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08章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张小嘴,越发的不安分了起来?(1万字)

第308章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张小嘴,越发的不安分了起来?(1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893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4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在一双阒黑鹰眸的眸光注视下,乔慕晚缓慢俯身,把自己的檀口,送了上去。  轻盈的吻,缭绕淡淡女儿香,如丝如缕,落了下去。  温润的双唇,带着香软,在顶端处,划开柔柔的涟漪……  细匀的呼吸溢出,喷洒在厉祁深的肌肤与毛发上,让他一时间绷紧鹰躯的同时,捏住了自己的掌心!  感觉到自己眼前男人的反应,乔慕晚知道他喜欢的不行,就伸出香滑的she,从嫣红的唇瓣中探出,带着些许水润,晕染开来……  打着环的绕着一个中心点旋转,以厉祁深为轴,乔慕晚温润的用口腔和香she,刷过他的每一处!  感受逐渐变得ang扬的物什,让自己难以招架,乔慕晚下意识的滑动着喉咙,连带着分泌出的唾液,往肠道里shun-xi了一口。  乔慕晚突然的动作,让厉祁深一个没把持住,蓦地收紧tun部!  该死!  他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在厉祁深倒吸冷气的抓狂感觉中,乔慕晚哽着喉咙,将他勒的更紧,让他ru得更深!  “真是要命!”  厉祁深喉咙耸动的同时,难耐的出声。  他整个人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就好像是一张拉弦的弓箭,随时都会控制不住!  要知道,如果不是碍于这个小女人现在怀孕,就她这样煽风点火,他铁定是要把她狠狠的给办了!  纠缠了好一会儿,乔慕晚有些气不顺,就微微抬起小脑袋,让自己的呼吸,轻盈的溢出菱唇。  没有离厉祁深太远,乔慕晚的一呼一吸间,沁着甜腥的馨香,宛如丝绸一般,丝丝缕缕的缠绕在他的肌肤周围!  厉祁深一直都保持一个姿势没有动,他看乔慕晚扬着绯红的小脸,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阵心有余、力能及,却不能办的懊恼!  “我好累!”  乔慕晚眼神儿带着娇嗔的看向厉祁深,绝美的面颊上,完全是让男人失控的勾-人气息。  “我忍的也好累!”  厉祁深抬手,用雅致骨节的长指,掬起乔慕晚的小下巴,捏在两指间,轻柔的把玩!  丝毫不顾及这个小女人的唇瓣刚刚撩过自己,厉祁深探着头,俯身,就吻了上去。  两个人缠-绵悱恻了好一阵,厉祁深再退开时,哑着嗓音,道——  “小妖精,煽风点火的后果你应该很清楚!乖,都这个份儿上了,它需要你!”  他诱骗的说着话,声线,致命的xing-感!  乔慕晚再清楚不过厉祁深是在提醒自己这是在自食恶果。  平复了一下呼吸,乔慕晚向前探了探身子,让自己ting-li的玲珑,在厉祁深的胸口上,有意无意的摩挲着。  重新抱住厉祁深的头,她的吻,从他微微有青茬儿冒出的下颌处萦绕开来……  沿着男人刚毅的下颌处线条蔓延开,乔慕晚细碎而绵密的吻,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在泛着蜜色的胸膛上面,tian-shi、亲吻了好一阵,她往下……  当吻重新落回时,厉祁深好不容易稍稍放松下来的神经,又一次绷紧了起来!  两个小手,轻柔的圈住柱身,用拇指摩挲的同时,她结合之前的几次经验,认真的滑动自己的she-苔,配合红唇嫣然的一张一合,把他han的殷实、不着一丝嫌隙……  结束的时候,乔慕晚瘫软的匍匐到了厉祁深的胸口上!  看着一滩烂泥一样的小女人,厉祁深将手指穿cha-jin她的发丝间,用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挲她的头皮。  “每次帮你,都这么累!”  乔慕晚没有说谎,气若游丝的从唇瓣间,吐出她最想说的话。  这个男人每次都那么能坚持,自己需要一再卖力好久,才能让他出来!  “你也舒服了,不是么?”  