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30章 :

第330章 :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659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被厉祁深一再的缠着,乔慕晚早就没了最初对他排斥的矜持,自己主动去抱着他的脖颈,送上自己香艳的红唇。  向来都拒绝不了乔慕晚对自己的主动,厉祁深抓住她的腿弯,扣紧她的腰身,一边吻着她的唇,一边把两个人之间镶-嵌的更加紧密、无间隙……  细碎的声音,不绝如缕的溢出乔慕晚的唇瓣,让如同音符一样的每一声,都要命一样的萦绕在空气中。  不需要任何的情-趣助兴,这个女人的声音,就是最强劲儿的药剂,让厉祁深一度失控,根本就把持不住他自己。  “嗯……”  乔慕晚咬紧着唇,清秀的小脸上布满细汗,被厉祁深撑-开、灌**……她的脸上写满了茫然,可掩盖不住那种让人热血沸腾的美感和妩媚,要命一样的蛊惑着厉祁深的瞳仁。  越发的觉得这个小女人就是专门克自己的妖精,厉祁深眉眼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把着乔慕晚的柳腰,把她软若无骨一样的身体,移送到了窗边那里。  一路的推移,没有chou离的刺-激感,让乔慕晚觉得那物,更加的强shuo、有力……而且去的更shen。  到了窗边那里,二楼高的位置,乔慕晚的小身子都搭在了落地窗上面。  “嗯,好难受……”  她伏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面,整个人都像是一个面团一样的难耐的承受着厉祁深从她身后喂**的盈实。  听乔慕晚说她难受,厉祁深俯身,吻了吻她圆润的肩头儿。  “你确实是难受,而不是舒服?嗯?”  他拖长声音尾线的问着乔慕晚,让乔慕晚羞愧的死咬着唇瓣。  见乔慕晚不语,厉祁深借着自己还没有醒酒的名义,导入自己……  乔慕晚承受不住的嘤咛一声,被蛮横的冲击着自己的jiao-nen,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尤其是他实在是太懂她的敏-感,太懂她的脆弱,把她弄得忍不住**连连。  “舒不舒服?嗯?”  他在她耳边,喷着灼热的气息,问着。  被这样挑-逗的话语,弄得自己泛滥成灾,乔慕晚想要推开厉祁深,自己却两个手都像是棉花一样,实在是无力。  “说话,舒不舒服?嗯?”  他又一次强调的问到,然后将两个手,从乔慕晚的腋下穿过,掌控住她的朵颐。  自己的身体贴在凉凉的玻璃上面,正面,是清凉的感觉,身后,却是一块烙铁一样温度的人墙,把自己堵得密不透风。  只觉得自己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之间,乔慕晚夹在中,真的是太难受了。  对面,是海风阵阵的大海,虽然鲜有人在,但是不远处忽明忽暗、灯光时而闪烁的灯塔,让敏-感的乔慕晚,只觉得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现在的这个姿势,就是在被人监-视。  “厉祁深,你怎么还没好啊?”  刚才,他还因为自己不经意间碰了他,瞬间就she了,可这会儿,自己都已经到了一次**-**,他还没有she,这让乔慕晚真的难做极了。  果然,这个男人,不能被质疑能力,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乖,别咬这么紧!”  厉祁深shunxi着乔慕晚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诱-骗着。  “想要我出来,自己动,嗯?”  说着,厉祁深把着她的腰身,就要移回到chuang边那里,让她qi在自己身上,自己动。  