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5章 :我厉祁深不打女人,只杀人(六千字)

第305章 :我厉祁深不打女人,只杀人(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3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3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搞不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杜欢怔了怔神儿以后,伸手去拉厉祁深搁置在额上面的手臂。  “……姐夫?姐夫,你没事儿吧?”  她明明记得厉祁深刚才是周身布满戾气的样子,她真的搞不懂到底是怎么了,才会让他现在看起来样子不舒服极了!  “滚!”  头脑昏昏的厉祁深,整个人极度的不舒服,微薄的意识察觉到杜欢对自己的触碰,他竭力克制头脑昏晕的感觉,不耐烦的拨开这只对自己触碰的手!  不舒服的厉祁深,力气依旧大的很,杜欢被他的力道生生的拨到了一旁。  “唔……”  杜欢顺着打开的车门被推开,身体跌倒地面上,腰身撞到一旁的石基,肉皮被硌的生疼。  她隐忍着身体上面的疼,再去看厉祁深的时候,眼底浮现着他对自己不会怜香惜玉的埋怨。  厉祁深头沉得异常,抿紧着削薄的唇瓣,有层层汗丝,在他额际上浮现。  该死!  暗咒了一句,他用手指去揉额心,以此来缓和额心处的疼痛感。  手机再一次进来电话,打电话来的依旧是水榭那边!  耳边有手机震动的声音传来,厉祁深潜意识里要去接电话,只是,头沉得实在是厉害!  同样听到了手机震动声传来,杜欢无暇去顾及自己身上的疼痛,直接探着头去看是谁给厉祁深打来的电话。  在看到屏幕上面闪烁“水榭”那边的两个字时,她嫌恶的瘪了瘪嘴!  又是乔慕晚,又是她那个“好表姐!”  拿眼神儿偷瞄了一眼依旧将手臂搭在额上的男人!  在看到厉祁深隐忍着不舒服的样子,冷硬的像是一台机器,哪怕此刻抿紧着薄唇闭眼,依旧周身上下散发着豹子一样危险的气息。  不确定厉祁深会不会像刚才一样继续粗暴的对待自己,她紧着小手,一再做着心理斗争以后,抖着胆子伸出手,把厉祁深丢在一旁的手机拿过来,按下了拒绝接听键!  耳边没了手机震动的声音,厉祁深剑眉紧拧。  拿开手,他执起黑眸去看,逆着不清明的光亮,他看到了杜欢一张在自己面前变得虚化的脸。  狭长的鹰眸眯了眯,显然,对于杜欢挂断他电话的行为,他阴冷的不悦起来。  哪怕此刻厉祁深不舒服的蹙着剑眉、抿着薄唇,杜欢见了,都心惊胆战的不行。  但事情已经如此,她根本就没有退路!  捏紧着宛如烫手山芋一样的手机,她颤抖着声音,对厉祁深挤着笑,道——  “……姐夫,我看你太不舒服,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手机给我!”  厉祁深声音阴骘的不行,虽然额际上面的汗丝出卖了他的真实情况,但他厉祁深,依旧是那个倨傲的厉祁深。  意识到厉祁深要打电话给其他人,杜欢立刻摇头儿不依起来。  “姐夫,你不舒服,就不要用电话了!”  “我、说、把、手、机、给、我!”  厉祁深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从齿缝间,一字一句的挤出残冷的字眼。  杜欢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接近厉祁深的机会又一次成了泡影,两个手握紧手机,一再咬牙,不肯答应。  “姐夫,你就不要打电话给表姐了,我知道你寂-寞了,现在很难受,我能帮你,我真的能帮你!”  说着话,杜欢也顾不上什么叫脸,直接往厉祁深的身上扑去……  “滚!”  厉祁深周身上下的寒气,如同寒冬腊月的雪珠一样,冰冷而凌厉……  杜欢的身体又一次以抛物线的形式被撇到一边。  绷紧着俊逸的脸部线条,厉祁深又黑又沉的脸,如同暴风雨前的天气一样乌云密布。  将一条修长的腿迈出,他探着身,任由额际的汗丝,汩汩下滑。  