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22章 :没那个小红本,我照样睡你

第322章 :没那个小红本,我照样睡你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0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拿着手机,再折回到检查室那边的事情,乔慕晚正好从里面出来。  “你干什么去了?”  忍着脚踝处,还在隐约胀痛的感觉,乔慕晚步子不稳的走上前,问着厉祁深。  “接了个电话!”  厉祁深随意的答复着,没有提及邵萍打电话给她的事情。  “你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乔慕晚摇了摇头,道:“医生说没有什么事儿,让我吃一些消肿的药就好!”  “那一会儿让老二去开药!”  “别麻烦他了,他也挺忙的!”  见厉祁深动不动就大爷似的让厉祎铭给他办事儿,乔慕晚皱了下细眉。  “他有什么可忙的?”  厉祁深不以为意,厉祎铭成天在忙些什么,他这个做大哥的,清楚的很。  乔慕晚看厉祁深理直气壮,回不了嘴,只得无奈的呶了下唇。  “你怀着孕呢,开得药要是有副作用怎么办?让老二去,我放心!”  见乔慕晚小眉头有些皱着,厉祁深下意识的补充了一句。  果然,他一句漫不经心的解释,让乔慕晚原本微拧的细眉,舒展了开。  看乔慕晚的表情阴转晴,厉祁深也轻笑了下。  ————————————————————————————————————————————————————————  回去的路上,乔慕晚手机里进来了电话,是乔家老宅那边打来的!  本来没有什么事儿的,就是让厉祁深和乔慕晚过去那边吃个饭!  想到上次厉老夫人说要请自己的父母去厉家那边,乔慕晚就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梁惠珍一听厉家老夫人邀请自己和自己的丈夫,欣然的答应了下来。  “那慕晚,祁深父母那边,定了哪天啊?”  上次两家人因为藤雪的事儿,没能好好的吃一顿,这次,两家人自然是要借此机会,好好的谈一谈。  “厉老夫人还没有告诉我,等老夫人通知了我,我再告诉您!”  乔慕晚在打电话,正在开车的厉祁深,不悦的递过来一个眼神儿,很显然,他不满意乔慕晚都收了自己母亲的改口费,还一口一个“厉老夫人”的叫着。  “告诉妈,就今天,今天就让她和爸过去厉家那边,一会儿我过去接他们两个人!”  不同于乔慕晚害羞的忸怩,厉祁深就那样堂而皇之的叫乔慕晚的父母。  还在打电话的乔慕晚,冷不丁的听到厉祁深开口说话,还那样出乎自己意料的唤自己父母爸妈,她诧异的微微瞪大了眼。  她怔忡间,厉祁深把手机,从她的手里夺了过去。  “妈,是我!”  乔慕晚:“……”  手机那端的梁惠珍,听到一道低沉的嗓音,管自己叫妈,从听筒里传来,她怔住了一下。  等到反应过来是厉祁深在叫自己“妈”,梁惠珍笑得合不拢嘴。  厉祁深并没有说些什么,就是告诉了梁惠珍,说自己和乔慕晚一会儿去乔宅那边接她和乔父,让他们两个在家等着。  挂断电话,还是惊讶表情的乔慕晚,微张着唇,显然还是没有从厉祁深就这样唤了自己母亲的怔忡中反应回来。  厉祁深没有理会乔慕晚,看了她一眼以后,拿着她的手机,拨了老宅那边的电话过去。  厉老太太一看是乔慕晚打来的电话,老太太喜笑盈盈的接了。  “慕晚呐?”  “是我!”  厉老太太:“……”  ——————————————————————————————————————————————————————————  把乔家两位父母要去厉家的事情告诉了厉老太太,厉老太太笑着连连说“好!”  “祁深,那你顺便和慕晚去菜市场买菜回来!你三婶娘和你姑妈她们也要来家里!你先把菜买回来,然后再去接慕晚的父母!”  厉祁深应了声,把电话挂断。  “你这么急的让我父母过去,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都没有准备!”  “有什么可准备的,他们两个一天闲的都能发霉了,你爸妈过去,两个人指不定乐的蹦起来!”  “哪有你这么说你父母的啊?”  