对于乔慕晚的抱怨,厉祁深拿纸巾擦拭她嘴角的同时,轻笑了下。  “我哪有舒服?累死了!”  乔慕晚还在抱怨。  她觉得她的唇瓣和舌苔,现在都su-ma的不行,就好像经过的电流,到现在都没有消弭。  厉祁深见乔慕晚抱怨不休,已经笑纹很浅的笑着。  “反正我舒服了!”  听厉祁深这么说,乔慕晚眼仁带着淡淡埋怨的瞋视了他一眼,完全忘记了,最开始惹祸上身的人是她自己,而不是眼前的男人。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  乔慕晚呜哝一句,从厉祁深的胸口上面下来,将小身体滑进了他身侧的羽被中。  睡裙有些凌乱,她也顾不上去管,拿被子就去遮掩自己潮红的小脸。  厉祁深在一旁看明明是她惹事儿、这会儿却委屈又害羞了的小女人,嘴角上翘的弧度,更加的深邃了起来。  “还有没有再吐了?”  他抬手,拉开乔慕晚头上的被子,让她的小脑袋探出来。  厉祁深动了几下,乔慕晚有些羞赧的不愿意去面对他,生怕他再拿刚才的事情取笑她。  “一直捂着被子,不会呼吸不畅么?”  他问着,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乔慕晚不听,在被子里,动了几下小身子,然后扯着被子,把自己像是小刺猬一样,抱成一小团!  看这么大的一个人,还像小孩子一样给自己别扭,厉祁深又拉了几下被子。  “就算你捂一会儿没有事儿,那你肚子里的小家伙能受得了么?”  果然,每次提及到肚子里的小家伙,乔慕晚就不可能不顾及后果。  没有厉祁深的外在力量牵引,乔慕晚自顾自的就把头上面的羽被给拿开了。  她的小脑袋刚刚探出,厉祁深的俊脸,就蓦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你……”  眼前突然呈现在瞳仁里的俊逸容颜,让乔慕晚心弦一惊,然后微张红唇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多大的人了,都要做妈了,还脸红?”  被厉祁深问着,乔慕晚呶了呶红唇。  “你要是不取笑我,我哪里会脸红?”  她才不会承认是她自己到现在还害羞,一切都是眼前男人的原因,都是他惹自己,自己才会脸红的。  “强词夺理!”  厉祁深哪里肯背黑锅,用手指点着她鼻头儿的同时,薄唇轻动——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张小嘴,越发的不安分了起来?”  这张小嘴,现在不光光能帮自己,还能说话呛自己,厉祁深真的觉得这个小女人的存在,就是来克自己的。  听得出来厉祁深还在影射她刚刚帮他的事情,不由得又羞了起来!  “诶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都说了不让你说,你怎么还说?”  没有再去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小脑,她把自己的头,往厉祁深的怀中,钻了钻。  毛茸茸的小脑袋,撒娇的在自己怀里钻着,厉祁深的心情好得不行!  等到乔慕晚趴在他的怀中不动的时候,厉祁深用手臂,拥着她的肩膀,道——  “好了,天还早,我抱你再睡会儿!”  ————————————————————————————————————————————————————  年南辰头昏脑涨的在酒店安抚好邵昕然,去了客厅那里。  今天他的心情,本来因为厉祁深的事情,异常的高兴,可是……突然窜出来的邵昕然的事情,让他原本的喜悦心情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心底某处,好像有了一个大窟窿一样空缺的难受感!  站在窗边,年南辰将窗子支开了一个缝隙,自顾自的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  从三十七层高的楼层往下看,能尽收盐城一大片的夜景,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心情去看,脑袋里回荡着的都是邵昕然的话。  又是一根香烟燃烧到了尽头儿,年南辰颤抖着手指,从烟盒又取出来一根香烟点燃。  有一搭、没一搭的吸着烟,吞云吐雾间,他的心绪并没有因为尼古丁的麻痹作用,让自己放松下来。  相反,想到八年前的种种过往,他的心口就好像是塞了一团棉絮一样的难受!  