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12章 :男人都像你这样不讨喜吗?(六千字)

第312章 :男人都像你这样不讨喜吗?(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61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想到年永明之前就有说过有事情要对自己说,再加上他此刻冷肃凝重的样子,邵昕然不明所以的心里没有底,好像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  抿了抿唇,邵昕然压制住自己心里的胡思乱想,尽可能的往好处去想。  “年叔叔,您说吧,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  邵昕然下意识的捏紧自己的小手,试图用这样的办法儿,让自己心底不至于这样紧张。  年永明抿了一口茶,他再放下手里的茶盏,抬头去看邵昕然的时候,皱着眉,眼中闪过于心不忍。  “你妈妈,叔叔要和你说的事情,是关于你妈妈-的!”  年永明怕邵昕然可能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把真相告诉她,就故意顿了顿。  不想,他这样顿了顿话语的样子,让邵昕然本就忐忑的心脏,好像悬着了一块石头一样的紧绷。  关于她的母亲,是关于她母亲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冷静?  在邵昕然眼底渐渐浮上惊异的时候,年永明嗫嚅着唇,缓慢而艰涩的道——  “你妈妈……她患了乳腺癌,是晚期,医生说,情况不是很乐观!”  年永明的话刚刚说出口,邵昕然“轰”的一下子,直感觉她的脑袋都炸裂开了一样。  乳腺癌?自己的母亲患了乳腺癌?  身型不稳的晃动着,邵昕然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的同时,将手指,猛地一下子扣住桌案的边沿。  “不可能!”  她拔高声音,反驳的大声喊到。  “你骗我的,不可能,我母亲不可能患有乳腺癌,不可能!”  邵昕然不相信,一点儿也不信她的母亲会患了乳腺癌的这件事儿!  知道邵昕然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她母亲患了癌症这样的事情中真相,年永明神情凝重,一再将合十的手握紧,良久,才出声——  “昕然,叔叔知道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是事情的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叔叔没有必要骗你!”  本来,邵昕然还抱有侥幸心理的认为是年永明胡诌,可听到他把真实的情况,不着一丝谎言的告诉自己,邵昕然绷紧的心弦,碎裂了……  她的母亲患了癌症,而且是乳腺癌晚期!  好比一座大山压下,她觉得她的呼吸变得压抑、变得难以喘息起来!  身体发软的跌坐到椅子上,她抬眼再去看年永明的时候,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问——  “……怎么回事儿?我妈妈,为什么突然患了癌症?”  ————————————————————  去了医院,邵昕然整个人还没有消化自己母亲已经患了癌症的事实,浑浑噩噩的找到了自己母亲的主治医师。  大致了解了一下她母亲的情况,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当机立断的告诉医生,一定要全力以赴的救她的母亲。  如果药物治疗可以就用药物治疗,药物治疗得不到医治,就换其他的办法儿,再不济就切除乳-房,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儿,总之,她绝对不允许她的母亲出事儿。  邵昕然和医生交谈完,刚准备出门去病房看看自己的母亲,主治医师办公室的门,被人蓦地从外面推开。  房门被打开,邵萍穿着蓝白色的条纹衬衫,出现在了门口。  由于邵昕然此刻还是背对着门口的关系,邵萍并没有注意到在办公室的人是自己的女儿,她直接迈开腿,直奔主治医师去。  “医生,昨天,昨天扶我的那个女孩的个人资料给我,我要那个女孩的个人资料,麻烦你给我,麻烦你!”  