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21章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第321章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30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随意的和自己的母亲聊着,其实邵昕然打从医生那里知道自己母亲要走了关于乔慕晚的联系方式的事情,她就一直想向自己的母亲,把这件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问的清楚!  母女间,想的事情不同,邵昕然这边想得是乔慕晚和自己母亲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的事情,而邵萍那般,她想的事情是厉锦江和自己女儿之间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  接过邵昕然递给自己的红提,邵萍敛住若有所思的情绪,应了一声“我还好!”  接连递给了自己母亲好几粒红提,邵昕然没有按捺住心里越发想要知道自己母亲找乔慕晚的联系方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随意、看不出任何玄机的问——  “妈,我听您的主治医师说,你这几天一直再找一个叫乔慕晚女人的联系方式,您是有什么事情找她吗?”  邵昕然一问,邵萍原本打算把红提送入嘴巴里的动作一滞。  不自然的脸上,划过一抹不是讳莫如深的表情,她再把搁置在嘴巴边拿着红提的手垂下时,笑着回道。  “没什么事儿!”  知道自己因为找乔慕晚联系方式的事情把医院里里外外都闹得很是沸腾,邵萍随意给了邵昕然一个解释。  “就是我上次来医院检查的时候,我昏倒了,是那个姑娘扶了我,我很感谢她,就想要她的联系方式,对她说一句谢谢!”  “要她的联系方式,就是为了和她说一句谢谢?”  邵昕然重复自己母亲的话,很显然,她质疑的口吻,根本就不信她母亲的话。  “妈,为了谢谢一个扶你起来的女人,您至于在医院上上下下都要她的联系方式吗?”  被自己女儿咄咄逼人的口吻质问着,邵萍无从回答。  她要乔慕晚的联系方式,哪里是因为自己要感谢她,她真正的目的,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妈,您找她到底是什么事儿?您就不能告诉我吗?”  自己母亲如果是毫不迟疑,很爽快的给自己一个答案,邵昕然不可能把事情想得复杂。  但是她母亲对她一再紧紧隐瞒,讳莫如深的样子,真的让她觉得事情越发的蹊跷。  而且,这件事儿不是关于别人,而是关于乔慕晚,是自己的死对头乔慕晚,她根本就做不到息事宁人!  见自己的母亲就是低垂着眸,一副若有所思样子的对自己瞒着不松口,邵昕然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的吼出了声音——  “您要瞒着我这些事情到什么时候?我是您的女儿,对我,您真的就不能坦诚相对吗?”  且不管她和年永明、厉锦江之间的事情是怎样的,就单单是乔慕晚的事情,她真的就是不知道真相,就难以罢休!  听着自己女儿的控诉,邵萍用手指,紧紧的捏住被子的一角。  她不是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的女儿,只是事情是他们上一辈子的事情,她真的不想把这一代人都扯进去。  她已经足够不幸的了,她不想她的女儿知道这些事情,知道她的过去!  “妈,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从意大利回来以后,您变了,你变了一个人!对我,您不再是一个母亲对女儿该有的姿态,我这么爱您,您就这样什么事情都对我紧紧隐瞒,您这不是让我担心呢吗?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我们做儿女的呢,还不是一样!”  邵昕然控诉的声音,越发的激烈起来。  旁的事情,没有威胁到她的利益,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那么过去了。  但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那牵扯的可是厉祁深,她根本就无法做到没事儿人一样的冷静对待!  “我只是想关心您,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让你这样乱了分寸,但是……但是你为什么连一句靠谱的解释都不肯给我呢?您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要提防,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值得你信任的人了吗?”  邵萍的心,因为邵昕然的话,紧紧的揪紧着,尤其是她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是在她的心脏上面扎下钉子,扎得她的心脏鲜血淋漓!  她再抬头去看自己的女儿,再看见自己女儿脸上那两道蜿蜒的泪痕,皱紧的眉头儿,紧拧到了一起。  “昕然,妈妈没有想要隐瞒你什么事情的意思!妈妈有妈妈的过去,妈妈不想去提,妈妈希望你能理解妈妈!”  “我理解,我当然理解,如果我不理解的话,当初年叔叔的事情,还有厉锦江的事情,您觉得我可能不质问您吗?”  不同于邵萍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平静面容,邵昕然整个人癫狂般的流着泪水,控诉着。  “我知道您有过去,我也尊重您的过去不被触及,但是……我想问您的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我只想问你这个乔慕晚和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妈,她和您的年纪相差悬殊,不应该是你过去生活中的某一个人吧!