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41章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变过?(六千字)

第341章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变过?(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15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你怎么这么烦人?”  本以为厉祁深吮了一口就能罢了,不想,他不规矩的手,也动了起来。  骨子里本就一个贪婪的人,厉祁深的动作,根本就不受乔慕晚话语的支配。  按住乔慕晚的腰身,厉祁深把他深的手,滑进乔慕晚的衣襟里……  一声细碎的声音,旖旎的溢出乔慕晚的菱唇。  “嗯……”  感受到乔慕晚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用两指,捻住红缨,然后拿拇指,摩挲的轻捏起来。  “厉祁深!”  乔慕晚咬紧唇瓣,倒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儿以后,推搡着他的手,离开自己。  “还是我能掌控的尺度!”  沙哑着低沉、好听磁性的声音,厉祁深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直呼名讳不以为意,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  乔慕晚被厉祁深弄得浑身su-ruan,就像是有细微的电流,顺着她全身的筋脉走动。  在厉祁深又一次捏住她,从指间流溢出ru-rou以后,乔慕晚忍无可忍,从齿间不受控制的溢出jiao-mei的声音。  “嗯……你轻点儿!”  乔慕晚的一句哼唧,让厉祁深勾唇轻笑了下。  “怎么还这么min-感?”  从和她第一次在一起那会儿,这个小女人就是这样一碰就min-感的不行,以至于她时至今日,对自己的触碰,还是那样的像是小兔子一样的惶惶不安。  “你到底行不行?”  厉祁深的力道让乔慕晚不能接受,以至于乔慕晚白了他一眼,质疑的问到。  “你说我到底行不行?”  厉祁深本就是那种不能被质疑的人,虽然忌讳着这个小女人现在怀孕,脾气好了很多,性情也稳定了很多,但是他不会用话回答乔慕晚他到底行不行,而是用身体力行的办法儿,回应她。  “嗯……”  似舒服的喟叹溢出好看唇形的唇瓣,乔慕晚咬紧着唇瓣,绷紧着自己的身体,把被扯开的双腿,下意识的紧闭。  “我到底行不行?嗯?”  厉祁深作怪的同时儿,问着乔慕晚,声音格外性-感迷人。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动作,此刻搞得牙关紧闭,哪里还有什么精力找寻到自己的声音,回答他的话。  “我发现,你怎么怀个孕,胃口还变大了?”  以往乔慕晚勒自己要死要活的没有错,不想现在怀了孩子,竟然比之前咬的更凶,让他仅仅是喂入了手指,就如同饥渴的胃,拴住了自己不放。  “我没有!”  乔慕晚否定的反驳厉祁深,要知道,胃口变大的哪里是她,是这个禁了欲的男人才是。  “口是心非!”  厉祁深对于乔慕晚的否定,抬起手指,点着她的额头,沉声道。  臂弯中拥着乔慕晚的腰身,规避着她小腹的同时满足她,让厉祁深觉得两个人此刻的姿势,异常的不舒服。  没有感受到乔慕晚对自己的qing-动,厉祁深拉起她的小臂,没有将自己离开,用另一只原本拥着她腰身的手,握住她渐渐变得feng-yu的腰肢,把她弄到了chuang上。  用另一只闲置的手,拉开眼前小女人羞赧的双腿,厉祁深刚准备大尺度、长距离的满足乔慕晚时,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厉祁深当即黑下了脸。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和乔慕晚有温存的时刻,这会儿他兴致正浓,突然来了电话,让他心里突突的犯膈应。  不想去理会这个不合时宜的电话是谁打来的,厉祁深拉过乔慕晚的手,放置在她的头两侧。  “你先去接电话!”  被厉祁深撩的浑身发热,乔慕晚深知自己此刻虽然需要他,但是他今天回来这么早,指不定就是公司那边有事儿找他。  想到这里,她拉住他的手,制止他的动作。  “没什么要紧事儿!”  厉祁深轻描淡写的回应乔慕晚。  “那你也先去接电话,我们……一会儿再继续!”  在权衡事情的利弊下,乔慕晚还是能分清主次的。  闻言,厉祁深一双阒黑幽深的眸,一瞬不瞬的落锁在乔慕晚的脸上。  盯着她好看清秀的眉眼,好久好久,久到乔慕晚别开眼,他才不着痕迹的掀了掀眼皮。  “你别这么看着我,你先接电话!”  她两个小手搁置在厉祁深的胸口上,下意识的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见乔慕晚需要自己还让自己去接电话,厉祁深皱了下剑眉。  “可能有事情找你,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不耽误我们,再说了……现在时间还早!”  乔慕晚再明显不过的意思告诉厉祁深,他们之间想做,有的是时间,不差这一会儿了。  厉祁深低垂着眸子,看乔慕晚闪躲自己,红着脸的神情,他缓慢的动了动眼皮。  又盯了乔慕晚足足有十几秒,他才起身——  “先放过你!”  从齿缝间咬牙切齿的说完话,厉祁深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陆临川。  本来安排邵昕然出国去意大利的事情,厉祁深全权交给他来负责。  但是就是在刚刚,他接到了电话,说邵昕然出了车祸,伤势很严重,住了医院,可能要推迟航班回到意大利。  面对这样的状况,他也拿不定主意,毕竟自家总裁那种雷厉风行的性子,说一不二,他哪里敢违背,不然自己有被扣薪水的可能不说,还有可能被炒鱿鱼。  