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17章 :我和你是今生再续前世缘(1.2万字)

第317章 :我和你是今生再续前世缘(1.2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1067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6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今天年永明找她,杜欢也找她,后来还去了厉家老宅那边,虽然没有什么烦心事儿让她劳累,但是怀着孩子,还让她折腾着,这会儿困意来袭,她根本受不住。  “祁深……”  “嗯!”  听乔慕晚含糊不清的唤了自己一声,他垂眸去看。  “我困了!”  像是呓语一样的说着话,乔慕晚下一秒就把自己的小脑袋往厉祁深的怀里靠去。  脖子被乔慕晚两个藕段一样的手臂抱住,厉祁深关了手里的风筒。  耳边没有了风筒工作的声音,她把小脑袋,在厉祁深的肩膀上面拱了拱。  “困了就睡!”  厉祁深柔和下来嗓音,单臂抱住怀中小女人圆润的肩膀。  不消一会儿,乔慕晚就像是个餍足的孩子一样,进入了睡眠。  厉祁深见乔慕晚睡着了,就动了动手臂,把她放到羽被里。  乔慕晚的小身体一接触到软绵的chuang铺,就睡得更加香甜起来。  侧过在晕黄壁灯下,变得越发立体的俊脸,厉祁深深沉的眸,看了一眼乔慕晚后,站起身。  没有立刻起身去浴室洗澡,他把目光看向乔慕晚放在chuang头柜上面的手机。  视线在手机上面看了足足有五秒钟,他再转移视线的时候,将乔慕晚的手机拿起,出了卧室。  重新回到书房那里,厉祁深把乔慕晚的手机开了机,在手机通讯录那里看到一个未接来电,他眯了眯狭长的黑眸。  若有所思的看了那个号码有一会儿,他拿过他的手机,拨出去了一个号码。  电话被接通,他深邃的如深夜一般低缓的嗓音,透着大提琴弦般的磁性,道。  “帮我查一个手机号码!”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sorry,the……”  听电话里面传来话务员甜美的声音,邵萍皱了皱眉头儿。  是这个号码,她没有记错啊?  刚刚还在待接听状态中,怎么这一会儿就成了正在通话中。  邵萍想不明白,抿了抿唇,继续拨了这个电话号码过去。  不是刚才的正在通话中,这会儿,乔慕晚的手机,直接出于关机状态!  原本打电话给乔慕晚的激动情绪,瞬间就好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让她失落。  但看了看墙壁上面的钟摆,看到已经接近晚上十点钟,她暂且找到了一丝安慰的卸下了心防。  想来,可能是自己打电话的时间太晚了,这会儿,乔慕晚已经睡下了。  找到了这样一个能让自己得到心理安慰的理由,邵萍哑然失笑了下。  等到她平复下心境,准备把手机放到chuang头柜上面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邵萍许久都没有见的厉锦江。  本来,她还想着把自己碰到乔慕晚的事情告诉他,只不过是她一直都出于一种很兴奋的状态,在加上在医院这里,她一时间就把事情给忘了。  这会儿厉锦江自己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让邵萍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欣慰。  赶上自己因为得到了乔慕晚的手机号,一整天都出于亢奋状态,这会儿她也睡不着,就接了电话。  电话刚被接通,另一端,厉锦江脸不是脸、嘴不是嘴的冰冷语调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你在哪?”  厉锦江现在在她家的楼下,不想他去敲她家的门根本就没有人开门。  听得出厉锦江此刻的声音有些森冷,邵萍皱了下眉,道——  “我现在在外面!”  “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听了邵萍的回答,厉锦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调,和之前那个对邵萍很是温和的男人,差距悬殊。  越发的能感觉出来厉锦江今天的情绪不对劲儿,邵萍紧了紧捏着手机的手。  “怎么了?你找我有事儿?”  “嗯,有点儿闲事,我要和你谈谈!”  厉锦江稍稍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刻板而认真。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他又重复了一遍,声音不似刚才那般冷漠。  “……我现在在医院,暂时回不去!”  “医院?”  听到邵萍说她在医院,厉锦江在另一头儿皱了眉毛。  “怎么了?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医院?”  虽然处理邵昕然的事情迫在眉睫,但是邵萍现在在医院,让厉锦江还是下意识的关心问了一句,声音很是焦急。  “没怎么,就是前两天我**-房胀痛,来医院检查的时候,昏倒了!”  “怎么闹得这么严重?”  厉锦江没有将邵萍的话注重在前半句,而是那一句“昏倒了!”。  “不严重,就是昕然担心我的身体状况,非得让我住院!对了,你有什么事情?很着急吗?”  “嗯,很急!”  邵昕然是自己在外面的私生女,她爱上了自己大哥的孩子,这就是在乱-伦。  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现在去找你耽误你休息吗?如果不耽误你休息,我现在过去!”  “倒是不耽误我休息,不过太晚了,你开车什么的方便吗?”  听邵萍这样说,也是在关心自己,厉锦江抿了抿唇。  抬起头看看已经繁星满天的夜空,考虑到确实天色太晚,他作罢。  “在哪个医院?我明天过去!”  邵萍把自己住院的地址告诉了厉锦江。  “时候不早了,没有什么事儿,你就回去吧,免得慧娴担心你!”  厉锦江“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从耳边收回的时候,邵萍叹息了一口气。  “三十年了,该解决了!”  ——————————————————————————————————————————————————————  年永明大致处理完年氏令人焦头烂额的烂摊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  本来,他是想打电话给邵萍的,看看她睡没睡,不想,自己手机里不合时宜的来了自己妻子的电话。  年永明不想接,就任由手机响着。  好不容易手机的铃声消停了下来,没过五秒钟,又响了起来。  年永明今天处理公司的破事儿就足够的心烦意乱的了,这会儿赵雅兰又来搅弄,他更是烦的心里像是长了草一样。  手机一连响了五遍,年永明以为自己不接电话,赵雅兰能识趣的不再打电话给自己,哪成想,这个女人的韧劲儿还真就是强,大有一副,你要是不接电话,我就不肯罢休的架势!  在电话打来第六遍的时候,年永明无法忍受的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和之前一样,赵雅兰满嘴不屑的话,每一个字都刻薄而尖酸的传来。  又一次听到自己的妻子诬陷自己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年永明隐忍着头痛,没了好脾气的反驳。  “赵雅兰,就你这样一副总怀疑丈夫在外面乱-搞的样儿,再好的男人,就算是不乱-搞,都被你逼的乱-搞了!”  “你……”  年永明的话,让赵雅兰气得不轻。  这个时候,自己的丈夫还不回来,她不可能不往歪了想。  “我在办公,没空和你闲扯,你早点睡!”  懒得去理会这个嚣张跋扈的妻子,年永明不等她回了话,就挂断了电话。  整理了下办公桌,年永明决定在办公室休息室这里将就一-夜的时候,手机里又进来了赵雅兰的电话。  对于这个接二连三和自己找茬儿的妻子,年永明算是彻底的没有了好脾气。  “没完了?”  刚接通电话,他就火气十足的吼了一声。  被年永明的声音吼得一怔,赵雅兰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尖锐的出声——  “年永明,你发什么神经?年纪大了,你脑袋锈住了吗?”  赵雅兰这次打电话不是挑刺,是她刚才看电视的时候,正好在跳过财经栏目时,电视里正在播报年氏被厉氏多方面打击压制,在股市停盘时,厉氏放年氏一条生路的新闻。  她向来都不看这种新闻,但是今天偶然看到了,还是关于年氏,她自然是不能不关注。  所以,在看完这则新闻播报后,又一次打了电话给年永明。  “我很烦,不想和你吵,没什么事儿,我挂电话了!”  年永明和自己这个妻子,他要是稍稍拔高一丁点儿的声音,她就会赶超自己声音的十倍。  和自己这个跋扈的妻子耗不起,不理睬,是他唯一能做的!  不等他挂断电话,赵雅兰的声音扬起。  “年氏是怎么回事儿?厉氏为什么会针对年氏?年永明,你把这件事儿给我说清楚!”  乔慕晚现在是厉家的准儿媳,这件事儿,在她们圈子里都传开了,赵雅兰经常和那些牌友来往,听她们如何如何的夸乔慕晚,她心里直犯膈应。  只不过是懒得去说乔慕晚曾经是自己的儿媳妇,她才没有声张这件事儿。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  年永明本以为自己的妻子是那种就知道坐吃山空的女人,哪成想,她竟然会知道这件事儿。  “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儿?呵……”  赵雅兰冷嗤着,心想,这要不是自己在电视上看到了这条新闻报道,指不定自己的丈夫要瞒着自己瞒到什么时候。  “都上新闻报道了,全盐城的人都知道年氏被厉氏打压,你居然还问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儿?”  听自己妻子的话,年永明皱紧眉。  居然都上了新闻报道,可见,这次厉氏就算是放过了自己,但还是不忘让所有人都知道年氏不过是厉氏高抬贵手,放过的一个企业。  心,就好像是跌倒了深渊的谷底,年永明深知,这样一来,更不会有哪个企业和年氏合作了!  果然,最狠的手段不是让你死,而是让你死不如死!  用留下来的一口气,苟延残喘……  “年永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好端端的,厉氏干什么针对年氏?”  赵雅兰又一次问道。  虽然她不管公司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厉氏和年氏向来都井水不犯河水,两家公司不存在竞争,而厉氏会如此兴师动众的针对年氏,想来,她也能大致猜测到原因。  年永明在电话另一端不语,被赵雅兰质问着,他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一个理由搪塞。  而关于自己给自己儿子支招,制造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个矛盾的事情,他更是没有脸面告诉自己的妻子。  “可能是……”  “是不是因为乔慕晚那个jian-人?”  年永明刚找到一个蹩脚的理由准备搪塞过去,赵雅兰向他一步,跋扈的开了口。  又没有立刻得到年永明的答复,赵雅兰这一刻很肯定,就是乔慕晚那个jian-人,从中搞了鬼!  “该死的,都他-妈-的是年家不要的破-鞋,那个jian人怎么还这么好意思兴风作浪?”  赵雅兰气得不轻,她本就对乔慕晚不待见,这会儿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乔慕晚,她恨不得立刻马上就甩乔慕晚几个耳光,以解心头之恨!  听赵雅兰骂乔慕晚,年永明心里不舒服极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公司业务上面的事情,和慕晚能扯到什么关系?”  “年永明,你闭嘴!”  见年永明张口闭口还是“慕晚、慕晚!”的叫着,赵雅兰更是气得不轻。  “那个小sao蹄子是厉祁深的未婚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厉祁深平白无故为什么要针对年氏?说句不好听的,就是那个jian人从中整事儿!亏得你年永明还胳膊肘往外拐的偏帮她!她不就是……”  “够了,你今天说得话已经很多了!”  年永明不想再听赵雅兰继续往下说得话,直接制止住了她。  “我说的话很多?呵……年永明,你不让我说是吗?我偏要说,那个sao蹄子不就是你大哥和那个jian人的孩子么!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从你他-妈-的退婚茉含,要娶那个sao蹄子进年家,我就知道她乔慕晚是谁了!”  赵雅兰把话尽数道出,年永明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的森冷。  他最不愿意提及的就是乔慕晚的身世,但是就这样被自己的妻子一再强调,他拿着手机的手,都下意识的握紧了。  “我不管年氏这次出事儿到底是什么原因,我知道,这件事儿,和那个小sao蹄子,铁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年永明:“……”  “年永明,你也不用给我护-犊-子,你要是能耐,你就把我赵雅兰从年夫人的位置上踹下去,娶那个小sao蹄子做你的小老婆!”  赵雅兰说话越来越难听,甚至不顾形象,完全口无遮拦。  越听赵雅兰的话,年永明心窝子里越像是憋了一口气一样的难受。  “懒得理你这个疯子!”  不想再和自己这个病入膏肓的妻子说话,年永明挂断电话,把手机关了机。  ——————————————————————————————————————————————————————  厉锦江拿着水果去医院看邵萍的时候,看护刚帮邵萍换了一身病服。  “身体怎么样?还迷糊么?”  厉锦江将水果递给看护,走上去,问到。  “没什么事儿了,就是血压有些不正常,我在调理!”  “好好调理调理吧,自己个的身体,别耽误了!”  “嗯!”  邵萍点了点头儿,然后招呼看护去洗水果。  