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2章 :她叫慕晚,是佳雅的孩子(六千字)

第302章 :她叫慕晚,是佳雅的孩子(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08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耳边充溢着乔慕晚对自己尽是关心的声音和话语,厉祁深好看的眉目间,荡起道道赏心悦目的涟漪……  “知道!”  厉祁深笑着,薄唇勾着好看的弧形。  “好了,我不给你说了,你回来的时候,路上注意安全!”  能感受到心情很好的厉祁深,嘴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乔慕晚有些羞。  她自认为自己也没有说什么,却莫名所以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揶揄!  “好!”  应声答应了以后,厉祁深将电话掐断。  湛黑的眉目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直到手机屏幕彻底黑了下来,他才捏着手机,准备重新回到会场那里!  刚转身,他抬眼,迎面碰到了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邵昕然。  没有过多的情绪浮现在脸上,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俊脸,从容、冷静!  邵昕然眼圈泛红的站在不远处,十个手指,狠狠的嵌入到手掌心里。  她刚刚正巧从洗手间里出来,以至于把厉祁深和乔慕晚的通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从厉祁深说话的口吻语调,以及神态,完全看到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珍视和呵护!  在她眼里,这个男人一向不喜显露任何表情在脸上,但是和乔慕晚通话,他不经意间的温柔和眉目间的深邃,都是她不曾见过的。  一时间,心痛无法附加!  她喜欢了这个男人足足有五年,可五年的时间,除了浪费她的青春,她得到了什么?  一无所获……  想到这四个对自己来说如此灰色的字眼,她掌心里被掐出来殷红的十个手指印,她都索然不知!  一整天的心情,都好像被雾气所笼罩,灰茫茫的一片。  本以为自己今天和厉祁深碰到面,心情会好一些,不曾想,一切的一切都糟糕透顶!  她想哭,想像一个可以被人安慰的小女人一样的哭!  可是她悲哀的知道,她就算是哭了,也不会有人理睬她,相反,她哭,只会让人觉得她脆弱,而且不堪一击!  没有与邵昕然说话的打算,厉祁深准备抬脚回到会场,手机里又进来了电话。  随意与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话以后,厉祁深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开!  完全陷入到自己世界里的邵昕然,不知道厉祁深转身离开是要见人,误以为是为了避开她,才选择了往相反的方向走。  脑袋一阵没有反应过来的认为厉祁深是不想与自己面碰面,邵昕然想也没有想,直接从身后叫住厉祁深。  “你真的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自己的心思,她觉得他不是不明白!  五年的时间,她自认为就算是冰,也可以被她捂化了,可是为什么,他的眼里总是看不到她的存在!  她不知道她哪里做的不好,哪里做的不对,也不知道她哪里不如乔慕晚!  完全找不到自己有错的地方,就这样让她稀里糊涂的输给了乔慕晚,她真的不甘心!  身后,邵昕然近乎带着低吼的声音传到厉祁深的耳膜。  他倏地缓下步子,最后顿住!  藏匿在眼皮下的黑眸,随着眼皮的掀动,轻轻地动了动,最后,一双似鹰隼的眸,湛黑而炯烁的执起。  没有回头去看邵昕然的意思,他微微侧过刚毅线条的俊脸,一字一句道——  “听你这么说,我似乎是有话要对你说!”  邵昕然听到厉祁深说他有话对自己说,心弦顿时绷紧了起来。  不管厉祁深是想对自己说什么,只要他还肯和她说话,对她来说,都像是抓到了曙光一样,能让自己握紧手里的幸福!  小手更加用力的握住,她牙齿细细的摩挲唇,等待厉祁深接下来可能对自己说的话。  似乎有意吊着邵昕然一样,厉祁深舔舐了一下唇瓣后,才嗫嚅嘴角,出声——  “兰田集团的田总,还在找你,作为田总的女伴,你别让人家等太久!”  不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也不是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厉祁深居然冷不丁的对自己说了自己临时找了的那个男伴儿的事情!  一时间,邵昕然头脑发懵,等到她意识到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整个人想也不想,直觉性的开口解释——  “不是,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我只是……”  邵昕然还想和厉祁深解释她和田总之间的关系,只是她不知道,厉祁深对她的事情不在乎不说,根本就不感兴趣!  没有闲心听邵昕然的解释,厉祁深抬腿,步履稳而不乱的迈开,向与会场相反的方向走去!  ————————————————————————————————————————————————————  邵昕然失魂落魄的离开会场。  她知道厉祁深一定是误会她和田峰之间的关系了!  小手下意识的握紧着!  要知道,她真的想和他解释,让他知道,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会找田峰做伴侣,无非是为了不至于那么尴尬的见到他!  