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6章 :我会这样都是因为你(六千字)

第306章 :我会这样都是因为你(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7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嗯,好!”  说着话,乔慕晚趿着拖鞋,下了楼。  看乔慕晚出来送自己,滕少延也就没有和乔慕晚推来推去的说客气话。  到了门口那里,藤少延刚准备走得时候,突然想要了些事儿,站在玄关处,转身,顿住步子——  “对了,表嫂,打扰你一会儿,有些事儿,我要告诉你一声!”  乔慕晚其实一直都想问藤少延关于厉祁深会突然不舒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见已经太晚了,她就没有问。  这会儿藤少延主动和自己说要有话和自己说,她能猜想的到,应该是和厉祁深这次平白无故不舒服的事情有关。  “嗯,你说吧!”  藤少延知道乔慕晚现在怀着孕,自然是不会把在停车场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听说你有个妹妹是吗?”  “是,我是有个妹妹,怎么了?”  没想到藤少延会突然问及关于乔茉含、而不是厉祁深的事情,乔慕晚有些不解的轻皱了下细眉。  “没怎么,就是……我想告诉你一声,提防点儿你的那个妹妹,她可能会做出来一些伤害你、对不起你的事情!”  藤少延突然这么说话,让原本刻意不去皱眉的乔慕晚,无可自控的拧紧黛眉。  “是不是……和祁深有关?”  她问着,口吻小心翼翼的同时,纤长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了几下。  自从经历了年南辰的事情以后,她觉得自己的那个妹妹有了很大的改变。  虽然她自认为自己的妹妹对她的态度发生的变化,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真的很担心乔茉含的改变,只是她个人的观点,而非实际情况!  再加上藤少延刚刚有些难以启齿的说了这样的话给自己,她真的生怕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己会被自己妹妹表面做出来的假象给蒙蔽了!  咬了咬隐隐有些泛白的唇瓣,乔慕晚情愿相信是藤少延误会了些什么,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给自己听,或者是自己怀着宝宝,个人心里敏-感的原因,才会想到一些异想天开的可能假设!  藤少延本来只是想给乔慕晚提个醒,不想,她竟然如此冰雪聪明的联想到了厉祁深表哥。  他再看她难为情的样子,想来,她也是知道她妹妹暗中有有意勾-引厉祁深的行为!  想到乔慕晚知情,藤少延就没有再考虑关于乔慕晚有身孕的事情而卖关子,清了清嗓子,道——  “其实,表哥今天会突然不舒服,应该是你的那个妹妹给他下了药!然后……她想和表哥发生那种关系!”  乔慕晚:“……”  自己的妹妹给厉祁深下药?然后想和他发生xing关系?  听藤少延把厉祁深会不舒服的原因告诉自己,乔慕晚诧异极了!  自己的妹妹喜欢的男人,恨的男人,从始至终都是年南辰,怎么可能会牵扯到厉祁深?  而且还要用下药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达到两个人上chuang的目的?  把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想了一圈,乔慕晚实在是找不到任何一个自己妹妹给厉祁深下药,再想和他发生xing关系的理由!  见乔慕晚拧紧着好看的眉头儿,藤少延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她!  或许,让她知道真相,会让她产生防备的心理,不至于以后会再次出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后来,我去停车场取车的时候,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很痛苦,应该是祁深表哥掐了你妹妹的脖子,本来我以为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所以就过去看了看,不曾想,竟然是祁深表哥被下了药,而你妹妹……正在不知廉耻的脱他的衣裤!”  