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33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六千字)

第333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47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赵雅兰被厉敏和徐雯华闹得整个人都要非人非鬼的了。  本来,在众人的面前丢脸就足够让她挂不住面子了,不想,厉敏因为她污辱乔慕晚的事情没完没了起来,说什么,都要请她入狱,让她为她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赵雅兰这边被看守所暂时监禁着,让年南辰又气又恼。  他已经找了全部能找的关系,试图能托关系,让自己母亲不至于落到蹲监狱的下场,可是,他的全部能力,在厉家人的面前,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这件事儿,你还得找崔局-长!”  年南辰朋友嘴巴里的崔局-长是厉敏的丈夫,也是盐城司法和治安那边的一把手儿,这次赵雅兰的事情被抓住不放,就是这个崔局-长那边一直不肯松口。  年南辰从他朋友那边回来,知道这个崔局长是厉祁深的姑父,他气得一拳砸到了墙上。  按理说,他应该去找这个崔局-长谈谈,但是一想到他是厉祁深的姑父,他根本就不想去找。  “该死!”  捏紧着关节处被擦破皮肉,有血渍渗出的手指,年南辰不服不忿的怒骂道。  有些投入无门的不知道该找谁摆平这件事儿,他眼中泛着猩红的血丝。  就在他心烦意乱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李南打了电话给他。  李南是和年南辰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年南辰家里出了事儿,他和年南辰一样,也坐立不安。  为了赵雅兰的事情,他也不断的在找关系。  年南辰接了李南打来的电话,焦急的问到——  “怎么样?你那边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儿?”  他现在都已经到了一种不知道找谁而有病乱投医的地步,凡是能有一星半点儿的希望,他都不会放过。  被问及到自己有没有什么办法儿去帮助赵雅兰,李南难为情的在电话的那段皱眉。  相比较于财力和人力十分雄厚的年家来说,李家根本就提不起来,连年南辰都没有办法儿,李南哪里能有什么帮助他的办法儿。  “哥,办法儿倒不是没有,不过……我希望你能情绪冷静的听我说完话!”  年南辰的脾气,打小就十分的出名,“小霸王小强”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哪那么多废话?快说!”  年南辰完全顾不上其他,他现在只想找到最捷径,还不需要去求人的办法儿去救他母亲。  “那你得给我保证,你不发脾气!”  “我说你磨叽上没完没了是不是?”  李南:“……”  年南辰不耐烦的口吻,让李南瘪了瘪嘴巴。  他也想能找到不需要卑躬屈膝就能解除年南辰母亲的事情,只是……要针对年家的对方是厉家,在盐城,厉家哪里是能轻易得罪的主儿。  “你说不说?李南,你什么时候变得和个老-娘-们似的磨磨唧唧?”  被年南辰一再语气不耐的说到,李南抬手抓了抓头发儿,还是说了!  “哥,要我说,你打电话给茉含,让茉含去求求她姐,或许……阿姨的事情还能有些眉目!”  “不可能!”  一听完李南的建议,年南辰不假思索,直接就否定了他的建议。  “我不可能去找她!”  好牛不吃回头草,他年南辰再不济,也不能去找乔茉含那个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  “哥,现在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你觉得出了茉含,谁还能帮你呢?”  年南辰已经找了乔慕晚这件事儿,李南用脚丫子都能想到。  就算是没有听到他们两个人的通话,他也能想象的到年南辰面对乔慕晚时,是怎么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且不说他觉得年南辰现在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如果乔慕晚那边,不肯松口去求厉祁深,赵雅兰这个监狱是蹲定了。  “那我也不会去找她!”  “你不去找她,你现在还能想到其他的办法儿吗?”  对于年南辰现如今还不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行为,李南也没有了好脾气,他这么尽心尽力的为他想办法儿,他不买账不说,还一副自己多管了他闲事儿的样子,这让李南真的恼火极了。  “那我也不会去找她!”  年南辰拔高了说话的响度。  “你听清楚了吗?我年南辰打死都不会去找她乔茉含的!”  他也是有他的男性尊严,这样一个对自己不忠心的女人,连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的事情都搞得出来,他到底是有多不争气,才会选择去找她,然后哀求她为自己母亲的事情,去求乔慕晚,让乔慕晚放自己母亲一条生路。  如果非得要走找乔慕晚,求乔慕晚这条道路,他自己当初打电话给乔慕晚的时候,就已经对乔慕晚摇尾乞怜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你还分不清现在的情势吗?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到底在顽固些什么?”  