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7章 :你再陪我睡会儿(六千字)

第307章 :你再陪我睡会儿(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一直以来,邵昕然都不想去提及当年的事情,每次想起,她忍受着的都是身心上最残酷的煎熬。  有谁能想象,二十岁的她,要承受那群流-氓残暴的对待是有多么的痛苦!  泪水簌簌的落下,邵昕然哽咽着声音。  她不想去提及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儿,不光光那段记忆是不堪忍辱负重的,更是因为,她深知,自己就算是说了,也不见得会得到年南辰的理解。  在他的眼里,自己已经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纵然自己再说些什么,解释些什么,他都不会听,更不会理解。  邵昕然近乎癫狂的口吻,让年南辰拔开的步子,蓦地顿住!  他有些惊讶,双眸不禁瞪大了一圈。  邵昕然因为自己被人qiang-bao?  眉峰下意识的拧住,他回头再去看邵昕然的时候,滔天的怒意,席卷了他的感官世界。  “够了!”  他咆哮一声,跟着伸出手指,眯着眼,恨不得目光如同刀子一样犀利的射向邵昕然。  “明明是你自己不安分,是你自己下-jian,和其他男人乱-搞在一起,和我年南辰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是没有见过邵昕然和其他男人发生xing行为的场面,她明明很享受,明明乐-在-其-中,怎么可能会是不情愿的被qiang-bao,还和自己牵扯出来关系!  “呵……”  听年南辰推卸责任,完全不负责任的话,邵昕然冷笑一声。  “看来我当年选择出国,选择在国外自己一个人舔舐伤口完全是正确的!”  心灰意冷再度如八年前一样的席卷她的每一处神经。  八年前,她发生那样事情的时候,她知道他有看到自己被人凌侮,可是……他根本就没有管自己,而是选择了在一旁冷眼看着,而不是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中!  有谁知道那一刻万念俱灰的感觉?  所以,她不再想和他继续当年的事情,也不再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依靠,而是选择了离开,离开盐城这个伤心地,去意大利那里安抚自己的伤痕,重新开始她的生活!  年南辰想要继续开口反驳邵昕然说的话,在看到她眼底的决然和痛苦时,他皱紧了眉头儿。  邵昕然踉踉跄跄的从地上起身,顾不上去理自己残破的礼服根本就不能蔽体,她用手,死死的抓紧胸口出的布料,步子虚软无力的往巷口那里走。  没有了高跟鞋穿在脚上,邵昕然艰涩的移动步子,就好像走在刀刃上一样,她每走一步,脚下纤柔的肌肤,就被摩挲一下的疼着。  “把话说明白再走!”  年南辰伸手,在邵昕然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瞬间,一把捏住她的小臂。  “说明白?还有什么可说的,反正我邵昕然在你年南辰的眼里,是一个人尽可夫的jian-人,不是吗?”  邵昕然隐忍着手臂被年南辰抓得生疼的感觉,一个用力,扯开了自己被抓出来一圈红痕的手臂。  两个人侧过头相互对视着,一个怒火中烧,一个绝望凄然,似两个极端,在无声的对峙!  足足过去了十几秒,邵昕然不再去看年南辰,收回怨怼的目光,继续一步一隘的往巷口那里走。  “不许走!”  邵昕然要离开,年南辰却不依,又一次掐住了她的小臂。  “邵昕然,要说就把话说明白了,我年南辰哪里他-妈-的对不起你了?”  年南辰眼中的猩红依旧没有散去,他绕过邵昕然,站在了她的面前,气势凌人的逼问,  “说明白?呵……能说得明白吗?”  邵昕然的双眼泛着潮红,更加怨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年南辰,要我把话说明白是吗?