可哪成想,乔慕晚根本就不依顺他。  “我不要!”  她严词拒绝着厉祁深,之前有几次,情到深处的时候,她会不顾及形象的、像是疯了一样的qi在他的身上,用这样的体位,产生高速的摩擦,让两个之间快速的到达巅峰。  只是,每次这样过后,她整个人都像是散了架一样的难受,整个人身体上面的无力,和被车子从头到尾碾压过一样的虚脱。  自己明天还要找厉老太太去参加厉家的聚餐,她要是因为今晚的剧烈运动,在明天出了丑,指不定自己到时候要有多尴尬。  她不想让自己处境尴尬,所以,她不想听从他的安排。  不想乔慕晚真的就不答应自己的要求,厉祁深一身深谙的眸中,折射出危险的精芒。  乔慕晚还在勒紧着他,让他冷不丁的倒吸一口气。  “不肯?”  “嗯,我不要……好难受、好累哦……”  乔慕晚摇晃着头儿,声音无限柔媚,让这些靡靡之声落在厉祁深的耳中后,瞬间荷尔蒙激发。  “你快点吧,我……真的好难受!”  她一再绞着,虽然用不上力气,却让她如同车碾一样的虚脱。  一再听着乔慕晚软-糯的声音,厉祁深狭长的眸,瞳仁不自觉的瑟缩。  “嗯……”  无限娇-媚的声音溢出,乔慕晚的身体承受不住的弯成了一道弧形。  她向下弯曲着身体,虽然无法从正面看到他的面部表情,不过乔慕晚可以想象他此刻的面容上,是怎样的铁青色。  这个男人一向自大,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说出来自己很难受的话,这分明就是在变相质疑他把自己“伺候”的不舒服!  果然,乔慕晚刚肩头儿微颤的想到自己的话、使得自己刺激到了厉祁深,那边,厉祁深从她弯曲的身型那里,一把就抓起来了她的柳腰,让她与他壁垒分明的小fu,更加完美的切合在一起。  “划拉!”一声,落地窗的移门被拉开,乔慕晚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厉祁深的动作,自己就被他从身后抱住,用推-移的姿-势,九浅一shen导入的同时,推送到了露天阳台那里。  夜晚,风丝微凉,伴着咸涩的海风,吹拂过乔慕晚的面颊,让思绪不清明的她,火热的理智,渐渐地被沉寂下来。  不似刚刚在室内那样神志不清,这会儿迎着海风的她,理智冷静下来后,把厉祁深与自己之间连在一起的样子,瞧了个一清二楚。  “嗯……”  冷不丁的受到一下重击,乔慕晚的身体,下塌成一道柔美的弧度,在空中落下。  直感觉自己的小fu要和肢体脱节了,她赶忙抱住眼前的**-白色护栏,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跌落而下。  身后,厉祁深两眼在黑暗中,如鹰隼般犀利,狭长的黑眸间,折射出危险的精芒。  契合她的腰身,他咬牙问:“还难受?”  听得出他的声音有多难耐,可乔慕晚也不好受的厉害。  尤其是在这样空旷的环境中,就着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她竟然能听到自己软糯、绵长的声音,是那么的**-mi。  红着热度滚烫的脸颊,她抑制不住的shen-**,再加上附近有海港的原因,在夜赖下,不住响起的汽笛声,一种过分刺激到狠狠蛰刺她神经的感觉,让她直感觉,有一种被窥-视的强烈即视感。  再加上附近鳞次栉比着几座海景别墅,乔慕晚更是紧张又害羞的闭眼绞着自己,试图用这样眼不见为净的方式,消除自己内心里那份不安与忐忑。  乔慕晚咬唇不语,一副隐忍的样子,让厉祁深本就晦暗的眸光,变了色。  抑制不住的出声,乔慕晚捏着手指,因为后面的冲-撞,她快要连护栏都抓不住了。  厉祁深还在继续他的动作,越是见只有月光和星光笼罩下,乔慕晚光洁的皮肤下,落下一层赏心悦目的象牙白,他收紧腰身,发力……  乔慕晚想要出声说自己“好难受!”,可是一想到自己再这样挑战厉祁深,指不定他今天一晚上都不会放过自己。  承受不住,她两粒洁白的牙齿,无法忍受的放开唇,然后任由细柔的声音,如丝如缕的溢出自己的唇瓣。  