邵萍两手抱住主治医师的手臂,苍白着一张脸,苦苦哀求着。  从昨天她醒了,她就有一直在找能知道乔慕晚个人信息的人,只不过,她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有谁给够给她关于乔慕晚的个人信息,甚至于,有些医护人员以保护来院检查人员的个人*为由,拒绝帮助她。  找不到有谁肯把乔慕晚的个人信息给她,邵萍焦灼又难耐。  如果说她不知道乔慕晚的存在还好,她现在知道了这个乔慕晚、也就是佳雅孩子的存在,她怎么可能还会因为一个个人信息,而与她失之交臂。  没有办法儿,她刚才见到年永明的时候,拜托年永明帮忙和医院方面要乔慕晚的个人信息,只不过年永明说事情棘手,毕竟涉及到个人*,他得找找关系!  虽然年永明嘴上算是答应了邵萍原因帮她找到昨天扶着她的那个女孩儿的个人信息,但是邵萍看得出来,年永明并不想帮助自己,相反,他的推脱,总是让她产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的原因,她觉得年永明压根就不想帮助自己,更不想让这个佳雅的孩子公之于众。  所以不得已,她一再拿定主意,在年永明出病房到外面的时候,她找到了主治医师的办公室,试图从主治医师的手里,得到关于乔慕晚的第一手资料。  主治医师被邵萍抱着自己手臂,他下意识的皱眉,一脸的茫然状态。  见眼前的医生不知所措,用手扶了扶鼻梁上面的眼镜,邵萍不由得变得更加激动起来。  “就是昨天扶我那个女孩,我要她的个人信息,我有事情要找她,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邵萍想到乔慕晚,不免会想到三十年前的事情,想到曾经的林林种种!  情绪变得越发的激动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患了癌症的女人,一心想到的就是要和乔慕晚取得联系。  “女士,我们这边对患者的个人资料采取保护,对你实在是不方便透露!”  医生刚刚不是很明白邵萍的话是什么意思,等到她再说一遍,他消化了消化以后,隐约明白了她是想找一个女孩子的个人信息!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就是想要她的住址,或者她的个人联系电话都可以!”  邵萍强调着,医生不由得一脸无奈状的摇晃着头。  “我这么和你说吧,我认识那个女孩子,她是我朋友的女儿,她叫乔……”  “妈!”  邵萍还在没完没了的和医生强调着要乔慕晚的个人信息,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邵昕然,终究是没有忍受住自己母亲的聒噪,站起身,声音略带不悦的制止她。  被一道自己熟悉的声音呵斥住,邵萍激动的神情怔忡住。  等到她回头去看说话的人是谁的时候,一眼撞到了自己的女儿,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妈,您到底在干什么?您知不知道您现在的身体很虚弱,应该多多休息的!”  对于自己这个患了癌症的母亲,邵昕然真的是又气又心疼。  明明都已经是癌症晚期了,还要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人来这边没了理智的大闹。  自己的这个母亲,和她相依为命多年,虽然邵昕然很生气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有些事儿的百般隐瞒,但不可否认的是,多年的母女情分,融入骨子里的血缘亲情,让她纵然再怎样埋怨她母亲对她的隐瞒,也抵不过她母亲给予她的好。  想到这里,邵昕然的眼圈里,不禁有泪花在隐忍的打旋起来。  邵萍一直都在情绪激动的想着自己的事情,等到她回头,将自己女儿的样子映入自己的眼底,她才愕然发现,自己刚刚没有注意到医生的办公室里,还有另一号人物的存在。  “……昕然?”  邵萍错愕着,但更多的,她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的女儿,把自己刚才的话都听了过去。  “妈,您这是在干什么?您知不知道你现在身体抱恙啊?”  邵昕然哪里有什么心思去管自己的母亲突然跑来这里是干什么,她一心想到的都是自己的母亲到底有没有事情。  自己女儿关系自己的声音徘徊在自己的耳边,邵萍不由得心口顿顿的疼着。  抿了抿唇,她克制住自己刚刚的情绪,淡然出声——  “妈没事儿!”  “您怎么没事儿啊?