看护走了以后,厉锦江坐在了邵萍的chuang的旁边的椅子上。  “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有事儿要和你说!”  关于邵昕然的事情,易急不易缓,厉锦江不打算卖关子。  “你说吧!”  邵萍从昨天晚上就在想厉锦江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儿,想不到会有什么事儿,这会儿,她自然是洗耳恭听。  “是关于昕然的事情!”  虽然邵萍没有说邵昕然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她当年只和自己,还有年致彦好过,她有亲口说过邵昕然不是年致彦的孩子,那既然这样,邵昕然很显然就是自己的女儿。  “昕然怎么了?”  一听到厉锦江说事情说关于邵昕然的,邵萍立刻就诧异的问到。  “没怎么,是关于昕然那个孩子……她喜欢上我大哥家大儿子的事情!”  闻言,邵萍皱了皱眉头儿。  她不解,自己的女儿喜欢上厉锦江大哥的大儿子的事情,为什么在厉锦江看来,是很严重的事情。  把邵萍皱了下眉头的样子纳入眼底,厉锦江原本晦涩的眉心,拧了拧。  其实不然,他曲解了邵萍皱眉的动作。  再舒张开眉心时,厉锦江郑重的说道——  “昕然的身世,你也清楚,她喜欢上我大哥家孩子的事情,意味着什么,你也能明白!萍萍,倒不是说我如何的不近人情,是他们两个人万万不能走在一起!”  邵萍:“……”  “昕然那孩子对我有排斥心理,在这件事情上,我不好说些什么,萍萍,所以事情还是你和昕然好好说一说比较合适!”  厉锦江的话刚说完,门口那里,冷不丁的传到一道犀利的女音。  “什么叫你不好说些什么?我人现在就在这里,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当面和我说就行,不用通过我妈!”  邵昕然本不是那种十足火爆脾气的人,但是在厉祁深的问题上,她恨不得浑身带刺一样的针对所有反对她和厉祁深的人。  听到邵昕然的声音,邵萍和厉锦江纷纷向门口那里看去。  看到怒火中烧的“女儿”,此刻眼眶泛红,无声发酵的压抑气旋,缠绕在厉锦江的呼吸间。  下意识的,他怔忡着神情,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间能碰到邵昕然来医院,真的没有想到……  把厉锦江和自己女儿之间的“对峙”看在眼里,邵萍有些揪心的蹙着眉头儿。  “昕然来了啊!”  一再抿着唇,邵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出声。  “正好你厉叔叔也在,过来和你厉叔叔打声招呼!”  “叔叔?”  邵昕然轻蔑的掀动嘴角,冷冷的发声。  说着话,她双臂环胸,眯着原本漂亮的桃花眼,走上前来。  “妈,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站在你我母女之间这个男人,对于我来说,还有一个身份!”  “……”  “他是我认的干爹!”  听邵昕然阴阳怪气的说自己是她的干爹,而非亲生父亲,厉锦江本就皱在一起的眉头儿,拧得更紧。  邵萍知道一些关于邵昕然认厉锦江做了干爹这件事儿,之前见面的几次,自己的这个女儿就有唤他干爹。  没有把两个怔愣的表情纳入眼底,想到厉锦江阻止自己和厉祁深在一起,她去看厉锦江的目光,更加的森冷。  “没想到我干爹为了我这个干女儿的事情,还真就是煞费苦心,连我要和谁在一起,你都想着横插一脚!”  听得出来邵昕然对自己说的话的讥诮,厉锦江变了脸色。  再怎样说,自己的私生女,和自己的侄儿走在一起,于他这个做父亲的来说,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邵萍心惊胆战的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那个……”  “你和我出来!”  邵萍刚要说话调解气氛,厉锦江冷着脸,对邵昕然说到。  对于厉锦江,邵昕然自认为他不是自己的父亲,自己没有必要看他脸色,更没有听他的话,拒绝和厉祁深来往。  “好!”  没有丝毫忌惮厉锦江的意思,邵昕然转身,连她母亲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往门外走去。  厉锦江跟了出去,徒留懵了圈的邵萍一人,傻眼的看两个人离开的身影。  ——————————————————————————————————————————————————————  找了医院外面少有人经过的偏僻处,邵昕然迎上厉锦江目光的注视,问——  “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儿?干爹!”  像是刻意强调两个人的关系,邵昕然阴阳怪气的唤了厉锦江一声干爹。  