那我今天就说明白给你听好了,我邵昕然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在年少无知的时候碰到了你,然后因为你的懦弱,让我一辈子都深陷在水深火热之中!”  当年,年南辰出了名的狂傲,得罪了一众的人,为此,那群不务正业的小流-mang,小混混,盯上了邵昕然,这个年南辰名义上的女朋友!  “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是碰到我,我年南辰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才是和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纠缠不清过!”  年南辰气得不轻的反驳道。  要知道,他年南辰一直以来都如鱼得水,从来没有碰到过什么挫折、什么不顺!  只有在他二十四岁那年,在他的生日的前一天,他的人生,发生了惊天的大逆转!  他交往了七年的女朋友,在他准备和他求婚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她和其他的男人上-chuang,而且还不止一个男人在她的身体上肮脏的蠕动!  天知道那一刻他有多恨,他又有多么想要拿起枪、拿起刀、拿起任何一个有杀伤力的武器去和那几个身上爬满纹身的男人拼命!  只是,当他听到她在男人的身下,放-ng形骸的shen-yin,他的心在滴血!  自己喜欢的女人,明明第一次都不是自己的,他都可以接受了,可是……让他亲眼目睹她迎合那些男人,他真的承受不住了!  所以,他离开了,不愿意再去听那样会让自己发疯发狂的声音,离开了!  那一-夜,他没有找任何人,就那样一个人提着啤酒,去江边喝了整整一-夜,然后在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咆哮声中,将手里准备和邵昕然求婚的戒指,丢进了江里!  等到他第二天意识清醒了,本能性反应的要去找邵昕然,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问的一清二楚!  如果说一切都是她不情愿的,是被胁迫的,因为喜欢她,他愿意毫无保留的不计前嫌的和她好!  可是,他等到了什么结果!  等到了她的不辞而别,甚至是他追到了机场,都没能听到她说一句解释的话给自己!  “啪!”  年南辰的话,让邵昕然无法忍受的甩手,用尽全身上下微薄的力气,甩了他一个耳光。  “年南辰,你能说出来这样的话,你就不叫男人!”  邵昕然气得浑身发抖。  她真的不愿意将这样不堪的过往回想起来,但年南辰对她的一再污辱,真的让她承受不起了!  要知道,她比任何人活得都痛苦,却还要穿着虚伪的皮囊,顽强的生活!  “呵……反正八年前,我就已经认清楚了你的本质。能让自己的女朋友被人强-bao,自己却无动于衷,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你的良心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邵昕然抬手,点着年南辰的胸口,不断的戳着他的心脏位置!  “当年你得罪了刀疤,他们报复不了你,就找上了我。年南辰,你知不知道,我邵昕然因为你,如同在地狱里一样生活了那么多年!”  说着曾经的一切,邵昕然的泪水,落得更加汹涌起来!  这些年,她一直忍辱负重,不曾去提及这里面的一切,只是不想让自己活得痛苦!  可是,她明明才是受害人,却还要承受年南辰对她轻蔑眼光的对待!  一次两次,她可以退让,可以包容,但一再被他用言语刺激着,她根本就承受不住!  更觉得,她没有必要承受这些本不该是她承受的东西!  年南辰被邵昕然的一耳光,打偏了脸。  等到他听完邵昕然的尖锐控诉,原本就紧绷难看面色的脸,变得更加的铁青起来。  刀疤,年南辰记得这个人!  