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34章 :和我,你可以有脾气(六千字)

第334章 :和我,你可以有脾气(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46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19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乔慕晚舔舐了几下唇瓣,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我想和你说一说关于……赵雅兰的事情,你能不能放了她?”  她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因为替这个自己前夫的母亲求情,心里很没有底,就好像自己此刻的心脏悬浮在半空中,随时都有坠落,摔碎到支离破碎地步的可能!  闻言,厉祁深原本抓住乔慕晚小手的动作一滞,向来从容不迫的俊脸上,一双沟壑似的眸,闪过微不可见的精芒。  涔薄的嘴角微动,厉祁深扯开薄唇,声音听不出来任何波澜的问——  “年南辰打电话给你了?”  “没有!”  乔慕晚摇头否定。  “是茉含,她知道赵雅兰的事情以后,今天过来找我了……想让我和你求求情,不要为难她!”  知道厉祁深虽然没有在他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脸上表现出来什么表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从他深谙的眼底,她看出来了他不满意自己插手这件关于赵雅兰的事情。  而且,他刚刚问那句“年南辰打电话给你了?”,眼底明显划过一抹咬牙切齿的厉色。  刚刚自己回答“没有”那两个字的时候,如果没有提及是自己的妹妹让自己这么做的,估计他心里一定是认为自己看着和年南辰的不了情,自愿帮助赵雅兰的。  生怕自己没有把话说圆滑会让厉祁深心里激荡不满,她又赶忙补充到——  “茉含之前和年南辰在一起的时候,赵雅兰有认茉含做干女儿,她在意和赵雅兰之间的母亲之情,所以……”  乔慕晚没有再说接下来的话,她知道依照厉祁深的睿智程度,自己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厉祁深寡淡的口吻,不咸不淡的说着与他撇清关系的话。  厉祁深的回答,让乔慕晚皱了下黛眉。  “茉含说,赵雅兰因为对我动手未遂,姑妈和三婶娘她们依法对她提起民事诉讼,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姑妈和三婶娘她们两个人和你关系好,我想,你要是给姑妈递给话,姑父崔局那边,应该就不能再为难赵雅兰了!”  “我凭什么递话给姑妈?”  厉祁深不买账的回着乔慕晚。  见厉祁深痞气的声音,漫不经心的强调和他没有关系,他不会递话给厉敏,乔慕晚无奈的咬了咬唇瓣。  “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和姑妈好好地说说吗?”  拿两个软绵绵的小手,乔慕晚讨好的抱住厉祁深的臂弯,央求他的样子,小女人极了。  “你怎么不说让我看在年南辰的面子上递给给我姑妈?”  厉祁深脸色不是很好的呛着乔慕晚。  乔茉含来求乔慕晚,让乔慕晚来求自己,这样便向的隔空传话,归根到底,还不是乔慕晚对年南辰有不了了之的感情在,所以才会出言帮助这个前任婆婆,不然,任何一个有脑子的女人,都不可能做出来哀求现任未婚夫,放过前任丈夫的母亲。  “你……”  厉祁深拿年南辰呛乔慕晚,让她气急的松开他的手臂。  “你就不能不提他?”  虽然年南辰是过去式,但是在他们之间被提及,乔慕晚多多少少还是心底里犯膈应。  “赵雅兰要不是年南辰他妈,你会开口求我?”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就是认为乔慕晚是因为赵雅兰是年南辰的母亲,和她还有感情在而开口求自己,至于乔茉含,他全当是一个借口。  “你怎么这么莫名其妙?”  她对赵雅兰和年南辰哪里有什么感情可言,她会选择开口让他去递话给厉敏,完全乔茉含因为对赵雅兰有着特殊的母女之情,所以才会这么做,哪成想,竟然会被眼前的这个男人认为是自己对年南辰有不了了之的感情。  不想和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继续交流下去,乔慕晚从厉祁深的手腕里扯出来自己的小手,然后忿忿不平转身,离开。  看乔慕晚说自己莫名其妙以后就离开,厉祁深本就不是很好的脸色,铁青的更甚。  乔慕晚刚将手搭在门把手儿上,厉祁深倏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扯了过去。  “话还没说明白,逃什么?”  “和你都不能正常对话了,还让我怎么把话说明白?”  乔慕晚委屈又埋怨的说话,要是她能和他把话说明白,她至于转身离开吗?  她不过是看在自己妹妹的面子上,也看在赵雅兰上了年纪的份儿上,不想让她落得太惨的下场。  再加上自己并没有受伤的份儿上,尽可能把事情从大化小。  “你不说,我怎么明白?”  厉祁深理直气壮的问着乔慕晚。  看厉祁深明明对自己态度不好,曲解自己的话还一副他有理的样子,乔慕晚心里更加的窝火。  她眼神儿中带着怨怼的去看厉祁深,一双粲然的明眸里,隐约有水雾在打旋,让看见她眼底折射出来微光的厉祁深,再怎样,最后还是柔和下来了他的目光。  “哭什么?有什么可哭的,我给你气受了?”  他声音还是硬里硬气的问着乔慕晚,然后伸手,本能性的要为她揩去要落下来的眼泪。  “你就知道气我!”  乔慕晚拨开厉祁深的手,声音娇里娇气的说话。  “我都和你说了是茉含在意她和赵雅兰的感情,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你把年南辰扯上来干什么?”  “……”  “我要是看在年南辰的面子上求你,他昨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和你说了,还用得着今天和你说吗?”  乔慕晚气鼓鼓的说着话,她真要因为这个男人崩溃了。  她这边都已经和年南辰没有关系了,也把事情都撇的一干二净,他却倒好,时不时的就拿年南辰来给自己添堵。  “就因为这个闹情绪?”  厉祁深问着,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我不想和你说话!”  乔慕晚负气的别开小脸,然后吸了吸鼻子,把自己那些要留下来的不争气的泪水,都尽数的憋回去。  “不想和我说话,刚才还说个没完?”  “那是刚才,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现在不想和我说话还吱声!”  “你……”  “还要说?”  乔慕晚:“……”  对于乔慕晚的气急,厉祁深云淡风轻的呛着她,让她到最后别别扭扭地闭上嘴巴,理都不去理厉祁深。  厉祁深看着乔慕晚犟着性子不肯直视自己的侧脸,他伸手,把她搂到自己的臂弯中。  “消气没?”  他问着,声音不似刚才那边冷硬,明显有缓和的意思。  乔慕晚不理会厉祁深,不吭声,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抱着自己。  “还和我生气?你说话!”  “能不生气吗?”  他一再把年南辰扯出来,让她就是觉得这个男人不相信她,总觉得她和年南辰还会怎样怎样。  “我都没有和你计较过邵昕然和卢梦妍的事情,你干嘛抓着年南辰的事情不放?”  “……”  “别说是我没有看在年南辰的面子上吱声,就包括到现在还喜欢年南辰的茉含都没有看他的面子!”  自己妹妹来找自己,完全是因为赵雅兰曾经对她好过,连她都没有因为赵雅兰是年南辰的母亲而帮忙,更何况她了!  “你动不动就和我提他,不是给我添堵,惹我生气是什么?”  被厉祁深的臂弯抱住自己,乔慕晚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恼火,而且,心里怨怼的埋怨,在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弭。  “真不想搭理你了!”  随着她这句话,碎碎的溢出嘴巴,她用小脑袋拱了拱厉祁深的肩胛骨。  能看得出来乔慕晚哪里舍得真不搭理自己,厉祁深轻笑了下,然后长臂,把她抱得更严实。  “怀孩子还这么大的脾气,我真就惹不了你了是不是?”  “我哪里敢和你有脾气?”  她的脾气,在他这里,都成了不自知的撒娇。  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脾气可言!  厉祁深哪里舍得真的惹乔慕晚生气,听她撒娇的口吻,臂弯拥的更紧起来。  “和我,你可以有脾气!”  他当然会纵容乔慕晚和自己有脾气,连自己女人甩点儿小性子都不能容忍,他哪里算得上是个合格的男人。  “我就算是有脾气,也不敢和你撒!”  这个男人性子阴晴不定,自己要是真的和他发脾气,指不定他又怎么给自己添堵。  “所以就会和我撒娇是不是?”  “不是!”  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不正经,乔慕晚呶着唇瓣,红了脸颊,反驳到。  “不是你红什么脸?多大个人了,还拿自己当小孩?”  “那我也没和你撒娇!”  乔慕晚还在给自己辩驳,最后,生怕厉祁深还会说些什么,她恨不得脚底抹油的离开。  “还想逃?”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意欲逃走的小身子,把她的小臂抓得严实的掌控在自己的掌心里。  “我要下楼去!”  “不伺候我了?”  乔慕晚:“……”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脸颊红得更甚。  “你自己洗!”  说完话,她就去拨厉祁深的手。  待她临阵脱逃的要离开,厉祁深堪堪的扯动嘴角——  “让我给我姑妈递话,你自己好好想想是该走还是留下,你要是选择离开,ok,你自己找我姑妈去说!”  “你……”  乔慕晚忿忿不平的回头儿看了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  果然是“无歼不商”,这四个字,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了很好的诠释。  她自然是不会去找厉敏,不然厉敏该误会是自己对年家人有不了了之的感情在,这件事儿,她必须得让厉祁深出面,还能把事情做得周密而滴水不漏,和自己牵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一再权衡利弊,乔慕晚还是逐渐消散自己眼底的郁结火焰,走了回来!  ————————————————————————————————————————————————————————  年南辰在要见崔局的事情上吃了闭门羹。  崔局根本就瞧不上年南辰这样的小人物,只指派了他手下最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工作人员接待他,到最后,连他要通过这个工作人员去找崔局,这个工作人员直接告诉他,崔局没有时间见他。  年南辰浪费了大把的时间要见这个崔局,没有见到不说,还浪费连了自己去找其他关系的时间,这让他离开的时候,心里就好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焚烧一样的不上不下的悬浮着。  “该死!”  年南辰一拳砸到了方向盘上,眼眶是溢裂开一样的猩红在他的眼白上,呈现出来。  就在他一筹莫展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李南的电话。  “哥,阿姨的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  年南辰有些不敢相信李南给自己的这个答案,毕竟,他已经是不顾及自己的颜面的来找这个崔局了,都没有被待见。  自己的母亲怎么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被释放了,事情被解决了呢?  “呃……是的,已经解决的!”  李南知道年南辰忌讳提及到乔茉含,他自然是不会提及乔茉含。  年南辰哪里肯相信事情会这么容易化险为夷,这件事儿来的蹊跷,自己的母亲突然被释放了,完全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用脚趾头儿想,年南辰也知道这里面有极大的可能存在其他自己不得而知的事情。  “怎么回事儿?”  年南辰没有因为自己母亲事情的解决而松了一口气,相反,因为这里面可能存在让自己不得而知的事情真相,他脸色冷酷异常。  “什么怎么回事儿啊?阿姨的事情解决了啊!”  李南打着马虎眼,抱有自己不会给年南辰陈述事情真相的心理否定着。  “李南!”  年南辰恨不得把李南的名字给嚼碎了似的咬牙切齿说话。  “我再问你一遍,这件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  被年南辰的话音问的自己后脊背发凉,李南硬着头皮,继续否决着。  “没怎么一回事儿啊?就是阿姨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生怕年南辰不肯相信自己的说辞,没有办法儿,李南胡乱的杜撰了起来。  “是我爸,我爸认识崔局,我爸找了崔局,和他知会了一声,崔局那边,就松了口!”  “真是这样?”  年南辰不肯相信李南的话,又字字铿锵有力的质问道。  “嗯,是这样,我没有欺骗了!再者说了哥,不管是怎么一回事儿,阿姨没有事儿,不是再好不过的了吗?”  “李南,你最好不要欺骗了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年南辰没有听他说那些长篇大论的话,只是口吻生硬的撂下狠话。  年南辰的话,就好像是有人在李南的身后戳着他的后脊背,让他直感觉脊背发凉。  “我要是欺骗了,你就要我好看就是了!”  李南打起来保票,只要年南辰肯信他,还牵扯不出来乔茉含就好。  挂断李南的电话,年南辰在半信半疑间,将车子发动引擎,准备去看守所那边,把自己的母亲接回来。  就在他将车子启动引擎,准备离开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  得到了杜欢给自己提供的这几样信息,邵昕然整个人的脑海中急速的飞转着但凡能让乔慕晚身败名裂的办法儿。  原来,乔慕晚在厉祁深之前,真的是不干净的货。  找到了杜欢告诉自己的酒店,邵昕然没有做任何的迟疑,直接找到了酒店的总负责人。  她明天晚上就要离开盐城了,仅剩下一天的时间,她必须抓住这一天的时间,尽可能的做到将乔慕晚搞到身败名裂的地步。  找到酒店总负责人的时候,邵昕然直接把从银行提出来一百万现金,递了上去。  “这里有一百万,我要买六月二十号晚上发生在2248号房间的登记记录,如果你能提供给我关于这个房间的走廊监控视频,我这里还有一张二百万的支票,也可以交给你!”  负责人一看邵昕然这么阔绰的大手笔,眼珠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儿掉了下来。  “不用吃惊,如果事情能办到我要看到的效果,我可以给你更加丰厚的利润!”  邵昕然没有说瞎话,只要她能得到让乔慕晚真正身败名裂的信息,多少钱,她都舍得。  “您稍等,我去看看!”  人都是贪心的动物,面对金钱的巨大诱-惑,根本就低挡不住。  而这个负责人想的也是,只要邵昕然要的信息无伤大雅,他不是不可以把消息卖给她。  这样一举两得的办法儿,他乐得自在。  只是,当他把邵昕然要求的信息给调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这份被要求不许泄-露的信息,他当时记得很清楚。  眼见着整整三百万在自己眼前要飞掉,总负责人虽然痛心,但还不得不就此看淡,毕竟,钱可以不要,但是这个人物,他得罪不起!  没有从酒店总负责人那里买到什么实质性的资料,邵昕然气得不轻。  她一直都觉得没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东西,不过现在看来,有些东西,确确实实是钱办不到的。  实在是心烦意乱,自己马上就要离开盐城了,如果最后的这一点儿时间里,她还是搞不出来什么名堂,自己真的就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盐城了。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杜欢打了电话给她。  杜欢既关心自己能不能重新回到年氏的同时,也想尽一切办法儿,要尽可能的铲除乔慕晚。  毕竟厉祁深也是她喜欢的男人,她得不到,自然也是不希望自己的表姐能拥有。  “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头绪?”  说到要扳倒乔慕晚,邵昕然比杜欢着急多了。  “没有,买不到关于你说的那天、那个房间的任何信息!”  -本章完结-( 就爱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