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27章 :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误会

第327章 :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误会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9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8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儿认为慕晚不是好孩子或者怎样,她现在已经有了我厉锦弘的孙子,她就是我认准的儿媳妇了!”  厉锦弘的话,让乔正天悬着的心,逐渐平稳了下来。  打从乔慕晚和厉祁深来往以来,尤其是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了以后,乔正天一直都在尽力规避关于乔慕晚之前结过婚的事情。  且不说别的,就单单厉家现如今在盐城的身份和地位,他和梁惠珍也深知,自己的孩子,根本就配不上厉家这样的名门世家。  所以他们两个人始终不愿意多谈及关于乔慕晚之间和年南辰结婚的,即使是事出有因,他们也不愿意多谈及。  今天被厉敏提及,没有办法儿,乔正天不想因为这件事儿,让厉家人对自己的女儿有什么看法儿和意见,只得尽可能不让事态往严重的方向发展,把这件事儿,大致给厉锦弘陈述一遍。  不过他很庆幸,厉锦弘对于自己女儿之前已婚的事情,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不满意,相反,他的话,有深度,而且有力度,让他一直绷紧神经的思绪,渐渐地松弛下来。  “还有,亲家公,我家小敏,就是那种有话藏不住的人,她今天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不会不会!”  乔正天深知厉敏是替自己的女儿说话,虽然她的话在埋怨自己和自己的妻子,但是只要是自己的女儿,在厉家长辈的心中不出现什么不好的形象,他也就无所谓自己这张老脸了!  在加上厉锦弘都已经一口一个亲家公唤着自己,他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不平衡可言。  ——————————————————————————————————————————————————  赵雅兰狼狈不已的坐在路边那里。  脸上尽是奶油蛋糕的她,一边骂骂咧咧着,一边用手在自己的脸上,抹着奶油往一旁甩去。  今天的她,算是丢尽了脸,以往,自己都是高高在上的年家夫人的形象,几时受过这样的污辱。  一时间,她的心里是既不甘心,也怨怼的堵得慌。  把乔慕晚怒骂了不下千百遍,还不断的出言诅咒她,好像这样,她心理上,能找寻到一丝丝的安慰和平衡。  有执勤队的人前来疏散人群,也有民警过来这边了解情况。  不过有些可笑的是,对于赵雅兰这个当事人,这些民警和执法人员,对她视若空气一样的对待,完全不把她当做事因的导火索,相反,他们只是从群众的口中,如何得知赵雅兰是如何没有形象的对厉家人破口大骂,还先要伸手打人的!  本就心里足够的委屈,这会儿根本就没有谁愿意帮助她,这让赵雅兰更是怒不可遏的把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都拿出来怒骂不止。  她不是不知道厉家的势力,对于这些吃公粮的人,她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这是厉家人故意弄出来的鬼把戏儿,为的不过是又让自己没有尊严可言,还不至于受到法律的制裁!  “我呸!乔慕晚这个和她妈一样不要脸的jian货!”  群众渐渐的散去,执法人员也已经离开,赵雅兰却还在不顾及自己口干舌燥的怒骂乔慕晚。  直到她眼前落下一道身影,她才下意识的抬眼看去。  在看到邵昕然的脸,逆着光,出现在自己的眼中,她几乎是由怒骂乔慕晚,直接转换成了邵昕然。  “你这个jian人出现在这里干什么?是看我笑话的吗?不要脸的jian货,到底是和你妈一样,破烂币一个!”  耳边充斥着赵雅兰没有形象的谩骂,邵昕然抿紧才唇,让她本就不是很好的脸色,镀上一层冰冷。  赵雅兰就连续骂了邵昕然好一会儿,甚至想到她是来看自己笑话,她下意识的伸腿就要去踢邵昕然。  一再忍受了赵雅兰良久的邵昕然,见眼前这个明明都沦-落到如同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还在和自己叫嚣,她忍无可忍的冷斥出声——  “你闹够了没有?”  刚刚她正巧在这里路过,虽然不太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她清楚的看到了厉祁深拥着乔慕晚的肩膀,带乔慕晚上了车的场景。  几乎是那一眼,她就定住了步子,用近乎一种病态的想到知道发生了心理,疾步走了上去。  走上前,她看到了赵雅兰狼狈不已的被厉祁深的姑妈和他的三婶娘给压制在地上。  她错愕又震惊的看赵雅兰被厉敏欺负的样子,她不懂,真的不懂两家人怎么会闹到这样大打出手的地步。  随后,通过旁边路人的三言两语说辞,她大致了解到了事情是怎样的一个情况,不出意外,事情的起因,就是乔慕晚。  一想到乔慕晚,又想到厉祁深拥着她离开,还有厉敏等人对她的维护,她不可避免的嫉妒到一种发疯癫狂的地步!  她真的很不理解,那个乔慕晚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会让厉祁深把她当成是宝贝儿一样的捧在手心里,连同她受了前夫母亲的谩骂,都会有厉敏这些人帮她出气!  暗自把手指蜷缩成了拳头儿,她再张开手,转身走到少有人在的地方,打了电话给年南辰。  听到邵昕然对自己大呼小叫,本就受了气的赵雅兰,恨不得把自己全身上下的怒气、怨气……都撒到邵昕然的脸上。  “你和我喊什么?我闹不闹关你什么事儿?你怎么和你妈一个德行?都jian到骨子里了!”  对于赵雅兰这样病入膏肓的女人,都已经这样了还在理直气壮的骂自己,邵昕然不怒反笑了起来。  “我和我妈就算是怎么jian,还没有达到在大街被人打的地步!”  “你……”  被邵昕然呛着话,赵雅兰反嘴说不上来一个字。  “与其有精力对我破口大骂,我觉得你更应该说求我的话才是!”  “笑话,我怎么可能会求你这个jian人!”  赵雅兰不以为然,对于邵昕然,因为邵萍的关系,她真的谈不上有什么好感,相反,她直接把她和她母亲划为一个等号,把她们母女二人都归结为勾-引男人,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呵……”  邵昕然依旧反唇相讥,冷冷的勾着唇。  “不求我,你就继续再这里丢人现眼好了,反正丢人的人是你赵雅兰,又不是我邵昕然!”  “你……邵昕然,你个不要脸的jian种!”  赵雅兰几时受到过这样的威胁,还是一个小自己的晚辈对自己开口说威胁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接受。  本能性的反应,让她对邵昕然发指的怒骂出声。  “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求我,我可以好心的带你离开这里,否则,你可以选择继续在这里成为大家看好戏的跳梁小丑,毕竟你这样,会让厉家人更有成就感!”  邵昕然的话本就让赵雅兰犯膈应,这会儿她又把厉家人搬出来,她更是心里膈应的脸色难看的成了菜绿色。  等了有十几秒,邵昕然见赵雅兰没有什么哀求自己的意思,她掀了掀眼帘,将双手环胸。  “继续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吧!不出意外,明天盐城的早间新闻,头版头条就是关于你年夫人的新闻!”  邵昕然倒不是有意要赵雅兰出丑,只是她刚刚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不光光是骂了自己,连同自己患了癌症的母亲,她都不放过,这让邵昕然真的无法忍受。  所以选择让本就受了委屈的赵雅兰,再听自己说这样不羁的话,她也是出于替自己母亲抱不平的心理。  眼见着邵昕然要离开,赵雅兰骂的更加凶残了起来。  甚至于,她跌跌撞撞的起身,将自己满是奶油的手,按住在了邵昕然的手腕上。  “jian人,我赵雅兰就算是要丢人现眼,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邵昕然迎上赵雅兰一双赤红的眼,意识到她要做什么,她心里一阵犯膈应。  “精神病!”  邵昕然甩开赵雅兰的手,抿着唇冷斥了一句。  有那样一瞬间,她后悔自己居然要脑抽的打电话给年南辰。  现在想想,她就是应该任由这个疯女人在这里丢人现眼,成为人人争相唾骂的对象。  赵雅兰不让邵昕然走,拉着她,将沾满奶油的手,用指甲划着她的肌肤,在她的小臂上,留下一道道斑驳的痕迹。  邵昕然向来都不是那种会任由赵雅兰和自己撒野的人。  “滚!”  手臂一个用力,邵昕然牟足劲儿,将抓住自己手臂的赵雅兰一甩,赵雅兰的身体,不偏不倚,直接往地上倒去。  而这一幕,正好被赶来这边的年南辰撞了个正着。  “邵昕然,你干什么?”  他没有看到两个人之间的拉拉扯扯,只看见了邵昕然把自己的母亲给推到在地的一幕。  迈开流星大步走上前,他抬手搀扶起来自己母亲的同时,用眼,怒不可遏的看向邵昕然。  “你找死吗?”  潜意识里,他虽然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向跋扈犀利,但是再怎样说,赵雅兰也是他的母亲,他会因为亲情在里面而“帮亲不帮理!”  看年南辰刺红着眼,对自己言辞凿凿的质问,邵昕然捏紧着手指,有那样一瞬,恨不得甩年南辰几个耳光,让他看看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一看有人替自己撑腰,本就尖酸刻薄的赵雅兰,更是狂妄起来。  “南辰,这个jian人是来看我笑话的,你看看她,跋扈又狂的无法无天了!”  闻言,年南辰本就染上了猩红的眸,更加狠戾的看向邵昕然。  被年南辰的目光阴骘的对视着,邵昕然没有胆怯,反而直了直腰身,绷着下颌看向他。  “年南辰,我看你就是脑子里灌了脏水,越发的会颠倒是非、黑白不分了!如果我一早知道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这边是这个结果,打死我邵昕然,我都不会打电话给你!”  邵昕然冷着脸的话,让年南辰下意识的蹙眉。  刚刚她打电话给他,确实是告诉他在这边,他的母亲出了事儿。  眸光扫了一圈邵昕然周身上下,在看到邵昕然满是斑驳红痕的手臂时,拧紧的眉头儿,蹙得更加紧蹙。  “嗯……”  在邵昕然一声闷哼声中,年南辰抓住了她的手腕,举高。  “你手臂是怎么弄的?”  ——————————————————————————————————————————————————  厉祁深和乔慕晚从厉家老宅离开,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把乔家父母两个人再送到乔家那边,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厉祁深在乔家父母到了乔家的时候,他下了车。  没有让乔慕晚跟着下车,他指间夹着烟,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对乔家父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厉祁深再回到车上的时候,乔慕晚伸过来手抱住他的小臂,问:“你和我爸妈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  厉祁深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声,显然,他不想就他和乔家的父母说了些什么,多谈一句话。  