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31章 :内-衣都小了(六千字)

第331章 :内-衣都小了(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7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妈,我之前都和您说了想在盐城这边生活下去,又怎么能再回到意大利呢?盐城这边是我小时候就生活的地方,我对这里有感情,所以我想留在盐城这边!”  有厉祁深在的地方,她邵昕然在哪里都无所谓,没有厉祁深在的地方,她就算是跋山涉水,也会尽力和他走在一起,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呼吸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  听自己女儿这么说,邵萍不自然的笑了笑。  “那我这一个月都看不到你,我这个做妈妈的也放不下心啊!你一会儿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我和你回意大利那边待一个月!”  邵萍就邵昕然一个女儿,凡事自然是以她为中心。  “不用啊妈,我自己可以的,您就在盐城这边安心的养病吧!”  说到底,自己的母亲在盐城这边养病,她还有一个能让自己回来这边的奔头儿,要是自己的母亲也不在这边了,她想要再回来盐城这边,怎么都没有什么鼓舞她的动力!  说不过邵昕然,邵萍在她一阵条条是理的说服下,妥协了。  “你让我留在盐城这边行,但是昕然啊,妈妈觉得我这个身体没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要再担心我了,你一会儿帮我去办理出院手续吧!”  邵萍不知道她自己患癌症,对于自己女儿的小题大做,她很是不理解。  “妈,您出院了,才真是让我担心你!”  邵萍:“……”  “您想,我这在意大利那边待上一个月左右,我不在您身边,您要是出了点事儿,让我怎么能接受啊?”  说不过邵昕然,邵萍怎么听,有理的都是自己的女儿。  “那你也不能让我在医院待一个月啊?天天在这四四方方的房间里待着,我真就熬不住了啊!”  “妈,这一个月,您就别让我担心了,我不在盐城这边,真的很担心您!”  “那你就让我和你一起回意大利!”  见绕来绕去,邵萍又把话题绕了回去,邵昕然无奈的笑了笑。  “妈,您就别和我说这么多的大道理了,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的,您就安心在这边养病,再说了,平时还要年叔叔过来,您也不闷啊!”  虽然邵萍也想和邵昕然一起回到意大利那边,但是,她在盐城终究是还有没有完成的事情。  一想到乔慕晚,她还是选择暂时留在盐城这边。  “那行吧,那你自己回到意大利以后,多多注意安全什么的!”  闻言,邵昕然笑着应声:“好!”  ————————————————————————————————————————————————————  年南辰眼眶都猩红的盯着法院的传票。  该死,他都要被气疯了!  先是年氏沦陷,现在连原本受了不公平对待的母亲也出了事儿,他捏着传票的手指,都已经把传票抓出来了破洞。  承受不住心尖儿都在剧烈颤抖的感觉,年南辰抓起电话,拨通了早就已经印入脑海深处的乔慕晚的手机号。  ————————————————————————————————————————————————————  “嗯,我知道了,你盯着她上飞机,顺便,她走后,给她母亲也送回到意大利接受治疗!”  厉祁深挂断电话以后,冷硬线条的俊脸上,在逆着光的一片暗影中,折射出清明的锋朗。  让邵昕然回到意大利,也把邵萍送回到意大利。  没有了这对母女在,他自认为乔慕晚以后的生活,也就没有了什么不该出现的人。  捏着手机,他再回到主卧的时候,乔慕晚正坐在榻榻米上面看着书。  