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25章 :有能耐让她把你和我都吃了

第325章 :有能耐让她把你和我都吃了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5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听厉祁深的话,厉敏瞪了他一眼,“这慕晚还没过门呢,就知道护着了啊?”  闻言,厉祁深嘴角的笑意更是深邃。  他护没护着倒是不清楚,不过自己的这个姑妈怎么护着,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看出来厉祁深的笑别有深意,厉敏碎叨了一句——  “不知道谢谢我一声,还赢我那么多钱,你们这些小辈真是越来越会耍滑头儿了!去,把慕晚给我喊来,赢不了你,我还不信赢不了你媳妇了!”  “那我去给你找她过来!”  说着,厉祁深转身,去了客厅那里,把正在和厉老太太、梁惠珍说话的乔慕晚,喊了过来。  乔慕晚被喊了过来,就被厉祁深按在了座椅上。  意识到这是要让自己陪这些长辈搓麻将,乔慕晚直觉性的说“我不会!”  边说着,她边起身,要临阵脱逃。  “有什么不会的?舒蔓说你会!”  厉祁深抬手按住乔慕晚的肩膀骨,示意她坐下来和他们这些长辈搓。  “你没看到你这里有这些赢来的钱吗?你就尽管玩,输多了,我再给你拿钱!”  被迫赶鸭子上架,乔慕晚一再抿了抿唇瓣,安心的坐了下来。  一连打了几把下来,乔慕晚并没有她说的那样不会玩。  相反,熟络的手法儿和把上下家盯得那么严实,分明就是一个老手儿该有的表现。  又打了两圈,有六把都是乔慕晚赢了。  “我说你们这对小年轻的夫妻两个人,还真就是过来收刮我们钱的啊!”  “多谢姑妈承认!”  厉祁深没有离开,他一直站在乔慕晚的身后看着她和这几位长辈对弈,甚至在听到厉敏的话,他笑着回应。  又玩了几把,不在状态的尹慧娴接连出错,点了好几次的炮!  “妈!”  厉潇扬一直都坐在自己母亲的身后,见到她如此的心不在焉,小声唤着她。  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受了自己父亲一个耳光的影响,这会儿完全不在状态。  “我和了!”  又是一次尹慧娴点炮,让厉敏难得和了一把。  “弟妹,小敏,我今天不舒服,不能再打了!”  其实尹慧娴不在状态,大家伙也都看了出来。  不过看她恹恹不欢的样子,几个人也就都没有问,在加上她脸上明显有伤的迹象,几个人也都能猜的出来大致是怎样一回事儿。  “那行,二嫂你先去休息吧!”  说着,厉敏就让厉潇扬扶尹慧娴去休息,“潇扬啊,你送你妈去客房那里休息休息!”  “嗯!”  厉潇扬点了头儿,然后扶着尹慧娴起来。  正在和梁惠珍聊天的厉老太太,一看尹慧娴不舒服的走过来,她赶忙起身去询问。  “弟妹啊,你这是咋了啊?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没事儿,我休息一下就好!”  “那我扶你过去吧!”  厉老太太知道厉潇扬要是扶尹慧娴去休息,打麻将那边就缺人,就没有让厉潇扬送尹慧娴过去,而是让她回去和大家伙一起搓麻将。  “嗯!”  厉潇扬点了点头儿,转身,走了回去。  ——————————————————————————————————————————————————————————  厉潇扬再回去的时候,因为缺了一个人的缘故,牌局要黄。  “我和你们玩!”  其实不然,刚才乔慕晚坐在这把椅子上时,厉潇扬就已经跃跃欲试了。  她从来都不服气这个乔慕晚,自然在搓麻将这样的事情上,也不不服输!  “行,来潇扬和我们玩!”  虽然知道厉潇扬之前说过乔慕晚不好的话,甚至于把她之前结婚的事情,被大家知道。  但是毕竟乔慕晚是要嫁来厉家的,两个人是要成为表姑嫂的,自然是不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僵化,而厉潇扬主动过来说一起打牌,厉敏和徐雯华两个人自然是会极力拉拢,让两个人冰释前嫌。  虽然厉敏和徐雯华有意让两个人不计前嫌,但是乔慕晚深知厉潇扬的本性,根本就是有意挑唆,才会答应过来一起搓麻将。  有些坐不住椅子,她本能的起身想要拒绝打牌。  厉潇扬这样跋扈的千金小姐,她惹不起还躲得起!  “姑妈、三婶娘,我……”  乔慕晚礼貌的用抱歉口吻刚准备说话,站在她身后的厉祁深,又一次将骨节分明的长指,搭在她的肩膀上。  “难得陪姑妈和三婶娘搓会儿麻将,赢不了她们,我们就输她们点儿!”  乔慕晚对视上厉祁深冰山雪顶一样的眸,皱眉的示意他。  厉祁深不是不知道乔慕晚的担心,只是这样以后结了婚,和厉潇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躲终究不是办法儿。  相反,这样还会让厉潇扬以为他们怕了她,助长她嚣张的气焰!  “放心去玩,这点儿小钱,我们还是输得起的!”  厉祁深给了乔慕晚一个坚定的眼神儿,让她一再忐忑的心,逐渐平稳了下来。  乔慕晚再稳妥的坐在椅子上时,厉祁深从她身后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怕什么?有能耐就让她把你和我都吃了!”  耳边充溢厉祁深的话,有他鼻息间淡淡的热气喷洒在自己的耳边,让乔慕晚下意识的烧红了耳根子。  “我说祁深啊,你这还担心我们几个欺负你媳妇不成?你这要是放不下心,就留下来盯牌,看看我们几个欺负没欺负你媳妇!”  “倒不是怕姑妈欺负慕晚,她毕竟是新手,小心眼儿又顾家,怕输钱!”  厉祁深兴致阑珊的说着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只有乔慕晚这会儿,脸红的和煮熟的虾子似的,让她娇嗔的白了厉祁深一眼。  ————————————————————————————————————————————————————————  大家都坐了下来,就又开始了。  厉潇扬坐在乔慕晚的上家,像是有意盯住乔慕晚似的,她宁可把手里的副对拆开,也不肯给乔慕晚吃牌!  有几次乔慕晚都上听了,厉潇扬就是宁可给厉敏和徐雯华点炮,也不让她和!  在一旁观战的老三家儿媳妇佳思,看厉潇扬就是不肯给乔慕晚吃牌,忍不住笑道——  “潇扬这是要和妈、姑妈合起伙儿来赢准嫂子啊!堂哥,你可得帮帮准嫂子啊!”  闻言,厉祁深轻笑了下。  他倒不是在乎钱,也不在乎输赢,只是厉潇扬这样有意的针对,任由谁看了都能看出来端倪,这是多么明显的挑衅啊!  一再被厉潇扬盯着不放,乔慕晚两个葱段一样白-皙的小手,掌心里都沁出来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厉祁深在乔慕晚的身后,把她的紧张与不安,全部都看在眼中。  俯身,他在她身边的一侧,探着身。  不知道厉祁深和乔慕晚说了些什么,乔慕晚再坐直身体的时候,明显不似刚刚那么萎靡、精神不振!  又是新一圈,轮换了位置,不巧厉潇扬就坐在了乔慕晚的下家。  换了位置,厉祁深狭长的黑眸,眼底闪过一抹厉色。  刚刚他也没有告诉乔慕晚什么,只说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一句话。  坐在了厉潇扬的上架,乔慕晚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摸牌。  不像厉潇扬那样目无章法的打牌,乔慕晚专注的盯着几个人丢出来的牌,和每次摸牌时,脸上表现出来不一样的神情。  不给厉潇扬任何吃牌的机会,厉潇扬越是不想要什么牌,她偏偏就打什么牌。  又是几把下来,厉潇扬没有再像之前一样吃到好处不说,一连输了好几把。  不甘心就这样输给了乔慕晚,厉潇扬不服不忿的开口,道——  “这怎么能平白无故的换位子啊?我这好手气都换没了!”  搓麻将本就有轮番做东一说,厉潇扬不尽其然,把自己不能盯死乔慕晚,怪罪到位置不好上。  “那我和你换回来!”  乔慕晚倒无所谓坐在哪里,搓麻将也无非是为了让两位长辈高兴,既然厉潇扬不依,她顺了她的意思就是了。  就像厉祁深说的,他们不差钱!  反正自己刚刚已经赢了厉潇扬,心里不甘心的怒气也平复了,接下来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厉潇扬一听说乔慕晚同意换位子,立刻跃跃欲试起来。  重新坐回到了乔慕晚的上家,厉潇扬又一次敲定了要好好赢乔慕晚的打算。  不想,她正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得意忘形的世界里,乔慕晚身后一直都没怎么吭声的厉祁深,说了话。  “我接替慕晚来打牌!”  “……”  ————————————————————————————————————————————————————————  把乔慕晚换了下去,厉祁深自然不会惯着厉潇扬的臭毛病。  把牌杂乱无章的排列在一起,在外人看来,都不知道他会不会出错。  但就是这样没有将牌有秩序的排列,厉祁深依旧运筹帷幄!  厉祁深不是乔慕晚,厉潇扬自然不敢明目张胆的盯着他不放。  但想到上次厉祁深为了乔慕晚,借乔慕晚的手甩了自己一个耳光,她还是心有不甘,然后就有意无意的不让厉祁深吃牌。  但就是这样,也挡不住厉祁深不断吃牌。  吃不到厉潇扬的牌,他可以对吃厉敏和徐雯华的牌。  一再截住厉潇扬,让厉潇扬时不时的就有好一阵都摸不到牌!  一连又几把下来,厉祁深又一次赢了一个大满贯。  厉潇扬输的过惨,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还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晚上给你买甜点!”  厉祁深拿着手里的钱,对乔慕晚笑着说到。  心里就好像是被巧克力的甜丝层层包裹住了一样,乔慕晚不禁莞尔。  “慕晚啊,你姑妈我输的太惨,没钱给你买甜点了!这祁深赢了我们大家伙这么多钱,让他给你买!”  闻言,乔慕晚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笑了。  再站起身来的时候,厉祁深拉过乔慕晚的手,一手扣住她的小手与她十指相扣,另一只手掌控在了她的后脑上,然后压下自己菲薄的唇,吻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  看腻腻歪歪的小两口两个人,厉敏和徐雯华她们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只有厉潇扬一人,觉得眼前的景象,刺眼极了!  ————————————————————————————————————————————————————————  厉老太太和梁惠贤抱歉说“自己马上”,就扶着脸色不是很好的尹慧娴上了楼。  虽然今天大家伙都沉浸在一片欢声笑语的喜悦声中,尹慧娴也和往常一样随着大家适时的微笑,但是明眼人还是看出来了尹慧娴的脸色不好,而且左脸上,明显有被人甩过耳光后留下来的红肿迹象。  到了二楼客房那里,一向都和尹慧娴关系要好的厉老太太,忍不住叹息道——  “慧娴啊,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你和嫂子说,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厉老太太没好意思明说尹慧娴明显是被人甩了耳光,尽可能避开问她这样的话,换了一种说话方式!  本来尹慧娴今天来这边就强撑着,这会儿被厉老太太关心的问着,眼泪瓣儿,就那样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说到自己被厉锦江甩了耳光,她心底凄凉一片。  曾经的过往,不堪忍受负重的浮现在她的记忆深处。  她爱厉锦江,甚至于疯狂的深爱,这点儿,毋庸置疑!  只是她爱他,他却不爱,以至于她当年才会犯了错,而且也碍于她一个人守在大房子里实在是寂寞,就与人苟同的有了厉潇扬。  说来,她也是不得已!  就好像是自己生活在古代的高墙大院里一样,自己面对的纵然是奢华的锦衣玉食,但是自己所处高屋建瓴间,得不到自己丈夫的疼爱和喜欢,她也是寂寞的一个人!  “是我做错了事儿!”  没有承受住心底里一片哀伤的凄凉,尹慧娴流着泪,呜囔的小声说着话。  听尹慧娴这样说话,厉老太太忍不住连连叹息。  厉家老二的事情,厉老太太和厉锦弘结婚那会儿就有知道,这会儿,她听尹慧娴说她做错了事儿,厉老太太忍不住替厉潇扬那个孩子心疼。  “大嫂,我是逼不得已的!但是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我才认识到我真的做错了事情!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更不是一个好母亲!”  