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29章 :我会让乔慕晚知道这一切(六千字)

第329章 :我会让乔慕晚知道这一切(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50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看护被赵雅兰问的发懵,有些不清楚是不是自己没有把话说清楚,也没有顾得上和自己说话的分明就是女音,就又一次郑重其事的把话重复了一遍。  “是啊,邵萍女士!”  邵萍!  一听到是邵萍的名儿,赵雅兰哪里还能冷静下来?自己在看守所里待了两天一晚,自己的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不说,还在其他地方,对另一个女人陪伴左右。  最可恨的是,年永明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给自己,给家里,现在自己打电话他,被告知他还和邵萍在一起。  该死的女人!  在心底里暗咒着,赵雅兰再也无法做到继续任由邵萍在自己这里猖狂,问了医院的地址。  “哪家医院?”  赵雅兰来了脾气的打听,让看护懵忽的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尤其还是她自认为是年永明打来的电话,这会儿变成了一道犀利的女音,让她无所适从极了。  “我在问你是哪家医院?”  赵雅兰本就是那种藏不住脾气的人,不禁提高嗓门,对着电话大喊。  被赵雅兰的高嗓门震喝住,看护哆哆嗦嗦,语句不连贯的说了医院的名字。  “在……在医大附属医院!”  ————————————————————————————————————————————————————  赵雅兰气势汹汹的找到医院这里的时候,邵萍还在休息。  将门,以大力推开以后,赵雅兰怒红着眼走上前,一把就扯起来还在休息的邵萍,拉扯着她的头发儿,把她从枕头上面拉起来。  还在潜眠的邵萍,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不等她从头皮的麻痛中,疼得发声,脸上倏地响起一声脆耳的耳光声。  “啪!”  赵雅兰怒不可遏,周身上下都是火一样在炙热燃烧的气焰。  越想到自己的处境,她越是心脏像是被刀给划开了一样的怒火中烧。  “邵萍,你这个不要脸的jian人!”  “啪!”  赵雅兰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在情绪激动下,又甩了一个耳光落在邵萍的脸上。  一连被甩了两个耳光,邵萍的身体,都弹到了chuang上,然后发丝披散,一脸的狼狈。  但就是这样,赵雅兰也没有泻火。  这么多年以来,虽然在自己之前是她邵萍认识的年永明,但是她都已经和年永明结了婚,也有了年南辰,她还是不知道羞耻的和年永明走在一起,甚至在自己最无助无措的时候,她还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这让赵雅兰根本就不能原谅邵萍的所作所为。  “该死的jian人,世上的男人那么多,你凭什么非得和我赵雅兰抢男人?”  赵雅兰死死的揪紧着邵萍的衣领,盯着邵萍脸上自己杰作留下的手指印,自己眼仁撕裂的通红的同时,心里也有一丝报复的宽慰。  被迫迎上赵雅兰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眸子,邵萍害怕的哆嗦了两下肩膀头儿。  当年赵雅兰找男人毁了她,强-暴她的事情,让她至今都心理有阴影,以至于她多年以来,都不敢再回到盐城来。  甚至于她见到她,哪怕她毁了自己,自己还是会怯弱的用委婉的话和她说话。  上次她甩了自己耳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当时在,她真的就吃了哑巴亏。  这会儿她来找上自己,让她真的害怕极了。  “没……我没有,雅兰,我没有和你抢永明。”  