但是邵昕然的情况,医院方面给自己的答复都是她的情况,需要住院,不能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乘坐飞机回到意大利,不然只会加重病情。  在两者之间难以选择权衡,不得已,陆临川能做的就是打电话给自家总裁,让他来裁定关于邵昕然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厉祁深见打来电话的人是陆临川,阴沉着一张脸的抿紧薄唇。  电话被接通,他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  “你最好能给我说有打这通电话意义的事情,不然,你后果自负!”  自家总裁对自己的言语威胁,让陆临川不禁手掌心冒冷汗。  但毕竟做了厉祁深很久的特助,陆临川定了定神儿以后,如实把关于邵昕然出了车祸的事情,告诉了厉祁深。  “厉总,邵小姐出了车祸!”  ————————————————————————————————————————————————————  听陆临川把关于邵昕然出了车祸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厉祁深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冷峻俊脸上,淡然冷静,从容不迫……  “厉总,邵小姐的事情……”  陆临川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留给厉祁深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毕竟他只是一个办事儿的,最不能做得就是揣度上司的意思,所以等他的回答,是最好的选择。  “想问我该怎么处理?”  厉祁深掀动嘴角,声音寡淡的质问陆临川。  知道自家总裁脾气不好,性子阴晴不定,但他还是如实的答了话。  “嗯,我不太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二老爷一直都在陪着邵小姐,事情有些棘手!”  “你是他的人还是我的人?开工资给你的是他,还是我?”  显然,厉祁深对于陆临川分不清主次抱有不满。  被厉祁深波澜不惊的声音呛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陆临川不自然的扁了扁嘴。  又过了好一会儿,直到电话那端再度传来厉祁深的声音,陆临川才得到了一个接下来该怎么做的答案。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变过?”  厉祁深的一句话让陆临川再清楚不过他这是要邵昕然今天晚上,准点儿航班离开盐城。  “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  厉祁深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做他的特助,自然是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厉总,我马上去办!”  ————————————————————————————————————————————————————  邵昕然被推进了抢救室,厉锦江整个人手抓着头发,颓废不堪的坐在座椅里。  从邵昕然被车撞到就一直在自责的他,此刻心里又乱又懊悔。  他恨,真的好恨,恨自己没有能及时的拉住突然来了情绪邵昕然,以至于发生了她出车祸的事情。  自责的把眉头儿拧紧,厉锦江双手染着鲜血,一想到邵昕然满是血的脸,他就把他的头发儿,揪的更紧。  “我不是你的女儿,我要去找我妈,把这一切都问明白……”  这段话,是邵昕然被推上救护车都一直再强调的话。  她不是厉锦江的孩子,如果她真的被证实是厉锦江的孩子,她愿意践行她的承诺,死在厉锦江的面前。  而她发下的恶毒的诅咒,在车祸中得到了深刻的认证,虽然人被推上救护车时还有气息,但是现在在抢救室里,状况是——生死未卜。  厉锦江恨毒了自己的自责,愧疚……  但是他不想把这件事儿告诉邵萍,毕竟打从他和邵萍见面以来,就知道邵萍的情况一直都不好,再加上她现在住院,如果他不合时宜的把邵昕然出了车祸的事情告诉了邵萍,指不定会让她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情况,所以,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把邵昕然出了事儿的事情告诉邵萍。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流逝,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抢救室里,没有任何的消息。  按捺不住要知道邵昕然现在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厉锦江踱步走到抢救室的门口,在那里不住的徘徊。  就在他迫切的等不下去的时候,准备找过医生问一下抢救室里的情况时,邵昕然放在自己手里这边的手机,进来了电话。  打电话给邵昕然是邵萍所在医院的主治医师。  看到屏幕上闪烁的电话,厉锦江走到安静的地方接了电话。  在听到电话里的主治医师告诉自己说,说邵萍出了事儿,现在人正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中,厉锦江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什么?”  他还在质疑,怎么可能会发生女儿和母亲两个人同时都出了状况的事情?  在医生把邵萍的情况大致给厉锦江说了一遍以后,厉锦江没有做多余的思考。  “我马上过去医院那边!”  