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37章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动你?(1万字)

第337章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动你?(1万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904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厉祁深豹子般危险的黑眸,凌厉的迸射着阴骘的微茫,似X光线一般把人看得清清楚楚的落在厉潇扬颤抖着睫毛,不断闪躲的脸上。  倘若说厉潇扬不表现出来这样的表情还好,但是她越是这般有意闪躲的心虚,越是让厉祁深的目光,阴沉的吓人。  “祁深啊,你怎么过来这边了啊?”  厉老太太没有接到厉祁深打来的电话,突然看见自己的儿子回来了这边,诧异又讶然。  没有去理会自己的母亲,厉祁深手拿着一份蓝色外包装的文件,迈着沉稳的步履,似猎人走向自己的猎物一般,越过自己的母亲和二叔,每一步都气势凌人的逼近厉潇扬。  本就因为自己要揭发乔慕晚而忌惮厉祁深,这会儿他迈着步子直接逼向自己,更是让厉潇扬心里发憷的不住颤抖心弦。  “听说,你有事儿要告诉我母亲,还要等姑妈和三婶娘过来?”  厉祁深垂眸,居高俯下的看着在自己面前早已经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的厉潇扬。  “我……我没……”  厉潇扬想要否决,却因为在厉祁深的面前,根本从嘴巴里就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接到厉潇扬说有重要事情宣布的厉敏和徐雯华,在老宅这边一副剑拔弩张的紧张姿态下,两个人出现在了门口那里。  “我说这潇扬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宣布啊?搞得我和三嫂两个人美容做到一半就往这边敢!”  厉敏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因为厉祁深出现而变得诡异的气氛,稍稍缓和了些。  厉潇扬一听到自己姑妈的声音,立刻就像是找到了可以依靠的靠山一样,瞬间振奋精神。  “姑妈,三婶娘!”  一边喊着,厉潇扬一边往门口那里跑去。  现在的情势,自己的大伯母和自己的父亲,铁定是要站在厉祁深那边,既然这样,她能依靠的,也是能靠得住的只剩下自己的姑妈和三婶娘了。  只是,不等她疾步跑到厉敏和徐雯华的身边,厉锦江横在她面前,拦住了她。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厉锦江向来都是脾气很好的那一个,但是厉潇扬现如今连五岁孩子都不如的做法儿,真的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忍无可忍了。  “我没有闹!”  厉潇扬用吼着的口吻反驳一声,因为自己现在处在一个几乎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的位置,藏匿在眼眶中的泪水,就那样无助的打旋。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胡闹,我做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厉家好,我是厉家的女儿,我不可能让厉家因为谁,因为什么事情丢了脸!”  她用尽力气的大喊着,说到底,她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因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不让厉家发生什么难以挽回局势的事情,免得厉家成为整个盐城的笑柄。  可是……可是有谁能理解她的好心?  相反,她好心让大家知道真相,认清楚乔慕晚是什么样的人,到头来落得自己一身的不是,让大家伙把全部的怨气和不满都撒到她的身上。  甚至,被认为是自己胡闹,不懂得分寸!  “你说你不可能让厉家因为谁,因为什么事情丢了脸,我还真就是好奇,你指的是谁,又在指因为什么事情让厉家丢了脸?”  不同于厉潇扬乱了章法的为自己辩解,厉祁深慢条斯理的重复着厉潇扬刚刚话的每一个字,然后反过来质问她。  厉祁深单手抄袋,另一只手随意的拿着手里的文件夹,坐在了旁边的空沙发里,然后优雅的交叠双腿,目光如炬的落锁在厉潇扬隐隐有泪花要流下来的脸上。  “趁着大家现在都在,你就把你的话,好好的给我解释一遍!”  厉祁深都没有提高话音,依旧是平淡无奇的嗓音,却让站在一旁的厉潇扬,感受到了寒冬腊月的冷风,吹刮到自己脸上的感觉。  “是啊,潇扬,你今天把我们大家伙都找来找这边到底是有什么事儿啊?”  厉老太太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根本就摸不到事情的重点到底在哪里。  “对啊,潇扬,你这把我和你三婶娘都找来这边到底怎么了啊?”  