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94章 :有你一个磨人精就够了(六千字)

第294章 :有你一个磨人精就够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793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1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人的身体都被水给打湿了,厉祁深原本绑着绷带的手臂,也已经被水给沁湿,不得已,乔慕晚只得帮他换纱布。  在浴室里洗了好久的小臂,直到小臂都被揉搓的泛红,乔慕晚依旧能够感受到莫名的搔-痒的感觉,怪异的浮动在自己的小臂处。  明明不是第一次被这个男人这样对待了,可是她却莫名所以的,总会觉得这样很诡异,而追其原因,她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厉祁深见乔慕晚扭扭捏捏的从浴室出来,他一眼就发现了她右手的小臂那里,红了一片。  一瞬间,他就沉下了脸,连炯烁的黑眸中,也荡漾了起来一抹幽深!  “吃都吃过了,还会嫌弃she你小臂上?”  厉祁深抿紧着唇,不屑的出声。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居然还好意思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话?”  乔慕晚白了厉祁深一眼,虽然她对这个男人把东西弄到了自己的小臂上,谈不上嫌弃,但是他明明都已经占到了便宜,却还是要这样一脸又黑又沉的架势吼自己,她不免眼神儿带着埋怨去看他。  “我不这么说话,要怎么说话?”  见厉祁深一丁点儿也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乔慕晚也没辙。  他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也不是不清楚,自己要是顺着他会相安无事,但是自己要是没有顺了他的意思,指不定要被他怎么呛个没完没了!  “往旁边坐!”  乔慕晚拿着家庭小药箱走到沙发那边,呶着菱唇,让占了整个沙发的厉祁深,给自己腾出来一个地方。  厉祁深这次没有再和乔慕晚做对,挪了位置,留出来一大块地方给乔慕晚。  乔慕晚坐到沙发里以后,就打开小药箱,从里面取出来碘酒、纱布一些叮叮咚咚的东西。  “把手伸过来!”乔慕晚在棉棒上面蘸了双氧水。  厉祁深照做,把手伸了过来。  手拿着棉棒,乔慕晚沿着厉祁深的伤口那里,耐着心思的涂抹。  厉祁深被餐盘刮伤的伤口,虽然破损的伤口不大,但是却很深。  再加上两个人刚刚在浴室里折腾一气,他这会儿的伤口,正往外冒着艳红色的血丝。  鲜血的血丝,让乔慕晚不停地皱眉。  隐忍着因为怀孕带来的不适感,她尽力克制不让自己因为看到血而恶心,咬紧唇瓣,认真的帮厉祁深处理伤口。  被乔慕晚尽心尽力、连怀着宝宝还照顾自己,厉祁深阒黑的眸底,不自然的荡漾起一抹柔和。  刚刚的怒气消失不见,他抬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抚乔慕晚的发丝,乔慕晚却在这个时候支起来了身体。  抬手,盈白的柔荑拨了下垂落在耳侧的发丝到耳后,然后乔慕晚将剪好的纱布,拿过来贴在厉祁深受伤的位置。  用医用胶带固定好了纱布,乔慕晚抬起微微有些水润的眸,看向厉祁深。  “你动一下,刚刚药水还蛰不蛰肌肤?”  厉祁深动了动左手,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  “这个药水的药用浓度有些高,你可能会过一阵儿才缓和蛰麻感!”  “没事!”  厉祁深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他本来没拿自己的这点儿小伤当回事儿,但是乔慕晚在意,他也没办法儿,只得顺着她的意思。  将挽上去的袖口放下,厉祁深牵起乔慕晚的手。  “去睡觉吧!”  说着,他就拉她起身。  “等一下,我先把东西收拾了的!”  乔慕晚拿开厉祁深的手,将矮几上面的瓶瓶罐罐都放回到小药箱里。  “明天让张婶收拾就行!”  厉祁深拉过乔慕晚的小身体,一个弯身,就把她娇柔的小身子打横抱起在怀中。  “你手上还有伤,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就行!”  乔慕晚有些急,这个男人的手臂才刚包扎了纱布,就这样不分轻重的抱着自己,也不怕闪了手臂。  