乔慕晚觉得这个男人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嘴巴毒一些就算了,不想,他连对他的父母,都那样漫不经心,随意不羁!  “不然怎么说?”  厉祁深反问一句,让乔慕晚没话可说。  她自然是不会教他如何和长辈相处,不然,依照这个男人阴晴不定的性子,指不定又会怎样呛自己。  “我都已经叫你父母爸妈了,你这边,是不是没必要一口一个‘厉老先生’、‘厉老夫人’的叫着?”  被厉祁深的话问的脸颊发烫,再怎样说,她脸皮薄,两个人还没有登记就这样叫两位长辈爸妈,她多少都觉得有些不妥当!  “谁像你脸那么大?还没登记就认了丈母娘!”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轻笑了下。  “没那个小红本,我该睡你还是睡你,该叫丈母娘还是叫丈母娘!”  厉祁深不以为然,自认为有了那个小红本,不过是合法睡她乔慕晚!  “你不着调,都要做爸爸的人了,说话还这样!”  有些人,真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乔慕晚清楚的记得自己刚认识厉祁深那会儿,他公司大总裁的架子,让她这个职场新人,可望而不可即。  现在两个人在一起了,他什么样的本性,被她摸得一清二楚!  “我就是当爷爷了,该这样说话,还是这样和你说话!”  乔慕晚:“……”  和这个男人,自己就没有几次能说过他的时候。  而说不过他,选择沉默,是再好不过的方法!  —————————————————————————————————————————————————————————  尹慧娴的身体,被厉锦江过分大的力气,甩到了沙发上。  头发披散上下,让尹慧娴的身体,在沙发上,弹了又弹。  厉锦江气得不行,这些年来,他自认为自己对这个妻子好的没有话说。  自己的这个妻子喜欢吃车厘子,他就算是下班再晚,应酬到深夜,只要她说想吃车厘子,他就一定会买回来给她。  虽然时间的沉淀,让两个人谈不上说还有爱情,但是生活多年的亲情,让两个人的感情,逐渐变得深厚。  但就是这样,还是出现了这样不和谐的事情,让他心脏,生生的疼着。  “你还有狡辩到什么时候?证据都摆在你的面前了,你还有继续和我隐瞒,装不知情吗?”  自己养了快三十年的女儿不是自己的女儿,虽然说不上自己妻子的心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孩子……她不能怀了别人的孩子,然后让自己戴着绿帽子的养着别人的孩子!  “说,到底是谁的种?”  厉锦江怒红着眼,上前一把扯住尹慧娴的手臂,拨开她的头发,让她的眸,直视自己与她目光的对视!  尹慧娴看着厉锦江,她的嘴角,忽的一笑。  “你都已经知道不是你的了,还想知道是谁的有什么意思吗?你就这么想知道我的jian-夫是谁吗?”  “你……”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想尹慧娴还说这样的风凉话给自己听,厉锦江气得恨不得掐死她。  “厉锦江,你我夫妻多年,你当年做得错事儿,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你,你有想过我自己当时一个人独守空房是什么感觉吗?”  说到当年的事情,尹慧娴就忍不住想要流泪控诉。  一再隐忍心尖儿处钝钝的疼,她没有再说下去。  吸了吸气,她再去看自己这个做了三十几年夫妻的丈夫,眼底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事情也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好,我和你离婚!你的钱,我一分不要,我只请你,不要让潇扬知道这件事儿!”  再怎样说,厉潇扬是尹慧娴的心头肉,她什么都可以不顾及,甚至连脸都可以不要,但是她不希望她的女儿受到伤害。  她希望她的女儿是在一个健全的家里生活,不要知道当年的林林种种。  厉锦江不语,抿着唇看自己的妻子。  