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0章 :与子相慕,久缝恨晚(六千字)

第300章 :与子相慕,久缝恨晚(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8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2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我说慕小晚,我约你出来是关心你肚子里的孩子,你给我扯其他的破事儿干什么?”  乔慕晚:“……”  “不许给我岔开话题,我们继续聊你的事儿!”  舒蔓实在是不想和乔慕晚多提及厉祎铭那个挨千刀的臭男人,继续就乔慕晚怀孕的事情,逼问着她。  聊着聊着,两个人的话题,不自觉的就聊到了舒蔓之前送乔慕晚情-趣内-衣的事情上!  舒蔓不提及还好,一提及,乔慕晚就忍不住来了脾气。  要知道,那晚,她真的是被她给害惨了!  想想,她至今都还心有余悸的想着厉祁深占-有自己时的火热场景。  脸颊,本能性的红了起来,就好像是熟透了的桃子,诱人眼球的勾人!  “我去,慕小晚,你不至于吧?都有了xing生活,还会脸红!”  说来,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敏-感,以至于经常听到厉祁深谈及那样qing-se的字眼,她就会莫名的红了脸。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性子大大咧咧的啊?”  乔慕晚白了舒蔓一眼,她知道这个时候舒蔓和厉祎铭的关系紧张化,自己不能提及厉祎铭那个名字来反呛她。  不然,她绝对笑话她一番!  “拜托,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性格什么样子决定的好不好?”  “……”  “其实我说真的,在chuang上,我不一定有你行,不然,我怎么看,都觉得你的pi-gu,不是一般的翘啊!连怀了孩子,都依旧翘的不行!”  舒蔓越说话越下道,让乔慕晚红着脸的同时,眼神儿忍不住埋怨的看着她!  “你不愿意了?Ok,不是你的原因,是你深哥的功夫好,这样可以了吧?”  乔慕晚:“……”  “不过我说啊,慕小晚,你穿上我送给你qing-qu-内-衣那晚上,你shuang歪歪了吧!”  “舒蔓!”  实在是受不了舒蔓在这样公众场合,也不忘挑-逗自己,乔慕晚咬牙叫了她一声!  “和我急了?啧啧,小慕晚,你这是在和我欲盖弥彰吗?”  舒蔓继续说着,乔慕晚却已经受不了!  “真是服了你了!”  看舒蔓给自己挤眉弄眼的样子,乔慕晚觉得,自己真的是有必要见一见厉祎铭了,让厉祁深替自己,收拾收拾这个疯疯癫癫的小疯子!  ——————————————————————————————————————————————————————  最后在乔慕晚对舒蔓的不予理睬中,舒蔓不再取笑乔慕晚了!  从咖啡馆出来,乔慕晚让舒蔓带自己去医院做检查。  为了报刚才舒蔓取笑自己的大仇,乔慕晚特意选择了厉祎铭所在是医院做检查!  一看乔慕晚来了厉祎铭工作的地方,舒蔓本能性的调头儿要离开,却在被乔慕晚取笑了一番后,她硬着头皮的留了下来。  甚至为了显示自己不忌讳与厉祁深见面,舒蔓更是理直气壮的说“医院都不是那个王-八犊-子开的,我凭什么要走?要走也是他那个庸医土豆搬家滚球子!”  气壮山河的说完话,舒蔓就拉着乔慕晚,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医院!  挂了号,乔慕晚在舒蔓的陪同下,去了彩超室。  不等乔慕晚进彩超室检查,厉祎铭来了这边!  理所应当的,他来这边的理由是关心自己的准嫂子,还有自己准嫂子肚子里的小侄儿,而不是为了某个毫不相干的人才来了这边!  厉祎铭上前关心乔慕晚情况的问着她,完全把一旁存在的舒蔓,视为空气一样的对待!  乔慕晚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厉祎铭的话。  