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42章 :要我离开,除非我死掉(六千字)

第342章 :要我离开,除非我死掉(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391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邵小姐,还有两个小时登机,请你在半个小时之内处理好你的情绪,然后随我去机场登机!”  陆临川的话,公式化而刻板,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让把这些话听在耳朵里的邵昕然,下意识的把手指,紧握成了拳头儿。  在经历了自己知道自己身份真相后发生了车祸,毁了容以后,她觉得她的情况本就够糟糕透顶了,但是她现在都这样了,厉祁深还不留一丝的同情给她,让她心如死灰……  一再把手指紧握,她在抬头去看陆临川的时候,眼睛里是死水一样不再有波纹流动的冰冷。  “要我离开,除非我死掉!”  她现在的情况,生不如死,如果自己都在伤势这样严重下还得离开这里,她情愿死掉,然后把全部的念想,全部的放下不,都葬送在盐城这里,一分一毫都不带走。  听到邵昕然会如此执拗的不配合自己,陆临川在来之前,就已经料想到了。  “如果邵小姐不想走,就算死也要留在这里,可以,我尊重你的选择!”  “你……”  邵昕然本以为自己拿死威胁陆临川,他会打电话给厉祁深,或者软下来态度,顺着自己的意思说话,不想,她拿死做要挟,到头儿来,陆临川根本就不买账,相反,倒是自己自欺欺人的高估了自己的伎俩。  不似邵昕然那样咬牙切齿的不甘心,陆临川在厉祁深的身边久了,和他一样,锻炼了沉稳、遇事儿从容不迫的性情。  默不作声的抬手,他看了看腕表,再放下时,道——  “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半个小时以后,我来接你!”  “……”  陆临川再明白不过的态度,在告诉邵昕然如果在这半个小时以内,不处理好她的事情,他不介意用推轮椅的方式,将她送去机场那里。  说完话,陆临川不管邵昕然缠着纱布下的脸,表情有多狰狞,转身,迈着步,离开!  ————————————————————————————————————————————————————  处在现如今这样的风口浪尖上面,邵昕然恼火的扬手,把吊着的盐水,砸落到地上。  她又气又恼,真的要疯了。  她现在脸上都缠着纱布,代表什么意思,她不是不清楚,只是……她都已经这样了,不懂厉祁深为什么连一条生路都不给她。  要知道,让她这样片甲不留的离开,无异于死。  哀莫大于心死,邵昕然此刻深刻的认识到了厉祁深的绝情,这个男人不仅仅是冷酷、不近人情,更是他如果对你不存在好感,会让自己活得如同深陷泥沼,比死更难受……  下意识的把手握紧成了拳头儿,邵昕然不甘心自己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样受到厉祁深的支配。  凭什么因为自己喜欢了他,就要承受他对自己人生的支配,甚至于连人身自由都要被限制。  她不同意,更不会像是没有灵魂一样的受到他对自己的安排。  带着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想法儿,她披了一件外衣,下了chuang。  她要离开,必须离开,不然,她的人生,就像是一台机器一样被操纵。  拉开了病房的门,见门外没有看着的人,她在病房的两边都看了看,然后,朝着一边,快速走了过去。  邵昕然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过就是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尽可能的找寻到一条路给自己。  没有看前面的路,她四下张望着,在看是否有没有厉祁深的人看着自己。  “嘭!”  没有注意前面的路,邵昕然与对面走来的杜欢撞了一个正着。  杜欢因为在那种事情上面不知道节制,有了一些妇科病,她今天过来医院这边,是复查自己的情况。  刚刚走路的时候,因为没有见好的妇科病,再加上年南辰开除了自己事情的影响,她郁郁寡欢的走着,以至于没有看到前面走来的邵昕然,与她撞了个正着。  “你走路都不知道长眼睛的吗?”  杜欢本就情绪不好,被邵昕然撞了以后,来了火的大声喊着。  脸上缠着纱布的邵昕然,因为车祸的原因,身子骨虚弱的厉害,这会儿被杜欢迎面撞到,羸弱的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等到她在有意识的抬头去看时,一双眼,看到了杜欢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瞳仁上。  几乎是在一瞬间,她对杜欢,产生了求救的yu-wang。  “杜欢!”  邵昕然的一唤,让杜欢一怔。  本来她对这个头上缠着纱布的丑八怪女人还有敌意,这会儿听到这个“丑八怪”叫自己的名字,她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还穿着蓝白色条纹衫的男人。  “……你是?”  她觉得眼前的女人十分的熟悉,熟悉到让她觉得昨天就见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敢认这个女人,生怕自己认错了人。  “是我,邵昕然。”  