说完话,厉锦江把邵昕然的手机交给了医护人员,告诉医护人员说如果邵昕然醒了就打电话给自己以后,快速离开了医院。  ————————————————————————————————————————————————————  厉锦江赶去医院的时候,邵萍正在重症监护室里吊水。  “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厉锦江清楚的记得他上次来医院这边看邵萍的时候,邵萍还没有什么事儿,不想今天自己再来这边的事情,竟然发生了她昏迷不醒的状况。  被问着,医生虽然不知道厉锦江和邵萍之间是什么关系,但还是把邵萍患了乳腺癌晚期的事情告诉了他。  “什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听到医生说邵萍得了乳腺癌,厉锦江脑袋“嗡”的一下作响。  身体下意识的打着晃,好在他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桌边,才没有让他身子倒下。  见厉锦江震惊,医生拿着心思把邵萍的情况给他复述了一遍。  待他听说其实打从他上次来医院这里,邵萍就已经患了乳腺癌,他懊悔的又一次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儿。  他心里难受极了,接连接到邵昕然和邵萍两个人都出事儿的消息,他觉得他的心脏,此刻就好像是被千万只虫蚁在撕咬她的心脉一样,让他痛得体无完肤。  “她现在怎么样?”  厉锦江声音变得无力,身体颓废的坐到座椅上时,声音发虚的问到。  本来,他是打算邵昕然从抢救室里出来,再来医院这边找邵萍,把关于邵昕然的事情问清楚,不想,邵萍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邵萍女士的情况本就不好,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接连受到刺激,病情有恶化的迹象!”  邵萍的病情,一直都在用药物靶向治疗,为了瞒住她关于她的病情,事情一拖再拖,现在事情恶化了,根本就不是再用药物治疗,就可以解决的了。  “之前,我们对邵萍女士一直都在进行药物治疗,现在邵萍女士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药物治疗可以治愈的,面对现如今癌细胞可能会恶化的情况,我们院方建议邵萍女士使用化疗!”  “那你们之前怎么不给她化疗,要把病情拖到现在?”  说到院方没有能及时给邵萍进行化疗,厉锦江就气得不行。  如果说医院方面能给邵萍及时做化疗,哪里会闹得今天癌细胞已经在扩散的地步?  被厉锦江质问着,医生难为情极了。  之前,因为年永明一直都是自称是邵萍的丈夫,他们就对邵萍进行药物治疗。  他们做医生的完全是按照家属一样进行治疗,哪成想会有今天被埋怨的事情发生。  “这位先生,请您先别激动,我们完全是按照邵萍女士的丈夫的意思办事儿,年先生说要对邵萍女士进行药物治疗,我们就按照他说得做了!”  “年先生?哪个年先生?”  一听到医生提及到年先生,厉锦江口气不悦的质问道。  见厉锦江来了火气,面部表情狰狞的质问自己,医生脸色不自然的伸手扶了扶眼眶。  医院方面本不想回答厉锦江的质问,但是在他一再的不悦口吻质问下,还是把年永明的名字告诉了他。  “……是年永明先生!”  年永明?  乍听到这个名字,厉锦江下意识的把手指握紧成了拳头儿。  该死,又是这个该死的年永明!  ————————————————————————————————————————————————————  邵昕然在手术里进行抢救,因为刚刚车祸冲击波过大,她的脸,被撞得一片血肉模糊。  而且因为车祸的严重性,她的身体上失血过多,情况很是危机。  “血库里的血不够用了,马上联系伤者的家属,让他们想办法儿输血给伤者!”  接到主刀医师的嘱咐,医护人员赶紧出了抢救室,给厉锦江打电话。  只是不等他们找到厉锦江的电话,陆临川拦住了她们。  “从其他医院那边送血过来这边!”  他好不容易等到厉锦江走了才得以办事儿,所以,不管如何,他都不可能再让厉锦江因为邵昕然的事情回来这边,不然,碍于厉锦江是厉家的二老爷,他铁定是不能权衡好事情的利弊。  “可是……”医护人员还在犹豫要不要通知厉锦江。  “有什么可是的?你觉得找了她的家属就能及时找到血源吗?”  被陆临川的话问的无从辩驳,医护人员耷拉下来了脑袋。  “我马上联系附近的医院!”  ————————————————————————————————————————————————————  邵昕然再被推送到加护病房的事情,距离她登机时间只剩下了三个小时。  所以在登机前,他一定要让邵昕然醒来,如果邵昕然醒不来,就算是把她昏迷不醒的送上飞机,他也要让邵昕然登记。  带着这样的想法儿,陆临川给医院方面下了通牒,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让邵昕然醒过来。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过,在医院方面的一再努力下,邵昕然在一个小时以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不过情况很是糟糕,她整个人的脸因为车祸的原因,此刻是毁容的状态,以至于脸上缠满了纱布。  邵昕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毁了容的事情,本就情绪不好,不想,接下来陆临川的到来,更是让她感受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邵小姐,还有两个小时登机,请你在半个小时之内处理好你的情绪,然后随我去机场登机!”  邵昕然觉得她的情况本就够糟糕透顶了,但是她现在都这样了,厉祁深还不留一丝的同情给她,让她心如死灰……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