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13章 :我的相好的,只有它(六千字)

第313章 :我的相好的,只有它(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6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一再思量,乔慕晚点了点头儿,“嗯!”  她没有虚晃、也没有有意隐瞒厉祁深些什么的意思,她确确实实不想接康靖辉打来的电话。  且不说两个人曾经怎么样,现在康靖辉之于她,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人物。  再者,如果他找自己只是寻求帮助还好,可是偏偏,他以寻求帮助找自己为借口而对她死缠烂打,让她莫名觉得烦!  “找你可能有事儿!”  厉祁深有查过这个康靖辉,虽然他知道他找乔慕晚可能别有用心,但是他母亲患病这件事属实,康靖辉没有欺骗乔慕晚。  乔慕晚对厉祁深云淡风轻的样子有些不放心,之前遇到过曾经对她有好感的异性,这个男人可是差点没把醋坛子打翻,而他今天这副不以为意的态度,让乔慕晚有些看不清他到底是怎样一个看待康靖辉打电话给自己的态度!  就在乔慕晚愁眉不展的思忖这个男人会不会和以往一样的态度时,俊脸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男人,又掀了掀薄唇。  “你想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不用窥探我是什么心理,我要是不想让你接,早就把你手机丢出车外面去了!”  厉祁深的话,一经说出口,乔慕晚映入霞光中的小脸,不自觉的红了!  原来,这个男人一早就有猜到自己在想些什么!  厉祁深眼角的余光看到乔慕晚红了脸颊的羞赧样儿,眼底划过一抹阑珊的兴致。  乔慕晚瞧见厉祁深眼底噙着玩-味,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再将目光落回到手机上时,乔慕晚按下了接听键。  “慕晚,你接电话了,你总算接电话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久没有打电话给我,让我担心了极了!”  康靖辉从手机另一端那里传来的声音,让乔慕晚下意识的皱起了了黛眉。  本来,她抱着厉祁深说“找你可能有事儿!”的心理接的电话,但是他的话,让乔慕晚的心里,直起疙瘩。  “……我刚刚有点儿事儿!”  好看的细眉一直都没有舒展开,乔慕晚抿了下唇瓣,才回话。  “你找我有事?”  实在是不想和这个男人有过多的接触,但是他的母亲患病,一想到他那个生命垂危的母亲,乔慕晚硬是狠不下心肠。  “呃……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知道你在做什么,有没有时间?”  刚刚他和邵昕然碰了面,被邵昕然一提及,他才想到自己打从上次和乔慕晚分开,到现在都没有和她联系。  “如果你有时间,慕晚,我想见你一面,毕竟,和你联系这么多次,也没能和你好好的叙旧,还有,你帮了我母亲这么多,我一直都没有得空和你说一句谢谢!”  康靖辉并没有料想到乔慕晚和厉祁深在一起,说起话来,有些藏不住。  听康靖辉的话,乔慕晚本就皱在一起的细眉,拧得更紧。  一直以来,她都不是很情愿和这个男人走近,被他接二连三的提及,心里本就突出的疙瘩,越来越大。  抿了抿两瓣好看唇形的菱唇,她轻动嘴角,道——  “没关系,阿姨没有事儿就好!”  乔慕晚并不愿和康靖辉多谈,康靖辉从她的话语里,察觉的一清二楚。  但是一想到邵昕然的话,他还是选择厚着脸皮,继续说道——  “慕晚,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母亲今天状况挺好,不用在医院陪她,我得了空,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  想也没有想,乔慕晚直接就回道。  “我和我未婚夫在一起!”  