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1章 :我在等你(九千字)

第301章 :我在等你(九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14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当医生把邵萍的情况告诉年永明的时候,年永明整个人都懵了。  因为医生那三个对他来说近乎是陌生又熟悉的字眼,让他震惊的瞪大双眼!  各种灰色的、深暗的、负面的词汇,一时间,尽数充溢到他的脑海中!  乳腺癌,邵萍居然得了乳腺癌!  双手无力的抠紧到桌案上,就算是指甲都陷入到掌心的皮肉间,他都索然感觉不到痛!  “老先生,我知道将这样的事情告诉您对您来说,一时间可能无法接受,但是秉性做医生的本分,我们还是希望您能配合院方,一起协助我们一起为邵萍女士治疗!”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面架着的眼镜,实在是难为情的如实相告。  “会的,我会协助院方的,我只要她能没事儿,只要她没事儿,让我怎么做都可以!”  邵萍谈不上对年永明来说是最重要的人,但这么些年的交流来往,邵萍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所以当医生误会他是邵萍的家属的时候,理所当然的说了自己是她丈夫的话!  “很感谢年老先生愿意与院方配合,虽然邵萍女士的乳腺癌已经是晚期,但介于癌细胞还没有扩散,院方暂时会对邵萍女士做药物性的靶向治疗,如果情况不见好转,院方会对邵萍女士进行化疗。实在是情况再糟糕,我们会进行乳-房切除手术!”  这些事情不用医生说,年永明也懂。  他不可能放任邵萍不管,一个陪伴了自己多年的红颜知己,再怎样说,他也会尽他最大的努力去治疗她。  “好,一切我都会听从院方的安排,治疗的费用,我马上交到缴费处!”  ————————————————————————————————————————————————————  藤少延对自己的警告,让邵昕然全身的细胞都颤栗起来!  在所有人的眼里,自己成了一个为了得到爱情而不择手段的人,可是有谁能够理解,她自己就算是输了也不想不战而败的自卑心理!  捏紧手指,她竭力的压制自己心里纷乱的感觉!  有些事儿,他们不是当事人,不会懂她的感受,只有真正经历了,她想,他们都会理解她,而不再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  自己自嘲、自我安慰了,好一会儿,邵昕然心里才平复下来!  她抬脚准备离开咖啡馆的时候,接到了厉锦江打来的电话!  ————————————————————————————————————————————————————  打从上次以后,邵昕然已然不记得她和他有多久没有见面了,这次他约自己出来,她没有拒绝!  没有换地方,邵昕然把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告诉了厉锦江。  厉锦江找到咖啡馆这里的时候,是十五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没有和邵昕然谈及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他问了问邵萍和她现在怎么样!  能感觉出来厉锦江对自己询问的口吻,完全是一个做父亲的,对养在外面的qing-人和私-生女的询问方式,邵昕然不悦的拧紧细眉。  “我和我母亲都很好,不牢厉先生记挂!”  她知道厉锦江还在以为自己是他养在外面的私-生女,不过似乎很抱歉,事实真相对他来说,应该让他失望了!  她有拿她和厉潇扬的DNA做对比,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相互重合的地方,说白了,自己和他厉锦江没有任何的关系!  邵昕然不冷不热的说话口吻,让厉锦江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自己这个“女儿”对自己的排斥,他不是看不出来!  “昕然,我是真心想知道你们母女的情况!你不能拿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话!”  “我用哪种不合适的态度和你说话了?”  她反问一句,嘴角带着笑,看起来刺眼极了!  邵昕然明显油盐不进的样子,让厉锦江气得不行。  一时间,他捉摸不清楚邵昕然是在气他放任她们母女二人近二十九年不闻不问,还是说话就是这副态度、无意而为之!  一再抿着唇,他再开口说话时,语气冷了几分。  “你和我的关系,你不是不清楚,这是你对一个父亲该有……”  “我不清楚!”  不等厉锦江说完话,邵昕然就语气依旧一副漠然的打断了他的话。  将穿着淡紫色真丝纱裙的娇躯,往座椅的靠背上靠去,邵昕然再去看厉锦江的时候,嘴角依然勾着那一抹明艳的笑。  “你让我去做DNA鉴定,我已经去做了,不过事实可能让你遗憾了,你和我之间,不存在血缘关系!”  