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目录>

第344章 :她没死,就不是事儿(六千字)

第344章 :她没死,就不是事儿(六千字)

小说: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作者:秦烟字数:5489更新时间:2018-01-01 07:51:20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  能听到通过听筒传来的声音有些气喘,厉祁深冷峻坚毅的俊脸上,是寡淡的不以为意。  “如果二叔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挂电话了!”  “我没有……”  “……”  厉锦江想说他还没有说完话,可是不等他的话说出口,回应他的,只剩下无尽延长的忙音……  ————————————————————————————————————————————————————  厉祁深不买自己这个做叔叔的账,厉锦江又气又恼,却还无能为力。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儿说一不二,自己要求他别和邵昕然过不去,就是自讨没趣,他既然决定了要邵昕然离开,那就是敲定了一辈子都不再让她回国的打算。  把手指无力蜷缩成拳头儿,厉锦江不知道这次邵昕然离开以后,是不是就等于他这辈子和她再也没有来往了。  在盐城这边,邵昕然就不待见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去意大利那边,自己想要见她,更是难上加难。  想到这里,一种疯狂到就像是恣意生长的苔藓一样,不断的撕扯着他的理智。  他要让邵昕然留下来,只有让邵昕然留下来,自己才有机会和她相认,不然,这辈子都无法认这个女儿。  没有再多做多余的思忖,厉锦江拿起手机,拨了乔慕晚的电话。  ————————————————————————————————————————————————————  乔慕晚接到厉锦江打来的电话,正到酒店的大堂。  赶上现在是用餐的高峰期,来往大堂的人较多,乔慕晚看了眼手机号码,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捏着手机,去了一旁。  电话被接通,厉锦江的声音,依旧没有放下焦急的传来。  “慕晚,你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和祁深在一起?”  因为忌讳自己的那个侄儿,厉锦江现在只祈求乔慕晚没有和他在一起,不然,自己现在说些什么,到头来不过又是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听到厉锦江问自己有没有和厉祁深在一起,声音还那么焦急,乔慕晚直觉性的认为厉锦江找厉锦江有事儿。  “二叔,我现在帮您去找他!”  “不用!”  一听乔慕晚说帮自己去找厉祁深,厉锦江当即就明白了她没有和厉祁深在一起。  “我不找祁深,我找你!”  他打这通电话过来本来就是找乔慕晚去劝厉祁深,自然是不希望和厉祁深扯上关系,更不希望厉祁深知道自己私下和乔慕晚有来往。  一听到厉锦江不是找厉祁深,而是找自己,乔慕晚怔了怔。  想不到厉锦江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但是乔慕晚还是温婉的回答了他。  “您说吧!”  见乔慕晚善解人意的愿意听自己说些什么,厉锦江清了清嗓子。  “慕晚,二叔打这个电话过来没有什么让你心里不痛快的意思,二叔只是想麻烦你点事儿,然后如果二叔的话会让你不舒服,也请你听我把话说完。”  厉锦江严肃的口吻,让乔慕晚下意识的紧蹙了黛眉。  就像是冥冥之中意识到了厉锦江说的话可能会令自己心里不舒服,乔慕晚舔舐了几下唇瓣。  “二叔,我现在怀着孕呢,如果您觉得您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让我心里不舒服,那就请您考虑一下我的情况,然后再决定该不该和我说您接下来要说的话。”  乔慕晚的话,让厉锦江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他也不想麻烦乔慕晚,更不想因为邵昕然的事情,影响了她的情绪,但是,现在邵昕然的事情,厉祁深软硬不吃,他别无他法儿了,只能求助于这个唯一能说服厉祁深,让他改变决定的乔慕晚。  “慕晚……这件事儿,二叔真的没有办法儿了,除了你,真的就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帮到我了,所以慕晚,就算是二叔说的话会让你不痛快,但也请你尽可能不要去因为你心里会不痛快,就拒绝帮我!”  厉锦江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乔慕晚自然是没有拒绝他的理由。  隐忍住心里可能会不自在的感觉,乔慕晚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我会尽可能帮您的!”  见乔慕晚答应了,厉锦江就像是看到了曙光一样,心里舒坦很多。  “慕晚,那二叔先谢谢你了。”  说完话,厉锦江便没有再有任何的顾及,把关于邵昕然被厉祁深送回到意大利的事情告诉了她。  本来听到厉锦江替邵昕然来求情,让自己和厉祁深说求情的话,乔慕晚的心里是极度不舒服的。  但是后来厉锦江把关于邵昕然出了车祸,以及邵昕然是自己亲生女儿的事情告诉了乔慕晚,乔慕晚不再似刚刚那样心里不舒服,取而代之的,是对邵昕然的同情。  