,实在是让他不敢想象的,再者,他更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只是不等他张开嘴说话,厉祁深温漠的眼神儿落下他的脸上,先他一步,开了口——  “钱,你不用还了,以后离慕晚远远地就行!”  平淡无奇的口吻,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可听在康靖辉的耳朵里,他明显感觉到厉祁深对自己说话的口吻,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慢和轻-佻。  康靖辉怔忡着,纵然再怎样,他虽然无法匹敌厉祁深现在所处的地位、身份和高度,但他从来也不曾被人这样不放在眼里的对待着。  嘴角本就不自然的笑敛住,康靖辉想开口说些什么,那边,厉祁深已经迈开平稳的步履,拉开车门,坐进了主驾驶舱里。  ——————————————————————————————————————————————————  “等一下!”  如果说上次是自己看错了,把乔慕晚和自己之前认识的故人的影子重合到了一起,但这一次,邵萍很肯定自己没有看错,也没有产生幻觉。  这个让自己有似曾相识感觉的姑娘,就这样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眼里。  只是不等她追上去,厉祁深的轿车,已经开离了医院。  不死心,邵萍什么也不顾,直觉性反应的走到路边,想要打车去追厉祁深。  她拦到了一辆的士,不等她拉开车门,一只横过来的手,直接覆盖上了她的手背,让她的手,放在车把手儿上,却开不了车门。  “妈,您这是干什么?”  邵昕然刚刚开车经过这里,把厉祁深、乔慕晚和那个站在路边发呆的男人的对峙,全部都看在了眼里。  本来,她下车是准备找站在路边发呆的康靖辉,不想自己却在这个时间点儿上,看到了自己母亲从医院的台阶上下来,发了疯一样的往路边这里赶!  “……昕、昕然?”  邵萍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自己的女儿,以至于唤邵昕然的时候,她的声音,沙哑中带着错愕。  但想到刚刚那个自己碰到的女孩,邵萍顾不上去管自己的女儿。  “昕然,妈现在有事儿,等一会儿回家再说!”  说着,邵萍就去拂邵昕然放在自己手背上面的手。  “妈,您到底要干什么?”  邵昕然不让,把放在邵萍手背上面的手,加重了按压的力道。  “您到底想怎样?您这么着急的要去做什么?”  她不解,自己的母亲能这么慌慌张张、神色不正常的干什么去,说话的声音,不由得加大了几分。  “我……”  被邵昕然质问着,邵萍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见自己母亲支支吾吾,和以往一样给不了自己一个满意的回答,邵昕然抿紧着唇,眼底明显浮现愠怒的火焰。  “昕然,我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你先放开妈,妈真的有急事儿!”  急事儿?  邵昕然不禁冷冷的抽动嘴角。  刚刚自己的母亲喊“等一下”,是去追厉祁深和乔慕晚?  想不到自己的母亲去追厉祁深和乔慕晚会有什么事儿,她心里冷笑,呵……自己的母亲这是要替自己出头儿?  “什么急事儿?”  邵昕然耐住性子,声音冷硬的问。  她真就想不到,如果自己的母亲不是去找厉祁深和乔慕晚,还能有什么急事儿,会让她这样慌慌张张,乱了分寸!  “我说了,我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见自己的女儿和自己死缠烂打的拦着自己,邵萍也不耐烦了起来。  “你给我让开!”  虽然邵萍常年身体不好,人使不上了来什么力气,但是来了脾气,她的力道还是很大的。  邵昕然被邵萍甩开,她的身体向后退了一个趔趄。  等到她站稳步子,她只看见自己的母亲上了计程车扬长而去。  没有能拦住自己的母亲,把事情问出来一个所以然,邵昕然气急败坏的干跺脚。  心口郁结着一口气不上不下,让邵昕然恼火的想要砸东西。  转身,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眼梢的余光,瞥见了在一旁站在原地,呆滞着神情的康靖辉……  ——————————————————————————————————————————————————  邵萍被邵昕然百般阻拦着,以至于她坐上了计程车,也没能追上厉祁深的轿车。  