待藤少延把事情的全部过程都给乔慕晚说了一遍以后,她才反应过来,在停车场那里发生给厉祁深下药那件事儿的人,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乔茉含,而是自己那个一直贼心不死的表妹杜欢!  一时间有些头疼的无奈,杜欢是什么心思,乔慕晚再清楚不过了!  而她会用下药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她也能想得清楚。  自己当初就是被她下了药才会发生新婚当晚失了身的事情,她会用同样的办法儿对付厉祁深,她一丁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无力的从菱唇间叹出一口气,乔慕晚道——  “不是我妹妹,应该是我姨妈家的表妹!”  说着,乔慕晚向藤少延问了一下关于杜欢体型、外貌、穿着的问题!  听了藤少延的回答,乔慕晚更加的肯定,做出来这样恬不知耻事情的人,就是自己的那个表妹杜欢!  “原来是你的表妹,不是你的妹妹!”  藤少延觉得乔慕晚是那种温婉安静的女子,他的妹妹再差,也不至于做出来那样对不起她的事情。  想来,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在停车场的那个自称是她妹妹的女人,不是她的亲生妹妹,而是表妹!  “嗯,她……和我关系有些敏-感!”  实在是难以启齿自己和杜欢之间的关系和事情,乔慕晚尽可能避而不谈。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杜欢再怎样针对她,觊觎厉祁深,她也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藤少延。  “不管你们表姐妹的关系如何,表嫂子,我建议你多多提防她!”  连给男人下药这样的事情都搞得出来,藤少延相信,为了达到一些肮脏的目的,她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出来的!  这样的女人,他只希望乔慕晚可以避而远之!  “我知道,谢谢你!”  对于杜欢,乔慕晚真的已经近乎是麻木的状态了,除了还在顾念自己母亲和自己姨妈之间的姐妹之情,她和杜欢,真的可以说是关系连陌生人都不如!  “对了表嫂子,还有一个人,邵昕然,她,你也得多多防着,她和你那个表妹差不多,都喜欢背地里玩阴的!”  藤少延提及到了邵昕然,让乔慕晚抿了抿唇。  相比较于杜欢,她觉得邵昕然对自己憎恶到近乎是憎恨的心理,更加的强烈!  “其实……上次发生在酒店小雪大闹那件事儿,小雪固然有错,但是她也是受人唆-使的!”  上次发生在酒店的事情,藤少延一直都觉得藤家方面,欠乔慕晚一句对不起。  他深知依照自己妹妹那种跋扈的个性,根本就不可能会低头儿乔慕晚认错,但是错了就是错了,不光光藤雪错了,连藤家对她疏于管教,也存在一定的错误!  “表嫂,对于上次的事情,我们藤家欠你一句对不起,我代我那个不懂事儿的妹妹,和你道歉了!”  看藤少延对自己面露愧疚,乔慕晚无所适从。  “没关系,都过去了!”  虽然乔慕晚对藤家父母是怎样的人不是很了解,但就藤少延而言,他不是像年南辰那样纨绔不羁的大少爷,而且相比较厉祁深而言,藤少延身上有很多厉祁深都没有的优点!  乔慕晚虽然涉世不深,但看人还是不会有错的,这个藤少延和藤雪那些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不同,就从他做的这些事情来看,他的人品不存在任何被人质疑的地方。  乔慕晚没有在意,但藤少延不这样想,在怎样说,藤雪那样大闹,连他这个做哥哥的都看不过去,何况是乔慕晚这样的当事人!  “是邵昕然唆-使小雪去闹事儿的!”  说到自己那个钻牛角尖的妹妹,藤少延也是头疼的不行,凡事儿要是顺了她的意思还好,要是没有顺了她的意思,她真的会闹起来没完没了!  “我不知道小雪是怎么和邵昕然认识的,但是小雪喜欢祁深表哥这件事儿,我们全家一直都是投反对票的,所以她会知道你们那天是两家的会亲宴,都是邵昕然告诉我妹妹的!”  