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23章 :我这次给你大补

第323章 :我这次给你大补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7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如果是之前的事情,邵昕然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厉祁深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形式上面的警告,但是他现在说话,把矛头儿直接指向自己,厉祁深话的意思连康靖辉都听得出来,何况是她这个当事人!  “邵昕然,我康靖辉惹不起你,但我就不信厉祁深对付不了你!你就继续针对乔慕晚吧,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死!”  康靖辉还在怒气冲天的咒着邵昕然,让邵昕然本就难看的脸色,越发惨白的沁出来失血的无力!  就像是找到了邵昕然这个让自己出气的出口,康靖辉说得话越来越难听,甚至尽可能的找寻心理安抚,声音泻-火的冲邵昕然大喊!  “康靖辉,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本就承受不住厉祁深对自己话语的警告,这会儿康靖辉精神分裂一样的对自己破口大骂,让她的眉心,阵阵作痛。  不再去理会这个已经病入膏肓的疯子,邵昕然“啪”的一下子把手机挂断。  ——————————————————————————————————————————————————————————  到了菜市场,厉祁深把车停好,侧过脸看向乔慕晚。  “你在车上等我,我下去买菜!”  说着,他伸手去拉车锁,下车。  “我和你一起去!”  厉祁深刚迈出一条腿,乔慕晚就从他旁边抱住了他的手臂。  本来他是考虑到乔慕晚怀孕,让她在车里等自己,但看这个小女人一双澄澈的眸,眼珠黑白分明的看着自己,他心尖儿处一软,点了头儿。  ——————————————————————  牵着乔慕晚的手过了马路,两个人到了菜市场那里。  正赶上下班的时间,来来往往的人都在准备回家做饭做菜,菜市场里热闹的很。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厉祁深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牵着乔慕晚的手,把她在自己的势力范围,护的严严实实。  “想吃什么?你太瘦了,我们买点儿回去!”  本来厉祁深是买菜去老宅那边,但看身边的女人,似乎还是没有达到自己满意的怀孕标准体重,侧过俊脸,问着她。  “不是你嫌弃我胖那会儿了?”  乔慕晚嗔了厉祁深一眼,想到之前他说自己更加feng-yu的话,心里隐隐不快。  怀着孩子的孕妇,如果营养跟不上,孩子有怎么可能会健康?  再者说了,年龄和体重,一向都是女性最不愿意多谈及的话题,这个男人之前提及自己胖了,分明就是再让她心里起疙瘩!  “我什么时候嫌你胖了?”  厉祁深显然不买账乔慕晚对他的诋毁,死不认账的否认着。  见厉祁深明明都说给还不肯承认,乔慕晚撇了撇嘴。  “我说你这个女人,现在怎么还知道往我身上泼脏水了?要不是我清楚的记得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得被你冤死?”  厉祁深咄咄逼人的问着乔慕晚,让乔慕晚觉得真正冤大头的人是她乔慕晚才对。  不等乔慕晚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拉着她的手腕,就往肉食区那里走。  一边走着,还不忘一边振振有词的说道——  “磨人精,别总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几时限制过你吃什么了?