夜色,渐渐的更深了,待年南辰将整整一盒香烟都抽完了,他才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  电话被接通,他嗓音变得异常紧绷的说到——  “帮我查一下八年前的事情!”  ————————————————————————————————————————————————————  年南辰没有在酒店留宿,交好了套房的开支,在午夜时分,离开了。  酒吧,炫彩的光线,光怪陆离,灯红酒绿间,勾勒出来年南辰一众人的身影。  “什么?你没搞错吧?”  李南听完年南辰的说辞,整个人都呆住了。  邵昕然和年南辰的事情,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虽然不太知道具体情况,不过他很肯定,当年是邵昕然做了对不起年南辰的事情,甚至连一个解释都没有给他就出了国。  只是没有想到,时过八年,这件事儿再一次被提及的时候,真相竟然会那般的不堪!  “呵……我也希望是我搞错了,可是……调查的人告诉我,真相就是如此!”  年南辰苦笑着,然后抡起酒瓶,对着自己,猛地灌下去一口酒。  天知道,一个男人的尊严有多重要吗?  等同于他的命!  这一刻,年南辰真的好恨自己当年竟然亲眼看到邵昕然被人那样施暴虐待,都没有像一个男人一样站出来的去救她、保护她。  相反,自己还误认为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所以没有脸给自己一个解释!  心里乱得像是一团乱麻,激得年南辰这一刻只想醉生梦死,这样就可以因为酒精的麻痹作用,暂时忘却自己当年的怯弱,忘却自己当年的无能……  看年南辰猛灌酒给自己,李南也是跟他一样烦的不行。  两个人是打小就在一起玩耍的发小,这么多年来都一直亲兄弟一样的要好。  年南辰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感同身受着。  看年南辰这样一大口、一大口的给自己灌酒也不是一回事儿,他伸出手,一把想要从他的手里夺出来酒瓶子。  “哥,你这样一个劲儿的给自己灌酒也不是一回事儿啊,你应该想想要怎么做才是啊!”  “怎么做,我他-妈-的要是知道该怎样做,我还用得着在这里醉生梦死吗?”  年南辰这一刻痛苦极了。  活了整整三十二年,他自认为自己的前半生都是如鱼得水,不曾被什么事情羁绊过。  但是当他自认为自己可以云淡风轻的事情被重新翻开的时候,真相是那样的chi-luo而残忍!  气自己的懦弱,年南辰猛地一把用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儿。  心里压抑的难受,因为自己的自尊心心理作祟,他眼眶都泛红了起来!  “我年南辰都他-妈-的不叫男人!我就是一个废物,是一个懦夫!”  越想,年南辰越气自己的不争气,用手“砰砰砰”的砸着吧台,丝毫不顾及这里是公众场合,就那样颓废不堪的自我摧残!  看年南辰这样没有形象的大闹也不是一回事儿,李南赶忙伸手拦住他。  “好了,哥,我们喝酒,我们来喝酒,不要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我们喝酒,来,喝了酒以后,一切都会好的!”  李南深知,现在的情况,只有用灌酒的办法给年南辰灌醉他才不会作死,不然就这样下去,他指不定会惹出来什么事儿。  正所谓,“一醉方休”、“一醉解千愁”,就这样吧,或许,今天喝得酩酊大醉了以后,他就不再是今天这样颓废的年南辰了!  ————————————————————————————————————————————————————  年南辰离开了酒店以后,一直都是潜眠状态的邵昕然,掀开薄被,起身。  抿了抿唇,有一丝精芒的光,在她的眼底,流溢而出。  拿过手机,她拨下了一个号码。  电话被接通以后,她冷肃了自己的脸,对那边,道——  “我们事先说好的钱,我明天一早就给你汇过去!”  再挂断电话以后,邵昕然想到家里的母亲,就没打算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就准备收拾收拾,准备回家。  不等她换下酒店准备的睡衣,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年永明。  自己刚刚碰到年南辰,这会儿又接到年永明打来的电话,邵昕然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起疙瘩的不得劲儿。  