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3章 :打女人算什么男人(六千字)

第303章 :打女人算什么男人(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62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这次打着慈善捐款的活动的幌子,本就是一个商业伙伴之间相互来往的一次交流会!  厉祁深被最近一个合作项目的合作商叫走,说是要谈一下关于合同里一些具体内容!  对于前几天签下的这个合同,厉祁深承认,自己因为那会儿的烦心事儿较多,没有很好的处理这个合同。  等到他今天再审阅这个合同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端倪。  见还有一些时间,他能处理完这个合同,就出了会场,去了于总说的一个谈合同的清静地方!  等到厉祁深到了于总说的地方,才知道是一个带着内室的KTV包间!  “厉总,你来了啊!”  见厉祁深推开门,笔挺的身躯,长身而立的站在门口那里,走廊外面的光从他周身流溢而出,于总放下正在唱歌的麦克,走了过去。  逆着光,于总本来含笑的脸,在看到厉祁深俊绝的五官上,透着冰封的凛冽,他一时间惊心,立马敛住笑。  “……厉总,呵呵,一起来唱歌乐呵乐呵啊?”  见厉祁深的脸色不是很好,于总赶忙赔笑两声!  于总本以为,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厉祁深能买账,不想——  厉祁深湛黑的眸,鹰隼似的能拧出来墨汁一样落在于总略微肥胖的脸上,薄刃般犀利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他的脸上!  “看来于总对这次和厉氏的合作是胸有成竹了!”  不咸不淡的口吻,一如以往一样没有任何情绪波澜,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于总傻了眼。  “于总是不是觉得厉氏除了顶峰,就找不到第二家合作商了?”  说着话,他俊朗的五官欺近于总,随着五官的逼近,如同二月寒冰一样料峭的气息,冷凝的喷洒在于总的脸上。  “知道么?厉氏要想撤销一个合同,只需要我签一个名的时间!”  厉祁深嘴角轻动,他的话一经说出口,于总立刻怔忡的额头冒冷汗。  “……我、我……厉总,别,我们不在这谈,我马上安排包房!”  说着话,于总也顾不上其他,立刻招呼屋里的其他人,一起出门。  ————————————————————————————————————————————————————  从始至终,厉祁深薄凉的唇都紧抿着,哪怕是后来于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厉祁深依旧没有缓和下来,冰封一样料峭冷冽的俊脸。  本来于总是想找谈生意的借口,和厉祁深在私下交个朋友。  见厉祁深这么不待见自己,一副公私分明的样子,他赶忙让助理拿来文件过来这里。  刚准备就合同上面的事情进行洽谈,助理从外面敲门,然后脸含抱歉的进来,开口——  “于总、厉总,不好意思,我打扰一下!”  说着话,助理的目光落在于总的脸上。  “于总,年氏的年南辰先生要见您,您……方便吗?”  一面是朋友,一面是合同,孰轻孰重,助理不好衡量,只得问于总!  本就因为厉祁深给自己的那个下马威让自己慌神儿,他哪里还敢在这个要谈合同的时间点儿,去见什么年南辰!  “没看见我正在谈生意呢吗?”  拿出总裁的架势,于总狐假虎威的呵斥了一声助理,然后脸上带着笑的去看厉祁深。  “不好意思啊,厉总,我们继续!”  助理一听自家总裁都这么说了,自然是明白什么意思了!  就在助理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直都一副高深莫测神情的厉祁深,忽的开了口——  “既然来了就叫进来,年氏的年南辰,我认识!”  厉祁深自然不会认为年南辰的到来是偶然的,连这里都能找到,很明显,他是有备而来。  