说着话,厉敏还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吸收的营养精华。  被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厉潇扬皱紧着眉头儿,紧张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如果说厉祁深不在这儿,她早就把乔慕晚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情说出去了,只是……现在这个气场冷硬,莫名让自己胆战心惊的堂哥在,她真的忌讳把这些事情都说出去。  毕竟在这之前,自己早就已经被不止一次被这个堂哥警告过,如果自己今天弄巧成拙,自己不会有好下场的。  下意识的抬眸,厉潇扬不期而遇的与厉祁深冷沉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心尖儿一个激灵的颤抖着,她感觉自己喉咙紧涩的根本就说不出来一个字。  “潇扬,你这是怎么了啊?你把我们大家都叫来大嫂这边,到底想说什么啊?”  徐雯华是厉家人里面,平时是最有耐心的一个,厉潇扬今天这样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样子,让她诧异的同时,也想不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她和她的父亲这么说话不说,把事情闹得这么失了分寸。  在大家的私语中,厉潇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事情已经被她挑起来了,不过因为厉祁深在,她根本就不敢放肆,也不敢把乔慕晚的事情曝-光出来。  在厉潇扬的静默中,在大家伙的不解中,气氛变得越发的诡异,只有坐在沙发中的厉祁深,一片冷峻的从容不迫,就好像操纵这一切的王,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中。  “潇扬!”  从外面赶来这边的尹慧娴,双眼满是血丝的出现在门口那里,声音颤抖又哽咽的唤着这个让她找了整整两天的女儿。  闻声,大家伙一并抬头向门口那里看去。  在看见尹慧娴的一瞬间,厉潇扬集聚在眼眶中的泪花,终于无法控制的落了下来。  对尹慧娴,她有怨,有不解,但更多的是难以割舍的亲情。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让她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她知道,只有她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不由得,泪水流的更加的汹涌起来。  “……妈!”  含糊不清的唤了尹慧娴一声,厉潇扬向门口那里跑去,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中。  本来在等厉潇扬有重大事情宣布的厉敏和徐雯华,因为这样戏剧性的一幕,更加疑惑了起来。  把眼前的一幕都纳入眼底,厉老太太脸上不自然的抿了抿嘴巴。  这里面,除了尹慧娴,估计自己是最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那一个了。  有两天没有和厉潇扬见面,尹慧娴心急如焚的同时,真的好害怕她会失去自己的这个女儿。  抱紧着自己这个在自己肩膀处哭得汹涌的女儿,尹慧娴哽咽的说道——  “潇扬,和妈妈回家!”  尹慧娴这两天把事情想得很清楚、很明白,既然事情已经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打算把事情毫不保留呃告诉自己的这个女儿。  这件事儿,埋藏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三十年了,她埋藏的真的是太过辛苦了,现在,她不想再继续让这件事儿被藏匿在不见光的地方,不管真相有多丑陋,有多难以让人接受,她都要把这一切公之于众。  相比较于自己成为一个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的人,她更希望她的女儿是幸福的。  “嗯嗯!”  厉潇扬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连连点头儿。  但是想到自己还有事情没有说,她还是沙哑着声音,道——  “我还有事情没有说,等我把事情说完了以后,我就和您回去。”  说着话,厉潇扬理了理自己的情绪,看向众人。  不似刚刚那么孤立无援,这会儿有了自己母亲在,厉潇扬稍稍有了些底气。  见厉潇扬捋顺了情绪,要告诉大家她把大家伙找来做什么,厉敏和徐雯华都正襟危坐了起来。  不过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厉老太太,很眼尖儿的发现了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潇扬,你今天情绪这么不好,还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啊?