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297章 :我是厉祁深的表妹(六千字)

第297章 :我是厉祁深的表妹(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家里还有什么兄弟姊妹吗?”  或许是厉锦江是觉得他现在没有什么事儿,也或许是因为他觉得乔慕晚眉目间和佳雅长得有几分相似之处,一时间他竟然不自觉的好奇起来她是怎样家庭里长成的一个女孩子!  被问及到自己的家庭,虽然因为厉潇扬的原因,乔慕晚不想多谈及,但她一向都尊敬长辈,最不该做出来对长辈不恭不敬的事情。  “我父亲有一家小企业,做一些小生意,母亲是居家型主妇,负责照料我和我妹妹的日常起居!”  敛住眼底因为想起厉潇扬而表现出来的异样,她得体的回答着厉锦江。  闻言,厉锦江点了点头儿,“慕晚,你今年多大,是几月份的生日啊?”  他莫名所以的问了一句,想到自己这样唐突的问了女孩子的年纪有些不妥,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慕晚,你别误会我这个做长辈的问题有些唐突,我就是想知道你和祁深差了几岁!”  见厉锦江问自己的问题依旧无害,没有什么针对性,乔慕晚如实的回答了他。  “我今年二十六岁,生日是四月二十五日,和祁深相差有八岁零两个月!”  其实说到底乔慕晚真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的生日,不过是按照自己被福利院抱去时那天算起,她就用那天做了自己的生日!  想到自己的生日,乔慕晚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的身世!  她实在是想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会让自己的父母抛弃了自己?  她也怨过、恨过她的父母,可是想了想,或许自己父母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然有哪个狠心的父母能抛弃自己的孩子不管呢!  “二十六岁,四月份的生日?”  听乔慕晚这么说,厉锦江不自觉的呢喃一遍。  如果没记错,当年佳雅出事儿,好像就是发生在二十六年前,而且,也是正值海棠花盛开的四月份……  一时间,记忆被拉回,过往的一幕幕,如电影画面倒带一样,穿梭于他的脑海中……  “厉老先生!”  乔慕晚第三次唤厉锦江,他才不好意思的从遥远到似乎在自己记忆中已经朦胧了的事情中反应回来。  面露囧色的干笑两声,他再去看乔慕晚的时候,眼底不自觉的多了一抹考究的精芒!  “打算什么时候和祁深结婚?我听说你现在有祁深的孩子了?”  厉锦江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的态度,毕竟只是一个年龄和生日,可能……是赶巧罢了!  说到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乔慕晚不自觉的从清澈的明眸中,流露出来了母性光辉!  乔慕晚还不等回答厉锦江,那边,厉祁深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步履稳而不乱的走到乔慕晚的面前,看到厉锦江,他颌首,唤了声“二叔!”  “祁深啊?我刚才还和慕晚聊到你了呢!”  其实关于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厉锦江也听到了一些风吹草动,只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和尹慧娴也是二婚在一起,虽然可能介意彼此间的曾经,但两个人之间相敬如宾,还有了一个女儿,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对于自己二叔刚刚和乔慕晚聊到自己,厉祁深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表现在脸上,只是淡笑了一下。  “我和慕晚在这边吃饭,二叔要是还没吃,就过去和我们两个吃一些!”  “不用了,这边有几个客户,我在这边吃着呢!”  厉锦江笑着回绝了厉祁深。  “行了,你们两个小年轻也去吃饭吧,慕晚这还怀着孩子,可别饿到了肚子里的小家伙!”  厉锦江的话,让厉祁深和乔慕晚也笑了。  “那二叔,我们先告辞了!”  说着,厉祁深手拥着乔慕晚,往包间那边走去!  厉锦江没有离开,在走廊里,目光寻着厉祁深和乔慕晚离开的身影,一直盯在乔慕晚的身上!  像,实在是太像了……  一种希望乔慕晚和佳雅之间有关系的难以掩饰的喜悦,与一种不希望乔慕晚和佳雅之间有关系的两种不同感觉,让厉锦江的眼底,不自觉的蹙眉!  一再在外面走廊尽头那里站了好久,直到一包烟燃尽,他从衣袋里拿出来了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  ——————————————————————————————————————————————————  乔慕晚回去包房那里的时候,小细眉微皱着,让厉祁深看见,他挑眉,睨看了她一眼。  “有事儿要和我说?”  乔慕晚摇头否决厉祁深的发问。  “那你皱着个眉干什么?”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认为自己的二叔说了些什么让乔慕晚不自在的话,所以她才会皱眉。  “没什么,你叔叔刚刚问了我年龄和生日,然后他的表情就特别的奇怪!”  闻言,厉祁深看乔慕晚说话的目光,又高深了几分。  “他就是那样的人,你在意他表情做什么?”  