两个人对峙着,直到厉潇扬的声音,cha了进来,夫妻二人无声的对视,才被打破——  “爸、妈,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  因为昨晚的事情,厉潇扬一整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她不想看自己的母亲,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她就心里憋着火的难受!  但是刚刚,她在chuang上睡觉,被楼下乒乒乓乓的声音打扰到,让她再怎样想睡也睡不着了!  后来有家里的帮佣上来敲门,说先生和夫人两个人吵起来,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下了楼。  厉潇扬连拖鞋都顾不上穿,急忙的跑了过来。  然后一把推开自己的父亲,把自己的母亲,从弱势的一方,抱在了臂弯里。  “爸,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打妈?妈妈到底做错了什么?”  厉潇扬明显看到了自己母亲的脸上,有红肿的迹象,很显然,自己的母亲挨了自己父亲的一个耳光。  与自己的母亲,因为言语之争吵归吵,但是在这件事儿上,厉潇扬站在她母亲的一方。  再怎样说,再她看来,男人都不应该打女人,打女人的男人,都是孬种的表现!  被厉潇扬质问着,厉锦江有那样一瞬,真想脱口而出,告诉她说自己不是她的亲身父亲,她是她母亲,背着自己在外面生的孽种!  “你自己问你妈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既然尹慧娴不让自己告诉厉潇扬真相,那么厉锦江就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好了,她想怎样说,想怎样告诉她的女儿,都随她方便!  懒得再去理这对和自己没有实实在在关系的母女二人,厉锦江转身准备上楼。  就在他刚迈开步子的时候,家里的座机进来了电话。  ————————————————————————————————————————————————————————  虽然邵萍没有告诉邵昕然自己的那个朋友姓什么,但是告诉了邵昕然,她觉得和乔慕晚很像的那个故友叫“佳雅!”  虽然这条消息被邵昕然知道,对她来说,扳倒乔慕晚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但是只要和乔慕晚有关,她就不会选择大意。  “对了昕然,妈妈想知道,你到底喜欢上了怎样一个异性?能给妈说说看吗?”  今天厉锦江来病房找自己说的那些话,邵萍至今还犹言在耳。  他虽然不解厉锦江为什么要反对自己的女儿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但她实在是想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喜欢了怎样的一个男性,毕竟,她也因为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操了不少的心。  她知道自己女儿的眼光高,她喜欢的男人,自然会是人中龙凤。  越想,邵萍心理越是觉得好奇起来。  被自己的母亲问及到了厉祁深,邵昕然下意识的羞红了脸。  再怎样说,那个男人就算是和自己没有什么实在的关系,自己的少女心被发觉,还是难免架不住脸皮薄。  “这还脸红了,给妈说说,那是个怎样的男人!”  “妈,您就别问了,我这和他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对厉祁深,邵昕然早就没有了最初能把他搞到手的信心。  之前像卢梦妍那样的女人,她还可以不去在意,不想这个乔慕晚,比她之前见过的那些女人,真的是强悍十倍、百倍……  越看自己女儿还像是少女一样chun心萌动的样子,邵萍越是笑得合不拢嘴!  脸颊直发热的滚烫,好在邵昕然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让她暂时有了可以不再被自己母亲拿逗笑的母亲看着自己。  ————————————————————————————————————————————————————————  拿着手机去了外面,在没有人在的地方停下了步子。  