听乔慕晚的声音,厉祁深无法控制。  海风还在阵阵吹拂,附近闪烁的灯光,摇曳出妖冶之姿,落下斑驳的一地幻影。  终究,在一阵急速的摩擦下,厉祁深和乔慕晚一起到了巅峰,与之而来,厉祁深she了为乔慕晚隐忍已久的白-zhuo。  完事儿后,厉祁深没有立刻离开,让自己依旧紧密无间隙的停留在乔慕晚那里。  “我真的好累!”  乔慕晚布满细汗的身体,软-软的靠在厉祁深的怀中。  她真的快要没力气了,浑身上下的骨头儿感觉都被车碾压了一样的脱节。  “还难受?”  厉祁深从身后抱着乔慕晚,附在她的耳边,问着。  “嗯……不了、不难受了!”  胸口的朵颐被掌控的变换着形状,她难耐的低吟着的同时,说着心里不愿意承认、身体却表达她真实想法儿的话。  乔慕晚没有再否决,很诚实的回答自己,让刚刚因为不消一刻就she了的男人,俊脸上消弭了黑线。  “你早就该和我这么诚实!”  厉祁深低迷的说着话,随之,细碎的吻,落在她圆润的肩膀上面。  “我没有和你不诚实,哪有你这么欺负人的臭男人啊?”  乔慕晚没有力气去打他,却忍不住抱怨他怪自己让他早she了的事儿。  那种事情,本就是他自己身体控制的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她不小心儿碰了他,也不都是她的错,是他自己没有控制住他自己。  “你就该被我欺负!”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抱怨,厉祁深理直气壮的回着她。  “真是欠你的!”  乔慕晚哼唧着,自己又是给他做牛排,又是给他买西装,结果,自己非但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还被他狠狠的“欺负”了一顿。  对于乔慕晚此刻小女人极了的抱怨声,厉祁深难得轻笑了下。  很少有这样他面容和煦的时候,乔慕晚虽然没有看到厉祁深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不过想到他能笑,应该是释放完了,心情应该不错。  “我要洗澡!”  之前是自己一再处于弱势,难得他没有沉着脸,乔慕晚娇嗔的要求着。  “现在都开始使唤我了?”  “是你该补偿我的!”  乔慕晚侧过小脸,白了一眼五官在夜色中被映衬着格外迷人的男人。  明明他刚刚的做法儿很过分,甚至把自己推出来阳台这里做这样面红耳赤的事情,可是她打从心底里怨不起来他。  不想就这样灭了自己心里腾升起来的火焰,乔慕晚两个小手,伸到身后,顺着他壁垒分明的小fu向下,大刺刺的挑战着他……  “咝……”  厉祁深声音带颤的发出一声,然后一把抓住了乔慕晚两个作怪的小手。  “还惹我?”  “让你欺负我,是你应得的!”  说完话,乔慕晚一脸傲娇劲儿的绷直身体。  “我要去洗澡!”  她又重复了一遍,是命令的口吻。  这次,厉祁深没有继续和乔慕晚闹,吻了吻她小巧的耳垂后,声线透着磁性的答应了下来。  “好!”  ——————————————————————————————————————————————  厉祁深洗完澡,围了条浴巾,就出了浴室。  刚刚他抱浑身无力的乔慕晚抱去浴室那里时,借着自己还有醒酒的理由,要厚着脸皮的和乔慕晚一起洗澡。  虽然乔慕晚虚脱的没有力气,但是她忌惮着自己和这个如狼似虎的男人一起睡觉,指不定要发生什么事儿。  隐忍着身体上面黏滋滋的感觉,她拒绝了厉祁深。  不想,厉祁深厚着脸皮的直接跨进浴缸中,以对立的姿态,与乔慕晚分坐两边。  看着与自己面对面的男人,乔慕晚羞得不肯洗澡,想要逃出去,厉祁深却一把拉住了她。  被按回到浴缸里,乔慕晚挣脱不得,再加上身体上面实在是没有力气的原因,她没有再挣扎,任由厉祁深撩起水,落在她的身体上。  拿过精油,厉祁深滴了几滴精油到浴缸中,耐着心思,他手指慵柔的为乔慕晚清洗身上的每一处。  当他游弋的手,触及到了乔慕晚的股间,她推开他的手,拒绝着。  