其实她今天临时决定来这边做身体检查,不过就是美其名曰,真正的目的,就是让厉祎铭和舒蔓把关系缓和一下。  虽然她不知道两个人倒底是谁的原因,谁的错,才闹出来了一大堆的乌龙事件。  但是她只想他们两个的关系,不至于尴尬的连话都不说!  厉祎铭还在给乔慕晚侃侃奇谈,那边,舒蔓受不了的在脸上浮现出来了情绪!  再怎样说,两个人也好过,就这样被厉祎铭当成是空气一样的对待,舒蔓心里实在是不平衡!  “蔓蔓!”  乔慕晚和厉祎铭说话的某一个瞬间,舒蔓心里受了重创,一个扭头儿,抬脚就离开了!  一看舒蔓离开了这里,乔慕晚知道,她一定是受了委屈,这会儿又恼又气。  有些后悔自己为了让两个人重归于好,弄出来了这样的一个馊主意,她推搡着厉祎铭,怂恿着他去把舒蔓给追回来!  厉祎铭不想,但乔慕晚一再催促。  “你去啊,你要是不去,那我可就去了!你知道的,我现在怀着孩子呢,你要是不去追蔓蔓,让我去了,到时候我和肚子里的小家伙出了什么事儿,你哥是不可能饶了你的!”  乔慕晚见怂恿不了厉祎铭,赶忙把厉祁深搬了出来。  依照她对厉祎铭的了解,以及厉祁深的臭屁,她觉得提了厉祁深,事情一定能解决。  果然,有了厉祁深这个名号在这里震慑着,厉祎铭再怎样不情不愿,还是抬脚,追了过去!  乔慕晚看厉祎铭明明很担心、明明没放下,还要拿乔的摆出来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她笑了笑。  将单子交给医护,乔慕晚进了彩超室!  等到她再从彩超室那里出来时,没有瞧见厉祎铭和舒蔓。  想来两个人可能是在谈判,她就去了休息区那里,等待医院方面的检查报告。  等待检测结果出来的时候,她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厉祁深打来了!  一听说乔慕晚在医院这边做检查,他当即就说要来医院这里接乔慕晚。  乔慕晚一想没有人陪自己,她也就没有和厉祁深推脱,应下声,同意厉祁深来接自己。  ————————————————————————————————————————————————————  邵萍最近一段时间,莫名的乳-房有胀痛的感觉,让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是没有力气。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觉得自己从意大利回来盐城这边以后,身体大不如前,时不时的就胸闷气短,要不是就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疼,始终没有消停的时候!  同样是检查完,邵萍去休息区那里等待检查结果的出来。  没等走到休息区的座椅那里,她的头脑中,一阵眩晕感,蓦地袭来。  身体下意识的打晃,邵萍直觉性反应的要去扶东西,只是不等她找到可让自己扶着的东西,直接双腿一软,眼前发黑的倒在了地上。  乔慕晚在不远处把邵萍晕倒的场景纳入眼底,她一阵惊心。  赶忙起身,她快速的走来邵萍身边,蹲下身体,搀扶她起来。  邵萍虽然晕倒,但意识上还没到不省人事的地步。  感觉到有一双柔柔的手在搀扶着自己,她竭力的眨巴眨巴眼,用支开一道缝的眼睛,去看眼前这个搀扶自己起来的人是谁!  在看到乔慕晚这一张,隐约间有大致相似轮廓的面颊,她当即脑袋“嗡”的一下!  手腕忽的被抓住,乔慕晚去看邵萍,见她正在用一种自己读不懂的目光,似惊愕、似难以置信、又似恐慌,更多的是复杂的看向自己,她下意识的蹙眉。  “女士,您还好吧?”  乔慕晚问着,然后抬起头,赶忙招呼负责休息区这里的看护过来。  邵萍没有去管会不会有看护过来管自己,她看着乔慕晚,越发让自己走神儿的样子,把乔慕晚的手,再度握紧。  “……你、叫什么名字?”  她问着,声线都在急速颤抖。  乔慕晚实在是不解眼前这个妇人,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情况,居然是第一时间关心自己叫什么!  想来,她是在意自己帮了她,对自己心存感激才问了自己的名字!  “女士,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还是先和医护人员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吧!”  