既然年南辰有备而来,他不待见他,实在是说不过去。  厉祁深都开了口,本就忌惮他的于总,哪里还会推脱,再说了,他刚刚在ktv那里,本来就准备让年南辰过来。  “那好,听厉总的!”  于总点头哈腰的说完话,就看向助理。  “请年总进来!”  ————————————————————————————————————————————————————  年南辰进了包房,身边有女伴陪同,是他选的那个蓝蓝!  在看到坐在暗处,将身躯昂藏在沙发里的厉祁深时,他下意识的抿紧了唇瓣。  走上前,他嘴角勾着笑,和于总打招呼。  在看到厉祁深的时候,他似乎有意不认识厉祁深,对于总,笑着问——  “这位是……”  厉祁深见年南辰给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薄凉的嘴角,勾了勾。  听年南辰问,于总有些发懵,毕竟,厉祁深说他认识年南辰!  可是年南辰的表情,明显就是不认识厉祁深啊!  一时间,他也猜不透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呵呵,南辰,这位是厉氏的首席执行官厉祁深先生,你不会连厉先生都没有听说过吧?”  “听说过!”  年南辰声音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然后就拉着自己的女伴,坐在了空闲的单人沙发里。  蓝蓝一坐下就被年南辰姿势暧-昧的抱在大腿上。  蓝蓝今天穿的本来就少,单薄的布料蹭在年南辰的大腿上,她有些不舒服。  虽然是在模特界混口饭吃,但是她还没有进行过什么肮脏的交易,所以年南辰的行为举止,让蓝蓝实在是不适应!  “我……我能不能坐在其他地方?”  她小心翼翼的问着,毕竟今天年南辰可是一掷千金的甩了一张支票给自己,她当然不能让年南辰不满意!  “你想坐在哪里?你觉得这个屋子里,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你坐的吗?”  年南辰问着,脸向蓝蓝的脸颊凑近,坏坏的吹了一口邪气!  “我……”  蓝蓝想开口说厉祁深那里的沙发有位置坐,可是年南辰这样逼近她,让她真的不知所措!  “我什么?”  年南辰问着她,透着纨绔少爷的不羁和玩世不恭,撩-拨起来蓝蓝的一缕发丝,在指尖儿打着勾!  蓝蓝被年南辰的话和行为弄得身体有些发-软,一再硬着头皮,她伸出小手,指了指对面沙发那里。  “……那里、那里有位置!”  年南辰顺着蓝蓝手指所指的位置看去,在看到蓝蓝指的是厉祁深身边的沙发那里,他勾唇,笑了……  果然,他没有找错人,这个蓝蓝很明白自己的意思!  眼底透着一抹狡黠的微不可见看向厉祁深,笑着问——  “厉总应该不介意我的女伴坐在你的身边吧?”  “当然不介意!”  厉祁深笑,嘴角荡起风情万种的涟漪!  只是他眼底一逝而过的阴骘,在场的人,没有任何人发觉!  虽然蓝蓝不知道年南辰找自己来这边是干什么,但是她大致也猜到了要利用自己干什么!  提着裙摆,她小心翼翼的起身,然后有些羞涩的往厉祁深坐的地方那里移动步子。  等到她走到厉祁深的身边坐下,下意识的,她微微侧过眸打量了一番厉祁深。  只见,自己身体的男人,优雅的交叠着双腿,倨傲的五官映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让自己无法真切的看清他的英俊容貌,但他冷硬的脸部轮廓,每一处线条都好像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落在自己的眼中。  蓝蓝打量了厉祁深以后,小心脏,莫名所以的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西装革履的商业人士,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厉祁深这样皮囊完美无缺,身型也俊美异常的男人,对她来说,真的是第一次见。  突然觉得自己今天为了钱,答应了年南辰来参加这个慈善晚会,算是押对了宝儿,自己不光有钱挣,还能贪恋到这样的绝色皮囊的男人,这是她做模特以来都不曾想到过的!  