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14章 :全家人都急着让两个人领证(六千字)

第314章 :全家人都急着让两个人领证(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5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被乔慕晚大刺刺的握住自己,厉祁深的喉咙,立刻就变得艰涩难耐起来。  该死,这个小女人,果然有惹他yu火焚身的本事儿!  “要引火上身,是不是?”  厉祁深问着,嗓音变得黯哑起来,还带着几分恼火的意思。  乔慕晚哪里是要引火上身,不过是他刚才的话让她下意识反击的将手握住了他。  “你好好开车吧!”  耳边充斥着厉祁深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间蹦出来话的声音,乔慕晚红着脸,颤抖着心弦,把软-软的小手收回。  然后像是怕自己惹火到厉祁深似的,小身子规规矩矩的坐在座椅里。  没有了软-软的小手的握住,厉祁深瞬间也就没有了最初的难耐和躁动感。  微微别过眼,黑得近乎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厉眸,在乔慕晚绯红的脸颊上扫了一圈。  看着此刻板板正正坐在座椅中的小女人一动不动,厉祁深凉凉的扯开嘴角。  “这会儿知道安分了?欠-干!”  乔慕晚:“……”  听厉祁深说这样的话,尤其是后面那两个字,乔慕晚本就红润的脸颊上,晕染开的红晕,更加放肆的扩大开!  贝齿紧咬了几下唇瓣,她不敢回嘴,生怕自己哪一句话没说对,又碰到了这个性子阴晴不定男人的雷区,然后自己在猝不及防下,被炸得粉身碎骨。  轿车继续平稳的往超市驶去,中途,厉老太太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再挂断电话的时候,厉祁深看向乔慕晚,“老宅那边来得电话,让你我回去吃饭!”  “嗯!”  去那边吃饭乔慕晚都没有疑议,毕竟,她也有好几天没有看到厉老夫人了。  到了厉家,还不等厉祁深泊好车,厉老太太就喜笑盈盈的出来迎接。  现在乔慕晚怀着孕,是厉家的大功臣,全家上上下下都不敢怠慢!  “慕晚啊,最近身体怎么样?吐的还严重吗?”  说来,这乔慕晚妊娠反应有多严重,厉老太太还真就是头一次见吐得连腰身都直不起来的孕妇。  “厉老太太,我还好!”  乔慕晚浅笑着,明灿的清眸里,尽是母性的慈爱光晕。  “你还好就行,不然啊,我和祁深他爸,可真就担心你这个孩子承受不了!”  厉老太太虽然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乔慕晚,但是她每天都会给张婶打电话询问自己这个准儿媳的情况。  今天看乔慕晚脸上有淡淡的红润,老太太欣慰极了。  几个人进了屋,厉锦江正在和厉锦弘说公司上面的事情。  虽然现在厉氏是厉祁深在掌管,但是很多时候,厉锦江和自己这个侄儿,交流起来不是那么的得心应手,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来找自己的大哥,这个功成身退的商业老牌精英来商谈工作上面的事儿。  见到厉祁深和乔慕晚回来老宅这边,厉锦江笑着道——  “祁深和慕晚今天回来这边啊?”  “二叔!”  见到自己的二叔在,厉祁深向厉锦江问了一声好。  跟着,乔慕晚也唤了一句“厉先生!”  “祁深和慕晚挺长时间没过来这边了,我今天让他们两个人回来吃饭!”  厉老太太附和的说道,然后就张罗着让家里的帮佣做菜。  “锦江,你今天别回去了,也在这边吃吧,小敏刚才也来了电话,说和她三嫂在一起,一会儿也来这边!”  厉锦江没有推脱,答应了留在这边吃饭。  ————————————————————————————————————————————————————  厉敏和徐雯华来家里的时候,见到乔慕晚在,没有了之前最开始知道乔慕晚已婚时的排斥,两个人对自己的准侄媳妇,依旧好。  以前,是他们都不知情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后来闲聊天,从厉老太太的口中知道了乔慕晚是被迫嫁给年家等一系列的事儿,也不再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儿。  