虽然臂弯中的小女人在拒绝着,但是厉祁深并不想就此作罢,便继续他为她清洗的动作,手指变得如同画笔一样,带着魔力……  乔慕晚想要拒绝,却抵不过他的撩-拨,索性,她绷紧着身体,随意厉祁深恣意妄为。  不想,自己的纵容,就是要这个永远不知道安分的男人得寸进尺。  发觉出厉祁深的身体变了温度,她的股间被di住一个硬硬的物什,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低下头,在净澈的水波间,乔慕晚看到了那埋在黑sen林里的cu-shuo,有和自己叫嚣的架势,她当即就懵了。  她就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不排斥,就是纵虎归山,任由他在自己这里恣意妄为。  打那儿以后,乔慕晚不再用厉祁深帮自己洗澡,她红着脸,用无力的小手推开厉祁深,让厉祁深出了浴室。  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擦枪走火,厉祁深难得没有顺着他自己的意思,好心的放过了乔慕晚。  ——————————————————————————————————————————————  乔慕晚还在浴室里洗澡,厉祁深点了支烟,走到窗边,迎着夜风,心不在焉的吸了一口。  窗外,几缕昏黄的灯光,颤颤巍巍的绽放点点星光,成了一条美丽的灯光带。  香烟猩红的烟头儿在男人修长的骨节间燃烧着,厉祁深想着事情,就没管指间的烟。  等到他收回意识,他捻灭了快要燃烧到指尖儿处的香烟到烟灰缸里。  抬手抓了抓又黑又硬的黑发,他转身,走到地毯那里,拾起扔在地上的西装。  将白色的浴巾丢在chuang上,厉祁深将乔慕晚买回来的西装,套在了自己的身躯上。  站在试衣镜前,他定定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目间不自觉的荡起一抹万般风情的涟漪。  又在衣柜那里翻出来了乔慕晚买给自己的那条领带圈在脖子上,打好了领带,他本就迷人的五官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何时微微上翘了起来。  将西装脱下后,他重新围上浴巾进了浴室那里。  拉开浴室的移门,他看到面颊被水汽蒸的微微绯红的小女人,此刻湿着头发儿,扬着素白的面颊,红唇微启的枕在浴缸的边缘小憩。  瞧着睡得甘甜的小女人,厉祁深没有做声,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浴缸的边缘。  抬手,拨开黏在她额心处的发丝,厉祁深盯着她妍丽的五官,想到她给自己买了西装、做了牛排,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他不自觉的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面,落下一枚淡淡的吻。  轻柔的吻落在,他伸手探-**到浴缸中,用手臂的遒劲力道,将她的柳腰托起。  他已经动作很轻了,可还是惊扰到了睡得极度不安稳的小女人。  “嗯……”  乔慕晚嘤咛一声,她两排扇子一样绵密的睫羽睁开,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张鬼斧神工的俊脸,每一处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呈现在自己的眼中,她不自觉的唤了一声。  “嗯,祁深……”  听她对自己软糯的轻唤,厉祁深眉眼更加深邃起来。  “回房睡,在这里睡容易着凉!”  “嗯!”  乔慕晚迷迷瞪瞪的点了点头儿,然后接着厉祁深收紧自己腰身的力道,她下意识的圈住了他的脖颈。  厉祁深抱着她,出了浴室,走路的过程中,乔慕晚埋在他的心口处,喃喃一声。  “祁深……”  “嗯?”他用鼻息间的声音回着她。  唤了一句后,乔慕晚就没有再做声,厉祁深低垂着眸子一看,见她又一次憨憨的睡了过去。  