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92章 :闹够了就给我滚

第292章 :闹够了就给我滚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725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要知道,动了他的女人,比给他两刀,都让他难以接受、不可原谅……  阒黑一片的眼底,就好像是万年深潭一样冰封而森冷。  盘子随混杂着油腻的菜汁洒满一地,盘子破碎的声音,清脆的响起。  藤雪因为刚刚乱糟糟的一片狼藉,整个人的神志清醒了很多。  包房里一下子就寂静了下来,隐约间,连藤雪变得粗重的呼吸,都听闻的一清二楚。  本来,她是打算把油腻的汤汁泼到乔慕晚的身上,不想,竟然被厉祁深给拦下了。  知道自己闯了祸,藤雪木讷的瞪着眼,她微张着红唇,刚想解释些什么,那边,厉祁深黑着脸,先她一步,对门口几个战战兢兢的服务生,冷声开口——  “你们酒店的安全措施是怎么做的?什么样的人都能放进来撒泼么?”  说完话,厉祁深黑得似子夜一样的眸,冷凝的扫了一眼撒野的藤雪。  被厉祁深过于锋利的眸看得浑身起刺,藤雪不可能听不出来厉祁深在把她当成是泼皮无赖一样的对待。  下意识的,她缩了缩脖子,像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小鸟一样,怯弱的低下了头儿。  知道这边出了状况,闻声赶来的经理不住的给厉祁深道歉。  在这边吃饭的人是谁,酒店方面真的是太清楚了,以至于把酒店的保安都出动了。  反应过来的厉老太太见藤雪就这样没有分寸的大闹,自然是气得不行。  可又碍于不好在乔家父母的面前失了态,她赶紧让保安把藤雪带走。  好好地一顿会亲宴,就这样闹得鸡飞狗跳,厉锦弘挂不住面子,也冷下了脸。  乔慕晚顾不上去管藤雪会被怎样处理,她看厉祁深顺着小臂,蜿蜒滴下的血,在他指尖儿,一滴一滴的流着,她忍住泪花继续在眼中打旋的酸涩感,嗓音带着沙哑的出了声——  “先去处理伤口!”  “对对对,慕晚,你先和祁深去处理伤口!”  厉老太太怕乔慕晚因为藤雪的大闹再动了胎气,赶忙张罗着让乔慕晚离开这里。  经理这边不敢怠慢,刚才厉祁深的冷言冷语,让他脊背不住的冒冷汗,抬手抹了一把冷汗,立刻让酒店这边的司机载厉祁深去医院。  厉祁深抿了抿唇,看了一眼眼底对自己尽是关心的乔慕晚,没有说话,兀自用另一只手,拥着乔慕晚,出了包房。  眼见着厉祁深要走,藤雪再度不依了起来。  她好不容易才见到厉祁深一次,她还没有向厉祁深把话问清楚就这样让他离开,她真的很不甘心。  “你们放开我!”  藤雪再一次咆哮,像是没了理智的疯子,两个手,不停的在两个拉扯她的保安中挣扎。  可两个保安的力道,远远比她大,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不得已,她只得拔高声音,再度嘶声的喊着。  藤雪凭借着两家的关系,自认为自己把事情闹大了,也不会有人怪她,就不顾及乔家父母也在,哭天喊地的大叫着。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和乔慕晚那样的女人结婚?你明明都和我有婚约的,祁深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她实在是太伤心了,如果没有两家父母不断的开玩笑说两家要结为姻亲,她哪里至于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  乔家的父母不知道在乔慕晚之外,厉祁深已经有了婚姻,本能性的,因为藤雪的话,乔父和乔母,大吃一惊的看向厉祁深和乔慕晚,而后,两个不可置信的对视着。  厉祁深之前有婚约?所以,是他们家的乔慕晚,横在了厉祁深和他未婚妻之间?  厉锦弘和厉老太太都发现了乔父、乔母的异样,下意识的,他们两个人蹙眉。  一时间,厉老太太真后悔当时自己对藤雪心软了,没有苛刻的对待她,才让她从旁边的包房闹到了这里。  乔慕晚虽然之前厉祁深和藤雪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可听藤雪这样说话,她心里还是不舒服。  再怎样说,她终究也是个小女人,有小女人心思的不想自己的男人,和其他的女人有纠缠不清的关系。  发觉出了乔慕晚在自己的臂弯中,身体有些僵硬,厉祁深眯了眯狭长的黑眸。  “闹够了没?”  他侧眸,语气森冷,好像能把整个屋子里的流窜的空气,都冻结成小冰晶。  