午后,慵懒的阳光打在乔慕晚的周身上下,让她明显较自己变得丰-腴起来的身子,好像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  细细碎碎的光影,从枝桠投射而来,在地上落下细碎而斑驳的幻影……  厉祁深推开门走进来时,看到的正是乔慕晚看着书,整个人全身上下泛着一层懒散的倦怠。  打从乔慕晚怀孕以来,再加上是双生胎的原因,她特别的喜欢睡觉。  本来有一阵困意袭来,但听到门口那里有锁芯被拧开的细微声音,她抬起来了头儿。  看到出现在门口那里,穿着简洁家居服的男人,她冲他莞尔一笑。  “又困了?”  厉祁深走过来,看乔慕晚两排小扇子一样的睫毛,上下忽闪,他问着。  “嗯!”  乔慕晚揉了揉眼睛,嘴角一直挂在淡淡的笑。  “那就去睡会儿!”  厉祁深伸手去抱乔慕晚。  “又沉了!”  当他把乔慕晚抱在臂弯中的时候,不咸不淡的扯开嘴角。  作为女性,最忌讳的就是被提及年龄和体重,厉祁深这会儿说乔慕晚又沉了,让她不满意的抡起粉拳,砸在了他的心口上。  “我还没和你结婚,你就嫌弃我了!”  怀这两个孩子,本就让她累得不行,好在她现在妊娠反应好太多了,不然,她真的快要吃不消了。  闻言,厉祁深轻笑了下。  “没嫌弃你,这样挺好,摸起来有手感!”  他笑着,眉心间**着万般风情,邪肆而俊美……  厉祁深冷不丁的说了句黄腔,乔慕晚瞋了他一眼。  “没个正型!”  “我说到是实话!”  边说着话,厉祁深探上前身子,在乔慕晚的耳边,啐了一句。  听到厉祁深说“你买的胸-罩都小了!”,乔慕晚“刷”的一下子烧红了耳根子。  “你能不能有个正型?哪有你这样专门说话呛女人的男人啊?”  乔慕晚不停的嗤着厉祁深。  看乔慕晚一脸都是埋怨的样子,厉祁深嘴角笑得更加深邃起来。  两个人长久以此的来来往往,让两个在某些事情上,早就默契相合、  就像此刻乔慕晚一吻住厉祁深,厉祁深就不受控制的用他的薄唇,衔住乔慕晚那两瓣让自己一秒钟都不想让自己离开的唇。  化被动被主动,厉祁深时不时的用牙齿ken-yao乔慕晚的唇,时而顺着她微微张开的唇缝,将自己像是侵略者一样的探-**到她香甜气息的地带。  乔慕晚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温度在不断的攀高,一种让自己放下心防的悸动感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没有拒绝厉祁深的纠-缠,也没有因为最初怀孕那会儿排斥眼前的男人,乔慕晚圈着厉祁深的脖颈,与他芳汁交融的shun-xi对方。  舌苔间的酥-麻感觉,让两个人的呼吸很快就变得粗重起来。  厉祁深遒劲儿力道的手臂,避开乔慕晚小腹的去搂抱她的腰身,没有松开她的唇,他把她至于自己上方的顺着她衣襟的下摆,向上摸索自己的手指。  “嗯……”  被圈住的玲珑倏地一痛,乔慕晚有些吃痛的微微松开了厉祁深唇舌的纠-缠。  唇齿间微薄的呼吸刚刚得到了清新的换气,却仅仅是刹那后,就再度被厉祁深被完全的封住。  慵柔的手指,一边在作怪,一边扣住乔慕晚的后脑,把自己臂弯中的小女人吻得更用力。  在厉祁深一再的邀请和诱导下,乔慕晚渐渐的身体发软起来……  “你别再了……我难受了……”  这段时间,他在禁-欲,她同样也在禁-欲,被他这么一撩,早就没有了矜持。  难得今天是周末,厉祁深没有上班,又难得许久没有在一起腻歪的两个人都得了空,他把她吻得更加殷实。  “你会舒服的!”  厉祁深压根就没有想让乔慕晚难受,她知道她这段时间和自己一样也忍得难受。  薄唇重新压下,厉祁深把乔慕晚吻得大脑一片昏昏沉沉。  用薄唇衔住她的唇瓣,一再用依恋的拉力,将她带去自己的薄唇间。  被厉祁深撩拨到浑身上下热浪席卷的乔慕晚的感官世界。  让她觉得她就好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儿一样,只要和他相濡以沫。  不想害羞的去顾及其他,当厉祁深的手指,变得更加灵活的顺着她宽松的裤带探出,乔慕晚眯着眼,害羞的不去看。  看乔慕晚都要做妈妈了,还这样一副大学生的清纯样子,厉祁深喜欢的不行。  完了之后,厉祁深拿过chuang头柜上面的纸巾,擦了擦手指后,继续用手圈住乔慕晚的身体,抱住她。  刚刚得到满足的乔慕晚,一脸餍足的绯红,就好像是煮熟的虾子。  