可能是刚刚做梦梦到了自己,她才会不自觉的呓语一声,厉祁深抬手勾了勾她的小鼻子。  “磨人精!”  ——————————————————————————————————————————————————  进了门,不知道两个人谁先亲吻了谁,连灯都没有开,厉祁深压着乔慕晚的身子到墙壁上,纠缠住她的唇舌,忘我的缠-绵。  衔住两瓣让自己一秒钟都不想让自己离开的唇,厉祁深时不时的用牙齿ken-yao乔慕晚的唇,时而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缝,将自己像是侵略者一样的探-**到她香甜气息的地带。  乔慕晚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攀高,一种让自己在暗中放肆刺激的悸动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没有矫情的排斥厉祁深,踮起脚尖儿,她顾不上自己的脚踝处还在红肿的疼痛感,钝痛的冲击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圈着厉祁深劲瘦的腰身,与他芳汁交融的shun-xi对方。  舌苔间的酥-麻感觉,让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厉祁深遒劲儿力道的手臂,倏地收紧乔慕晚的腰身,没有松开她的唇,就把她直接推倒在了沙发中。  纤柔的身体被倏地一弹,乔慕晚唇齿间微薄的呼吸刚刚得到了清新的换气,却仅仅是刹那后,就再度被厉祁深被完全的封住。  慵柔的手指,扣住乔慕晚的后脑,厉祁深吻得很用力,一再用依恋的拉力,将她带去自己的薄唇间。  没有足够强烈的光线,在暗中,被厉祁深撩拨到浑身上下热浪席卷的乔慕晚,也不想害羞的去顾及其他,自己主动去热切的回吻厉祁深。  微微提高上半身,乔慕晚找寻支点的圈住厉祁深的脖颈,然后仰着下颌,用粉-润的舌,描绘厉祁深完美弧度的唇形。  唇上,阵阵湿润漫过,厉祁深暗中的鹰眸,因为乔慕晚的主动shun-xi,涤荡出万种风情的涟漪。  亲吻的如火如荼,乔慕晚自己用细细的贝齿,轻轻地磨蹭着男人削薄的唇瓣,顺着他轻吐呼吸的唇缝探**,用自己的小丁香,浅尝辄止的找寻厉祁深的舌。  室外,有忽明忽暗的光线,顺着窗棂洒下,绰绰约约的映衬在旖旎缠-绵的两个人的身上。  乔慕晚不消一会儿就气若游丝,身上的黑色裙装,肩带也不自觉的顺着圆润的香肩滑落,让泛着点点莹润光泽的肌肤,美得就像是一层镀上了象牙白的雕塑。  有流溢的光线打下,厉祁深明显看到乔慕晚白-皙的肌肤,在自己的眼中,绽放极致的性-感,要命的让他的身体一再的起着反应。  乔慕晚被厉祁深被动的虚压在身下,她澄澈的目光中,呈现出男人在光线下棱角分明的五官,每一处都刀裁般凌厉的轮廓,俊绝的让她忍不住顺着他的眉骨往下,一寸、一寸沿着他的倨傲脸部线条,轻柔的抚-摸着。  “男人长成你这样,简直就是古代的祸水红颜!”  她轻吐着细匀的呼吸,有些乱,声音却异常的柔婉。  软-绵的玉指,葱段一样的落下温柔,黯淡不明的光线下,越看厉祁深这样一张脸,她越是心悸。  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儿,让她今生遇到了他,还有幸和他走在了一起。  虽然他脾气不是很好,还总是喜欢拈花惹草,但这一丁点儿也不影响他在她心中的地位。  相反,面对他对自己脾气不好的时候,她竟然学会了迁就他,而他被那些比自己优秀,比自己强的女人喜欢时,她会变得更加的珍视他,让她一点儿也不想放开他,生怕应了卢梦妍那句话,“你不珍惜他,有的是女人惦记着他!”  厉祁深倏地咬住乔慕晚在自己脸上游弋的手,让思绪飞脱想着自己事情的小女人,忍不住一个激灵。  “你干嘛?”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