是他上大学那会儿社会上有名的一个流-氓头目,而且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动用过家里的势力,让那个刀疤坐过牢!  “你拿这种眼神儿看我是什么意思?想明白了什么么?”  邵昕然冷冷的抽动嘴角,不管如何,她都不会选择原谅他当初对自己的抛弃,让自己承受被玻璃碎片划破胸口的痛!  被邵昕然这么一说,年南辰哪里还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管怎样,他都没有想过邵昕然会因为自己,承受了那样残暴不仁的对待!  嗓子莫名的艰涩起来,年南辰想要开口说话,可话就那样含在嘴巴里,根本就说不出来!  邵昕然不想再去看这个连自己保护都保护不了的男人,转身,不着一丝念想的往巷口那里走!  心痛了,可能有药修复,但是心碎了,是没有任何药可用修复的!  邵昕然的心,在八年前就已经被年南辰给伤碎了,她今天已经把自己最想控诉的话都说了出去,心里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释然,相反,她更加的难受,好像那把戳她心窝子的刀子,根本就没有拔出来一样不说,还不断的搅着她的心脏,让本就破碎的心脏,更加的鲜血淋漓!  就在邵昕然走到了巷口那里的时候,整个人被人从后面突然抱住!  她怔忡的绷紧身体站直的时候,年南辰近乎沙哑的嗓音,带着无力,落在了她的耳边——  “……对不起!”  ————————————————————————————————————————————————————  乔慕晚送走了藤少延,趿着拖鞋,回了卧室。  被这么一闹,她也没有了什么睡意。  坐在chuang边,乔慕晚低头去看连睡觉都五官深邃的厉祁深,她不禁叹了一口气。  说到会喜欢上这样的男人,真的可以说是她的幸运,也是她的不幸!  “早就说过你是古代的红颜祸水,你竟然还不愿意相信!”  她轻柔的说着话,然后将盈盈纤凝的玉指落在了厉祁深挺-立的鼻子上。  幸亏今天被藤少延发现的及时,没有发生什么事儿,不然,乔慕晚真的会殴死的!  “下次就应该把你拴在我身边,省得总会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觊觎你!”  自顾自怜的说着话,乔慕晚柔缓的语气里,带着小女人吃醋的埋怨和撒娇……  再度定睛看了眼安静睡容的男人,她一时间有些贪恋他深刻的五官、凌厉的线条轮廓和如画的眉眼,下意识的俯下小脑袋,将她的唇瓣,由他的额头落下……  难得厉祁深睡得这么深,连呼吸都这么的均匀,乔慕晚不由得大胆了起来!  吻,沿着他的额头往下,划过锋朗的眉心,扫过高-ting的鼻梁,最后牢牢的落在了他削薄的唇瓣上。  辗转嘶磨了几下,乔慕晚小孩子一样的从他的呼吸间,汲取属于他清冽、特殊的气息。  好久好久,直到她像是小野猫一样餍足,才重新抬起小脑袋,将自己滑进了羽被里……  —————————————————————————————————————————————————————  厉祁深再醒来的时候,头有些疼,如昨晚一样如出一辙的不舒服!  抬手揉了揉眉心,舒缓开了眉心间的不适,他侧过俊颜,将湛黑视线的目光落在了身边小女人的脸上。  看在自己身边睡得很是安稳的小女人,他下意识的柔和了目光!  他很庆幸,睡在是身边的女人,从始至终都是乔慕晚一个人。  没想打扰身边的小女人,他收回目光准备下chuang。  不等他掀开羽被,一双柔-软的小手,倏地伸了过来抱住了他的手臂。  有两个软软的小手,棉花糖一样软糯无力的抱住自己,厉祁深准备掀开被子的动作一滞。  他回头去看时,看到了一双惺忪的乌眸,正迷离涣散的看着自己。  “醒了?”  他黯哑着磁性声线的声音,大提琴一般低沉的问了一句。  “嗯!”  乔慕晚迷迷瞪瞪的点了点头儿,然后把自己的小身体,像是无尾熊一样,往厉祁深的鹰躯旁,靠了靠。  “几点了?”  “五点多点!”  “那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想到他昨天那么不舒服的回来,只休息了几个小时,就起来了,乔慕晚不禁有些心疼。  