厉锦江:“……”  邵昕然的话一经说出口,厉锦江的表情僵硬了起来。  把厉锦江脸上的每一个神情变化都纳入眼底,邵昕然漂亮的桃花眼中,眼底浮现了几许阴沉。  “如果你不信,可以去问我母亲,我的生身父亲到底是谁,我母亲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一个!”  把话说完,邵昕然自认为自己已经和厉锦江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就起身,拿起一旁的拎包,往外走!  “对了!”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邵昕然与厉锦江擦肩而过的时候,蓦地顿住了步子。  没有去看厉锦江的脸上是怎样的一副神情,她漂亮的唇,微动——  “就算是与厉先生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我依旧还是您的干女儿,如果您想,我可以保无保留的叫您‘干爸’!”  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邵昕然转身,嘴角勾着无懈可击的笑,离开……  ————————————————————————————————————————————————————  邵昕然离开咖啡馆,去了菜市场。  刚想打电话给她的母亲,问一问她晚上想吃什么,她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厉潇扬打给她的,说今晚市里有一场演出,要她前去参演。  虽然是临时通知,邵昕然没有什么准备,但一向在国际舞台上经常参加比赛,也就没有担心什么自己没有准备!  再加上她今天一连两次碰到让自己心情欠佳的人,出去宣泄一下,对她来说,实在是必要。  “好,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挂断了厉潇扬的电话,邵昕然怕自己的母亲不让自己没有准备的就去参加演出,就没有打电话给她,而是到了演出的现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  打从上次自己父亲给自己出了招儿,年南辰近来一段时间都在物色可以勾-引厉祁深的人选。  说到要追回来乔慕晚,他虽然不抱有多大的希望,但是至少,他打从心底里没有放弃。  反正他这个恶人在乔慕晚的心里已经是一个渣到透顶的男人,为了重新夺回她,他也就不在意再渣一次了!  当又一批绝色的尤-物从年南辰的办公室离开,杜欢与圈子里的那些模特、小明星擦肩而过时,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儿。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年南辰叫来的第几批圈内的女人了。  实在是搞不懂年南辰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杜欢拿着文件进去年南辰办公室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  “年总,你找这些社交圈的模特和小明星有什么事儿吗?”  正在心不在焉阅览文件的年南辰,听到杜欢开口质问自己,他抬头儿,将原本落在文件上面的目光,落在了杜欢的脸上!  被年南辰的眼神儿看得有些心底发颤,杜欢蓦地发觉,自己很蠢,竟然不知深浅的问了年南辰这样的话。  唇瓣舔舐了几下渐渐干涩的唇,她脑子灵机一动,再说话时,平静的让人看不出来任何的端倪。  “年总,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有朋友是做模特的,认识很多圈子里的模特和小明星,我看你找了很多,似乎没有合适的,我想……我可以让我的朋友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杜欢把话说得周密而滴水不漏,让年南辰听了,下意识的挑了一下眉。  足足盯了杜欢好半晌,察觉不出来她有什么对自己有隐瞒的地方,年南辰嘴角轻动——  “那你联系一下你朋友,让她尽可能快的和我见上一面!”  见年南辰对自己卸下防备,杜欢笑了,然后欣然答应下来。  “好,我马上联系我朋友!”  ————————————————————————————————————————————————————  一连找了好几天,年南辰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去勾-yin厉祁深,没有办法儿了,他一方面着急,一方面真就是觉得没有哪个女人能入得了厉祁深的眼。  到最后,他死马当成活马医,就让杜欢的那个朋友,做了勾-引厉祁深的诱饵!  “蓝蓝,年总找你是什么事情啊?”  蓝蓝刚从年南辰的办公室里出来,杜欢就把她拉去了洗手间,一顿盘问。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说让我陪他出席一个酒会,然后见一个人!”  “见一个人?”  