厉祁深没有吭声,兀自收紧臂弯,抱着乔慕晚,回了卧室。  ——————————————————————————————————————————————————  厉祁深刚刚按捺着不去亲吻乔慕晚的冲动,在卧室的门被合上的瞬间,再也把持不住。  用脚将门带上,厉祁深都没有将乔慕晚放下,就俯下头,封住了她嫣然的唇瓣。  明明刚才在浴室那里已经吻了她好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她为自己贴纱布那会儿,他还是有想要继续亲吻她的冲动。  而这种冲动,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延长而消弭,相反,回到了两个人的私人空间,他放肆的想要撷取她娇-软的唇瓣。  “嗯……”  乔慕晚突然间被封住了唇瓣,让她一个避而不及,如小猫儿一样不自觉的嘤咛出声。  细碎的吟-哦声,娇-媚的让人热血沸腾,厉祁深明明知道自己对这个小女人没有抵抗力,也明明知道她现在怀着孕,自己和她走在一起,根本就做不到坐怀不乱,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亲吻她、爱抚她、“好好的报答”她刚才对自己的悉心照顾。  厉祁深整个人的重心都在上半身,以至于到最后亲吻乔慕晚的时候,他只将上半身搁置在自己的腿上,让她下半身平放在地毯上,然后他整个人半蹲着身躯,一手拥着乔慕晚的柳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把她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控制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厉祁深将乔慕晚软滑的小香she都缠到了自己的口腔里,他撷取着她的香甜,不断的扫过她的贝齿,甚至是连齿冠都毫不懈怠的尝了一个遍!  乔慕晚搞不清刚刚还在和自己黑脸的男人,这会儿怎么就这样兴致勃勃的吻上了自己。  但不可否定的是,他吻自己,自己非但不排斥这种感觉,反而喜欢的发紧,就好像是,自己和他注定是两块不同的磁极,在一起时,虽然不是同一类别,却不可救药的吸引着彼此!  或许,他们两个人注定命中相遇、相识、相知、相爱……  哪怕平时有小打小闹的不愉快,也不会是两个人之间生活的调味剂,不至于让两个人之间的生活,过得太过平淡、太过乏味……  被厉祁深缠的密不透风,乔慕晚早已经是一种气喘吁吁的状态,但就是这样,她也不想和这个男人分开,一刻都不想。  可能是今夜的月光过于柔和,也可能是今晚房间里的情-调过于浪漫,乔慕晚下意识的抬手,用两个柔-软的手臂,圈住了厉祁深的脖颈,温柔的送上自己的唇……  她热切的回吻着他,迤逦的shun着他的薄唇,偶尔,还学着小野猫的样子,情-色的舔-舐他的唇颚!  见乔慕晚这么主动,厉祁深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刻意用手把控乔慕晚的腰身,护着她的小-腹处,他绷紧倨傲的下颌,吻的更加痴喃、更加的难舍难分……  ——————————————————————————————————————————————————  厉祁深再把乔慕晚放回到chuang上,乔慕晚迷离着一双璀璨的杏眼,着实勾-人的看向眼前给自己极大满足感的男人!  厉祁深低垂着眸,将手撑在乔慕晚的两侧,看她面颊绯红,从菱唇间吞吐呼吸的娇俏样子,他真心就那样,再一次吻住她!  滑动了下性-感的喉结,厉祁深看乔慕晚太累了,就不想再折腾她了!  “早点睡!”  他一方面是想去书房那边处理工作上面的事儿,另一方面,总和这个小女人在一起,他实在是怕控制不住他自己,一个没有把持住,就把做孕妇的她,给办了!  “你还要去办公?”  乔慕晚小手软-软的抓住厉祁深的手腕,问着。  “嗯!”  厉祁深点头儿,印证了乔慕晚的猜测。  “你怀着孕呢,早点儿睡!”  厉祁深又强调一遍,就俯身,亲吻了乔慕晚光洁的额头。  再支起身,厉祁深转身,乔慕晚又一次抬手,把他的手腕,在自己两个软糯的小手中,握了紧实。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她把他是什么性格、什么秉性,几乎都摸得一清二楚了!  就像他说他要去办公,乔慕晚能猜想到他不过是去书房处理关于今天藤雪胡闹一事儿!  办公,不过是他敷衍自己的借口罢了,他想要做的,是查清楚藤雪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酒店包房那里,又为什么会知道自己之前已婚的事情!  “你……今天对藤雪有些过了!”  其实乔慕晚有很多话要对厉祁深说,只不过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见他要出去,她赶忙要把自己和他说的话,借这个机会说清楚  厉祁深站直没有完全转身,只是侧过脸,将悠长的目光,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其实,藤雪是被人设计的,对么?”  乔慕晚从认识藤雪那天起,就知道她和自己的那个妹妹一样,不过是个跋扈刁钻、娇生惯养惯了的千金小-姐,哪里有什么城府、有什么心机,无非就是小打小闹的搞出来一些不成气候的名堂的事情!  要知道,像今天这样在两家会亲宴上搞出来事情,根本就不是心思单纯的藤雪能做出来的事情!  归根结底,她不过也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枪!  厉祁深没有吱声,不过,他本就削薄的唇,此刻不着痕迹的抿紧了起来,成了一道岑冷的弧线。  “事情都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揪着这件事儿不放了,我明天去和我父母说明白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好了!”  乔慕晚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谁能这样工于心计的针对自己,她用手指头想都能想到!  对于邵昕然这种不断给自己使坏的女人,她不想去提及,更不希望厉祁深和她,因为自己的事情再有什么来往!  指不定,这是她为了能和厉祁深走近,不惜使用的鬼把戏儿!  厉祁深深邃的目光,对视乔慕晚一双水漾一样粲然的明眸,盯着她实在是澄澈的目光,心尖儿深处,不自觉的一软!  对视了乔慕晚好半晌儿,厉祁深掀动薄唇,嘴角轻动——  “你早点儿休息吧!做我厉祁深的女人,你不需要胡思乱想一些有的没的事情儿!”  厉祁深抽出来自己的手腕,回过身体,给乔慕晚掖了掖被子。  “你和我不都是好好的吗?就不要去理会一些对我们来说无关痛痒的人了!”  乔慕晚放心不下,她实在是太清楚厉祁深是什么性格的人了,如果他因为藤雪今天大闹的事情迁就了邵昕然,那么邵昕然铁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说到底,乔慕晚有时候还挺心疼邵昕然的。  喜欢上了像厉祁深这样的男人,如果得到还好,得不到,真的会不甘心!  想到邵昕然之前看自己时的那种凄怨、哀伤的眼神儿,透着不甘心、心酸……乔慕晚一时间竟然不想对她赶尽杀绝!  “她不会再来惹我们了,你就不要再去理会了!”  乔慕晚没有提及邵昕然的名字,她和厉祁深之间,早就已经是那种不需要任何言语,只需要一点儿,就知道指的是谁的心有灵犀程度!  听乔慕晚不断的在自己耳边劝阻,厉祁深眼底暗沉了一些!  过了好一会儿,他掀开唇角——  “那我让人去警示她一下!”  “不用!”  乔慕晚摇晃着头,用两个藕段一样葱白的玉臂,又一次圈住了厉祁深的脖颈。  藤雪把事情闹得这么大,邵昕然怎么可能不知道,而厉祁深又下狠手去掐藤雪的脖颈,很明显,他这是做给邵昕然看的。  邵昕然那么冰雪聪明,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厉祁深给她的警示!  “她马上就会知道你给她的警示!”  “性质不一样!”  虽然厉祁深和邵昕然的接触不算深,但也认识五年了,如果自己不把话和她挑明,她还是会明里暗里搞出来一些小动作!  “你能不能手腕别这么强硬?”  乔慕晚瞋了厉祁深一眼。  “不就是喜欢你了么?你用得着把人家处境搞得这么尴尬吗?”  “谁稀罕她们喜欢?”  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有你一个磨人精就够了!”  他说着话,用手指,点了点乔慕晚的小鼻头儿。  乔慕晚的鼻尖儿处痒痒的,但不可否认,他的话,让她喜欢的发紧。  虽然还是不太习惯这个男人冷不丁来一句让你眉开眼笑的话,但是她就是喜欢听他说这样的话!  笑着撅了撅小嘴巴,乔慕晚主动亲吻了厉祁深的唇角。  “别再浪费你的时间去做一些没意义的事情了,有这时间,你多陪陪我好不好呢?”  她撒娇的说着话,像是黏着父亲的女儿,不断的往厉祁深的怀里钻!  看着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不断的蹭着自己的胸口,厉祁深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磨人精!”  