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24章 :这还没过门呢,就知道护着了啊?

第324章 :这还没过门呢,就知道护着了啊?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赵雅兰说着污辱乔慕晚的话,还不忘“呸呸呸”的做声来表现她的不满。  听事到如今,这个赵雅兰还在不知道好赖的说贬低乔慕晚的话,厉敏和徐雯华这两个做姑妈、婶娘的人,真就不打算饶了赵雅兰这个嘴巴jian到她们两个恨不得给缝上的女人。  “别拿我家祁深和你儿子比,我家祁深的爸妈,和不像你和你先生那么没水准!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个德行,你儿子还能出息到哪里去?”  “小敏,你没听说人家年家的少总名声在外吗?玩得女人多了,也不知道这样不知道节制,得没得什么病?”  厉敏和徐雯华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毫不忌讳这样说话就是在火上浇油。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  “我怎么说话你听不懂吗?还是你想告诉我你不懂人语啊?”  徐雯华虽然不想厉敏脾气那么火爆,但也不含糊,不然当年也不能把厉锦涛收拾的服服帖帖。  赵雅兰见乔慕晚根本就不支声,就厉敏和徐雯华这两个人在呛自己,她眼睛如同刀刃的扫过乔慕晚。  “祁深,明天上班,你就盯住他们年氏的股票,你不是放了年氏一条生路吗?这次,往死里弄他们,省得某些人以后咱们厉家是吃软饭的!”  厉敏不怕把事儿弄大,对厉祁深说着话。  “对,搞垮他们年氏,省得某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总自诩自己是豪门夫人!”  如果说几个人拌个嘴还不知道惹出来多大的事情,但这要是上升到公司层面上,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尤其是厉家的实力,赵雅兰早就有所耳闻。  今天她会不计后果的呛声,不过是以为厉祁深对乔慕晚不过是玩一玩的心理,哪里能想到这厉家人一个个的都cha了话。  “我说你们这些外人都跟着掺合什么?我赵雅兰要找的女人是乔慕晚,我要计较的是她和我之间的恩恩怨怨,和你们姓厉的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没有关系了?那是我侄媳妇,她将来是要姓厉的,你说有没有关系?”  厉祁深在一旁拥着乔慕晚的肩膀头儿,完全是看好戏心理的看着自己的姑妈和婶娘呛赵雅兰。  乔慕晚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虽然她很感谢两位长辈对自己的维护,但是这样在大街上公然喧哗的行为,再怎样说都不合适!  下意识的,乔慕晚两个小手,抓了抓厉祁深的衣襟,把自己的紧张和怕把事情弄大的不安,都表现在小脸上。  发觉出来了乔慕晚怕事情被闹大,就用宽厚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有掌心干热的气息,沿着她的肌肤传来,乔慕晚眼神儿澄澈如水的看着厉祁深。  “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以为厉家人没有惹事儿的资本,能敢挑事儿?”  听厉祁深信誓旦旦的话,乔慕晚往他怀里钻了钻。  “我不想让姑妈和三婶娘因为我的事情浪费精力!”  不自觉的,乔慕晚向来忸怩的性子,竟然能够如此自然的唤着厉敏和徐雯华。  见乔慕晚现在不用自己提醒,她就已经能自觉的唤自己的姑妈和婶娘,他嘴角勾着笑。  厉敏那边,三个人还在吵!  而周围围观上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虽然是回家做饭的时间,但是人来人往,见有热闹可看,还是止不住驻足一看。  本就在厉敏和徐雯华两个人的面前占不到便宜,这会儿看周围看好戏的人越来越多,赵雅兰把气直接往旁边的人的身上撒!  “都看什么看?该滚就滚!”  赵雅兰理直气壮的样儿,让旁边这些看热闹的人,忍不住对她指指点点。  “看吧,连周围的人都看不上你了,你还有脸在这待着吗?”  厉敏轻嗤着,阑珊的兴致,在她的脸上,淋漓尽致的表现着。  被厉敏的话说得脸上的表情越加的难看起来,再加上周围人的比比划划,赵雅兰这一会儿,恨不得把自己的脸遮上。  在一片唾弃的谩骂声中,赵雅兰把怒火中烧的目光,再度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该死!  在心里恶骂着乔慕晚不下千百遍。  一再找寻不到心理平衡,赵雅兰也顾不上其他,疯了一样的伸出手,顶着一双猩红的眸,上前就去从厉祁深的臂弯里去抢乔慕晚。  “该死,乔慕晚你这个浪-蹄子,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  自己今天会这么丢脸,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乔慕晚这个jian人,如果没有她,自己根本就不至于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了这样的丑!  眼见着赵雅兰,像是疯子一样的伸手,冲着乔慕晚的脸甩来,厉祁深湛黑的鹰眸,眸底的目光,犀利的一闪!  在赵雅兰的手挥来的瞬间,他蓦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跟着一崴,把她原本扇向乔慕晚方向的手,变成了向她自己脸打去的方向!  “啪!”  原本应该是打在乔慕晚脸上的耳光,这会儿重重的落在了赵雅兰自己的脸上。  厉祁深闪烁着黑眸,见赵雅兰如此不识趣,抓住她手腕的掌心一握,用力去碾压她的手腕。  脸上本就是酥酥-麻麻,似乎有过了电一样的感觉划过,这会儿厉祁深又捏住她的手腕,让她觉得自己的骨骼都被捏的“咯咯”作响。  凌厉的鹰眸,狭长的眯起。  厉祁深再松开手时,赵雅兰的身体,直往后面倒去。  “我说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儿?动手打人是不是啊?啊?”  厉敏早就看这个赵雅兰不爽,这会儿她先动手,自然是找了一个让她防范的好借口去打她。  “你至于吗?我家我侄儿媳妇现在怀着孕呢,你一个中年妇女对一个孕妇下,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狠心啊?”  周围看好戏的人,没有一个人替赵雅兰喊冤的,相反,一听说她要去打一个孕妇,周围的人,全部都呐喊助威,让厉敏和徐雯华两个人打她。  不怕把事儿闹大的厉敏,越战越勇,拉开蛋糕的外包装,将一个足足有八寸大的蛋糕,混杂着油滋滋的奶油和朱古力,还有一些上面装饰的水果,对着赵雅兰的脸,就一下子呼了上去。  腻腻的奶油全部都蒙在赵雅兰的脸上,让周围一大片看好戏的观众,大笑出了声。  “还想动手打人,我们厉家的人,是你能欺负的吗?”  事情越闹越大,乔慕晚在一旁用替赵雅兰捏了一把冷汗。  知道乔慕晚现在怀着孕,不方便看这样的场面,就拥着乔慕晚的肩膀头儿,离开了。  临走之前,他用意兴阑珊的笑意,看向自己的姑妈和婶娘。  “姑妈,三婶娘,慕晚不舒服,我先带她走了,这里的事情,你们两位看着处理!”  对于自己姑妈的办事儿,厉祁深一丁点儿也不担心,更不怕把事情闹大,让厉家下不来台。  “行,你带慕晚走吧,这里的事情,我和你三婶娘处理!”  厉祁深走了以后,厉敏和徐雯华两个人都拿出来了手机。  “老公,我让人在永兴菜市场这里给打了,我现在浑身都难受,你快点儿过来!”  厉敏给自己的老公颠倒着是非,她老公在执法大队是一把手儿,自然不怕事情处理不好。  而且为了避免赵雅兰到时候倒打一耙,她觉得自己现在有必要去医院让厉祎铭开个假的检查证明,证明自己也是受害的一方。  厉敏这边想着,徐雯华那边,打完了电话给自己的儿子厉烁,就打了电话给厉祎铭。  “祎铭啊,我是你三婶娘,我和你姑妈被人给打了,现在要去医院,你记得找专业医师给我和你姑妈好好做个检查!”  —————————————————————————————————————————————————————————  乔慕晚仍然心有余悸的坐在车上。  想到两位长辈把事情闹得很大,还不可开交,生怕捅出来什么事儿,进了局子里面。  “你真的就不担心吗?  “你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姑父在执法大队工作,我堂弟是警察,老二在医院工作,晓诺是律师,就这样的分配,你觉得她们两个人能吃了亏吗?”  不同于乔慕晚的担心,厉祁深云淡风清的脸上,想到自己的姑妈和三婶娘非但不会被讹诈,还会颠倒是非,他就禁不住勾着狡黠的嘴角。  听厉祁深这样说,她确实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必要。  只是……莫名所以的,她不知道为什么赵雅兰被教训了,自己心里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畅快。  “你成天瞎合计些什么?怀着孕呢,不知道要放松自己的心情么?”  不满意乔慕晚总是对这个也担心,对那个也顾虑的样子,厉祁深拉过她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  “不是!我没乱想!”  乔慕晚摇头否定了。  “我只是很想知道,她为什么对我偏见那么大?你……没有觉得,她对我真的有很大的意见吗?”  她一直都搞不懂赵雅兰对自己为什么会表现出来那样不耐烦的样子。  从她嫁到年家那会儿起,她对待自己的态度,连家里的佣人都不如。  纵然是她再怎样喜欢自己的妹妹,不喜欢自己,也不至于那样对待自己。  甚至于……说出来自己和她丈夫之间关系不清不楚的话!  这件事儿,一直都有困扰着乔慕晚,让她想不通。  尤其是她骂自己的话,历来都是那么的难听,好像是和她有多大仇、多大的怨似的!  “可能是嫉妒你能嫁到厉家,能找到我这样的好老公!”  “你别给我扯皮,我在和你说很正经的话!”  乔慕晚当然不会认为赵雅兰对自己的针对是因为厉祁深比年南辰优秀,毕竟在自己遇到厉祁深之前,她也针对自己。  “你说她对你有偏见,你倒是给我举例说说,我看看在我这个外人看来,是不是有偏见!”  说到赵雅兰的事情,厉祁深不是没有看出来端倪。  打从年永明让乔慕晚代替乔茉含嫁给年南辰,再到他不肯让乔慕晚离婚,种种迹象都有表明,年家和乔慕晚之间,确确实实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听厉祁深问,乔慕晚就如实的把赵雅兰对自己针对的事情说了出去。  “她真的很过分,还说过让她丈夫和我好那样的话!我真的搞不懂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平白无故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搞不懂就不要再去想了,很多事儿,都是在不经意间知道原因的,与其想也想不出来办法儿,你还不如不想!”  听厉祁深说这样的话也在理,乔慕晚默默地点了点头儿。  “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  厉祁深把买好的菜送回到厉家老宅那边,就载着乔慕晚,去了乔宅接乔家的父母。  乔慕晚不会去和自己的父母提及刚刚碰到赵雅兰的事情,厉祁深向来性子就寡淡,也自然不会把赵雅兰的事情说给乔家的两位父母听。  到了厉家的时候,乔慕晚本以为这会儿会在警察局里的厉敏和徐雯华,都坐在客厅里和厉老太太寒暄着。  “姑妈,三婶娘!”  没有先唤厉老太太,乔慕晚红着脸,向唤了厉敏和徐雯华。  这让听了这话的厉敏和徐雯华两个都笑得合不拢嘴。  看来两个人帮了这个侄媳妇没有帮错。  在厉老太太醋劲儿要犯时,乔慕晚又适时的唤了一声“妈!”,让厉老太太险些耷拉老长的脸,瞬间喜笑颜开。  “亲家公和亲家母来了啊!”  厉老太太起身去招待乔正天和梁惠珍,随之,厉敏和徐雯华也都起身问好。  虽然厉老太太这边听厉敏和徐雯华说,已经知道了赵雅兰找乔慕晚事儿这件事儿。  