厉祁深没有将目光打量到蓝蓝的身上,继续就刚才的合同,和于总谈一些细节的东西!  虽然有年南辰在,但是他一丁点儿也不忌讳会被他听去些什么!  “这次的预算,我要达到至少9个百分点,你要是只能保证达到6个百分点,这个合同,对厉氏来说,只是废纸一张!”  之前的事情较多,还乱,他没太注意这个合同,今天这么一看,他才发现,自己当初找上这样一个合作伙伴有多不走心!  “厉总,达到6个百分点已经很高了!”  对于于总来说,6个百分点已经是顶峰所能达到的极限了,可是厉祁深要达到9个百分点,真的是强人所难了!  对于于总的话,厉祁深不语,一双黑眸,眼底波动于总看不懂精芒的落在他的脸上。  被厉祁深的目光看得心底发颤,于总一时间说不上来任何的话。  倒是把这一切都看着眼里的年南辰,堪堪的扯开了嘴角——  “厉总先别动怒,来,喝杯酒,缓一缓!”  说着,年南辰就让侍者,端上红酒送去厉祁深那里。  见侍者递上来红酒,厉祁深冷冷的看了眼高脚杯,而后把目光薄凉的落在年南辰的脸上。  厉祁深的目光向来都是那种冷的能凝聚空气的阴寒,年南辰被他看着,握着高脚杯的手指,莫名的发颤起来!  “呵呵,虽然是谈生意,也不是在公司,放松一些!”  说着,年南辰就给蓝蓝使了一个眼色。  “蓝蓝,把酒递给厉总!”  如果是任何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蓝蓝都可能会排斥,但是是厉祁深,她根本就排斥不起来,相反,还喜欢的不行!  “不必!”  厉祁深抬手,打断要递酒给自己的蓝蓝!  他哪里有时间喝酒,想到家里的那只小猫儿还在等他,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见鬼的合同!  蓝蓝见厉祁深拒绝了自己,心里隐隐感伤。  虽然她很想和厉祁深之间有过多的交流,但是厉祁深不买账,她也没有办法儿。  见厉祁深冷着脸拒绝,年南辰将唇紧抿成了一字型!  “让你给厉总递酒都不会,你怎么这么废物?我让你来,是让你来做陪衬的吗?给厉总敬酒!”  年南辰突然来了脾气,对一脸无措的蓝蓝,咆哮的吼着。  蓝蓝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这样承受年南辰对自己的突然谩骂,她两眼,不禁浮现水雾!  “年总,我……”  “废物!”  年南辰红了眼,将酒杯,猛地一下子掷到矮几上。  玻璃与玻璃碰撞产生的声音,刺耳的传来,顷刻间,玻璃杯碎成了支离破碎的一堆碎片。  包房内突然发生的一切,让在场的人都怔忡住了。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人大跌眼镜。  在谁都没有料想到年南辰会发这么大的脾气的时候,他倏地站起来身体,然后走到蓝蓝身边那里,拉起她的手臂就起来。  “jian女人,我要你过来有什么用?连特么给人倒酒都不会!”  说着话,年南辰红着眼,抬手就去抓蓝蓝的头发儿。  “唔……”  蓝蓝措手不及年南辰的动作行为,本就有泪花在打旋的眼眶,流下来了眼泪儿。  头发被生拉硬扯着,她疼,真的很疼……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厉祁深,冷漠的抬眼,从容的俊颜,因为年南辰的行为举止,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倒是于总,在一边几乎都看傻了!  他知道年南辰的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喜欢动手打人,但是就这样当着众多人的面子,他动手要打一个女人,真的是她没有料想到的!  厉祁深不买账,年南辰本能性的反应就将身上全部的怒气都迁怒到蓝蓝的身上。  当他抓住蓝蓝的手腕,准备甩手给蓝蓝一个耳光的时候,手腕倏地被人从半空中扼住!  年南辰赤红着眼睛去看时,他看到了厉祁深气势凌人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顷刻间,一种得逞的滋味,在他的心里升腾!  果然,苦肉计这招,还是有试一试的价值!  