您昏倒了,您知不知道,您这个年龄昏倒,这不是小事儿!”  邵昕然恼火的吼道,因为邵萍不爱惜她身体的行为,她不想流出眼眶的泪水,就那样簌簌的踱了出来。  因为之前和年永明有约定在先,她不能把自己母亲已经患了癌症的事情告诉她,所以,她只得克制住心里茫然的情绪,尽力不表现出来太过在意的样子。  可是,她纵然心里是这样想的,可她的泪水,她根本就控制不住!  把自己女儿对自己的关心,全部都纳入眼底,邵萍看着自己女儿声泪俱下,心里也不好受。  自己的这个女儿一直和自己独自生活,她没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甚至没有让她得到过真实的父爱,对自己的这个女儿,邵萍心里终究有愧!  “好了,昕然别哭了,妈没有事儿!”  说着话,邵萍走上前,抽出几张纸巾递上去。  纸巾在邵昕然流着泪的眼睑处擦过,她的泪水沾染到纸巾上面,被润湿……  “别哭了,妈没事儿,昕然,看你哭,妈这心里也不好受!”  “您既然不想让我哭,您为什么不配合医生的治疗?您这不是纯心让我担心吗?”  邵昕然怨邵萍归怨邵萍,但是不消一会儿,她就控制不住心里和自己母亲的母女之情,一把就抱住了她。  看自己的女儿长多大,在自己的眼里也终究是一个孩子,邵萍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拍邵昕然的后脊背。  “好了,别哭了,妈没事儿的,妈不应该让你担心,妈会配合医生的治疗,好不好?”  邵萍说了这样的软话,邵昕然也不好再继续哭下去。  吸了吸鼻子,她闷着声音,答应了下来。  “嗯!”  ————————————————————————————————————————————————————  乔慕晚没有回去水榭那边,一整个下午,都在厉氏这边,和厉祁深在一起。  到了下班时间,乔慕晚和厉祁深说她好久吃鲜蘑了,然后再加上张婶今早有说家里没有鲜肉和青菜类食材,她拉着厉祁深,让他陪她去逛超市。  厉祁深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拿起办公桌上面的车钥匙,牵着她的手,兀自出了办公室的门。  “就想吃鲜蘑?还有没有其他想吃的?”  难得这个妊娠反应严重的小女人会想吃鲜蘑,厉祁深顺嘴就问了问她,还有没有其他想吃的食物。  “西兰花吧!再买些西兰花回去吧!”  乔慕晚倒不是很想吃这些素菜,不过自己她现在怀着宝宝,张婶没有都是变了法儿的给她进补,让她多多少少想念素食。  “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她侧过小脸,问着正在开车的男人。  她在厉氏工作的时候,都是和其他员工一样在工作,虽然经常和厉祁深接触,但是她还真就是第一次看到他严肃、睿智、一丝不苟,近乎是一台冷冰冰的机器一样在工作。  一整个下午,乔慕晚在厉祁深的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的看书打发时间,时不时的抬眼偷睨着办公的男人,看他处理完一份文件,就又去处理另一份,对他的严谨和辛劳,她不禁心疼起来。  “不用管我,你想吃什么,买什么就行!”  和厉祁深在一起很久了,乔慕晚发现这个向来自以为是的男人,真就没有什么挑食的习惯。  “今天我下厨,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  乔慕晚有意献殷勤的犒劳厉祁深,毕竟他这样不辞辛苦的工作,她是打从心底里疼惜他。  不想,乔慕晚的讨好,眼前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根本就不屑于买单!  “怀着孩子还想下厨,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吧!”  厉祁深不屑于这个小女人的讨好,湛黑的鹰眸,冷睨了她一眼。  被厉祁深的话不待见,乔慕晚脸颊有些发烫。  她狗腿的行为,让这个男人不屑一顾,就好像是她热脸贴了人家的冷pi-gu!  “好好养你的胎,没有用的破事儿,少掺合!”  倒不是厉祁深觉得乔慕晚怎样,只是这个小女人太过min-gan了。  平时让她安安心心的养胎还好,一旦有什么事儿发生,不管和她有没有关系,只要让她知道了消息,她就会变得神经兮兮起来。  就好比他针对年氏的事情,本来没有什么,但是被这个小女人知道,她就担心自己,然后变得紧张不安起来。  所以,厉祁深不想她担心,最终还是选择放弃最开始的坚持,因为这个小女人,决定让年氏喘口气。  