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40章 :那我就去死(六千字)

第340章 :那我就去死(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94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昕然,我没有骗你,你真的是我的女儿!”  “我不是,我说了我不是,你听不懂吗?”  厉锦江再一次说到邵昕然是自己的女儿时,邵昕然强烈的反驳他,甚至,不想再听他说自己是他女儿的话,不断的强调自己不是他的女儿。  见自己都这么说了,厉锦江无可奈何!  “你拿潇扬的DNA去做了DNA鉴定,证实了你和潇扬的DNA不同,但是潇扬不是我的女儿,相反,你和我血型都一样,在DNA双螺旋结构的碱基对上面,高度相似,所以昕然,我没有搞错,你是我的女儿!”  “我说了我不是,而且血型不能证明什么!”  对于邵昕然否定的话,厉锦江心里苦涩归心里苦涩,但已经没有了之前与邵昕然辩驳的烦躁,现在的他,很冷静。  “如果你觉得不是,你可以拿着你和我的DNA检测报告,找专家进行对比,要结论!”  “你不用拿这么荒谬的谎言来骗我,我不会上当的!”  先是拿了DNA报告给自己,让自己去做DNA鉴定,然后又说了厉潇扬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真的觉得这种欺骗自己的手段太低廉了。  而且她问过她的母亲,她母亲告诉过她,说她不是厉锦江的孩子,自己和厉家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有时候,我真的是佩服你,为了认我这个言不正、名不顺的女儿,居然都能说得出来厉潇扬不是你亲生女儿的话,怎么,给你自己头上戴绿-帽-子很有意思吗?”  一再的听厉锦江说自己是他的女儿,邵昕然直觉得他是走火入魔,甚至是病态,以至于让她对他,没有了好脸色。  见事到如今,邵昕然也弄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前因后果,厉锦江也不怕让邵昕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毕竟,相比较自己没有尊严的把事情告诉邵昕然,也不能让自己的这个女儿闹出来爱上自己侄儿的悲剧。  再三抿着唇,厉锦江再抬头去看邵昕然时,眼底是不容忽视的坚定。  “既然事情到了今天的这个份儿上,昕然,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确实让潇扬她妈妈给我戴了绿帽子。”  邵昕然:“……”  “潇扬不是我的孩子,我有找过专家对比我和潇扬的DNA,潇扬是别人的孩子,潇扬她妈妈也承认了!”  说到曾经的那些往事儿,厉锦江忍不住哽咽起来。  “厉潇扬是不是你孩子和我有什么关系?她不是你的孩子,就证明我就一定是你孩子了吗?”  邵昕然根本就不信这么荒谬的理论,厉潇扬是不是厉锦江的女儿,和她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中了什么邪,非得说我是你的女儿,但是我可以很郑重其事的告诉你,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我母亲之前也已经告诉我了,说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联系,请你搞清楚这一切再说话!”  邵昕然义正言辞的话,让厉锦江直皱眉。  再舒展开眉头儿时,厉锦江脸色很不好的看向邵昕然。  “昕然,这件事儿,你妈妈骗了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母亲对我的态度,我和你母亲之间真的有很多的事情说不清,你不知道这里面都是怎么一回事儿,所以……”  关于自己和邵萍之间的事情,厉锦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嗓子发紧的说不出来任何的话,到后来,厉锦江抿了抿唇,还是避开了关于他和邵萍的事情。  “昕然,我没有骗你,我说得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如果你不信,你就再去做一次DNA鉴定。”  “我妈不会骗我!”  近三十年的母女之情在里面呢,邵昕然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骗自己,她虽然有事儿会瞒着自己,但是绝对不会欺骗自己。  见邵昕然情绪变得越来越癫狂,厉锦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启齿,把事情更好的给邵昕然解释。  “我现在马上去找我妈,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好,我邵昕然要是你厉锦江的女儿,我直接死在医院!”  “你……”  没想到邵昕然竟然在做自己女儿与死亡之间做选择,厉锦江脸色为此惊骇极了。  他刚想说话劝邵昕然别这么冲动,邵昕然已经拿起一旁的拎包,出了房间。  ————————————————————————————————————————————————————  邵昕然真的乱极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可能是自己的母亲骗了自己,而且厉潇扬不是厉锦江的孩子,反倒是自己和厉锦江之间可能有什么关系,她就觉得整个人的身体都被掏空了,然后自己连呼吸都是紧涩的。  下了楼,不等邵昕然走到路边去拦车去医院,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医院那边。  