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16章 :邵昕然的事情,我来处理(六千字)

第316章 :邵昕然的事情,我来处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3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没去哪里,在大哥那边喝的酒,今天祁深和他未婚妻回了老宅那边,小敏和老三媳妇也在,我就和大哥多喝了点儿!”  厉锦江按压着眉心,嗫嚅着唇,闭目说道。  “我帮你吧!”  尹慧娴坐在了厉锦江的身边,伸手,帮他按着眉心。  “我说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不能喝就少喝点儿!”  “没事儿,我没多!”  厉锦江不服老,反驳自己妻子一句。  “一般喝多的人都不会说自己喝多的!”  见自己丈夫明明都已经喝得云里雾里的却还在说自己没有喝多,尹慧娴反嘴一句。  “我真就没喝多,我自己的酒量,我自己清楚!”  厉锦江真的就没有喝多少酒,不过额心作痛,让他不想睁开眼睛,所以看起来才像是喝醉了酒。  “好了,别说了,你闭目休息一会儿吧!”  尹慧娴懒得和自己这个“酒鬼”丈夫就这件事儿说下去没完没了,就打断了他。  过了有一会儿,厉锦江忽的睁开眼睛的一道缝,问——  “对了,潇扬最近在做什么?”  厉锦江总觉得他已经有好久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了,尤其是父女二人不经常在一起吃饭,让他不细想,总是会误以为自己的女儿还在意大利生活。  “她能干什么,天天化妆打扮、要不就购物什么的呗!”  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尹慧娴真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  已经老大不小的年纪了,不张罗着找对象就算了,连原本她热衷的舞蹈事业,现在也不上心了,这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和她愁极了。  “潇扬就没有要找男朋友的打算吗?现在我们哥几个,就我家潇扬这边,一直都没有消息了!”  “她要是打算找男朋友,你和我还用得着和她愁吗?”  说起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女儿,尹慧娴就不愿意多谈。  且不说她现在不找男朋友,不上心舞蹈事业,她偏偏和那个邵昕然打成一片。  之前因为自己和她动气,她消停了一阵没去和邵昕然来往,但是最近这段时间,自己忙于自己的事情,不怎么管她,她又和邵萍的那个女儿来往的频繁。  尹慧娴不是不知道这个邵昕然的存在有多让她心里起疙瘩,但是她对她的这个女儿,实在是没辙,她做母亲的总不能限制她的自由、限制她的交友权利!  闻言,厉锦江也哀声叹息了下。  说到他的这个女儿,他不得不想到了在外面还有邵昕然那个“女儿!”。  想到邵昕然对自己的抵触,他就头疼的不行。  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家庭完满,不可能给邵萍什么名分,但是他要是认邵昕然这个女儿,还是没有问题。  只不过邵昕然对他的态度,连陌生人都不如!  沉吟了一会儿,厉锦江岔开话题。  “对了,祁深要和他的未婚妻去意大利那边登记结婚了!”  “是吗?去意大利登记结婚好啊,那边福利保障什么的都好!”  “嗯,我觉得也挺好!”  夫妻二人正在谈话间,通往二楼那里的楼梯那里,厉潇扬一惊一乍的一句“什么?”,愕然响起!  听到楼梯那里有惊呼大叫的声音,厉锦江和尹慧娴纷纷抬头看去,只是,两个人看到的,只有厉潇扬“噔噔噔”,往楼上跑去的身影……  ————————————————————————————————————————————————————  回到了自己房间里,厉潇扬迫不及待的给邵昕然打电话。  邵昕然听到厉潇扬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她晃了晃神儿。  她没有想到两个居然这么快就决定了要去意大利登记结婚的事情!  “昕然,这下我们要怎么办啊?那个jian人要得逞了啊!”  厉潇扬不甘心,她受的那一耳光,至今历历在目,她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受了一耳光,而自己还一句话也不能说!  越想越是窝火,以至于她直催邵昕然想办法儿!  其实邵昕然比谁都难以接受这个消息,厉潇扬越是催,她就越是心里烦的不行。  “让我想想,给我些时间!”  邵昕然深知,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不能自乱阵脚。  康靖辉那边已经和自己达成了协议,现在年南辰那边也默许了自己的想法儿,事情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她千万不能因为这样一个突兀的消息,就乱了计划。  “哪里还有时间啊?我们要是再不针对那个jian人,以后事情就不好办了啊!”  “我知道!”  厉潇扬的催促,让邵昕然不耐烦极了。  要知道,她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乔慕晚身败名裂,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是催也没有用,反而也会乱了阵脚。  听得出来邵昕然说话口吻的不耐烦,厉潇扬也理解她现在比自己还急,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那你抓紧想办法儿吧,然后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会尽全力的帮你的!”  “好!”  有随意说了几句话以后,挂断了电话。  手机从邵昕然的耳边滑落而下,她无力的坐在了chuang上。  厉祁深居然要带乔慕晚去意大利登记结婚,看来,他真的是认准了乔慕晚这个之前已婚的女人了!  一再不甘心的捏紧手指,邵昕然拿起电话,拨了康靖辉的手机号过去。  “是我!”  ——————————————————————————————————————————————————  尹慧娴过来敲厉潇扬门的时候,门被厉潇扬从里面锁了起来。  想到自己的女儿可能是听到了自己和丈夫的谈话,这会儿正在给邵昕然打电话,她用力砸了几下门。  “厉潇扬,你把门给我打开!”  对邵昕然,因为邵萍的关系,尹慧娴实在是待见不起来。  倒不是说她在意邵昕然喜欢厉祁深的事情怎样,是邵萍这个自己曾经的老情敌,让她想想就心里直起疙瘩!  “慧娴,你这是干什么啊?会吓到潇扬的!”  “我还能吓到她,这个丫头的胆子大着呢!”  尹慧娴凉凉的说着话。  厉锦江不是很清楚厉潇扬一直在暗中帮助邵昕然追厉祁深的事情,所以尹慧娴这样说话,他倒是觉得自己的妻子对女儿的管教太过苛刻。  “你不能对孩子这个态度,再怎么说,在我们眼里还是孩子!”  说着,厉锦江就拉着尹慧娴回房间去。  “你先回去吧,我有话和潇扬说!”  尹慧娴不肯依,关于自己女儿和邵昕然一再来往的事情,她觉得她必须从中作梗终断,不然,指不定邵萍哪天发sao泛浪,把厉锦江从自己的身边夺走,她就得不偿失了!  又敲了几下门,与其说是敲门,倒不如说是砸门来得贴切。  已经和邵昕然通话完电话的厉潇扬,本以为自己的母亲敲了几下门,自己不开门,她会识趣的离开,哪成想,她非但没有离开不说,还愈演愈烈的砸门。  忍不下去了,厉潇扬趿拉着拖鞋下chuang,没好气的去开门。  “干什么啊?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她质问着,让手握紧成拳头悬在半空中的尹慧娴,怔住了。  看着盛气凌人的女儿,尹慧娴抿了抿唇,把拳头收了回来。  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后,她拿出严厉母亲的架势,质问道——  “我问你,你刚刚是不是听到我和你爸的谈话了?然后你着急忙慌的回到房间里,是不是给谁打电话了?”  听自己母亲的质问,厉潇扬大致也明白了自己母亲已经察觉到自己和邵昕然之间没有断了来往。  本就因为乔慕晚的事情足够窝火,这会儿自己母亲对自己的质问,让厉潇扬心里一再压制的小宇宙,爆发了……  没有否认,她眼神儿带着犀利的迎上自己母亲刻薄的目光——  “是,我刚才是听到你和爸的谈话了,我着急忙慌回到房间也是给别人打了电话,而且我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是邵昕然,是你十分讨厌的邵昕然!”  最后一句话,厉潇扬近乎是用喊的和她母亲说到。  在没有让自己父母认邵昕然做干女儿之前,要知道自己可是一直被当成小公主,说一不二的对待着。  哪成想,因为一个邵昕然,自己的母亲对自己,完全不像是母亲了,对自己大呼小叫不说,连自己的行踪,都要被监视!  厉潇扬和自己大喊,让尹慧娴气得扬手就甩了她一个耳光。  “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这就是你和你母亲的说话态度吗?”  自己养了一个女儿,结果这个女儿是胳膊肘往外拐的货不说,偏帮的人还是自己的死对头儿,无论如何,这让尹慧娴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厉潇扬被尹慧娴的一个耳光打得不轻,整个人的脸,偏了方向。  手捂着脸,她再去看自己的母亲的时候,眼底写满了委屈。  她不懂,她交朋友,和邵昕然好,这有什么错?  难道说,因为自己的母亲不如意,自己的交友权利就要被限制吗?  红着眼眶,厉潇扬硬是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哽咽着嗓子,她再找回来自己的声音时,对尹慧娴大喊——  “你凭什么打我?我有什么错?我和昕然来往碍着你们什么事儿了?你不喜欢昕然,我就不要和她来往了吗?你怎么能这么霸道,我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奴隶,不是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必须做什么,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儿,有我自己的思维,我不需要你来教我做事儿!”  厉潇扬觉得她真的是委屈极了,她什么也没有做,不过是和邵昕然来往,告诉了邵昕然关于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的事情,难道就因为这样,她就要被自己的母亲甩耳光吗?  “我没有教你做事儿,我是在教你做人,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样的人该来往,什么样的人不该来往!”  厉潇扬:“……”  “别的事儿,我可以选择不管你,但是我不允许你和这个邵昕然来往,就是不允许,你也不用问我是为什么,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就不说别的,你堂哥都要和乔慕晚结婚了,你还帮着那个邵昕然针对乔慕晚,你这不是傻吗?和你堂哥对着干,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尹慧娴恨不得把自己女儿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少了什么零件,不然怎么会对那个邵昕然言听计从,甚至不惜当她的枪被使用!  