听了“干爹”这两个字,厉锦江拧眉。  “你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我不允许你和祁深来往,你趁早给我断了这个念头儿!”  昨天晚上从厉潇扬的话里知道了邵昕然至今对厉祁深都没有死心的事情,厉锦江心口窝着的那一股子无名的火焰,至今都在没有消弭的燃烧。  “不让我和厉祁深来往?呵……凭什么?”  邵昕然听笑话一样的质问厉锦江。  “厉先生,请你搞清楚你的身份,你只是我的干爹,不是我的亲爹,凭什么限制我和谁来往的权利!”  “我是你干爹还是你亲爹,你心知肚明!”  “是,我是心知肚明,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我的生身父亲,所以我很清楚我喜欢厉祁深,是不是违背了**道德!”  邵昕然斩钉截铁的反驳厉锦江一句,让厉锦江本就难看的脸色,黑得好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奏一样。  无视厉锦江的脸色有多难看,邵昕然将一直都不愿意拿出来的检测报告从自己的拎包里拿出来。  “你不是说我和你是父女么,那好,你看看这个,看看我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说着,她把自己和厉潇扬dna对比的检测报告递给厉锦江。  见邵昕然是要把自己和她的dna检测报告给自己看,厉锦江伸出手接过,毫不迟疑的翻开。  “这是我和厉潇扬的dna对比检测报告,上面,很明显的显示着我和厉潇扬的双螺旋结构不存在任何的重合部分,所以,毋庸置疑,我和你之前,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可能!”  厉锦江看完结论的那一行字,不假思索的反驳邵昕然一句。  他不信,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邵萍会背着自己和其他的男人好。  邵萍曾经亲口告诉过自己,邵昕然不是年致彦的孩子,那作为另一个在年轻时和邵萍发生过xing关系的男人,厉锦江很肯定邵昕然就是自己遗失在外的女儿。  “你妈年轻的时候和我好过,你不是我的孩子,还能是其他男人的孩子不成?”  邵昕然把厉锦江的每一个神情变化都纳入眼底,对于他赤红眼的样子,她脸上冷漠的没有任何的表情。  只要她不是厉锦江、不是年永明的孩子,她是任何一个男人的孩子,她都无所谓。  “我是任何男人的孩子都好,只要不是你厉锦江的就行!”  “你……”  厉锦江被邵昕然的话气得不轻,要知道,在这之前,他可是拿着邵昕然的dna做过鉴定的,两个人的双螺旋结构虽然谈不上完全吻合,但是很大程度上,都有重合的地方。  他问过医生的,这是不是能证明两个之间有关系。  医生当时给他的回答是,如此一半的吻合度,能证实两个人之间有一定的血缘联系。  他不相信是自己做的鉴定出了错误,很显然,他直觉性的认为,一定是邵昕然为了达到让她和自己之间没有关系,而造假出来的这份检测报告。  “这份检测报告是你造假的,一定是你不愿意承认你是我厉锦江的孩子,你故意伪造出来的!”  听厉锦江说如此自欺欺人的话,邵昕然笑得森冷而没有温度。  “我有必要伪造吗?如果你不愿意的相信这份检测报告的真实与否,你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厉潇扬不是你的孩子,是你妻子和其他男人搞出来的!当然,这种存在的可能微乎其微!”  厉锦江气得不行的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邵昕然。  “不妨告诉你好了,我敢这么无所顾忌的继续喜欢厉祁深,你觉得我和他之间可能存在联系吗?”  “你为什么不拿我的检测报告做对比,偏偏要拿潇扬的做对比?”  厉锦江懒得去听邵昕然的话,厉潇扬身上有他和他妻子的各自一半的血,很明显,可能是检测报告出了错误。  如果只用了他一个人的检测报告,存在错误的风险率,很明显会被降低!  见厉锦江事到如今了,还在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和他有关系,邵昕然都变得不耐烦起来。  “懒得管你是怎么想的!”  不想再去理这个死乞白赖认准自己是他女儿的男人,邵昕然转身,没有丝毫留念的离开。  ————————————————————————————————————————————————————  邵萍一脸茫然的看着离开的厉锦江和邵昕然,虽然邵萍不清楚厉锦江突然来这一出是怎么一回事儿,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莫名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好像是长了草一样的疯狂滋生。  