虽然失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上一次在药房那里的碰见,被证实了自己并没有看错,而是自己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个和自己印象中,有相似面容的姑娘,还是让她心里有了淡淡的欣慰。  准备折返回家的途中,邵萍接到了年永明打来的电话。  年永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邵萍见面了,不仅仅是因为赵雅兰的话,更是因为最近听说了乔慕晚怀孕的事情,他实在是烦的厉害。  今天得了空,从年南辰那里回来,他就想着要见一见邵萍。  茶馆里,年永明见邵萍来了,就说了一些“最近在做什么?”这样嘘寒问暖的客套话。  聊着聊着,邵萍没有按捺住要把碰到乔慕晚的事情说出去,询问一下年永明的看法儿,就抬头,看向他——  “……我好像碰到了一个和佳雅长得很像女孩子!”  邵萍的话一经说出口,年永明原本喝茶的动作,蓦地一滞。  连带着眼底,都闪过了一丝不清明的光亮。  只不过邵萍在说这话儿时低着头,所以没有看到年永明眼底闪现而过的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是吗?”  做出惊讶的样子,年永明口吻讶异的反问一句。  “嗯,很像,我已经见到两次了,不过……我都是侧面看到的,没能正面去看!我觉得,那个女孩儿,很有可能就是佳雅的孩子!”  邵萍越是这么说,年永明越是敢肯定,邵萍说得这个人就是乔慕晚。  “没有看到正面可能是认错了,就算是看到了正面,也不见得就是佳雅的孩子!”  年永明本能性的反应,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乔慕晚的存在。  “当初不仅是你,我也有多次去福利院那里找寻线索,不过结果都是一无所获,所以,萍萍,我觉得真的可能是你搞错了!”  “可是,真的很像啊!”  “你说了很像,却没有说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不是大有人在么?”  听年永明这么说,邵萍一时间心里也没有了底儿。  毕竟自己找了这么多年都一无所获,如果自己逛趟药房,去次医院就能碰到佳雅的孩子,她哪里还至于找这么多年啊?  “好了萍萍,不要再多想了,其实说到底,你也没有必要愧疚的!”  年永明在安慰自己,可邵萍却不这样认为,当年的事儿是怎么个情况,她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永明,你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完美的人,人无完人,谁都会有缺点儿,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要再吊着之前的事情不放了!”  听年永明一再安抚自己的话,邵萍也不再说什么,敛下了眸子,拿起茶盏,抿了一口茶。  ——————————————————————————————————————————————————  邵昕然和康靖辉交涉完,刚准备回家,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有些诧异,打电话过来的人,竟然是一个叫“藤雪”的女孩子!  邵昕然按照藤雪说的,到了一家指定的咖啡馆,在二楼一个临窗的位置,她见到了藤雪,和她的好友姚芊芊。  对于这个藤雪,邵昕然实在是不知道这号人的存在对自己来说有什么意义。  所以在来这里的途中,她给厉潇扬打了电话,知道了这个藤雪也是厉祁深诸多爱慕者中的一个。  之前在意大利那会儿就有卢梦妍一干人喜欢厉祁深,回来了盐城,自己还是接二连三的碰到情敌,想想,邵昕然还真是觉得好笑,自己竟然喜欢了这样一个不断盛开桃花的男人。  走到了藤雪那里,邵昕然一派优雅,勾着嘴角,她笑着问——  “是你找我?”  实在是好奇两个人之间本应该是情敌的关系,究竟找自己会有什么事儿。  但不可否认的是,不出意外,她能想象的到,因为和杜欢一样,是想来分一块肉吃的!  闻言,藤雪和姚芊芊抬头儿。  见到因为学习舞蹈,身型完美不说,就连气质都极佳的邵昕然,藤雪在这一刻是自卑的。  哪怕是自己出身豪门世家,自己是大小姐的身份,也因为自己在容貌和身材上不如邵昕然而心里带着自卑。  姚芊芊见藤雪抿着唇不说话,不像是她平时叽叽喳喳的性格,她皱了皱眉。  “呵呵,你是茱莉吧?我叫姚芊芊,是小雪的好朋友,这位就是给你打电话的藤雪!”  姚芊芊拧了藤雪的小臂一下,示意她和邵昕然打招呼。  思绪还游离在自己样样不如邵昕然的事情上,被姚芊芊拧了小臂一把,她才收回意识,和邵昕然主动打着招呼。  “你好,我是藤雪!之前有给你打过电话!”  “你好,我叫茱莉,你也可以叫我邵昕然,很高兴见到你!”  拿出官方的那一套,邵昕然得体的给藤雪打着招呼。  之前不相识的尴尬局面被打破,再加上有姚芊芊从中帮衬着,邵昕然和藤雪两个人,很快就把谈话的话题点儿落在了关于厉祁深和乔慕晚的事情上。  一听说藤雪找自己,是要和自己联手一起针对乔慕晚,邵昕然笑了。  自己一开始的猜想得到了证实,果然是现在每个人的矛头儿,都在针对乔慕晚。  邵昕然倒不介意和自己本应该是敌人的人成了自己的盟友,毕竟多一个人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针对乔慕晚就多了一分力量。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纵使她多了十个盟友,一百个盟友来针对乔慕晚,她们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对她来说,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我倒是和你站在统一的战线上,毕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将乔慕晚从厉祁深未婚妻的头衔儿上拉下去,是她们每一个人都想看到的。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乔慕晚的父母,已经要和祁深的父母见面了,就在这周末,应该是要探讨两家人联姻的事情,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们就算是再怎样站在统一的战线上,都回天乏术了呀!”  “什么?这周末两家人要见面?”  藤雪并不知道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发展的这么快,以至于听到这周末两家人要见面的事情,真的是诧异极了。  把藤雪当即就错愕的神情纳入眼底,邵昕然微不可见的挑了下眉。  藤雪,这算是不知道厉祁深父母要和乔慕晚父母见面的事情?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儿?”  邵昕然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声称喜欢厉祁深的女人,居然连他的事情都不知道。  藤雪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儿,刚想脱口而出她不知道这三个字,那边,姚芊芊拉住了她的手腕。  “我们知道一星半点儿,但是知道的不多,茱莉,你能不能把事情说得更具体、全面一些?”  邵昕然眼梢睨了一眼姚芊芊,嘴角下意识的勾了勾。  这个姚芊芊比藤雪有脑子多了!如果说自己的对手不是藤雪,而是这个姚芊芊,她不可否认的要对姚芊芊多加防范。  没有想隐瞒藤雪和姚芊芊,邵昕然伸出舌尖儿舔舐了一下唇瓣,道——  “乔慕晚怀孕了,孩子是祁深的!”  藤雪:“什么?”  接连被这样自己毫不知情的消息给震惊到,藤雪诧异极了。  她没有机会见到厉祁深,而自己家人那边为了让自己斩断对厉祁深的情丝儿,更是什么也不给自己说!  自己得不到任何关于厉祁深的消息,今天听了邵昕然这么多,才意识到,自己竟然错过了这么多!  “小雪!”  见藤雪提到厉祁深就淡定不下来,姚芊芊赶忙用手拉住她,示意她稍安勿躁。  “很诧异是吗?有比这儿还让你诧异的呢!”  说着话,邵昕然将身体往前探了探,眼底闪过一抹狠毒的复杂——  “乔慕晚之前可是有婚史的一个女人!”  “……”  ——————————————————————————————————————————————————  周末,酒店包房里,厉锦弘和厉老太太两个人早早就在等着了。  这段时间,厉家二老儿,经历的破事儿可真就是不少。  好在厉晓诺给他们两个人说明了情况,让他们两个人知道了乔慕晚之前之所以会和年南辰结婚,是因为乔家面临商业危机,年家方面没有让和年南辰在恋爱的小女儿乔茉含下嫁,而是让了乔慕晚嫁给年南辰。  