其实藤少延就算是不解释,乔慕晚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  说白了,她之前就有和厉祁深说,藤雪不过是被邵昕然当了枪使用!  当初厉祁深会下狠手的去掐藤雪的脖颈,她都看出来厉祁深是在作秀给邵昕然看!  “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没有怪过你妹妹,毕竟……你妹妹是真心喜欢祁深的!”  说到底,乔慕晚知道任何一个针对自己的女人,对厉祁深都是真心实意的!  那样优秀又好比天上星星的男人,怎么可能不叫女人喜欢呢?  乔慕晚的理解,让藤少延有些不知道该怎样接话。  自己的妹妹喜欢厉祁深是没有错,但是两家的关系存在,她这样任性妄为的喜欢厉祁深,明显是没有结果的!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变得压抑起来。  过了大约十几秒,乔慕晚莞尔,道——  “还是要谢谢你送祁深回来,我会提防我表妹和邵昕然的!”  “嗯!”  藤少延点了点头儿,然后转身。  “那我先回去了!”  “嗯,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  “少特-么-的管大爷的好事儿!”  两个跃跃欲试的流-氓已经做好了今晚要上邵昕然的打算,哪里会因为年南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而善罢甘休!  年南辰不知道被胁迫的女人是邵昕然,但是看了一眼披头散发、整个人身体都在颤抖的女人尽是无措,他抿了抿唇,没有打算离开!  “嗟,这个事儿,本少爷管定了!”  年南辰笑着,嘴角的弧度因为想到算计厉祁深能得逞,这会儿依旧张狂的很。  “趁我不想打电话报警,你们两个人识趣离开,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听年南辰张狂的口吻,两个在刀刃上行走的男人哪里会怕了他!  “呵,还真是狂啊,老二,揍他!”  说着,两个男人提着拳头便走上前,逼近年南辰。  出身于豪门家的子弟,没有保镖在身,多多少少都会几个招式。  早年的年南辰就是打架的一把好手,这样对他小时候来说和家常便饭一样的打架,自然不在话下!  随意出击了几个干净利落的勾拳,两个男人就被年南辰打偏了脸。  随着年南辰的一脚落地,被唤作大哥的那个男人,杀猪一般嚎啕大叫一声。  “滚!”  年南辰擦拭了下挨了揍的嘴角,嫌恶的冷斥一声。  被打得龇牙咧嘴的两个男人,自知吃了亏,再这样下去,自然会招惹来警察,就狼狈的起身,悻悻的离开巷子。  没有了两个yin-hui之徒在,年南辰平复下呼吸,迈开步,走到披头散发的女人那里。  看耸动肩头,倚在墙壁上抱紧自己坐在地上的女人,年南辰皱了下眉,蹲下身——  “好了,他们两个人已经跑了,你别哭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年南辰说着话,伸出手指就想去拨眼前衣服被撕的破破烂烂女人的头发儿。  不等他的手指触及到女人粘附在脸上的发丝,他倏地一把被人给抱住!  邵昕然此刻就像是受了伤的孩子,无助又无措的抱紧年南辰!  险些被侵犯了的她,浑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只是凭借着感觉,就好像是飘摇的浮萍,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东西,一点儿也不想放开的抓紧,抱住……  “不要走,我怕,我怕,我真的很怕!”  同样黑暗的夜晚,同样黑暗的事情,邵昕然在八年前已经经历过了,她不想,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  那时儿的她,没有任何的肩膀可以让她依靠,但是现在不同,她抓到了一个可以给她足够强大的肩膀,让她依靠。  嘶哑的声音,透着泪腔,年南辰觉得隐约间有些熟悉。  等到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身上穿着的礼服,是和邵昕然穿的那个一模一样,他皱紧眉,猛地一把把她推开!  “是你?”  他拔高声音,质疑的问到。  邵昕然穿的那件礼服,他亲手撞翻了白兰地的酒杯,把酒水洒到了她的胸口上,他再清楚不过眼前的女人是谁!  