一道低沉,却不亚于皮鞭沾着盐水的声音,甩到藤雪的鼓膜上,让藤雪心尖儿发颤的同时,抬着婆娑的泪眼去看厉祁深。  她想要继续质问她,可话到嘴边,因为他阴气沉沉的眸,顿时没有了再接着把话说下去的勇气。  她迎上厉祁深的眸,见他眼底如刀刃般的冷冽,沁着阴骘,狠刮过自己的脸,她没有了继续再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继续再大闹的勇气。  “我……”  “闹够了就给我滚!”  藤雪的话不等溢出唇瓣,厉祁深卷杂着愠怒的话,一如他眼神儿一样薄利而阴寒……  心,在厉祁深毫不留情话语的对待下,一抽一抽的疼着!  因为他要和乔慕晚结婚的事情,就足够让她伤心的了,不想,就是这样,厉祁深还是这样没有任何好脸色的对待自己!  而反观他对乔慕晚,与自己之间这样的天壤之别,让她心脏处,就好像是被刀子不断的割伤一样的难受!  见厉祁深来了脾气,乔慕晚在一旁都跟着心惊胆战了起来。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他是什么性格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祁深!”  乔慕晚不想让厉祁深因为藤雪,连自己的伤口罔顾了,小手扯了扯他的手腕,小声唤着他。  没有因为乔慕晚的温柔细语软下来态度,厉祁深的脸,依旧冷如冰霜。  藤雪半醉半醒的看着厉祁深不近人情的模样,心里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挖开了一个大洞一样的疼。  她不想走,如果她走了,离开了这里,就等同于她输了,彻彻底底的不可能有和厉祁深在一起的可能了!  她不想离开,真的不想离开,只是……厉祁深看自己的眼神儿真的是太冷、太阴沉了,就好像乌云密布的天气,随时可能雷霆大作!  厉祁深不走,就像是和藤雪杠上了一样,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厉老太太,跟着干着急。  再怎样说,她也不想藤雪把事情闹大。  现在,厉家这边,已经在乔家父母的面前出了丑,如果藤雪再没完没了的不走,继续闹下去,事态只会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厉老太太刚想上前去劝说藤雪,让她离开,外面走廊那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来得人不是别人,正是匆匆往这里赶来的藤嘉闻,于巧眉和藤少延。  藤嘉闻在电话里已经听厉老太太把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不管如何,藤嘉闻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这么不懂事儿,就知道给他惹麻烦!  一进包房,看屋子里狼藉的一片,以及被两个保安拉住的藤雪,还有受了伤的厉祁深和脸色极度难看的厉锦弘,藤嘉闻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有一次给自己惹了事儿。  而且,看情况,事态闹得还很大、很严重!  当即,藤嘉闻的眼底就染上了火气。  他知道今天是厉家的会亲宴,当着女方父母的面子,自己的女儿就这么胡来,自己的脸,真的是被她给丢尽了。  “……爸!”  见自己的家人都来了这边,受了委屈的藤雪,呜咽唇,直觉性的想要从自己的家人那里寻求安慰。  心里实在是难受,藤雪现在只想挣脱两个钳制自己的保安,然后扑到自己父亲的怀中,嚎啕大哭一场,把自己心里的委屈,尽数的宣泄出来。  她心里这么想的同时,也是这么做的!  牟足了力气,她竭力挣脱了两个保安。  没有了外部力量对自己的制-约,她刚要去抱藤嘉闻,对不期而遇的撞上了自己父亲那一双怒气冲天的眸。  还不等她神情惊颤的从自己父亲那里怔忡过来,迎面,一计响脆的耳光声,震慑周遭空气的响彻包房。  “啪!”的一声,如同布帛被撕裂开一样的声音,刺耳而尖锐,可见,藤嘉闻扇打藤雪的时候,用了十足的力气!  藤雪的脸,被藤嘉闻的耳光,扇歪了方向,整个人孱弱,外加醉酒后的身体,跌跌撞撞的倒在了地上。  脸腮上尽是酥酥麻麻的感觉漫过,藤雪几乎是呆怔着,木讷到因为这一耳光的落下,整个人都麻木了,完全没有了反应的意识!  “你别叫我爸,我藤家的脸,都被你这个不孝女儿给丢尽了!”  