虽然厉晓诺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知道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没有感情,结婚,不过是一纸机械的婚姻。  两位老人一知道乔慕晚是这样的情况,对她哪里还有什么怨气和不接受。  而乔慕晚念大学时校长还是厉锦弘大学时的同学,一知道这点儿,厉锦弘就让乔慕晚大学时的校长把乔慕晚的资料给调了出来。  查了乔慕晚的资料才知道乔慕晚那些所谓的桃色新闻,不过是杜撰出来的,而且,乔慕晚在大学里还是一位极其优秀的学生,年年都能拿到奖学金,在校园活动和一些设计类的大型比赛上,都有斩获殊荣。  这样一个不仅不会给厉家颜面抹黑,还能领的出去、提得起来的儿媳,自己哪里还有排斥的道理啊!  再有后来,厉祁深自己一个人去了老宅那边,把情况都给他们两个人做了说明,连带着乔慕晚很早之前就有想把事情告诉他们两位长辈,以及对厉老太太抱有内疚的心理都告诉了他们两位,这让两位老人儿,再也找不出来任何对乔慕晚不满意的地方!  厉祁深和乔慕晚去接乔慕晚的父母来酒店这边。  厉老太太穿了一身藏蓝色的旗袍,烫着花白的卷曲头发坐在座椅上,脸上遮不住的笑意,让她看起来喜气洋洋的。  厉锦弘也不差,一身板板正正的西装,领口处打着领结,灰白色的头发丝儿,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  厉祁深打来了电话,告诉二位老人,路上有些堵车,让他们不用担心,过一会儿就会到。  两位老人儿等厉祁深他们来的时候,就谈了关于几个孩子的事情。  现在虽然说厉祁深的事情已经算是定了下来,但厉祎铭和厉晓诺的事情,还是让两位老人儿急得不行。  尤其是厉祎铭,屁屁的一副正经八百的医生样儿,背地里却在不停的乱-搞,连和值班护-士这样不堪入耳的破事儿,都能传的绘声绘色。  就在厉老太太给厉锦弘说处理完厉祁深的事情,就狠抓厉祎铭的事情的时候,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厉祁深才打电话过来说要过一会儿才到,这会儿包房的门被人推开,自然不会是厉祁深过来了这边。  就在两位老人怔了怔的时候,藤雪进了包房。  “姑妈、姑父!”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因为藤肖兰芬关系的存在,藤雪纵然再怎样不想叫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为姑妈、姑父,还是硬着头皮的叫了。  只不过,自己她自己清楚,这样算是默许了她和厉祁深之间是表兄妹的关系,让她心里多难受。  “小雪?”  厉老太太没想到藤雪这个时候会来这里,就起了身。  “小雪,你怎么来了这里啊?”  厉老太太过去一看,才发现藤雪这是喝了酒的啊!  “你怎么喝酒了啊?你爸妈呢?”  “姑妈!”  看到厉老太太,藤雪受不住心底里的委屈,一把就抱住了厉老太太,嚎啕大哭。  “呜呜,姑妈,我好心痛啊,我真的好心痛啊!”  藤雪抱紧厉老太太,借着酒劲儿,哭得气若游丝,上气不接下气!  听藤雪的哭声,几乎要把她老太太的心肺都给哭疼了,厉老太太赶忙安抚着。  “小雪啊,别哭了啊!乖,别哭了!”  厉老太太何等精明,虽然她表明上一副哪有事儿哪掺合的样儿,但是藤雪为什么会选在厉家和乔家人见面,还有她为什么会哭得这么伤心,还说她心痛,厉老太太全部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早年,因为藤肖兰芬关系的存在,厉家和藤家那边没少合作过,因此在酒席上,很多人都在质疑两家的关系。  为了让外人不知道两家暗中有一层与血缘无关的关系,厉锦弘就随口扯了话,说要让他家的厉祁深和藤家的藤雪联姻。  有了这个开玩笑一样的梗儿在,就没有人再去猜忌两家人之间背地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但就是这样一个为了掩人耳目的做法儿,却让藤雪上了心。  藤雪因为知道自己和自己的祖母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就此就肆无忌惮的喜欢厉祁深。  最开始两家人都没怎么当回事儿,就寻思,这就是小女孩儿一个,等以后成了年,人成熟了,就不会再这么胡来了。  哪成想,藤雪竟然因为这件事儿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姑妈!”  