不需要多说一个字,简简单单的“未婚夫”三个字,康靖辉再明白不过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在康靖辉怔忡之际,乔慕晚接着又说——  “学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挂电话了!”  不给康靖辉任何再和自己说话的可能,乔慕晚斩钉截铁的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重新收回到口袋里,一旁,一直都是默不作声听乔慕晚通电话的厉祁深,堪堪的扯动嘴角——  “怎么不和你老相好多聊一会儿?”  乔慕晚听得出来厉祁深语调凉凉的挖苦,不禁呶了下红唇。  伸出盈白如葱段般的小手,在厉祁深猝不及防下,乔慕晚直接握住了他裤裆中间的位置那里。  乔慕晚冷不丁的一下子,让厉祁深当即绷紧了双腿。  甚至因为这个小女人突然撩起的动作,他把控方向盘的手指,不自觉的让方向盘往一旁开去。  好在他车速不快,路上的车也不多,没有出什么事儿。  “该死的女人!”  厉祁深压根就没有想到乔慕晚会突然间给自己来这一套,等到他再去看自己身边这个兴风作浪的女人时,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从薄唇间吐出这五个字。  听到了厉祁深咬牙切齿的声音,乔慕晚不以为意的继续在他紧-致到近乎要膨胀的物什上,又狠捏了一把。  “和我相好的,只有它!”  厉祁深:“……”  ————————————————————————————————————————————————————  邵昕然规劝自己的母亲不要着急出院,留在医院这边继续观察一番。  邵萍虽然不想依,但还不想自己女儿的孝心就那样被辜负,一再权衡,还是听了邵昕然的话,留在了医院这边。  邵昕然有事儿要离开,年永明也因为公司还有点琐事要处理,就都离开了,让临时雇用的一个看护照看患癌症的邵萍。  背靠在病chuang上的邵萍,整个人的脑海中想的都是要如何联系上乔慕晚。  以至于当看护去内间洗水果的时候,邵萍下了chuang,穿着拖鞋,轻手轻脚的出了病房。  既然医院的这些工作人员,都在以保护病人个人*等各种借口,拒绝让自己知道关于乔慕晚的个人信息,邵萍也就顾不上其他,直接该用偷看的方式得到乔慕晚的个人信息。  她清楚的记得乔慕晚那天出现在了彩超检查那里,于是,她不做任何的思考,直接找到关于存放做彩超患者的档案室那里。  本以为在午休时间,医院的工作人员都会去食堂吃饭,不想,她推开档案室的门,迎面碰到了在里面摆放患者个人档案的工作人员。  “这位女士,您来这里做什么?”  摆放患者个人档案的工作人员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诧异见到邵萍的时候,不忘礼貌的问她来这边做什么。  邵萍本以为这里面没有人,以至于碰到这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时,表情怔忡了好久。  好半晌过去,她才干笑两声——  “我来这边找一下我的检查报告!”  她不好说是来找别人的检查报告存档,就说了找自己的检查报告。  听邵萍这么说,年轻的工作人员皱了皱眉头儿。  平时病人要个人的档案信息都是通过主治医师那边,她还真就没有听说有哪个患者,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要自己的检查信息。  “这位女士,不好意思……”  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刚想拒绝邵萍,邵萍却先她一步开了口。  “我是这里的病人,之前有检查过,但我的女儿不让我知道我到底患了什么病,就和你们医院的医生一直瞒着我!”  “……”  “我这个人急性子,不知道自己到底身体怎么样了,无法安心治疗,所以姑娘啊,你帮我找找我的检查报告,我想知道我到底身体出了什么毛病!”  邵萍给工作人员循循善诱着,其实说到底,她因为现在一心想到的都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以至于她根本就忘了顾及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晕倒。  