一再捏了捏手里的手机,她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被接通,年永明苍老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那里传来。  “昕然,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  没有,我在看书,还没有睡!”  不知道年永明突然打电话给自己是什么事儿,邵昕然微拧着眉,柔声回道。  “还没有睡呢啊?其实叔叔今天打电话给你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你妈妈现在和我在一起,今晚不回去了!”  年永明不确定邵昕然能不能接受邵萍已经得了癌症这件事儿的消息,只得用最保险的方式暂时保密这件事儿。  邵昕然知道自己母亲和年永明之间的关系,这么多年的关系了,她早就已经麻木了。  “嗯,我知道了,麻烦年叔叔好好的照顾照顾我的母亲!”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妈妈的!你也早点休息!”  “好!”  挂断了电话以后,邵昕然将手机,一下子就扔到了chuang尾,然后整个人虚软无力的倒在chuang上。  自知回家和在这里都是自己一个人,索性,她也就没有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倒头儿,就又睡了过去。  ————————————————————————————————————————————————————  年南辰再从醉生梦死中醒了过来以后,心绪明显没有了昨晚那样复杂。  早早的去了公司,他在休息室那里洗漱了一番,顶着宿醉的头脑,飘飘忽忽的去办公。  拿出来年氏的支票,年南辰转动了几下签字笔以后,毫不犹豫的在支票上面签下了龙飞凤舞的一串数字。  “叫杜欢进来一趟!”  一整晚都没有好好休息的杜欢进来年南辰的办公室的时候,黑眼圈十分严重,连带着脸蛋都憔悴又苍白!  “年总,你找我?”  “嗯!”  年南辰温漠的点了一下头儿,然后将刚刚签下的支票,推上前去。  “把这张支票送到这个地址!”  一整晚的浑浑噩噩过后,年南辰今天醒了以后想了很多,既然自己当年已经和邵昕然之间的关系破裂,也就没有再修复的必要。  至于当年的事情,是他的错,是他的自尊心心理作祟,让他没能勇敢的正视现实。  但是事已至此,他能做的,只有用钱,用经济上的补助来安抚一下邵昕然受了伤的心理。  他清楚的知道他现在喜欢的人是谁,不是她邵昕然,所以,他给不了她承诺,给不了她婚姻,给不了她一切,能给她的,只有这些钱!  “你把这张支票送到地址上面那个女人的手里,如果她嫌少,你就给她支票,问她想要多少,就让她自己写多少,告诉她,只要我年南辰能拿得起的钱,我都给她!”  年南辰嘱咐完,从桌案上,拿过支票和地址。  在看到地址上面写得人的名字是邵昕然的时候,她怔忡了一下,眼仁底下,波动了一圈不易察觉的波纹。  邵昕然?  年南辰怎么又和她扯到一起去了?  有了上次的事情,杜欢很清楚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她以为两个人只是过客,会像八年前一样再度擦肩,不想,现在还有关系!  不过看年南辰一掷千金的拿支票给邵昕然,应该是想断了两个人之间来往的关系。  没有过多去深-入的想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杜欢拿起手里的支票,就转身。  “等一下!”  杜欢刚转身,年南辰从她身后,又一次叫住了她。  “年总,你还有什么事儿要吩咐?”  “你去让你那个好朋友蓝蓝,来我这边一趟!”  年南辰突然提及到了蓝蓝,让杜欢心弦下意识的一紧。  想到蓝蓝,杜欢不由得就想到了昨晚,她被厉祁深不屑对待的场面!  虽然不是很清楚年南辰找蓝蓝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做,但是不出意外,他应该是询问蓝蓝关于昨晚有没有和厉祁深上chuang的事情。  捏了捏手指,她尽力让自己保持自然,道——  “好的,年总,我知道了!”  ————————————————————————————————————————————————————  杜欢出了年南辰的办公室,赶忙打了电话给蓝蓝。  昨晚要去勾-引厉祁深的人是自己的好闺蜜蓝蓝,而不是自己。  自己突然杀了出来,自然是要和蓝蓝串好口供,不至于把自己出现的事情给卖了!  