用着虚弱的声音,邵昕然回答着。  “啊?”  一听说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女人是邵昕然,杜欢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要知道,她昨天还见过邵昕然,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紧紧是一晚上的时间,她就搞成了这样狼狈不堪的样子。  感觉到杜欢的不可思议,邵昕然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她会搞成今天的这个样子,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过,要知道,她向来都是那种心高气傲的人,发生了这样自己有极大可能毁容的事情,简直让她比死都难受。  “你是邵昕然?真的是邵昕然吗?”  杜欢还不敢确定,毕竟这个女人的气质和相貌,是她没有的,也是她羡慕不已的。  但是感觉自己与她之间莫名的熟悉感,尤其是她的眼神儿让自己太过熟悉,她心里还是有了一个猜测的大概。  隐忍着自尊心受挫的无力感,她苦涩的笑着,点了头儿。  然后,长话短说的把自己会搞成这个的前因后果大致给杜欢说了一遍,但是没有告诉杜欢关于她和厉祁深之间可能是堂兄妹的关系。  “那你的脸……还有你说厉祁深害你出的车祸,他怎么你了?还是你把事情搞砸了,他报复你?”  杜欢对于邵昕然突然出了车祸的事情,有千万个不解。  只是邵昕然并不给她任何质问自己的机会。  “别问了,你别再问了,这里面的事情太复杂了,我有机会再和你说,我现在,需要你帮我,而且,你也必须帮助我!”  她真的没有办法儿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求谁,站在现在所处的立场,她只希望自己可以摆脱厉祁深对自己的控制,然后找到自己的母亲,把自己的身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问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帮你,我怎么帮你啊?”  “你帮我离开这里就行!”  邵昕然现在视杜欢如同救命稻草一样,只想抓住她不放,不然,她今天必然会被遣-送回到意大利。  她不要自己受到厉祁深的支配,做个木偶一样的任由他随意愿办事儿。  见邵昕然真的是有求于自己,再加上两个人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她没有办法儿了,邵昕然的忙,她不想帮也得帮。  “好,我带你离开!”  说着话,杜欢扶着邵昕然,往电梯那里走去,边走,她边打电话给蓝蓝。  ————————————————————————————————————————————————————  在病房门外没有见到厉祁深的人,邵昕然心安理得的认为厉祁深并没有把事情做得周密且滴水不漏。  不想自己出了电梯,在医院门口那里,见到了与黑衣保镖正在谈话的陆临川。  原来,厉祁深并不是没有安排人看着自己,不过是没有安排在病房外罢了。  “怎么不走了?”  见邵昕然顿住步子,杜欢不解的问到。  “那里。”  邵昕然用下巴指了指门口那里,然后杜欢寻着邵昕然下巴所指的方向看去。  在看到那里的几个黑衣保镖,她皱眉。  “是厉祁深的人?”  “嗯!”  邵昕然重重的点了点头儿。  “原来他不是没有安排人看着自己,不过是没有安排在病房外罢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  听着邵昕然小声的说话,杜欢问着她。  “你能不能找到医院的小路,我们从小路离开!”  “我不知道,我不经常来医院,我得问问!”  见杜欢还要打听人,如此麻烦,她根本就耗不起。  陆临川和黑衣保镖就在门口那里,指不定,现在全部离开医院的通路,都已经被他给堵住了。  见情势,完全是朝着对自己不利的一方倾倒,邵昕然没有办法儿,就像是再做着最后的权衡一样,痛心而又认命的把握紧的拳头儿松开。  “就这样吧……”  她注定是失败者,既然这样,她还要继续拿什么和乔慕晚斗,和厉祁深斗。  “什么就这样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欢不解,让她帮她的是她邵昕然,现在她竟然要这样认命的说就这样吧。  “没有什么意思,我输了……”  她输了,真的输了,输的一败涂地,从意大利回来盐城这边,她就注定了是一个失败者,不过是笑话一样存在的证明厉祁深对乔慕晚有多神情,而乔慕晚和厉祁深之间又有多深厚!  看到邵昕然不像是之前找到自己那会儿冷静,不服输,杜欢恨得牙直痒痒。  “你就这么甘心输掉吗?我告诉你,事情还没有完!”  从上次自己被厉祁深拒绝,再到被年南辰辞掉,杜欢心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气。  她不会让乔慕晚好过,更不会让这两个把乔慕晚当宝贝儿一样捧着的男人好过。  “你现在和我上楼,你的事情,我帮你处理!”  说着话,杜欢把邵昕然再一次扯进电梯里,然后打了电话给蓝蓝。  ————————————————————————————————————————————————————  杜欢这次来医院做复查,是蓝蓝陪她来的,因为蓝蓝突然肚子不舒服,就去了卫生间。