既然这样,我只想知道她的存在,对你来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邵萍并没有听出来邵昕然提及到乔慕晚的时候,声音有多亢奋,甚至于,她把自己女儿表现出来的激动情绪,看做是她对自己的担心。  有些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自己女儿,关于乔慕晚的事情,邵萍紧锁的眉,一直都没有舒展开。  见自己的母亲对自己,还是如此隐瞒,不想告诉自己,邵昕然忍受不住这样难耐到就好像是猫尾巴在你肌肤上滑动油走一样的感觉,再度尖锐的控诉。  “妈,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也不肯说,那也不肯说,您真的就……”  “我没有不肯说!”  邵萍打断了邵昕然的话。  她抿了抿唇,一再权衡下,动了嘴角,轻声说道——  “倒不是其他什么事情,我知道觉得那个慕晚,长得很像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样,我就是隐约觉得……她真的很像!”  “什么朋友?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邵昕然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就质问出了口。  “没有什么意思,我不敢肯定!”  “妈,您是说乔慕晚长得很像您的那个朋友,然后您想知道这个乔慕晚是不是您那个朋友女儿,是不是这样?”  不同于邵萍口齿的吞吞吐吐,邵昕然乍想到这个可能的联系,就毫不犹豫的道了出来。  “我只是猜测而已!”  这件事儿对于邵萍来说,是没有一个准确定论的猜测,但是对于邵昕然来说,她心里已经有了另一番不同寻常的假设。  “妈,您的那个朋友叫什么?是个怎么样的人?”  被问及到关于佳雅的事情,邵萍最不愿意多谈了。  乔慕晚可以说不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但是佳雅不同,佳雅是存在于曾经,在过往整整三十年里都存在于她记忆里的一个人!  在自己女儿目光的一再注视下,邵萍动了动喉咙。  “我那个朋友,早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  自己和邵昕然dna双螺旋结构不同,这对厉锦江来说,是一件真的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已经着了最权威的专家,要他们对他和邵昕然的双螺旋结构做了对比,那会儿医生很肯定的给自己说,两个人之间虽然不见得能谈得上是父女关系,但至少有血缘关系,如果没有找到更加确定的双螺旋结构证实两个人的关系,在一定立场上,两个人之间,有很大程度可能是父女的关系!  不肯相信明明都有了定论的事情,怎么会突然间就变了味道,厉锦江拿着邵昕然丢给自己的那两份检验报告,去了医院。  他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竟然让厉潇扬和邵昕然之间的dna双螺旋结构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只得找医院的专业,给他做一个更加专业性强,更加权威而有说服力的医学解释!  自己和自己女儿厉潇扬,以及邵昕然那个私-生女,三个人的dna报告送到医生面前。  医学专家把三个人的检测报告进行了分析,又用电泳做了一次针对性强的检测。  等到医生把对比的结果和两个女儿与自己dna双螺旋结构的吻合度的答案告诉自己的时,厉锦江瞬间如同惨遭雷劈,整个人都怔住了神情!  邵昕然与自己有多对互补碱基对匹配成功,而厉潇扬,没有任何一段基友片段,与自己的基因吻合在一起!  换句话说,邵昕然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有待考证,而厉潇扬,完全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一时间,厉锦江整个人都懵了的倒在座椅里!  本来他是想和邵昕然的dna双螺旋结构再做一次对比,不成想,出了问题的不是邵昕然,而是这个做了自己二十九年的亲生女儿!  厉锦江近乎要石化了一样的坐在座椅里。  他不信这个结果,一丁点儿也不相信这个结果!  厉潇扬怎么可能不是自己的女儿,他可是看着她长大成人的,怎么可能在阴差阳错的一次dna检测中,被证实了她不是自己的女儿?  厉锦江不肯信这个结果,又让医生重新做一次。  知道厉锦江是不愿意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真相,但是秉性医者诚信的经营操守,医院方面的专家,还是中肯的告诉厉锦江,检测没有问题,希望他客观看待事实真相!  ——————————————————————————————————————————————————————————  厉锦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医院,只知道自己的脑海中,布满了关于“厉潇扬不是自己亲生女儿”这十一个字!  本就不年轻了的厉锦江,一瞬间,就好像老了十岁一样,成了一位摧拉枯朽的老者,在没有儿女的陪伴中,孑然一身的留下一道孤零零的身影。  再回到车上时,车门被司机关闭上的刹那间,厉锦江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  下意识的紧紧抓住自己手里的这份最新的检测报告,在司机问自己“要回公司去吗?”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直接斩钉截铁的说“回家!”  ——————————————————————————————————————————————————————  回到了家里,和尹慧娴因为昨晚闹着情绪的厉潇扬,一直在自己的屋子里待着,不吃不喝,也不肯出屋。  