厉祁深的口吻,一如既往的生硬,听上去,带着几分苛责的意味。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乔慕晚能感觉出来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保护。  她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太累,不想让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更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受到外界事情的影响。  或许,霸道的男人,就是这样保护女人的方式,明明嘴巴硬的要死,但还是那种很直白的强势保护姿态。  脸颊有些发烫,但是就是这样,乔慕晚也对这种感觉,喜欢的不行。  乔慕晚伸手去握厉祁深的骨节,“我只是想给你做饭,怀宝宝也不耽误什么,你别对我太好,我都怕你把我chong坏了!”  听乔慕晚柔声细语的话,厉祁深挑眉。  “我chong你?”  很显然,嘴巴和石头一样硬的厉祁深,根本就不想承认他刚刚的话,有另一层含义。  乔慕晚看着嘴硬的男人不肯承受,她用小手,捏了捏他的骨节。  “男人都像你这样嘴硬、不讨喜吗?”  “不讨喜,你还喜欢我?”  乔慕晚的话刚说出口,厉祁深立刻就毫不犹豫的反驳了她。  一向在语言攻击方面占据不到上风的乔慕晚,厉祁深的一句话,就顺便把她堵得哑口无言。  有时候,和这样的男人,你真就会气得不行。  虽然这样的男人,把自己护着,让自己永远不会受到外面的任何威胁和迫害,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男人的嘴巴,有时候,真就是可恶的让她生气。  有些气明明自己是好心,最后还被厉祁深挖苦,乔慕晚别别扭扭地把两个小手收了回来。  一面把自己的小手收回到自己的体侧,她还不忘呜哝的暗咒一句“自大狂!”  “你说什么?”  厉祁深耳尖的听到了乔慕晚小声的碎叨,侧过刚毅线条的俊脸,声音着实低沉的问着。  “没说什么!”  乔慕晚矢口否认着。  她自知,自己和这个男人说话,不管是什么原因,什么缘由,都是这个男人呛自己,自己此刻要是顺着他质问的话说下去,指不定他又会怎样呛自己。  想着,乔慕晚索性也就不再说下去,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  “不安分的女人!”  见乔慕晚给他故弄玄虚,厉祁深堪堪的扯动嘴角,不屑的从齿缝间挤出字。  不安分的女人,六个字落在乔慕晚的耳朵里,让她顿时一阵无语。  这个男人真就不是一般的自大!  轿车还在往超市的方向驶去,乔慕晚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是康靖辉打来的电话。  打从上次康靖辉从医院里追自己追到医院门口那里,还和自己说了那样让自己的话,乔慕晚对于他,实在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  很多时候,她知道对于除了厉祁深以外的男人,她应该用冷漠的态度去相处、来往,只是每次她想硬下心肠的时候,骨子里的本性,让她终究于心不忍!  她想过要像对年南辰一样对待康靖辉,但是想了想,她觉得康靖辉还不是年南辰那种人。  毕竟他家里出了事儿,会想到找自己寻求帮助,还是拿自己当朋友的。  既然康靖辉拿她乔慕晚当朋友,她自然是不应该用对付年南辰那一套态度对他。  盯着电话屏幕上面的电话号码,乔慕晚有些头疼。  “怎么不接?”  见乔慕晚只是盯着电话号码,没有任何动作,一旁开车的厉祁深,扯开薄唇,问着。  乔慕晚皱着细眉,两瓣好看唇形的唇,抿紧着。  她抬眼再去看矿泉水的时候,道——  “是康靖辉打开了!”  乔慕晚一说是康靖辉打来的电话,厉祁深瞬间就明白了一些事情。  康靖辉喜欢乔慕晚这件事儿,他不是不知道,依照男人敏锐的洞察力,他从那天在医院看到他对乔慕晚的纠缠,他就看出来了他对自己这个未婚妻的喜欢。  “他打来的又怎样?你不想接?”  厉祁深的质问,让乔慕晚有些摸不清头脑,毕竟,依照她觉得,她认为厉祁深一定看的出来康靖辉对自己的喜欢。  这个男人这么狂狷又自大,占有欲还那么强,他怎么可能会允许他以外的男人喜欢自己呢?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