想到厉潇扬,尹慧娴的眼泪瓣儿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住的流淌着。  她当年是一厢情愿嫁给厉锦江的,结了婚以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婚后生活是那么的难熬!  直到后来邵萍消失不见了,杳无音信,自己的丈夫还渐渐的收心,也因此,自己才渐渐的用真心感化他,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变得越来越好。  其实有好几次在厉潇扬过生日的时候,她都有想过要和厉锦江摊牌,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一遍,只是她真的是太懦弱了,骨子里的性格过于保守,担心自己一旦把事情说给厉锦江以后,会闹到两个人婚变的地步。  因此就这样,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变得越发的好,而厉潇扬身世被逐渐掩埋,淡忘在记忆的深处!  只是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隐瞒,现在造成了让厉锦江自己知道了真相的后果。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自己自认为会隐瞒一辈子,这会儿却倒戈而至,相比较自己的不说,隐瞒更加的罪大恶极!  “慧娴,你别这样说,你怎么不是一个好妻子,不是一个好母亲啊?大嫂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嫂相信你!”  厉老太太虽然看起来平时迷迷糊糊,但是老太太大智若愚,看待事情什么的,都很清楚。  尤其是尹慧娴说她不是一个好母亲,她很细心的听出来了这话里面的玄机。  她这等同于在变相承认了厉潇扬不是她和厉锦江的孩子!  “大嫂,但是我真的……”  尹慧娴再也说不下去话,虽然这些年她变得越来越圆滑,会交际,更会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去迎合,但这件事儿被挖出来,她心里还是承受不住的难受!  尤其厉锦江今天甩了她一耳光,把她的心都有打碎了!  厉老太太看尹慧娴哭得汹涌,赶忙抱住了她。  “回头儿,我让你大哥说说老二,你这么多年来尽心尽力的服侍老二,照顾潇扬,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  尹慧娴哭得过于凶,让本来只是想随意和她聊几句的厉老太太,根本就无法抽开身去楼下陪梁惠珍。  尹慧娴一再在厉老太太怀中哭了好久,然后啜泣着声音,喃喃道——  “大嫂,其实潇扬不是我和锦江的孩子,潇扬她……她是我和外面的人生的孩子!”  听完尹慧娴的话,厉老太太并没有什么过多惊异的表情,毕竟,尹慧娴说她不是一个好母亲,对不起厉潇扬的时候,她就有猜到厉潇扬不是厉锦江的孩子。  只是没有想到,尹慧娴接下来的话,让厉老太太彻底的懵了!  “其实潇扬的生身父亲是谁,大嫂你也认得,潇扬的生身父亲是藤嘉闻,是你表弟的孩子!”  “什么?”  厉老太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低喃的诧异出声!  厉潇扬是自己表弟藤嘉闻的孩子?  见厉老太太表情错愕,尹慧娴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她。  当年厉锦江出-轨邵萍,在两个人新婚燕尔期间就乱-来,这让尹慧娴实在是接受不了,于是就在有一次她去酒吧买醉的时候出了事儿!  她不记得那天具体是怎样一个情况了,只记得她不断的给她自己灌酒,为了达到让自己喝醉,然后麻木的目的。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喝醉了,要去呕吐,在去洗手间的路上,遇到了在一个包房里玩乐的藤嘉闻和他的几个朋友。  那会儿藤嘉闻和他的朋友们都喝了不少,有人提议玩大冒险,转动着瓶子,瓶子的瓶口对着谁,谁就从这个房间里出去,把在走廊遇到的第一个女人拉进包房里来,然后两个人make-love!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