你自己想吃什么,我哪次没让你吃饱喝足?”  和这样的男人,你根本就讲不了道理,就算是你有理,听他的话,你都成了没有理的一方。  “这回儿,你不想吃,你也给我吃!”  全然忘了要买菜回老宅那边的事情,厉祁深一门心思想的就是给乔慕晚买东买西,省得从她的嘴巴里,再出来什么让自己蒙冤的话!  “要这些排骨,全买了!”  厉祁深推着购物车就去了肉食区那边,到那边,也不看价格,也不看肉质新鲜不新鲜,直接让售货员捡肉到电子称上。  “再拿鸡!”  一边挑着东西,厉祁深还不忘回头,对呶着唇的乔慕晚,咬牙切齿的说话。  “我这次给你大补!”  说完话,又开始各种食材的挑选。  买了排骨、鸡肉、鲜鱼、西兰花等一堆玲琅满目的东西,厉祁深一味的往车里放东西,俨然都要把购物车都堆满了!  “别买了,差不多得了!”  见厉祁深又要去买蘑菇,乔慕晚赶忙拉住了他。  “你买这么多的东西,是打算把菜市场都包了吗?”  皱着眉,乔慕晚有些气的看着厉祁深。  她不过就是和她强调了一句他嫌弃自己胖,他至于把整个菜市场都恨不得端了么?  “你不是说我虐待你么?还嫌弃你胖!我在给我自己洗白!”  厉祁深依旧把话说得咬牙切齿,然后不顾着乔慕晚的阻拦,又去拿鲜蘑。  乔慕晚直感觉她的额心阵阵发胀,这个男人果然不能被质疑。  “厉祁深,你至于吗?我什么时候说你虐待我了?”  乔慕晚没有否定他嫌弃自己胖那句话,毕竟,他说那句话是事实,她没有诬赖他!  “你心里说了!”  乔慕晚:“……”  ————————————————————————————————————————————————————————  买了足足两大包的东西回到车里。  不过庆幸的事情,厉祁深考虑到乔慕晚怀孕的关系,没有让她提东西。  甚至,为了能和乔慕晚牵手,他用左手,拎着两大包的东西。  把厉祁深刚刚因为自己质疑他,这会儿又用掌心把自己包裹住小手的动作全部看在眼里,乔慕晚不禁莞尔。  这个男人的性子和自己出于遇到他那会儿,一丁点儿也没有变,他还是那样性子阴晴不定!  把东西放到了后备箱里,厉祁深让乔慕晚在车上等自己。  “你还要干什么去啊?”  乔慕晚去抓他骨节分明的大手,问着他。  “没什么事儿,你在车里等我!”  说着,厉祁深拔开腿,就往旁边的一个甜品店走去。  乔慕晚的目光,顺着厉祁深平稳的步履移动,在看到他进了一家甜品店,嘴角漾起了一抹浅笑。  怀孕这段时间,她的口味变得越来越挑剔,尤其是喜欢吃甜食。  她知道厉祁深是为了补偿他今天中午没有能和自己在一起吃东西。  一颗小心脏,就好像是泡在蜜罐中一样,让自己心里充满了浓浓的甜蜜。  没有按捺住想要看一个大男人买甜品会是什么样子,乔慕晚拉开车锁,下了车。  不等她迈开步走到甜品店,赵雅兰从乔慕晚的侧方,迎头走来。  平时年家都是家里的佣人来买菜,今天赵雅兰闲来无事,说自己想出来溜达溜达,就自己只身一人过来买菜。  不想,自己今天不过是来这边买菜,准备回去做,竟然能阴差阳错的碰到乔慕晚!  一想到乔慕晚,赵雅兰当即就想到年氏因为这个sao-蹄子出的事儿!  “该死的jian人!”  赵雅兰尖锐质疑的声音溢出嘴巴,让乔慕晚好看唇形的菱唇都紧抿成了一字型!  赵雅兰一想到乔慕晚这个jian人事儿,就恨不得把她千刀万锅的瞪着她。  乔慕晚见自己的这个前任婆婆就像是看见敌人一眼,用一种凶神恶煞的眸光看着自己,她不可否定的气恼极了。  但仅仅是几秒钟以后,她便恢复了常态。  扬起淡雅素净的小脸,乔慕晚毫不惧怕的迎上赵雅兰目光如同毒针一样的对视,朱唇轻动——  “年夫人今天出门可能忘了吃药,从这里转身走三百米,有药店,我建议您去买药,不然失心疯这样的病,不好治!”  说完话,乔慕晚懒得再去理会这个疯子,毕竟依照她之前跋扈尖酸的性子,指不定什么样更令人作呕的事情,她都做得出来。  见乔慕晚在自己的面前走开,赵雅兰气急败坏的大叫。  “站住!乔慕晚,你这个jian人给我站住!”  听到身后的那道声音,乔慕晚走得更快了起来。  “乔慕晚,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给我站住!