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293

293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71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藤嘉闻不想再去提及关于藤雪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只要提了,他就会想到今天在酒店那里发生的事情。  藤嘉闻不想提藤雪的事情,于巧眉也是一样不想提自己女儿的事情。  于巧眉继续给自己涂抹着护肤品,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倏地一下子顿住了擦脸的动作。  “对了,今天,祁深那个未婚妻,你有没有觉得,好像很眼熟的感觉?”  说到乔慕晚,于巧眉今天与她虽然只算得上是一面之缘,但就是这样的一面之缘,让她觉得她给自己的感觉,太过熟悉了,熟悉的就好像是之前一个存在于她生活中的人。  一听自己的妻子都这样说,藤嘉闻也就没有再隐瞒他第一次见到乔慕晚的事情。  调整了一下自己靠在chuang头儿的坐姿,他严肃了他的表情。  “其实……我今天算是第二次见到祁深的未婚妻了!”  于巧眉:“……”  “上次我在餐馆的时候,见到过祁深的未婚妻一次,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发现了她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尤其是她的眼睛,真的太熟悉不过了!”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  于巧眉见自己的丈夫和自己有同样的感觉,她确定确实不是自己看错了,也不是她一个人的意见和看法儿,这个乔慕晚,确实让自己有很熟悉的感觉。  “嗯!和你一样,是一样的感觉!不过,不太可能,你知道的,佳雅连婚都没有结就离开了,怎么可能有孩子?或许,是长得像罢了!”  听自己的丈夫这么说,于巧眉虽然犹疑,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的丈夫说得没有错。  一个连婚都没有结过,连男朋友都没有的佳雅,怎么可能有孩子?  “真的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有长得很像的人吧!”  ——————————————————————————————————————————————————  在医院那里处理了伤口后,乔慕晚没有让厉祁深再回去酒店那边,就说自己父母那边,她找时间再去解释,就让司机开车,把他们两个送回了水榭那边。  张婶见进门的厉祁深,小臂上绑着纱布,她赶忙关心的问着——  “怎么了啊?大少爷这怎么受伤了啊?”  “出了一点儿小意外!”  乔慕晚怕张婶担心,随口很淡的说了话。  “张婶,祁深没有事儿,你去休息吧,我照顾她就好!”  “哦!”  虽然张婶也关心厉祁深,但是有乔慕晚在,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  回了楼上,乔慕晚找了干净的睡衣过来。  她要帮厉祁深把沾着油渍的衬衫脱了,厉祁深没有让。  “我不过是伤了手臂而已,又不是断手断脚,还不至于让你侍候我!”  “你别动!”  乔慕晚不满意厉祁深的说辞,他是没有断手断脚,但是她想替他换睡衣,这也需要什么理由吗?  再者说了,他就算是不想让自己替他换睡衣,也不至于诅咒他自己断手断脚吧?  见乔慕晚坚持着,厉祁深也没有在吱声,任由小女人软软的小手,在自己的身上,温柔的动着。  给厉祁深换好了睡衣,乔慕晚又去浴室里放水。  “你怀着孕呢,乱动什么?”  厉祁深拉住乔慕晚的小臂,没有让她进浴室去给他放水。  “没事儿,浴室铺着防滑垫呢!”  知道厉祁深是担心浴室地滑,怕自己跌倒,乔慕晚对他莞尔一笑,拿出了自己的手。  不等乔慕晚在浴室里放好了水,厉祁深就挤进了浴室里。  本就足够宽敞的浴室,因为笔挺身姿男人的进入,一下子狭小了不少。  