邵昕然一看是康靖辉打来的电话,她屏息,抿了抿唇才接下电话。  “事情怎么样了?”  急于知道康靖辉这边有没有做到和乔慕晚搞出来点事儿,邵昕然语气,带着短促的激动的问着。  电话被接通,康靖辉一听邵昕然上来就关心乔慕晚的事情,当即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抿紧了唇。  “还能怎么样?我他-妈-的被厉祁深拧断了手腕,还他-妈-的丢了工作,没了公司!”  说起来自己帮了邵昕然,最后自己成了残废的事情,康靖辉就周身上下全部都是戾气。  如果他不是听了邵昕然的怂恿,可能他现在安安稳稳的在公司做他的小白领,拿朝九晚五的薪水,日子过得不是富贵,但是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个家都没有的狼狈!  听得出康靖辉酸言酸语的话,邵昕然凝眉。  “你怎么回事儿?”  她尽力克制住不去和康靖辉正面冲突的去谈话,毕竟,他对于她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当他的利用价值还存在,她就要不遗余力的榨-干他的价值。  “你还他-妈-的好意思问我怎么一回事儿?邵昕然,我康靖辉为了帮你,我现在连街上的猪狗都不如!”  邵昕然:“……”  “就因为你让我去勾-引乔慕晚,然后让乔慕晚出-轨,我他-妈-的不仅被乔慕晚甩了耳光,还被撞到的厉祁深,拧断了手腕!然后,自己的工作和公司都被厉祁深用手腕该炒鱿鱼的炒鱿鱼,该被司法机关依法仲裁的仲裁!我他-妈-的怎么就瞎了眼,信了你邵昕然的话,没脑子的去得罪厉祁深!”  自己现在家破人亡不说,没了工作,丢了公司,还成了残废,所以的一切都成了一场噩梦一样的缠绕着和他,让他现在生不如死。  听康靖辉说推卸责任的话,把他做的一切都怪罪到自己的头上,邵昕然也没有了好脸色。  “你和我大呼小叫什么?你都说了你自己没脑子,怨的了谁?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让乔慕晚出-轨,是让她主动做这些事儿,而不是你没脑子的去找厉祁深的麻烦!你在商场也工作了这么多年,厉祁深的名儿,你没听说过吗?”  和这个康靖辉没辙极了,邵昕然看他够精明的样子,不想他竟然和藤雪一样,都是没脑子的蠢货!  被邵昕然呛着自己,康靖辉气得直张嘴巴,却说不上来任何一句话。  “康靖辉,你到底多懦弱的一个男人,出了事儿是你自己处理不好,你忘我身上撒什么气,我邵昕然该你的还是欠你的啊?”  “邵昕然,你他-妈-的说得还是人话吗?我康靖辉因为你的怂恿,现在都已经落到了连医院都不敢给我处理手腕的悲惨地步,你他-妈-的居然还在说这样的话!到底是我懦弱,还是你犯jian?”  康靖辉再也受不了邵昕然这样女人的狂妄了,自己帮了她,她非但不知道感恩,还是反过来怨自己办事不利。  如果他康靖辉知道自己一早帮了她邵昕然会是这个结果,打死他,他都不可能做这样没脑子的事情!  “邵昕然,你这个chou-biao子,你他-妈-的现在不用和我得意,厉祁深让我带话给你!”  说着,康靖辉就把厉祁深的话,一字不差的转达给邵昕然。  “他说,我厉祁深的女人,你们谁都惹不起!我要护她,我看你们谁敢欺她、找她麻烦!顺便把我的话,带给和你一样贼心不死的那位,再告诉她一声,事不过三,这次是第二次,再有一次针对慕晚的事情,别说我厉祁深撕破脸不认人!邵昕然,厉祁深都这样说话了,你觉得他的话是说给我康靖辉听得吗?很明显,他的话,是说给你这个jian-人听的!”  康靖辉的话,让邵昕然晃了晃神儿。  这已经是厉祁深第二次警告邵昕然,他没有通过他自己亲自转告诉邵昕然,而是通过别人转告邵昕然的,很显然,他不屑于这个女人再有什么接洽。  如果是之前的事情,邵昕然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厉祁深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形式上面的警告,但是他现在说话,把矛头儿直接指向自己,他的意思连康靖辉都听得出来,何况是她这个当事人!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