尹慧娴因为自己女儿的大闹,心情也不好的厉害。  听到家里的阿姨说“先生回来了!”,她才穿着睡袍,一边揉着眉心,一边下了楼。  到了楼下,尹慧娴闭目揉着眉心,没太注意到厉锦江的脸部表情,随口道——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平时自己的丈夫不是加班就是出去应酬,冷不丁的回家早了,倒是让她有些不适应了。  厉锦江不语,手里捏紧着自己和厉潇扬的dna检测报告,站在玄关处。  迟迟等不到自己的丈夫出声,尹慧娴眨了眨眼皮,抬眸。  在看到自己丈夫正在用一双充溢的眸,眼白周围,溢裂的血丝、像是经历了一次巨变一样的倦怠样子看着自己,尹慧娴一阵惊心。  “怎么了?”  自己丈夫的脸部表情明显不对,且不说别的,就他此刻隐隐泛白的脸,颧骨都要劲瘦的凸显了出来  越发的觉得情况不对劲儿,尹慧娴迈开步子走到了门口那里。  “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吗?”  尹慧娴关心的口吻,刚刚溢出嘴巴,迎面,自己的脸,就被洋洋洒洒的几张检查报告的纸,狠狠的砸到了自己的脸上。  尹慧娴一个猝不及防,脸被突然向自己砸来的纸张,砸的脸部肌肤,生生作痛。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儿!”  厉锦江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声音,生冷的如同一道皮鞭一样甩下,让尹慧娴的耳膜,承受着无情的鞭挞。  尹慧娴懵了,她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好事儿”,竟然会让厉锦江勃然大怒!  隐忍着脸上阵阵麻痛到肌肤要裂开的疼,她垂眸,把目光,落在了地上。  看着一张张洋洋洒洒的dna检测报告的纸张上,上面愕然写着厉锦江和厉潇扬两个人的名字,她的脑袋,瞬间“嗡”的一下作响。  这是……  把尹慧娴几乎都要傻了的表情纳入眼底,厉锦江自嘲的勾着嘴角。  “怎么,想起来了?还是说,知道自己事情败露了?”  无论如何,厉锦江也没有想到过,与自己相敬如宾多年的妻子,竟然是一个背着自己在外面出-轨的女人,而且,竟然自己叫了快三十年女儿的厉潇扬,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男性尊严被挑战,被污辱,莫过于此!  厉锦江直感觉自己就好像是笑话一样的存在,被自己的妻子,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  对于厉锦江冷漠的指控,尹慧娴说不出来一句话,甚至连一个字,她都说不出来!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厉锦江还在顾念夫妻三十年的情分,用他的理智,清明的质问尹慧娴。  不管是谁,一个男人最不愿意看到的,莫不过于此!  三十年的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如果她肯给他一个解释,或者说她肯和自己说一下原由,他都可能会选择顾及自己,顾及自己叫了三十年女儿的情面上,对这件事情既往不咎!  “你要什么解释?还有,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整这几张纸回来对我酸言酸语的是几个意思?”  尹慧娴毕竟也是在各种场合都游动的人,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什么样的阵势都见过,自然而然的,他怎么可能因为自己丈夫的三言两语,就自己乱了分寸,乱了阵脚!  自己都已经把自己妻子的狐狸尾巴都抓了出来,不想自己的这个妻子,对自己还是这样一副供认不讳的表情。  本来好脾气的厉锦江,寻思尹慧娴要是肯给自己一个解释,自己可能选择不把这件事儿让厉潇扬知道,不过看自己的妻子,如此的执迷不悔不说,还反过来质问自己,厉锦江的耐心、好脾气,都被这个丢人都丢到家了的妻子给耗尽了!  “你还好意思质问我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不清楚吗?”  “我不清楚!”  尹慧娴好不忌惮的迎上厉锦江目光的注视,一双眼,同样沁着凛冽。  “呵……不清楚是吗?那我就让你好好清楚清楚!”  说着,上来了脾气的厉锦江,将地上扔着的几张检验报告拿起来,然后拉着尹慧娴的手臂,把她扯到了客厅那里。  将她的身体往沙发里猛力的甩去,跟着,怒火中烧的厉锦江,将那几页纸,又一次,甩在尹慧娴的脸上。  “看清楚,你把这几张检测结果,给我从头到尾看清楚,然后,你来给我解释一下,潇扬的dna双螺旋结构,和我的为什么不一样!”  不像之前那样说得还有些迂回婉转,厉锦江这次雷吼的同时,是对自己妻子再也无法慈悲之心相待的决然!  在自己丈夫恨不得把自己吃了一样的目光注视下,尹慧娴拧着性子,抬手,抓起那几张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污辱一样的检验报告!  将几张纸,甩在茶几上,她迎上自己丈夫的目光,不害怕的回望着他。  “没有必要让我看这几张废纸,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见事到如今,事情都已经败露了的妻子,还在和自己装腔弄事,厉锦江更是气得恨不得掐死她。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气不过自己就这样受了窝囊气,戴-了绿-帽子,厉锦江怒不可遏,甩手,在这三十年和自己妻子相敬如宾的生活交往中,第一次甩了她一个耳光!  ——————————————————————————————————————————————————————————  厉祁深拿着手机,再折回到检查室那边的事情,乔慕晚正好从里面出来。  “你干什么去了?”  忍着脚踝处,肿胀的疼痛感,乔慕晚步子不稳的走上前,问着厉祁深。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