再者,厉家老大的两位做公公婆婆的人都没有嫌东嫌西,厉敏和徐雯华,自然也是不会多说些什么。  乔慕晚不知道厉敏和徐雯华那边都已经被厉潇扬没脑子的告密,对待这两位长辈,依旧恭敬而有礼貌。  来厉家这边的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就张罗着吃饭。  厉老太太知道乔慕晚妊娠特别严重,所以特意嘱咐厨房那边,做菜什么的都特别的用心。  上了菜,吃了有一小会儿,喜欢掺合年轻人这些事情的厉敏,看向自己的侄儿,笑着问——  “祁深啊,你这打算什么时候和慕晚领证啊?”  “是啊,这慕晚有怀有身孕了,你们两个人可赶紧把证领了吧,我和你姑妈都着急吃席呢!”  徐雯华在一旁也随厉敏的话附和道。  其实就算是厉敏和徐雯华不提,厉老太太今天把他们两个人叫来这边,就是想问问他们两个人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被自己的婶娘和姑妈问及关于和乔慕晚领证的问题,厉祁深慢条不紊的勾唇,笑了。  “先不急!”  “怎么不急啊?祁深,你妈这可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你把慕晚娶回家,你怎么能不急呢?”  本以为自己这个侄儿能给自己一个答复,可是厉敏没有想到,他竟然告诉自己不急。  “她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怀着孩子,还能跑了么?”  理所当然的,乔慕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被冠上了厉祁深妻儿的名儿,就算是想跑,也逃不了。  其实不然,厉祁深有他自己的打算,乔慕晚现在刚有宝宝一个多月,是胎儿最不稳定的时候,他不想赶在这个时候带乔慕晚出国,去意大利登记结婚,反正这个女人是他的了,注定逃不了,索性,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等乔慕晚肚子里的胎儿稳定了,四个月左右的时候,再带她出国定居。  听厉祁深不以为意的话,厉敏一时间语塞。  本来她这个做姑妈的是好心让他们两个完婚,哪成想,倒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你个浑-犊-子,你是不急了,但是慕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急了,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让你的妻儿等着吗?”  见厉祁深对厉敏的话油盐不进,厉老太太来了脾气,鼓着腮,没了好脾气的质问厉祁深。  “你急了?”  听了自己母亲的话,厉祁深侧过冷硬线条的俊脸,将如子夜般阒黑的眸,视线专注而认真的落在自己身旁的乔慕晚的脸上。  没想到厉祁深把这样一个烫手的山芋的问题丢给了自己,乔慕晚皱着细眉的看向厉祁深,一双璀璨的乌眸,略带埋怨。  “慕晚,你告诉这个浑-犊-子你想结婚了,省得他一天天的总是一副不上心的吊儿郎当样儿!”  厉老太太看自己儿子臭屁的样儿,只想让乔慕晚赌他,省得他再继续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在厉老太太、厉敏和徐雯华几个厉家儿媳姑奶奶的注视下,乔慕晚用手指一再抠了又抠虎口处的皮肉,才出声——  “厉老夫人,三夫人,崔夫人,我想祁深是觉得我现在胎还不稳定,所以想等过一段时间再结婚,既然这样,我先不急!”  依照乔慕晚对厉祁深的了解,她知道,厉祁深这个人是万万不能催促的,不然依照他惯会呛你的阴晴不定的性子,指定是要和你唱反调。  相反,如果你不催促他,他还有可能有他自己的打算,毕竟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既然这样,她愿意随厉祁深的意思,看他接下来会如何安排登记结婚的事情。  “慕晚,你这怀孕,不方便结婚可以再往后推推,但是领证这事儿,就算是你怀孕了,也不耽误啊!”  “是啊,可以先不结婚,但是可以先领证啊!”  在关于领证的问题上,厉敏和徐雯华还是持有不更变的态度。  餐桌上,几个女人掺合着关于厉祁深和乔慕晚领证的,两个坐在一旁的男人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吱声。  也有些按捺不住要自己大儿子赶紧结婚,一向都不屑参与这种事儿的厉锦弘,开了口。  “小敏和老三媳妇说得没有错,你们结婚的事儿可以往后延迟,但是不耽误领证,这样,你们两个人明天就去领证,我吃完晚饭,就和民政局那边的人打声招呼!”  家里的一家之主都说了话,厉老太太原本还不好意思打开的话匣子,这下子算是收不住了。  “你爸和你姑妈婶娘说得对,你明天就和慕晚去领证!”  厉老太太在一旁赶忙狗腿的附和道。  被一大家子的人赶鸭子上架,厉祁深微挑了下眉峰。  “你们就这么急?”  “净说屁话,不急的话,我和你妈催你干啥?”  厉锦弘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儿子,要不是碍于今天这里有家里的亲属在,他铁定是一骨碟飞过去了。  厉祁深见家里的这些长辈都急得不行,他眉心荡起一抹万种风情的涟漪,最后在大家伙的注视下,他堪堪的扯了扯嘴角——  “我本来是打算带慕晚去意大利登记结婚的,不过看你们挺急的,ok,你们要是不怕你们的孙子出点儿什么事儿,我让特助马上去订最近的一班飞意大利的航班!”  一听厉祁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话,厉锦弘也顾不上面子什么的,伸出手指,气急败坏的数落厉祁深。  “王-八-犊-子,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啊?”  听厉祁深居然说咒诅自己孙子出什么事儿的话,厉锦弘也顾不上骂厉祁深的时候把自己也给骂了,暴跳如雷到就差那东西砸厉祁深了!  听了厉祁深的话,在场的大家伙都明白了厉祁深这是要带乔慕晚出国登记结婚,不过碍于现在乔慕晚肚子里的小家伙还小,很容易造成滑胎,就没有着急乘飞机前往意大利。  坐在厉祁深身边的乔慕晚,一早就知道厉祁深永远不会做让自己失望的事情,但是听到他说要带自己去意大利登记结婚,她心里,还是被巧克力甜丝儿一样甜蜜的感觉,满满的充溢了。  本来她以为这个男人是有其他的原因,才没有着急和自己登记领证,不想,他竟然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着想,所以才没有急着去登记。  一时间,难以言表的温情蜜意,让乔慕晚下意识的就伸手,与厉祁深垂着的大手,紧握在了一起。  两个人的手握紧在一起的时候,厉祁深立刻化被动为主动,将五指chuan-cha进乔慕晚的手指缝间,与她十指相扣、掌心相对!  无声间,两个人紧握彼此,不着一丝缝隙……  “我是老头子,你这多大岁数的人了,你可消消气吧!”  厉老太太也怨自己这个臭屁的儿子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是知道他不着急和乔慕晚领证是因为打算等乔慕晚的胎稳定了,带她去意大利登记结婚,老太太也就没有之前那样埋怨自己的儿子了。  “浑-犊-子!”  厉锦弘不甘心就这样不和自己的儿子较劲儿,就又骂了一句。  一旁,一直都是默不作声状态的厉锦江看了看自己的大哥大嫂后,看向厉祁深。  “祁深,听二叔一句,你这么拖着虽然有是有原因的,但是你不着急,慕晚也不着急,但是这长辈着急啊,再者说了,你就这样让慕晚有其实没其名的和你在一起,你要慕晚的父母怎么看你啊?”  厉锦江不是那种喜欢和人亲近的人,以至于在众多晚辈中,他向来都是一个不喜多言的长辈形象。  但是莫名所以的,因为乔慕晚的存在,他竟然做不到像之前那样默不作声。  其实从他今天见到乔慕晚,就莫名所以的拿她和佳雅做对比,越对比,他越是发觉两个人相像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他这个一向置身之外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理说了这番话。  见一向都不喜欢管晚辈这些事儿的二叔都吱了声,厉祁深默许他的话,点了点头儿。  