杜欢实在是诧异,年南辰这样费尽心思的找模特、小明星只是为了参加一个酒会?  到底是什么样的酒会,又是要见什么样的人,竟然会让他千挑万选,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嗯,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好像……好像是一个姓厉的总裁!”  一听蓝蓝说年南辰要让她陪他去见一个姓厉的总裁,杜欢直觉性的想到了厉祁深。  要知道,在盐城被看做是重要的人,还能让年南辰如此费尽心机,杜欢能想到的人,只有厉祁深!  “是不是叫厉祁深?”  杜欢试探性的问,心底里,因为自己的这个猜测,变得越发的肯定起来。  “好像是这个名字!”  蓝蓝没有接触过商业圈里的事情,这是她做模特以来,第一次陪人出席商业酒会!  蓝蓝的回答,让杜欢的眼底浮现一抹不清不明的光!  “好,我知道了,蓝蓝,谢谢你!”  她再抬头和蓝蓝说话的时候,眼底浮现出一抹笑,带着不着痕迹的狡黠!  ————————————————————————————————————————————————————  邵昕然和杜欢去参加的这个演出,原来是一个慈善晚会的演出!  而她和厉潇扬,不过是为了助兴此次演出,主办方方面后加了几个节目中的一个。  虽然名义上是慈善晚会,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无非是打着慈善捐款的名义,一些不曾有过来往的商业人士,相互之间认识一下,再逐渐相识,最后达到合作、名利双收的地步!  演出完,邵昕然回到后台卸妆!  她不过是一个临时助兴跳舞的,对演出后的酒会没有什么兴趣,再说了,她参加的名流酒会数不胜数,自然不会在乎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会!  刚将两个耳环从耳垂上面摘下来,厉潇扬提着裙摆,慌乱中,带着不可掩饰的喜悦,快步向化妆间走来。  “昕然昕然,别卸妆,你可别卸妆了,走啊,我们一会儿也去参加慈善晚会后的酒会!”  看跃跃欲试的厉潇扬,邵昕然无力的摆了摆手。  她今天一天一句足够的累了,来参加这次的演出,无非就是为了转移自己的精力,让自己不再思绪乱糟糟的想白天的事情!  “不了,我妈还在家等我呢!再说了,我今天真的是累了,就不参加后面的酒会了,你要是想去,就自己去吧,我先回家休息了!”  说着,邵昕然又动手去摘自己头上的发饰!  只是她的手刚摸到头上的发饰,就被厉潇扬给拿了下来。  “我说大小-姐,你是不是傻啊?我堂哥来参加这个酒会了,你确定你要走,而不是留下来?”  厉潇扬一提及到厉祁深,邵昕然就再也无法淡定下来了。  只是她眉眼间仅仅是喜悦就一瞬,就又一次垮了下来。  厉祁深通过藤雪给了她警告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她一时间哪里还有什么脸去见他。  指不定自己去见他,会惹来他对自己更大的反感罢了!  厉潇扬不知道邵昕然和藤雪暗中有来往的事情,但是她看到邵昕然皱紧了眉的样子,也跟着皱起来了眉头儿。  “昕然,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哥和乔慕晚那个jian-人之间的事情?”  邵昕然没有说话回答,只是颤抖了几下睫毛。  见邵昕然不回答,算是默许了自己的样子,厉潇扬不屑的呸了乔慕晚几句!  “你喜欢我哥,管那个jian-人什么事儿?在大街上就能和男人拉拉扯扯,我觉得我哥早晚能看清那个jian-人的本质!”  说着话,厉潇扬也顾不上去考虑邵昕然愿意还是不愿意,直接拿过来刚刚在外面买回来的礼服,递给邵昕然,然后推着她进更衣室里去换衣服!  邵昕然突然就这样被厉潇扬推进了更衣室,她多多少少都没有反应过来。  毕竟,她还没有完全消化厉祁深的事情,不确定他会不会一见面就和自己剑拔弩张!  厉潇扬不给邵昕然说话的机会,丢了一句“你换完衣服再和我说话”,就把更衣室的门拉上了。  而她,也拿着新买回来的礼裙,美滋滋的进了另一间更衣室!  ——————————————————————————————————————————————————  其实厉潇扬今天会这么高兴的要留下来参加这个酒会,不光光是为了让邵昕然和自己的堂哥见上一面,她最主要的是为了要见温司庭。  一直以来,她都对温司庭抱有好感,刚刚她在酒会现场看到温司庭,整个人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所以今天,她会让邵昕然陪自己留下来参加这个她们两个人本来没有被邀请的酒会,绝大部分的原因是为了她自己。  邵昕然不知道原因,见厉潇扬这样极力主张的为了自己好,她自然不能拒绝她好意!  带着七分胆怯、三分侥幸,邵昕然穿着一身浅蓝色宽肩带的齐膝“A”字裙,样子甜美中带着几分勾魂摄魄美丽的出现在会场。  她本就是长得足够让人惊艳的女人,虽然眉目间多了几分妩媚的风情,让人看她会觉得她不是一个善茬儿,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是那种能吸引异性眼光的人!  