想到这个男人刚刚尽心尽力的“服务”,乔慕晚微微提高上半身,找寻支点的重新圈住厉祁深的脖颈,然后仰着下颌,用粉-润的舌,自己主动去回吻厉祁深。  唇上,阵阵湿润漫过,厉祁深深邃如海的鹰眸,因为乔慕晚的主动shun-xi,涤荡出万种风情的涟漪。  亲吻的如火如荼,乔慕晚描绘厉祁深完美弧度的唇形,然后自己用细细的贝齿,轻轻地磨蹭着男人削薄的唇瓣,顺着他轻吐呼吸的唇缝探**,用自己的小丁香,浅尝辄止的找寻厉祁深的舌。  “这算是犒赏我?”  厉祁深用两指捏住乔慕晚的下颌,问道。  被厉祁深说得不好意思,乔慕晚呶了呶红唇。  “你不喜欢吗?”  被乔慕晚质问到自己,厉祁深一双阒黑到能拧出来墨汁的眸,对视臂弯中这个媚眼如丝的小女人迷离的眼。  “你要是现在亲我下面,我更喜欢!”  厉祁深耍起来无赖,要知道,yu-wang这扇门被这个女人打开了以后,他都控制不住。  有好几次,碍于她怀孕的原因,他都是脑海中想着两个人交-合时的场景,给自己自-渎。  见厉祁深得寸进尺起来,乔慕晚用小鼻子哼他。  虽然说她表面上表现的不情不愿,但还是俯下了身,把自己埋在他的中央……  感受到乔慕晚唇息间的呼吸,湿漉的喷洒而下,厉祁深绷紧了自己的身体。  眼见着乔慕晚探下头去,厉祁深倏地捧住她的小脸,把她托在自己的掌心里。  “这会儿不困了?”  被这样一气的折腾,她哪里还会困。  不过,一再和他亲吻,让她气不顺,还是脑袋混沉的让她想要睡觉。  “帮你出来,我再睡!”  说完话,乔慕晚就沉下她的小脑袋,吻住了他……  ————————————————————————————————————————————————————  乔慕晚再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的空位置,脸颊还是有些发烫。  从chuang上起来,出了卧室。  到了楼下,张婶正好做好了晚餐。  “慕晚下来了,正好我这饭也做好了,你招呼大少爷过来这边吃饭吧!”  乔慕晚笑着点头答应,“好!”  刚转身,厉祁深自己踱步走来了餐厅这边。  已经不再是那会穿的那套家居服,厉祁深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卡其色的长裤。  看到半挽着袖口到小臂处的男人,乔慕晚脸颊还是有些烫。  低着头,柔声道——  “饭好了,吃饭吧!”  “嗯!”  厉祁深应了声,然后抓过她的小手包裹到掌心里,往餐厅那边走去。  ————————————————————————————————————————————————————  菜式都上齐了,张婶最后还端上来了一个汤。  “慕晚,这个汤可是大少爷亲自吩咐做给你的,我看了食材,都是有益于你和肚子里宝宝的!”  “好,谢谢你了张婶!”  吃着饭,厉祁深忽的开口问——  “明天你有什么安排?”  “我没有!”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她现在怀着孕呢,哪里有什么活动安排,除了在家看育婴手册还是看育婴手册。  “那明晚和我出去一趟!”  “有什么事儿?”  没有回答乔慕晚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厉祁深随意回了一句“去了你就知道了!”  ————————————————————————————————————————————————————  吃完了晚饭,厉祁深说要带乔慕晚出去遛弯的时候,她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不是康靖辉的电话号码,也不是某个她认识人的电话号码,乔慕晚蹙了蹙眉头儿。  有了年南辰一事儿的影响,她现在对这些陌生人的手机号码,异常的排斥。  一再捏了捏手机,她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年南辰冷漠的嗓音便从听筒那里传来。  “你在哪里呢?”  其实倒不是乔慕晚不认识这个电话号码,是她之前拉黑、删除过年南辰太多的电话号码,以至于对年南辰的手机号码,没有任何的印象。  