伸出骨节雅致而完美到不着一丝痕迹的长指,他一把撷取杜欢近乎半个脸,死死的扣住!  “我厉祁深不打女人,我只杀人,别逼我杀了你!”  威胁的话,字字珠玑,沁着逼人的阴寒,一如他的秉性,冷厉风行,说一不二!  杜欢的下颌被捏的生疼,眼角都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她扬着要被捏碎的下巴,仰头去看眼前这个只手遮天的男人,整个人无力的绷紧着每一根神经。  “……姐夫,我……我没有要惹你,我只是看你不舒服,我只想让你舒服,我只想帮你!”  杜欢给自己辩解着,她真的很怕,很怕厉祁深一个用力会将自己的下巴给捏碎!  厉祁深听不进去杜欢的辩解,眯了眯又开始有重影出现的狭长黑眸,他从齿缝间,挤出字——  “我不是年南辰,收起你自作聪明那一套!”  说着话,厉祁深甩手,将杜欢如同垃圾一样的往地上丢去……  “嗯……”  身体又一次往地上跌去,相比较前两次,这次,厉祁深用得力气,明显更大了,让杜欢跌倒身子骨都像是要散了架的地步。  接连被厉祁深甩开,杜欢由最开始对厉祁深的忌惮、埋怨,逐渐演变成了一种恼怒和不甘心……  她从不认为她比乔慕晚差,甚至,比起乔慕晚连她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杜欢自认为,自己比她高贵的不知道多少倍!  不再像之前那般顺服厉祁深,学小女人温柔的那一套,她抿了抿唇,再度不死心的去拉要合上的车门。  不舒服到连张开眼皮都异常的艰涩的厉祁深。  鹰眸阒黑的去看再度不死心的杜欢。  本以为杜欢吃了苦头儿会懂得知难而退,不想,她竟然又恬不知耻的搞让他不耐烦的举动!  而且还赶在他现在最不舒服的时候!  “厉祁深,软的不吃是不是?”  杜欢红着眼眶,两个肩头儿耸动的捏紧手指。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现在这步,我杜欢就明确告诉你,我要和你上chuang,而且就现在,在这里!”  说完话,杜欢也顾不上厉祁深此刻漆黑的眸子能把自己吞噬的灼热,她伸出两个手,去扯厉祁深的西裤皮带!  此刻的杜欢,完全不懂什么叫廉耻,不顾及地方,不顾及时间,甚至不顾及头顶上就有监-控器,就像是一只发了qing的母-狗,想到的只有让厉祁深的东西,狠狠的cha-ru到自己的身体里。  一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物什能狠狠的与自己结合到一起,她伸手去解厉祁深西裤皮带的同时,用手把自己的裙裾也拉高体位,然后往下脱自己的nei-ku……  看着眼前的杜欢,像是发了情的母-兽一样渴望男人,厉祁深本就深的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眸,更加的沉冷……  “不要脸了是不是?”  厉祁深暴戾的掐住杜欢的脖子,赤红着眼,一个用力,将她的身子,直接抵在了方向盘上。  “嗯……”  杜欢刚刚被石基碰撞到的腰身,此刻又撞到了方向盘,她腰身疼得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只是不等她喘息,脖颈上,又生猛的被扼住了一只大手,好像来自地狱撒旦的魔爪,让她当即红了脸,湿了眼眶……  “唔……咳咳,放……放开我!”  杜欢无力的挣扎着,她原本两个还想去拨厉祁深西裤皮带的手,无助的在半空中挥舞。  盛怒下的厉祁深,整个人完全被滔天的怒火侵占着思绪,被下了药后的不清明神志,早就在杜欢去拨他西裤皮带的时候,被冲散不见……  “唔……”  杜欢垂死的挣扎,换来的只有厉祁深更加大力的桎梏!  甚至,他扣紧杜欢的脖颈,让无力的杜欢,动着两个手想要去抓厉祁深的手腕,只不过,她并没有抓到厉祁深的手腕,反而不小心儿的按到了车笛儿!  寂静的停车场里,传来一声突兀的轿车鸣笛声,让正在准备取车回去的藤少延,蓦地顿住了步子。  