只是,她想要说出口的话,注定只能是想一想了,因为厉祁深压根就不屑于去听!  相比较之前厉祁深给自己警告,这次,他直接把自己归结为游-走于男人之间的交-际-花,来得更加的残酷而不留情面!  身心俱疲,这一天的经历,让邵昕然觉得自己像是战败的士兵,除了无力,还是无力……  没有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精力,邵昕然狼狈而颓废的提着脏了的裙摆,往会场门外走去!  出了会场,外面,已经近十月份的天气,空气微凉的拂面而来!  心绪一整天都是糟糕状态的邵昕然,被瑟瑟的晚风吹拂脸颊而过,理智清明了几分的同时,整个人也精神了一些!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见已经已经晚了,她就准备打车离开!  只是,当她刚想把手机收回到拎包里的时候,突然横过来一只手,把她的手机,从她的手里,直接夺走了过去……  ————————————————————————————————————————————————————  邵萍再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完全是一片白色的空间。  医药水的味道充溢在她的鼻端,她嗅了嗅,又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等到她意识到天色似乎已经晚了的时候,又一次睁开眼!  从chuang上腾地一下子坐起来,再看到已经是灯光通明一片的夜景,她才意识到,已经是晚上时分了。  年永明拿着买好的宵夜从外面进来,正好看见邵萍已经醒了!  “你醒了?”  将宵夜放到矮几上,年永明问着,然后走了过去。  “现在几点了?”  邵萍想到邵昕然还在家里等她,就想着起来,下chuang,收拾东西回家!  本来,她昏倒了以后,是想吊瓶盐水就离开,不想自己竟然睡着了,而且一睡,还睡了这么久!  “已经晚上快九点钟了!”  一听说这么晚了,邵萍赶忙掀开被子。  “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身体还这么虚弱!”  年永明见邵萍有要离开的意思,赶忙上前规劝。  “我没事儿,就是最近有些贫血,人上了年纪,动不动就会昏倒!”  邵萍不知道自己已经患了乳腺癌晚期,还自认为是自己上了年纪,人老了不中用了,所以才会昏倒。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昏倒对于你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哪里是小事儿啊?”  邵萍也不老,连六十岁都不到,年永明当然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昏倒,直接就否定了她。  “我已经交了一星期的住院费,你就安心的在医院这里住下吧,等到你不再晕倒,身体彻底恢复了,再出院吧!”  “不用,我现在出院就行!”  邵萍坚持不要住院,她自认为自己也没有什么事儿,没有住院花钱的必要。  “我都已经把住院费交了,你就安心在这里养病吧!”  邵萍都已经得了乳腺癌,年永明哪里还会允许她回去继续去折腾。  邵萍的肩膀被年永明按住,她想动,年永明却不允许。  “永明,我真的没有事儿,没有住院的必要,再说了,昕然还在家里等我,让她一个姑娘家的在家住,我不放心!”  邵萍还清楚的记得邵昕然那次失控的事情,那次的事情让她近乎丢了三魂七魄。  有了之前事情的前车之鉴,她哪里还敢让邵昕然一个人住家里!  “昕然也不是小孩子了,你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啊?”  年永明坚持不让邵萍离开,就她现在的情况,时刻都可能会恶化!  如果再不继续在医院接受治疗,癌细胞会扩散,那是迟早的事儿!  “我刚才已经给昕然打了电话,我没有告诉她说你昏倒,我就说你和我在一起,让她早点休息!”  年永明煞有其事的说着话,然后,怕邵萍不会答应留下来住院,他又接着说——  “再说了,就你现在的样子,你要回去,不是让昕然担心呢吗?”  听年永明说话也在理,邵萍也就没有了最初的坚持。  见邵萍妥协了下来,年永明扶着她重新回到了chuang铺里,然后拿过买回来的宵夜,递给邵萍。  “你从昏倒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给你,吃点宵夜!”  邵萍没有说话,接过来了年永明递过来的宵夜。  “你别担心了,昕然那边,我会安排人过去陪她,你就安心在这边好好养病,等病好了再出院!”  年永明把邵萍的担忧和顾虑都纳入眼底,就再一次斩钉截铁的说道。  有了年永明一而再、再而三的分析,邵萍的担忧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消除。  抬手打开了宵夜盖子,邵萍拿起筷子,刚准备夹菜吃,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就赶忙把饭盒,递交给自己面前的年永明。  “萍萍,你干什么去?”  年永明一个不留神儿,他还没有注意到,邵萍就又一次掀开被子,下了chuang。  慌慌张张的穿上拖鞋,她连招呼都没有和年永明打,就直奔值班护-士的值班室那里!  年永明有些发懵,他想不到邵萍是怎么了,竟然会这么慌慌张张、目无章法的离开,便也急忙的放下手里的餐盒,追了出去。  ————————————————————————————————————————————————————  邵萍一路直奔值班室那里!  想到今天扶着自己的乔慕晚,她直觉性反应的要问乔慕晚后来去了哪里!  她真的是太惊讶了,自己来医院看病,真的就出乎意料的碰到了佳雅的孩子。  