邵萍一直都不认为自己抢了年永明,虽然两个人这些年关系走得密切,但是她认为自己和年永明也只是知交。  “没有和我抢?呵……”  闻言,赵雅兰冷笑着。  “邵萍,你还要不要脸?你都他-妈-的管年永明叫永明了,还告诉我说你没有和我抢年永明?邵萍,你当我赵雅兰是三岁小孩子吗?”  越看邵萍这样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赵雅兰就恨不得撕碎了她令她作呕的嘴脸。  对视着盛怒的赵雅兰,邵萍百口莫辩。  不得不承认,年永明这段时间对她的关心确实密切,而且较之前而言,密切的发紧。  知道赵雅兰是因为年永明和自己好而忽视了她这个做妻子的,邵萍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儿。  再怎样说赵雅兰也是年永明的正牌妻子,而自己,顶多算得上是一个知己!  带着愧疚的心理,邵萍不知道把眼睛往哪里放的低垂着眸子。  把邵萍事到如今还在自己面前做作的样子全部纳入眼底,赵雅兰气得更甚。  “邵萍,怎么,你以为你赢了我赵雅兰,你就占据了年永明的心吗?”  说着话,赵雅兰的手,更紧的勒紧邵萍的衣领,让邵萍的呼吸变得孱弱起来。  “嗯……”  更加艰涩的难以顺气,邵萍痛苦的把脸都皱紧成了一团。  “你是不是觉得你当年整容,和那个jian人长得有几分相像的地方,就觉得年永明会爱上你啊?你也太不知道摆正你的位置了,年永明看不上我,你以为他就看得上你吗?他会和你好,还不就是仗着你和那个jian人之前是好朋友吗?如果你不是认识那个jian人,你觉得你自己是个什么狗东西,啊?”  赵雅兰气得都要爆炸了,这么多年来,她觉得她为了年南辰,真的忍得太辛苦了,要不是不想年南辰知道他生活的家庭有多么的不和睦,赵雅兰早就宰了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了。  “我告诉你,邵萍,你他-妈-的别给我得意,你是不是以为那个jian人死了,你就可以替代那个jian人和年永明在一起了?我告诉你,没了那个jian人,你也不会如意的,还有那个jian人的女……”  “你在干什么?”  还不等赵雅兰气势汹汹的把乔慕晚搬出来,从外面买了饭回来的年永明,在推开门,看到病房里的一幕时,整个人先是一怔以后,是无法控制的恼火。  再怎样说邵萍也是一位患了癌症晚期的患者,随时都有可能病变的可能,就这样面对自己妻子对她的蛮横对待,年永明根本就看不过去。  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虽然应该“帮亲不帮理”,但是在邵萍的事情上,他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  听到门口那里有一道苍老的男音,苍劲儿的传来,赵雅兰回头儿,在看到自己的丈夫提着买回来的餐食给邵萍,她更是气得眯紧着眸子。  “你在干什么?放开她,她现在是病人!”  年永明把餐食放到一旁,走上前,严声控诉着赵雅兰现在的行为举止。  听到自己丈夫看到自己的第一眼不是问自己怎么样,而是用这样的口吻让自己放开邵萍,赵雅兰更是气得眼底都是猩红一片的血丝。  “啪!”  又是一耳光,毫不征兆的甩到了邵萍的脸上。  把邵萍的身子又一次在病chuang上面被打了一个趔趄以后,赵雅兰收回阵阵酥-麻的掌心,捏紧,然后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身体。  “年永明,你要护着她是吗?好啊,护着吧!你越是护着她,我越会让她生不如死!”  其实,打从心底里,赵雅兰是不平衡的,凭什么她的男人,要对别的女人马首是瞻,而对自己是连陌生人都不如的姿态,要知道,陪他走过这辈子的人是她赵雅兰,给他生儿育女的人是她赵雅兰,而不是她邵萍!  邵萍现在患了癌症,对于年永明来说,他已经觉得足够的悲惨了,不想自己的妻子,还这样胡搅蛮缠。  “赵雅兰,你发什么疯?在看守所里关了你两天,还没有扳住你的脾气是吗?”  赵雅兰:“……”  “这里是医院,不是家里,不是让你恣意撒野的地方,请你麻烦离开!”  对赵雅兰,年永明用最后的一丝忍耐和她说话。  