本来邵昕然还准备在厉潇扬的引见下去见厉祁深,只是一到了会场,邵昕然就找不到厉潇扬的人影了,甚至于她拨了她的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不由得,邵昕然有些急,还有些恼的埋怨起来厉潇扬,她这分明是坑了她!  就在她无措到不知道是离开,还是该留下的时候,她在熙熙攘攘的众多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笔挺身材,穿着修身的纯黑色西装的厉祁深。  没有女伴作陪,厉祁深孑然一身,手擎着水晶杯,嘴角带着万般风情的与其他的商界人士谈笑风生!  邵昕然一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俊朗不凡,哪怕她阅人无数,都不曾见过有哪个男人,能如此卓尔优雅,就连简洁的白衣黑裤站在那里,都能惊艳的让你移不开目光!  有一段日子没有见到过厉祁深了,一时间,邵昕然身体怔愣的站在原地,把厉祁深倨傲深刻的五官,和俊逸挺括的身材,看了个痴迷!  好一会儿,直到厉祁深移开目光,不着痕迹的发现邵昕然的存在,邵昕然才有了意识的收回目光。  跟着,就好像是看到了些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顿时红了脸颊!  不远处,看到邵昕然存在的厉祁深,深邃的目光见,沉了几分,但仅仅是一瞬间,就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寡淡!  邵昕然僵硬的绷紧身体,就好像是一根拉满弓的弦。  好久好久……久到她的身体都有些不会动弹的僵硬,她才有意识的抬起头!  只是,她目之所及的地方,再也没有看到厉祁深的存在!  失落、失望……忧郁的词汇,浮现一抹伤痕的荡起在她的眼底!  不再去看厉祁深刚刚站着的位置,邵昕然吸了吸鼻子,不争气的把心里的酸涩憋回去,然后尽力让自己再保持优雅的姿态!  有人过来搭讪,让孤独一个人的邵昕然,一时间找到了一丝的心理安慰,所以,当眼前这个长相还算是周周正正的男人邀请自己做他的女伴时,邵昕然没有拒绝,很自然的展露笑颜,然后将手,穿-cha进他的臂弯中!  邵昕然手挎着的男人是兰田企业的太子爷田峰,田峰虽然在业界还没有崭露头角,但却被看成是一位后起之秀。  自然而然的,有不少企业走来,主动和他攀谈。  而邵昕然出乎意料之外,她竟然碰到了与田峰过来打招呼的年南辰。  一时间,她的脸上,浮现出了苍白!  要不是为了见厉祁深,她精心装扮了自己的妆容,此刻,在粉底液下面的脸,一定是纸一样无力的白色。  年南辰和田峰说话的时候,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身边的邵昕然。  其实刚刚邵昕然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他就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本以为邵昕然演出过后就会离开,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田峰的女伴儿。  一时间,他竟然怀疑起来,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几副面孔,竟然随随便便就能在男人中间迎刃有余的行走、来往……  年南辰在和田峰谈话,邵昕然在一旁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她低着头,一直都不敢抬头儿,生怕自己抬头,会不期而遇的撞到年南辰的目光而让自己变得尴尬!  年南辰和田峰随意的攀谈着话,本来说完了话,年南辰就应该离开,只是,在他看到邵昕然对自己的遮遮掩掩时,突然来了兴致!  没有说要走,他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邵昕然的身上时,轻动嘴角。  “田总的女伴怎么不太喜欢说话?我很想请田总的女伴赏个脸,不知道小姐可不可以和我喝一杯?”  邵昕然不知道年南辰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竟然就这样要自己和她碰杯!  她抬眼去看他,眉目间,带着不想顺从的意思,只是年南辰却视而不见,他眉眼间的不羁,好像就是在告诉邵昕然,我就是故意的!  把年南辰和邵昕然之间来来往往的表情纳入眼底,田峰虽然不解两个人之间是怎么一回事儿,但还是圆了场,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来,年总,加上你的女伴,我们四个一起喝一杯!”  说着话,田峰让穿梭于会场的侍者,拿了四杯白兰地过来!  “来,年总,我们喝一个!”  田峰把杯子递上前,等待年南辰和自己碰杯。  年南辰看了眼杯子,又用眼角的余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邵昕然。  而后,拿过酒杯,完全看不到是故意的痕迹,就那样把一杯白兰地,对着邵昕然的xiong口洒去。  一时间,邵昕然的胸口处,被酒水湿了一大片!  