厉祁深看了眼抱住自己不放的小女人,那么的没有安全感,他抬手,将慵柔的指尖,落在了她如缕的发丝上……  “你再陪我睡会儿!”  乔慕晚央求到,然后拉着厉祁深倚在chuang边,把自己的小脑袋,往他的怀中,更紧凑的贴去。  看乔慕晚像是小孩子一样对自己存有依赖,厉祁深轻笑了下。  “对了,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还不舒服吗?”  乔慕晚刚把小脑袋贴到厉祁深的胸口上,想到他昨天晚上不舒服的事情,抬起头,追问了一句。  “没有事儿了!”  他轻描淡写的回了乔慕晚一句。  这个小女人一向敏-感,尤其是赶在她怀孕的时候,他自然是会拎清利害关系。  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小女人的眼底有没有消散的担忧,厉祁深抬手,顺着她的发丝,抚弄着。  他知道这个小女人一定是担心坏了!  被干热的掌心,用绵实的力量揉着自己的头发,乔慕晚原本担忧的心理,被渐渐的抚平开来!  她抬眼再去看眼前这个俊美无寿的男人,不可自控的抬高两个小手,将自己的手臂圈在她的脖颈上,主动吻上了眼前的男人。  昨晚,在他休息的时候,她就有吻过他!  不同于现在这样两个人都清醒的一刻,乔慕晚莫名所以的就想亲吻眼前这个男人。  亲吻的辗转嘶磨间,两个软若无骨的小手,也变得行为不安分起来。  当乔慕晚将小手,划过厉祁深的胸口时,顺着被解开的纽扣,她毫不犹豫,直接探了进去!  唇齿间还在反复嘶磨的两个人,这会儿连四肢都开始跟着活动起来,厉祁深哪里能忍受的了。  化被动为主动,他撷取乔慕晚的檀香小口,与她相濡以沫的反复纠缠,shun-xi,甚至,随着他上面的衣物被乔慕晚剥落,他全身最为贲张的某处,就好像是出了牢笼的困兽一般,凛然了起来!  纤柔的下颌倏地被抓住,厉祁深盯着乔慕晚明明是澄澈,却莫名勾人的双眸,声线带着黯哑道——  “想惹火我,嗯?”  乔慕晚不回答厉祁深的质问,呶着唇,瞋了他一眼,将自己的两个小手,就附上了他……  想到厉祁深会莫名其妙的被杜欢盯上,她就心里起疙瘩!  说到底,她也懂男人最容易在女人怀孕的时候做出来一些拈花惹草的事情!  倒不是说厉祁深和那些男人一样喜欢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只是男人都是自尊心的动物。  所以说,杜欢会选在这个时候搞出来事儿,还下药,很显然,她是抓住了自己的劣势,和男性的人性弱点。  厉祁深被乔慕晚握住自己,他的喉结难耐的耸动了一下!  他是男人,生理再正常不过的男人!  而且,他对这个女人向来没有抵抗力,被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撩着,根本就克制不住不断泛滥的意志力。  没有因为感受到厉祁深膨胀的yu-wang而退缩,乔慕晚将自己置于上方,主动掌控一切。  回望眼前男人一双黑得炯烁的眸,乔慕晚俯身,用自己的胸脯去贴合他健而不硕的胸口时,主动把蔷薇色的菱唇,送到了他的薄唇边,与他相濡以沫的chan-绵!  太过狂执的亲吻,让乔慕晚再把小脑袋移送到厉祁深的耳边的时候,气息变得喘了起来……  “喜欢吗?”  她问着,声线诱-惑而旖旎……还带着挑-逗意味的迤逦、绵长……  厉祁深不回应乔慕晚,兀自将手圈住她的玲珑,在掌心里爱抚的殷实!  两个人之间都在热切的感受彼此赋予对方的热情!  在两个人一再的理智塌陷下,乔慕晚微微退开些自己的身体,将自己往下移动了自己到厉祁深的腰部。  她湛清的视线,落在男人的中央部位。  看着凛然的物什,在自己的面前,她喉咙有些发紧。  这个东西,在小的时候,被女孩子认为是最羞耻的东西,就就是这样一个自己认为羞耻的东西,她竟然可以han下去!  抿了抿蔷薇色的小口,她抬起勾人的明眸,看了眼正在一副看好戏的男人,冲他微呶了下红唇。  然后在一双阒黑鹰眸的眸光注视下,缓慢俯身,把自己的檀口,送了上去……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