见眼前这个年轻的工作人员还在犹犹豫豫,邵萍忍不住虎下了脸。  “我这都做完了检查,你们医院方面不让我知道我身体状况到底怎么样,这万一夸大其词给我看病,让我多花钱,不是坑我们这些病人吗?”  听邵萍这样说,少不经事的年轻工作人员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本就是刚刚从大学里毕业,没有社会经验,再加上听邵萍这么一说,她当即就软下了心肠。  “行了姑娘,你要是不方便,我去找你们领导好了!我这感觉我自己没有什么病,可是你们医院偏偏让我交了那么多的住院费,这就是在欺诈我们这些市民!”  说着,邵萍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要去找院方理论。  看邵萍不加一丝虚晃的样子,年轻的工作人员没有涉世经验,赶忙招呼她别去找院方理论。  “女士,您先别找院方,我帮你调出来您的检验报告就是了!”  虽然这个工作人员尚且年轻,但是她也知道是要维护医院的声誉,一再权衡利弊之下,答应了邵萍的要求。  见这个年轻的工作人员答应了下来,邵萍也就不再倚老卖老。  “女士,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是哪个检查科的病人?”  邵萍把自己的个人消息告诉了这个年轻的工作人员以后,她说了句“稍等”,就在电脑上面取档。  等到她调出来邵萍的检查报告在哪个位置,就去取。  见这个工作人员离开了,邵萍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在电脑上,学着这个年轻工作人员的取档步骤,快去的输入“乔慕晚”这三个。  页面一点进去,乔慕晚的个人信息就在电脑上面显示了。  几乎是没有用笔记,邵萍很快就在脑袋里,记住了这十一位电话号码!  乔慕晚,慕晚……与子相慕,久缝恨晚……  是佳雅的孩子,当初佳雅很痛心的说过这八个字,所以她真的很确定,这个乔慕晚就是佳雅的孩子!  邵萍顾不上去管自己的检查报告到底是怎样,记住了乔慕晚的电话号码以后,不等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回来,出了存档室!  ————————————————————————————————————————————————————  虽然这次年氏在千钧一发之间险些被厉氏击的溃不成军,好在在最后时刻,厉氏收手了,没有让年氏造成彻底惨败的局面。  虽然庆幸年氏暂时保住了,但是厉祁深强硬的手段,还是让年南辰难以释怀。  不光光是他技不如人,没有厉祁深冷硬强势的商业手腕,更是因为厉祁深这样的攻击,很明显在警示他,不要再做一些哗众取chong的蠢事人,不然他年南辰不会再像今天这么走运!  酒吧,年南辰一如既往的买醉!  没有叫任何一个人,他独自怅然在一个人孤寂的世界里。  从来没有受挫过什么事情,自从他遇到乔慕晚以后,他年南辰觉得他之前的三十二年都算是白活了。  因为一个女人变得这样浑浑噩噩,每天醉生梦死,甚至,为了能让她重新再回到自己的身边,不惜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徒惹笑话。  越想,年南辰的心里越难受,就好像是在心口处,堵了一团棉花,让他不管怎样去呼吸,都异常的艰涩。  今天,在临下班的时候,他把杜欢给辞职了,因为他自负的认为,如果不是有杜欢在这里横插了一脚,事情,被他制定的完全是周密而滴水不漏,根本就不存在让厉祁深抓到自己任何把柄儿的可能!  又猛地给自己灌了一杯酒,年南辰任由烈酒的味道,穿肠而过,把自己的全部神经都麻痹到完全麻木的状态,这样……他就不会再去想那些让他心烦意乱的事情了!  邵昕然找到年南辰的时候,正好看到喝得烂醉如泥的男人,身子在卡座上不住的打晃。  今天她从杜欢那里听说了厉祁深针对年氏的事情,虽然她清楚厉祁深的手腕有多强硬,不过没有对年南辰赶尽杀绝,着实让她惊呆了好一会儿。  后来想想,可能是乔慕晚的原因,她不禁冷冷的抽动了下嘴角。  如果说厉祁深放弃针对年氏是乔慕晚的原因的话,那么就证明了一件事儿,乔慕晚对年南辰还是有感情,既然她会对年南辰,对年家有感情,就避免不了会犯错误。  