突然发生的境况让人措手不及,年南辰的女伴蓝蓝更是惊呼一声!  顷刻间,会场中有一大波的人,往这里看来。  本就足够窘迫于自己没有邀请函进来了这里,这会儿自己成为了其他人的关注的焦点,邵昕然更是出丑的不行!  不想,做了怪的年南辰,一脸的不以为意。  “sorry,小姐,我不是有意的,我愿意为你付款送洗费!”  年南辰不羁话语的声音在邵昕然的耳边传开,让她下意识的咬牙。  盯了一眼自己胸口湿了一大片的地方,她再抬起头儿去看年南辰,紧紧的抿着唇。  “不麻烦了,送洗费这样的小钱,我拿的起!”  她磨牙的说着话,跟着,提着裙摆,顾不上和田峰打招呼,就往会场外面走去!  ————————————————————————————————————————————————————  在洗手间那边,细细的清洗着自己胸口处的酒渍。  邵昕然肯定,年南辰就是故意的,不管他是为了让自己出丑也好,还是为了羞辱自己也罢!  他就是见不到自己好,要自己在别人的面前难堪!  心里,一时间激起来不可附加的恨意。  都说分手的恋人,做不成朋友,因为曾经伤害过;也说分手的恋人,不能成为敌人,因为曾经相爱过;所以,分手的恋人,最好的存在姿态是陌生人!  可是为什么?做陌生人不好么?她真的搞不懂年南辰让自己这样难堪,对他来说,真的就有那么畅快吗?  心口处,憋着一口气,让邵昕然难受的厉害。  就那样不上不下的,卡的她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  该死!  她一把闭上水阀,再也不顾及自己胸口处的酒渍,将两个手撑在洗理台上,望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不断的粗喘着气息!  太恨了,她真的是太恨了!  她觉得自己回来盐城这边以后,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自己喜欢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要成为了别人的丈夫,而自己之前交往的男朋友,现在待自己竟然是这样连仇人都不如的姿态!  还有藤少延、还有厉锦江……各式各样的人充斥在她的生活中,让她烦的不行,也乱的不行,好像一团麻绳,自己不管怎样梳理,都梳理不开这团紧紧缠绕的麻绳!  无力的将手撑在额头上,好一会儿,直到她自我安慰到心里不再那么乱,她才敛住情绪,出了洗手间!  ————————————————————————————————————————————————————  正在与人交际的厉祁深,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嘴角不易察觉的牵连起来一抹纹路极轻的笑纹!  将手里的水晶杯放下,他对刚刚和自己谈话的人说了一句“我先失陪下!”,就捏着手机,出了会场!  来到少有人经过的走廊,厉祁深按下接通键。  电话被接通,不等乔慕晚软柔的声音,从电话那里传来,厉祁深先开了口!  “怎么还没睡?”  打从乔慕晚怀孕以后,厉祁深对她约法三章,必须早睡,每天必须午睡,饮食上不能有任何的含糊!  听厉祁深略带低沉的嗓音,透着雄浑的气息从电话那端传来,乔慕晚呶了呶菱唇。  “在等你!”  其实时间还早,不过九点,乔慕晚见厉祁深还没有回来,就打了电话过来问问。  乔慕晚一句“在等你!”,让厉祁深心情特好的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轻,纹路却很深邃!  “我一会儿就回去!”  自然而然的,他把乔慕晚对自己说的那一句“在等你!”,理解为,她在等他回去,抱着她一起睡!  “嗯!”  乔慕晚点头儿答应了下来。  乔慕晚再说完话以后,两个人突然间就谁也没有再说话,但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挂断电话。  冗长了好一阵的沉默过后,厉祁深轻动薄唇,沉声问——  “你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在等你回来!”  又是小女人极为撒娇的口吻,让厉祁深嘴角那一抹轻笑,依旧万般风情的挂着。  “我马上就回去了!”  “我知道,你刚才说了!”  这只手,两个人就谁也不说话了,又一阵沉默过后,乔慕晚蠕动菱唇,在电话那一端开了口。  “好了,我挂电话了,你早点儿回来吧!”  厉祁深:“……”  “少喝点儿酒!”  乔慕晚知道厉祁深在交际,不过她没有那样不知道好歹的要求他马上回来或者怎样,而是很体谅他,让他早一些回来。  甚至为了他的身体着想,说了让他少喝酒的话来关心他。  耳边充溢着乔慕晚对自己尽是关心的声音和话语,厉祁深好看的眉目间,都牵连起来了道道涟漪……  “知道!”  厉祁深应声答应了以后,将电话掐断,捏着手机,准备重新回到会场那里!  刚转身,他迎面碰到了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邵昕然。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