本来乔慕晚是打算让厉祁深自己洗澡的,但是看他受了伤右手臂,动起来不是方便,就硬着头皮,轻动桃红色的唇瓣——  “我帮你洗吧!”  厉祁深眉梢上挑了下,用诧异的目光去看乔慕晚。  如果没记错,这个小女人可是很排斥帮自己洗澡!  “随便你!”  厉祁深没有动,俨然一副等乔慕晚伺候自己的样子。  看厉祁深本来很喜欢自己帮他洗澡,却还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乔慕晚失笑了下。  ——————————————————————————————————————————————————  撩起水,乔慕晚往厉祁深的身上撩着。  刻意忽视他身体的某处,她只在厉祁深的上半身,来来回回的擦拭。  整个人的上半身,从前到后、从后到前,被乔慕晚反反复复的擦拭,厉祁深有些不悦的蹙眉。  他知道这个小女人在给自己忌惮着什么!  隐忍了一会儿,可乔慕晚还是没完没了的在厉祁深的上半身上转悠!  “后背都要被你搓掉皮了!”  厉祁深黑着脸,咬牙出声。  显然,他在不满意乔慕晚只专注于他上面,忽视了他的下面。  被厉祁深咬牙切齿的冷斥一声,乔慕晚贝齿咬紧唇瓣,难为情极了!  她也知道她不应该只在这个男人的上半身,来来回回个没完没了,只是……  “伺候你洗澡怎么还这么多事儿?”  乔慕晚不满意的白了厉祁深一眼,但仅仅是一眼,她就别开了眸,不再去看他难看到极点的脸色。  见乔慕晚嘴上说帮自己洗澡,实际却是这副德行,厉祁深抿紧着削薄的唇,从浴缸里,站起来了身体。  厉祁深突然站在了了身体,让浴缸里的水,顿时四溢!  “你干什么啊?”  浴缸里的水,在乔慕晚猝不及防下,撩湿了她一身,眨巴眨巴沾染了水渍的睫毛,她不悦的凝眉质问厉祁深。  厉祁深也不回答乔慕晚,兀自迈开修长的腿,直接出了浴缸。  不洗了的架势,溢于言表!  “你耍什么脾气啊?”  乔慕晚对这个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实在是没辙的厉害。  洗个澡都能一张脸,一再的给她变化情绪!  厉祁深依旧无视乔慕晚的话,拿过一旁的浴巾,就在自己的身上擦拭。  见厉祁深一副不洗了的样子,乔慕晚也气了,伸手,一把扯过他手里的浴巾。  “没洗完呢,你擦什么身子啊?”  “这澡还能继续洗下去了么?”  厉祁深反问乔慕晚一句,脸色已经难看的不行。  乔慕晚也知道厉祁深质问的话,指的是什么事儿,她难为情的红了脸。  “怎么就不能继续洗下去了?”  硬着头皮,她反问一句。  厉祁深默不作声,用一双黑眸,炯烁的盯着乔慕晚,似乎在等她打算怎样继续帮自己洗澡!  见厉祁深没再说话,算是给自己妥协了下来,乔慕晚也敛住了自己的火气。  “好了,不和你吵了,我帮你洗澡吧!”  乔慕晚都这样说了,厉祁深也没再吭声,迈开长腿,重新进了浴缸里。  虽然和自己男人已经有了无数次的肌肤之亲,可要帮他洗下面,自己的视线要时不时的就被他的某处吸引过去,乔慕晚还是会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那东西似的红了脸。  厉祁深没有缠着纱布的手,被乔慕晚软软的小手抓起。  不解这个小女人要做什么,厉祁深深邃的眸,随着乔慕晚拉着自己手腕的牵引,一路盯着。  当乔慕晚把他的掌心罩在他cu-shuo的轮廓上,厉祁深狭长的黑眸,倏地一下眯起。  有寒彻的光,从他的眼底,危险的迸射而出……  “唔……”  乔慕晚还不等把她的小手抽离开,厉祁深倏地一把就反握住了她的手。  “你什么意思?”  他问着,嗓音异常的紧绷,明显,他在反感乔慕晚刚刚的动作,也在因为她刚刚的动作而生气。  “……没什么意思!”  乔慕晚小声的回答着,不管怎样,她可说不出口自己总是会被他探出头的东西吸引视线,自己不能安心的给他洗澡。  “没什么意思,你挡上做什么?”  被厉祁深口吻不悦的质问,乔慕晚的耳根子都发烫了起来。  “给我洗澡!”  厉祁深拿开乔慕晚的手,冷声的命令着。  可是就是这样,他还是不难发现,自己的物什,刚刚被乔慕晚的小手覆盖,他有些变得发胀了起来。  乔慕晚难为情,一再权衡,咬了咬牙,伸出两个小手,撩起水,认命的探到厉祁深的下面。  只不过,不知道厉祁深是不是故意的,乔慕晚明明是打算把手放到他的腿上,他却突然支起了腿,让她的小手,一个猝不及防,直接把撩起来的水,大刺刺的浇到了他凸出到水面的物什上。  “你……”  乔慕晚羞得不行,感觉自己的掌心碰到了他,好像摸到了烫手的山芋一样。  “sorry,刚刚的姿势有些难受,我换一下位置!”  厉祁深竭力绷紧自己的喉咙,克制渐渐变得沙哑的声音,一本正经的说话。  见厉祁深这样说,而且脸上一脸无害的表情,乔慕晚不好意思说些什么,就当他真的是因为刚刚的姿势不舒服,想要换个姿势!  “你找个你觉得舒服的位置坐好!”  乔慕晚拿开发烫的手指,转过小脑袋,等厉祁深摆正好他的位置。  过了好一会儿,听不到厉祁深那边有什么动静,乔慕晚才回过了头儿。  只是她刚回过头儿去,蓦地发现厉祁深竟然又站起来了身体。  而且……他要命的物什,就那样通身紫红的正对着自己视线直视的位置!  她没有想到厉祁深突然间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顿时,脚下慌张的想要逃走。  一个不留神儿,她转身太急,险些闪了腰,不管不顾的伸出手,乔慕晚一面顾着护着自己的肚子,一面想要拉住什么东西,以免自己滑倒。  见乔慕晚心不在焉的向自己抓来,厉祁深一个惊心,赶紧伸出手,搂住她的腰身。  没有跌倒,也没有撞到任何的东西,只是……  乔慕晚被厉祁深拥在臂弯中,惊厥的感受到自己的小手,好像在抓着一个滚烫的棍子。  而且,那根滚烫的棍子,随着自己掌心的一再捏紧,在自己的手里,竟然像是吹气球一样不断的膨胀,扩大它的轮廓……  乔慕晚懵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碰到了什么。  等到她随着她的小手看去,她蓦地才发觉自己竟然就那样握住了厉祁深的fen-shen。  一时间,一种呕血的感觉,直逼乔慕晚的每一根神经。  赶忙放开了厉祁深,乔慕晚刚准备迎头去看厉祁深的脸,竟不想,一道浓稠的白-zhuo,直接喷在了她的小臂上。  被灼热的液体,烫的自己小臂处一麻,连带着乔慕晚整个人的小身体,都蓦地一个激灵!  这……  这个男人居然she了,就这样……毫不征兆的she了……  乔慕晚发懵,她什么也没有做,这个男人怎么就……  不由得,她想到了那次她同样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碰了厉祁深的那里,就让厉祁深she了出来的事情!  隐忍着小臂上面有搔-yang的感觉,乔慕晚皱着隽秀的黛眉,眉目无奈的去看厉祁深。  果然,此刻的厉祁深,脸色差到了极点儿!  被乔慕晚抓着就释放出来了的自己,让厉祁深紧绷着线条的俊脸,又黑又沉!  碍于这个小女人现在怀孕的原因,他已然不记得自己已经禁-欲几天了。  只不过,禁-欲对这个一向yu-wang都惊人超强的男人来说,简直比不让他吃饭喝水都来得难受!  他厉祁深从来不会委屈他自己,为了乔慕晚,他真的已经竭力让自己做个苦行僧了!  但是今天,就在刚刚,他被这个小女人碰得时候,不可否认,他要命的想要让这个小女人帮他用手xie出来……  所以,在刚刚乔慕晚握住他,并且不断用小手抓紧的时候,他没有控制住自己,松了jing-guan……  实在是太挫败了,厉祁深已然不记得自己在这个小女人的面前丢过几次脸了!  这次,竟然因为她手的触碰,自己又一次xie了shen!  乔慕晚在厉祁深的臂弯,看着他乌云密布的俊脸,阴郁至极,两道好看的眉都拧成了麻花状。  “该死!”  厉祁深泄愤的咬牙一句,跟着,捞起乔慕晚的柳腰,扣紧她的肩膀,直接把自己削薄的唇,贴合上了眼前这两瓣香滑的菱唇。  似乎真的有好久没有碰到乔慕晚了,甚至是连亲吻这样的事情,他都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做了!  厉祁深刚将唇,印在乔慕晚的唇瓣,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啃-咬了起来。  实在是太久了,久到他觉得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她唇齿间清香的味道和气息!  厉祁深蛮横的唇舌长驱直入,越过两排贝齿的桎梏,他直接以最强劲儿的势头儿,攻占了乔慕晚的香丁。  