越想越心慌,邵萍拿出来了手机。  看两个人已经出去了二十分钟还没有回来,她的心脏更加悬得慌的难受。  下意识的,她翻出自己女儿的电话号码准备打过去。  只是不等她的手指点下去,“乔慕晚”三个字,窜入了她的眼帘。  几乎是在一瞬间,她就打消了要打电话给自己女儿的念头儿,取而代之的,是要打电话给乔慕晚。  脑海中一再出现乔慕晚一张素净、不着任何庸脂俗粉的面颊的时候,她没有多做任何的丝毫,将手指,放到了乔慕晚的那个手机号码上。  刚准备拨出去,年永明憔悴着一张脸,推开门,从外面进来。  “永明?”  没想到厉锦江和年永明险些赶在同一时间出现在这里,她下意识的未拧了眉心。  “你在做什么?”  年永明一进来,就看到邵萍的手机从她的耳边滑落给自己说话。  “没做什么,准备打个电话!”  说着话,邵萍将身体支了支。  “今天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我都挺好的!”  邵萍本就不喜欢因为自己昏倒了住院,和年永明就没有把她不时**-房泛疼的事情,如实相告于他,就包括邵昕然,她都没有坦诚。  “你脸色太难看,平时应该让看护带你出去多晒晒太阳!”  年永明还没去问医生关于邵萍的情况,听邵萍这么说,他暂且没怎么担心。  “嗯,我知道了!对了,永明,我有事情和你说,我得到佳雅孩子的联系方式了!我刚才就准备给佳雅孩子打电话!”  邵萍的话,让年永明刚准备坐椅子的动作一滞,然后直觉性反应的抬头去看邵萍。  “怎么了?”  发觉年永明看自己的目光带着诧异,邵萍问道。  “没什么!你真的确定那个女孩子是佳雅的孩子了吗?”  “嗯,我确定,我要打电话给那个孩子!”  说着,邵萍又一次拿出来电话,拨了乔慕晚的电话……  ——————————————————  乔慕晚拿着孕婴手册,坐在阳台的榻榻米上,在临近秋日的不毒辣的阳光中,看着书。  秋日带着飒爽的风丝,温柔而俏皮的从乔慕晚的耳边吹拂而过,将她鬓角处的碎发,吹得零散……  抬起手,乔慕晚用葱段般的玉指,勾了勾鬓发到耳后。  将视线再落在书上的时候,乔慕晚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是让她觉得有些烦了的康靖辉。  任由手机震动了好久,乔慕晚才伸出手,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  手机被接通,康靖辉急不可耐的声音,从听筒那里传来。  “慕晚,你在做什么?你现在方便吗?能不能再借我十万块,我母亲现在病危,着急用钱!”  关乎人命,乔慕晚自然是不会拒绝,虽然康靖辉已经欠了自己很多钱,她手上也没有足够多的钱,但是只要是正事儿,她还是会开口和厉祁深说的。  “可以,我可以借钱给你,我马上让人把钱给你送过去!”  “你能不能亲自把钱送来?我……我想和你见一面!”  康靖辉说得欲言又止,之前乔慕晚已经不止一次拒绝过他了,如果再被她拒绝一次,他的面子自然挂不住!  听出来了康靖辉的话语里似乎带着玄机,乔慕晚皱了皱黛眉。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  康靖辉:“……”  “钱,我会立刻让人交到住院部那里!阿姨那里现在情况也挺棘手,你去陪阿姨吧!”  乔慕晚不想和康靖辉有太多的来往,拒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慕……”  康靖辉还想再说些什么,手机里,却传来了阵阵忙音,乔慕晚没有给康靖辉任何一个再继续和自己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  挂断了康靖辉的电话,乔慕晚就好像是摆脱了一个难缠的敌人一样长吁一口气。  稍稍平复下情绪,她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既然她做不到无视一条生命,她就算是没有钱,也自然是会尽全力去帮忙。  把情况大致给厉祁深说了一下,厉祁深在手机那端,漫不经心的沉着嗓音发声——  “没钱了?你的私-房-钱呢?都拿去给你老相好了?”  乔慕晚:“……”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话堵得哑口无言,她明明在和他说关于治病救人的事情,他却这么能给自己跑偏话题。  轻轻掀动朱唇,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又语调不咸不淡的出了声——  “拿着我的钱,去讨好你老相好,不地道吧?”  越听厉祁深这样散漫的口吻,乔慕晚越是心里窝火的没辙。  