再怎样说,藤家在盐城虽然不如厉家地位来得高,但在其他一些名门世族里,也是能提的起来的,自己的脸,就这样被不懂事儿的藤雪给丢着,他真的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马上和这个不知轻重的女儿,断了父母关系!  藤嘉闻打了藤雪还气急败坏的骂了她,这让厉老太太和厉锦弘看了,难为情的皱紧了眉。  一旁,见藤雪被自己的丈夫甩了耳光,于巧眉赶忙上前拦着,生怕藤嘉闻一个暴跳如雷,又甩了藤雪一个耳光。  “嘉闻,你干什么啊你?”  “是啊,嘉闻,你不应该动手打小雪的!”  厉老太太也心疼藤雪,虽然她闹得不知分寸,但再怎么说,她也还是个女孩子,就这样被她的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甩了耳光,她也替藤雪惊心。  厉老太太上前准备和于巧眉一起搀扶藤雪起来,可受了委屈的藤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闹得更凶。  “起来,我不用你们管我!”  她一把拨开于巧眉和厉老太太的手,让一个避而不及的厉老太太险些跌倒,好在有藤少延从后面拉住了她。  “姑母,你没事儿吧?”  藤少延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怎么一回事儿,但是自己的妹妹就这么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找来了这里,还在两家商榷婚事儿的事情来了这里,他多多少少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厉害!  “我没事儿!”  厉老太太在心底里兀自叹气,这藤雪这么不识好歹,自己怎么就这么没脸的要去管她?  一看藤雪连厉老太太和自己的妻子都不放在眼里,藤嘉闻更是气得不行。  “你长能耐了是不是?是不是觉得我们一家子都惯着你,你就肆无忌惮了?”  胸脯因为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出来对自己母亲和姑妈放肆的动作,不断的起伏。  “少延,把你妹妹带走!”  他藤家丢不起这个人,在这样的场合下,做不到让藤家蒙羞!  “我不要!”  藤雪不依,在藤少延的生拉硬扯下,还是在不断的挣扎不休!  “嗯……”  藤少延拉扯藤雪的手,倏地被她咬住,顿时皮肉连在一起要被连根拔起来的感觉,让藤少延一个不留神儿,就撒开了藤雪的手。  因为有厉祁深在,藤雪不敢像刚才一样借着酒劲儿,肆无忌惮的用菜汤去泼厉祁深护着的乔慕晚。  但不甘心就这样败给一个人尽可夫的biao-zi,她伸出手,怒不可遏的指着乔慕晚。  “她乔慕晚,根本就没有资格嫁到厉家,成为祁深哥的妻子,乔慕晚在这之前,她结过婚,她嫁过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jian人,是一个人尽可夫的biao-zi,她不配嫁到厉家,不配!”  藤雪带着发指的冲动,一口气把积怨在心里的话吐了出来。  厉祁深可以不和自己好,但至少,不要和一个比自己廉价几十倍的女人好。  她乔慕晚什么都没有,还是一个已经结过婚的二手货,她就想不明白了,她凭什么要嫁到厉家,又凭什么和厉祁深好,拥有厉祁深妻子的头衔儿?  她不甘,真的很不甘、很不甘……  “唔……”  藤雪癫狂的一口气把话全部说完,脖颈,倏地被一只手,以绝对强势的力道,阴狠的桎梏住!  厉祁深眼底冰冷一片的盯着乔慕晚因为不顺气而扭曲着的脸。  抿紧着薄唇,他阒黑的眸,危险的眯着,寒气逼人的冷,从他的眼底迸射而出,直逼藤雪的心弦。  脖颈上面顺不过来气,再加上被厉祁深眼神儿幽暗的注视着,藤雪觉得她好像看到了地狱里面上来的魔鬼!  这样的厉祁深,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祁深!”  厉老太太见厉祁深真的什么也不管不顾的去掐着藤雪,好像,他再用力一分,藤雪就会咽气!  一时间惊心,她赶紧制止要胡乱的厉祁深!  在场的所有人,见厉祁深没有了以往谦谦君子的风范,冷冽着一双寒眸,冰尖儿一样阴狠的掐着藤雪的脖颈,都跟着把心脏悬了起来。  “祁深,你别……放开小雪吧!”  于巧眉跟着着急,她知道,自己女儿口无遮拦的话,真的惹到了厉祁深。  而藤嘉闻和藤少延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虽然在商场上,厉祁深是一个出事儿有方寸,从来不会乱来的人,但是事实上,他是怎样一个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人,和他有过来往和接触的藤嘉闻和藤少延,真的是太清楚了!  