既然做不到离婚,对她,他情愿自己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以陌生人的姿态来对她。  一听说年永明都知道自己在看守所里待了两天都还对自己不闻不问,赵雅兰气得癫狂。  “年永明,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一个男人?护着别的的女人就算了,你居然还会任由你的妻子在看守所里待两天都不闻不问,男人做到你这样,纯属就是窝囊废!”  对于赵雅兰的咆哮,年永明不予理会的回以她轻描淡写的回答——  “随便你怎么样想,我懒得管你!”  说完话,年永明就不在去管盛怒的赵雅兰,伸手去拉身子不断发颤的邵萍。  看见年永明把他的关心和爱护都给了邵萍的安抚她,赵雅兰觉得她此刻的存在就像是一个笑话。  心里苦涩的翻涌着难受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这样的一幕,都要被无垠的海水淹没了。  本就忌惮着赵雅兰的随时发狂,邵萍在年永明伸过来手的时候,拨开了他——  “不用,我没事儿。”  “怎么没事儿?你的脸都肿了。”  年永明心疼的说着话,然后就准备抱她去医生那里给她开消肿的药。  “我真没事儿!”  邵萍还在强调她没有事儿,然后不断的把她的头埋低。  “邵萍,你这个不要脸的jian人,还有惺惺作假到什么时候?”  见邵萍都已经占有了自己的丈夫,还摆出来这样一副我见犹怜的姿态,赵雅兰直接不满意的吭声。  甚至,在看到自己丈夫的手,搭在她的手腕上,她一把就扯开了两个人。  “脸肿了,要看医生是吗?好啊,来,我赵雅兰带你去看医生!”  赵雅兰倏地一把拉住邵萍的手腕,然后用着蛮力,往chuang下,拉着邵萍。  “嗯……”  赵雅兰正在气头儿上,力气本就不小,邵萍被她这么一拉,直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要和手臂脱节了。  “唔……你放开我!”  邵萍本能的挣扎着,且不说她不用赵雅兰带自己去找大夫,她现在这样对自己,分明就是对自己的报复。  “闭嘴,jian人!”  赵雅兰来了火,越见邵萍反抗,她越是不依不饶。  “嗯……啊啊啊……唔……”  邵萍本来还咿咿呀呀的哼声,后来因为赵雅兰一个大力的拉扯,骨骼脱臼的让她难受的大叫,最后在赵雅兰的拉扯下,自己的身体,闷重一声的掉在了地上。  年永明在一旁一直都制止赵雅兰,不想赵雅兰来了脾气以后,力气这么大,以至于自己没有拦住她把邵萍扯到了地上。  “啪!”  受不了赵雅兰的蛮不讲理,年永明怒不可遏的扬手,甩了赵雅兰一个耳光。  清脆的耳光声在空气中浮动开来,房间立刻就静谧了下来,甚至因为这一个耳光,周遭好像有回音在激荡。  “你真是太过分了!”  赵雅兰这样对待患了癌症晚期的邵萍,让年永明再也无法忍受的冷斥她一声。  被甩了一个耳光,男性的力气本就足够大,再加上年永明也来了脾气,赵雅兰这会儿的耳朵里,都是阵阵嗡嗡响的感觉。  而且突然的冲击波,让她有一阵耳鸣的感觉。  懒得去管赵雅兰这样跋扈的女人,年永明抿紧着唇,蹲下身去抱崴了脚的邵萍。  邵萍还想拒绝年永明,但是她的脚实在是太疼了,不依靠他,根本就站不起来。  看着狼狈的邵萍,年永明没有多做思考,本能性的抱起她,带她去医生那里。  只是年永明刚迈开几步,赵雅兰不甘心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年永明,你是不是觉得我赵雅兰是软柿子,随便让你践踏?”  年永明:“……”  “年永明,你扪心自问,你爱的到底是这个jian人,还是那个死了的jian人?我告诉你,你今天惹到我了,你是不是以为我对你真的就没有折了?呵……如果你这么想,你就错了!”  说着话,赵雅兰的眼底腾现出来了一抹难以掩盖的猩红色彩。  “从你设计南辰和那个jian人的女儿结婚,我赵雅兰就一直在忍你,你不是在意那个jian人的女儿吗?年永明,我给你说,如果我告诉乔慕晚,让她知道她到底是谁,她的父母又到底是谁,你觉得你们两个人还能像今天这样在我面前猖狂吗?”  一提到乔慕晚,年永明原本走动的步子,倏地一下子就顿住了,跟着,脸色大变。  