你快点儿和你妈妈回去休息吧。”  厉老太太何等精明,就单单从厉潇扬刚刚和自己的二弟媳在一起紧拥的样子,她也猜测的出来,这个厉潇扬的真实身份,她自己已经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了。  既然是这样,不管厉潇扬到底是要公布什么重大消息,她觉得还是等她情绪稳定了些再说。  再者说了,自己的儿子能赶上这个节骨眼儿赶回来,她老太太用脚丫子想也能想到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  虽然她也不清楚是关于乔慕晚的什么事情,但是不出意外,就是对乔慕晚不利的一方,既然是这样,她更是不能让自己的这个“侄女”再胡来,免得她做出来什么再抹黑乔慕晚,让自己儿媳妇受辱的事情。  同样同意厉老太太严词的厉锦江和尹慧娴,觉得自己大嫂的话完全在理。  就自己孩子现在情绪这么不稳定的样子,闹出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闻言,厉潇扬拗着性子不肯依,她都已经把事情闹到了现在这个份儿上,如果因为长辈的几句话就软下来态度,那么乔慕晚以后一定会更加的猖狂。  带着这样的心理,厉潇扬波动着嘴角要出声。  却在触及厉祁深波澜不惊,沉暗的鹰眸的目光时,刚刚好不容易上来的勇气,瞬间被挫败的所剩无几。  暗自捏了捏手指,她两个肩头儿,不明所以的轻颤了下。  感觉到了自己女儿隐约有些惧怕的样子,尹慧娴用手臂,拥住了她。  “潇扬,先和妈妈回家,你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厉潇扬闻声,回头儿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  然后在收到她母亲给她的一个坚定的眼神儿以后,她点头儿。  确实,现在有厉祁深在,她就算是想怎样抹黑乔慕晚,把乔慕晚的丑事儿公之于众都要忌惮他的存在。  既然这样,她晚些时日再来公开也不迟。  敲定了这个主意,厉潇扬跟着尹慧娴,还有厉锦江出了厉家老宅的门,离开了。  待厉锦江一家都离开以后,因为厉潇扬闹出来的事儿,厉老太太留厉敏和徐雯华在家里吃饭,还说晚上厉祎铭和厉晓诺回来老宅这边。  妯娌三人商量的晚饭的事情,厉祁深没有去理会,径直从沙发中,站起来了身子。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说着话,厉祁深从茶几上,拿起带来的那份文件夹,起身离开。  ————————————————————————————————————————————————————  坐在回家的车上,尹慧娴不断的流着眼泪。  还好,还好她的女儿没有出事儿,自己不用再继续提心吊胆的了。  待几个人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厉锦江率先开了口打破几个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潇扬,你今天去你大伯母家到底想做什么?”  他今天接到厉祁深打给自己的电话,电话里,厉祁深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告诉自己回厉家老宅那边一趟。  鲜有时候能接到厉祁深打给自己的电话,厉锦江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事儿发生了。  没有做多余的考虑,他就赶去了老宅那边,不想,自己在那里,竟然看到了自己找了整整两天的女儿,还有打电话给自己的侄儿。  听到自己的“父亲”问话,厉潇扬虽然不想搭理他,但还是撅了撅嘴巴,开了口——  “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去告诉你们大家伙一个真相!”  反正乔慕晚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情早晚都要公之于众,厉潇扬不在乎让自己的父母亲提前知道这些。  “什么真相?咱们厉家难不成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能让厉祁深都出现在厉家老宅那边,可想而知,自己女儿要宣布的事情,有极大可能能惹到厉祁深。  自己的这个侄儿虽然常年在国外生活,但是他回国之后处理事情的雷厉风行手段,还是让他这个做叔叔的都退避三舍。  尤其是他比自己大哥更加强硬的商业手腕,让商业所有的商务人士都忌惮他三分。  “我们厉家见不得人的事儿多了!”  厉潇扬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她一方面在指乔慕晚的事情的同时,也在影射自己的身世就是厉家见不得人的一件事儿。  厉潇扬的回答,让厉锦江有些不满,他活了这么多年,吃的盐比自己的女儿吃的饭都多,怎么可能看不穿她在变相的指自己的事情。  