厉祁深没有因为在场任何一个人的劝说而收回手,就包括厉锦弘出了声,他也纹丝不动的桎梏藤雪!  乔慕晚挨在厉祁深的身边,感受着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冰冷,她咬紧着唇瓣,用两个小手,加重了抱紧他手臂的力道,生怕他一个用力,藤雪就香消玉殒了!  “……祁深!”  乔慕晚惊心的唤着厉祁深,在场所有人对他的劝说都没有用,他油盐不进的样子,让她不知道,他是否能听她的话!  “祁深,不要……你还在受伤,你别让我担心,你先和我去包扎,好不好?”  厉祁深的小臂上,因为盘子碎片的割伤,他还在滴着殷红色的血,这让乔慕晚,真的难受极了,就好比,他小臂上面的伤,长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耳边温柔的细语,带着淡淡的泪腔和哽咽,让厉祁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坐视不理乔慕晚的存在。  他转头去看身边的乔慕晚时,刻意柔和了自己的眸光。  在看到盈盈点点的泪花在乔慕晚的眼眶中打旋时,不可否认,这一刻,他的心是软的!  “你先去和我包扎伤口,我真的很担心你!”  乔慕晚柔柔婉婉的说着话,泛红的眼圈里,尽是对他的关心。  看乔慕晚对于自己受伤这么紧张的样子,厉祁深哪里还会去管其他,他就算是再怎样铁石心肠,此刻也都已经化作了绕指柔啊……  “唔……咳咳……”  藤雪脖颈上面的力道倏地被释放开,她倒在地面上的小身体,不住颤抖的同时,她用力的大口撷取空气。  刚刚,她真的感觉到了自己要窒息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整个人的胸腔里,都积满了水一样的难受。  “小雪!”  见厉祁深放开了自己的女儿,于巧眉赶忙上前搀扶藤雪。  那边,放过不知好歹的藤雪,厉祁深将手圈住了乔慕晚的肩膀。  乔慕晚看厉祁深肯听自己的话,她看向他,整个人不可控制的扑倒他的怀中。  乔慕晚把自己埋首到他的肩胛骨上面,气若游丝的哭着。  她真的太担心他了,看到他流血,她的心脏就好像是被戳了一个大窟窿一样的疼。  好在,他肯听自己的话,放过了藤雪!  乔慕晚耸动着她的两个小肩膀,无声的哭着,厉祁深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有些懊悔自己刚刚动手去掐藤雪的事情!  他想,一定是吓到这个小女人了,所以她才会哭得这么凶!  “别哭了!”  厉祁深的声线紧绷,连同说出口的话,都带着艰涩。  乔慕晚埋在他的怀中点了点头儿,可就是这样,她的气息间,还带着淡淡的哭泣。  一再吸了吸鼻子,她没有再哭,呶着红唇,抬起了小脑袋。  “你和我去处理伤口去!”  看乔慕晚红着眼眶的要求着,厉祁深没有做声,遒劲力道的手臂圈住她的肩膀,默许了她对自己的要求,带着她,出了包房。  ——————————————————————————————————————————————————  回到藤家,藤雪被厉祁深那般对待了以后,又委屈又心酸的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任由谁劝着她,她也不肯听。  好在后来藤少延找了姚芊芊,姚芊芊进去了藤雪的房间安慰她,她才没有继续闹下去。  于巧眉精疲力尽的揉着眉心进了卧室。  她从来都是一个居家的女人,不曾掺合过什么事儿,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让她大跌眼镜不说,还有一些让她觉得实在是惊异的事情,刺激着她的神经末梢。  “小雪睡了?”  藤嘉闻放下手里的报纸,一边揉了揉额心,一边问着正在涂抹护肤品的妻子。  “嗯,芊芊在家里,陪小雪睡了!”  “好在她还肯听这个姚芊芊的话,不然啊,我真就是拿这个女儿没辙!”  说到藤雪,藤嘉闻至今还没有解气。  她在家再怎样胡作非为,他这个做父亲的都可以纵容她,但是她在外面给自己、给藤家丢脸,他真的是不能接受!  再怎样说,厉家和自己也是世交了,再有自己母亲藤肖兰芬的关系存在,两家人几乎是近到不能再近的关系了。  但就是这个不懂分寸的女儿,居然会去大闹厉家的会亲宴,这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更难以忍受!  “小雪啥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啊,就不应该开要和厉家联姻这样的玩笑,不然小雪也不能认真!”  “什么不该开那样的玩笑?要我说,就是你和妈总惯着她,才让她有了那么多的臭毛病!”  “……”  “小雪这也老大不小的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两家人是开玩笑?既然知道是玩笑,也知道两家的关系,她还喜欢祁深,这不是你们惯的,她哪里能这么任性?”  “你还说我和妈了,你瞅瞅你,你再怎样生气小雪的不懂事儿,你也不能动手打她吧?”  说到今天藤嘉闻动手打藤雪的事情,于巧眉就不能接受,再怎样说,自己的女儿也是姑娘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打了她,这以后得让自己的女儿多下不来台啊!  “你看看你今天的样子,这要是传了出来,你让别人以后都怎么看小雪啊?”  “我这不是也是气到了么?你以为我想打她啊?”  不会有哪个做父母的愿意打自己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呢,今天要不是藤雪的事儿让他真的气到了,他哪里会动手打自己的女儿啊?  “好了,别说这事儿!”  藤嘉闻不想再去提及关于藤雪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只要提了,他就会想到今天在酒店那里发生的事情。  藤嘉闻不想提藤雪的事情,于巧眉也是一样不想提自己女儿的事情。  于巧眉继续给自己涂抹着护肤品,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倏地一下子顿住了擦脸的动作。  “对了,今天,祁深那个未婚妻,你有没有觉得,好像很眼熟的感觉?”  说到乔慕晚,于巧眉今天与她虽然只算得上是一面之缘,但就是这样的一面之缘,让她觉得她给自己的感觉,太过熟悉了,熟悉的就好像是之前一个存在于她生活中的人。  一听自己的妻子都这样说,藤嘉闻也就没有再隐瞒他第一次见到乔慕晚的事情。  调整了一下自己靠在chuang头儿的坐姿,他严肃了他的表情。  “其实……我今天算是第二次见到祁深的未婚妻了!”  于巧眉:“……”  “上次我在餐馆的时候,见到过祁深的未婚妻一次,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发现了她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尤其是她的眼睛,真的太熟悉不过了!”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  于巧眉见自己的丈夫和自己有同样的感觉,她确定确实不是自己看错了,也不是她一个人的意见和看法儿,这个乔慕晚,确实让自己有很熟悉的感觉。  “嗯!和你一样,是一样的感觉!不过,不太可能,你知道的,佳雅连婚都没有结就离开了,怎么可能有孩子?或许,是长得像罢了!”  听自己的丈夫这么说,于巧眉虽然犹疑,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的丈夫说得没有错。  一个连婚都没有结过,连男朋友都没有的佳雅,怎么可能有孩子?  “真的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有长得很像的人吧!”  ——————————————————————————————————————————————————  在医院那里处理了伤口后,乔慕晚没有让厉祁深再回去酒店那边,就说自己父母那边,她找时间再去解释,就让司机开车,把他们两个送回了水榭那边。  张婶见进门的厉祁深,小臂上绑着纱布,她赶忙关心的问着——  “怎么了啊?大少爷这怎么受伤了啊?”  “出了一点儿小意外!”  乔慕晚怕张婶担心,随口很淡的说了话。  “张婶,祁深没有事儿,你去休息吧,我照顾她就好!”  “哦!”  虽然张婶也关心厉祁深,但是有乔慕晚在,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  回了楼上,乔慕晚找了干净的睡衣过来。  她要帮厉祁深把沾着油渍的衬衫脱了,厉祁深没有让。  “我不过是伤了手臂而已,又不是断手断脚,还不至于让你侍候我!”  “你别动!”  乔慕晚不满意厉祁深的说辞,他是没有断手断脚,但是她想替他换睡衣,这也需要什么理由吗?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