藤雪继续没完没了的哭着,让厉老太太看了,真叫一个心疼。  但想到一会儿乔慕晚的父母会来,厉老太太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让藤雪留在这里。  不然依照她对自己这个“侄女”的了解,指不定一会儿会闹出来什么影响厉家声誉的事情!  “小雪,走,姑妈陪你出去散散心,你先别哭了啊!”  厉老太太往外面带藤雪,藤雪却不依。  “我不要,我要问祁深哥,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喜欢我?”  因为知道自己是厉老太太名义上面的“侄女”,她不会对自己动口,或者撕破脸,藤雪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任性了起来。  一看藤雪没完没了的说着这样的话,厉老太太真是担心一会儿乔慕晚的父母来了,听了这样的话会作何感想。  “小雪,和姑妈出去散散心,这里太闷了!”  厉老太太拗不过藤雪,只得招呼了门外守着的两个服务生,让两个服务生帮衬自己一把。  “我不要!”  藤雪虽然喝醉了,但意识还算清醒。  她知道,自己今天要是出了这个屋,她就阻止不了厉祁深和乔慕晚在一起了。  耍着无赖,藤雪无论如何都不肯依了厉老太太的意思,但是她还拗不过两个服务生的力气,最后还是被拉了出去。  ——————————————————————————————————————————————————  一旁的包房里,藤雪挣扎着要往外面跑,厉老太太却锁上了门,不允许她再继续乱来。  “小雪,你老实儿待着,我打电话给你爸!”  “不要,我不要你打电话给我爸,我不要!”  藤雪喝得迷迷瞪瞪的去抢厉老太太的手机,却被两个服务生给拦住了。  “你别再闹了,我虽然是你的姑妈,但是也不代表我会纵容着你胡来!”  厉老太太见藤雪真的是太不识好歹了,就没了好脾气的训斥一声。  藤雪因为厉祁深和乔慕晚在一起的事情,本就足够的委屈了,这会儿厉老太太对她没好脾气的冷斥一句,她更是委屈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啊!”  藤雪心里实在是难受,嚎啕大叫了一声,跟着就把脸埋在了双手间,痛哭出了声音。  看藤雪在沙发那里哭得那样无力,厉老太太虽然心疼,但想到她那样不懂规矩的乱来,还是硬下心肠不去管她。  “你们两个看着她,别让她出了这个包房!”  吩咐完,厉老太太一边拨通藤家那边电话,一边出了包房。  ——————————————————————————————————————————————————  厉老太太给藤家那边打完了电话,再回到和乔家定好的那个包房时,乔正天和梁惠珍已经到了。  这人都到齐了,厉老太太赶紧招呼着服务生上菜。  见厉家这边都这么热情,梁惠珍把见面准备的礼物送上。  “诶呀,慕晚她妈妈,你这来就来呗,还送什么礼啊?”  厉老太太本来也想给乔家的两位长辈准备礼品,但最近因为几个孩子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就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有些尴尬自己手上有乔家人送自己的礼物,自己却不能回礼,厉老太太笑得有些僵硬。  乔慕晚在一旁似乎发觉了厉老太太的不自然,走了过来。  “妈,厉老夫人原本也有给您准备了见面礼,是我说您什么都不缺,就谢绝了厉老夫人的好意!”  有乔慕晚在这圆场,厉老太太脸色好了很多。  带着意味深长的眼光看了乔慕晚一眼,厉老太太就知道,自己的眼光不会错,自己找的这个儿媳,就是这样的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菜都接二连三的往餐桌上摆,就在几个人要用餐的时候,外面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穿透力极强的叨扰了包房里的清静。  厉祁深和乔慕晚,还有乔家的父母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厉老太太和厉锦弘知道闹事儿的人是谁啊!  “这怎么这么闹腾啊?”  厉锦弘不悦的呵斥一句,立刻就有守在门口那里的服务生抱歉的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我马上出去处理!”  服务生刚准备出来,厉老太太站了起来。  “我和你出去看看吧!”  