按捺住自己心里极度不舒服的感觉,他问——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说给我听听!”  厉潇扬不忌讳自己把乔慕晚不要脸的行径公之于众,而且,她觉得自己要是把事情提前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亲,让自己的父母亲去劝一劝自己的大伯父和大伯母,还不至于让自己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还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还不是我堂哥要娶的那个好女人乔慕晚!”  说到乔慕晚,厉潇扬的口吻就变得不屑起来。  “我昨天在酒店工作的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个视频,是乔慕晚在我堂哥之前,和其他男人在酒店乱-来的视频,真是搞不清楚,那个乔慕晚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会让我堂哥当成是宝贝儿一样的对待着?”  “……”  “爸妈,你们真的是不知道,乔慕晚真的是太不要脸了,那个视频拍的真叫一个瞠舌,尺度大的我都看不下去了,还有那个声音,和ji-nv一样的发-浪!”  知道自己的这个父亲纵然有极大的可能不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三十年的父女之情在这里呢,她就算是现在说什么关于乔慕晚不好的话,自己的父母亲都能包容自己。  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绘声绘色的评价乔慕晚,开着车的厉锦江皱了下眉头儿。  不知道为何,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评价乔慕晚,他心里犯膈应的厉害。  “潇扬,你别乱说话!”  不似自己丈夫表现出来的那样表情,尹慧娴蹙眉让自己的女儿闭嘴。  自己的这个女儿,坏心眼没有,就是说话太不会侧轻避重,太口无遮拦。  往往就是这样的说话态度,最容易招致他人的不满。  “我哪里有乱说话啊?”  不满自己的母亲不知道真相是怎么一回事儿就说自己,厉潇扬拔高了一些声音的反过来质问一句。  “我手里连乔慕晚做的那些不要脸事情的视频都有,还能诬赖了她不成?”  说着话,厉潇扬就从自己的拎包里翻着那个微型摄像头儿。  待把微型摄像头儿翻了出来以后,厉潇扬毫不忌讳的把关于“乔慕晚”的那段视频,按了播放键。  摄像头刚被播放,里面,女人放浪形骸的声音就传来。  其实这个声音是加了特效的,根本就不是乔慕晚的声音,之后中间穿-cha的某一段是被记录下来的声音。  一听到这么令人瞠目结舌的声音,厉锦弘和尹慧娴夫妻二人都要傻了。  不敢相信这段事情是关于乔慕晚的,厉锦江赶忙把车停到了一边,从厉潇扬的手里,夺过来那个微型摄像机。  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在看到画面中人物的口型和声音对不上时,厉锦江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  “这段视频是技术合成的,不是乔慕晚!”  虽然画面中的女人的五官和乔慕晚之间隐约有几分的相似,但是细看去,这个女人的长相,明显没有乔慕晚那样耐看,也没有乔慕晚那样能给人如沐清风的感觉。  “怎么可能?”  听到自己父亲否定,厉潇扬急忙辩解,要知道,这段视频她可是看了好几遍的。  “这段视频且不说是不是乔慕晚,就单单从视频的效果来看,很明显是合成的,画面中女人的口型,和这个声音没有重合到一起!”  厉锦江说得是实情,他也管理公司,虽然上了年纪,但是视频是不是合成的,还是没有人为因素掺合的,他还是分辨的一清二楚。  一听自己的父亲这么说,厉潇扬也确实发现了视频中的蹊跷。  确实,画面中人的张口口型和声音,明显没有对上。  同样也察觉出来出了事儿的尹慧娴,把那个微型摄像头儿拿了过来。  再看了一遍以后,也同意了厉锦江的看法儿。  “潇扬,这个视频确确实实不是真实的!”  连尹慧娴这个外行人都看得出来视频是人为合成的,可想而知,把这个视频给自己女儿的人,压根就是没有安好心。  听自己父母的话,厉潇扬下意识的把手指捏紧成小拳头儿。  她真的没有特别细致的注意到关于这段视频的真伪性,要知道,她一心想到的都是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乔慕晚扳倒儿,根本就忘了核实这段视频的真伪性。  而且,她真的是太过急功近利,没有让谁替自己分辨一下,就拿来了厉家老宅这边对峙。  “潇扬,这个视频是谁给你的?”  尹慧娴问着,很明显,把这个视频给自己女儿的人,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而且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对方利用的就是自己女儿善良的心里,做了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不过还好,她出现的及时,没有让自己的女儿酿成大祸,不然现在,指不定让大家怎么看自己教女无方,看自己的笑话呢!  “不可能……”  厉潇扬有些不愿意相信邵昕然是在利用自己,一边摇晃着头儿,一边不断的在唇瓣中呢喃“不可能!”这三个字。  要知道,邵昕然可是自己认识了多年的好朋友,好闺蜜,她怎么能舍得利用自己呢?  “潇扬,到底是谁把这段视频给你的?”  厉锦江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儿,尤其是自己女儿的样子,很显然就是明白了什么事儿。  “我……”  厉潇扬因为想到可能是邵昕然背叛了她们之间的友谊,在不断的利用她,而眼眶中隐约泛红起来。  “是谁?潇扬,你告我到底是谁给了你这段视频?”  厉锦江很庆幸没有酿成什么大祸,不过自己女儿难以启齿的样子,让他隐约间感受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这种不好的预感,与邵昕然有关。  “……是昕然,是昕然给了我这段事情!”  厉潇扬把“昕然”两个字说出口以后,厉锦江当即就脑袋“嗡”的一下子作响。  是邵昕然,果然是邵昕然,她对厉祁深还没有死心!  把事情都联想了一番,在想到邵昕然可能是某种可能的结果,他倏地瞪大了眼睛。  厉祁深!  想到了厉祁深,再想到了邵昕然,厉锦江无措的咕哝着唇。  现在,邵昕然搞得这些名堂都暴-露了,厉祁深何等精明,怎么可能会联想不到事情的一切始作俑者是谁!  本来,难以置信邵昕然会骗自己的还是厉潇扬,不过自己父亲现在比自己难以置信十倍的表情,让厉潇扬肯确定,自己父亲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比自己被自己好朋友欺骗更可怕的事情。  “……爸!”  待着试探性的口吻问着自己的父亲,厉潇扬得到的却是自己父亲撕裂着满是红血丝的眼眶,按住自己的肩膀,质问自己。  “邵昕然在哪?她现在在哪?马上把她的手机号告诉我!”  “我……”  搞不懂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情绪激动,厉潇扬在不解的疑惑中,还是把邵昕然现在所在的位置和她的手机号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看着自己冲下车的父亲,厉潇扬完全摸不清楚情况。  “爸,你干什么去?到底怎么了?昕然她……”  虽然邵昕然有极大的可能欺骗了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因为两个人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在,她很关心她的情况,尤其是自己父亲刚刚激动的情绪,让她心底里更是腾升起来了不好的感觉。  看自己女儿拉住自己,问自己关于邵昕然的事情,厉锦江的眼底,一片血丝漫溢的猩红。  捏了捏手指成拳头儿,厉锦弘咬牙,从齿缝间,一字一句道——  “邵昕然是你的姐姐!”  ————————————————————————————————————————————————————  厉祁深开车找到了邵昕然的公寓。  没有事先给邵昕然打电话,他叩响了她家的家门。  本以为是凯旋而归的厉潇扬,邵昕然连叩门的人是谁都没有看,就开了门。  “你回来……”  不等她把话说完,在看到出现在自己家门前,俊脸冷酷的厉祁深,她嘴角边的笑意,瞬间就僵硬住。  “看到我很诧异?”  厉祁深问着,声音依旧是大提琴一般波澜不惊的好听,沁着低哑的磁性,魔魅而惑人……  “……没、没有!”  就像是第一次和厉祁深对话一样,邵昕然结巴着。  听到邵昕然的回答,厉祁深笑着,牵动的眉心间,万般风情。  “不请我进去坐坐?”  依旧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声音,低缓而冷静。  “请进。”  被厉祁深的话问得脸色越发的不自然起来,邵昕然怯怯的敛下睫毛,邀请着。  厉祁深继续笑着,嘴角边不减的笑意,魅惑众生。  “既然这么不情愿让我进去,我就在这儿和你说!”  有些跟不上厉祁深一会儿要进去、一会儿要在门口这里把话说明白的变化态度,邵昕然搭在门把手儿上面的手指,下意识的攥紧门把手儿。  “……还是进去说吧。”  “没必要!”  说着话,厉祁深探着头儿,在邵昕然的耳边,轻语道——  “和你在一起多待一秒都让我膈应,你觉得我可能会选择和你共处一室?”  耳边充溢着男人邪肆声音的话,让邵昕然原本还有血色的红润,瞬间苍白。  目光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移开了身体的男人,邵昕然眼底,一片不见光亮的灰蒙蒙……  他的话,果然比杀了她都让她难受!  看着在自己面前,离自己距离越发变远的男人,邵昕然没有按捺住心里是刀子一样一刀一刀的剜割她心脏的感觉,声音染上了几分哽咽的质问,道——  “你今天来到底想怎样?”  之前在电话里,她已经没有压制住自己心里的悲恸,对他宣泄了一番。  不过可悲又可笑的是她非但没有得到他对自己一星半点儿的疼惜不说,还听到了他下通缉令给自己,要自己再最快的时间里滚回到意大利。  