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杜欢碰到了邵昕然。  她本来是要带邵昕然离开的,所以打了电话给蓝蓝,告诉蓝蓝先离开了。  但是现在碰上了自己走不了的局面,她只得想办法儿,找人替代邵昕然,随陆临川去机场,前往意大利。  而这个替代邵昕然的最佳人选,蓝蓝再合适不过。  本就有了之前一次利用蓝蓝的事情存在,杜欢对于再次利用她,手到擒来。  蓝蓝来到杜欢说得病房时,她一进门,就被杜欢用乙醚,捂住了嘴巴。  “唔……”  完全摸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蓝蓝就闭着眼,迷迷糊糊的倒在了杜欢的臂弯里。  “快点儿,没有时间了,你快点儿换衣服!”  “嗯!”  邵昕然也知道情况现在变得危急又紧迫,就隐忍着身上每一处筋骨都疼得要撕裂开一样的疼,快速换了衣服。  ————————————————————————————————————————————————————  陆临川再来到病房的时候,“邵昕然”正躺在病chuang上,脸上缠满了纱布。  之前的邵昕然还露出来嘴巴和眼睛,这会儿的“邵昕然”,眼睛被捂到只剩下了一道缝隙。  陆临川对邵昕然本就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再加上她现在脸上缠着纱布,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他分辨不清楚她。  再者,她现在躺在病chuang上面昏迷不醒,让陆临川直觉性的认为她不想离开,所以就装死给自己找事儿。  “你过去看看人醒没醒?如果没醒,就放到座椅上!”  对一旁的医护人员说到,然后陆临川转身,离开了病房。  ————————————————————————————————————————————————————  “邵昕然”被陆临川和一行人开车送去了机场那里,然后躲在洗手间里的杜欢和邵昕然才出来。  “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暂且瞒过了厉祁深的人,邵昕然算是松下来了一口气。  “我要去找我妈一趟!”  她要找她母亲把事情问清楚,这是她最迫切想要解决的事情。  如果一切真的像厉锦江说的那样,自己和厉祁深之间是堂兄妹的关系,她愿意践行自己当初发下的毒誓,死在大家伙的面前。  邵昕然伤得有多严重,杜欢全部都看在眼里,虽然对于邵昕然,她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现在的关系叫什么,但是就单单从她现在这么严重的伤势,她还是心疼她。  “没事儿!”  邵昕然隐忍着全身都疼痛到麻痹的感觉,轻描淡写的回答着杜欢。  “我现在就去找我妈,今天的事情,先谢谢你了,我找完我母亲,我再联系你!”  说完话,邵昕然就拖着沉重的步子,往电梯口那里走。  只是没等她走出去几步,就头脑传来一阵翻天覆地的眩晕感,跟着,整个人的身体,就像是迎空飞舞的柳絮,倒了下来。  ————————————————————————————————————————————————————  “伤者伤势严重,需要供血处理!”  邵昕然车祸太过严重,以至于到了需要血液不断源源供给,但是医院这边的血源都已经用完了,必须再找血源给她供血。  见没有办法儿了,院方准备打电话给厉锦江,抽取厉锦江的血液救治邵昕然,毕竟,厉锦江送邵昕然来医院的时候,一直都在强调,他是她的父亲,既然这样,完全可以输血给邵昕然。  不过不等医护人员打电话给厉锦江,那边就有化验科的人跑来。  “伤者与她的亲属之间,存在血液排斥,她亲属那边的血液,不能进行输送!”  厉锦江在离开医院去邵萍那边的时候,有留下自己的血给医院,为的就是如果医院血库的血液稀缺了,他可以给邵昕然供血。  不想,他都已经把事情安排妥当了,竟然还是闹出来了两个人血液相互排斥的事情。  “马上联系附近的医院,如果有能配型的血液,马上送来医院这边!”  “好!”  ————————————————————————————————————————————————————  陆临川把“邵昕然”送去了机场,看她全程无反抗的登机以后,打了电话给厉祁深。  没有闹腾,没有作死,“邵昕然”全程都处在昏迷状态中登了机,接到这个报告,厉祁深还算满意。  “去她母亲医院那边,在下一班飞往意大利的飞机起飞之前,送去机场那边!”  “好!”  厉祁深挂断了电话,乔慕晚正好从卧室那里出来。  “怎么了?在给谁打电话?”  之前厉祁深接的那通电话,就让乔慕晚很是好奇,不过因为厉祁深没有说,她也就没有问。  不过她一出卧室,就看到他又在打电话,心里不免因为怀孕的关系,有些min-感。  “睡醒了?”  没有回答乔慕晚到底是谁打了电话给自己,厉祁深拿捏着手机放到一旁以后,迈开步,走近乔慕晚。  “怎么不多睡会儿?”  两个人相互用别样的方式达到了一次顶峰,再加上乔慕晚现在怀孕,还是两个孩子的原因,厉祁深很是心疼她。  闻言,乔慕晚一如往昔一般温柔的摇了摇头儿。  “我不困了!”  说着话,在厉祁深向她伸出手臂的时候,她把自己的小脑袋,往他的肩胛骨上面靠去。  “你刚刚在给谁打电话?”  到真就不是她怕他背着自己搞出来什么事情,只是她真的想知道他接连接了两通背着自己的电话到底是什么事情。  “没有谁,公司上面的事情!”  厉祁深一手揉着乔慕晚的小脑袋,嘴角轻动,轻描淡写的回答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