没想到,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今天心情不错,阴差阳错救下来的女人居然是邵昕然!  闻声,邵昕然狼狈的抬起头,将自己满是泪痕的梨花带雨的小脸,迎上厉祁深对自己的正视。  在看到救下自己的男人居然是年南辰,邵昕然原本的惊慌失措都取而代之不见。  “怎么是你?”  她拔高声音,质疑的问道。  虽然不可否认她还在颤栗刚刚那两个男人对自己的侵犯,但是此刻她看到年南辰,恨不得自己就像是小刺猬一样,把自己浑身上下的刺都竖起来来针对年南辰。  听到邵昕然发声,大言不惭的质疑自己,年南辰笑,带着气恼,咆哮一声——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是我?我才想说,怎么他妈-的会是你?”  如果年南辰一早知道这个险些被侵犯的女人是邵昕然,打死他,他都不会帮忙救她的,指不定,他还可能冷眼旁观,用手机拍摄下来这样的活-chun-宫!  “我年南辰真是他-妈-的眼瞎,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嫌恶不已的说完话,他一秒钟都不想面对邵昕然的抬脚往巷口那里走!  看年南辰离开,身影在自己的视线中渐行渐远,邵昕然慌了。  那种如同八年前自己置身在地狱里的感觉,又一次侵袭而来,而且随着感官被无限放大,过往的一幕幕,无比惊骇的在她的脑海,记忆倒带的重复播放着!  “啊!”  撕心裂肺的过往在她的脑海中,不断的折磨她的理智,让她最后承受不住的嘶吼一声。  邵昕然双手抓着头发,那些她最不愿意想起来的记忆,一股脑的侵袭而来,把她折磨的好像浑身上下有千百种虫蚁在撕咬她的每一处肌肤,疼得她难以承受……  邵昕然彻心彻肺的一声大叫,让毫不留情离开的年南辰,下意识的顿住脚步。  耳边,从不远处传来的痛苦的女声,还在充溢在自己的耳边,这个时候,年南辰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应该留有情面的留下,应该是心狠绝情的抬脚离开!  要知道,这个女人,在八年前背叛了自己,还被自己亲眼撞到了她和其他的男人乱-搞在一起!  年南辰给自己催眠一样的说着话,可他再怎样不断的给自己灌输要离开的话语,他耳边充溢着邵昕然不绝如缕的嚎啕声,让他的双腿就好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的无法移开步子。  在邵昕然又一次无法承受曾经那些过往而大叫一声的时候,年南辰再也无法忍受的转过身。  “够了,邵昕然,给我收起来你装可怜的那一套!”  赤红着双眼,年南辰双眼突兀瞪着的看向不远处的邵昕然。  “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根本就应该被那两个liu-mang上,我他-妈-的瞎了眼的救了你,你就别再给我扮可怜,收起来你那令我作呕的一套!”  年南辰气得不轻,他既气邵昕然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事到如今还缠着自己不放,又气自己就是这样的不争气,明明都说好了不管这个女人,可自己的双脚却不听使唤!  “如果你不想走,想让男人gan你,你就他-妈-的继续留下好了,你是生是死,和我年南辰都没有关系!”  年南辰让自己绝情的说完话以后,便不再理会自顾自怜的邵昕然,迈步腿,大步流星的往巷口那里走!  邵昕然本就受了刺激,她这会儿被年南辰的话,双重刺激着,整个人的脑袋,就好像是要炸裂开了一样的难受!  “年南辰,我会这样,你就不想知道是因为什么吗?我当年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是因为你,我邵昕然是因为你年南辰,才会被人qiang-bao,被人凌侮,让我的人生充满了黑暗和痛苦,你知不知道?”  受不了自己都如此痛苦了,年南辰还一副落井下石的样子,邵昕然不可自控的冲着年南辰嘶喊出声。  一直以来,她都不想去提及当年的事情,不光光那段记忆是不堪忍辱负重的,更是因为,她深知,自己就算是说了,也不见得会得到年南辰的理解。  在他的眼里,她已经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纵然自己再说些什么,解释些什么,他都不会听。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