听尹慧娴的话,厉潇扬心里委屈的更加厉害起来。  有谁知道她曾经被乔慕晚甩过耳光,又有谁知道她曾经受了好多好多的委屈,她不喜欢乔慕晚,就是不喜欢她,不过厉祁深可能和谁好,就算不是和邵昕然好,她也不希望厉祁深和那个乔慕晚好!  她没有聪明伶俐,想得就是这么简单,就是不想让乔慕晚和自己的堂哥在一起!  “是对我没有好处,但是我就是不喜欢乔慕晚,昕然哪里不好,她喜欢厉祁深,我就是要帮她去追我堂哥!”  厉潇扬还在执迷不悔的说着话,让把这些话都纳入耳朵里的厉锦江,皱紧了眉头儿。  邵昕然对厉祁深有好感的事情,虽然是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他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邵昕然对厉祁深有苗头儿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看的很清楚。  只不过当初他一直都认为厉祁深和乔慕晚好上了,邵昕然能放开心,不想,到了今天人家两个人都要结婚的份上,邵昕然还是没有死心。  想到厉祁深是自己的侄儿,而邵昕然是自己在外面的私生女,他就头疼的。  一早,他就应该想到,邵昕然不肯承认她是自己的女儿,完全就是不想承认她和厉祁深之间是有血缘的关系!  头,越发胀痛的难受……  还是就邵昕然问题说起来没完没了的母女二人,让看不下去了的厉锦江,隐忍着头痛的感觉,走上前。  “好了,我说你们母女二人就不要就这个问题继续分歧下去了,这件事儿,我来处理!”  ————————————————————————————————————————————————————  邵昕然离开了以后,邵萍见天色已晚,年永明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就把手机从枕头下面,拿了出来。  盯着手机上面那一串电话号码,邵萍一再做着深呼吸。  快三十年了,虽然自己要打电话的这个人不是佳雅,但是是佳雅的孩子,还是让她止不住的回想到了之前的点点滴滴。  捏了手机好一会儿,邵萍按下了拨通键。  ——————————————————————————  乔慕晚手机进来电话的时候,她正好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  听到手机在chuang头柜上面嗡嗡震动,她停下手里擦着头发的动作,走了过去。  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着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手机号码,她下意识的蹙紧细眉。  之前,差不多每次都陌生的号码打进来,几乎都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年南辰。  因为这件事儿,让乔慕晚对于陌生的号码,有了抵触的心理。  想到今天厉祁深针对年氏的事情,莫名所以的,乔慕晚觉得这通电话就是年南辰打来的。  人就是这样,如果不去猜想还好,一旦心底里莫名有了一个想法儿,这个想法儿就会无限的被扩大,最后达到让自己认准了这个想法儿的心理。  所以,乔慕晚几乎是想到这通电话是年南辰打来的,她就越发的肯定,这通电话,就是他打来的。  抿了抿唇瓣,乔慕晚没有再做思考,直接把电话按下了拒听键。  厉祁深从书房里回到卧室的时候,乔慕晚正在给手机关系。  “在干嘛?怎么还没睡?”  湛黑的眸,看乔慕晚手里还捏着手机,他有些不满意的问。  “没有,我在给手机关机!”  现在乔慕晚的心理就是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因为年南辰没有脑子的行为,已经险些让年氏破产。  再加上年永明一直都强调是自己的原因,这让她心里不舒服极了,所以,能尽量避开年南辰这个名字,乔慕晚就尽量去避开这个名字。  “我已经给你放好了水,你去洗澡吧!”  “我说了,这些事儿以后不用你做,你安安心心的管好你肚子就行!”  厉祁深没有打算立刻去洗澡。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穿着拖鞋和居家的卡其色便衣把乔慕晚放在梳妆台上面的毛巾拿起来。  迈开步子走到乔慕晚的面前,他把毛巾盖在乔慕晚的头上。  “给手机关机有那么重要吗?连头发都不知道擦干!”  听厉祁深的话,乔慕晚不自觉的耷拉下来了小脑袋。  本来,她是想把有陌生电话进来这件事儿搪塞过去,不想,这个睿智沉冷的男人,还是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  虽然他没说,但是乔慕晚知道他的话,已经在字里行间透露出来了他知道有电话进来的事情。  没有揭穿自己,不过是给自己留面子,没有挑明罢了。  抿了抿因为刚刚洗完澡而格外嫣红的唇瓣,乔慕晚闷闷的出声——  “都没有你重要!”  她本来是想讨好这个男人的,但是听到他满不在乎的说了“油嘴滑舌”四个字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红了脸颊。  厉祁深也懒得去拆穿这个小女人,用毛巾,一再的搓着她的湿发。  把毛巾丢在一旁,他有去拿风筒。  把风筒的风力调到不会让乔慕晚吹到头疼的速度,他动着手腕,帮她打理着。  本来这些事情乔慕晚自己都做得来,但是有了这个男人的侍候,她自然是乐不思蜀的享受他对自己的侍候!  风还在吹,很温和,而且随着厉祁深修长的指,在自己发丝间穿-cha,乔慕晚竟然有些犯困起来。  今天年永明找她,杜欢也找她,后来还去了厉家老宅那边,虽然没有什么烦心事儿让她劳累,但是怀着孩子,还让她折腾着,这会儿困意来袭,她根本受不住。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