李南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再怎样说赵雅兰曾经也是乔茉含的干妈,他去找她,让她去和乔慕晚说软话,是看在赵雅兰的面子上,和他年南辰没有任何关系。  “你不懂就给我闭嘴!”  年南辰怒不可遏的厉吼一声。  “李南,你要是能给我想到办法儿就给我想办法儿,想不到句给我滚!”  恨不得把话给嚼碎了似的将话说出口,年南辰恼火的“啪”的一声把手机关了机。  ————————————————————————————————————————————————————  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儿能解救自己的母亲,免除让自己母亲蹲监狱,年南辰已经穷尽了但凡能用的办法儿。  坐在烟雾萦绕的车厢里,年南辰一手扯着自己的领口,另一只手拿捏着手机在拨助理的电话。  “帮我约崔局!”  没办法儿,年南辰不想通过乔慕晚那边,变相去求厉祁深,只得想办法儿去见厉敏的丈夫,这个崔局,试图在他母亲的事情上找寻到一丝能转圜的余地。  挂断了电话,年南辰又拿出来一支烟点燃。  待香烟燃烧到了尽头儿,他开车,往司法部那边驶去。  ————————————————————————————————————————————————————  乔茉含在接到李南打电话告诉她的消息时,先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震惊,随后是皱了眉头儿的要头儿。  她都已经和年南辰之间把事情闹到了今天这样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就包括要找自己,再通过自己姐姐这边去找厉祁深,都不是年南辰自己亲自来找自己,而是李南来找自己,乔茉含本能的拒绝他,说自己没有办法儿做到帮他的本事儿。  “茉含,你不能看辰少,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会找上你,让你帮忙,是念在你是年夫人干女儿的份上,你就算是不看辰少的面子,但是至少年夫人是你的干妈,她对你一直不薄,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帮一帮吧!她也上了年岁,在监狱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待着十天八天,她哪里能吃得消啊?再说了,如果厉家人不肯放,指不定年夫人在监狱里,蹲上三年五年都是有可能的!”  听李南说着这样的话,还被他一再用委婉的话规劝着,乔茉含有些心软。  打从被年南辰抛弃以后,她虽然平时也变得还会任性,但是至少不像之前那样跋扈了,也知道替别人设身处地的着想。  就像是李南和她说赵雅兰是她干妈的话,她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心弦,真的被触动了。  在李南一顿言语的糖衣炮弹攻击下,乔茉含最后答应了他,说自己会去找自己的姐姐,尽可能的帮忙。  就算是不照着年南辰的面子,就赵雅兰之前对她的好,还是让她决定帮一帮忙。  ————————————————————————————————————————————————————  乔慕晚接到乔茉含打来的电话的时候,乔慕晚正在榻榻米上面晒太阳。  平时除了看书打发时间以外,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晒一晒太阳。  “茉含!”  乔茉含平时不是那种很喜欢打电话给她的人,虽然也会偶尔用微信问一问她和肚子里小家伙的情况,但是少有打电话给她的时候。  “嗯,姐,你在哪里呢?我能不能加你一面?”  想不到会有什么事情让自己的妹妹会这么着急的要见自己,乔慕晚让她来了水榭这边。  乔茉含到了水榭这边,刚见到乔慕晚,她脸色不是很自然的咬了咬唇瓣。  赵雅兰这个干妈之前是怎样联合自己针对自己的这个姐姐,乔茉含至今都还是历历在目,只是不想现如今的情况是自己来找自己的姐姐,央求自己的姐姐去和厉祁深说软话,让他饶过自己的那个干妈!  感叹世事无常变化的同时,乔茉含真的觉得自己不知道要如何启齿和乔慕晚说这件事儿。  “茉含,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事情吗?”  这是乔茉含有史以来第一次来水榭这边,可见,她确实是有很急的事情要和自己说。  而且她脸上不自然的表情,让乔慕晚也看得出来她的难以启齿。  被乔慕晚质问着,乔茉含纠结皱眉了好久,抱住了她的手。  “姐,我今天找你了,确实是有事情,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要她放过赵雅兰这个之前对她恶毒的前婆婆,乔茉含都觉得如果自己的姐姐这么做了,不是脑子坏掉了,就是真的太大度了,大度到对之前发生的林林种种都淡若清风般的不在意。  知道乔茉含找自己,确确实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不过,她想不到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难以启齿,犹犹豫豫。  微皱了一下细眉,乔慕晚反握住乔茉含的手,道——  “你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到的,我会尽力去帮你!”  瞧见了自己姐姐眼底的坚定和澄澈,不着一丝的敷衍和虚幻,乔茉含又抿了几下自己的唇瓣,在深呼吸了一口气以后,郑重的开了口。  “是我干妈,也就是年南辰的母亲,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她的事情!”  乔茉含一说是关于赵雅兰的事情,乔慕晚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细眉。  