察觉到自己拿出来乔慕晚这张王牌,确实威胁到了年永明,赵雅兰嘴角冷冷的抽动起来。  “年永明,邵萍,我让你们两个人惹我,我他-妈-的会让你们称心如意,我赵雅兰跟你姓!”  语气森冷的说完话,赵雅兰在年永明的身边越过,然后盛气凌人的离开。  年永明几乎是僵硬着身体的站在原地那里,直到赵雅兰摔门离开的声音传来,他才有了反应。  ————————————————————————————————————————————————————  顾不上再去管邵萍,年永明知道,依照自己妻子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她说她会去找乔慕晚,把一切事情都坦白,她就会说到做到。  不会让乔慕晚知道这一切事情的真相如何,不然这些不应该出现的事情真相,被公开之后,他真的会成为一个千夫所指的罪人。  他都已经把事情瞒了这么久都没有让乔慕晚知道,也没有让其他人察觉到些什么,所以,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在自己妻子这里,让乔慕晚知道了全部的事情真相。  “赵雅兰,你给我站住!”  年永明丢下一脸茫然的邵萍在病房里,连看护都没有告知去照顾邵萍,就来追赵雅兰。  本就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把事情的全部真相都告诉乔慕晚,这会儿,年永明追了出来,有意和自己谈判,让赵雅兰根本就不想依了他的意思。  一想到自己在看守所里待着,他却陪在邵萍的身边,赵雅兰就不想让他和邵萍两个人称心如意的把一切事情都瞒天过海的走在一起。  见赵雅兰走得急,年永明也追得急。  “赵雅兰,我们有话好好说!”  年永明气喘吁吁的赶上来,然后横在了赵雅兰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好说什么?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让开!”  她今天非得给这对不要脸的女人一个教训,不然有一天邵萍真正骑到自己的头上,自己就追悔莫及了。  赵雅兰用尽力气的把横在自己面前的年永明推开,然后继续往楼梯口那里走。  年永明被推开了一个趔趄,眼见着赵雅兰走得越来越快的离开,他抿紧着唇成了一字型,追上去。  “赵雅兰,我不许你去找慕晚!”  年永明严声说着话,他怕,真的怕乔慕晚知道全部的事情真相。  “年永明,你死了这条心吧!你越是不想让我去找她,我偏偏要去找她,而且,我还要告诉乔慕晚,她是谁,她的父母是谁,而你年永明,在她,还有她的父母之间,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赵雅兰气呼呼的说着话,然后走得更急起来。  年永明见赵雅兰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整个人的眉毛都拧成一个结儿。  一再把手,捏紧成了拳头,在赵雅兰脚下踩上台阶以后,年永明的眼底,取而代之成了一片暗沉的血色。  伸出手,他满是血色的眼底,在倒映了赵雅兰的身影时,用力向前一推……  “啊!”  赵雅兰身后被年永明一推,她几乎是没有意识的踩空了楼梯,然后忘了摸到扶手,整个人就那样从足足有四十个台阶的楼梯上,滚了下去……  ————————————————————————————————————————————————————  “我不是!”  耳边充溢着厉锦江说自己是他女儿的话,邵昕然咆哮的反驳着。  打从厉祁深离开以后,她就那样怅然若失的盯着门口,可是,不管她如何的望眼欲穿,也看不到厉祁深的身影了。  不等她从强烈的失落感中收拢回来思绪,自己的耳边,就充溢了厉锦江的话——  “昕然,别再想祁深了,他是你的堂哥,你不可以喜欢他的!”  就这样的话,厉锦江足足给邵昕然说了不下五遍。  “昕然,我没有骗你,你真的是我的女儿!”  “我不是,我说了我不是,你听不懂吗?”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