对于邵昕然揣着明白装糊涂,还一副她是最大受害者的样子,厉祁深冷沉着眸子,轻动嘴角。  “你不觉得你问我这个问题很愚蠢么?”  说着话,他将自己从酒店那里拿来的六月二十号的房客登记记录举高。  然后阴厉着眸,倏地一凛的眯紧,将蓝色的文件夹,甩到邵昕然的脸上。  蓝色的文件夹,随着邵昕然“啊”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不等邵昕然反应过来,脖颈上,倏地被架住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唔……”  刚刚厉祁深将文件夹甩到她的脸上力气就着实不小,冲击到她脸上的力道,将她的脸,甩红肿了一片,而且因为文件夹棱角的锋利,她的脸,被划出来了一道醒目的殷红痕迹。  脸上酥-麻的疼痛感,还没有消弭,这会儿自己的脖颈上又被勒住,她脸腮疼痛的同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被剥夺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真不会动你?”  厉祁深冷酷着一张无温的脸,每一个字都恨不得嚼碎了似的质问她。  “想拿造假的视频来兴风作浪,邵昕然,你是不是觉得我瞎,你能鱼目混珠的混过去?”  想到邵昕然为了达到摧毁乔慕晚的肮脏目的,居然能找来人上演一场以乔慕晚名义进行的交-媾,厉祁深就恨不得掐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唔……嗯……”  邵昕然的脖颈被厉祁深勒的生疼,眼角处,不住的有泪花要闪烁而出。  厉祁深下手的力道真的是太狠了,也太重了,她觉得以脖子为分割线,她的头与身体,都要分开了……  “我没有……没有诬赖乔慕晚!”  邵昕然为自己辩解着,虽然说这段视频是她后加上去的,目的是为了让事情更加真实化,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里面叫chuang的声音,是出自于乔慕晚。  “视频虽然是我合成的,但是……但是这个叫声是乔慕晚,是她的。”  邵昕然很肯定的说着,试图能让厉祁深相信自己的说辞,然后去调查乔慕晚,知道乔慕晚在他之前,有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乔慕晚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在她和你在一起之前,她……她有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我手上有证据证明她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而且……而且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调查,你去查乔慕晚之前的事情,你一定能查出来她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情!”  有些事情,杜欢做不到,自己做不到,但是在厉祁深这个只手遮天的男人的面前,不可能做不到。  只有厉祁深去查,一定能找到乔慕晚大婚当晚,在酒店失-身的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听邵昕然都已经事到如今了,还在自己的桎梏中说着中伤乔慕晚的话,厉祁深狭长的黑眸,眼仁闪烁了凌厉的精芒。  “你说乔慕晚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你要我去查,你想不想知道我查到的结果是什么?”  邵昕然:“……”  “看看你脚下,我刚才丢给你的文件!”  说着话,厉祁深用脚,点了点脚下的那个蓝色的文件夹。  虽然邵昕然不知道厉祁深让自己看这份文件是什么意思,但是她还是蹲下身体,拿起那份文件,放开。  再查到关于六月二十号的房客登记记录时,她傻了!  “不可能!”  “厉祁深”三个字,明晃晃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让她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份文件的真伪性。  听到邵昕然自欺欺人的说“不可能”三个字,厉祁深笑。  “你觉得在盐城,除了我厉祁深的个性信息会被保存的这么好之外,还有第二个人吗?”  厉祁深的提点,让邵昕然错愕的瞪大眼。  原来,不是自己查询不到关于乔慕晚当时出-轨的对象,而是因为当时和乔慕晚发生xing关系的男人是厉祁深。  “怎么可能是你?”  她清楚的记得杜欢说过,那晚和乔慕晚在一起的男人是一个膀粗腰圆的男人,怎么就变成了厉祁深?  “怎么不可能是我?”  厉祁深依旧笑着反问她,眉目间涤荡的风情,惑人至极……  “你是不是觉得应该有个视频证实一下我说的话的真实性?”  说着话,厉祁深把他一直都私下保存的关于乔慕晚第一次的视频,移送到邵昕然的面前。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