年氏的事情,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又搞什么鬼了?”  赵雅兰没有了以往高高在上的年家夫人形象,在乔慕晚的身后,对她发飙大喊着。  乔慕晚对赵雅兰的话,置若罔闻,迈开步子,继续走着。  从甜品店出来的厉祁深,刚好碰到在里面买甜点的姑妈厉敏和三婶娘徐雯华。  厉敏一听说厉祁深是来买甜点的,当机立断就说把做好的蛋糕给乔慕晚。  本来,她只是买蛋糕寻思自己吃,刚才厉家老宅那边正好打电话过来,说是让她过去吃饭。  就赶巧,这个蛋糕正好没人相赠,就给了厉祁深,让他交给乔慕晚,做个顺水人情!  姑嫂二人和侄儿相谈甚欢的从甜品店出来,几个人一抬头儿时,正好看到了后面对乔慕晚穷追不舍的赵雅兰。  厉敏和徐雯华没有见过赵雅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但是厉祁深不同,他认识这个在圈里出了名跋扈的年夫人,所以在看见乔慕晚被她追着撵着的时候,直接迈开大步,快而不乱的走上前。  伸出长臂,厉祁深以绝对优势,在赵雅兰准备抓住乔慕晚手臂的瞬间,他把乔慕晚护在了怀中。  惊魂未定的乔慕晚,微喘着呼吸看到厉祁深的时候,眼底闪现过一抹动容……  一时间,她忘了赵雅兰的存在,整个人的眼里,全部都是这个同样气息不是很均匀的男人!  赵雅兰手里扑了空,再抬眼去看时,看到了和乔慕晚这个小sao蹄子苟-合的厉祁深。  虽然赵雅兰不关心年氏的事情,但是厉祁深针对年氏的事情,还是因为乔慕晚,这让她这个向来坐吃山空的年夫人,也恨不得眼底漫上猩红。  “呦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捡了我家南辰破鞋的厉总啊?”  赵雅兰双臂环胸,嘴里说着犀利刻薄,又有失她年夫人身份的话。  听着赵雅兰尖锐的声音,张扬又跋扈,乔慕晚清秀的面颊,忍不住憋红。  向来她都是宁可听到别人诋毁自己也不愿意听到有人诋毁厉祁深,这会儿赵雅兰阴阳怪气的话,简直是拿刀戳了她的心口!  气不过赵雅兰这样女人说如此难听的话,乔慕晚直觉性的从厉祁深的怀中微微动着身体,想要义正言辞的反驳。  只不过她要去理论的动作,被厉祁深长臂一紧,制止住了。  不同于乔慕晚藏不住的恼火,厉祁深向来冷静自持,从容不迫的俊脸上,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寡淡!  把乔慕晚在自己的臂弯中护住,他微微轻笑了下。  “年夫人口口声声的说别人是破鞋,可能是忘了你自己当年连破鞋都不如!”  赵雅兰再嫁给年永明之前,有一段不堪回首的一个月婚姻,她前夫是圈里出了名的差脾气,尤其是喝了酒以后,只要看赵雅兰不顺气,就会对她一顿拳打脚踢,情节严重的时候,都能扯掉她一大把头发儿。  而且她的前夫还是风-流成性的浪-子,那会儿没少往家领酒吧-女什么的回去,甚至于,3-p、4-p那样的事情,几乎天天都能上演!  在加上她前夫喜欢刺激,就让赵雅兰看着他和其他的女人交-合,她要是不肯,就继续皮鞭伺候的抽打她。  那会儿的赵雅兰没少进医院,最后承受不住自己丈夫的家暴,在忍辱负重间,选择了离婚。  这段往事,近乎都要被赵雅兰给淡忘了,不想厉祁深竟然把这件事儿搬出来,还如此堂而皇之的说给自己听,这让赵雅兰当即就变了脸色。  “你……”  赵雅兰气得不轻,苍白着一张没有了血色的脸,伸手指着厉祁深。  不给赵雅兰对自己任何破口大骂的机会,厉祁深掀动薄唇,一脸的冷漠,继续道——  “年夫人可能还不知道一个事实,慕晚从来没有和你儿子在一起过,相反,慕晚的第一次是我的,而且在你儿子和慕晚有婚约期间,她也和我在一起,所以说,年夫人,到底是我厉祁深捡了你儿子的破鞋,还是你儿子头上长了草、做了活-wang-八,你搞清楚了再说话!”  厉祁深字里行间都传递给赵雅兰关于年南辰戴了绿-帽子的信息,让她原本惨白的脸,这会儿一阵红、一阵白的变幻着。  厉敏和徐雯华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晕头转向的走上来时,只看见厉祁深把乔慕晚护在怀里,乔慕晚的脸色不是很好。  “呦呵,这家伙的啊,厉总对付我一个妇女,用得着找这么多的救兵来吗?敢情这是要以多欺少啊!”  赵雅兰看厉敏和徐雯华也走上来,讥诮的说着话。  虽然厉敏不认识赵雅兰是谁,但是她刚才追乔慕晚,这会儿乔慕晚脸色很差,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我说你怎么说话呢?我们有必要对你一个疯狗以多欺少吗?别玷污妇女这个词儿,泼妇和妇女,性质可不一样!”  “你说谁是疯狗,说谁是泼妇呢?”  赵雅兰几时被人这样骂过,纵然当年自己有多么不堪的过去,事情都已经是三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她,哪里还会允许谁这样骂她,羞辱她!  “我有点名道姓说你么?你往自己身上揽,和我有什么关系!”  厉敏曾经自己一个人在美-国留学多年,世态炎凉、冷暖,她见得多了,对付像赵雅兰这样没有修养,没有含量的女人,她懒得说什么好话。  赵雅兰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她看厉敏和徐雯华,跟厉祁深和乔慕晚站在一起,也了然了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  “呵……到底都是厉家人啊!喜欢耍阴险的手段就算了,这怎么连嘴巴,一个个的都还这么jian啊!还有乔慕晚这个小sao蹄子,是我们家南辰不要的烂-货,你们知道吗?居然带拿她当宝贝儿一样的护着,惯着!”  赵雅兰不耻的说着话,越想乔慕晚这样娇里娇气、在厉祁深怀里弱不禁风的样子,她就恨不得撕碎乔慕晚脸上这层虚伪的皮囊!  赵雅兰一说乔慕晚是她家南辰不要的烂-货,厉敏和徐雯华这两个不明真相的人,瞬间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嚣张到不可一世的女人是谁了!  不同于厉敏要怒骂赵雅兰的愤恨样子,徐雯华伸手拦住了自己的小姑,然后把手里的蛋糕,交给了她。  徐雯华笑着看向赵雅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差点要厉氏给吞并的年氏的董事长夫人啊!”  赵雅兰:“……”  搞不懂徐雯华阴阳怪气的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眼睛狠瞪着这几个护着乔慕晚的厉家人。  “呵……不用这么看我,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是个白眼狼、没良心!我们厉家都放了你们年家一条生路,没让你们年家人做亡命徒,你们怎么就这么不知道好歹啊?还说我们厉家人手腕阴险,嘴巴jian,就你说这话,怪不得你儿子戴-绿-帽子,敢情这是你们年家人活该啊!”  厉敏和徐雯华都不是善茬儿,尤其是惹了他们厉家人,姑嫂两个人恨不得甩这个赵雅兰几个耳光,让她知道知道,到底是谁嘴巴jian!  “是啊,三嫂说得真对,年家人真就是不知道好歹!”  厉敏附和徐雯华的话,让赵雅兰两个肩膀头儿都气得颤抖。  “我们年氏会差点被你们厉氏吞并,是因为什么,你们自己不知道吗?”  她大喊的反驳一声。  向来厉家人的厉害都是出了名的,赵雅兰自知自己和厉家人这样死缠烂打下去,讨不到什么好处,就把不服不忿的目光,投射到乔慕晚的脸上。  “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小jian人,你都已经和南辰离婚了,你还兴风作浪干什么?不要脸的sao货,连结婚都不忘了出去会ye汉子!”  “……”  “你们不用笑我家南辰怎样怎样,早晚,你们厉家也是一样,指不定,这个小sao蹄子,给你们厉家戴着绿-帽子,比我们家多不一定多少倍!”  赵雅兰说着话,还不忘“呸呸呸”的做声来表现她的不满。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