是回答自己叫什么名字重要,还是先带眼前这位女士去休息,乔慕晚拎的清楚利害关系!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邵萍坚定的眼神儿看着乔慕晚,再度问着。  乔慕晚没有见过这样就算是对自己心存感激,也不至于罔顾自己,坚持着问自己。  拗不过一再坚持的邵萍,乔慕晚告诉了她。  “我叫乔慕晚,乔木的乔,羡慕的慕,夜晚的晚!”  “……慕晚?乔慕晚?”  与子相慕、相逢恨晚……  邵萍乍然想到这两句话,整个人的震惊的瞪大眼!  是与子相慕、久逢恨晚,慕晚……这是佳雅当时痛哭时,说给自己的两句话!  邵萍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是佳雅的孩子,真的是佳雅的孩子!  正在邵萍思绪飞脱时,医护人员来了这边!  乔慕晚本以为医护人员来了这边,自己就可以脱身了,不想,邵萍就那样抓住自己的手,不放开!  没有办法,乔慕晚在邵萍至今都错愕凌乱的目光注视、以及医护人员对自己恳求的目光注视下,她任由邵萍抱着自己的手,去了休息室!  ————————————————————————————————————————————————————  到了休息室那里,邵萍还是不情愿放开乔慕晚。  就好像,乔慕晚的存在,是她的一根救命稻草!  碍于医护人员要对她输液,邵萍只得放开她的手!  乔慕晚在一旁看医护人员帮邵萍输液,自己站在一边,紧蹙黛眉的看着chuang铺上脸色苍白的女人!  邵萍虽然年岁渐长,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斑驳,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依旧很美,好像岁月很是光顾她,让她依旧得天独厚。  吊了输液的邵萍情况好了一些,但多需要休息的原因,被医护人员拒绝了她要和乔慕晚见面的事情。  乔慕晚和邵萍本就没有什么,只不过恍惚间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今天在这边多停留了一会儿。  想到厉祁深在往医院这边赶,乔慕晚没有再多做停留,看邵萍安稳的休息了下来,她就离开。  乔慕晚刚出病房的门,迎面,她出乎意料的碰到了年永明。  而年永明也没有料想到乔慕晚会出现在这里,当即面色不自然了起来。  乔慕晚本不想和年永明打招呼,但不好就这样转身离开,她抿了抿唇,礼貌的唤了年永明一声。  听乔慕晚唤着自己,年永明尴尬的笑了下。  今天,本来邵萍是要自己过来陪她做身体检查的,不过他在路上堵了车,就来晚了。  不想,医院方面竟然告诉他说邵萍昏倒了!  而更加让年永明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看到乔慕晚从邵萍的病房里走出来。  一直以来,他都忌讳让任何人知道乔慕晚的存在,以至于有好几次邵萍提及到乔慕晚,他都找各种理由和借口搪塞过去。  不想,自己千防万防,还是不可避免的让两个人碰见!  他不知道邵萍有没有真真切切的和乔慕晚在一起碰面,说了些什么!  这一刻,他竟然无比希望邵萍在这之前昏倒,完全没有了意识,不至于和乔慕晚面对面!  “慕晚,你怎么在这里?”  年永明也尴尬与自己和邵萍之间这样的尴尬关系,但自己都这样迎面和乔慕晚碰上了,自然是用什么理由杜撰,都是无用的。  乔慕晚虽然对年永明的事情,了解的不多,不过看他能赶来医院,而且还是这间病房,她自然是想得到自己曾经的这个公公,和病房里那位女士是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反应的情绪写在脸上,乔慕晚除了隐约间想到赵雅兰,一张素净的小脸,一如既往的淡然清秀。  “有一位女士昏倒了,赶巧我碰到了,就招呼医护人员把那位女士送来了病房这边!”  “是这样啊!”  年永明回了一句,心里因为确定了在乔慕晚与邵萍碰面之前,邵萍昏倒了,胸腔里悬着的一颗心,稳稳的落回了位置上。  “就是这个房间里的女士!”  