小香she被厉祁深卷起,直接用牵引的拉力,带入到自己的唇齿间……  “嗯……”  乔慕晚被厉祁深封住了呼吸,整个人就好像是吊线的木偶一样,不知道是刚推开他,还是该抱紧他,将两个人之间的亲吻,无限延长……  乔慕晚淡淡的吟哦声,依旧如同以往一样让厉祁深痴迷,以至于,她再度嘤咛的时候,厉祁深不受控制的抓住她的两个小手,让她的小手往自己的肩胛骨上面攀附。  厉祁深气息臻狂,凌乱的攻占乔慕晚的唇舌。  很快,乔慕晚坚持不住,两个小手缠在一起,把厉祁深的脖颈抱住。  不再忸怩厉祁深对自己攻池掠地,乔慕晚踮起小脚,仰着头儿,学着他吻自己的样子,热情的回吻着他。  情到深处时,她还不忘用唇瓣,shun-xi他,让两个人的舌,交-缠的更加紧实、没有缝隙……  见乔慕晚这么配合自己,厉祁深单手扣住乔慕晚的身体,伸出另一只手,直接罩住了她hun-yuan的粉雪。  实在是太久、太久没有感受过这个小女人赋予自己的美妙感受了!  厉祁深从吻下她的那一秒开始,整个人的身体,都呈现一种冲血的状态。  “嗯……”  自己的胸前一痛,让理智不清明的乔慕晚,稍稍有了一点儿意识。  “你别……”  乔慕晚纵然再怎样瘫痪在他的温情蜜意里,也时刻没有忘记自己现在的情况。  她现在怀着孕呢,自然是不能做这样剧烈的运动。  她真的很怕厉祁深这样xing-yu极强的男人,会一个把持不住,在自己怀孕的事情,对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  “嗯……”  厉祁深不听乔慕晚的劝阻,一边缠绵的shun-xi她的唇瓣,一边把自己的手,越过布料的阻隔,在布料里,拮据的wo-住!  乔慕晚本就是敏-感的体质,她向来都不知道该怎样拒绝这个男人。  以至于,当厉祁深把她通身都rou-nie到绽放起粉红色的小颗粒时,她的身体里,涌动出来了一股湿热的qing-dong暖流……  再清楚不过这代表什么了,乔慕晚真的羞得恨不得去撞墙!  “厉祁深,你别了……”  听耳边尽是乔慕晚的温柔细语,无限旖旎的在自己的耳边荡漾,厉祁深淬染了黑墨一样的眼底,涤荡出来了一抹幽深……  他实在是太过了解这个小女人,甚至比她自己都了解她!  “小妖精!”  厉祁深知道乔慕晚为他情动了!  下意识的,他咬牙出声。  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她极致的爱抚,只是,这个小女人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他乱来!  想到这个小女人现在怀着孕,自己什么也办不了,厉祁深纵然再怎样想越矩的做些不符合情况的事情,也不得不考虑乔慕晚的感受,以及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儿!  “生完这个,立刻去结扎!”  厉祁深皓齿咬住乔慕晚贝耳的时候,咬紧牙关说着话。  她怀着孕,让自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真的是太难受了!  隐忍住身体里要爆炸了一样的感觉,厉祁深不情不愿的放开乔慕晚!  厉祁深放开了乔慕晚,乔慕晚整个人像是重新获得了呼吸的权利似的,小手抚着胸口的同时,不断的从嫣红的唇瓣间,吞吐着气息!  好一会儿,平复了自己凌乱呼吸的乔慕晚,隐忍着下面湿湿黏黏的无力感,对厉祁深忍不住抱怨一句——  “我根本就不应该帮你洗澡!”  如果一早知道自己帮他洗澡,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选择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对于乔慕晚碎碎叨叨的抱怨,厉祁深不以为意。  深邃的目光,看了眼乔慕晚小臂上面还没有干涸的bai-zhuo,嘴角不自觉的荡起一抹笑——  “是你自愿的!”  ——————————————————————————  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人的身体都被水给打湿了,厉祁深原本绑着绷带的手臂,也已经被水给沁湿,不得已,乔慕晚只得帮他换纱布。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