本来,她今天碰到康靖辉,就已经和康靖辉说了一下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倘若说,如果乔慕晚对年南辰还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好感,依照年南辰对乔慕晚不死心的态度,再加上康靖辉,他们两个人前后夹击,她就不信乔慕晚不会动摇!  想到这里,她觉得她有必要找年南辰一趟。  走上前,她扬手,从年南辰的手里,一把夺过来了年南辰猛灌酒给自己的酒瓶子。  没有忌讳年南辰对酒瓶喝酒,邵昕然拿过来就仰头灌了一口酒给自己。  手里的酒瓶突然在自己的手里消失不见,年南辰抬起头去看。  在迷迷瞪瞪间看到邵昕然的时候,他嘴角冷冷的掀动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  打从他知道邵昕然当年被qiang-bao是怎么一回事儿,他对眼前这个女人,变得没有了最初的埋怨。  虽然对她没有了最初的埋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她也没有了最初的喜欢,剩下的,或许只有一种叫“愧疚”的东西!  “我不来,是要让你在这里喝死吗?”  硬里硬气的口吻,让人听了,莫名有了一种关心的意思。  闻言,年南辰笑了。  “就算是喝死了,也是我的事儿!”  长叹了一口气,将心里堵塞的感觉,散了散。  他再去看站在自己身边的邵昕然时,沙哑着嗓音,道——  “已经很晚了,你回去吧,一个姑娘家的,大晚上出门不安全!”  说着话,他从邵昕然的手里,夺过来酒瓶,继续给自己灌着酒。  邵昕然看不知道争气的男人,一遇到事儿就在酒吧里买醉,她紧了紧眉头儿。  “年南辰,你别再喝了!”  看着灌酒越来越猛的男人,邵昕然伸手,用力,又一次把酒瓶子从他的手里夺过来。  “年南辰,你适可而止吧,你不能再继续喝下去了,你也不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对于这个男人这样自负的行为,邵昕然打从心底里瞧不起,不过,她庆幸自己当年没有非他不嫁,所以才让她后来有幸碰到了厉祁深。  听邵昕然质问自己的话,年南辰本就难受的心理,此刻更是疼得厉害。  如果他是清醒的状态,或者是喝醉的状态都好,但就是这样半醉半醒的状态,让那些他最不愿意想起的事情,不断抽丝剥茧的缠绕着他,让他心烦的厉害。  “我是个废人!”  年南辰颓废的用手砸着自己的脑袋,他恨,真的好恨,恨自己的不中用,恨自己的不思进取,更恨自己不懂得珍惜。  看年南辰痛苦的样子,邵昕然抿紧着唇。  “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有用吗?”  邵昕然见不惯这个男人除了自负就是自我抱怨的心理态度,伸手,把他的手,从他的脑袋上面拿下来。  “年南辰,你听我说,你要是还喜欢乔慕晚,你就把她搞回来了!”  听到邵昕然提及了“乔慕晚”三个字,年南辰有血丝浮现的眼,直勾勾的对视上她。  没有因为年南辰过于骇人眼色的作用而退缩,邵昕然把唇抿得更紧。  足足对视了年南辰好一会儿,她继续说道——  “你知不知道厉祁深是怎么把乔慕晚搞到手的?是上chuang!”  “……”  “女人都是这样,上了chuang以后,就会变,变得依赖这个和他上chuang的男人,甚至是离不开这个男人!”  女人在chuang上的时候,失了身的同时,也最容易失了心!  邵昕然的话说出口以后,年南辰原本茫然的脸上,有了一丝的反应。  关于女人失了身,再失了心的事情,他不是不懂!  见眼前这个醉醺醺的男人有了一点儿反应,邵昕然眼底划过一抹异样的精芒,而后,继续说道——  “所以年南辰,如果你想要你自己住到乔慕晚的心里,只有一条路,和她上chuang!”  ————————————————————————————————————————————————————  被乔慕晚大刺刺的握住自己,厉祁深的喉咙,立刻就变得艰涩难耐起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