在看到不远处的一个轿车那里,主驾驶舱在打开,里面有女人无力的声音传来,他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不是男女欢-爱的声音,很明显,此刻的女人很难受,带着求饶的泪腔……  杜欢还在反抗着,而且随着她感觉到厉祁深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小,她的反抗,稍稍有了成效。  厉祁深在药效的一再控制下,他清楚的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抿紧着唇,他又一次阴骘的加重手上的力道,恨不得掐死杜欢!  不远处的车位那里,更加痛苦的女音传来,让藤少延没有再做思考,抬腿就往声源处这里走来!  随着他步伐的走近,他看到了发出声音的轿车的车牌号!  祁深表哥?  藤少延在看到是厉祁深的车牌号的时候,猛地意识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没有再犹犹豫豫,他两步并一步,大步流星的往主驾驶舱那里走去。  等到他走到车门那里,看到的正是杜欢挣脱开厉祁深,在厉祁深药效最厉害的时候,她去扯厉祁深皮带的动作!  “你在干什么?”  发觉出来了情况不对,藤少延猛地一把从车子里,把杜欢的身体拖了出来!  已经三十岁的年纪,藤少延再清楚不过这个女人要干什么了!  想来,刚刚那阵阵的女音,应该是自己的表哥掐她脖子了!  顾不上去管那个女人是谁,藤少延去打量厉祁深。  在看到厉祁深额际沁着汗丝,整个人不舒服的蹙眉,将手臂搭在额上,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这个表哥,虽然人性薄凉、为人寡淡,但是就是因为他沉冷的性格,他坚信,自己的这个表哥不可能会乱来,更不可能在乔慕晚怀孕的这个时候,搞出来乱七八糟的事情!  他爱乔慕晚,他看得出来!  一个有深爱女人的男人,怎么可能在外面和其他的女人纠缠不清,想想也知道,自己的表哥被人下了药。  “表哥,你怎么样表哥?你还好吗?”  藤少延唤着厉祁深。  天知道,如果他晚来了一步后果会怎样不堪设想,藤少延一丁点儿也不敢往下想象!  杜欢突兀的被人甩到地面上,等到她反应过来,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去看横出来的藤少延。  “你是谁啊?”  杜欢的di-ku还在腿弯上面挂着,不过她顾不上,只想着和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男人,好好的叫嚣一番。  藤少延抿着唇,回头看了一眼脸色han-chun,作风fang-dang的女人,不削一顾的别开眼!  连他都看不上这种货色,何况自己这个一向自命不凡的表哥。  厉祁深睁开眼看到藤少延,眯了眯黑眸。  “送我回去!”  哑着声音,厉祁深继续隐忍身体上的不舒服,对藤少延说着话。  “好!”  藤少延知道厉祁深是担心家里的乔慕晚,看时间也不早了,他将厉祁深从主驾舱那里架着他的身体出来!  他刚把身体不舒服的厉祁深在后车座里安置好,就准备回到主驾驶舱那里驾车!  “我在问你,你到底是谁?凭什么碍着我的事儿?”  杜欢刚刚对藤少延叫嚣,藤少延对她的不予理睬,让她胸腔中憋着的怒火,燃烧的更甚。  藤少延不屑于理睬杜欢,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迈开腿,坐进车里。  “我在问你,你他-妈-的凭什么碍着我的事儿?他是我姐夫,我要照顾我姐夫有什么不对的吗?”  藤少延耳边充溢着杜欢的声音,尖锐而刺耳……  在听到杜欢唤厉祁深为“姐夫”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的呛了声——  “照顾你姐夫,有必要把nei-ku都脱了么?”  杜欢:“……”  “如果说有必要,那你的照顾还真是到位!”  说着话,藤少延眼底一片冷嘲热讽的去看杜欢的腿弯。  杜欢在注意到自己的腿弯那里,挂着自己半退着的艳红色lei-si-nei-ku,当即又羞又恼!  “你……”  杜欢忿忿不平的指着藤少延,要知道,她真的恨不得撕了这个阻碍她好事儿的男人!  