等到餐厅里的气氛,稍稍好了一些的时候,他站起身,郑重其事的掀动薄唇——  “等胎儿的情况稳定了,我就带慕晚去意大利登记结婚!”  ————————————————————————————————————————————————————  邵萍拿到了乔慕晚的手机号,整个人一直都出于一种手都在颤抖的激动状态。  在手里握着手机好一会儿,直到想好了该如何和乔慕晚打开电话,她才在手机键盘上面,拨下这一连串她熟记在心的电话号码。  “妈,您怎么样了啊?”  不等邵萍把电话拨出去,邵昕然拿着买回来的饭菜,出现在了门口那里。  “……昕然?”  邵萍本以为邵昕然已经回了家,不想这个时间,她又来了医院这边。  将手机按了锁屏,然后邵萍赶忙把自己的手机藏到了枕头下面。  邵昕然走上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己母亲把手机神神秘秘的藏到枕头下面的动作,下意识的,她皱了下眉头儿。  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在患癌这样的节骨眼儿上还在搞些什么,但是她对自己这样有意隐瞒的样子,让邵昕然心里不舒服极了。  “我买了营养餐给您!”  没了最开始进来病房里时的言笑晏晏,邵昕然眉头儿一直都皱紧的走上来。  看出来了自己女儿的微妙变化,但是邵萍并没有打算把自己在做什么的事情告诉她,毕竟关于乔慕晚是佳雅孩子这件事儿可大可小,她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事情告诉除了年永明、厉锦江以外的任何人!  所以,邵萍情愿自己的女儿用这样的哀怨不悦的神情对待自己,她也不愿意把自己在搞什么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女儿。  邵萍伸手接过自己女儿递上来的餐盒,抿了抿唇。  “昕然,你不用总往医院这里跑,妈没有什么事儿,有这来医院陪我的时间,你多多练习练习舞蹈!”  “我知道了!”  邵昕然闷闷的应了一声,口吻很轻很淡。  “我去给您洗水果,您慢慢吃!”  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这个母亲,邵昕然莫名的觉得病房里的气流,让她压抑的难受。  将买来的车厘子放到小箩筐里,她没有选择用病房里的**洗手间,而是选择了去外面洗水果。  把自己女儿的每一个行为举止都看在眼里,邵萍除了心里难受之外,更多的是她一个人的怅然若失……  ————————————————————————————————————————————————————  邵昕然出了病房,刚合上门,她就把自己的身体倚在了门板上,无力的从唇间吐出气。  她是真的想要住进她母亲的心里,做可以帮她排忧解难的女儿,可是……  一想到自己母亲对她的百般隐瞒和讳莫如深,她心里憋着一口气的难受!  她实在是搞不懂她母亲到底在搞些什么,她真的觉得她们母女的感情在拉开。  又是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再敛住情绪的时候,她拿起小箩筐准备去洗手间那里洗了。  “邵小姐是吗?”  邵昕然刚抬脚,身后,有看护的声音传来。  邵昕然回头,在看见自己自己雇佣照顾自己母亲的看护宋阿姨,她点了头儿。  “怎么了宋阿姨,有事儿吗?”  “嗯,你母亲的主治医师,让你去他那里一趟!”  ————————————————————————————————————————————————————  邵昕然把手里的小箩筐交给了宋阿姨,直接找到医生的办公室那里。  “医生,你找我?”  “嗯!”  医生扶了扶鼻梁上面的眼镜,点头儿。  邵昕然在医生对面的座椅那里坐下,看医生脸上的严肃神情,略带焦急,还很紧张的口吻,问——  “医生,怎么了,是不是我母亲的情况变得恶劣了?”  一想到可能是自己母亲的情况不容乐观,邵昕然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是关于邵萍女士的事情,但是不是她的病情,是另一件事情!”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