因为邵昕然今天要去意大利那边,她为了要在最快的时间里知道厉潇扬的DNA鉴定结果,就和厉潇扬发了一大笔不菲的价格来做这个鉴定。  看打来电话的是医院,她顿住脚步。  这样一个可以证明厉锦江和厉潇扬之间关系的电话,她怎么可能不接。  毕竟在之前,她已经证实了自己和厉潇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现在,只要确定了厉潇扬是厉锦江的孩子,就可以证明她和厉锦江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接了电话,邵昕然平复思绪的交谈。  本来接电话那会儿她还抱有侥幸的心理认为是厉锦江搞错了,可是当医生把再度鉴定的结果告诉邵昕然的时候,邵昕然如同受到了晴天霹雳一样。  “不可能!”  厉锦江怎么可能和厉潇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要知道,厉潇扬可是叫了厉锦江整整快三十年的爸爸!  “是你们搞错了,一定是你们搞错了,你们这么不专业,如果你们蓄意这么说,告诉我一个假的结果,我一定让你负法律责任!”  “邵小姐,我们没有搞错答案,如果你觉得有问题,可以换一家医院去做更专业的DNA鉴定,但是,我们医院,在盐城这边,已经是最具有权威的DNA鉴定医院了!”  医院方面,说着循循善诱的话,她也知道,一个做女儿的被爆出来和她的父亲不是亲生父女,知道这个结果,一定接受不了。  邵昕然知道这个答案,自己头嗡嗡作响的难受。  伸手撑着额头,她尽力保持冷静,让自己把医院方面告诉自己的鉴定说完。  可是大脑里一片空白的她,一想到厉潇扬和厉锦江没有任何的关系,心里本就乱极了的猜测,更加强烈起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再继续做DNA鉴定的必要,毕竟已经证实了厉锦江和厉潇扬没有任何的关系,再继续做下去,也不过是证实这个答案的准确性。  “我的呢,我的DNA鉴定,与厉锦江之间……有没有相似的地方?”  “关于您和厉锦江先生的DNA,我们院方也进行了大致的对比!”  因为邵昕然强调了在今天必须拿到结果,医院方面就没有做太过细致的鉴定,只是节选了几个DNA-片段,进行了鉴定、检测和对比。  “在碱基对的排列顺序上,您的DNA双螺旋结构和厉锦江先生,有部分相似!”  医院方面把这个结果告诉自己,邵昕然拿捏在手里的手机,在耳边,“啪”的一声掉落到了地上。  在碱基对的排列顺序上,您的DNA双螺旋结构和厉锦江先生,有部分相似!  这话儿的意思是,厉潇扬与厉锦江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而自己与厉锦江有血缘关系?  几乎在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邵昕然感受到了自己的脑袋中有原子弹爆炸了一样的无力感。  原来……厉锦江没有欺骗自己,真正欺骗自己的人,是——自己的母亲!  邵昕然不敢再往下想这些可能的猜测,心脏就像是要弹出来了一样的冲击着她的喉管。  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泪水,就像是掉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簌簌落下。  顾不上去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邵昕然手捂着嘴巴,无力的蹲在了地上。  她真的是太心痛了,为什么上天要和她开这样的玩笑?  自己喜欢了整整五年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堂哥,而自己的母亲,也欺骗了自己,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的在这样绕不开的怪圈中挣扎,到最后,自己把自己困住……  “昕然……”  从楼下追下来的厉锦江,在看见邵昕然蹲在地上,耸动着两个肩膀在哭泣,他赶忙走上前来。  只是他刚将手搭到邵昕然的肩膀上,就被她给拨开了。  “别碰我!”  她真的好膈应自己和厉锦江之间存在的关系,也膈应自己现在的真实身份。  见邵昕然较刚才更加激动的情绪,像是躲离瘟疫一样的避开自己,厉锦江下意识的皱紧着眉头儿。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你们一个个的把我耍的团团转有意思吗?”  邵昕然质问着,心脏,就像是被吊了起来一样的难受。  最接受不了的倒不是厉锦江对自己一再锲而不舍的强调自己是他的女儿,而是她母亲对她的讳莫如深。  既然事情的真相是自己是厉锦江的孩子,她不懂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对自己仅仅隐瞒,会害了她的啊?  泪水,流的越发的汹涌起来……  想要找自己的母亲,要一个实质性的答案,她要知道自己被自己母亲欺骗到底是因为什么!  带着这样被冲动,死死的冲击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的心理,邵昕然用手,胡乱的在自己泪痕满布、梨花带雨的脸上抹了几把以后,拿着拎包,跑开了。  “昕然!”  看邵昕然如此情绪激动,厉锦江真的好害怕她会出什么事情。  虽然不知道邵昕然到底是怎么了,但是她痛苦的表情让他害怕,让他直觉得邵昕然一定是知道了某些事儿,受了某些刺激,所以才会这样。  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厉锦江追了上去。  ————————————————————————————————————————————————————  邵昕然一边哭着,一边跑着。  