两个人腻了好一会儿,乔慕晚倏地抬起了头儿。  “对了,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那边,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和他们两个人说明白我之前结过婚的事情,找时间,我们去一趟厉家吧!”  乔慕晚和厉祁深商量着。  今天藤雪说出来她之前已婚的事情,她真的是诧异极了,且不说别的,就这样当着厉家两位长辈的面儿,让他们两个人又听一次自己之前已婚的事情,这俨然是在让两位长辈脸上抹黑!  “你打算怎么说?”  厉祁深垂眸看乔慕晚皱着小眉头儿的表情,问着。  其实在这之前,他已经回了厉家那边解释。  虽然免不了自己父亲拿东西对自己的一顿狂轰滥炸,但是好在在这之前,自己的妹妹有替乔慕晚的事情做过了一些说明,让自己的父母,从中多多少少的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实话实说!”  乔慕晚没有注意到厉祁深眼底闪过的一抹戏-谑的狡黠,表情很认真的回复着。  “我之前本来就有结过婚,而且,欺骗厉老夫人这件事儿,我本身就有错!”  乔慕晚对于自己之前瞒着厉老太太,说自己未婚的事情抱有愧疚的心理,让她至今心里都好像是有一块疙瘩一样难以释怀。  “你有什么错?怀着他们两个人的孙子,还有错了?”  厉祁深轻笑着,带着漫不经心的不羁。  “你能不能正经儿点,这和怀孕有什么关系?欺骗他们两位长辈,本就是我的错!”  “都和你父母见面了,你觉得他们两尊大佛,还和你计较,你之前已婚的事情?”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但是我内疚,两位长辈不计较我之前的事情,但是我自己心里过不去这道坎儿的!”  说着话,乔慕晚把小身子软-软的趴在厉祁深的怀中,沿着他的下颌弧度,往他的俊脸上面看去。  “你就找时间和我回厉家一趟,让我把事情解释清楚嘛!”  厉祁深不肯和自己回去厉家,乔慕晚理所当然的认为是他懒,不由得,她小女人的和他撒着娇!  哪成想,乔慕晚都这么说了,厉祁深依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高深莫测样儿!  抬手,他修长骨节的手指,点在了乔慕晚光洁的额头上,一字一句道——  “你不需要解释任何事情,生个大孙子给他们两个人就行了!”  乔慕晚:“……”  “或者,你有能力生一堆就更好了!”  闻言,乔慕晚额际不由得冒黑线!  是谁说的,生完这个就结扎的,说好的结扎呢?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不算话……  ——————————————————————————————————————————————————  “该死!”  知道藤雪事情的邵昕然,气得不行,抬手,将桌案上面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扫到了以上。  桌面上面东西乒乒乓乓落地的声音,杂乱无章的传来,一如邵昕然现在的心情!  本来,她只是过去让藤雪给厉家的两位长辈说乔慕晚的不好,也让她连带着乔家的父母,都一并连着乔慕晚被她痛骂一番。  哪成想,这个没脑子的女人,居然和厉祁深杠上了,还让厉祁深知道了她知道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  厉祁深那么敏锐,明摆着,这是要她把事情的源头儿找到自己的身上么?  再者,厉祁深能下狠手去掐藤雪的脖子,这明摆着着是做给自己看的嘛!  气疯了,邵昕然两个放在桌案上面的手指,都不自觉的发颤起来!  一再的握紧手指成拳头儿,她的眼底,犀利的光芒再阴狠不过了。  厉祁深现在都已经给自己教训了,她就算是再想针对乔慕晚,也不得不忌惮这个男人!  他厉祁深是什么样儿的人,邵昕然再清楚不过了,他这种指桑骂槐的伎俩,她可是不止一次见识过了!  重新将身体跌坐到座椅上的时候,她用手赶紧撑住自己的额头。  一时间,她的思绪真的凌乱了。  自己这招非但没能搅黄了两家见面的会亲宴,还被藤雪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把自己给搅合了进去!  烦,无边无际的烦,让她的心,就好像是一团麻绳一样……  无力的从唇间溢出一口气,她再平复下情绪的时候,打了电话给厉潇扬。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