虽然厉老太太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出去不好,但为了防止一会儿事态可可能往更严重的方面发展,厉老太太还是选择了出去看看。  刚打开包房的门,外面挣扎的一道人影,就发了疯一样的冲进来。  眼前闪过的一道人影,让厉老太太心惊肉跳的往一旁闪躲,她还不等看清楚冲进来的人是谁,就看到那抹发了疯的身影,去了餐桌那里。  挣脱两个人服务生桎梏的藤雪,一想到这个房间里正在商量着厉祁深和乔慕晚的婚事儿,她就像是失了控的野马一样,什么理智都没有了,凭借着那股子酒劲儿,发了疯一样的冲进这里。  藤雪顶着一双猩红的眸子,在一片混乱之中,拿起桌上的一道菜,不管不顾,冲着乔慕晚就砸去。  没想到在这里吃个饭也能碰到这样的场景,乔慕晚一时间发懵,完全是不知所措的状态。  眼见着藤雪着了魔一样的针对乔慕晚,厉祁深抿紧着唇,长臂一伸,眼疾手快将怔忡状态的乔慕晚,往自己的怀中,顺势一带。  乔慕晚惊颤的眼中,是藤雪将一盘油腻的菜往自己这里泼来,她当即脸上就泛出来了失血的苍白。  “唔……”  小脑袋撞到了一个男人的胸口,乔慕晚额际一痛,却没有如约感受到那种油渍污垢,滚烫的洒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小脑袋埋首在一个让自己有足够安全感的怀抱里,自己鼻息间尽是自己熟悉的味道,乔慕晚心安的要流下泪水。  她知道此刻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也知道替自己抵挡那飞来“横祸”的人是谁!  听到耳边似乎有一声淡淡的闷痛,乔慕晚没有再继续依赖在这样的一个怀抱里,而是抬起来了头。  在看到厉祁深抿紧着菲薄的唇瓣,眉心紧拧的样子,她一阵惊心!  目光在厉祁深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扫了一圈,在看到他另一只没有拥着自己的手臂上,顺着他的指尖儿在往下滴着油腻腻的油渍和殷红色的血,她睁大了明灿的眼。  “你受伤了?”  乔慕晚两个小手去抓厉祁深的手,却又感觉到自己因为焦急,下手的力道有些大,她又软下了力道。  “你哪里伤到了?让我看看!”  乔慕晚急着,看着他一节精瘦的手臂和白色衬衫那里被黄色的油渍,和混在一起的血水弄得一片狼藉,她不受控制的流下了眼泪。  “不碍事儿!”  看乔慕晚咬紧着唇瓣,无声的簌簌流下眼泪瓣,厉祁深的心,都要被她的眼泪给融化了!  “你让我看看!”  乔慕晚的嗓音又低又哑,这样一个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的男人,她看了,真的好心痛,好像,藤雪把这一盘油油腻腻的东西,比泼在自己的身上,都让自己疼,让自己难受……  “有什么可看的?”  厉祁深云淡风轻的说着话,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按住乔慕晚的肩头儿,俯首,吻着她的睫毛。  一颗颗咸涩的泪水被厉祁深吻去,乔慕晚心里更加的难受。  被这样的男人把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她觉得自己都会不会呼吸了。  “你有没有事儿?还有肚子里的小家伙儿有没有事儿?”  厉祁深气息有些乱的问着,虽然受了伤,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带着狼狈,但是问到乔慕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时,他还是眉心间荡起来了一抹温柔。  “没……”  乔慕晚止不住的流淌着泪水,一边哭着,她一边无力的摇头儿。  她和孩子什么事儿都没有,有这样的男人保护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怎么可能有事儿?  听乔慕晚告诉自己说她和肚子里的小家伙儿没有事儿,厉祁深也就放心了下来。  将本就削薄的唇瓣紧抿成一字型,厉祁深眼底淬染豹子般幽深的黑,看向一脸茫然状态的藤雪。  如果说是之前,有厉家和藤家这层关系的存在,他还不足以对这个“表妹”撕破脸,但是现在,他对藤雪,彻彻底底没有了任何的感情存在!  要知道, 动了他的女人,比给他两刀,都让他难以接受、不可原谅……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