要知道,她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佳雅孩子的消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经意遇见,竟然让自己找到了佳雅的孩子。  找到了值班室那里,邵萍推门而入,直接抓住一个医护人员的小臂,问——  “今天扶我的那个姑娘去哪了?还有,她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一种迫切要证实乔慕晚就是佳雅孩子的冲动,让她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与子相慕,久缝恨晚……  慕晚……  这就是佳雅的孩子!  “我……我不知道啊!”  医护人员被邵萍质问的发懵,她不过是今晚接替值班,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位女士说什么!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问的是慕晚,那个叫乔慕晚的姑娘,她后来去了哪里?还有,她不是在你们医院做身体检查吗?你们院方不是应该保留患者的个人信息吗?我问你,那个叫慕晚的姑娘,她的联系方式到底是什么?”  邵萍自认为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她要知道乔慕晚的联系方式!  她已经错过了好几次和她面对面的机会,这一次,她不会再错过了!  “萍萍,你这是干什么啊?”  年永明追随邵萍也冲进值班室里。  见邵萍拉住医护人员的手不放开,他下意识的蹙紧了眉头儿!  “我没干什么,我看到佳雅的孩子了,我真的看到了佳雅的孩子!”  邵萍的话一经说出口,年永明原本拉住她手腕的动作,蓦地一怔。  诧异于邵萍的话,年永明几乎都震惊住了!  她看到了佳雅的孩子?  难道说,她……已经和乔慕晚见过面了?  “你净胡说,佳雅的孩子,不是已经不在了吗?萍萍,你这是说什么胡话啊?”  “我没有,我没有说胡话!”  邵萍否认着。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眉目和背影都相同的人不足为奇,那么,连同名字都叫得相同,就不能否认这里面没有问题了!  与子相慕,久缝恨晚!  这两句话,根本就不存在谁还能同时想到,然后和佳雅的孩子,取了同样的一个名字!  “她说她叫慕晚,永明你知道吗?佳雅曾经和我说过,在一次她喝醉了的时候,她和我说,她和你哥,是‘与子相慕、久缝恨晚’,你没有发现吗?她说了慕晚两个字,有慕晚两个字啊!”  年永明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样一段插曲,以至于邵萍把这话告诉他的时候,他的眉头儿,皱的更紧!  慕晚,原来她名字的由来是这样的!  “萍萍,一定是你搞错了!”  年永明还在坚持否认邵萍的猜测!  从一开始,他就打算不让乔慕晚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既然这样,他自然是会永远都不让人知道乔慕晚的真实身份!  “现在同名同姓的人都这么多,更何况是同名的人了,一定是你搞错了!”  “不是,不是我搞错了,是佳雅的孩子,那个慕晚确确实实是佳雅的孩子!”  邵萍见年永明不相信自己,就又一次抱住医护人员的手臂。  “护-士,麻烦你去给我查一下今天的患者名单,如果里面有一位叫乔慕晚的人,请你把她的个人信息给我!”  邵萍央求着,不管如何,她都不打算再一次错过与佳雅孩子见面的机会了!  被邵萍要求着,医护人员难为情极了。  “女士,实在是抱歉,医院方面对患者的个人信息完全保密,我们院方是不会出示患者的个人信息给您,如果您实在是需要,就请走法律程序!”  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特大的事件,邵萍怎么可能通过走法律程序来得到乔慕晚的信息呢?  “你在和我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想做别的,我只是想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就这么简单而已!”  邵萍变得有些蛮不讲理起来。  想到佳雅,她真的什么理智都没有了!  一旁,年永明把邵萍失了理智的样子全部都看了去。  他动佳雅对邵萍的意义是怎样的,不然,邵萍也不至于因为佳雅的事情,内疚了这么些年!  不想看邵萍再继续闹下去了,年永明上前,再度拉住邵萍。  “萍萍,你就别再闹了,医院方面也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儿!”  年永明本以为乔慕晚只是赶巧碰到了邵萍昏倒,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来往,也没有见过面!  不想,事情并不是这样的,邵萍不仅仅见到了乔慕晚,还一眼就认出来了乔慕晚是佳雅的女儿!  “不行,我必须要得到那个慕晚的个人信息,她是佳雅的孩子,是佳雅的孩子啊!”  邵萍一再强调着!  “就算是,我们也应该走正常的程序办事儿,萍萍,不是你这样胡闹,我们就可以得到那个慕晚的个人信息了的!”  年永明实在是不同意邵萍这样胡闹。  他觉得邵萍是那种最沉得住气的女人,只是在佳雅的事情上,她真的不能释怀!  邵萍还在继续不断的挣扎着年永明的拉扯。  但没有一会儿,她的脑袋里,又一阵迷迷糊糊的眩晕感,急速的袭来!  “萍萍!”  年永明见邵萍用手要撑住额头,她整个人昏昏沉沉,他一阵惊心的唤着她!  “我……”  邵萍还想再说自己要得到乔慕晚的个人信息,但是下一秒,她就眼前发黑,一下子倒在了年永明的怀中!  ————————————————————————————————————————————————————  厉祁深被最近要合作项目的合作商叫走!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