赵雅兰的事情,她虽然没有听厉祁深提及过,但是年南辰有打电话给自己,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虽然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但是通过年南辰打给自己电话来看,因为是她母亲可能要面对锒铛入狱的事情,是厉家这边人做出来的。  “姐,我知道我过来找你,和你说这些破事儿会让你不开心,但是姐,毕竟她曾经是我干妈,对我真正好过,我……我真的不希望看到她,落得一个锒铛入狱的下场!”赵雅兰对她有多好,乔茉含很清楚。  虽然在她肚子里的孩子被证明不是年南辰以后,她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曾经确确实实对她好,而且,在和年南辰的关系处理上,她没少帮助过自己!  就算是后来的事情,她有多无情无义不愿意在替自己说话,但是乔茉含真的恋旧,怀念她之前对她好的那些日子。  “姐,我知道我干妈不是一个很讨喜的人,她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但是……我真的不希望她活了大半辈子,在下半生,要碰到这样的事情!”  听乔茉含情绪激动的话,乔慕晚平静的清秀面容上,眼底隐隐划过一丝不忍……  说到赵雅兰可能要面对入狱的事情,她平心而论,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见乔慕晚不语,只是一副陷入到沉思的状态,乔茉含眼眶中,隐隐有泪花要闪烁而出。  这次,她真就不是看在年南辰的面子上来求乔慕晚,她真的是看在赵雅兰是她干妈的分手来找自己的姐姐。  “姐……”  等不到乔慕晚给自己一句回话,乔茉含心里没有底极了。  她不是不理解乔慕晚会对赵雅兰的事情置之不理,只不过,她听不希望赵雅兰的下场会这么惨。  在乔茉含眼泪瓣儿要流出眼眶的前一秒,乔慕晚垂眸看向她一张局促不安的小脸。  “这件事儿,我和厉祁深说!”  她再清楚不过自己的妹妹过来说是找自己,无非就是想通过厉祁深来摆平关于赵雅兰住监狱的事情,既然如此,她不想让自己的妹妹为难,让她心里不好受,答应她就是了。  “你放心吧!”  乔慕晚安抚性的又说了一句,然后拉着乔茉含在沙发那里坐下。  “你别有什么心理压力,你对年家,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不欠他们什么!”  乔慕晚伸手拿着橘子,一边剥着,一边说话。  对于年南辰那样说把自己妹妹抛弃就抛弃的男人,真就是自己妹妹吃了猪油蒙了心,一片真心错付了。  而现在赵雅兰出事儿,想办法儿去救赵雅兰的人不是年南辰,不是年永明,而是自己的妹妹,可见得,自己的妹妹是真的很在意和赵雅兰之间的母女之间,虽然只是干女儿,但是做得和亲生女儿一样。  乔茉含接过乔慕晚递过来的橘子,再去看自己姐姐寡淡神情的干净倩颜,眼眶泛红。  “姐,我是不是又让你难做了?我知道我不应该插手这件事儿的,可是……”  “你不用说,我什么都懂!”  现在的乔茉含,和当初为了答谢乔家对自己养育之恩,不惜抛弃自己的终生幸福,和年南辰结婚的自己,有什么区别呢?  “茉含,姐姐没有怪你,相反,如果你不出手帮助她,反倒是显得你不近人情了!”  乔慕晚真就没有怪乔茉含的意思,她能在意和赵雅兰之间的感情,可见她本性并不是一个坏孩子,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样的理由不帮她呢!  “姐……”  乔慕晚的理解,让乔茉含想要夺眶流出来眼泪。  见状,乔慕晚抬手勾了勾她的小鼻子。  “一会儿你还要回家,让爸妈看见你红着眼睛,还不得让他们以为我欺负你了!”  闻言,乔茉含破涕而笑。  “好了,今天留下来在这边陪我吃个午饭,你再走吧!”  乔慕晚边说着话,边抬手,揉了揉乔茉含的小脑袋。  乔茉含笑,连连点头儿:“嗯,好!”  ————————————————————————————————————————————————————  厉祁深晚上回来的时候,去楼上换衣服,乔慕晚跟着他上了楼。  推开卧室的门,乔慕晚见厉祁深在解领口处的衬衫,她走上前。  “我帮你吧!”  说着话,她伸手,用纤凝的十指,技术熟练的解开他的衬衫。  打从乔慕晚怀孕以后,厉祁深便不再让她为自己做这些事情。  今天见她这么体贴的为自己解衬衫的纽扣,厉祁深挑了下眉。  当厉祁深的衬衫,被乔慕晚顺着他的肩胛骨脱下时,厉祁深长臂一伸,把乔慕晚搂紧了自己的臂弯里。  “今天怎么这么体贴?”  厉祁深笑着问乔慕晚,眉心间,是散不开的风情。  “没怎么,想服侍你洗澡还不行吗?”  乔慕晚瞋了厉祁深一眼,否定道。  但厉祁深对乔慕晚的了解,比乔慕晚自己都清楚,他哪里肯信这个女人会“无事献殷勤!”  “嗯……”  乔慕晚的小下颌倏地被厉祁深用拇指和食指挑起,他俊颜刚毅的欺近她,缭绕男性成熟的致命气息,嗓音低沉道——  “小妖精,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  “你今天对我这示好,有什么事儿?”  乔慕晚真的就觉得没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住这个男人,就像此刻,她不过是为他解衬衫的一个动作,他竟然就能看得出来自己是有事情要和他说。  “真是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你!”  乔慕晚抡起粉拳,力道像是棉花一样没有力气的落在他的心口上,然后扯开朱唇,道——  “我是有事情要和你说!”  乔慕晚好整以暇了自己的样子,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我想和你说一说关于……赵雅兰的事情,你能不能放了她?”  -本章完结-( 就爱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