她要找自己的母亲要一个真实的答案,不然,她就算是死,也死的不明不白。  她不要自己和厉祁深之间有那样可笑的关系,她那么骄傲,就算是输,也不要是那种“不能爱”的关系存在!  最悲哀的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  她不要连爱得权利都没有,所以,她要答案,找自己母亲要一个她欺骗自己的理由,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昕然!”  厉锦江在她的身后追赶着,看着跑的很急的邵昕然根本就什么也不管不顾的跑着,他的一颗心都要悬起来了。  毕竟前面就是大马路,如果邵昕然一个冲动,什么都不管不顾,任何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  他不要让那些糟糕又悲剧的事情发生,所以,在这之前,他一定要拦住现在被冲动蒙蔽了理智的邵昕然。  听到有人唤着自己,邵昕然知道那是厉锦江。  只是对于厉锦江,她打从心底里膈应着,甚至于,把他视如洪水猛兽一样避而不及。  “滚开,不用你管我!”  她回头儿,对身后的厉锦江大喊一声以后,转身,步子飞快的向对面的路口那里跑去。  因为突然知道的这个真相,邵昕然已经没有了什么所谓的理智。她现在一心想到的都是去医院找自己的母亲,把她为什么欺骗自己的事情问清楚?  脚下的步子,又急又快,以至于她横穿马路的时候,有一辆飞驰而来的轿车,不断的按着鸣笛声,她都没有听到——  “嘀嘀嘀……”  “昕然!”  眼见着邵昕然与从她侧面飞驰而来的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厉锦江的心脏都要弹了出来。  “砰!”  伴随着他一声嘶吼的大喊,车体碰撞产生的撞击声,以及车子刹车,车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划破周遭的空气……  ————————————————————————————————————————————————————  厉祁深回到水榭那边的时候,乔慕晚正像是一只餍足的小猫儿,在榻榻米上睡得酣畅。  看到在阳台那里,把自己抱紧成一小团,哪怕此刻怀着孕,也小骨架的女人,他下意识的放柔了目光。  待走近时,厉祁深蓦地发现,此刻睡着懒觉的乔慕晚,皱紧着细秀的小眉头儿,而且额角处,有一层密密涔涔的细汗,反射着晶莹色泽的闪着光亮。  睡得极度不安稳的乔慕晚,睡着懒洋洋的午觉,做着梦。  梦里,她梦到了她在福利院那里时的那些生活,虽然记忆都已经朦胧了,但是,还是有零零散散的片段,支离破碎的闪烁过她的脑海。  在梦里,她梦到了一个看不到脸的女人,不过那个女人,她觉得好熟悉,熟悉到就好像自己有见过她一样,而且就在最近一段时间就见过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看不到那个女人的脸。  她想问那个女人是谁,自己是不是认识她,是不是和她见过面,可是……  她得到的不是那个女人对自己的回答,而是她伸出手,对自己脖颈的禁锢,然后在她出其不意间,响起来了女人阴凄凄的笑声……  “啊!”  做了一个让她呼吸被剥夺的噩梦,乔慕晚倏地大叫的从睡梦中醒来,然后手抚着胸口,无力的喘息起来。  她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事情太多的原因,她总是做一些梦,但是少有做恶梦的时候,这次做了噩梦,让她不断的心有余悸。  “做恶梦了?”  头顶上传来一道低沉的男人,沉稳有力,带着好听的磁性。  闻声,乔慕晚抬头儿,在看到厉祁深一张鬼斧神工的俊脸,每一处线条都流畅冷硬的落在自己的眼中,她摇了摇头儿。  “我没事儿!”  只是一个梦而已,她还不至于因为一个梦,就和这个男人寻求安慰。  “你怎么回来了?”  现在还不是下班时间,看到厉祁深出现在这里,乔慕晚多多少少有些诧异。  “今天工作不多,提前回来了!”  没有把厉潇扬又差点儿在老宅那里惹事儿的事情告诉乔慕晚,也没有把自己找了邵昕然的事情告诉乔慕晚,他对于这些小事儿,三缄其口。  “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煮东西吃!”  乔慕晚抬手,一边拢着自己鬓角的发丝,一边把拖鞋穿上。  “我不饿!”  厉祁深拉过乔慕晚的手,把她的小脑袋按入自己的怀中,然后一只手圈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腰身,用掌心托住她的小腹,轻柔的摩挲着。  “你又长肉了!”  以往,他摸着她的腰身,都纤细的能如同柳枝,盈盈一握,现在虽然没有粗多少,但是腰身上面,明显有了肉肉的手感。  听到厉祁深说自己长肉了,也就是在用另一种说法儿说自己又胖了,乔慕晚不依的拿手去拨他的手。  “你怎么就这么喜欢鸡蛋里挑骨头?”  她怀着两个小家伙,怎么可能不长肉,不然,两个小家伙怎么能长大。  闻言,厉祁深笑了。  “这也和我别扭一下?”  “不是我和你别扭,是你根本就不应该提女性的体重!”  “又没嫌弃!”  “那也不能提!”  女人怀孕,是身体走样最厉害的时期,她虽然不是那种爱美之人,但是自己原本纤细的腰身,在逐渐变粗,她还是有些不开心。  “下颌也多肉了,要有双下巴了!”  “你怎么说起来没完了呢?”  不让他说自己腰粗,他就给自己提自己的下巴,让乔慕晚一面拿粉拳打他,一面避开他对自己的紧拥。  看乔慕晚闪躲自己,不让自己碰她,厉祁深遒劲的手臂,更紧的圈着她。  然后在她挣扎的不经意间,把头儿,埋到她的颈窝那里,吮了一口专属于她特殊的清甜味道。  “你怎么这么烦人?”  本以为厉祁深吮了一口就能罢了,不想,他不规矩的手,动了起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