给蓝蓝打了电话,在蓝蓝的一再犹犹豫豫间,杜欢用强势的姿态,胁迫她必须按照自己说得去做。  蓝蓝被杜欢拿她的男朋友逼迫着,没有办法儿,蓝蓝一再权衡,决定按照杜欢说得去办。  杜欢窜好了和蓝蓝的口供,她得意忘形的收回手机,笑了。  想到自己能把事情和自己把关系都撇清,她踩着高跟鞋,回到了工作区!  ————————————————————————————————————————————————————  厉祁深到厉氏的时候,没有先处理昨天没有处理好的业务,而是把陆临川叫来了办公室。  将一份文件夹推上前,厉祁深将双手搭成塔状的枕在座椅的扶手两侧,沉声道——  “马上组建一支专门从事医疗仪器设备方面的团队,专门针对年氏,所有和年氏有关的合作项目都截过来,截不过来,直接将这样的项目打压!”  听到自家总裁这样雷厉风行的吩咐,陆临川不敢怠慢。  “是,我马上去处理!”  “等下!”  陆临川刚转身,厉祁深叫住了他。  “股票、证劵交易那边,同样照做!顺便,放话出去,敢和年氏有合作项目来往,别指望以后找上厉氏合作!”  “是!”  ————————————————————————————————————————————————————  年南辰昨晚喝了不少酒的原因,头昏脑涨的,吩咐完杜欢去给邵昕然送支票以后,就去休息室那里休息了。  他再从休息室里出来的时候,是被年氏的高层给叫出来的。  “年总,不好了,我们年氏手上原本敲定的几个合作项目,对方合作商都撤资了,这几个项目都是大项目,如果项目中途中断的话,年氏将会损失惨重!”  “怎么回事儿?”  年南辰尽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在加上他此刻头脑涨得厉害,没有什么心情狂执的质问这些高层人员。  “具体原因不知道,不过听外面的风声,好像是厉氏新成立了一个专门从事医疗器械生产的部门,也就是和年总业务上相抗衡的部门,那些撤资的合作商,好像都找上了厉氏合作!”  厉氏!  一听到厉氏,年南辰再怎样想要保持淡定的心理,都无法淡定下来了。  如果说是任何一个企业针对年氏都好,可是偏偏是厉氏,是自己死对头儿的企业。  “那些撤资的合作商,就不怕负法律责任,对合作项目进行赔款吗?”  声音明显不似刚才那么淡然,年南辰眼底渐渐染上了猩红。  年南辰的坏脾气,年氏公司的高层都再清楚不过了。  被他的声音震慑着,几个高层,当即就哆哆嗦嗦了起来。  “……那些合作商仗着有厉氏做后台,已然不顾及赔偿问题了!”  收获的利益是大,赔偿是小,任何一个企业都懂得趋利避害。  都说无歼不商,每个商人都会想要获得更高的利益效果,其余自然是一概不管!  一听说那些合作商连合同都不放在眼里,年南辰更是气得不行。  很明显,厉祁深这次来势汹汹明显是针对自己的!  该死!  年南辰把手死死的握紧成拳头儿。  是蓝蓝,一定是蓝蓝昨晚的事情激怒了厉祁深,让他今天才回得此迁怒到年氏身上。  年南辰这边还没有消化项目被夺走的事情,又有人急急忙忙的进来。  “年总,不好了,年氏今早股市一开盘,一路走跌,现在已经到了跳空的状态,有大批股民正在低价抛售年氏的股票!年总,你快想想办法吧,如果照这样下去,到晚上收盘的时候,年氏有极大的可能易主啊!”  “什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年南辰听到人告诉自己这样的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年氏现在的股价已经低于净股了,股民们抛售的股票,年氏没有足够的资金去购买,都被其他企业给大量吸纳购买了!”  被其他企业大量吸纳购买了?  听到这样的话,年南辰赶忙去开电脑。  在看到股票市场现在的情况的时候,整个人脑袋像是炸开了一样。  厉氏,又是厉氏!  厉祁深竟然在购买股民们抛出来的股票!  手指蜷缩着,可年南辰越是用力的握紧,越是哆嗦的厉害。  “年总,你快想想办法儿吧!”  年氏这些公司的高层都是靠拿年氏的工资吃饭,如果年氏有了事情,他们自然都会丢了工作。  “想办法儿?你们觉得对方现在这样来势汹汹,我能想到办法儿吗?”  年南辰也是窝火的不行,明明他都是打着于总的名号,借刀杀人,不想,厉祁深还是把事情迁怒到了自己的身上,甚至,为了让自己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竟然搞出来这样针对年氏的事情。  被年南辰吼着,几个在场的高层都战战兢兢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子!  