其实说到喜欢上厉祁深那样的男人,真的是幸运,也是不幸,乔慕晚实在理解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这样的男人,自己一旦得到会很满足,但是倘若得不到,真的就像是在吸毒一样,哪怕自己可能会因为他变得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  “慕晚,二叔真的没有办法儿了,祁深是什么样的脾气,你比我这个做叔叔清楚,他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真的就没有更变的可能!”  厉锦江说自己了解厉祁深,确实,乔慕晚也认为自己很了解他。  他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其他人真的就没有办法儿斗转星移。  “所以慕晚,只有你了,二叔想不到还有谁能让祁深改变最初的初衷和看法儿,所以请你,请你劝劝他,趁着现在昕然还没有登机,你一定要劝住他,让昕然的情况好了一些再出国!”  “二叔,就像你说的,他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真的就没有变更的可能,所以……二叔,我真的可能帮不到你!”  乔慕晚深知厉祁深有他的做事儿原则,他会选择让邵昕然哪怕是伤势那么严重也要让她出国,就一定有他的理由和做事儿的原则。  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不是真的像厉锦江说的那样,但是只要是会动摇厉祁深关于原则性的问题,她都不想管。  “不,慕晚,你可以做到的,只有你说,祁深一定会听你的话,听你的劝。”  乔慕晚:“……”  “慕晚,二叔都已经和你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这个忙了。昕然和祁深之间是堂兄妹的关系,昕然只是一时错才会爱上祁深,但是他们之间是亲堂兄妹,昕然认识到这个事情以后,就会和祁深断了联系,所以慕晚,你不要因为昕然爱上祁深,就对她不予理睬。”  “……”  “说到底,昕然是祁深的堂妹,也就是你的堂妹,你可以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但是请你顾念他们之间是堂兄妹的关系,不要让昕然在现在这样伤势危急的情况下,回去意大利那边,如果说非要昕然回去意大利那边,就等她情况好了一些再回意大利也不迟,现在让她带着伤离开,真的会出大事儿的。”  厉锦江越说情绪越激动起来,甚至因为想到邵昕然的伤势,和她现在可能面对的情况,他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厉锦江声泪俱下,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字字铿锵的就好像是玉珠,砸落到乔慕晚的心头儿,让她不自觉的蹙眉。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不是不懂这个道理。  一向都不知道该如何拒绝长辈,再加上乔慕晚认为如果事情真的像厉锦江说的那样,那她觉得就算是让邵昕然在盐城再待下去一段时间也无伤大雅。  再怎样说,连邵昕然的伤没有好就让她离开去意大利,多多少少都不近人情。  再加上邵昕然是厉祁深的堂妹,这件事情要是让外界知道,不一定怎么评价厉祁深冷血残情。  综合考虑了下,乔慕晚再给厉锦江回话的时候,说了四个字——  “我试试吧!”  ————————————————————————————————————————————————————  厉祁深来到大堂里的时候,没有看到乔慕晚,问了大堂的服务人员,服务人员也告诉他说没有看到乔慕晚。  不知道乔慕晚突然跑去了哪里,厉祁深抿了抿唇。  想到乔慕晚可能去了卫生间,他抬腿,往卫生间那里走去。  边走着,他边打电话给乔慕晚,生怕自己一个照看不到,她和她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就出了事儿。  不等他路过拐角,乔慕晚从一个拐角那里,走了出来。  厉祁深抬眼看到乔慕晚,拿下放在耳边的手机,迈开大步,疾步向她走去。  “你去哪里了?”  他的语气有些重,带着心急。  乔慕晚见到厉祁深眼中对自己的担心,微拧了下细眉。  “我刚才去接了一个电话,因为大堂那里的人太多,就去了僻静的地方!”  “那你不知道告诉一声工作人员呢?”  没有消除心急,厉祁深的口吻带着责备。  “工作人员都忙呢!”  乔慕晚看得出来厉祁深因为自己没有告诉他一声就不知去向在着急,也在责备自己,她伸出手,拉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包裹在掌心里,细细的摩挲着他的骨节。  “我不是没有事情嘛,你担心什么啊?”  “你说呢?”  如果是乔慕晚自己一个人,他还好一些,现在她怀着两个小家伙,他怎么可能不担心她。  听厉祁深口吻寡淡的质问自己,乔慕晚小脸一红,晃了晃小脑袋。  “我这么大的人,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厉祁深倒不是真的有什么可担心的地方,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邵昕然就算是被自己已经送去了意大利那边,心里依旧觉得在乔慕晚的身边周围危机四伏。  “那我找你还有错了?”  厉祁深的话,因为乔慕晚的一再反嘴,变得咄咄逼人了起来。  “你没有错,但是你把我保护的太好,我心疼你!”  厉祁深每天忙工作的事情就足够的忙了,他还继续照顾自己,让乔慕晚觉得他实在是太忙了,也把自己照顾的太周到了,而自己却没有给他任何实质性的、精神上的帮助,心里又愧疚,又心疼他。  说着话,乔慕晚把小脑袋,依赖性的靠在厉祁深的肩胛骨上面。  “出来吃个饭,也破事儿一堆!”  看乔慕晚就像是一个小鹌鹑似的徜徉在自己的这个避风港的港湾里,厉祁深才纾解下来心里对她的担心。  “下次干脆给你拴个绳子得了,省得你一声不吭就到此乱走!”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有些哭笑不得。  她也是挺大了个人,就这样听这个男人说这样幼稚的话,心里暖融融的同时,啼笑皆非极了。  “没有下次了,我下次要是再离开,一定和你提前打招呼。”  见乔慕晚一再的向自己妥协,还依赖自己,厉祁深哪里心里还有赌气可言。  “你不要在气了,我饿了,去吃饭!”  说着话,乔慕晚就伸出小手,去拉厉祁深的手指。  “出来那会儿不是说不饿么?”  “那会儿是那会儿,和这会儿不一样,我现在饿了!”  见乔慕晚惹自己生气,还能自圆其说的把自己哄开心了,厉祁深轻动嘴角,不屑的吐道——  “磨人。”  ————————————————————————————————————————————————————  乔慕晚牵着厉祁深的手,刚走到餐厅入口那里,蓦地想到了厉锦江,她下意识的顿住步子。  “我有事儿和你说!”  乔慕晚一说有事儿要和自己说,厉祁深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把和她刚才去接的那通电话,联系到了一起。  “吃个饭,哪有那么多事儿!”  厉祁深何等睿智,很多事情,就算是他不知道,凭着直觉去猜测,都能猜测到一个大概。  就像是自己前脚刚接了自己二叔的电话,乔慕晚随之也接了电话,明显,打给乔慕晚这通电话的人是自己的二叔。  “是很重要的事情!”  邵昕然的事情,可能关乎到一条性命的问题,她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觉得接下来的话,有些忌讳,乔慕晚抿了抿唇,下意识的拉着厉祁深的手指,包裹在自己的小掌心里。  “其实,我觉得就算是我不说,你也能猜测到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是关于什么的!”  厉锦江刚刚给自己打电话,问自己的第一句话是自己有没有和厉祁深在一起,很明显是在告诉自己,他不想让厉祁深知道他和自己通了电话。  换句话说,在这之前,厉锦江已经给厉祁深打了电话,不过碰了壁,在厉祁深那里费力不讨好,所以,他为了让邵昕然不带病去意大利那里,只得过来求自己,让自己给厉祁深说软-话。  虽然她自认为自己谈不上冰雪聪明,但是这点儿人情世故,她还是认得清的。  “我猜测不到你要和我说什么。”  关于邵昕然的事情,他懒得谈,更不想听乔慕晚谈。  “你这个时候和我打什么马虎眼啊?”  厉祁深不买账自己的样子,让乔慕晚抡起粉拳,打了一下他健硕的胸膛。  “你又不是不知道刚才我接的电话是你二叔打来的,而且,其实我想就是不用我和你张嘴说,你也能知道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是关于邵昕然的!”  乔慕晚把话都道出来了,厉祁深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表情。  “和我,你没必要扳着个脸。”  见厉祁深面对自己,还是这样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乔慕晚呶了呶唇。  “你可以不搭理我,但是我想和你说,如果我让你放过邵昕然,让她先在盐城这边接受治疗,你答不答应我?你可以不说话,但是你给我一个反应的表情行不行?”  “不行!不答应!”  乔慕晚一再说了好一句,厉祁深承受不住她的唠叨,对于她的发问,直接义正言辞的回了她。  “你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她好歹也是你的……”  “我怎么不近人情了?和你无关的事情,你吃饱了撑的要管是不是?”  乔慕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厉祁深给打断。  “出来吃个饭,你的事儿怎么这么多?”  “不是我事儿多,我在很认真的和你谈这件事儿!”  其实,关于邵昕然是厉锦江在外面生养的女儿,是厉祁深的堂妹,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很诧异,毕竟,在她眼里,她觉得邵昕然能那里无所顾忌的喜欢厉祁深,一定是觉得她和厉祁深之间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只是不想,事实真相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她遭受到了这样一个如同晴天霹雳的真相。  “我也在很认真的回答你!”  邵昕然那样贼心不死的女人,一天不离他们生活远远的,乔慕晚的身边,就永远都会出现一些扯东扯西的事情。  别说邵昕然现在是带着伤登机,就算是让她登机,她随时都可能死在机上,他也会像今天这样毫不犹豫的让陆临川给她办理出国的事宜。  见厉祁深眉眼湛黑,回答自己的话字字珠玑,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乔慕晚把本就细微蹙起的黛眉,拧得更紧。  “她是你堂妹,是你二叔的女儿,而且她现在伤势严重,你就这样让邵昕然带着伤登机,会出事儿的!”  “她没死,就谈不上会出事儿!”  乔慕晚:“……”  厉祁深态度强硬的回答,让乔慕晚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样一个只会把人的死亡看做是事儿的男人,除非邵昕然真的死掉了,否则,他的决定,真的不会受到外界任何人、任何事情的影响。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是可以不顾及邵昕然的生死了,但是,她是你二叔养在外面的女儿,如果因为她的事情,让你二叔对你有意见,继而和你父母闹出来了隔阂,你觉得对你来说,是有好处的事情吗?”  有时候,乔慕晚真的觉得厉祁深虽然社会历练丰富,但是他很多时候的所作所为,真的比小孩子还要幼稚。  就比如说在关于邵昕然的事情,他就是那样的一意孤行,丝毫不顾及自己父母,自己二叔的看法儿,甚至于不顾及众人可能提出来的批判。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