乔慕晚倒不是有意让年永明尴尬或者怎样,她对别人的事情没有兴趣。  说完话,她就打算离开。  “年老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她礼貌的对年永明颌首,跟着,抬脚,转身离开!  年永明看乔慕晚离开的身影,思绪被拉到了很远很远之前!  想到她曾经嫁到年家,再想到她为了乔家而对年家的迁就,又想到了她最后和自己的儿子离婚,绝然的与自己断了来往……  下意识,他皱了皱眉!  不会有人知道,为了能达到让乔慕晚嫁到年家的目的,他费了多少的心思。  思绪还在游离,最后定格了下来!  一张倩丽的面颊,眉清目秀,每一处都精致而淡雅到无可挑剔的映入自己的脑海中……  佳雅……  年永明下意识的轻动唇,无声的呢喃这个名字……  “慕晚!”  年永明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脱口而出的叫住了乔慕晚。  身后有人叫住自己,乔慕晚本能的顿住脚步。  在意识到唤自己名字的人是谁的时候,她迟疑的不肯转身。  把乔慕晚的犹疑纳入眼底,年永明知道自己这样堂而皇之的叫住她实在是尴尬,就顶着一张老脸,声音苍老而发颤的开了口——  “……你等一下,我有话想和你谈谈!”  其实在自己儿子和乔慕晚的婚事儿上,年永明还是不死心的。  不管怎样,他从始至终认准的儿媳妇都是她乔慕晚!  所以,当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感情出现裂痕的时候,他会想尽办法儿的让自己的儿子顺势见缝插针!  乔慕晚想不到自己和年永明这位长辈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贝齿咬了咬唇瓣。  再三犹豫后,她转身,敛下了清眸。  “年老先生,我现在不方便,改日有时间,我们再……”  “我就想和你说几句话而已!”  年永明见乔慕晚要拒绝自己,赶忙打断她。  本就不知道要如何拒绝长辈,被年永明这样说着话,乔慕晚觉得自己再怎样,也不可能不近人情的拒绝他。  想到厉祁深还没有打电话过来,可能是没有到医院,她也就没有走,算是默许下来了年永明的话。  见乔慕晚肯留下,年永明笑了。  “我不会耽误你太久时间!”  乔慕晚能出现在医院这里,年永明自然是知道她是过来这边检查的,而她来检查,自然会有厉家的人陪着。  “慕晚,我听说你怀孕了?”  虽然不知道年永明是从哪来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也不知道他问自己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想要自己让他确定了自己怀孕这个消息,他可能就不会再做那些让自己和年南辰重归于好的无用功,她点了点头儿。  “已经快一个月了!”  即使已经知道了乔慕晚已经怀孕的消息,但年永明听她亲口告诉自己,心里还是隐隐的不舒服。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还没有定,他公司这阵子业务较多,可能过段时间!”  尽管说乔慕晚已经有了厉祁深的孩子,两个人也打算结婚了,但现在两个人的事情还没有最终定下来,他还是略感欣慰。  毕竟,他要是把握好了时机,还是有机会让自己的儿子和乔慕晚重归于好的可能。  “如果结婚,不介意邀请我参加吧?”  年永明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开玩笑,他真的想参加乔慕晚的婚礼,不管她是嫁给自己的儿子,还是其他的人,他都想看到她幸福的披上婚纱!  乔慕晚没有想到年永明竟然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讶异的微张红唇。  “呵呵,我没有开玩笑,我是真的想参加你的婚礼,既然你结婚的对象不是我家南辰!”  他对乔慕晚有私心,一直都有私心……  听年永明这么说,乔慕晚做不到像他这样的淡然。  哪有自己再婚的婚礼上,会邀请前夫的父亲的事情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