这个男人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他,那个康靖辉不过是连萌芽都没有的一号人物,哪里算得上是老相好,就连说康靖辉是她的老朋友都不妥当,何况是老相好了?  “我在和你说很正经的事情,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不满意的哼唧话,乔慕晚还不忘碎碎念的小声呜哝一句“这么远都闻到醋味了!”  听乔慕晚和自己抱怨的话,厉祁深在另一端,轻笑了下。  对乔慕晚,他早就已经不是最初那种有个男人和乔慕晚有关系,他就恨不得给那些个男人拆穿入腹的态度,打从他觉得这个小女人对自己依赖到已经离不开的地步了,他很相信她对他的感情。  “你还笑?你就知道呛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不是你上辈子欠我的,是前世缘,今生再续!”  能想象到乔慕晚是怎样一副吃瘪的表情,厉祁深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邃起来。  听这个男人说腻腻歪歪的话,乔慕晚瘪了瘪嘴。  “你在干什么?”  “在和你煲电话粥!”  扣着手,乔慕晚回道。  听乔慕晚的声音,厉祁深笑得纹路更加的邪肆起来。  “要出来么?听陆临川说,在宁阳路那里,新开了一家甜品店!”  虽然乔慕晚已经老大不小的年纪了,但是她还是少女心的喜欢吃一些甜食。  很多时候,厉祁深下班回来都会带马卡龙、提拉米苏一些小甜点给她。  “你不忙吗?”  “还好,目前来说,手头儿上的事情都忙完了!”  难得厉祁深今天这么有兴致的问自己要不要出来,乔慕晚自然是不会拒绝。  小脸上扬着淡淡的明媚,她小声道——  “我去换衣服!”  “嗯,我让陆临川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好,再说了,你不是配了司机给我,就别麻烦陆助理了!”  “那让司机送你过来,我十五分钟后到宁阳路!”  “嗯!”  挂断了电话以后,乔慕晚放下育婴手册,回卧室里换衣服。  ——————————————————————————————————————————————————————  乔慕晚换了件宽松的卫衣裤,拢了拢头发扎成一个马尾,换了一双平底便鞋,出了门。  坐上厉祁深专门给她配备的车,司机载她向宁阳路那里驶去。  在乔慕晚的车离开以后,后面,一辆藏在树荫下面的车,从一片暗影中,开了出来。  紧随其后,那里轿车,尾随乔慕晚的车,驶出去。  ——————————————  乔慕晚到甜品店的时候,厉祁深还没有到。  找了一个就近窗边的位置坐下,她百无聊赖的等厉祁深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厉祁深的电话。  “你到了?”  磁性声线的声音,低沉中隐隐透着一丝焦灼的传来。  “嗯!我刚刚到,你现在到哪了?”  “我还在公司,手上这边,刚才临时有一个合同要处理,马上处理完了,再等我十五分钟!”  “嗯!我不急,你先处理好合同!”  乔慕晚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她很清楚厉祁深有多忙,她能在百忙之中出来陪自己吃甜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挂断了电话以后,乔慕晚也不着急点餐,就和服务生要了一杯清水,一边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象,一边等厉祁深的到来。  就在她小手托着腮,若有所思的想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了一道温润的声音。  “慕晚!”  听到有人唤自己,有些失神的乔慕晚,赶忙收回思绪。  在自己视线里映出康靖辉的脸时,她本能性的蹙了下黛眉。  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她闪烁的目光中,带着尴尬。  这个男人刚才有打电话给自己,自己说没有时间,却在这里打发时间的看窗外的车辆来回穿梭。  嘴角实在是艰涩的挤出一抹笑,乔慕晚刚想问康靖辉怎么会在这里,康靖辉在乔慕晚对面的座椅那里,坐下来了身子。  “慕晚,真的是你啊!我刚才还以为我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康靖辉情绪格外激动的和乔慕晚说话,她有些招架不住的赔笑。  “你怎么不点餐,是在等人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谈一会儿!”  说着,康靖辉就招呼服务员过来点餐。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