厉祁深不觉得自己二叔表情奇怪有哪里不妥的地方,毕竟在他眼里,他二叔没少表现出来离经叛道的样儿!  “可是我总觉得,他好像是知道些什么和我有关的事情!”  见乔慕晚怀个孕,整个人就神经兮兮的,厉祁深没理,兀自将切好的鲜肉放进锅里。  厉祁深自顾自的满条不紊的刷着鲜肉,乔慕晚突然抬头去看他——  “祁深,你说,你二叔是不是知道什么关于我身世的事情?”  “……”  “我毕竟是我父母从福利院里抱养回来的孩子,他问我年龄和生日,是不是代表他知道些什么呢?”  见乔慕晚越说越不着调,厉祁深将刷好的肉递给她。  “就不能好好吃顿饭?”  他真搞不懂是不是怀孕的女人,都会这样,一时间,他剑眉微蹙。  乔慕晚还是想不通厉锦江问了自己的年龄和生日后,怎么就会表现出来那样的表情,咬着唇瓣,继续冥思苦想。  “问你个年龄和生日,就能摸清你的身世之谜!照你的说法儿,孤儿院的孩子,岂不是都能找到父母了?”  “不是!”  乔慕晚不悦的瞋了厉祁深一眼。  “你的叔叔的表情真的不对啊,从第一次和他遇见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厉祁深不接话,把出锅的虾滑送去她的骨碟里。  见乔慕晚根本就没有动筷,继续双手拄着小下巴想她自己的破事儿,厉祁深不悦了起来。  “既然想不通就去问他,要是不去问他,你就安安心心的吃东西!”  他的嗓音带着恶劣,虽然不清楚两个人之间到底是谈了些什么,但她五迷三道的说什么自己的二叔知道她的身世之谜,让他觉得这个小女人真是在胡说八道!  被厉祁深冷斥了一声,乔慕晚呶了呶嘴巴,跟着,悻悻地拿起筷子。  见乔慕晚没有再揪着刚才的事情不放,厉祁深原本浮现阴沉的俊脸才重拾疏朗。  “吃个饭都能整出来点破事儿!”  拿起筷子,厉祁深夹了一大撮青菜送去乔慕晚的碗里。  “不吃完今天点的这些,你别想走!”  乔慕晚:“……”  ——————————————————————————————————————————————————  藤雪给姚芊芊打了一个电话以后,见自己的母亲不在楼下,她轻手轻脚的提着裙摆,出了家门。  相比较自己被自己父亲甩了一耳光的事情,藤雪更气愤自己被厉祁深掐住脖颈不放的事情。  实在是难以郁结这件事儿,让她迫切的想要找个出口发-泄一番。  藤雪刚出门到和姚芊芊约定的地方,但是姚芊芊突然来了电话给自己,说家里要给她相亲,她一时间脱不开身!  本来藤雪还是想找自己的这个好闺蜜抱怨一番,但是一听说姚芊芊有事儿不能来陪自己,她当时恼火的一把就摔了自己手里的冷饮。  气呼呼的站在路面,她四处扫了一圈后,从包里拿出来手机,拨了邵昕然的电话。  和邵昕然订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藤雪挂断了电话。  不远处,来银行这边递交信贷的藤少延,出门看到了自己的妹妹上了一辆计程车,他下意识的蹙眉。  “王逸,把资料都拿回公司去,我一会儿回去处理!”  说着话,他拿起车钥匙,将车子启动引擎,跟上藤雪坐的那辆计程车!  ——————————————————————————————————————————————————  藤雪到咖啡馆的时候,邵昕然已经坐在挨着窗边的一个位置等她。  有了藤雪大闹一事儿的影响,邵昕然知道自己为了避免让厉祁深起疑,自己要和她避开距离,但想到自己还有事儿需要这个没脑子的藤雪帮助自己,她还是要和她见面!  邵昕然刚问了藤雪要喝些什么,藤雪却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爬到了桌子上面大哭。  她实在是太委屈了,自己就这样被喜欢的人这般对待着,心脏上面就好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一样的疼!  邵昕然已经知道了藤雪的事情,但听她哭,她还没办法儿不停,只得掩饰住自己眉心间的不屑,继续听她给自己控诉。  “好了,你别哭了,你也是的,厉祁深现在这么chong着乔慕晚,你顶风作案的污辱乔慕晚,不就是让厉祁深不快吗?”  邵昕然想安慰藤雪,可是藤雪没脑子的行为作风,实在是让她安慰不起来,以至于说说话,最后都是带着斥责的情绪。  本就心里足够的委屈,邵昕然还这样说话,藤雪当即恼火的和她大叫。  “你还说我,我要不这样做还能怎样做?你以为我想惹祁深哥不开心啊?”  “……”  “还有,要不是你把这些事儿都告诉我,我至于想不开,那么冲动的做了那些事儿吗?”  “所以你这是在怪我?今天找我出来就是和我讨债么?”  邵昕然也来了脾气,她本就因为乔慕晚和厉祁深在一起的事情足够烦心的了,藤雪还来找不快给自己,这简直就是在火烧浇油!  “不然呢?我是祁深哥的表妹,你要是不搞出这样一个乱子,我至于让他厌恶我吗?”  藤雪话语中带着泪腔的喊着,她真的是太难受了,心里就好像是揣着一把刀子一样在不断的凌迟她的心脏。  “什么?”  邵昕然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藤雪尖锐的控诉上,而是那一句……我是祁深哥的表妹……  见邵昕然突然大吃一惊,藤雪一怔,脑袋有瞬间的短路!  “……什么什么啊?”  藤雪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圈,显然,她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是不是有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你刚刚说的,你说你和厉祁深是什么关系?”  被邵昕然问及到这件事儿上,藤雪想也不想,当即矢口否认。  “我有说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吗?他父亲和我父亲是世交,我和他算得上是兄妹!”  “不对,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邵昕然把藤雪的闪烁其词全部都纳入了眼底。  虽然藤雪做事鲁莽,但邵昕然感谢她性子的鲁莽,让她发现了一件,似乎很有趣的事情!  “我刚刚不是这么说的是怎么说的?我刚刚就是这么说的!”  其实藤雪也不记得自己刚刚是怎么说的话了,她刚才实在是太气愤了,以至于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见藤雪的小伎俩都已经被自己识破了,她还是一副继续给自己死不认账的样子,邵昕然眯了眯狭长的桃花眼,从红唇间,一字一句道——  “你说你是厉祁深的表妹,小雪,这话,你别告诉我,你过耳就忘!”  藤雪就好像一只没有了皮囊遮掩的纯白羔羊,被邵昕然这样眼睛里似乎带着刺的质问着,她竟然语塞了起来!  见藤雪犹犹豫豫、扭扭捏捏,邵昕然忽的一笑,然后伸出手,将好看骨型的手指,放到了藤雪的手背上。  “你和我都已经是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你还和我规避些什么呢?小雪,我这个做姐姐的,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啊!”  被邵昕然的话说得不好意思起来,要知道,她了解到那么多关于厉祁深的事情,都是从邵昕然这里知道的。  想想,藤雪也知道自己对藤雪避而不谈实在是不地道。  “我可以告诉你我和祁深哥之间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好,我答应你!”  面对藤雪目光的注视,邵昕然信誓旦旦的答复到!  ——————————————————————————————————————————————————  藤雪离开以后,邵昕然嘴角不自觉的勾起来了一抹笑!  没想到这个藤雪还真就是有趣,连自己的表哥也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喜欢!  她不知道藤家的存在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不过想来,有些好笑,为了不让外界知道藤家的老太太是厉老太太的姑妈,两家人就这样瞒着关系!  权当做是一个笑话来听,要知道这些信息对邵昕然来说,除了当笑话听,真的没有任何的用处!  也没有在咖啡馆这里多待多长时间,邵昕然把最后一点儿咖啡饮下后,起身,准备离开咖啡馆。  只不过,她刚半起来身体,她眼前出现了一道人影……  ——————————————————————————————————————————————————  乔慕晚吃得实在是有些撑!  她本以为厉祁深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说自己吃不这些东西就不能离开,不想,他压根就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真切切的要求自己把这些东西都吃干净了!  不得已,到最后,乔慕晚只得服软,给厉祁深妥协下来。  张婶见乔慕晚进门就开始喝水,忍不住关心的问了句怎么了!  乔慕晚顾不上去回张婶,吃了那么多的火锅,她可怕上火,只得一味的给自己灌纯净水喝!  “没怎么,她嘴巴馋,吃火锅可能吃咸了!”  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说着话,然后兀自放下手里的西装外套丢在沙发上!  “张婶,关于孕妇妊娠期不断胡思乱想的事情,你给她做做心理辅导!”  张婶一看厉祁深这样吩咐自己,有些不解的看向厉祁深。  “大少爷,要辅导什么?”  她特意小心翼翼的问,生怕在厨房那里喝水的乔慕晚,会听到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对话!  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还在喝水的乔慕晚,张婶探过来身子,神秘的问着厉祁深。  “大少爷,是不是慕晚怀疑你在外面背着她偷-腥了啊?”  厉祁深:“……”  “其实女人怀孕都这样,不用我劝,你多陪陪她,没事儿给她唱唱歌、带她散散心什么的就好了!”  张婶是过来人,很理解做孕妇时无聊的心理。  厉祁深喝水的动作一滞,抬起眼,深邃的目光,薄刃似的透着阴沉看向张婶。  本来笑呵呵的张婶,一看厉祁深这样看自己,她以为自己说错了些什么,赶紧敛住笑,闭上嘴巴!  只不过,她把自己刚刚说的话回想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蓦地,一下子,张婶的表情变得夸张起来。  “难道大少爷,你……”  张婶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张着嘴巴,发觉自己的表情实在是夸张的不行,她赶忙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巴,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厉祁深身边的沙发上!  “大少爷,我说你这样可不行,虽然你有钱有势,但是慕晚现在怀着孕呢,你就算是想开荤,也得忍忍啊!不然要是被慕晚发现什么端倪,她肚里的孩子的成长,铁定是会受到影响的啊!”  本以为厉祁深是个好男人,不想乔慕晚在怀孕的时候,他也会做出来这样离经叛道的事情!  想想,张婶就提乔慕晚觉得惋惜起来。  张婶的话,让厉祁深下意识的蹙眉,连带着俊脸,也黑了下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