过了好一阵,直到办公室里的气氛压抑到空气都好像凝固住了一样,年南辰才稍稍平复下来怒气,开口道——  “外面还有什么风吹草动?”  既然厉氏是摆明着要针对自己,年南辰就不信厉祁深会这样偷偷摸摸的来。  如果他针对年氏是这样暗中偷偷摸摸的来,他年南辰也不屑和这样的卑鄙小人斗!  被问及,高层里面有一个年纪稍长的人,回答道——  “厉氏的总裁厉总对外放话,有哪个敢和年氏有合作项目来往,别指望以后找上厉氏合作!很明显,厉氏这次是明面上和我们年氏要对着干!”  “厉祁深放了话?”  年南辰瞪大了眼。  本来,他以为厉祁深会暗中搞出来这些事儿,哪成想,他连他的身份都不藏匿,就这样明面上和自己较量!  可恶!  越想越觉得厉祁深打压起来自己,真的就是丧心病狂,年南辰将手里的笔,都捏到了恨不得折断的地步。  一再抿紧唇瓣成一字型,他打了电话给杜欢。  “马上让你的那个朋友蓝蓝来公司!”  ————————————————————————————————————————————————————  “厉总,这是现在年氏情况的最新进展!”  陆临川把年氏股价和项目被厉氏暗度陈仓的事情全部报告完,用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眼神情高深莫测的自家总裁!  说到自家总裁今天突然下令一天之内让年氏倒闭,他真的见识到了自家总裁的厉害!  不光光是合作项目上,就连同股票、证券交易这些,都同样打压无误!  “老二要过生日了是不是?”  厉祁深掸了掸手里香烟的烟灰,漫不经心的问。  “是,二少爷下周三过生日!”  “那就把今天组建的这个医疗设备制造的部门,送给他做生日礼物好了!”  听自家总裁说这样的话,陆临川能察觉到他对年氏的不屑。  随手就可以把收购的这么大的一个企业送给自己的弟弟做生日礼物,可想而知,自家总裁都没有把年氏当回事儿!  陆临川准备离开去办公的时候,厉祁深突然叫住了他。  “我问你,有哪家卖酸梅比较好的店?”  厉祁深今天听张婶说,乔慕晚现在妊娠反应还是严重,时不时的就会吐到虚脱。  但就是这样,乔慕晚现在还是莫名的喜欢吃酸的东西!  “酸梅啊?对面商场好像就有一家很不错的店!”  陆临川回答了以后,厉祁深温漠的点头儿。  “行,我知道了!”  ————————————————————————————————————————————————————  蓝蓝一进门,年南辰就怒不可遏的掐住了她的脖颈。  等到他竭力用他仅存的理智把事情都问清楚了以后,一把就把蓝蓝的身子甩到了地上。  该死的,是杜欢,居然是杜欢!  又是这个破坏自己好事儿的jian女人!  年南辰摔门出了办公室,直接找上了杜欢。  打从昨晚被厉祁深像是丢垃圾一样的对待着,杜欢整个人就一直处于一种恹恹不欢的状态下。  就像现在,她依旧没有从那种患得患失中收回来飞脱的思绪。  “年总!”  见年南辰破门而入,几个和杜欢在一起工作的同事,赶忙战战兢兢的唤着他。  对于他手下员工和自己的打招呼,年南辰充耳不闻,直接迈步,走向背对着自己的杜欢。  手臂倏地被拉起,杜欢还没有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是谁,整个人的身体就被翻过来,让她的后背抵在办公桌上。  “嗯……”  脖颈上倏然一痛,昨晚厉祁深对她的桎梏,已然让她的脖颈上面,绽放出来了一圈猩红,这会儿,她的脖颈再度被掐住,让她直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被夺走了!  等到她有意识的抬眼去看,直接撞进了年南辰怒火中烧的眸子。  “该死的,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jian女人!”  “啪!”  一耳光,怒不可遏的从年南辰的掌心飞出,在杜欢的耳边炸响。  被突如其来的耳光,打得脸腮发麻的同时,耳朵里,充溢着“嗡嗡嗡”的声音。  “唔……”  脸腮的su-ma感还在,脖颈上面的痛,也随之而来。  “该死的,谁准许你去gou-引厉祁深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没脑子的行为,让年氏陷入了要破产的危机中?”  年南辰气得不轻,他明明都已经计划好了用蓝蓝去借刀杀人,可是偏偏,偏偏有了这样一个惯会给他惹麻烦的女人出来给他找事儿!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