许久都没有听到过年南辰的声音了,冷不丁的听到他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乔慕晚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心。  “你有什么事儿?”  不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还有什么来往的必要,她尽可能公式化的问着他。  “没有事儿,我年南辰能打电话给你?”  言外之意,我年南辰打电话给你乔慕晚有事儿。  听得出来年南辰的话语里带着情绪,乔慕晚抿了抿唇。  “你不用说话给我阴阳怪气,我还是有事儿,你要是不说,抱歉,我很忙!”  说着,乔慕晚就要挂断电话。  “我妈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我妈的颜面已经被厉家人搞得尽失,你怎么还好意思让她入狱?”  眼见着乔慕晚要挂断电话,年南辰赶忙冲电话咆哮的怒喊道。  “我妈到底哪里得罪了你,竟然让你会如此兴师动众的和厉家人联起手来搞她?再怎样说,她也是你的曾经的婆婆,你用得着赶尽杀绝吗?”  听年南辰狂轰滥炸的话,乔慕晚听得一头雾水。  她针对赵雅兰?  不同于年南辰至今都没有改变的浮躁,乔慕晚轻轻地掀动眼帘,平静的开口——  “年南辰,我想你搞错了吧?你觉得可能是我针对你母亲,还是你母亲针对我的可能性高一些?”  年南辰:“……”  “别给你母亲戴高帽,把事情都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再来质问我!我乔慕晚不是圣母,能一再的容忍你们母子!”  她乔慕晚也不是没有脾气,只是懒得去发罢了。  对于年家的这对母子,她真就没有什么提起的兴趣。  “那我母亲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别告诉我厉家人针对我母亲,不是因为你!”  厉家人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针对自己的母亲,再者说了,自己的母亲被起诉,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自己的母亲涉嫌故意伤害罪,而对方就是乔慕晚。  这样再明显不过的针对,他年南辰要是看不明白,就是傻子!  乔慕晚当然知道赵雅兰被针对自己因为自己。  “和我有关又怎么样?那也是你母亲自作自受!”  骂她的话难听不说,还说厉祁深穿年南辰的破鞋,这句话,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释怀!  因为脑子里,心里想的都是厉祁深,哪怕被骂的人是自己,乔慕晚也绝对不会允许厉祁深被骂!  “你……”  乔慕晚的话,让年南辰尽力保持的冷静,都要瓦解了。  他本来就是那种性子暴跳如雷的人,面对乔慕晚,他不过是尽力再保持自己的优雅和稳重。  只是她的话,根本就让他难以接受。  “年南辰,你不觉得你现在不是应该打电话过来质问我怎么回事儿,而是应该如何想办法儿找辩护律师,让你母亲少受点儿惩罚!”  乔慕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说话可以这样刻薄,甚至不留情面。  她比谁都清楚,得罪了自己,也就等同于得罪了厉家人。  平心而论,厉家人没有一个人是善茬儿,他们能把事情闹大,就有让赵雅兰把牢底坐穿的本事儿!  “乔慕晚,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猖狂?”  在他年南辰的眼中,乔慕晚不是这样说话刻薄冷酷的人。  他真的不知道在这个小女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她变得敢这样对她说话。  -本章完结-( 就爱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