乔慕晚见厉祁深不想说,她没有再问。  其实和这个男人接触下来,两个人之间早就有了一种说不清的默契,就像是现在,厉祁深虽然没有说他和自己的父母说了些什么,但是乔慕晚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应该是厉敏的事情。  “回水榭那边还有一段时间,你要是累了,就睡一小会儿,到了我再喊你!”  “嗯!”  乔慕晚点头儿应了声,在道路两侧的忽闪忽闪霓虹灯灯光闪烁中,渐渐的涌上来了睡意。  轿车再回到水榭那边的时候,乔慕晚已经像是一只餍足的小猫咪一样睡得香甜。  看她微微皱着眉心的倦怠,厉祁深没有舍得唤醒她。  走到车子的另一侧,他拉开车门,将双手从乔慕晚的脖颈和腿弯处托起,轻手轻脚的把她抱在臂弯中,带回了别墅里。  房门被打开,还没有休息的张婶,一看到厉祁深回来,唤道:“大少……”  不等张婶把“大少爷”三个字唤全,厉祁深示意性的对她皱了下眉。  再收到厉祁深给自己的提醒,张婶赶忙闭上嘴巴。  “慕晚这是怎么了?”  走上前,张婶小心翼翼的问着。  “没怎么,她睡了!”  说着话,厉祁深眉目间不自觉放柔的看了眼臂弯中的乔慕晚。  “去楼上帮我看主卧的门!”  “好!”  张婶走上前,先去给厉祁深开主卧的门。  ——————————————————————————————————————————————————  邵昕然不想让年南辰管自己,可拗不过力气大了自己许多的男人,最后被年南辰几乎是连拉带扯的带去了医院那里。  从消毒室那里处理好了被赵雅兰划伤的伤口,邵昕然再出来的时候,碰到了站在外面的年南辰。  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和这个男人可说的,邵昕然越过他,径直迈开步子往外面走去。  “等下,我有话和你说!”  年南辰抓住邵昕然的手臂,在掌心里握地殷实。  刚刚他有找人把自己母亲出事儿那里的视频调出来,虽然重点部分的监-控片段,已经被人掐掉,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可是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邵昕然甩开年南辰的手,脸上阴沉的不行。  见邵昕然不肯听自己说话又要走,年南辰下意识的把她的手腕抓的更紧。  “我事先不知道我母亲出事和你无关,也不知道你打电话给我是在帮我母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南辰竟然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当初她离开时,让自己对她有的那种排斥反应,相反,他对她,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会对她改变看法儿!  “所以呢,所以你现在对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邵昕然转过身,眼底透着凄楚的坚定,质问着年南辰。  被邵昕然质问着,年南辰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不可否认,他刚才见到自己母亲狼狈样子那会儿,他直觉性的认为就是邵昕然针对了自己的母亲,才会让自己母亲那样丢人现眼,不过事情,在他调完了监控以后才知道并不是这样的。  一再抿紧着唇,良久,年南辰才掀动唇,出声——  “我不该误会你!”  在这样两个人对峙的一瞬间,他的一句“我不该误会你!”,让年南辰带有了别样的意味。  要知道,八年前的事情,事出有因,事情的发生是因为他。  今天看来,他确实欠她一句抱歉!  “没有什么可误会的!”  邵昕然在听完年南辰的话,眼底波动了一圈,随后,冷着脸,抽离开自己的手,冷冷的回了一句话。  “你也不是第一次误会我,我习惯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邵昕然笑着,用就好像是经历了沧桑一样的声音,平静的说到。  她再去看年南辰时,定睛迎上他还有些微潮红的眸,道——  “我邵昕然不求别的,只求你年南辰可以怪我、怨我,但前提是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搞清楚!”  对于年南辰,她谈不上还有什么感情存在,但是他是自己的旧爱,又是乔慕晚的前夫,有这样一层关系存在,让她与他之间,总是有一种说不清的关系存在。  听邵昕然的话,年南辰的眉头儿都拧到了一起。  如果是之前,他毫不介意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激化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但是因为有一些事情的真相逐渐的浮出水面,他竟然变得莫名的患得患失起来,甚至心底里有一种心脏被掏空的感觉,充溢在他的脑海中。  轻动着唇,年南辰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邵昕然却已经越过了他,与他,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迈开步子,直接往外面走去!  ——————————————————————————————————————————————————  邵昕然再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  因为邵萍住医院的原因,偌大的房子里,就她一个人在,莫名的让她到家,有了一种失落感。  暂且压制住心里的不舒服感觉,她拿出手机……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