厉祁深盯着年南辰的眼睛,忽的,云淡风轻的笑了。  “打女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说着话,他抬手,用雅致骨骼的长指,拿过一旁托盘里的高脚杯,擎在手里。  “不就是一杯酒么?年总因为一杯酒就要打女人,别失了你的风度!”  说着话,厉祁深的眼盯着年南辰脸部表情的变化,将酒杯移送到嘴边,轻轻的滑动喉结,把酒水,喂入到自己的喉咙里。  随着厉祁深将高脚杯里面的红酒饮尽,年南辰嘴角那一抹弧度,更加的张扬起来。  厉祁深再将高脚杯放回到托盘中的时候,重新坐下来去处理文件。  年南辰再放开蓝蓝的时候,他笑。  “是厉总救了你一命,要知道知恩图报!”  他拍着她的肩,而后,折回到座椅那里坐下。  ————————————————————————————————————————————————————  厉祁深再去看文件的时候,越看文件的内容,他越心烦。  在处理文件这样的事情上,他从来没有出过错误,不想,因为这个和顶峰的合作,他发现他竟然犯了这么重大的失误。  手机里进来了电话,厉祁深放下手里的文件,拿过手机,在看到是水榭那边打来的电话,他抿了抿唇。  再看时间,已经近十点了。  按下接通键,他不等电话那端的张婶说话,直接丢了五个字——  “我马上回去!”  说完话,厉祁深便挂断电话。  一旁,把厉祁深有了细微变化的脸部表情纳入眼底的年南辰,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马上回去?  电话是乔慕晚打来的?  想到乔慕晚这个名字,年南辰心头儿,痛了一下。  天知道,如果他和乔慕晚之间没有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现在,乔慕晚会打电话过来的人哪里会是厉祁深,分明是他才对。  “如果顶峰能达到9个百分点的预期额,这个合同,还生效,否则,我会考虑换合作商!”  厉祁深摆明自己的立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而后起身,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搭在臂弯中!  “最迟明天中午之前给我答复!”  说完话,厉祁深不再做任何的停留,直接迈开步,出门!  厉祁深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话,还在于总的耳边盘旋,让他下意识的皱起来了眉头儿。  果然,厉祁深雷厉风行的商业作风,根本就不是吹的!  在于总一阵怔忪下,年南辰看向蓝蓝,给她使了个眼色。  有些害怕于年南辰的突然发飙,所以蓝蓝在看到他又一次给自己使眼神儿的时候,战战兢兢地看向他。  “……年、年总,您还有什么事儿?”  “重要的事儿!”  年南辰说着话,嘴角勾着一抹邪肆张狂的笑。  “……什么、什么重要的事儿?”  蓝蓝不敢保证是不是年南辰是不是又要打她,问的小心翼翼。  “替于总,拿下和厉氏合作的合同!”  ——————————————————————————————————————————————————————  厉祁深出了包房,到了外面。  见已经临近午夜的街道,繁华中闪烁着和点点灯光,他顾不上去管其他,只要一想到乔慕晚还在等他回去,他拔腿,就往轿车那里走去。  蓝蓝从后面一路小跑的尾随厉祁深。  他懂年南辰传递给自己的讯息是什么意思!  她要自己靠色相去勾-引厉祁深,以达到帮于总拿下合作项目的目的。  虽然自己这样廉价的去讨好一个男人有失她的身份,但是只要对方是厉祁深,她也就顾不上了!  提着裙摆,她去追厉祁深,只是没有想到,她刚出酒店,碰到了杜欢。  “杜欢?”  许是没有想到杜欢出现在在这里,她诧异极了。  杜欢对于蓝蓝的诧异没有过多的表情反应,好像自己在这之前,已经意识到了蓝蓝会有这样的反应。  杜欢对于蓝蓝的诧异没有过多的表情反应,好像自己在这之前,已经意识到了蓝蓝会有这样的反应。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