藤少延没有再去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发动了轿车的引擎。  临走之前,藤少延降下车窗,冷眼扫了一眼乔慕晚的这个“好妹妹!”  “这件事儿,我们没完!”  撂下话,藤少延将轿车开出停车场,徒留杜欢一个人忿忿不平的往远去的车子的方向去砸高跟鞋!  ————————————————————————————————————————————————————  乔慕晚第二遍从洗手间里吐到虚脱的走出来。  “慕晚,你还好吧?”  张婶看乔慕晚妊娠反应又严重起来,担心的不行。  “我……没事儿!”  乔慕晚摆了摆手,对于张婶给自己熬的热牛奶,完全没有胃口的让她拿走!  “我刚才又给大少爷打了电话,电话还是没有人接!”  其实电话是被人在电话那边挂断的,张婶怕乔慕晚会多心,会惹起她和自家大少爷的矛盾,就说了电话没人接。  “没关系!”  乔慕晚本不想让张婶打电话给厉祁深,可能是她看自己吐得太严重,怕出事儿,就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他今晚有应酬,可能在忙!”  她完全理解厉祁深,一个要料理那么大公司的男人,哪里能时时刻刻的陪着自己。  而且,她觉得厉祁深对她已经足够的好了,这些细节的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在意!  “那慕晚,你这么不舒服,先去休息吧!”  张婶完全遵守厉祁深留给自己的约法三章,时刻叮嘱乔慕晚要按照约法三章上面的章程做!  “不碍事儿,我等会儿再睡吧!”  乔慕晚是想等厉祁深。  扬起苍白色的小脸,她一面用小手捂着小腹,一面抬眼去看时间。  见距离自己给厉祁深打电话,已经过去了近两个小时,她贝齿轻咬了几下蔷薇色的唇瓣。  她再收回去看时钟的小脸时,对张婶道——  “张婶,已经十一点了,你先去休息吧,我等祁深就好!”  张婶哪里会放心让乔慕晚一个孕妇等厉祁深,就没答应。  “我和你一起等大少爷回来吧,他要是喝醉了,你煮醒酒茶还不方便!”  两个谈话的时候,轿车的灯光,晃进别墅里。  想到可能是厉祁深回来了,乔慕晚从沙发中起身!  “慕晚啊,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张婶蹒跚着步子跟着乔慕晚,一边跟着乔慕晚,她还不忘拿件外套给乔慕晚。  “夜晚了,天气凉,慕晚,你披件衣服啊!”  不等两个人出门,藤少延扶着厉祁深进了屋。  在看到身体不舒服的厉祁深,被藤少延搀扶着,乔慕晚当即错愕的大惊。  “……怎么了?祁深他……他怎么了?”  她无力的蠕动唇瓣,看厉祁深的样子,她两个黑白分明的眼,无措的瞪大。  “没什么事儿,祁深表哥没有什么事儿,表嫂,你别担心!”  乔慕晚挺藤少延说厉祁深没有什么事儿,她一个悬着心,稳定了些。  “我帮你吧!”  乔慕晚伸手要去替藤少延搀扶厉祁深,却被藤少延给拒绝了。  “不用,你怀着宝宝呢,我自己来就行!”  ————————————————————————————————————————————————————  乔慕晚见厉祁深休息了,她一直都是心惊胆战的状态,才得到了释放。  从卧室里出来,藤少延没有走,还在。  “表嫂,表哥没事儿吧?”  “嗯,没什么事儿了,今天麻烦你了!”  乔慕晚抬手勾了勾鬓角垂下的发丝到耳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话。  “没什么的,谈不上麻烦,表哥没有事儿就行!”  藤少延摆了摆手,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腕表,见时间不早了,对乔慕晚笑着道——  “时间也不早了,表嫂你早点休息吧,我就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张婶有我手机号!”  “嗯,好!”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