但是不想让这件事儿让乔家的两位父母知道,厉老太太嘱咐了自己的这个小姑和妯娌不要乱说话。  “这就是慕晚的父母啊,真就是辛苦你们两位这么些年给慕晚拉扯这么大了啊!”  厉敏是那种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人,纵然她打从心底里埋怨这对丧尽天良的父母能把乔慕晚嫁给年南辰,但在表面上,她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与两个人闲聊着。  今天在这里聚餐,是临时决定的,厉老太太虽然把几家人都通知了,但是因为厉敏丈夫要处理厉敏的事情,厉烁也要协同配合,就少来了一些人。  但是厉家的兄弟姊妹四个人,除了厉锦江还没有到,还是让一大家显得其乐融融。  “祁深啊,你去给你二叔打个电话,去看看他和你二婶娘怎么还没有到!”  厉老太太是性子急的人,这想,邀请乔慕晚的父母,她父母二人都来了,自己的那个二小叔还没有到,多多少少都不合适,再怎样说,也不能让客人等着,不然这可是失了礼的!  厉祁深颌首了一下,转身捏着手机,出了房间。  ————————————————————————————————————————————————————————  厉祁深走到外面,刚准备打电话给厉锦江,厉锦江和尹慧娴两个人正好到了这边,跟着他们两个人来的,还是厉潇扬。  虽然一家三口都来了老宅这边,但是眼尖的厉祁深,还是隐约发现了端倪。  自己二婶娘的脸,明显有了肿了一大块的痕迹,虽然被她巧妙的遮掩住了,不去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但是他还是看到了这样一个细微的不同。  刚才厉老太太打电话给厉锦江的时候,尹慧娴说她不想来这边。  向来来老宅这边,都是夫妻二人来,偶尔带着自己的女儿,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单独来的时候。  所以厉锦江听说尹慧娴不想去,他也拉下来了脸。  最后不得已,尹慧娴千万般不愿意,还是选择了来这边。  再加上后来有了厉潇扬这个女儿答应陪同过来,她的心情平复了很多。  彼此间打了一声招呼,尹慧娴和厉锦江就进了屋。  厉潇扬拿眼神儿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堂哥,也低下头,灰溜溜的进了屋。  都到了屋,见厨房那边还有菜没弄好,厉敏闲不下来的招呼着大家伙过来打麻将。  “小敏啊,这饭菜马上就好了啊,你就消停会吧!”  “不行,我这个人闲不住,我还欠慕晚一份蛋糕呢,我得赢你们点儿,把欠慕晚蛋糕的钱赢出来!”  厉老太太看自己也管不了这个就知道搓麻将的小姑,就招呼帮佣拿了麻将过来。  “来,都过来玩两圈!”  拗不过厉敏,徐雯华和尹慧娴都被喊来搓麻将。  “祁深,三缺一,还缺一位,作为东家,你上来搓两圈!”  由于自己的这个姑妈今天这么帮乔慕晚,一向都不喜欢搓麻将的他,轻笑了下,坐在了剩余的一个空位那里。  第一圈玩完,厉祁深连赢四把,让本来还想赢点钱的厉敏,不依的看向自己的侄儿。  “我说祁深,你和你这些姑妈婶娘还真就是不懈怠啊?说赢起来钱,和你在商场上谈生意一样啊!不过你这手气还真就是好啊,连赢了四把,要不,咱们姑侄儿两个换个位置?”  闻言,厉祁深不语,只是眉目间漾着万般风情的淡笑着。  “哪里是祁深手气好啊?都是你一个劲儿的点炮!”  徐雯华瞋了厉敏一眼,对于这个接连点炮的小姑,状似带着埋怨的说到。  全程搓麻将,尹慧娴在一旁都没有吱声,只是偶尔会轻笑下,表现她融入这些人里面。  “行了祁深,我这还准备赢点儿,你看看你在这儿,我都不开和!你别玩了,下去吧,换你媳妇过来陪我们几个搓几把!”  厉敏觉得自己赢不了自己这个手气好的侄儿,但是不代表赢不了乔慕晚。  思来想去,反正两个人是一家的,不赢他们这些晚辈的一点儿钱,她心痒难耐!  “姑妈刚才不还说欠慕晚一个蛋糕,这会儿怎么就变卦的要赢慕晚了呢?”  听厉祁深的话,厉敏瞪了他一眼。  “这还没过门呢,就知道护着了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